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7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75179
2022/08/12-2022/08/31
盛夏書日|滿$888再享92折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放飛型小可愛與高冷鄰居的青春小躁動

 

風在輕輕吹,而心怦怦跳!

柏川:你是正數,我是負數,我們都是有理數,根本就是天生一對啊!

小春捲:學霸這是在告白?

 

——“原來教我在高考上逆襲就是你喜歡我的方式呀。”

 

 

小春捲是一個除了學習什麼都會的人,在鄉下野慣了的她,進了城發現學霸柏川是她的鄰居。

小春捲看柏川十分不順眼,處處與他作對。可無論她的行為多“惡劣”,柏川從來都不生氣。於是她下定決心,欺負人就挑老實人……

天有不測風雲,小春捲的爸爸讓她跟著柏川一起學習。在不情不願的在學習過程中,小春捲發現這個學霸才不是什麼“老實人”……

 

“餵,柏川,你是不是喜歡我呀?”

“你猜啊,我是不是因為喜歡你才讓你這樣肆無忌憚的‘欺負’。”

莫離:

 

長於南方,現居新疆,從事紀錄片行業。

已出版:《我是不是你的小可愛》《我所喜歡的她》《陸先生要寵你》《一夏星河》等長篇小說

暗戀是清晨與黃昏時的每一次相遇,是每一場巧合之下的觸碰,柏川的靠近讓小春捲收起了身上的刺,也讓他終於把心上人帶回了家。 ——季眠

目錄:

【第一章:您的人,正在路上】

【第二章:她有點兇,你躲著點走】

【第三章:學霸的鄰居,考了倒數第一 】

【第四章:我心有庭樹,一如你風致】

【第五章:欺負我的人,泥巴伺候】

【第六章:暗戀的本能】

【第七章:全世界只有你懂】

【第八章:打架打到別人地盤去了】

【第九章:我是你喜歡的那張臉嗎? 】

【第十章:學霸與校霸的強強聯手】

【第十一章:去熱愛世界吧】

【第十二章:親愛的爸爸】

【第十三章:你是最美好的遠方】

番外:以你之名

後記:他們擁有陽光

【第一章:您的人,正在路上】

 

01

魔都陸家嘴,CBD中心信息大廈。

柏川在電梯裡按下了數字96,等待的時候腦中想起一人,上揚的唇角無比寵溺。從洛杉磯飛回來的這十幾個小時,他一直在工作沒有休息,面容難掩疲憊,卻絲毫不影響他眸光的明朗。

電梯門打開就是公司前台,牆上鑲著XC的字母,底下有中文:向川投資。

前台的小姑娘看到柏川問了聲好,隨後又道:“總經理,您有一份快遞,給您放辦公室了。”從頭到尾只能看著老闆的鼻翼,不敢正視眼睛。

“好的,謝謝。”

前台的小姑娘波瀾不驚的點點頭,等柏川走出視線,她這才渾身鬆懈下來,拍拍胸脯給自己順氣。天吶,險些把自己給憋坏,說話沒打顫吧?

柏川往辦公室走去,幾個主管正從會議室出來,看到來人之後,後槽牙笑的毫不收斂。

“回來啦,柏總,您辦公室裡有一片鮮紅等著啊。”

有人劇透,就有人不爽:“人家自己不會看嗎,要你說。”

話語間,那幾人就跟在柏川身後,這群平均186CM身高的男人們引起了大家注目,行走的荷爾蒙散發的肆無忌憚,實在帥氣又迷人。沒持續半分鐘,待柏川進到辦公室,其中一個顏值稍低的主管就將門帶上了,隔開了這引人犯罪的風景。關門的時候還衝外面張望的職員們做了個wink,女員工們統一翻了個白眼。

“嘶,這幫小姑娘們,就知道看臉不看內涵!”

柏川的辦公桌上擺著超大一捧紅玫瑰和禮盒。他剛將外套脫下,身旁的“是非小分隊”就踴躍上前介紹:“這捧玫瑰我們已經替你數過了,總共108支,鑑於這108支代表的意思呢,來李總監回答一下。”

隱形的話筒交到李總監手上,柏川好整以暇的靠在桌旁,環胸看著這群人演戲。身旁的火紅色印的他的眉目格外耀眼,略帶些生人勿進的淡漠讓人更加沉迷。

“這108支啊,可不簡單,它的寓意是愛的約定,激情的追求,啊……好想把你緊緊撲倒,哦不,緊緊擁抱。”

李總監不停地衝柏川挑眉,怎麼樣,慾火焚身沒有?

