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45元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3197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主料:姐弟戀,網紅×網紅

基調:蔓越莓甜

食用方法:每日一餐

★作者全文精修版,新增番外

★原名《隔壁住著小鮮肉》

★在她被超人氣漫畫家的女友粉圍攻之前,陶可林發了微博——

昨天,今天,和明天,都很喜歡你,以後的每一天,都 會很喜歡你。@一顆檸檬

 

在她被超人氣漫畫家的女友粉圍攻之前,陶可林發了微博——

昨天,今天,和明天,都很喜歡你,以後的每一天,都 會很喜歡你。@一顆檸檬
…………………………………………………………
陶可林在寧朦心中有多重身份。

在酒吧被她纏上的陌生帥哥;

女友粉多到能把她罵得銷號的超人氣漫畫家;

一個利用工作關係在她家蹭吃蹭喝的小鮮肉。

但他最愛的身份是——

能被美妝網紅@一顆檸檬公開認證的小可愛。

柚子多肉

中年少女,甜文碼字機。

代表作:《男朋友出軌之後》《隔壁住著小鮮肉》

已出版《這個戀愛有點甜》《這個戀愛有點甜2》

每天都會看柚子的微博,但是一直忘記推柚子的文。
這篇是#姐弟戀#,感受小奶狗的快樂!!
小甜文,沒有玻璃渣,慢慢過渡的感覺。
——微博讀者@雞米花的日常推文


甜寵文,中間有小誤會。
女主大美人,男主漫畫家。感情曖昧期很好看。一點點小誤會,但是93%很甜,結局美滿。另外莫名被女主弟弟圈粉。
——微信讀者@Muriel-G

這是我最近唯一看進去的小說,看完了還回味了一兩天[嘻嘻]
女主因酒後失態抱著男主不放,然後又因為雜誌要改漫畫版塊聯繫到了男主,剛剛好彼此又是鄰居,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命中註定啊!
男主就是小奶狗和小狼狗的結合體!!處處撩人,在沒有和女主在一起前就是個黏人精了,中間兩人曖昧期看著挺著急的,誰也不捅破,不過還是甜甜蜜蜜在一起了!!
劇情很不錯,人設也不錯,柚子的文筆當然也不用懷疑!非常可!
——微博讀者@快樂源泉根據地


之前只看過柚子多肉的短篇小甜文
剛看完《隔壁有只可愛多》
為什麼那麼甜啊!!!
又甜又好笑,連著看兩部姐弟戀真的被年下小狼狗甜齁了啊!救命!
而且女主的性格我也好喜歡!一點不做作!也不假正經!得體大方還很有趣! 愛死了!
看到大結局整個人那叫一個欲求不滿和空虛啊!
想一直有得看,真的實在確實太甜了!
——微博讀者@男孩像妮

第一章 漂亮男孩的怪阿姨
第二章 新編輯的大牌作者
第三章 男神的隱藏主角
第四章 小狼狗的反擊
第五章 岳母的考驗
第六章 隔壁的小鮮肉
第七章 甜蜜的意外
番外一 夫婦日常
番外二 我們的下半場

