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6
人民幣定價:68元
定  價:NT$408元
優惠價: 73298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1700萬訂閱  110萬收藏  141萬讚賞  11萬評論
新銳科幻作家、萌系腦洞小能手墨泠代表作品

張揚自信的行動派女王VS意識闖入虛擬世界的反派BOSS
新鮮值升級、歡脫值升級、甜蜜值升級……
第二部精彩繼續……

系統:“宿主,天上那東西是什麼?”
時笙:“宇宙飛船。”
系統:“……這是修真位面,哪裡來的宇宙飛船?!”
系統:“宿主,你手上拿的什麼?”
時笙:“軒轅劍。”
系統:“這是科技位面,哪裡來的上古神器?!等等……宿主,你在幹什麼?”
時笙:“拆CP。”
系統:“……”我的宿主厲害上天,徒手拆CP!

墨泠
新銳科幻類人氣作家,萌系腦洞小能手。
其想像力豐富,情感細膩,寫作風格幽默歡脫,書寫的故事深受讀者喜愛。
代表作品:《時笙》。

啊啊啊啊啊,終於等來第二部了!又有好故事可以看了。
這部書是我最喜歡的快穿類小說,我喜歡時笙的瀟灑,喜歡時笙的獨立,也喜歡時笙的一往情深!當然,鳳辭值得!
另外,作者大大的文筆非常好,講故事太生動了,好像書中的人物都站在我面前一樣!
我會一如既往支持下去的!
                                  ——我的大BOSS

上冊
第一章   上神威武(上)
第二章   上神威武(下)
第三章   薔薇花嫁(上)
第四章   薔薇花嫁(中)
第五章   薔薇花嫁(下)
第六章   妻主難當(上)
第七章   妻主難當(中)
第八章   妻主難當(下)
第九章   青梅遇酒(上)
第十章   青梅遇酒(中)
第十一章 青梅遇酒(下)

下冊
第十二章    魔教日常(上)
第十三章    魔教日常(中)
第十四章    魔教日常(下)
第十五章    秦時初歌(上)
第十六章    秦時初歌(中)
第十七章    秦時初歌(下)
第十八章    正經宮鬥(上)
第十九章    正經宮鬥(下)
第二十章    頭條影后(上)
第二十一章  頭條影后(中)
第二十二章  頭條影后(下)

在那個位面,時笙活了很長時間,就在她以為還能繼續活著的時候,西隱猝不及防地死了。她和西隱結有血契,西隱死了,她自然也活不了。
回到系統空間,時笙掏出鐵劍,氣勢洶洶往屏幕那裡去。
【宿主宿主,你冷靜!】系統冰冷的電子音急促響起。
時笙一劍砍在屏幕上,哢嚓一聲,屏幕如蜘蛛網一般碎開,但是屏幕依舊堅強地亮著。
【宿主冷靜!】
主人你快來,宿主瘋了。
我冷靜個屁!
“你說,西隱怎麼死的?”他身體一切正常,突然有一天就不行了。
【宿主,在一個位面停留過久,對你不好。】
“放屁,以前在修真位面的時候,你怎麼沒讓我去死啊?”她就知道是這破系統在搞鬼。
時笙手中的鐵劍再次砍在屏幕上。
【宿主,請不要損壞公物。】
“我還就破壞了,你能怎麼我。”時笙劈裡啪啦就把屏幕砍成幾塊。
不能怎麼,但她能變新的。時笙面前的碎屏幕驀地消失,然後出現一面嶄新的屏幕。時笙的眸子一眯,臉上的怒氣突然就消失了。
宿主這表情不對啊!算了,還是趕緊送走她,本系統完全不想面對這麼可怕的宿主。
屏幕上刷出時笙的資料——

姓名:時笙
人品值:-146500
生命值:30
積分:21000
任務等級:B
任務評分:90
隱藏任務:完成
隱藏任務獎勵:積分2000
道具欄:“女王的皇冠”“鬼王之心”

人品值真是越來越沒下限了。
她好歹也開創了一個新紀元,難道不應該給她點獎勵嗎?
【你破壞了一個位面的發展。】
“我那是讓他們提前進化。”
強詞奪理!宿主的病情又嚴重了,無藥可治那種。
【是否進入下個位面?】
【傳送開始——】
“你等會兒,我還有話和你說。”
然而,時笙面前一黑,整個人消失在系統空間中。

