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君如良藥添松糖(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69.8元
定  價:NT$419元
優惠價: 79331
69暖身慶|滿$1000現折$100元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市井民女姜瓷在嫁人路上遭遇驚馬,因而撞得“毀了容”。從此婆家不要、娘家不容。被掃地出門時,碰上京城有名的紈絝廢物,實為太上皇暗衛統領的――衛戍。因惻隱之心,衛戍收留了她,後二人假扮夫妻比肩同心。姜瓷助衛戍從婚約陰謀中全身而退,衛戍則繼續秘密擔任黃雀衛統領……



黃雀衛護衛下的京城似乎並不太平,朝局撲朔迷離,繁華表像下暗流洶湧。背叛、戲弄、明槍暗箭接踵而來,他身後的女子卻堅強的超乎想像。姜瓷什麼都不在乎,只要衛戍平安,待自己封得誥命時,她才發現,這紈絝……竟還是個頗有本事的紈絝!



世若苦海,你是回甘。許一人之偏愛,盡餘生之慷慨。
茉上霜,晉江文學城作者,著有《庶女重生》《嫡女當道》等作品,目前新作《悍嬌》《殿下萬安》正在連載中。其文筆清麗質樸,善於描述細膩情感,專注於古言小說創作。夢想寫出讓人難忘的故事,腳步雖然緩慢,卻從未停止前行。
1、這是一個凶險卻不失溫柔的故事。市井民女姜瓷從卑微胖丫頭一躍成為京中新貴,衛戍擔著京城第一紈絝的惡名,處處護她周全。京城亂像中,二人同喜悲,共進退,終成正果。

2、為你打開一幅從高牆大院之內,鐘鳴鼎食之家古代大戶生活畫卷,綺麗玉面間的爾虞我詐,八面玲瓏中的波譎雲詭。勾勒出一幅波瀾壯闊、蕩氣迴腸的愛情長卷。

3、文風清奇,嬉笑不斷,心酸又爆笑的反擊之戰。 60餘萬字,知名插畫、設計師重磅打造,帶給你文字饕鬄盛宴。

*顯貴之中,嘲諷竊竊,紈絝牽她的手,笑得溫醇:

“別怕,誰在吠,都懟回去,為夫給你撐腰。”

*由小人物帶來的清爽故事,你沒有見過的“奇怪cp”,逆風翻盤,貴不可言!

*衛戍把自己家的“小胖子”養成了京中第一美人,覺得頗為驕傲。

*便宜紈絝給她拿了個誥命回來,姜瓷卻暗暗握拳,抄起了屋角的掃把……

*全心信任,永遠掛懷,年少夫妻在各自的戰場上步步開疆,只待歸家來時,煮酒烹茶,素棋敲花。
目錄

第一章 衝撞 / 001

第二章 髒污 / 007

第三章 出氣 / 014

第四章 該娶 / 020

第五章 報恩 / 026

第六章 沒完 / 032

第七章 聘禮 / 038

第八章 名聲 / 043

第九章 水賊 / 048

第十章 火把 / 052

第十一章 舟車 / 056

第十二章 真心 / 061

第十三章 如意 / 065

第十四章 美色 / 070

第十五章 董氏 / 074

第十六章 過往 / 078

第十七章 黃雀 / 083

第十八章 攀附 / 088

第十九章 白月光 / 092

第二十章 引誘 / 096

第二十一章 結交 / 101

第二十二章 規矩 / 105

第二十三章 登對 / 109

第二十四章 買人 / 113

第二十五章 為家 / 117

第二十六章 賞罰 / 121

第二十七章 偏心 / 126

第二十八章 傷病 / 130

第二十九章 登門 / 134

第三十章 怠慢 / 138

第三十一章 嚼舌 / 142

第三十二章 做主 / 147

第三十三章 回敬 / 151

第三十四章 疏忽 / 155

第三十五章 深陷 / 159

第三十六章 元宵 / 164

第三十七章 璧人 / 168

第三十八章 鬥法 / 172

第三十九章 醉酒 / 176

第四十章 道破 / 181

第四十一章 竹馬 / 185

第四十二章 不放 / 189

第四十三章 搶走 / 193

第四十四章 逆鱗 / 198

第四十五章 補救 / 201

第四十六章 惡犬 / 205

第四十七章 憂心 / 209

第四十八章 靈犀 / 213

第四十九章 惶惶 / 217

第五十章 痂 / 221

第五十一章 臨行 / 225

第五十二章 聽話 / 230

第五十三章 鋤奸 / 233

第五十四章 膏藥 / 237

……
第一章 衝撞

姜瓷吃力地從床上爬起來走向妝台,就著窗口透進來的光看著銅鏡裡的人――臉胖得銅鏡都快遮不下了,眉眼被擠成細細的一條縫。



她受傷這半年,姜家沒有一個人來看她,顧銅也由每天來瞧一眼到十天半月來一回,再到現在她已經兩個多月都沒見過顧銅了。



她想著,她得從後屋出去,見見顧銅,畢竟他們是夫妻――還算是新婚。



姜瓷臉紅了紅。



她是在送嫁路上遭驚馬衝撞摔出轎子,石頭磕了頭,也不知哪裡磕得不對付了,養傷這半年,薄粥輕減,竟吹氣似的胖起來,臃腫萎靡。娘家姜家知道她受傷,但向來輕賤她這沒了娘的庶女,只有顧家來提親時,她爹才算高看她一眼。