寧朦從夢中驚醒,察覺臉上有些涼,伸手一抹,濕漉漉的一片。
屋內伸手不見五指,她有些茫然地扶著額頭緩緩坐起來,頓感四肢發麻,頭痛欲裂,發間還飄散著一絲酒氣。隨著這一絲酒氣,昨晚的記憶立刻翻滾而上。
她和閨密去喝酒,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她一個人踉踉蹌蹌地去了洗手間,好像還吐了。
接著就斷片了。
她難得有這樣放縱自己的時刻,宿醉過後的清醒和不適讓她有一絲絲後悔。
甯朦在枕頭邊摸了半天,手撞到床頭櫃,她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才摸索著開了床燈。微弱的燈光亮起時,她才發現自己身處酒店的房間裡,而手機和包都不在身邊。
昨晚莫緋吩咐司機在酒吧外候著,如果她們兩人是一起走的,那現在的她就絕不可能孤身一人在酒店。
寧朦腦子裡閃過一些零星的片段,似乎是一個年輕的男子,個子很高,對方面容模糊,身上有溫暖的香氣,接著她被扶上車,其間她的手一直擱在他腰間,那呢子大衣質感很好。
寧朦腦子嗡了一聲,立刻僵硬著回頭,在看到床的另一邊空蕩蕩時,才松了一口氣。
她仔細檢查了一遍自己,沒發覺有酒後亂性的痕跡,才徹底放下心來。
喝酒誤事,喝酒誤事。寧朦跳下床,地毯很厚重,踩在上面悄無聲息。她找了半天沒有看到自己的鞋子,只能先穿上酒店的一次性拖鞋走到窗邊。
寧朦揚手掀開了厚重的窗簾,清晨的陽光頓時灑滿了整個房間,她眯起眼睛努力辨認外面的街景,想儘快確定自己所處的具體位置。
她還在對著窗戶發呆,身後猝不及防傳來一道清透的聲音:“早。”
寧朦被嚇了一跳,因為她根本沒有發現房間有人,也完全沒有聽到開門聲,慌張地回過頭,就看到一個青年站在門口,手裡推著餐車。
是個很年輕的男孩,穿著駝色呢子大衣,下擺到膝蓋上一點,腳下蹬著一雙黑色軍靴,是優雅和粗獷的完美碰撞。寧朦向來有些怕長風衣配靴子,因為這樣穿容易顯腿短,但是穿在他身上就完全沒有這種尷尬。
勝在腿長。
職業使然,寧朦看人都會習慣性地先看衣服搭配,再看臉。面前的青年看起來頂多也就二十歲出頭,五官精緻,膚色清透白淨,臉上那雙杏仁眼格外漂亮。
這是酒店的侍者嗎?有這麼超凡脫俗的侍者?寧朦混沌的腦袋不住地轉,一個念頭突然擊中了她,風衣,高度。寧朦僵住了。
青年清亮的眸子帶著笑意看著站在窗邊的女人,她臉上的神色變幻不定,像一隻聽到風吹草動的小鹿一般。
大概是料到她心中所想,忍不住彎唇。
寧朦的小心臟又跳了一下。笑起來真是又嫩又水靈,這種極品要擱在上學那會兒,不僅是她,估計連莫緋都要被秒殺。
對視幾秒,寧朦抿了抿唇,率先開口打破沉寂:“昨晚……”
她是開口想探探情況,但沒想到自己的聲音經過酒水一晚上的浸泡,已經沙啞得不成樣子了。
寧朦有些窘迫,對面的人則好心地遞過來一杯水。
“我讓酒店準備的蜂蜜水,可以解酒。”他的聲音很溫和,像酸甜的梅子酒,好聽到要讓人的耳朵懷孕。
寧朦小聲道謝,從那只修長白皙的手中接過杯子,悶頭喝光了。
也許是她喝得太急太豪邁,對方又勾了勾唇。
寧朦透著杯子不動聲色地打量對方,覺得對面這小子都可以上雜誌封面了,形象極好,身材比例完美,現在的讀者都很喜歡這款,仰頭是冷豔,歪頭是呆萌,可塑性極強。
她差點就要開口問對方是不是模特了。
青年等她喝完水,又伸手拉開身旁的衣櫃,從裡面取下一個大號罩衣袋遞過來——裡面裝的正是她的灰色外套。
“衣服已經送去乾洗了,你的包和鞋子在櫃子裡,都已經清理過了。”
“啊。”寧朦微微一怔,慌忙接過,“謝謝了。”
衣服很乾淨,昨晚被莫緋潑到袖子上的紅酒酒漬也不見了。