“大人,將段公子留下怕是不好,他現在可是甯王的側君。”
時笙望著面前英氣十足的女子,眨巴下眼,再眨巴下眼。
“大人?您眼睛不舒服嗎?”女子立即緊張起來,“剛才您淋了雨,是不是眼睛進東西了,屬下去叫大夫來給您看看。”說著,女子就往外面走。
時笙張了張嘴,想著能乘機接收劇情,便沒有叫她。
這是一篇女尊穿越文。
女主角叫姜芷,穿越前就是一個小白領,為幾毛錢能摳上半天的那種。然後她就穿越了,穿越成女尊國的草包王爺。
女主角在現代為了吃穿而愁,到了這裡,吃穿不愁,還有美男環繞。於是,女主角只想當個米蟲,坐吃等死那種。其間各路美男皆為其傾倒,女主角感覺每個她都愛,不知道該選誰。女尊文嘛,最後女主角發揮博愛的胸襟,左擁右抱,成為人生贏家。
原主君離憂,芳齡二十有三,是年輕有為的女相,權高位重後臺硬。想要爬上她床的人數不勝數,然而原主對誰都看不上眼,又是個不愛解釋的人,不知怎麼,後來就傳出原主暴虐成性的謠言,世家公子皆對她避諱再三。
原主有一個未婚夫段清雲,是家裡從小就給訂下的,本來在段清雲束髮之後,就會進君離憂的門,但是君離憂的母親在段清雲束髮那年去世。一般守孝只需要三個月,君離憂對母親很尊重,所以為母親守孝三年。
這三年她也沒解釋什麼,只對段家許過諾,三年後必娶段清雲進門。外面的人卻以為君離憂不想娶段清雲。
段清雲在十八歲那年,還沒被妻主娶進門,在這個圈子裡成了一個笑柄。段清雲並不知道君離憂曾對段家許諾,心底有些怨氣。
君離憂本來打算守孝結束後,就將段清雲風風光光娶進門,她也不打算娶侍君,以後君家只有段清雲一個主君,就在離守孝結束還有一個月的時候,君離憂發現段清雲和女主角走得很近。最後,女主角更是找上門,讓她取消和段清雲的婚約,還說什麼不想娶他,就不要耽擱他。
原主自然不願意,她什麼時候不願意娶段清雲了?
就算她心底對段清雲的感情稱不上愛情,可也稱得上責任。女主角卻胡攪蠻纏,跟她說什麼戀愛自由。原主沒有當場發作,送走女主角後,約見了段清雲,想問問他什麼意思。
女主角不知道從哪兒得來消息,急匆匆趕到。
當時,段清雲不小心打翻了滾燙的茶水,原主出於責任心,上去查看。女主角趕到的時候,正好看到原主抓著段清雲的手,以為原主要對段清雲做什麼,女主角當即和原主對上。
四周的人很多,原主是有理說不清,她又是個不愛解釋的人,最後氣得拂袖而去。
漸漸地,圈子裡的流言從她暴虐成性變成不負責任、欺負人云云。原主的名聲可謂跌到冰點。
女主角仗著她草包的頭銜,三番五次找上門胡攪蠻纏,讓她和段清雲解除婚約,最後更是鬧到女皇那裡。
女皇本來就有些忌憚君家,段家又掌握著軍政大權,此時有機會拆散這兩家,她還是很樂意的,於是下旨解除婚約。
原主曾問過段清雲,是不是真的要和她解除婚約,如果不願意,她可以讓女皇收回聖旨。但是,段清雲說他要和她解除婚約。
原主沒多做什麼,順從女皇的旨意,解除婚約。結果就是,原主又背上一些黑鍋。
女主角將段清雲娶回去,一開始挺寵段清雲,可是時間一長,女主角身邊的男人越來越多,段清雲容貌只算中上,他在女主角那裡自然就不怎麼受寵了。
原主再次遇見段清雲,段清雲整個人瘦得不像樣子,神情也是恍恍惚惚的,好歹二人曾經也算有婚約,原主便跟上去問了幾句。
原來是女主角的一個男人中了毒,段清雲被指是下毒之人,事發後女主角還不相信他,如果不是遇見原主,段清雲當時是想去尋死的。