姜瓷攏了攏乾枯的頭髮,拿起才繡的荷包費力往外走。她住在顧家後屋,兩間屋她住一間,另一間是柴草廚房。



她的郎君顧銅,父親是縣丞,顧銅年少時便在府衙由他父親教著唸書。姜瓷去給她那做校場看守的爹送飯,一眼驚見如遇天人,自此念念不忘,每每送飯總要給顧銅帶些什麼,久而久之,顧銅總算明白了她的心思,在與縣令家的庶女議親不成後,便去姜家提了親。



想起顧銅,姜瓷笑了笑。才走出屋沒幾步,就見顧銅從前頭轉過來,月白的長衫儒雅的面容,她驚喜地疾走幾步。



“銅郎!”



顧銅一下停住腳步,他看過來的工夫,身後又走出個女人,清秀裡帶些魅色,正是王縣令家的庶女王玉瑤――才和蒼朮縣大地主家定了親的那位。她聽見這一聲銅郎,譏笑著走來。



“你叫誰呢?”



姜瓷愣住了,王玉瑤撇了撇嘴又退回去,拉住了顧銅的手:“我們顧家良善,你在我家養了半年,現今既能下地了,也該走了吧。”



顧銅面無表情,甚至看也不看姜瓷一眼。姜瓷驚詫,手裡的荷包掉在地上,看著王玉瑤拉著顧銅的手,瞬間明白。



“你……”



她聲音顫抖,顧銅沒了耐性:“咱們沒拜堂,算不得成親,我娘子說得對,你這麼不明不白住在我家不是事,你走吧。”



“我去哪兒?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娘子,你叫我去哪兒?”



“好了,當初肯去你家提親,是可憐你一片深情,好歹你勤快麻利身子健壯。如今照顧你養好傷,我也算仁至義盡,你快走吧,別叫人對我們顧家說三道四。”



顧銅不耐煩,拉著王玉瑤走了。初秋的天還算熱,姜瓷卻覺著渾身冷得厲害,顫顫發抖。她艱難地咽了咽,拾起荷包抖著手往前院去,已不見顧銅和王玉瑤。顧縣丞在縣衙吃午飯,這會院子裡只有顧銅的娘。



“婆婆……”



她聲音顫抖,方氏正吃飯的手一僵,回頭看她,一臉晦氣。



“瞎叫什麼?”



方氏狠狠放下碗,見顧銅和王玉瑤走遠了,才鬆了口氣。



“銅兒該都和你說了,玉瑤和銅兒有緣,地主家那庶子死了,他們自然是要續前緣的,你也別礙著了,現如今銅兒見了你就噁心,便是收妾也輪不到你。”



“婆婆,我是顧家明媒正娶的媳婦兒,旁人瞧著顧家的轎子把我接進來,你叫我走,我可怎麼走?”



姜瓷眼淚流下來,方氏厭煩,拽起她往外推搡:“我管你怎麼走?你又不是我顧家人!”



“婆婆!婆婆!”



“再瞎叫我打死你!就你這鬼樣子!半年了還不能幹活兒,成這樣子了還能指望你奉養公婆伺候銅兒傳宗接代?趕緊給我滾!”



推推搡搡把薑瓷推到了大門外。



“婆婆!”



姜瓷哭喊,方氏回頭端起一盆污水潑出去,兜頭蓋臉潑了姜瓷一身。



“趕緊滾!可別把晦氣留我家!”



門咣當砸上,任由姜瓷如何哀求也閉得死緊。鄰里三三兩兩開門來看,姜瓷無地自容,拿袖子抹了一把臉,低頭往姜家去了。



蒼朮縣不大,姜瓷避著人繞路回到姜家,推開門時,嫡母和哥嫂弟妹正在吃飯,看見她回來,都愣了愣。



“你咋回來了?”



姜家大哥皺眉,姜瓷支支吾吾,姜家大哥上下打量她兩眼頓時明白,霍然起身,不由分說地把她推了出去。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趕緊走趕緊走!”



“大哥!叫我在家住幾天,就幾天!”