她從罩衣袋裡取出外套穿好,猶豫片刻後小心翼翼地問:“昨晚,是你把我送過來的?”
“你說呢?”他笑著反問,順手將餐車上的食物擺到桌子上,歪頭示意,“過來吃早餐。”
寧朦被噎了一下,一時之間不知道是該繼續追問,還是直接過去吃東西。
可是她太難受了,宿醉過後胃燒得厲害,面前的清粥和熱湯又實在太吸引人了。考慮半秒之後,寧朦還是決定放棄追問,在他身邊的椅子上坐下。她不客氣地端起碗喝了一口湯,忍不住微微揚眉。
太舒服了,其實如果她再站個幾秒鐘,估計要幹嘔了。
青年繼續往桌上擺食物,晶瑩剔透的蝦餃,胖乎乎的小籠包,還有色澤誘人的小涼菜,而餐盤邊沿上印拓著酒店的名稱,是熟悉的名字。
對方瞧著她的神色,看出她對食物很滿意,便笑了笑。
平心而論,粥很不錯,莫緋家的酒店就連免費早餐都做得這麼好吃,難怪分店都開到國外去了。
寧朦喝了一點粥之後才感覺到餓,接著又吃了兩個餃子、幾個小籠包,空蕩蕩的胃裡才舒服了不少。
喝光了粥,他遞過礦泉水,體貼地問:“還要吃一點嗎?”
“不用了。”寧朦連忙說,猶疑了一會又忍不住問他,“請問我朋友呢?就是昨天和我一起的那個女人。”
她其實很想問她最後怎麼就跟他走了呢。
對方看了她一眼,分辨了好幾秒,才帶著一絲懷疑的語氣問:“真不記得了?”
寧朦明顯一愣,覺得對方這個神情完全是昨晚發生了什麼大事的樣子,頓時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連忙顫巍巍地問:“昨晚發生了什麼?”
寧朦酒品不太好,特別是喝斷片之後容易出事,她已經很久沒有喝到這個程度了。
青年欲言又止。
甯朦巴巴地望著他,很是著急,追問道:“究竟怎麼了?”
他望了寧朦半晌,忽然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寧朦被他這個冷不丁的動作弄得莫名其妙,不解其意。直到後者忍不住遞過來一張紙巾,她才後知後覺地接過擦嘴。
他的表情很無奈,提醒她:“昨晚你在夜色喝酒,喝多了,這你總該記得吧?”
甯朦點頭,其實是她和莫緋都喝多了。雖然莫緋做事不靠譜,但也萬萬不會把她丟給陌生男人帶走,即便她也喝多了,但她的司機還在門外,不可能放任不理。
對方看了她一眼,有些無奈地笑了笑:“然後你在洗手間門口一直拽著我的袖子要跟我走,你朋友和她的司機都拉不動你,就讓我跟著過來了。”
寧朦無語凝噎,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是該吐槽自己的行為,還是應該吐槽莫緋的不靠譜。她在心裡把閨密吐槽了個遍,然後試圖緩解尷尬氣氛地開玩笑道:“下次再遇到這樣的事,去找警察叔叔就好了,長得這麼好看,萬一遇到的是怪阿姨,就吃虧了。”
他莞爾,開玩笑道:“你不就是怪阿姨?”
嗯?甯朦受到了一萬點傷害。
============
隨後氣氛越來越熱辣,臺上內衣模特身上的布料越來越少,就在所有人屏息等著下一波羽毛系列的時候,音樂一換,主持人又走到了臺上。
所有人都倒足了胃口似的嘁了一聲。
主持人仍然不以為意,笑呵呵地讓大家休息休息,喝點小酒,又嘰嘰歪歪地說了一通中場小遊戲的規則。
寧朦回看著相機裡拍下的照片,絲毫沒有留意他在臺上說了什麼,等聽到此起彼伏的起哄聲時才茫然地抬頭,發現有一男一女被簇擁著拱到了臺上。
主持人拿出一盒Pocky  ,取出一根遞給那兩人。
寧朦總算是知道這玩的是什麼玩意了。
她在兩人靠得最近時拍下了照片。
之後又陸續上了幾對,一個個的都很豁得出去,最後那兩人看對了眼似的,乾脆相擁吻在了一起。
周圍起哄的浪叫聲一陣高過一陣。

