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73166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人氣浪漫高甜“姐弟戀”,
日久生情到修成正果 全紀錄。

愛會成長,變成本能。
——“你最喜歡做的事情是什麼?”
——“喜歡你啊。”
——“那除了這個之外呢?”
——“被你喜歡。”

這是一本甜寵合集的書籍,影視編劇X漫畫編劇之間的高甜姐弟戀日常段子。
從日久生情到修成正果全紀錄,愛會成長,變成本能。



 

藍瓦

曾為《文化湖北》雜誌記者,現為寫手、編劇,文字散見於《讀者原創版》、《意林原創版》、《唯言情》等期刊,編劇作品有電影《球舞青春》,橙光遊戲《我是殺手之杠上開花》,漫畫《我真的有男朋友!》等,文風清新活潑,溫暖治癒。
已出版:《零分偶像》改編小說

第一章:是愛情的話,晚一點也沒關係
第二章:我喜歡你,漫山遍野的那種喜歡
第三章:初見時風塵僕僕,只道是尋常
第四章:愛情是勇敢者的遊戲
第五章:彼竭我盈,故愛之
第六章:愛情互相給予,夢想也要一起努力
第七章: 你的優點我都崇拜,你的缺點也很可愛
第八章:一起吃苦的幸福
第九章:自從遇見你,人生苦短甜長
第十章:眼前人是心上人
第十一章:謝謝你喜歡我的每一個樣子
第十二章: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
番外一:你給我的小歡喜
番外二:她和他的小故事

第一章 是愛情的話,晚一點也沒關係

01

2018年我出版了一本書,上市之後紅樹第一時間購買支持。
我在作者介紹裡寫了一句:“最喜歡寫的是愛情,最愛的人是紅樹。”紅樹看了,沒說什麼。
那會他有個新漫畫在雜誌上連載,雜誌上會刊登作者(主筆和編劇)的頭像和簡介。
雜誌上市後,很快就收到了雜誌社寄來的樣刊。我輕輕翻開,他的簡介寫得很文藝:“北八百里,海河間有紅樹,唯藍瓦可見其貌。”


02
紅樹對我一向溫柔,但我也惹怒過他。
那次我說話有點過分,具體說了什麼我也忘了,貌似觸及他的底線。
他當時忍無可忍,痛心疾首地吼了一句:“雖然我和你之間還有愛情,但是我和你的友情已經走到了盡頭!”
在生活中,紅樹除了是我的戀人,還充當了我的工作夥伴、知己好友、親人等各種角色。可因為我觸犯了他的底線,所以他不想和我做好朋友了。
紅樹對我說過最狠最絕情的話,也就如此而已。


03
紅樹一直認為語言暴力很可怕,平時說話非常注意,會考慮對方的感受。但隨著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我發現他漸漸被我帶偏了。
紅樹是美術生,原來的人生計劃是成為職業畫手,但陰差陽錯荒廢了。反而因為從小熱愛漫畫,又喜歡寫故事,最終成為了漫畫編劇。
畫畫徹底變成了他的業餘愛好,也是一種放鬆的方式。
某一天,他難得用心給我畫了一張素描,基本上是看我一眼畫一筆。
我在心裡默默想:他一定在某個瞬間被我的絕美側顏迷住了,所以忍不住要畫下來。
自戀的同時也有一絲懊惱,早知道就化個美美的妝。
畫完之後,我說你現在別看著我畫,改好看點。紅樹有些懵,我解釋說我的需求不是百分百寫實,關鍵是好看。心想無非就是眼睛改大一點,睫毛畫長點,鼻子修挺點,臉再畫尖點,應該也不是難事。
紅樹點點頭:“要畫好看對吧,明白了。”
我一臉期待,眼睜睜地看著他拿橡皮把素描上的眼睛、睫毛、鼻子、嘴巴全擦掉了……
什麼意思?是說我的臉沒法改好看只能重新畫嗎?
太過分了!我忍不住瞪他。
大概是求生欲還沒有完全喪失掉,他又花了好幾個小時板繪了一張Q版畫。
整體上還是不錯的,就是臉畫得圓鼓鼓的,像個大包子,眼睛又大又圓好像在瞪著誰看一樣。
我:“看起來有點凶啊。”
他:“你哪有胸?”
我:“……”


