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85元
定  價:NT$510元
優惠價: 73372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女裝時她絕美妖嬈、飄逸靈動;男裝時霸氣妖孽,捉摸不定。
如此雌雄莫辯、灑脫不羈,這就是鳳九!
看她一路披荊斬棘,歷經險難,終究完美蛻變!
閱文集團實力作家鳳炅成名之作,
連載期間1億次點擊,5000萬收藏,口碑爆棚。
讓千萬讀者欲罷不能,百看不膩。

她是星雲學院不起眼的學子,她亦是世家貴族求而不得見的神秘鬼醫。
他是軒轅帝國的未來國主,他亦是命中註定的天煞帝星。
鳳家傾毀,皇朝覆滅。她承受生離死別,家破人亡之苦。
她失去所有,但有他攜手與共,她勢必從頭再來。

面對外力阻撓。
她說:“我相信,只要我足夠強大,沒人敢,也沒人能阻止我們在一起。”
他說:“本君的女人,本君認可即可,何需旁人來認可?”

◎雌雄莫辨、灑脫不羈的天醫鳳九vs霸氣醋王、寵妻無度的帝君軒轅墨澤
◎世間美人萬千,本君只為你一人傾心,江山如畫的美景,也不敵你唇間淺笑盈盈,鳳九,我此生所求,惟你而已!——軒轅墨澤

閱文集團人氣作家,祖籍潮汕揭陽,現居依山臨海的鵬城。其作品文風自成一格,擅於抓住人物形態描寫,筆下人物形象分明,情節出其不意,扣人心弦。代表作《至尊女醫》。
非常喜歡鳳九,特別是她的性格,堅持不懈的精神,是值得我們學習的。也羡慕她和軒轅墨澤的愛情,軒轅墨澤對鳳九不離不棄,不管在什麼時候,對鳳九都是最好的,他吃醋的樣子也超級具有反差萌。
――R.mi

很喜歡陌塵,不知道是要為他難過,還是該為他開心,難過他可能要消失了,開心的是他可以為鳳九付出生命,以生命的代價狠狠刻在了鳳九心中,讓鳳九認出了他到底是誰。這本書我一直追到尾,就像陌塵陪伴鳳九一樣。
――腿腿
這本書跟之前看的書都不一樣,情節設置很新穎,不像以前看到的,很多情節都能猜到,喜歡這種猜不到結局的書。大愛作者鳳炅!
――OUTSIDERS
上冊
第一章 不曾想過 1
第二章 修復金丹 25
第三章 完顏千華 50
第四章 子夜新生 74
第五章 身份曝光 98
第六章 學院大比拼 122
第七章 震驚學院 145
第八章 直接拐走 170
第九章 贈混天綾 195
第十章 得罪了誰 221
中冊
第十一章 原來是鬼醫 243
第十二章 帶走駱飛 267
第十三章 進八大帝國 290
第十四章 再見軒轅墨澤 315
第十五章 並不好惹 340
第十六章 本君的人 366
第十七章 墨澤震怒 390
第十八章 鬼醫離開 414
第十九章 上丹陽宗 439
第二十章 終於相認 463
下冊
第二十一章 枉為人師 489
第二十二章 定不饒你 512
第二十三章 皇朝覆滅 535
第二十四章 金蟬脫殼 559
第二十五章 實力飛躍 583
第二十六章 鳳星再現 606
第二十七章 太過礙眼 631
第二十八章 前往上游 654
第二十九章 不知下落 678
第三十章 暗夜聖殿滅 702
第一章
不曾想過