寧朦一邊拍著照片,一邊津津有味地觀看別人接吻。心裡感慨,真是世風日下,現在的這些小年輕還真是能鬧騰。
而幾乎是這個念頭剛剛落下,一束白光就啪地打到了她身上。
寧朦血液凝固,靈魂飄忽,那一瞬間是驚恐的。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了過來,那是和剛剛的她一模一樣的,看熱鬧的表情。
這簡直堪比讀書時候在不知道答案的情況下被老師點起來回答問題。而且她是工作人員啊!嚴格來說吃瓜群眾都不算,搞什麼?
她尚未反應過來就被身邊的人簇擁著推上舞臺,她根本沒法抗拒。到舞臺邊沿的時候,她推著臺階不想上,最後被旁邊一個肌肉男攔腰抱上了舞臺。
她僵著身子僵著臉,待看清另外一邊邁著長腿走上舞臺的人時,瞬間覺得自己要奓毛了。
這絕對是個陰謀,寧朦咬著牙想,她的視線搜索著台下的負責人,後者在人群裡望著她笑,視線對上的時候,他用嘴型告訴她,是莫緋安排的。
她想跑下臺的,但舞臺邊圍滿了人,她連個臺階都找不著。偏生另一邊的青年雙手插兜,隨意地站著,一臉閒適。
顯得她有多似的。
寧朦掃了他一眼,緩緩站直了身子,由得主持人把他倆推到舞臺中央。
不會虧的,寧朦安慰自己。
“哈,居然選到了我們的美女攝影師。”主持人笑著說。底下有人吹口哨,寧朦望過去,發現正是送藍莓茶給她的男人。主持人舉著話筒,笑著問旁邊的人:“這位帥哥,對我們選的對象怎麼樣?”
對方上下掃了她一眼,清透的聲音透過話筒傳出來,變得有些低沉:“可以。”
底下立刻有女人高喊:“小哥哥,這裡有更可以的!”
女人獻媚的聲音此起彼伏,各種年齡段,各種風格的都有。
青年抿唇笑了一下,底下的女人們更瘋狂了。
這麼一看,真的是人間尤物。
水晶臺上的青年身形頎長,穿搭簡潔舒適,膚白唇紅,眉眼清秀,光線這麼打下來,漂亮得仿佛在發光。雖然生得一副小鮮肉的模樣,氣質卻絲毫不顯稚氣。
也難怪她剛剛會在人群裡一眼就認出他。
主持人不浪費時間,直接遞上了一根Pocky,他絲毫不扭捏地接過銜在嘴裡,挑著眉慢慢走過來,引得底下的女人又是一陣尖叫。
輸了,寧朦心想,為什麼這個主持人不問她滿不滿意,她的那句“不喜歡這款”被憋在嗓子眼,難受得要緊。
她望著青年那掛著一絲玩味笑意湊近的臉,怎麼都看出了幾分挑釁的意思。
寧朦微微皺眉,心想姐姐又不是玩不起。於是也仰起頭,在他微微低頭的時候咬住Pocky的另外一頭。
兩人湊得太近了,甯朦聞到了他身上的香氣,也不知道是他自帶的味道,還是剛剛在人堆裡染上的,淡淡的,還蠻好聞。這陌生的香味弄得她有些緊張的,但看一眼對方,他是真正的氣定神閑,不慌不亂,寧朦不禁要想,他是不是經常在外面這樣玩啊。
主持人在旁邊亂叫,連帶著底下的人都開始起哄。
寧朦望著那雙近在咫尺的漆黑眼眸,心跳忽然加快了,呼吸變得有些紊亂,連手心都開始冒汗,臉頰和耳朵也開始發燙。
這實在不妙。
她本來是想調戲一下他的,結果這時又不敢動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一節一節地靠近,他的呼吸噴在她臉上,引得寧朦輕顫了一下。
但幸好對方這會兒只是在留意彼此間的距離,沒有察覺到她的反應。
最後他在兩人嘴唇距離只剩0.1毫米的地方停了下來,絲毫沒有碰到她。
