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5
燒不盡(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79236
69暖身慶|滿$1000現折$100元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學生時期的一場車禍,


  讓北芥原本順遂的生活變得陰云密布。


  原以為自此往後,生活處處是痛苦與不幸,


  卻不想一次偶然,結識了年輕肆意的商牧梟,


  也是這個人,帶來了驅散陰霾的星光,


  讓原本灰暗的世界,重新變得炫目閃耀……


  回南雀


  高人氣暢銷書作者。


  每部作品都能在細微處戳中人心,治癒心靈,給人希望。


  已出版作品:《青梅嶼》


  ★人氣作家回南雀高分溫情之作,新增出版番外《論走近哲學對當代年輕人性格養成的正面意義》。


  ★玩世不恭摩托車賽車手商牧梟X沉穩冷靜哲學系副教授北芥,雙向救贖,雙向治癒。


  ★總有一天,陰云會散去,雨雪會終止,你的光芒會被所有人看到。


  ★把愛刻進基因裡,就成了一種本能。


  ★苦難能遮擋我們的光芒,蒙蔽我們的感官,讓我們黯然失色,但它永遠不能真正地毀滅我們。


  第YI章 打個賭吧


  第二章 惡梟


  第三章 不能釋懷也沒關係


  第四章 徹底被困住了


  第五章 愛情的囚徒


  第六章 我變貪婪了


  第七章 再見了,北教授


  第八章 借條


  第九章 說了謊就一定會被拆穿


  第十章 你會對著流星許願嗎


  第十一章 想更了解你的世界


  第十二章 一起生活


  第十三章 我喜歡你就夠了


  番外一 打賭


  番外二 北教授的交往物件


  番外三 把喜歡刻進基因


  番外四 遇見你實在太好


  番外五 親和力


  番外六 影子——司影的自白


  番外七 論走近哲學對當代年輕人性格養成的正面意義


  第一章 打個賭吧


  第六次。


  “叔本華認為,人生來就是不幸的,所謂幸福與享受只是欲望的暫時停止,生命的主旋律是痛苦、空虛和無聊……”


  按下遙控器上的按鈕,講臺上方的投影幕布顯出相應選段。


  “《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一書中這樣寫道……”


  第七次。


  “……欲求和掙扎是人的全部本質。”


  余光中,那個人還在看手機。


  十分鐘裡,他看了七次手機。消息接連不斷,有那麼兩次手機剛放到桌上就開始振動,雖然並不是多大的動靜,但也足夠分散我的注意力。


  在他又一次拿起手機時,我忍無可忍,停下講課,操作著電動輪椅來到講臺邊緣,凝著臉望向對方所在的位置。


  “你……”


  我舉起激光筆,準確照射到第三排最右邊、靠近走廊的那張桌子上。紅色的小圓點緩慢上移,最終停在了桌後面那人心口的位置上。


  任何心智還正常的人當發現自己被一道不明激光照射時總會下意識抬頭尋找來源,對方也不例外。


  穿著寬松白T恤的年輕男人蹙眉抬起頭,臉上明晃晃寫著“我不高興,別來惹我”幾個字。當那雙漆黑深邃的眼睛睇過來時,我甚至生起了一種被兇猛野獸盯視的錯覺。


  他現在或許不太餓,無須捕獵,但你要是敢繼續在他面前撒潑,他不介意把你撕成一條條的碎片拖回去裝飾他的巢穴。


  我抿了抿唇,按滅激光筆,冷聲道:“如果你有急事,就去處理,我的課堂不允許使用手機。”


  聲音透過耳麥清晰地傳遞過去,對方一挑眉,與我對視片刻,將手機塞進褲袋裡,接著站起來就往門外走。幹凈利落,沒為自己做任何辯解。


  坐在他身邊兩個位置的應該是他的朋友,見他走了,對視一眼,拿起書也飛快跟了過去。


  教室門開了又關,我盯著三人離去的背影,不自覺捏緊了手中的激光筆。


  室內陷入詭異而尷尬的沉默,人人都緊張地看著我,放輕了呼吸。他們應該比我還要震驚,竟然有人膽敢在我的課上挑戰我的權威。


  也確實,很久沒有這樣的勇士了。


  轉開視線,我對教室最後一排的助教道:“記他們曠課。”


  人群後排舉起一只白嫩的胳膊,余喜喜大聲應道:“收到!”