04
還有一次,他去一家公司談項目,公司裡有很多年輕女孩兒。
他給我發消息:“我要去認識很多妹子!”
我給他發了一個可憐的表情,他發回一串“哈哈哈”,非常得意。
然而我話鋒一轉:“挺好呀,多認識一些。”
他頓時就慌了:“……居然是挺好?你不愛我了嗎?”
然後又補了一句:“然而我可是很愛你的啊。”
我:“我也是很愛你的呢。”
他:“想逗逗你竟然沒成功。”
我:“那是,我嘴多硬啊。”
我的意思是其實成功了啊,只是我嘴硬,就算真的吃醋也死不承認。
結果,他回我一句:“你是小鴨子嗎……”


05
和紅樹相識的時候,我二十五歲,他二十四歲。
二十五年來我一直單身,沒有戀愛過,父母因此很擔心我的終身大事。早幾年,也有人勸我,說所謂談戀愛、結婚,不過是找個人過日子罷了。我不以為然,如果不是彼此動心,我寧可一直單身下去。
和紅樹一南一北,素昧平生,卻在同一天來了北京,去了同一家公司。
有時候真覺得緣分真是妙不可言。
認識不到兩個月我們就在一起了,沒有誰追誰。
我先撩他,他先表白。
確定戀愛關係的第一天,我們和普通情侶一樣約會。
隨便選了一家自助餐廳,聊的還是平時那些話題。我喝了一口飲料,剛放下杯子,猝不及防的,紅樹突然湊近親了我一下。
我大腦一片空白,幾乎嚇傻了。
紅樹看我呆呆傻傻,有一些尷尬和慌張:“你……你……你……別生氣,都怪我,太突然了。”
“對不起……”我低著頭,臉紅到了耳根,“這是我的初吻。”
“原來是這樣,難怪一點回應都沒有。”紅樹挑挑眉,“沒事,我會幫你勤加練習的!”
這一副經驗豐富的語氣是怎麼回事?難道他……
“你之前談過戀愛嗎?”我抬眼看他。
他如實作答:“沒有。”
切,我就知道是彼此彼此。
“那以後我們一起練習。”


06
紅樹原本性情陰鬱,還有點悲觀主義。我和他正好相反,積極樂觀,凡事總往好的一面想。
紅樹常常說我美好得像天使,還說我像太陽一樣會發光,是我的溫暖慢慢治癒了他。
他甚至還有點小嘚瑟:“以前聽別人說女朋友各種鬧騰,各種煩心,這些都是他們胡編亂造的吧,我女朋友就從來不這樣!”
嗯,旗幟就這麼鮮明地立下了。
這個平時說話非常謹慎,全方位防止插旗的少年,還是不慎在陰溝裡翻了船。
事實證明,只要是被寵溺過度,時間長了會無師自通學會恃寵而驕的,我就是如此。
那種被無限寵愛的感覺,八輩子都用不完的安全感,讓我在不知不覺中從天使變成了“小惡魔”。一言不合就使性子要他哄,紅樹每次都非常有耐心,想盡辦法哄我開心。
紅樹最害怕的,是我一吵架就說分手。
他說他從五歲起就沒再流過眼淚,以為會一直如此。
可因為我說要離開他,他沒忍住哭了。
他依舊認為我是一個美好的女孩兒,根本沒去想這是我在作在鬧,而是認為自己做得不好,男朋友當得不稱職。再不然,就是我不喜歡他了。
畢竟他對我的欣賞和愛意是能直接說出來的,他能說出很多個喜歡我的理由,而我卻一個也說不出來。因為在我的觀念裡,愛情是奇妙的、難以捉摸的、甚至是沒有原因的,所以我對他的傾慕和愛意,究竟到了哪種程度,能維持多久,其實很多時候,他自己心裡也沒底。
我得知他的真實想法後有些懊惱,畢竟他受到傷害,我也不好受。於是我告訴他,我很愛很愛他,我給他的愛也是永永遠遠的。
如此一來,當他知道我只是仗著他喜歡我偶爾欺負一下他之後,整個人反而寬慰了不少。是的,只要不是我不喜歡他,其他的事情他都不怕。
看著他可憐兮兮的模樣,我心軟了,畢竟是要在一起一輩子的人,還是少欺負他一些吧。
我向他承諾:“以後絕不再提分手了!”
他立馬笑得像個孩子。
我也確實遵守了諾言,沒再說過要分手的話,包括結婚後也沒說過離婚這種字眼。