她本想將他送回女主角府上,但是段清雲死活不願意,也不願意回段家。
原主只好帶著段清雲回府,讓人小心伺候他,派人去請女主角來領人。
看著依舊沒有任何侍君的原主,段清雲不免後悔。
他是不久前才從自家父君那裡知道的,當初他如果多等一個月,她就會娶自己了。
女主角身邊的男人太多,他根本爭不過,於是,段清雲想回到原主身邊。他趁原主生病,爬上原主的床。原主責任心很重,自己幹的渾事,自己要承擔責任。於是,在女主角找上門的時候,原主強硬地和女主角對上了。
女主角私底下找段清雲,表示自己已經查清那件事不是段清雲的錯,對於自己的疏忽,她很抱歉。段清雲大概喜歡的還是女主角,所以女主角這麼一哄,段清雲半推半就,又被女主角哄了回去。
可是,段清雲和原主不清不楚的,女主角接他回去後,根本就沒再寵倖他。段清雲又開始想念在君家的日子。原主又不是傻子,從段清雲選擇跟女主角走的時候,就沒打算再管段清雲。
有句話說得好,小人難防。段清雲幾次聯繫不上原主,竟然告訴女主角原主曾強要他。女主角對自己的男人還是很在意的,就算不怎麼喜歡了,那人也是她的。所以,女主角開始針對原主,原主反抗,在外人看來,就是她在針對女主角,直到原主被整得身敗名裂、滿門抄斬。而外面的人都覺得原主是罪有應得。
原主死得挺無辜。她不甘心,想要重活一世,活得風光,保家宅安寧,榮寵不衰。當然最重要的,是讓段清雲得到報應。她自認除了耽擱他的那幾年時光,沒有任何對不起他的地方,他憑什麼聯合姜芷這麼對她?
時笙扶著額頭歎氣。這個段清雲十足惡毒!
然而,段清雲的結局還不錯,女主角竟然沒有追究他被別人睡過的事。
時笙一直覺得自己三觀不正,可是看到這種劇情,她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三觀不正。
“大人,大夫來了。”
時笙抬頭就看到剛才的女子帶著一個背著箱子的女人進來。
“見過丞相。”
這個女子叫戴月,另外一名女子叫映月,這兩人貼身伺候原主,是原主的心腹。
“大人?”怎麼大人一直發呆?眼睛沒事了嗎?
時笙回神,看向那個大夫,想到之後這身體要生病,被段清雲鑽空子,不免咳嗽一聲,說自己眼睛沒事,但是得讓大夫順便給她診治一番。
“大人無大礙,可能受了點寒氣,一會兒草民開幾服驅寒的藥,大人服下就無事。”
戴月鬆口氣:“麻煩大夫了。”
“不麻煩,不麻煩。”大夫有些惶恐地回答,然後被戴月送了出去。
“戴月,等雨停了,就把段清雲送回去。”時笙站在門口,對著往回走的戴月吩咐。
段清雲這個禍害,她還是把他送給女主角吧。
戴月一喜:“是。”
她不喜歡那個段清雲,大人這麼多年都沒娶侍君,為的就是娶他過門。他倒好,不知怎麼和甯王勾搭上了,還讓大人在世人面前丟那麼大的臉。
大人這次突然把他帶回來,她和映月還擔心得很,生怕大人做出什麼不合時宜的事。
段清雲大概沒想到自己會被這麼送回去,有些不甘心,吵著要見時笙。他好歹是甯王的側君,丞相府的人不敢對他動粗,只能去請時笙。
時笙此時有些頭疼,是真頭疼,聽到下人來稟報,一下就炸了:“見什麼見,他不走就揍他。”
下人嚇得一個哆嗦,按照時笙吩咐的,將段清雲趕了出去。
在丞相府外面,段清雲可不敢鬧,他也清楚自己現在是什麼身份,只是心底不免對時笙有些怨言,明明是她把自己帶回來的,怎麼就這麼無情地轟他走?