姜瓷哀求,姜家大哥卻不聽,狠狠把薑瓷推倒在地,他指著罵:“幾天?顧家不要你了吧?你會就住幾天?今兒要留下你你就賴著不走了!顧家半年前就把你那三兩銀子的聘禮要走了,嫁妝可沒還回來!”



“我的嫁妝是我自個兒攢的體己,大娘子並沒有……”



“並沒有怎樣?”



姜家大娘子刻薄喊道:“我沒給你買了兩塊布做了一身衣裳?你出嫁那天戴的包銀首飾不是我給打的?你還回來沒?”



一腳踢在姜瓷身上:“跟你那下賤的娘一個德行!我們姜家就是叫你們母女給敗壞了!快給我滾!再敢來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姜家大哥聽他娘的話,轉身從院裡撈起個木棍掄起就打,姜瓷哭著手腳並用爬起來,木棍掃到她腿上,她又摔下去,慌忙忍著疼爬起來跑出去。



姜瓷不敢停,一路往外跑,淚眼模糊,心裡酸楚得上不來氣,她咬著牙拼命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正覺著眼前發晃,想停下來歇一歇時,忽然一頭撞上什麼。倒地前,姜瓷聽見一聲怒喝:“哪個不長眼的撞了小爺?”



姜瓷做了個夢,夢見還年幼的她去衙門給爹送飯,看見了那個在窗戶裡寫字的少年,端正的模樣秀氣的眉眼,這一輩子,她就沒見過這樣好看的人。



從前每每想起顧銅,姜瓷心裡都甜絲絲的,可如今做著這樣的夢,她的心裡酸楚楚的,好像有什麼捏著,叫她難受。



姜瓷再睜開眼的時候就看見一輪明月滿天星斗,她恍惚了一下,忽然坐起來,身上的黑斗篷就掉了下來。



“醒了?”



姜瓷呆了半晌還沒明白過來,忽然有人說話,她嚇得回頭去看,就見旁邊一堆篝火,坐著個修眉俊眼的青年舉著樹枝子正在烤兔子。香味飄過來,姜瓷的肚子咕嚕了一聲,那青年笑了。



“算小爺我倒霉,你撞了我,你倒暈了。”



“謝,謝謝。”



姜瓷從小到大遭遇惡意無數,僅有的好也是自己拼命換來的――譬如曾經顧銅的娘喜歡她,是因為她能幹活兒。



“用不著謝。”



青年大咧咧地起來,把樹枝子伸到她臉前,姜瓷卻呆呆地沒接。



“我吃過了,這只是給你烤的。”



青年以為她顧慮他,姜瓷難為情,肚子又響,她接了樹枝子。也實在半年沒沾葷腥,在顧家先前下不來床的時候,方氏每日給她送兩碗稀粥,後來勉強能下地了,後頭的柴草廚房有點柴火糙米,也是她自己煮稀粥吃。



顧銅不讓她到前頭去。



吃了兩口,冒油的兔子實在香,姜瓷狼吞虎咽地吃起來,青年失笑,遞了個葫蘆過來。



“沒人和你搶。”



姜瓷噎住,接過葫蘆忙灌水。



“我叫衛戍,到蒼朮縣來找人。”



姜瓷灌了兩口水好容易順下去。



“我,我叫姜瓷。”



青年撥弄著火堆,添了兩根樹枝,緩了緩問道:“慈和?”



“瓷器。”



青年頓了頓,有些詫異:“慣少人用這名字,易碎。”



“我娘說,我這一輩子注定坎坷,叫個易碎的名兒,沒準以毒攻毒也就好了。”



姜瓷苦笑,哪裡就好了。



“聽這意思,你娘倒像是讀過書的。”



姜瓷沉默了一下。



“我娘是青樓的丫鬟。”



“哦……”



衛戍詫異了一下,有些了然。雖說不是妓子,可到底出身青樓,她的女兒若無大富大貴的命,在市井間確實注定坎坷。



姜瓷的娘其貌不揚,實在撐不起做妓子,所以年歲漸大因辛勞累壞了身子,鴇兒就把她賣了。姜槐是貪便宜準備買個下人,可到底姜瓷的娘伺候那些雅妓沾染些詩書氣,和尋常女人不大一樣,便難耐心癢上了手,有了姜瓷後,她娘身子漸漸壞得更厲害,沒到姜瓷五歲就死了。



姜瓷在姜家,從小牛馬一樣地長大,姜槐的娘子頂厭恨她們母女。



見衛戍不出聲了,姜瓷有些不是滋味,舉了舉手裡的樹枝子:“謝你的兔子,回報你,我是蒼朮縣人,你要找誰,沒准我能幫你。”



“不必了,我已經見過了。”



