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巴黎陷落:圍城與公社1870-1871(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106元
定  價:NT$636元
優惠價: 75477
可得紅利積點:14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1870年,普法戰爭爆發,法皇拿破崙三世在色當迅速戰敗被俘,然而帝國的崩潰並未結束戰爭,新成立的國防政府仍在巴黎堅守。巴黎民眾飽受炮擊和饑餓的痛苦,而法軍的突圍和解圍行動都遭受了慘痛的失敗。國防政府最終選擇向普魯士屈辱求和,憤怒和失望引發了震驚世界的公社起義。

作者在本書中使用了大量未曾公開的一手材料,描繪了這戲劇性的10個月中的高潮時刻。他那震撼人心的高超筆法和書中無數當事人留下的直接記錄,使得那段遠去的歷史變得再度鮮活。


關於普法戰爭和巴黎公社的經典作品

立足於無數親歷者留下的一手記述

從普通人的視角看巴黎圍城的殘酷


序? ? I

前? 言? ? VIII

第一部分? 圍? 城

第 1章? 地球上最大的展覽? ? 3

第 2章? 衰落中的帝國? ? 18

第 3章? 災難的六周? ? 44

第 4章? 巴黎備戰? ? 79

第 5章? 封? 鎖? ? 97

第 6章? 左翼的麻煩? ? 113

第 7章? 三重災難? ? 134

第 8章? 凡爾納的風範? ? 159

第 9 章? “計畫”? ? 178

第 10章? 大出擊? ? 193

第 11章? 內部的外來者? ? 212

第 12章? 饑? 餓? ? 230

第 13章? 山的另一邊? ? 254

第 14章? 轟擊下的巴黎? ? 274

第 15章? 斷裂點? ? 295

第二部分? 公? 社

第 16章? 不安的間歇? ? 325

第 17章? 蒙馬特爾的大炮? ? 349

第 18章? 公社奪權? ? 364

第 19章? 紅色幽靈? ? 380

第 20章? 梯也爾先生宣戰? ? 398

第 21章? 再度被圍? ? 412

第 22章? 雅各賓派的回歸? ? 427

第 23 章? “共和七十九年花月”? ? 449

第 24 章? “五月流血周”(一)? ? 473

第 25 章? “五月流血周”(二)? ? 491

第 26 章? “讓我們不再殺戮”? ? 513

第 27章? 餘? 波? ? 540

注? 釋? ? 559

出版後記? ? 568


4. 巴黎備戰

當巴黎仍處於歡樂氛圍之中,仍在清除第二帝國的最後遺跡,並按照由來已久的大陸式做法更改街道名稱——所以,紀念路易-波拿巴當選總統的日子的12月10日路(Rue du 10 Décembre),也變成了紀念最近的革命的9月4日路(Rue du 4 Septembre)——時,新政府則開始著手調查它的家底。鑒於有25萬人以各種方式被困在色當和梅斯,路易-拿破崙在6周前帶上戰場的軍隊已經剩不了多少人了。幸運的是,維努瓦(Vinoy)將軍新近組建的第十三軍行動太過緩慢,因而未能及時抵達色當,在那時,它成為法國事實上擁有的最後一支主力部隊。渾身泥汙、疲乏不堪、精神渙散,這支部隊在折返巴黎之際讓一位美國觀察者想起了“從遇難船隻漂上海灘的人”。一對英國夫婦在寫給女兒的信中提到“這裡的任何事情似乎都沒有人在指揮,士兵拖著疲倦的身軀抵達,他們精疲力竭,對這些人來說,能夠找到的最佳房間就是大軍團街(Avenue de la Grande Armeé)那潮濕泥土上的床了,甚至連可以把疲乏的肢體放上去休整的乾草也沒有……”維努瓦軍還有一部分人分散到露營地點去,那裡曾在1867年舉辦過世界博覽會,不過這已經是遙遠的記憶了。實際上,第十三軍中只有兩個不錯的正規團,亦即第35團和第42團,它們是從羅馬召回的部隊,原先在那裡充當教宗的衛隊。