院落中,陌塵望著遠處的天空,眼底劃過一抹複雜。
毫無疑問,他知道自己要找的那個人就是她。
他只是沒想到,自己早就遇到了她,更沒想到會是她。
“是她?你要找的人是她嗎?”院長和副院長走了進來,看著負手而立的人,開口詢問道。
其實兩人心中已經知道,他要找的那個人應該就是鳳九了。
放眼整個學院,也只有她是如此不凡,也只有她能讓不將一切放在眼裡的陌塵公子動了殺意,雙手沾染血腥。
陌塵看向兩人,良久後,只是道:“待她的傷好,我得回去一趟。”
聽到這話,院長和副院長一怔。微頓了下,院長道:“那代我向你師尊問聲好。”
“嗯。”陌塵應了一聲,眼中帶著沉思。
至於另一邊,鳳九回到丹峰洞府包紮好身上的傷後,躺下沒多久就注意到少了老白和吞雲。
“老白和吞雲怎麼沒在?哥,你等會兒幫我找找,可別是它們趁著我不在,跑去藥峰搗亂了。”她說了一聲後,便因身上的傷以及疲憊睡了過去。
關習凜應了一聲,讓葉菁照看著她,這才出去在附近找一找老白和吞雲兩獸。足足找了一天,關習凜才在離學院不遠的林中,找到誤闖陣法被困在裡面的老白和吞雲,並將它們帶了回去。
調養了一段時間,鳳九見傷恢復得差不多了,便出了洞府,拋出七彩琉璃羽,輕躍坐到上面,往院長和副院長所在的主峰而去。
鳳九一襲青衣坐在七彩琉璃羽上,雙腿自然地垂在半空,輕飄飄地往主峰而去。學院之中,那些注意到天空中那抹身影的學子,有的神色複雜,有的心下疑惑。
幾天前的那一幕,在學院的學子當中造成的震撼不小,畢竟他們還沒見過傾盡整個學院的戰鬥力,聚集了金丹以上的導師們,去救一名學子的。
因疑惑,他們也試著打聽,卻只是知道,鳳九,九等國人,其他的信息就是他們的家族想要查,一時半會兒也查不到更多。
但因那一幕,他們心下隱隱知道,這個鳳九來歷不簡單。
在靈院某一處的聶騰,遠遠地看到那坐著七彩琉璃羽從天空飛過,往主峰而去的身影時,目光一直追隨著,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中―看來她的傷應該已經好了。
來到主峰,見除了院長和副院長之外,那陌塵公子也在,鳳九微微一笑:“院長,副院長,陌塵公子,今天我是過來道謝的,還想請副院長陪同去看望一下受傷的導師們。”
“鳳九,你的傷好了?怎麼不多休息兩天就下床走動?”副院長見她來了,忙示意她坐下。
“嗯,身上的傷恢復得差不多了。”她也不客氣,就在他們坐著的石桌邊坐下。
見陌塵從她進來就盯著她看,她不由得一笑,打趣道:“陌塵公子,別對我太感興趣,我已經名花有主了。”
陌塵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移開目光,端起茶水抿了一口,也不言語。
院長和副院長見此,不由得相視一眼。院長笑道:“鳳九,導師們有藥峰和丹院的幾位導師照顧調養,現在身體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只有幾個傷得較重的還下不了床,你要是想去看,就讓副院長與你前去。”
“好。”她站了起來,看向副院長,“那就麻煩副院長了。”
“呵呵,不麻煩,不麻煩。”副院長笑著說道,站了起來,與她一道往外走去。
待他們離去,院長才看向陌塵:“你肯定就是她了嗎?用不用將她帶回去見你師尊?不過依鳳九的性子,你要帶她去見你師尊的話,估計有點難度。”
陌塵搖了搖頭:“不用,我親自走一趟回稟師尊就行,她不用去。”
“還需回來嗎?”
外面那抹身影已經不見,陌塵緩聲道:“自然得回來。”
在副院長的帶領下,鳳九探望了那些受傷的導師,一一向他們道謝,多謝他們不懼危險前去相救。在她準備離開時,卻見盧導在呂導的攙扶下走了過來。
“鳳九。”盧導有些不好意思地喚道。
“盧導,身體可好些了?”她微笑著問道,見他氣色不錯,就知恢復得不錯。
“好多了。我是聽說你過來了,特意讓老呂扶我過來謝謝你,我那天還那樣大聲罵你,你卻不計前嫌救我,我真的……”他有些激動,又有些羞愧。