  回到講臺中央,調整了下隨身麥,我再次按下遙控器繼續之前的內容,很快將這一插曲拋諸腦後。


  課程結束,眾人散去,我抱著講義,由余喜喜推著往辦公室去。


  “小芥,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有個外號,叫做‘北哲王’?”她性格活潑,不喜歡沉悶,可能和以前擔任文藝部部長的經歷有關,就是短短幾百米路,也總想活躍活躍氣氛。


  我時常覺得,她當助教可惜了,她應該去當娛記,這樣就可以衝浪、工作兩不誤。


  “什麼意思?”


  樹影在地上搖曳,明明有風,卻感覺不到任何涼意。都十月了,為什麼還這麼熱?去年的這個時候,明明都開始穿長袖了。


  “南法僧,北哲王。法學系的王楠教授和哲學系的你,並稱清灣大學最難搞的兩尊神。展開來就是—王楠,法學系的禿驢;北芥,哲學系的魔王。”


  “……”我還以為王教授戴假發的事別人都沒看出來,原來大家只是表面裝看不見,私下討論激烈。


  “我昨天還看到有人跟別的系科普你,說‘北哲王的課能不選就不選,非常難過,作業要求很高,但如果是為了臉,就當我沒說’。小芥,你的顏值經受住了一屆又一屆學子的審美考驗呢。”


  網上的各種八卦,認識的不認識的,校內的校外的,余喜喜通通一股腦塞進我耳朵裡,並不在意我要不要聽。


  指尖有規律地敲擊著輪椅扶手,又熱又心煩。


  “對了,小芥,你知道今天被你趕出教室那人是誰的兒子嗎?”


  我動作一頓。


  “校長的?”我猜。


  余喜喜一樂:“校長哪生得出這麼靚的崽,就他那張老臉……”


  我偏頭睨了她一眼:“注意你的言辭。”


  她像是才意識到我們不是在哪個荒郊野嶺,而是在人流密集的學校,一下子閉了口。


  左右看了看,余喜喜壓低聲音道:“他叫商牧梟,商祿的兒子,就是十幾年前很有名的那個電影明星,拍《逆行風》那個。商祿那會兒還挺火的,我媽可喜歡他了,可惜拍完《逆行風》就退出演藝圈做生意去了。”


  我的心一跳:“商祿?”


  這名字好多年沒聽過,乍然聽聞讓人有點恍惚。


  十幾年前,不僅余喜喜的媽媽喜歡他,我也喜歡。說起來,他還是我年少時的偶像,有那麼幾個夜深人靜的夜晚,我也會伴著他的海報進入夢鄉。


  時光如流水,轉眼他竟然連兒子都這麼大了。


  仔細回憶,今天那人眉眼間的確有商祿的影子。只是商祿長得端正,是典型的大男主角長相,容易讓人心生好感,而商牧梟雖然長相更精致,五官也更有視覺衝擊力,卻有種說不上來的……距離感,讓人無法親近。


  “聽說商祿息影是為了照顧生病的妻子,當時還被媒體報道稱為‘絕世深情男’,可惜第二年妻子就病死了。”


  “不過雖然家庭不幸,但他化悲憤為力量,之後幾年在商場混得風生水起,投資的產業一個比一個賺錢,很快就上了富豪榜,被八卦小報記者送了個‘點金手’的外號。”


  余喜喜一路八卦到了辦公室,進門時,已經說到前兩年商祿突然結束多年鰥居生活,娶了個和他大女兒差不多年紀的小明星的事,兩人相差二十幾歲,商祿又被媒體報道贊為“老而彌堅”。


  “聽說婚禮上只見大女兒,不見小兒子,大家都猜是他兒子看不慣老子娶個這麼年輕的小媽……”


  “好了,八卦就暫時到這裡,有機會我下次再聽。”我見她遲遲沒有停下的趨勢,只得出聲打斷,“明天中午前把目前為止的出勤記錄發給我,你那邊也記一下,和之前一樣,滿五次曠課的直接通知取消期末考試資格。還有上節課的作業,匯總好之後也麻煩一同給我,謝謝。”


  余喜喜將我推到辦公桌前,聞言顫抖了一下,低聲“嘖”了兩聲道:“果然是大魔王。”