07
某一天,兩人又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開始拌嘴,由於我不占理,沒吵幾句就落了下風。吵不贏,又不能說離婚這種話來嚇唬他,眼看就要落下風了。
但是拌嘴之事豈能言敗,沒辦法,我只能使出女人的殺手鐧:“你不愛我!”
紅樹的氣勢當場就弱了下來,立馬開始求饒:“我愛你啊!你別譭謗我好不好,你打我罵我怎樣都行,但是你不能譭謗我,說我不愛你,我明明最愛你了啊!”
“最愛?”我故意找茬兒,“那你就是還有第二愛的咯,是誰?”
“是你啊,最愛的是你!第二愛的也是你!第三還是你!其他親朋好友從第四開始排,前三都是你啊!”
一個人獨霸前三名?第一次聽到這種匪夷所思的排名方法,我不禁開始反思,我一定是被紅樹慣壞了,已經驕縱到無法無天的地步了,把他逼得已沒有基本邏輯了。
這樣的我,連我自己都不太喜歡,可他卻還是這麼喜歡我……
難道吵架就一定要分出勝負嗎?我仔細回憶了一下,剛開始在一起時,吵架的情形……


08
同樣是一些無傷大雅的小事,大概就是豆腐腦甜些好吃還是鹹些好吃這種問題,我們倆莫名其妙就吵了起來。
我賭氣不理他,徑直往前走。
他不敢說話,就一直跟在我身後。
走著走著我突然發現自己都忘記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吵起來的,簡直哭笑不得。
正好路過一個小賣部,我說:“我去買瓶水喝。”
沉默了許久的我終於開口講話,紅樹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也敢碰我了。
他伸手拉住了我:“我不渴。”
我沒好氣地回道:“我渴!”
“我不渴。”他重複了一句,同時慢慢靠近我,兩人的鼻尖幾乎要碰到一起。他好看的眉眼讓我看得心跳加速,彼此的氣息在脖頸間流動。
那一瞬間,我很想吻他。
但畢竟還在冷戰,我怎麼可以認輸!我努力控制著自己,甚至試圖推開他。
這時,我聽到紅樹說:“你難道……沒有什麼衝動嗎?”
這種引誘,擊潰了我所有的理智,我瞬間親了上去……我的臉紅得發燙,羞赧又糾結,這樣算什麼?和好了?
“怎麼樣?還渴嗎?”
我:“……”
什麼腦回路啊?難道接吻可以解渴嗎?
我輕輕地踹了他一腳:“喂,去小賣部幫我買水!”
這樣一對比,以前的我確實比現在可愛多了。
於是我默默反省了一天。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誠懇地向紅樹做檢討。
“對不起讓你打臉了,我現在成了那種又作又鬧的女朋友。”
紅樹摸摸我的頭:“是我慣的,不關你的事。”
“那我現在變成這樣了,是不是很不好啊?都說不作死就不會死……”
紅樹寵溺地笑了笑:“你就放心作吧,你在我這兒,怎麼作都作不死。”
“你又慣著我,你看我現在都變成什麼樣了,當初在一起的時候說好要做最好的自己,我現在都……”
“沒事,你只是跟我作而已,對其他人你還是落落大方、知書達理的,確實是變得更好了啊。”紅樹說,“其實,能把你慣成這樣,我還挺有成就感的。”
“成就感?”
“是啊,你現在這樣,說明跟我在一起很幸福,很有安全感。”
這麼一說,好像也蠻有道理嘛。
“不過……”紅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不過什麼?”
紅樹靠近我:“我是一個很公平的人,你每譭謗我不愛你一次,每無理取鬧一次,我都會適當懲罰一下你。”
我心裡有點發毛:“你……要怎麼懲罰我?我不喜歡洗碗,我還不喜歡……”
我的話沒說完,突然就被他撲倒了。
“這些多沒意思,我還是喜歡在床上懲罰你。”
“……唔。”


09
我和紅樹從相戀到結婚,算比較快的。有朋友問我這麼快成為已婚婦女幹嗎,多些談戀愛的時間多好。
我笑了笑說沒差別啊,領證是為了合法,婚禮只是為了告訴大家我們的關係合法。實際上我和紅樹的相處模式,根本沒有受到影響。
我們是要談一輩子戀愛的,婚內戀愛難道就不是戀愛了嗎?
朋友愕然,還有這種操作的嗎?
其實這麼早結婚,我也有些自己的私心……
羞澀而甜蜜的約會、徹夜不眠地發消息、人群中默契地交換眼神……這些都非常美好,但每一次分開都像生離死別,依靠第二天的見面來續命,也確確實實是一種煎熬。