“你是因為身體不好脾氣才不好的,這個可以理解。”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得謝謝你。聽說你出了事,我也沒能去看你,真是不好意思。”
“只是小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她笑著道,又交代了他多注意調養,聊了一會兒,才與副院長一同離開。
到了外面,她別過副院長,自行離去。
對於學院導師等人的援助,她放心上了,這人情日後定有機會還的。至於黑市那邊,她想了想,只有三人,她倒是可以直接給他們送上三瓶藥劑。
一下子拿出幾十瓶藥劑來不太可取,而且勢必會引起轟動,但對黑市那邊,三瓶她還是拿得出的。
回到洞府,她在空間裡找了下,翻出三瓶藥劑來。
傍晚時分,關習凜過來看她,還給她提了一籃子果子。
“小九,小九你看我給你帶什麼來了?”他笑著提著籃子在石桌邊坐下,沖著洞府裡喊道。
鳳九走了出來,看到他笑道:“哥,我還想著讓老白過去找你呢,你就過來了。”
“哦?找我有事嗎?”他詫異地看向她,同時遞過去一個果子,“洗過的了,吃吧。”
“是這樣的,黑市會長他們那天幫了我,我想給他們送點謝禮,想讓你幫我走一趟。”
“行,沒問題,不過你得將院長的手令給我,要不然我出不了院門。”他說著,又問,“你想給他們送什麼?”
鳳九微微一笑:“送禮,自然得送他們最需要的。”
她取出三瓶藥劑以及治療內傷的藥跟他交代了一下,同時將手令給他,讓他明早去送。
關習凜記下後,將東西收起,在她這裡坐了一會兒才離去。
次日清晨,他便拿著手令出了學院,往城東的黑市而去。
而在黑市中,這幾天很多人卻在私底下議論著,因為自那天會長和長老以及那名金丹修士受傷回來後,鬼醫也沒讓人來傳句話道聲謝什麼的,這讓他們心下慶倖當時沒跟著去的同時,又有些幸災樂禍。
“好在那天我們沒去,你看,會長和龔長老他們調養了幾天臉色還是蒼白的,我早上還見龔長老邊咳嗽邊捂著胸口呢。”
“龔長老可是元嬰二階的修士,連他都傷成這樣,可見救人這事是吃力不討好的。”
“就是,會長和龔長老還好,小劉可就慘了,到現在還躺在床上,聽說內傷不輕,一扯動都是疼的,調養了三天還下不了床。”
“他那人就是傻,會長一叫就去,沒見大夥都沒去嗎?龔長老去倒是正常,畢竟他是會長的族叔,會長都去了,他不去能行嗎?你說小劉他一個金丹初階的跟著湊什麼熱鬧,不是自找麻煩嗎?”
幾人正說著,黑市的另一名元嬰長老聽見走了過來:“都湊在這裡說什麼呢?都不用做事嗎?”
看到那名元嬰長老,眾人不由得低下頭去,正要離去,就見黑市的管事急急地跑了進來,往會長的院子而去。
“那管事不在黑市前面,怎麼跑裡面來了?”
“看他神色匆忙,不知有什麼事。”
“我去打聽一下。”一名修士說著,先一步離開。
不多時,先前進去的管事快步走了出來,又去了前面,這一次領著關習凜就去了大廳,而會長和龔長老也在這時來到大廳。
那名去打聽的修士快步回來,對眾人道:“好像說是鬼醫派來的,說是來道謝的,正在大廳裡呢,會長和龔長老都去了,據說這個男子還是鬼醫的結義兄長。”
聽到這話,眾人神色各異。那名元嬰長老此時也待不住了,不由得邁步往大廳而去。身後的眾人見狀,也跟了過去。
大廳裡,會長讓人上了茶點,笑著對關習凜道:“不知鬼醫現在傷勢如何,可有好些?”
“她的傷恢復得很好,前兩天就能下地走動了,因記掛著三位那天的相助,今天精神剛好一些便讓我過來一趟。對了,那一位呢?”關習凜看著兩人,詢問那名金丹修士的情況,“莫非他傷得很重?”
會長正要說話,就見外面的眾人在那名元嬰長老的帶領下走了進來,會長笑了笑,對眾人道:“這位是關習凜關公子。”他又對關習凜道,“這位是我們黑市的另一位元嬰長老,姓李。”
聞言,關習凜站了起來,拱手對那名元嬰長老行了一禮:“幸會。”
“呵呵,關公子請坐。”那名元嬰長老示意著,也在一旁坐下,目光則暗自打量著關習凜,猜測著他代鬼醫來道謝會帶來什麼樣的謝禮。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