女尊世界,除了男女地位顛倒外,其他的也沒什麼區別。
時笙作為丞相,每天都要去早朝,真是起得比雞早。不過,她去上朝自然就得和女主角見面。
女主角雖然頂著一個草包王爺的頭銜,但是在女主角的努力下,已經快要擺脫這個頭銜,而且討得了女皇歡心。
女皇對女主角也多了幾分重用,最近都允許女主角上朝聽政。這可是皇太女才有的待遇。
時笙作為丞相,和女主角一左一右佔據著領頭位子。
“皇太女這幾天被女皇罰抄經書,你們知道怎麼回事嗎?”
“不知道啊。”
女皇還沒到,一些官僚開始八卦。
“我聽說是皇太女在外面調戲一個男人。”
“皇太女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怎麼還在外面惹是生非?”
“丞相知道怎麼回事嗎?”離時笙最近的一個女官小聲地問她。
“不知道。”時笙端著丞相架子,一臉高冷。
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啊!
皇太女最近看女主角得寵,那肯定看不順眼,看不順眼就得找麻煩,找麻煩的結果就是皇太女被罰抄經書。
各路配角用生命證明一個硬道理,千萬不要和女主角作對。
姜芷朝時笙這邊看了一眼,目光有些複雜。
時笙毫不客氣地瞪回去。看什麼看!沒見過我這樣天生麗質的人嗎?
原主能如此年輕就坐到這個位子,除了自身的實力外,還有君家這個後臺。君家已經連續三代蟬聯丞相一職,積累起來的人脈和財力都是讓女皇忌憚的,所以時笙根本不怕女主角,就算是女皇,也不敢對她怎麼樣。
不過,這女主角長得還真是嬌弱。在女尊世界,女子多多少少看上去都比較英氣,畢竟男人的活兒在這裡是女人做,長得太嬌弱單薄,看上去多沒有安全感。
姜芷被時笙瞪得一愣。自己還沒找她,她還好意思瞪自己。
姜芷正要說話,一聲高喊打斷了她。
“女皇陛下到——”
四周的交談聲頓時消失,眾人紛紛垂下頭。
女皇上了些年紀,鬢角有白髮,面容嚴肅,不怒自威,非要讓時笙來形容,就是那種刻板的老師形象。
上朝是件無聊枯燥的事,時笙全程都在神游,最後女皇點名,她才堪堪拉回如脫韁野馬的思緒。
“微臣近日身體不適,不宜操勞。”時笙有模有樣地回答,然而語氣擺明在敷衍。
女皇:“……”剛才她這位丞相就有些不在狀態,現在竟然還用這種藉口敷衍她。丞相是要幹什麼?造反嗎?
雖然知道對方是在敷衍,女皇卻還是順著她的話:“愛卿為國事操勞,可不要累壞身子,要好生休養。”
時笙扯著嘴角,笑得毫無誠意,道:“謝陛下關心。”
“家中也沒一個體己人兒,不如朕賜幾個美人給愛卿,愛卿身體不適,他們也好照顧愛卿。”
時笙:“……”照顧是假,監視是真吧?
這已經不是女皇第一次想給原主塞人,以前原主都是找各種藉口拒絕,時笙眸子轉了轉:“謝陛下隆恩。”
女皇看時笙的眼神已經跟看外星人一樣了,自家丞相不會被人給調包了吧?上朝走神,辦事推託,現在連送她人都接下。不行,她得好好查查。
其他人表情也有些古怪,心中開始打著小算盤。
“既然丞相身體不適,那這件事就交給甯王去辦吧。”
姜芷皺眉,剛才女皇說的是不久後的天祭,目的是祈福秋收,佑百姓溫飽。
當然作為一個現代人,她是不相信這些的。
古代糧食產量低,而且種類太少,更別說普通百姓沒有田產,冬天一到,餓死的人一打一打的。
姜芷很想給這些人科普一下什麼叫科學種糧,但她現在剛剛得到女皇的信任,這個念頭很快就被她壓了下去。
“是,兒臣定不負母皇重托。”
後面的內容無外乎是些雞毛蒜皮的事,時笙聽得昏昏欲睡,好無聊啊!以後還是都裝病好了。
下朝之後,時笙慢騰騰地往外面走,姜芷故意慢了幾步,和時笙並肩而走。
“君相,不知可否邀你一敘?”
時笙連個停頓都沒有,很不客氣地拒絕:“不能。”
姜芷目光沉了沉:“君相,是關於清雲的。”
她故意咬重“清雲”兩個字。
時笙偏頭,嘴角微微上揚,牽扯出一抹譏諷的笑意:“那是你的側君,與我有什麼關係?”
“前幾日,清雲去過你府中。”
“是嗎,我怎麼不知道?”時笙開始睜眼說瞎話。
姜芷:“……”
姜芷臉色極快地變換幾下,最後沉著臉:“君離憂,清雲如今是本王側君,你作為丞相,應當知道避嫌,以後莫要纏著清雲。”
時笙頓住身形,轉身和姜芷面對面,語調微揚:“你怎麼不說是他來纏著我呢?”
“清雲怎麼會纏著你?”姜芷立即反駁,“他根本就不喜歡你,強扭的瓜不甜,君相若是真的喜歡他,就應該為他的名聲著想。”
時笙看著姜芷沒說話。她的眸子黑沉如墨,平靜不起波瀾。與她的目光對上的時候,你會有種被扒光衣服站在她面前的錯覺。
她看著對面的女子,動了動唇,道:“你從哪裡看出我喜歡段清雲的?”
原主從未說過自己喜歡段清雲。她做事,都是建立在自己的責任之上。因為原主覺得,耽擱段清雲這麼多年,是自己的錯,她該為他負責,僅此而已。
姜芷被問得啞口無言。她仔細回想一番,好像這個女人真的沒有說過喜歡段清雲。但是她之前做的那些事,不是喜歡是什麼?
等姜芷回神,面前早已沒了時笙的身影。姜芷嘀咕:“喜歡就是喜歡,有什麼好遮掩的,古人就是矯情。”她來自開放的年代,骨子裡有一種優越感,所以很是看不上時笙這種掩飾的行為。
是的,在姜芷眼中,時笙就是在掩飾。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