從色當和其他各地逃出的其他各式部隊約有1萬人,這讓軍隊總數略高於6萬人。此外有大約1.3萬名訓練有素的海軍老兵,其中包括配備了武器的海軍陸戰隊和炮手,有人頗有遠見地命令他們前往巴黎,還有由憲兵、海關人員、消防員乃至護林員組成的少數訓練優良的部隊。接下來是兵力超過10萬人的國民別動軍或稱“別動兵”,他們是來自外省的年輕地方部隊,但組織時間太晚,以至於只接受了最基本的訓練。別動兵裡有28個由布列塔尼人組成的營,其中許多人甚至不會說法語,而且遭到巴黎國民自衛軍裡的無產者的鄙夷(這種鄙夷是相互的),儘管事實將證明這些布列塔尼人會躋身於巴黎最可靠的保衛者之列。因此,當特羅胥以這種方式將部隊集中到首都後,他實際上就讓法國的其他地方暴露在敵人面前。

最後還有巴黎國民自衛軍。它在戰爭開始時僅有2.4萬名志願兵,然後擴張到9萬人左右,國防政府此時決定採用強制登記的做法擴充部隊。國民自衛軍的成員每天會領到1.50法郎的薪餉,而且獲準自行選舉軍官——這是討好貝爾維爾區極左翼分子的共和主義做法。令每個人都倍感震驚的是,國民自衛軍的登記工作表明巴黎的壯丁約有35萬人,而這一事實本身就暴露出法國戰爭動員的低效。用這一大群未受訓練的人員能夠做什麼呢?原定讓他們替代正規軍和別動軍在堡壘裡服役的計畫,只需要其中的一小部分人。而且,既然城裡那些桀驁不馴的人手頭已經有了步槍,此時又有誰能來控制他們呢?特羅胥和正規軍的將領們從一開始都懷疑國民自衛軍的軍事價值,特羅胥說:“我們有許多人,但沒有多少士兵。”然而,當時並沒有人能夠預見到這幾顆龍牙會長出何等可怕的收成。

巴黎的實際兵力和潛在兵力合起來超過50萬人,此外還有3000多門各種口徑的火炮輔助守城。其中一些是易於機動的野戰炮,還有一些安放在浮動炮臺和塞納河艦隊的炮艇(chaloupes)21上(它們原本是要用在萊茵河上的),不過,大約一半的重炮位於城市外圍的防禦工事裡,巴黎在圍城戰中倖存下來的主要希望就在於此。一座高達30英尺的環狀城牆圍繞著整座巴黎城,它可以分成93座由石質“幕牆”連接起來的棱堡。城牆前方有一條寬達10英尺的護城壕,後方則是一條旨在將人員輸送到土堤上的環狀鐵路。護城壕之外1到3英裡處還有一連串堅固的堡壘。堡壘共有16座之多,其中每一座都配備了50到70門重炮,而且都位於鄰近堡壘的火炮射程之內。從沃邦時代到馬奇諾(Maginot)防線,法軍在修築防禦工事這一點上無可匹敵,而且每一座巴黎堡壘都位於極好的制高點上。其中最強大的堡壘是瓦萊裡安山堡,它位於聖克盧以北,高踞在塞納河灣裡的龐大丘陵上。時至今日,儘管城牆已經消失,巴黎城也早已將堡壘線囊括在內,但它們依然提供了既迷人又不可預見的城市全景畫。22不幸的是,這些堡壘終究是根據梯也爾先生在1840年提出的要求修建的,到了1870年,它們已經在一定程度上過時了。雖然法軍在克裡米亞戰爭中學到了有關俯射火力的經驗,但他們並沒有把這應用到堡壘上,最糟糕的是,重炮的射程在最近30年中已經大約翻了一番。結果,其中有幾座堡壘竟然會遭到附近高地上的炮兵火力壓制,位於南面的沙蒂永(Chatillon)堡就是一個著名案例,實際上,炮兵甚至可以從這些高地轟擊部分城區。然後,正如偉大的中世紀堡壘修復者維奧萊勒迪克(Viollet-le-Duc)——他當時以校官身份效力於工兵部隊——所述,一個像法國這樣中央集權的國度在巴黎這樣的現代城市建立永備防禦工事,這本身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個不可思議的時代錯誤,法國退進了它的城堡主塔裡,將大部分國土都讓給了劫掠者。