柏川面無表情:“然後呢。”

“108支玫瑰啊,在跟你求愛啊!”

“哦,是嗎?”柏川這才看向那束紅色,他捏捏花瓣,指腹與柔軟相碰,擦出香氣的火花。玫瑰裡沒有任何卡片,他暫且不知道是誰送的。

身後的人還在熱烈討論著,李總監摸著下巴:“據我李·福爾摩斯的推測,這極有可能是趙小姐送的,趙小姐家世殷厚,八面玲瓏,咱們柏川……”他看看毫不在意的柏川,撇撇嘴,“你是高攀了。”

“胡說什麼呢。”旁邊的人碰了他一下,看著柏川在解禮盒的絲帶,小聲附耳說:“柏川有個小情人你忘啦。”

“你見過嗎?”

“我見過背影啊,他小氣得很,不讓看。”

柏川將禮盒的蓋子輕輕拿起來,待看到裡面的東西時,他的眼中驟然泛出光來。幾個主管怎麼能錯過好時機,也都探頭湊上前去。

“哇,這麼多,這是什麼?”

李總監撓撓額頭,看著一支支被木簽固定好的彩色面人,有些不解:“面人兒?一二三四……”橫排豎排算了一下,李總監覺得奇怪,“也是108個。”

柏川看著這些面人,清一色的古風,個個拎著刀槍棍棒,威風凜凜。它們的色彩均勻,做工細緻,而且這個數量龐大,可想而知捏的人費了多少心思。

他扭頭看了一眼玫瑰,心中帶著柔軟,什麼時候她這麼熱情了?

“趙小姐怎麼會給你買這個呢?”

“就是啊,不像是千金小姐的作風,她應該給你送108個金條才對。”

柏川將盒子蓋起,李總監伸手:“再看一下嘛……”爪子突然被抓住,柏川阻擋他,“不許碰。”

“小氣得嘞,走吧走吧,我們集體辭職去。”

眾人知道他還有事要忙,佯裝生氣,推推搡搡走出去。柏川拿起電話按下助理的內線:“我要出去一趟,不要讓任何人進我辦公室。”

“好的柏總。”

 

02

城南路上有一家藍白磚砌的輕美式店面,店牌是手工雕刻的香樟木,上頭寫著“向暖面塑工作室”。門口還掛著紫色的木鈴,待風吹響,裡頭的人才抬起頭來。

許向暖繫著淡色圍裙,烏黑的長發被隨意挽起,素著一張小臉白裡透紅,她揉揉發酸的脖頸,把蒸好的麵團放置保鮮袋中。桌上的手機震動了下,屏幕顯示快遞已被簽收的信息。

那不是來自快遞公司的。

許向暖臉上略帶羞赧,她忍住笑意再次看了眼信息。

“主人,您的包裹已被簽收,您的人,正在路上。”

許向暖加快手中的活,麵團五顏六色,整整齊齊的擺進了冰箱最裡面,像是一道彩虹被有心收藏,而後她伏在桌前,將最後一個面人做完。

她工作的時候全身心投入,徜徉在自己的小世界裡。

許向暖師承國家級手藝人宋老先生,因年少成名,又作為最年輕的面塑技藝傳承人,以精湛的手藝馳名中外,而今捏面人也有十幾年了。

面人做好以後,許向暖將其插放到泡沫上,那上頭固定著各式各樣的面人,這都是客戶定制的。她將面人統一轉正方向,這才解下圍裙準備離去。

在關門的時候,掛著的門牌晃了晃。

她看著工作室那幾個字,覺得自己有幸守著夢想無比幸福。

耐得住寂寞,對得起歲月,窮盡一生磨煉技能,才能成就匠心。

許向暖將門合上,背著小包包大步疾走,最后索性奔跑起來,眼前的晚霞溫柔絢麗,穿過玲瑯滿目的街道,約定的方向就在前方。

有人說,只有面向喜歡的人,才會忍不住奔跑。

因為他的懷抱,就是終點。

 

03

致遠中學的門口。

這裡是母校,除了家裡,兩人有任何約定都會用來碰面的指定地點。

學校外面的小道上早早亮起了路燈,柏川穿著白襯衫,鈕扣解了最上面的兩顆,他將西裝挽在臂彎裡,如同攜著清風,在許向暖的心頭搖曳。

她氣喘吁籲的站在那,離他數米遠。

他依舊是曾經的那個少年,有著最好看的笑臉,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許向暖跑進柏川的懷裡,靠著他的胸膛,一雙手無處安放,於是柏川抓住,放在唇間吻了吻。

“想我沒?”