  她雖然貪玩,好在工作效率不低,只一個下午便把我交代的事完成,匯總成壓縮包發給了我。


  我的選修課沒有太多的學生,一共也就三十幾份作業,在表格上逐一登上分數,誰交了誰沒交幾乎一目了然。為數不多的空白裡,商牧梟的名字赫然在列。


  商祿做生意或許在行,這兒子教得可不太行啊。


  疲憊地捏了捏鼻梁,看了眼腕表,發現已經晚上八點多。


  手機顯示有四五通沈洛羽的未接來電,還有七八條短消息,點開一看,都是沈洛羽問我怎麼不接電話的。


  關燈關窗鎖好辦公室,一邊操控著輪椅前往停車位,我一邊給沈洛羽回電話。


  對方很快接了,是松了口氣的感覺:“你嚇死我了,我還當你出了什麼事。”


  “抱歉,下午上課手機調成靜音忘了調回來。”


  她也沒什麼大事,只是像例行公事一般,問我最近過得好不好,身體怎麼樣,又旁敲側擊、小心翼翼地打探我和家人近來的聯繫。


  “我爸媽都很好,小巖也很好,我上個月剛和他們吃過飯,他們還提起你,奇怪你一大把年紀了為什麼還不結婚。”


  沈洛羽聽到這裡倒抽一口氣:“你騙人的吧?舅舅、舅媽怎麼可能關心我的婚事?你就是不想我多問,故意拿這話來堵我。”


  我忍不住勾了勾唇:“你知道就好。”


  沈洛羽大吐苦水:“你以為我想管啊,那不是我媽逼的嗎?舅舅、舅媽老找我媽問你的事,我媽不知道就問我,那我不是只能問你了嗎?你們一家人真的很奇怪,為什麼要兜這麼大個圈子,直接問你不好嗎?”


  輪椅停在停車位前,那點因為沈洛羽升起的笑意,轉瞬又因為她的話消散一空。


  路上行人寥寥,各自匆匆前行,唯有路燈貼心得像個稱職的老母親,替我照亮昏昧的前路。


  我仰起頭,衝我的“老母親”嘆了口氣,道:“是啊,為什麼不直接來問我呢?我也很想知道。”


  電話那頭一靜,沈洛羽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開始慌忙補救。


  “不是,可能舅舅、舅媽怕打擾你工作吧,你整天那麼忙……”


  從我車禍癱瘓,再到北巖出生,雖然沒有過任何爭吵,但我和父母的關係還是在不知不覺中漸漸疏遠。十二年過去,冰凍三尺,如今就連一起吃飯都透著股找不到話題的尷尬。我平時沒事不會聯繫他們,他們想知道我的近況也不會主動問我,而是迂回曲折地要沈洛羽來打聽。


  怕打擾我工作?這話說出來恐怕沈洛羽自己都不信。


  他們不是怕打擾我工作,他們只是怕我。怕我讓他們想起曾經那個引以為傲的孩子,怕突然意識到我已經成了一個讓他們無法忍受的廢物,也怕我哪一天心血來潮,追問他們關於北巖的出生。


  在我因為車禍癱瘓的第三年,母親生下了與我相差二十二歲的弟弟。這個在我癱瘓後由高齡母親產下的孩子,像一個“薛定諤”的禁忌,或許不去深究,大家就還能麻痹自己,認為他只是個美麗的意外。


  但其實這就跟王教授的假發一樣,每個人都對他出生的緣由心知肚明。


  “好了,我要開車了,沒事我掛了。”


  沈洛羽話音一頓,長長嘆了口氣,語氣中透著萬般無奈。


  “過幾天我去看你,你自己注意身體。”