10
我曾經並不喜歡等紅綠燈,覺得甚是無聊。
和紅樹在一起後,等紅綠燈的間隙,如果旁邊沒其他人他就會吻我,等多久就吻多久,後來我就開始喜歡紅綠燈了。
再後來,每次遠遠地看到紅綠燈,都會條件反射地心臟一陣悸動。兩人心照不宣地交換眼神,微微臉紅。


11
天氣好的時候,我們會牽手到戶外去散步,擁抱大自然。比如春天的午後,清幽的夏夜。秋天的時候會有一地金黃的落葉,我們喜歡踩在上面聽沙沙的聲音,冬天我們會在一片銀裝素裹的雪地裡打雪仗。
一日雨過天晴,空氣格外清新,我拉著他愉快地壓馬路。
“有彩虹。”紅樹看著天空淡淡地說了一句,習以為常的語氣。
彩虹!我以前從沒見過彩虹,整個人激動得不行,看著天上那輪美麗的光暈犯癡,嘴裡不停地念叨著:“彩虹啊!是彩虹……我第一次見到彩虹……”
我隨手把手機遞給他,想讓他幫我跟彩虹合個影。我轉身的那一瞬間,他的吻撲面而來。
五光十色的彩虹映照著晴空萬里,虹橋下的戀人深深地擁吻,這一幕,成為我心中最美的畫面。
後來,我刷微博刷到一個博主的話題,問記憶中最深刻的一次吻是什麼時候?
我和紅樹討論了起來。
“彩虹吻!”我回答得不假思索,然後問他,“那你呢?”
“大概是……車咚吻?”


12
那是彩虹吻過後沒多久的一個夜晚,紅樹送我回住處。
“你身上好香。”他突然說。
香?難道是化妝品?可是今天沒有化妝啊……我有些疑惑。
“怎麼香了?”
“可能是體香吧,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覺特別好聞,可能是你身上獨特的味道吧。”
他忍不住嗅了嗅:“真的好香。”
“可能是因為你喜歡我吧,我聽說如果喜歡一個人,就會感覺到對方的體香。”
我原本只是隨口說說,紅樹一聽,就非常在意地問我有沒有覺得他身上有香味。
可能這種說法是胡謅的,也可能我嗅覺不如他靈敏,我靠近他聞了聞,沒聞到香味。
“沒有誒。”
紅樹明顯有一些失落。
“那我再聞仔細一點。”我抱住他,在他臉上、耳邊、脖頸、胸膛處各種聞,有時覺得沒有香味,有時候又覺得好像有些不同,當我想扒開他的領口準備繼續深入聞的時候,他制止了我。
“幹嗎啊?再讓我聞一下。”
“算了。”
我感覺他的語氣有點奇怪,體溫好像也莫名升高了一些。
“怎麼了?”我問。
“沒事,就是你突然這樣,我有點……”
“有點什麼?”我有點疑惑。
“……想吻你。”
我們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兩人親親抱抱也是家常便飯,他這樣吞吞吐吐反而讓我莫名緊張。我瞬間面紅耳赤,還好夜晚的光線昏暗看不太清楚,於是我壯著膽子說:“那你倒是來啊!”
紅樹的吻霸道向我襲來,不似以往那般溫柔,這次的吻尤其粗暴熱烈,還帶著些許佔有欲。
我沉溺在這份柔情蜜意裡,享受著這美好的歡愉,直到我身子突然後仰……天哪,我被紅樹推倒在路旁一輛私家車的引擎蓋上。
吻了一會兒,紅樹終於覺得有些不妥,將我拉了起來。
“對不起,我有點忘情,失控了……”他微微側著頭,似乎有些害羞。