許向暖點點頭,鼻尖竟然有些酸楚:“想。”

他摸著她的小臉,隨即雙手捧著,緩緩低下頭吻上她的唇。

熱情而又甜蜜。

兩人難捨難分,柏川抵著她的額頭,聲音低沉:“我走了有多少天。”

“四十二天。”

“以後我不出差了好不好?”

許向暖眉眼彎彎:“不好,你可以把我帶上,這樣我們就不分開了。”

柏川眸中有光亮,他低下頭再次吻上懷中人,按著她的後腦試圖更貼近自己。許向暖感受到他的熱烈,萬分艱難的把他推開。

“這還有人……”

“你給我送玫瑰,108支。”柏川笑的很隱晦,“不就是跟我求愛嗎?可你一點都不熱情。”

“大大大,大馬路上的。”許向暖都被驚住了,她用力按柏川的胸膛,“你怎麼不害臊?”再說那玫瑰,店家問她要多少,為了和禮物匹配她要了一樣的數目,怎麼就變成求愛了!

許向暖羞的眉毛都擰成了麻花,自從兩人在一起之後,他的某種封印就被解除了!

“那回家。”柏川繼續逗她,樂此不疲。

“不是說好在學校這裡走走的嘛。”許向暖仰頭看他,“好歹這裡是我們的回憶啊,你是不是都忘了。”

“差不多吧。”

許向暖瞇眼:“那我幫你回憶回憶吧。”

說完就去撓柏川的側腰,他很怕癢。柏川一開始抓著她的手臂,後來怕傷著她,索性抱起她轉起了圈。

美好的夜色,如期而至的溫柔。

“你真的忘了嗎?”

“嗯,但關於你的沒有。”

“那你說說我聽下。”

“你先讓我親親。”

“你肯定忘了!你這個大色魔!”

“……”

 

 

【第二章:她有點兇,你躲著點走】

 

01

五點三十分,太陽越過地平線,穿過香樟樹的葉子,在窗台邊灑下一縷柔光。

柏川打開衣櫃,他揉揉微亂的黑髮,細長的手指在衣架上來回撥動,似乎在找什麼,最終停在一件純白的T恤上頭。回到床邊之後,柏川將衣服換好,額前的碎發在洗漱的時候被浸濕了,他隨意拂了拂,漏出好看的眉眼。

川媽已經做好了早餐,柏川剛坐下,川爸也過來了。

“爸早。”

“嗯。”

隨後父子兩無言,安靜的吃早餐,川媽給川爸單獨熱了牛奶,他喝不慣豆漿。

柏川將豆漿喝完,正準備回房間收拾書包,想起來剛才找衣服,他就問川媽:“我有件上衣,前面有綠色仙人掌的……”

剛問著,家裡電話響了,川媽連忙跑去接,還說著:“應該是公司,昨天發現月末結轉進項稅額不對。”

川爸也放下杯子:“看看怎麼回事。”

爸媽例行處理工作,柏川便不再問話,將凳子擺好回房間收拾書包。他站在鏡子麵前不停整理校服,胸前的校卡因光的折射閃了兩下,致遠中學四個小字之下,加黑加粗的印著:高二三班,柏川。

柏川沒有急著走,他耐心地等著,大概六點四十分左右才出了門。

在單元樓下的時候,柏川碰到了她。

小春捲背著帆布書包,馬尾扎的有些歪,細長的像根豆芽,皮膚不是很白,臉頰兩邊有些潮紅,一看就是長年累月被紫外線給曬的。她回頭的時候,額前劉海動了動,那雙厭世的眸子毫不客氣的看著柏川。

帶點嫌棄。

柏川看著自己失踪的仙人掌T卹此時就穿在她的身上,只不過被改小了,他一八七的身高,對面的人大約一米六,改後的衣服貼著她的身子,顯得腰間太過纖柔。

她身上那件薄外衫也眼熟,像極了自己去年失踪的那件,只不過胸前多了朵黃色小花。

小春捲實在受不了她這個二樓鄰居的眼光了,一定在心裡取笑自己是鄉下上來的土包子。她心中的暗火蹭的升騰起來,覺得自己不兇點治不住,她齜了齜牙,歪頭挑眉:“看什麼看?”