老手,甯朦想,距離能控制得這麼好。
結果底下的人不樂意了。
“玩這麼認真就沒意思了啊。”
“親上去啊,是不是男人!”
“小子,別啊,你不行換我。”
說話的估計都是剛剛出聲調戲過他的女人的男朋友們。
甯朦看到對方眼底滑過一絲笑意,心道不妙,連忙咬斷Pocky,對方卻更快一步地湊近她,嘴唇擦過她的唇瓣,把剩下的全捲進了嘴裡。
寧朦整個人猶如被雷劈中了,天靈蓋麻麻的,心尖尖一顫一顫的。
對方微微歪頭,表情很無辜,仿佛剛剛只是不小心碰到了。
寧朦直到下了台還有些飄忽。
有女人湊過來意味深長地問她:“什麼滋味?”
寧朦搖頭:“沒什麼感覺。”
話一說完就看到服務員走過來,又在她桌上擱了杯東西,努努嘴道:“剛剛那個和你接吻的小哥哥送的。”
他們沒接吻!
寧朦抬眼望去,青年站在不遠處,似笑非笑地望著她。
寧朦心念一動,覺得自己果然是老了,隨便被人親一下就覺得喜歡上了人家,這是病。
=====
寧朦在官博和論壇上發佈約稿函,同時自己發微博問了一聲:誰能給我上一打漫畫家?
微博上倒是有很多畫手,他們雜誌也有固定約插畫的畫手,因此短篇的可能會好找一點,但長篇的就費心了。要知道現在但凡是紅一點的能畫長篇的漫畫都趕著去出版了,不然也都被專門的漫畫雜誌或者APP簽了連載。現在出版業不景氣,大多畫手都是在APP上連載,而那些不紅的簽了也有很大的風險。
她的微博發出去之後,瞬間就收到了幾十條評論,寧朦一刷,全都是催視頻的。過了一會才有人問什麼情況,然後才開始有人推薦一些在微博上有名氣的畫手。
檸檬今天更新視頻了嗎:沒有。
果子我是果子:更視頻更視頻更視頻。
人間尤物:你不是做美妝的嗎?怎麼跑去找畫手了?
魂淡的淡:@觸手言今,必須強推我女王啊。
名字要很長老公才看得到我:女神看這裡!給你推薦一下我男神!!!@陶Collin。
其中ID為“名字要很長老公才看得到我”的那條評論被贊上熱門。
她點進那兩個畫家的微博去看,“觸手言今”畫的是少女漫畫,好像還蠻紅的,已經有一百多萬的粉絲了,出版過兩部漫畫。寧朦在她的個人信息裡看到約稿郵箱,就先發了一份過去。
另一個叫“陶Collin”的畫手粉絲有兩百多萬,這人的簡介也只是短短幾個字:畫畫的。沒有認證,沒有別的信息,更別提任何聯繫方式。
她只能先嘗試給他發了一條私信。
寧朦又給其他畫手發了一圈私信,然後把剛才錄的視頻簡單剪了一下發了出去,也沒寫文案,只帶了個“五分鐘解救宿醉妝容”的話題。
沒想到還沒到中午,這條微博就有近萬條轉發了,連帶著這個話題都上了熱搜。
甯朦原本沒想那麼多,只是太久沒發視頻了,恰好今天有一個機會,就錄了。她其實發視頻之前還有點猶豫,因為妝前狀態真的太差了,她擔心這種素顏影響她美妝博主的形象。
沒想到卻是火了一把。
她的這個視頻實用性強,妝前妝後也確實反差巨大,所以才抓人眼球。
寧朦眨眼間就漲了十幾萬的粉絲。
當天晚上觸手言今就回復了她,給她留了一個QQ號碼,另外一個陶Collin毫無音訊,寧朦點進去看,發現他還沒看私信,但是卻在她的那條評論下回復了@他的粉絲。
陶Collin:回復@名字要很長老公才看得到我:?
寧朦今天真是長知識了,一個問號就能有五百多個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