13
“那個……要不然去酒店?”
“好啊。”紅樹眼裡閃著光,和清亮的月色相映生輝。
我白了他一眼:“想什麼呢?我開玩笑的,誰會隨身攜帶身份證啊!”
紅樹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又長又密的睫毛忽閃著:“我不幹什麼,想想也不行嗎?”
我頓時不爽了:“不幹什麼……你居然想著和我去開房,而且還不幹什麼!”
什麼意思?是說我沒有魅力嗎?我居然傻兮兮地緊張起來,是不是我對他的吸引力不夠啊?
紅樹假裝嫌棄的樣子:“聽起來少兒不宜啊。”
少兒不宜……竟然說我……拜託,我二十多歲了才第一次談戀愛,什麼都沒經歷過,怎麼就“少兒不宜”了?
我乾脆豁出去了:“我就是那個‘誰’。”
紅樹一頭霧水:“哪個誰?”
“我剛剛不是說了嘛,誰會隨身攜帶身份證……”我指了指自己的包說,“我就是那個‘誰’。”
紅樹懂了:“所以你是說……”
“我必須解釋一下,我不是特意帶著身份證的,我自從大學畢業後,習慣性出門帶錢包,錢包裡放著各種證件、各種卡……”
“你幹嗎解釋這麼多啊,此地無銀三百兩。”
我看著他:“你再說一遍試試。”
“我逗你玩的。”紅樹笑嘻嘻地拽著我的手,“是不是故意考驗我?其實沒必要的,喜歡是放肆,愛是克制嘛,我這麼愛你,當然是不會……就算心裡再怎麼想,我也會努力控制自己的,你放心好了。”
“你給我打住,你知道我今年二十五歲嗎?”我憤憤地說道。
“知道啊,比我大一歲,所以呢?”
“所以我一個早就過了婚齡的人,你還控制什麼啊!”
紅樹愣了一秒,笑得像春光一樣燦爛。
“那我可就不控制自己了哦……”紅樹一副色眯眯的樣子靠近我,被我反手推到了一邊。
“我的意思很明確,我不是未成年少女,我們也是正兒八經的男女朋友關係,所以你對我有什麼想法不需要克制,大膽地表達或者行動起來。這樣我就能隨時知道我對你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了……當然了,我也會隨時拒絕你的,就算我是一個早就過了婚齡的女人,一樣可以保持矜持的。”
“我懂了。”紅樹點點頭。
“不錯,孺子可教也。”
紅樹嘴角勾起一抹壞笑:“本來我是能控制自己的,但你這麼說,我就很難保證了。小姐姐,你確定不是在玩火嗎?”
過了一會兒,我又聽到他小聲嘟囔:“唉,什麼時候可以娶小姐姐回家就好了。”


14
如果結婚可以讓他如此開心,那麼我希望這一天越早越好。
我的好友墨涵每次說起我和紅樹的婚禮,都是四個字——匪夷所思。婚禮當天,她作為伴娘,早已琢磨出了不少為難新郎的法子,誰知道碰上一個豬隊友新娘。
“不許堵門啊!誰堵我跟誰急,等下我老公來了我要第一時間沖進他的懷抱,都一天沒見到了我好想他啊。我家紅樹不喜歡玩那些無聊的遊戲,唱歌、念保證書那一套統統不許,還有不要逼他單膝跪地求個婚才能抱走我。求什麼婚啊,我就是特別、特別想嫁給他,不需要求的……”
墨涵的嘴角撇了撇,還是儘量保持了優雅:“你是不是在逗我?什麼都不許,是讓伴娘當擺設嗎?”
我嘿嘿一笑:“這樣你也不用那麼辛苦,是不是?而且你今天有非常重要的任務啊!幫我拿箱子。”
“箱子?什麼箱子啊?對了你的化妝師跑哪裡去了?”
“化妝師弄妝發要好幾個小時,得很早起床,我想多睡會兒就沒叫她來。”
墨涵驚呆了:“你……你這可是結婚啊!你少睡幾個小時怎麼了?”
“你知道我的,睡眠不足就會心情不美麗。紅樹說了,總不能結婚當天就讓我心情不美麗吧,這可是我第一天當他老婆,一定要開開心心的,想多睡會兒就多睡會兒。”
墨涵搖搖頭:“我有時候真是服了你們兩口子。”
“還好了,你看我自己化的妝,弄得頭髮不也是很好嗎?半小時搞定,多方便。”我指了指牆角的箱子,“接親這一套是漢服,我之後還有一套出門紗、主婚紗、敬酒服,以及搭配這些衣服的各種飾品,都放在這個箱子裡了,你負責幫我保管,並且緊跟著我,中途換衣服和髮型也是我自己來。”
墨涵無奈地點了點頭:“行吧。”
她顯然已經放棄了,從來沒見過這麼任性的婚禮。我沒敢告訴她,因為我和紅樹不想把結婚搞得跟表演一樣,所以婚禮沒有彩過排,只是大致瞭解了一下流程。
整場婚禮,從主持人到親朋好友,都十分緊張,怕出什麼差錯,只有新郎新娘十分淡定。
大概我們是最“佛系”的新婚夫妻吧。