  掛了電話,我拉開車門,放下駕駛座旁的輔助座椅,借著手臂力量將自己挪到上面。等輪椅被收到後座,我再升起輔助座椅,將自己挪到駕駛位上。


  我已經很習慣做這些,前後一共也才花了兩三分鐘,絕大部分時間還是在等輪椅收納好。


  由於針對我這種雙下肢殘疾人群設計的車輛,剎車、油門都要用手控制,一般我都不會開太快,即使前方無車,我的平均時速也不會超過五十邁。


  學校周邊有條路十分狹窄難開,道路兩旁都被停車位占滿,只能容一輛車通過。


  可能今天是周五的關係,兩旁餐館商鋪生意爆棚,車位十分緊張,加上雜亂停放的自行車,通過難度直在線升。


  我繃著神經,小心翼翼地前進,不敢有半點懈怠,以致車速直接降到了個位數。


  車後傳來引擎轟鳴,我看了眼後視鏡,是一輛藍白重機。騎手穿著一身黑色皮衣,看身形是名男性,容貌隱藏在頭盔下不太分明。


  他可能也嫌我慢,一直不停加油門發出轟隆聲響,雖然沒按喇叭那麼直白粗暴,但也吵得人心煩。


  因著這份焦躁,最後的二十米我沒再控制剎車,直接加速開了過去。


  而命運有時候就是這樣不講道理,總愛在你放鬆警惕時給出迎頭一擊。


  馬路邊忽地橫躥出一只三色小貓,被車燈映照得格外倉皇。我嚇了一跳,下意識拉起剎車,小花貓飛奔向馬路對面,安然無恙,車尾處卻發出一聲巨響。


  頭腦有一瞬的空白,我屏住呼吸,手指緊緊握住方向盤,過了好一會兒才從驚懼中回神。


  意識到可能是追尾了,我降下車窗想要查看後車情況,但由於視野局限並不能看到什麼。


  車旁的寬度不夠放下輪椅,而沒有輪椅我寸步難行。往往在這種時刻我才會意識到,殘疾有時是多讓人難堪的一件事。


  就在我苦思對策時,車窗被人叩響,藍白重機的騎手已經找上門。


  降下車窗,對方也正好脫去遮面的頭盔。待看清彼此長相,兩人都是一怔。


  “是你啊。”我還沒反應過來,高大的騎手先一步開口。


  好巧,撞我的竟然是商牧梟。


  “我還當前面的車有什麼毛病,這麼慢,老太太走路都快一些……原來是你啊。”商牧梟垂著眼皮,顯得神色倦怠,“你下次在後面貼個標識吧,免得引起誤會。”


  我一愣,開始沒明白他要我貼什麼標識,細細一品上下句,很快意識到他應該是要我貼個“車主是殘疾人”之類的標識。


  他可能並不是有意表現得像是在歧視我,但他的話的確讓我很不舒服。我只是注意安全,這和我是不是殘疾人沒有關係,哪怕我不殘疾,我也會小心開車。


  “不好意思……”


  忍著不悅,我向商牧梟解釋剛才急剎車是為了避讓突然躥出來的野貓。商牧梟聽完點點頭,一副對事故原因並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爽快地表示既然是他追尾,那就他全責。


  “撞得厲害嗎?”我問。


  “我的還好,只是蹭掉點漆,你的比較嚴重。”商牧梟將頭盔夾在腋下,掏出自己手機看了眼,不知給誰發去消息。


  只是過了幾秒,鈴聲驟然響起,他幾乎是立刻接通了電話,本有些不耐的表情變得不可思議的柔軟。


  “姐……就小事故而已,沒事……我知道,我會注意……你要吃的小點心已經買好了,你再等一會兒……”


  近看才發現,他右耳上打了耳洞,戴著枚細小的黑晶石耳釘。耳垂稍靠上的位置有一顆黑色的小痣,若不注意會以為他打了兩個耳洞。


  我記得商祿在同樣的地方也有一顆痣,以前我就非常喜歡他的這顆痣,覺得很有味道。


  基因真神奇,竟然連這種地方都這麼像。


  車後漸漸排起長龍,不停響起催促的喇叭聲,我們的事故已經開始造成擁堵,再耽擱下去怕是警察都要來了。


  “這樣……”我剛想說不然先行駛到開闊處再議,商牧梟掛了電話,直接將手伸向我。


  我不明所以盯著那部遞到我面前的手機,沒懂他意思。


  “你的手機號給我。”他說,“我會讓我的保險經紀人聯繫你。”


  原來是這個意思。


  我接過手機,將自己號碼輸入進去,完了交還給他。


  他一眼沒看,手機塞進褲兜,重新戴上頭盔衝我道:“先就這樣吧,我還有急事,有什麼問題下周到學校再說。”


