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百界歌(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75171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人氣作家九鷺非香古風幻想經典之作,全新修訂版,短篇故事*全收錄。
九鷺非香,人氣作家,主寫玄幻奇幻類言情小說,有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文筆細膩治癒,筆下故事既虐戀又暖萌。其多部作品成功影視化,並創下良好口碑,積累大量讀者群體。
《百界歌》是其古風幻想經典之作,此次特別收錄百界歌16個短篇故事及1篇番外特別篇,為市面最全收錄版本


★細膩書寫世間百轉千迴的執念,執念有千萬種,每一種都抵不過一個情字。
《百界歌》一書中以古風、玄幻、仙俠以及現代奇幻為題材,以名為百界的一個女孩為主要角色,串聯起看似毫無關聯的16篇短篇故事。每篇故事不盡相同,有悲有喜,有萌有虐,以多種角度詮釋世間執念。作者行文自成風格,文筆細膩,文風暖甜,因此頗受讀者喜愛,《百界歌》更有中國版《夏目友人帳》之稱。

★她執一支筆,行走於百界,記風花雪月,圓遺夢夙願。
百界,是她的名,也是她手中這支筆的名。她因百年前放不下心中的他,於是與百界筆定下約定,收齊一百個執念之後,百界筆將替她圓一場千年遺夢。
俗世沉浮,她已不知穿梭過多少時空,看過多少悲歡離合。
歲月荏苒,她已漸漸忘了故人,甚至忘卻了應該屬於人的情感。
然而,百年流轉,她心中的夙願從未曾改變。

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世間執念有千萬種,左右不過這九個字。
她執筆行走百年,只為一場夢。
夢外,她似涼薄之人,說著:“收走執念,忘卻前塵,於她是幸事。”
夢裡,她是長情之人,數著:“還有*後幾個執念,齊了,便能見你了吧。”

俗世浮沉,歲月荏苒,記憶中的聲音都已經漸漸變得模糊,百界躺在搖椅上睜開雙眼,看見山上透過榕樹葉的陽光正好,她笑瞇瞇地望著生機勃勃的大榕樹,輕聲呢喃:“總算……”

天地仁慈,終是了了她的夙願。

九鷺非香
人氣作家,主寫玄幻奇幻類言情小說,有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文筆細膩治愈,筆下故事既虐戀又暖萌。
已出版作品:《司命》《招搖》《與鳳行》《我的奇異時光》等。

 九鷺非香的作品幽默風趣,書中人物或歡萌可愛,或深情溫柔,一舉一動都被作者塑造地極為生動豐富。行文大開大合,過程一波三折,結局意味深長,往往讓人意猶未盡,且再三品讀感人至深。 

——作者巫山

一直很心水九鷺非香的短篇,這次的文是個短篇集,有HE也有BE,故事互相之間沒有太多關係,除了到*後有一個叫百界的女子出來帶走他們心中的執念。好文啊好文,有萌點有淚點,看完感觸頗多。  

——資深讀者Apeac

是近期來看過比較好的小說,有he也有be,希望be的人*後都能以另外一種形式得以圓滿,如果關於百界的故事能夠再長一點就好了。每個人活著都有著自己的執念,都會有自己後悔的事情,重要的是直面自己的內心。

 ——資深讀者suni

第一章·亓天
第二章·蘇台
第三章·末畫
第四章·朝澈
第五章·葉傾安
第六章·芊芊
第七章·桃妖
第八章·忍冬  
第九章·若水 
第十章·阿林
第十一章·琴杳
第十二章·觴昊
第十三章·麒麟
第十四章·陸昭林
第十五章·胡露
第十六章·百界
番外· 《百界歌》特別篇

兩家都在喜氣洋洋地準備著婚事,忙得不可開交,沒人會注意到某個清晨李元寶偷偷溜出了府。
李元寶是沈員外的第二個女兒,庶出的。這個身份注定了她會過上與姐姐截然不同的生活,一個身份將她的一生死死綁住,掙脫不開,反抗不了。
元寶喜歡沈家公子,緣於那日午後,她在閣樓上繡花,絲巾被風一吹,晃晃悠悠地飄出窗戶,她起身張望,卻見閣樓之下穿著天青色錦袍的英俊公子抓著絲巾望著她,唇含淺笑:“是你繡的?”
“是……”
“很漂亮。” 
簡單的對白,一眼的時間,她便無可救藥地喜歡上了這位儒雅的公子。
然而,沈家來提親,父親卻偏心地把機會給了姐姐。從小到大,最好的東西都是姐姐的。她一直安心過著自己的生活,但是在紗帳背後聽到父親與沈家老爺的對話之後,在看見姐姐羞紅的笑臉之時,她感到忌妒,忌妒著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
為什麼有的人總是交好運?
她曾聽打掃馬厩的小廝與人談論過,在鎮外的迷霧森林中住著一個會下蠱的巫師,只要給他錢,他就會賣出蠱蟲。
李元寶沒多少錢,但是她有一些金銀首飾,她全都收羅起來裝在包袱裡。她想買兩條蠱蟲,一條下給自己的父親,讓他別再那麼偏心,一條下給沈家公子……
以後她就可以和他一起好好過日子了。