15
婚禮結束後,我發了一條朋友圈——剛認識紅樹的時候,他的朋友圈赫然寫著:擁有我能看上的長相,又配得上我的思想,這樣的人,怎麼會看上我呢?
本姑娘用事實證明,看得上!
配圖是接親前他表姐給他拍的一張照片,一身英倫風正裝,手持鮮花,站在婚車前,歪著頭,笑得一臉滿足。
哈哈,不僅看上了他,還嫁給他,樂壞了吧。


16
我的職業是編劇,自由度比較高,除了需要跟組之外。編劇跟組能快速瞭解影視劇製作的整個過程,對寫劇本有幫助。16年那會入行還不久,所以我選擇了跟組。
原計劃是待一個月,半個月在北京,去導演那邊方便開會;還有半個月在橫店,根據拍攝情況隨時調整劇本。
這次跟組時間久,路途遠。紅樹原本想陪我,一方面不想和我分開,另一方面我孤身在外,他擔心我的安全。但我覺得帶家屬進組不太合適,只讓紅樹送我來導演這邊就讓他回去了。
劇組拍攝的是一個懸疑恐怖類電影,我只負責感情戲。
我們開會的地點在遠郊的一間廠房裡,沒有窗戶,潮濕陰暗,白天晚上都開著燈,特別陰森。會議室還算正常,其餘地方不少燈是壞的,一閃一閃的,倒是十分契合劇本裡恐怖的氛圍。
最令我害怕的是去洗手間,因為途中擺設著各種讓人毛骨悚然的佈景、奇怪的道具。偏偏來開會的就我一個女孩兒,只能孤身前往。
紅樹知道我害怕,每次在我去廁所的那段路上和我語音聊天,幫我壯膽。
“馬上就走到黑不溜秋的地方了,燈一閃一閃……”
“亮晶晶?”
“不亮啊……而且還有‘嘶嘶嘶’的聲音,聽起來很瘮人的。”
“這燈應該是受了重傷,在發出求救信號,別怕,你又不是電工,它壓根就不想搭理你。”
“噗……又要經過那個小門了,我跟你說你怎麼想都想不到,門口居然放著一個兵馬俑,我第一次不小心看到的時候,差點離開這個美麗的世界,還有那個……算了不說了……”
“真是可憐,一回生二回熟,這次就不怕了哈,要不我們一起唱歌,大河向東流啊天上的星星參北斗啊……什麼妖魔鬼怪,什麼美女畫皮……”
在紅樹的幫助下,我總算是暫時克服了內心的恐懼。


17
編劇是一個很辛苦的職業,不少人都有頸椎病、脫髮、精神衰弱、肥胖等問題。我每次和行業裡的朋友聚會時,他們總是說我又年輕、苗條、漂亮了。
其實我寫劇本的時候也一樣嘔心瀝血,沒少通宵達旦。寫到情緒崩潰時,還曾經拿拳頭使勁砸自己腦袋,把紅樹都嚇到了。可不寫劇本的時候,我放空大腦,變得笑點特別低,整個人樂呵呵的,非常放鬆。
反正有紅樹在旁邊,我只需要等吃等喝等玩就行了。
因為創作,我白天思維活躍,晚上入睡比較慢。於是紅樹每天晚上都會講一個小鴨子的故事哄我睡覺。
“那我們做一個設定。”
紅樹:“什麼設定?”
“每個故事的結尾都必須是小鴨子被做成了周黑鴨……”沒錯,來自湖北的我就是這麼愛吃周黑鴨。
“……”
“從前,有一隻小鴨子……它聽說很多同伴都被做成了周黑鴨,它很害怕,想要逃避這樣的命運,於是一直逃,它逃啊逃,路上遇到了一大群鴨子……它們的糧食特別充足,一個個精神抖擻的。小鴨子決定和它們一起走,結果發現它們都是‘進京趕烤’的。小鴨子嚇壞了,於是模仿雞叫,讓大家以為它是誤闖入的小雞。小鴨子以為自己能順利離開,卻沒想到被轉手賣了,和一群小雞關在一起……那群小雞是準備做成黃金脆皮雞的,可憐的小鴨子面臨著被做成脆皮鴨的危險……”
“等等……”本來差點被哄睡著的我猛地睜眼,感覺錯過了什麼,“你剛剛講了什麼故事?脆皮鴨??”
“……額,那鹽水鴨也行,或者啤酒鴨……我本來很困的,現在突然有點餓了是怎麼回事……”
於是……兩人爬起來吃宵夜。