  我點點頭,沒再說什麼,啟動車輛再次朝路口而去。剛轉過彎,一道藍白身影從後方疾速超車,流暢的車身還不待我細看就消失在了視野中。


  當晚就有一個自稱商牧梟保險經紀人的男人給我打了電話,約我有空到指定地點定損,說修理費用會由他們保險公司全出。


  我那車屁股如商牧梟所言,傷得的確挺重,整個後保險杠都凹了下去,搖搖欲墜。撞成這樣他卻說他那車只是蹭掉點漆,都不知道要說是他的車質量太好呢還是我的車質量太爛了。


  最後約在周末定損。將車開到定損點後,工作人員看了我的車,告訴我可能整個後保險杠都要換掉,後車蓋也要重新噴漆。我問他大概要多久才能修好,他說最少也要兩周。


  一想到兩周都沒車用,我就止不住地煩惱。


  而這股無形的揮之不去的煩惱也間接影響到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上課的情緒。


  連余喜喜都察覺到我近來心情不佳,凡事小心翼翼的,越發夾緊尾巴做人,八卦都不敢和我分享了。


  周三沈洛羽來看我,帶了不少生活用品,知道我沒車出行不便,還特地去了趟菜場幫我把冰箱填滿。


  看在她出錢又出力的分上,我惡劣了好幾天的心情也平復不少,連帶她和我說些老生常談的事情我都沒那麼不耐煩了。


  “小芥,我上次跟你說的那個互助小組,你看你周六有沒有空,去參加一下唄?”沈洛羽簡單做了兩盤義大利面,與我一人一份。


  “什麼互助小組?”我卷著面,不太記得她說的這個互助小組的事,大抵是我嫌她啰唆,聽過就算,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了。


  “就是那個……樂觀向上心理互助小組。”


  這名字,我好像有印象了。


  我抬頭看她:“我沒有心理問題。”


  沈洛羽壓根不信:“你這麼悲觀厭世還沒有問題?”


  我糾正她:“這不是我的心理問題,這是我的哲學觀點。”


  她一臉無話可說。


  “是我媽讓我勸你去的,要是我再無功而返,她就要親自登門了。她這兩年身體也不好,你忍心看她為你的事操心嗎?”


  要是她拿自己打這副親情牌,我完全可以很忍心。但姑姑是我從小敬重的長輩,只要她出馬,我是怎樣都無法說“不”的。


  我靜了靜,沒有直接回絕:“姑姑最近怎麼樣?”


  “還是老毛病,天氣一涼就容易咳嗽。”沈洛羽戳著自己那盤面,語重心長道,“她很擔心你。”


  姑姑年輕時候得過肺病,後來雖然治好了,但也落下了病根,一有個什麼刺激就容易犯病。當年我出事時,她為我流了不少眼淚,我不想她再為了我的事操心。


  她已經是現在為數不多肯為我操心的人了。


  抿了抿唇,我放下叉子,最後還是妥協。


  “好,我去。”


  沈洛羽走後,我收拾好碗筷,替自己倒了杯適合睡前喝的貴腐甜白,來到客廳CD架前。


  從邊角抽出《逆行風》的DVD,打開盒子,我熟練地將其塞進了影碟機。


  坐在昏暗的客廳裡,望著投影幕布上已經不知重復播放過幾次的畫面,我選擇直接快進到了自己想看的地方。


  濕熱的谷倉,叼著煙的男人。女人與他調情,他將她一把擁入懷中,口裡的煙緩緩吐出,形成美妙的流體現象,朦朧地籠罩著兩人的頭臉。


  這部電影還有更為人稱頌的畫面,但我獨獨熱愛這一段。


  導演該是極愛商祿的,愛他優秀的表現力,也愛他武裝到頭髮絲的演技。側臉的近景裡,每一顆汗珠、每一個呼吸起伏都恰到好處,就連耳垂上的那顆痣,都仿佛在訴說男主角的無窮魅力。


  看完電影,將空酒杯放到洗碗槽,由著酒精作用,困意漸漸浮現。我關閉投影,操控著輪椅進到臥室休息。


  那一晚,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又或許是因為重溫了《逆行風》,我做了許多亂七八糟的夢。一覺醒來,夢裡的內容記不大清了,只是覺得身心疲憊,仿佛與人搏斗了一夜。


  “老師,我真的是有原因的,我不是故意曠這麼多課的,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讓我參加考試……我不能再掛科了,不然會影響我畢業的。”


  知道自己要掛科,來找我求情的學生不在少數,大多軟磨硬泡,好話說盡,等發現確實難以攻破,也就放棄了。


  可今天這個不太一樣。


  我敲擊著計算機鍵盤,並不抬頭。


  女孩見我不理她,幹脆繞過辦公桌來到我跟前:“老師,求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她矮下身,半跪在我的輪椅旁,哀聲祈求著。


  我的頭更疼了。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