果不其然,柏川當即垂了眸。

小春捲又瞪了瞪,轉身走的時候還白了他一眼。

柏川就跟在她後面走著,不敢離得太近。

魔都十月的溫度還有些餘熱,但今早卻很涼爽,踏著好看的光芒,隨著小春捲的影子,一步一個腳印,滿足又舒適。

柏川想起昨天許老師下課之後把自己叫到辦公室裡,許老師除了是他的班主任,還是小春捲的爸爸,跟父母都是多年朋友。

許老師一開始有些不好意思,他跟柏川說:“你知道吧,我家那調皮的回來了。”

“我知道。”柏川淺淺笑。

“她呢,脾氣有那麼點……”許老師斟酌半天,最終放棄了,他握著拳頭看著自己最得意的學生,“有點兇呢,平時沒事一定要躲著她走。”

“好。”

柏川從不是多事的性子,這點許老師心裡明白,但家裡那個就是不定時炸彈,小的時候柔柔軟軟的,怎麼長大後比槍桿子還硬呢?他生怕柏川吃虧,畢竟大家樓上樓下的,又是好朋友的兒子,眾多關係讓許老師很緊張,親生女兒的霍霍能力他還是有目共睹的。

“一定記住啊,別理她,說什麼做什麼你都不要管。”

柏川依舊是那招牌笑容:“好的。”

 

02

上學的路上,小春捲還有些不熟,之前爸爸帶她去教務處辦理手續走過兩次,現在獨自出行,面對分叉路口的時候就開始犯迷糊了。

那個人就跟在身後,小春捲一想到他就忍不住生氣。

她討厭這種皮膚白白,長相斯文又帥氣的小男生。

她討厭爸爸口中成績優秀,勤奮努力的學生會會長。

她討厭用審視的目光來打量別人,以為自己了不起的鄰居。

小春捲沉了沉氣,看著柏川突然越過自己踏上了左邊的小路。她翻了個白眼,大步朝前,走右邊。她相當於繞了一個大圈,最終卡著早讀課鈴的點到了致遠中學大門口。

高一六班的班主任周老師環胸站在教室門口,看著走道那頭慢悠悠的新同學,籲了口氣,沒辦法,自家師哥的孩子,多少照顧點。

周老師展開和藹的笑容,衝小春捲招招手:“許向暖,快跑呀。”

班裡的六十多名同學都在安靜的等著,班主任說早讀課前要開十分鐘班會。現在會議的主題人姍姍來遲,靠窗的同學都探著腦袋往外張望。

小春捲沒有覺得絲毫抱歉,倒像是被趕上了刑場一樣,一臉生無可戀的嘟囔:“跑得快死得快……”

周老師年輕,三十五歲,帶著金絲邊的眼鏡,書生氣很濃。他和許老師都是教物理的,同一個學校畢業。周老師帶著小春捲進教室,原本以為班上會來個大美女的男同學們失望的發出一陣“噫”聲。

小春捲的五官其實長得不差,只不過她那兩坨勝似高原紅的臉頰讓美貌走了彎路,皮膚本質也不是那麼黑的……唔,雖然目前很黑。這樣子的她站在人群堆裡,還是很突兀的,值得起“噫”這一聲。

周老師給大家介紹說:“這就是咱們班新轉來的同學,許向暖,大家歡迎一下。”底下稀稀拉拉的掌聲,周老師又說,“給大家自我介紹下吧。”

小春捲就站在講台旁邊,緊了緊書包的帶子,面無表情:“我叫許向暖。”

她一出聲,酥軟清甜,倒是很好聽,於是所有人眨巴著眼睛等著下一句,想著就算沒話,也得鞠個躬或是來個謝謝吧。等半晌,周老師還以為小春暖被按了暫停鍵,回頭眼神示意。

小春暖也看著他,兩人對視。

周老師乾咳一聲,他輸了。

“那行,下去坐吧,後面有空位置。”

教室中間偏後確實有個空桌,小春暖走過去的時候帶著各種探疑的眼光,她的同桌是個女孩子,扎著兩個小辮,圓圓的臉蛋,笑起來牙還有些凸,長得……同桌熱情的沖自己揮手,小春捲看了看她,一點都不漂亮可愛。

“大家繼續讀書。”周老師看著小春捲坐下,便放心離去了。

小春捲將書包放進抽屜裡,書包是空的,她還沒有領書。耳邊是朗朗讀書聲,她聽著突然就犯困,剛打了個哈欠,身旁的小同桌就搭話了。

一看就是憋半天的,笑的牙花子都繃不住。

“我們是同桌哦。”

小春捲側臉靜靜的看著她,SO?