18
不知道是不是劇情寫多了,我生活中竟然也開啟了給自己加戲的技能。
四月的某一天,一個非常普通的日子,甚至連週末都不是。我悄悄在網上訂了一個蛋糕,配送員送到家裡的時候,紅樹以為我只是單純突然想吃蛋糕了。
我輕輕地打開蛋糕,一邊插生日蠟燭一邊慘兮兮地自言自語:“今天是我十七歲的生日,可是沒有人記得,沒有人關心我……”
紅樹愣了幾秒,然後很快反應過來,給我戴上皇冠帽,點燃生日蠟燭,還認認真真地給我唱了《生日快樂歌》,然後兩人開開心心地吃了小半個蛋糕。
結束後,紅樹看著我說:“對不起,我不知道你一月份剛過了二十七歲生日,結果四月份還有一個十七歲生日,你下次有別的生日要過能不能提前給我打個招呼,你看你十七歲生日這麼重要的日子,我都沒給你準備禮物……”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笑著笑著眼睛裡竟泛起了淚花。
他不是在給自己加戲,他只是想要呵護我的每一次任性。
不問緣由,只要我給了他這個設定,那這個設定無論是否真實,對他而言就是有意義的。明明是莫名其妙進入我設計的未知劇情裡,他還在真誠地向我道歉,安慰那個“被人忘記生日的十七歲女孩兒”。


19
有一次,我寫劇本遇到困難,情緒有些失控,將電腦扔到一邊,賭氣地說:“不寫了,不寫了!以後你養我吧!”
紅樹說:“行啊,我養你。”
以他現在的收入,確實足夠養我,我見他回答得這麼乾脆,提醒道:“不是養一兩年,是要一直養,養到八十歲!”
這時他微微蹙起了眉頭。
什麼意思……難道嫌太久嗎?
我正要作委屈狀,就聽到他說:“我一直養你沒問題啊,但是你不可以只活到八十歲,我養你養到一百歲怎麼樣?”
紅樹不是個會說漂亮話的人,所以我知道,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百分之一百的真誠。
當然了,我也是自立自強的新時代女性,休整了幾天後,很快就繼續投入到了工作中。但是有個人會無條件的願意養我一輩子,這種感覺,真的很美好。


20
也不知道從哪天起,我突然意識到,曾經那個單純天真、不夠成熟的少年,已經不知不覺中比我更懂得責任和擔當,對我也更加愛護、包容了。
以前我說他幼稚,他也不反駁,只是溫柔地看著我,目光堅定地說:“我現在是幼稚,但我會長大變得成熟,我以後一定可以照顧你,保護你!”我當時笑了笑,不以為意,畢竟我和他在一起,圖的是愛,並不是照顧和保護。
卻沒想到他一直在默默努力,並且真的做到了。
“其實,你不用這麼拼命的,我可以等你慢慢長大。”我心疼地說,“我不想你太辛苦。”
“可是你是我老婆啊,不管你需不需要,我都要有照顧好你的能力,這樣無論你什麼時候想依靠我都可以放心地依靠。”
人們常說,人生如戲,好像的確如此。
我曾經以為那種大我幾歲的男孩兒會比較適合我,卻偏偏找了個比我小,還長得特顯嫩的男孩兒……畢竟,愛情從來不是我們可以掌控的,但愛情永遠是最美最好的樣子。
我做好了在生活上照顧他的心理準備,並甘之如飴,卻稀裡糊塗地被他當成女兒一樣寵愛……其實我也是願意多付出的,誰讓他先下手為強了呢。


21
紅樹除了喜歡看漫畫之外,還特別喜歡打遊戲。
他以前各種遊戲都喜歡玩,但現在只玩單機遊戲了。因為他希望任何時候只要我叫他,他能立刻跑到我身旁,哪怕我只是一時興起叫他過來陪我玩或者聊我感興趣的某個話題。
競技類遊戲一旦離開就容易拖累隊友,成為“豬隊友”,他覺得這樣不好,所以就放棄了。
我:“我沒關係的,你可以去玩遊戲的。”
紅樹還是堅持:“反正單機遊戲我都玩不過來,不如多留點時間抱老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