【一】

“亓天”這個名字是早逝的父母為他留下的唯一一件遺物。只是外面的人都稱呼他為鬼巫,他也便漸漸忘了自己的名字。畢竟一個名字沒人稱呼,自然也就沒了意義。
他自幼養蠱。俗世中的人總有許許多多的煩惱和永遠也無法滿足的慾望,他養的蠱恰好能滿足某些人的需求。所以,儘管他獨居在迷霧森林,仍舊有許多不怕死的人越過密林、沼澤,只為求一條蠱蟲。
亓天有自己的規矩,一條蠱蟲十個金元寶,沒有二價,無一例外。
只是,這世界之大,總會有一個人成為例外。

那日清晨,他在沼澤地中看見了李元寶,她已經在淤泥中掙扎了一晚,下半身陷入了沼澤中,披頭散發,滿臉狼狽。她抱著一根殘破的樹枝勉強掛住上半身,眼中全是悔恨和絕望的淚。
亓天大概能了解她的絕望,卻不知她在悔恨些什麼。
聽到有腳步聲緩慢而沉穩地走近,李元寶用力撐起腦袋,嗓音沙啞地喚道:“救救……”
“救救我。”第三個字在她看見了亓天的臉之後說不出來了。
應該這樣。亓天明白,他體內天生帶有蠱蟲,蠱已經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與他同生同息,在他的血液中游走竄動,令他的皮膚凹凸不平,青紋遍布,看起來猙獰可怖。
沒人會覺得這樣一張臉好看。幼時他被稱為“妖”,被族人驅趕,父母成日奔波勞累直至喪命,便是因為這張噁心的面容。
亓天看了她好一會兒,漠然地轉身離開。
一隻手卻在這時顫抖著拽住了他黑色大衣的下擺:“救救我……”
求生是本能,即便抓住的浮木可能是她眼中的妖魔鬼怪。
亓天微怔了一下,然後蹲下身去十分平靜地將元寶的手指頭一根根掰開。他動作緩慢,就像在拍掉粘在衣服上的泥土。元寶驚恐地看著他手背上遍布的青紋,看著他的動作,絕望得一言不發。
“救救我。”亓天離去之時聽見她在沼澤地中絕望地啜泣,像隻小狗,無助地乞求著想要活下去,“求你,救救我……”
他的腳步一頓,回頭看見她淚流滿面,滿眼絕望。他極輕地點了點頭:“嗯。”
亓天的父母早亡,他小時孤苦,養成孤僻古怪的性格。他不辨善惡,這些年不管是什麼樣的人來求蠱,只要對方能付錢,他便賣。他不救人也不殺人,他只賣蠱。
但這世間總有意外。
當亓天拿著繩索再找到元寶時,她已經暈了過去。他想了想,走上前去將元寶搖醒。
此時的元寶感覺渾身的骨頭像被碾碎一樣疼痛,她暈過去是因為真的忍受不了了,現在被叫醒,對於她來說無疑是一種莫大的折磨。
她吃力地睜眼看著去而復返的亓天,雖然此時他的臉仍舊醜陋得讓人害怕,元寶眸光卻猛然亮了起來:“你回來……救我?”
亓天沒有答話,在元寶眸光漸漸暗淡之時,他青紋遍布的手突然掐住了她的臉頰。
元寶被掐得心驚膽戰,瞪圓了眼睛怔怔地望著他。
亓天掐了一會兒,問道:“臉如此肥,吃多少肉才長得出來。”他已經很久沒有說話了,聲音粗啞難聽,像菜刀割瓷盤的聲音。所以他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便自覺地閉上了嘴。
元寶愣了一下,見對方問得認真,自己的小命又握在他的手上,便老老實實地回答了:“是天生的,夫子說這叫嬰兒肥。”
“手感……不錯。”
元寶忍著不適,僵硬地笑道:“你可以多掐掐。”
亓天老實地多掐了幾下,掐得她的臉頰幾乎腫了起來,看見元寶滿眼委屈的淚,他才恍然回神一般放開了手。他拿出繩子作勢要套在元寶的身上,元寶感動得淚光盈盈,而下一刻,當亓天把繩子套到她的脖子上時,元寶嚇得面無人色,慌慌張張地一把抓住亓天的手,一邊握住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繩子,一邊驚恐地問:“你、你這是做什麼?”
亓天想了一會兒:“拔出來。”
拔出來?套著她的脖子把她拔出來?
元寶被嚇到了:“不不,等等等等,猛士……猛士!”
粗井繩一緊,狠狠地勒進元寶細白的脖子裡,她原本蒼白的臉色登時漲得青紫,十指僵硬地蜷縮為爪,食指不甘心地直直指著亓天,雙眼暴突,目光宛如厲鬼一樣狠狠地盯在亓天身上。亓天拉住井繩的另一端,用力地拖拽著,努力地想將元寶救出來。
元寶確實被他救出來了,但也因此折騰掉了大半條命。
戳了戳昏迷不醒的女子的肉臉,亓天背起元寶,一步一步地往自己在森林中的木屋走去。