牙花子說:“我叫綠萍。”

小春捲的腦海裡冒出電視劇裡斷了一條腿的綠萍。

綠萍嘻嘻兩聲:“名字是不是有點土。”

小春捲不想與同桌搭話,直言說道:“不是有點。”她往桌子上一臥,“很土。”

綠萍的牙花子瞬間收起來了,她豎著課本,將腦袋又縮了一點,小小聲開始讀課文。沒幾分鐘,綠萍就發現外頭有檢查紀律衛生的學生會走過。

他們往裡面看了下,綠萍連忙將書擋在睡覺的小春捲前面,遺憾的是她動作慢了,學生會的人已經進來了,她慌得連忙用胳膊去撞小春捲。

綠萍看著紀律部的學姐拿著本子朝自己的位置走來,後面竟然還跟著學生會會長,她的小心臟撲通撲通的,不是說會長從不來檢查衛生的嗎?跟班上所有女生一樣,綠萍紅著臉不敢去看柏川。

被提醒的小春捲只是挪了挪,沒有理她。

紀律部的學姐敲敲小春捲的桌子,語氣很冷:“同學,起來。”

剛準備進入深度睡眠的小春捲抬起腦袋來,看到桌前圍了三四個人,其中一個還是熟人。小春捲瞥了眼柏川,沒有說話。

學姐看她半臥著,有些不悅:“早讀課不讀書在這睡覺嗎?”

綠萍擺擺手,弱弱的在一旁說著:“她是新轉來的。”

小春捲不聞,直接又臥下了,在鄉下的時候就听說致遠中學很嚴格,如果不是她爸許厚生威脅她,怎麼會淪落至此。她現在極力壓制著自己的煩躁,只聽到學姐又問:“沒書嗎?”

她剛閉上眼睛陡然又睜開,她得想辦法反抗啊!

小春捲撐著桌子起身,不等綠萍說嗯,她扯扯嘴角:“有書。”

“有書為什麼要睡覺?”

小春捲當即回她:“想睡就睡。”

嚯,綠萍被嚇得抿起唇,她這個新同桌有點狂啊。

學姐氣的不輕,身後有人說了句:“好了我們走吧,還有那麼多個班呢。”學姐哪能沒面子啊,她盯著小春捲繼續問:“你叫什麼?”

把你名字給記下來!

太好了。

小春捲大喇喇回她:“許向暖。”特地點了點,“高二三班班主任許厚生的女兒。”

學生們集體:嚯,關係戶啊。

這個回答一出,班里頓時安靜了好多,綠萍的表情太豐富了,又驚訝又興奮還有點想笑,只得抿著唇瞪大眼睛,放在桌子上的手,悄悄豎起了大拇指。

怎麼辦,這個同桌她莫名的喜歡!

學姐無言,竟然是自己老師的女兒,身後的人又附耳跟她說了些什麼,大抵是一些新同學就算了的話。她也就只能算了,拿著本子轉身離開。

至於柏川,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甚至沒有看自己。

小春捲看著他的背影,輕聲咬字:“有什麼了不起。”

 

03

柏川在回班級之前,喊了聲前面走著的同學。

“林念。”

林念回頭,面上還有些怒氣,顯然還在想著被小春捲抬槓的事情。她手中拿著撕下的記錄單,看到柏川跟自己說話,心情稍微好了一點。

“怎麼了?”

柏川上前一步,眉眼很平靜,他說:“單子給我吧,我去交。”

林念沒動,柏川又說:“我物理筆記就在桌子上,你不是說上節課內容沒記詳細嗎?”

第一節課就是物理課,林念也想抓緊溫習下,更何況柏川主動給她筆記看,林念倒是不好意思了。她將單子遞給柏川,道了聲謝謝,還外帶一句抱怨:“現在的學生,真是一屆不如一屆。”

林念走後,柏川獨自拿著單子往教務處去,期間有幾個學弟學妹經過,還脆生生喊了學長好,柏川禮貌回應。

小學妹晃著同伴的手低聲叫著:“看看看,學生會,又高又帥又可愛……”

這位高帥又可愛的學生會會長,在轉彎的時候,按了下手中的圓珠筆,劃去了記錄上單上許向暖的名字。他往前走了幾步,敲了敲老師的門。

那副好學生專有的乖巧笑容例行上線:“老師好,交東西。”

 