然而,不管堡壘線存在多麼嚴重的弊病,它的周長畢竟有將近40英裡,這就意味著任何一支圍城軍隊都需要佔據大約50英裡長的嚴密封鎖線,哪怕是毛奇的這支龐大軍隊,這或許也意味著得把每一個士兵都投入其中。與此同時,為了彌補在8月損失的寶貴時間——他當時作為巴黎總督,種種努力都遭到了八裡橋伯爵的阻撓,特羅胥開始積極著手強化防禦設施。1.2萬名勞工受雇在防禦薄弱的地點開挖臨時土木工事並安放電發火地雷,地下墓窟被密封起來,塞納河上也建起了精心設計的河堰,森林裡的美麗樹木遭到了砍伐,木材將用於構築街壘或作為燃料,一位居住在聖克盧宮之外的英格蘭婦女貝茜·朗茲(Bessy Lowndes)注意到一門巨炮被安放在昔日屬於皇帝的公園裡。由於佔用土地帶來的法律紛爭和為改善射界而拆除巴黎郊區房屋時出現的個人悲劇,工程進度不可避免地延誤了。一個悲傷的故事發生在弗朗先生(M. Flan)身上,他是第二帝國時期的著名輕歌舞劇藝術家,當時已經帶著他那龐大的圖書館退隱到訥伊去了。到了這時,工兵們過來告訴他要在當天傍晚拆掉他的房屋,“可至少要花一個星期才能搬走我的圖書館”——“那你的圖書館可太不幸了!”當天晚上,這個可憐人在附近的一家旅館裡找了個房間,次日上午,有人發現他心碎而死。在工程取得進展之際,龔古爾遊覽了位於土堤後方的內環路,他注意到“國防事業的活潑生氣和宏偉動作”:

整條路上都在製作柴捆、堡籃和沙袋,塹壕裡則在挖掘火藥庫和石油庫。原先的海關營地路面上迴響著實心彈命中馬車的沉悶重擊聲。土堤上方,平民們正在進行炮術練習,土堤下方,國民自衛軍在練習槍法。沉默的工人團體在穿梭,別動兵的藍色、黑色和白色罩衫在穿梭。而在鐵路經過的某種長滿草的溝道裡,一閃而過的列車只有上層結構是明晰可見的,完全武裝起來的人們穿戴著紅色的軍褲、臂章、肩章和軍帽,這是由一些資產者臨時提供的。在這一切當中,到處都有無法控制的小小敞篷馬車在疾馳,它們展現出略帶迷戀的女性好奇心。

原因便在於,遊覽城防工事正在迅速取代驅車前往森林,成為時髦的巴黎人最喜愛的周日下午娛樂活動。

在巴黎的市中心,杜伊勒裡宮的馬廄和花園已經變成了一座龐大的停炮場,憑著冷峻的先見之明,人們在蒙馬特爾的荒地上修建了公共墓地,以便阻斷可能發生的傳染病流行狀況。由於有人發現每門重炮平均只有200發炮彈,精力旺盛的新任公共工程部長多裡安(Dorian)便命人將巴黎的工廠迅速改建為彈藥廠和鑄炮廠。盧浮宮裡的珍寶被裝車運往布列斯特(龔古爾曾看到一位痛哭流涕的工作人員將《美麗的女園丁》(La Belle Jardinière)裝進板條箱,“就像是站在死去的心上人面前,將她送進棺材釘牢一樣”),空空如也的畫廊成了另一座兵工廠。第二帝國時期蓬勃發展的高等妓女(cocottes)和這一行的其他人員都被逐出了林蔭道,趕到工廠裡去製作軍服。尚未完工的新歌劇院被改成了軍用倉庫,巴黎北站(Gare du Nord)成了開設磨坊的場所,大部分劇院(在色當戰敗後的舉國哀悼中業已關閉)成了醫院,像盧森堡宮、王宮、工業宮(Palais de l’Industrie)和大飯店(Grand Hôtel)這樣的大型建築物也發生了類似的轉變。證券交易所裡則住進了國民自衛軍的參謀軍官們。最為高大的建築物——包括凱旋門(Arc de Triomphe)在內——頂部還裝上了臂板信號站,後來許多這樣的信號站由耶穌會士接管了,這無疑是因為他們的秘密通信享有近乎傳奇的優良質量。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