【二】

“元寶。”
有個很難聽的聲音在喚著她的名字,元寶皺了皺眉,不情願地睜開了眼。簡陋的屋頂,簡陋的木板床,蓋在她身上的被子潮濕陰冷,她小心地嗅了嗅棉被,登時被一股黴臭味熏得乾嘔起來。
脖子上浮腫了一圈,她吃力地翻身下床,衣裳上還有乾涸的泥土,她渾身乏力,幾乎摔倒在地,而最難受的還是脖子。
深呼吸幾次,她慢慢冷靜下來,轉眼打量這間昏暗的小屋子。屋中的擺設一覽無餘,簡單、普通。只是桌上有個格格不入的紫黛色包袱。她走上前去,好奇地將包袱解開一個小口,往裡面一看,傻了眼。
一堆元寶擺在裡面,金晃晃的耀眼。
“十個。”粗啞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元寶聽到這個聲音渾身一冷,她摸著脖子,有些後怕,而又壓不住好奇心地走到門邊,悄悄把門推開一個縫隙往外張望。
院子裡有兩個男子麵對面站著,她一眼便認出了那個黑色的身影便是套住自己脖子的男人,此時他將自己裹在一件黑袍子裡,幾乎連眼睛也沒露出來。對面的青衣男子將一個金色的盒子遞給黑衣人,黑衣人掂了掂重量,然後伸出手,不知把什麼東西給了那青衣男子,駭得對方渾身顫抖,最後抱緊亓天給他的東西,連滾帶爬地跑了。
元寶看得出神,黑衣人轉過身來的一瞬間,元寶正好在他肥大的黑袍中看見了那雙映著朝陽的眼睛。陽光將他臉上凹凸不平的青紋照得更加駭人。
元寶摀住嘴,嚥下喉頭里的尖叫,“砰”的一聲將門關上了。
當初在生死關頭沒注意這些,現在註意到了,她只覺得心底一陣惡寒,方才她幾乎看見了在他臉皮之下蠕動的蟲子。她大概知道了,迷霧森林,面相兇惡,收錢賣蠱,這便是她要尋找的鬼巫。
她要和這樣的人做交易……
門外的腳步聲漸漸靠近,元寶心中十分緊張,急忙躲到了桌子後面,戒備而惶恐地盯著推門進來的男子。
亓天的眼神停留在她肉嘟嘟的臉頰上,直到看得元寶脊梁發寒之後,他才垂了眼眸走到桌子的一邊坐下,倒水喝,然後又靜靜地盯著她。元寶冷汗直流,房間里安靜了許久,她才緊張地絞住食指問:“你……還賣蠱嗎?”
亓天收斂了眼神,輕輕點頭。
李元寶咬了咬牙,心頭掙扎了一番,終是豁出去一般道:“我想買兩隻。”
“二十個元寶。”
李元寶摸了摸貼身藏在懷裡的金銀首飾:“我只有一些首飾……可以嗎?”
“不行。”他有他的規矩。他不喜歡金銀首飾,只喜歡元寶,因為那個東西有相當圓潤的手感。
李元寶有些焦急,姐姐與沈家公子的婚期在一個月之後,她沒有時間耽擱了:“可是,我真的很需要蠱蟲,你……您可以通融下嗎?”
亓天無動於衷,指尖在圓潤的茶杯口沿來回摩挲,他很喜歡這樣圓滾滾的手感。
被無視的元寶心中既失望又難過,圓圓的嘴無意識地嘟了起來。
茶杯中的水倒映出她嘟嘴的模樣,亓天的手指情不自禁地探入水中,卻只沾了一指濕潤,他抬起頭,目光定定地落在元寶的嘴上:“來。”他對元寶勾了勾手指。
元寶害怕地往後退了一步,摸著自己的脖子有些戒備:“如、如、如果你真的不通融,便不通融吧,我認……”
亓天站起了身,繞過桌子,徑直走向元寶。
元寶又看見了他面皮下在爬動的蠱蟲,而這人卻似全然沒感覺一般,只冷漠地走近自己,元寶嚇得連連往後退,最後退無可退地撞在了牆上。亓天向她伸出手,元寶雙目瞪得老圓,見一條黑色的蠱蟲在他手背的皮膚之下如魚躍水面一般跳躍了一下,然後又沉入他青紋遍布的皮肉之中,元寶嚇白了臉。
他的手越來越靠近她的臉,元寶緊緊地閉上雙眼,心裡只有認命二字。
一陣沉默之後,帶著正常體溫的手指輕輕觸碰著她的唇,食指與拇指捻動她的唇,像把玩一顆肉肉的珠子一樣。
“圓的。”亓天如此定論。
他難聽至極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元寶睜開眼睛,他的另一隻手又捻上了她的耳朵,在元寶的呆怔之中又道:“圓的。”最後他掐住元寶的臉來回揉捏,很是享受這樣的感覺,“很圓、很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