04

下午上課之前,小春捲趴在桌上發呆。突然一大摞書啪的一聲摔到桌子上,如果不是綠萍伸手扶了下,上頭幾本就要掉地上去了。

“新書給你領來了。”說話的女生是班裡的同學,語氣不太好,不過跟小春捲比起來那是要好多了。

綠萍連忙跟小春捲介紹:“這是咱們班班長,邵歡。”

邵歡居高臨下的看著小春捲,把班長的做派拿了出來,她是不指望敢跟學姐頂嘴的人和自己搭話,但是也不能為此影響班裡的榮譽。

“許向暖,我不管你爸爸是誰,但是希望你能遵守學校的規章制度,咱們開學一個多月了,你雖然來得晚,但是也要補上。”

班上現在好多人都在討論小春捲和她的後台,見過狂的但沒見過這麼狂的,直言把爸爸放在嘴上,生怕別人不知道,就算現在大家都知道了,也沒人想去討好她。畢竟除了聲音好聽點,長相也就那樣,這麼高調還不自知的人,同學們當然沒有好感。

小春捲沒有回話,將書一本一本塞進書包裡,綠萍還很熱情的幫她收拾桌面。上課鈴響起的時候,同學陸續進教室,有個男生經過綠萍位置的時候,突然對著她的腦袋拍了一下:“嘿,綠萍,我是紫菱吶。”

綠萍揉揉腦袋咧嘴笑,繼續幫小春捲收拾,小春捲盯著那個男生,回了眼神,忍不住說了句:“他剛才打你頭。”

“嗯,玩嘛。”

小春捲蹙眉,看著綠萍還在揉著腦袋,顯然是痛了。

“無緣無故動手打人是不對的。”

“沒事,他就喜歡跟我開玩笑。”

小春捲沉了沉眸子,怎麼分配給她的同桌,有點傻?

課堂上,小春捲托腮盯著黑板在游神,她每個科目都缺課,聽的是雲裡霧裡。當然了,就算是不缺課,她也聽不懂。好不容易挨到放學,繃了一天的肌肉終於能回家放鬆了。

課代表還在講台上說著作業,小春捲就收拾書包要走人。

綠萍拉住她說道:“作業你還沒聽完呢。”

“我又不會做,聽了也白聽。”

她背上書包就從教室後門走了,出了教學樓就張開雙臂呼吸自由的空氣。沒喘上兩口,她就看到了柏川,伸出的手臂險些打著他,著實嚇一跳。

那麼多學生,偏偏就他走在自己右側。

如果不是心理素質過硬,那口氣就背過去了。

柏川隔空感受著來自小春捲的白眼,什麼話也沒說,跟著人潮大部隊走出學校。小春捲一離開學校如魚得水,校門口的街道上擺的全是小吃,煎餅烤腸臭豆腐關東煮,柏川看著她沿著街頭吃到街尾,嗝都沒打一個。

小春捲擼著串子走著,柏川就跟在身後。憑她睿智的思維,他肯定是許厚生派來的。

但是後方敵人有些蠢,跟那麼近,一看就不專業。

在分叉路口的時候,小春捲擰了擰眉,早上來的是哪個口來著?

柏川又越過她,朝著一邊小路走去。小春捲看看天色,落日的餘暉泛著橘色的柔軟,撒在柏川的身上似鍍了一層金,閃耀又美麗。

她裝作本來就要走這條路的樣子,只能跟在敵人後方。

回到小區之後,遇到了不少下班的叔叔阿姨,柏川挨個都打招呼,小春捲很多都不認識,認識的也叫不上名字來,叫得上名字的她也不想叫。她就只能看著叔叔阿姨誇讚過柏川後再以一種“這個小孩就不行”的眼光審視自己。

柏川家在二樓,小春捲在四樓。上樓梯的時候,小春捲嫌他走得慢,細長的小腿一邁,擦過柏川大步往上,如果不是有扶手,柏川就被她大幅度的動作給擠下去了。

柏川雙手握住欄杆,還往邊上靠了靠,讓她舒服點過去。

小春捲得意的繼續往上爬,柏川沒有拿鑰匙開門,他聽著小春捲不穩的腳步面有憂色。果不其然,該往四樓爬的時候,柏川就听到咚的一聲,身體接觸地面的脆響。

他當即往上看去,只捕捉到影子,隨著門咣當巨響,旋即消失。

像是她焦躁的性子,還帶著些惱人的羞意。

柏川摸摸鼻翼,笑出了聲。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