衛戍撥弄著柴火,身子在火光下明明滅滅,姜瓷這時候才認真看了看這個叫衛戍的青年。身形修長,樣貌之好連顧銅都遠遠及不上。姜瓷感嘆了下,竟然有人能長成這樣,心還如此善。

“你再睡會兒吧,現在才子時。”



蒼朮縣後有片林子,穿過林子就是於水縣,衛戍在這兒叫她撞了,想來確實是要走了。



衛戍對她和善,她聽話地點了點頭又躺回去,把黑斗篷拉起來蓋住了自己。



鼻尖絲絲縷縷透著男人的味道,姜瓷一下慌起來,她悄悄地把斗篷往下拉了拉。



今日鬧成這樣她也沒臉再留在蒼朮縣,又身無分文丑胖窮困,只能先就近尋個落腳地,她肯吃苦能幹活兒,想來總能尋個片瓦遮身。



姜瓷不知什麼時候又睡著了,等晨起陽光透過樹葉射到臉上時,姜瓷被刺得醒了。她瞇著眼,先看見火堆還冒著煙,又看見火堆邊蜷縮著的衛戍。



初秋夜裡還是冷的,看著火堆這樣,衛戍恐怕淨添柴了,倒沒睡多久。她起來拍拍身上的草屑灰塵,悄悄把斗篷給衛戍蓋上,往於水縣走了。



姜瓷身子虛走得慢,吃了些野果充飢,過了晌午才走到於水縣,直奔酒樓去了。她知道自己如今醜胖登不得檯面,只能在後廚洗洗涮涮。



然而她幾乎走遍於水縣的酒肆茶樓飯館,每每一開口就叫人攆走,有的甚至嘲笑謾罵。



夜色漸沉,最後一家酒肆把她推出去,一天沒吃飯的薑瓷腿一軟摔在地上。



“裝什麼死?你胖成這樣能這麼虛?趕緊滾遠點,別礙著咱家生意!”



酒保厭惡地想,這樣醜胖邋遢的女人洗碗,還不把吃飯的客人給噁心死。



姜瓷顫抖著撐著胳膊,勉強站起來,周遭鄙夷的眼光指指點點,她低著頭走了。行屍走肉在路上,一陣酒香,東集市有個小酒舖,她木然抬頭看見裡頭忙碌的女人,眼裡漸漸生出光輝。



孫寡婦的酒舖。



她動作緩慢地整理了一下,慢慢走過去,掀開布簾。孫寡婦聽見聲響從裡頭鳥雀一樣飛出來,笑的清脆:“喲,客官……”



她看見姜瓷一下愣住,姜瓷局促地拽著衣裳:“孫大娘子,我,我從前在你這買過酒。”



孫寡婦認不出,姜瓷忙著比畫:“就是,就是半年前,我在你這定了十壇子酒,我是蒼朮縣的。”



孫寡婦茫然地點了點頭,忽然恍然大悟:“你是……”



她驚詫,上下打量姜瓷:“你怎麼成這樣了?”



那時候顧銅要和姜瓷成親,孫寡婦酒舖的酒物美價廉,顧銅就叫姜瓷來這兒定了十壇子酒,送去結賬。可酒送去的時候卻並沒親事,孫寡婦白跑一趟落了定錢,她還記著這事。



“那天驚馬撞了轎子,我傷了這麼些日子,才好。”



姜瓷傻笑,有些事再說一遍更傷人心,她眼圈有些紅,孫寡婦看她這樣多少有些明白,卻又看她幾眼後,嘆了口氣:“不是我不收留你,我這也是個小舖子,賺個幾兩銀子的辛苦錢。”



“我不要工錢!有吃有住就行!”



孫寡婦眼前一亮,卻又顧慮她醜胖怕厭走了客人。姜瓷見她猶豫,忙三兩下收拾了鋪子,孫寡婦遲疑:“要不,我先收留你幾天……”



“好,好!”



“我這鋪子後頭就倆屋,我住一間,還有一間是庫房。”



“庫房就成。”



孫寡婦對姜瓷的識時務很滿意,又到底嫌棄。



“趕緊洗洗。”



孫寡婦把她趕到後頭,怕誤了客人買酒。姜瓷鑽進庫房,酒氣熏人,咬牙忍著打盆冷水擦洗收拾了,孫寡婦扔了一身她死去婆婆的舊衣裳,姜瓷換了出來,好歹不酸臭邋遢了。



“你來。”



孫寡婦告訴她酒錢,便叫她試著賣酒。站在窗台裡,姜瓷拋頭露面,總有些難為情,好在夜黑了行人少。



餓得久了,姜瓷有些心慌,好幾回有人來買酒,看見姜瓷卻都遲疑著走了,孫寡婦皺眉,姜瓷小心翼翼不敢吭聲。亥時酒舖關門,姜瓷才出去扛起木板要擋住窗口,忽然有人一把拽住她。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