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4
黑森林與白玫瑰(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79236
69暖身慶|滿$1000現折$100元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年輕的護士芙蘭卡在納粹的統治下失去了所有的親人,絕望的她準備在雪地中結束自己的生命,卻意外發現了一名雙腿骨折的德國飛行員約翰。她的職業習慣使她拯救了約翰的生命,而約翰的存在也挽救了芙蘭卡。在交談中,芙蘭卡發現約翰的真實身份竟是盟軍的特工,而他的目標很有可能會改變戰爭的走向。他們的命運也因為這次相遇而永遠改變……

歐文·鄧普西 (Eoin Dempsey)

生於愛爾蘭都柏林,現居美國費城。包括《黑森林與白玫瑰》在內已出版七部小說,被翻譯成超過十四種語言,售出近百萬冊,廣受世界讀者好評。本書用畫面感極強的語言,敘述了一個情節緊湊的戰時浪漫故事。在幾近絕望的境地中,兩人相互挽救,並改寫了各自的命運,甚至更多人的命運。也許在故事本身之外,我們能從中看到更多美好的、善良的、溫暖的情感。


1. 海量讀者口碑推薦,紐約公共圖書館年度選書,海外豆瓣Goodreads年度優秀歷史小說,萬人五星好評!亞馬遜先讀計劃”編輯選書,電子書總榜NO.1,暢銷35萬余冊。

2.故事情節生動,節奏緊湊,背景真實,閱讀體驗流暢。

3.黑暗無邊的森林中開出潔白的玫瑰,正義也終將戰勝邪惡,書中人物用自己的行動書寫著世界反法西斯斗爭的偉大征程。

4.命運詭譎莫測,可慘痛的人生中仍然不應放棄希望。黎明前的黑暗最為深邃,只有帶著善良與愛,在逆境甚至絕境中頑強抗爭,勇敢堅韌地不斷前行,最終才會迎來幸福與曙光。


第一章 雪地裡的發現
第二章 帶他回家
第三章 蘇醒
第四章 小鎮之行
第五章 攤牌
第六章 芙蘭卡的美夢
第七章 玫瑰凋零
第八章 最後一塊拼圖
第九章 上尉的身世
第十章 大膽計劃
第十一章 空襲
第十二章 千鈞一發
第十三章 逃亡
第十四章 魔法與英雄
第十五章 光芒

第一章 雪地裡的發現


德國西南部黑森林山區,一九四三年十二月

這裡似乎是一個很適合長眠的地方。她曾經熟知這裡的每一英寸曠野,每一棵樹,每一個山谷。這裡的每一塊巖石都有名字,那是大人們無法理解的暗號,標示著孩子們秘密約見的地點。這裡奔流的山澗在夏日艷陽下,閃耀如拋光晶亮的鋼鐵。這裡曾經是讓她覺得安心的地方。而如今,就連這個地方也像是被下了毒,被毀壞了。原有的美好與純凈都已被扼殺殆盡。

地上一層厚厚的雪毯,向四面八方延伸,放眼四望,怎麼也望不見盡頭。她閉上眼睛,等待了數秒。寒風呼嘯不止,積雪的枝丫搖晃著發出颯颯聲。她呼吸急促,心臟狂跳。夜空居高臨下俯瞰大地。她繼續往前走,每踩下一步,雪地就發出嘎吱聲。要動手的話,真有所謂“最合適”的地方嗎?只要想到在雪地上玩耍的孩子可能會發現她的尸體,她心裡就難受。她不願為這世界再增添一絲一毫的苦難。或許自己應該回頭,至少再熬一天。她眼角涌出的淚水,順著她已被凍得發麻的臉頰淌下。她繼續往前走。

飄落的雪花越積越厚,她拉了拉圍巾,掩住臉。說不定僅這惡劣的天氣就能要了她的命。那應該是更好的結局——讓她回到她所深愛的大自然的懷抱裡。那她為什麼還要繼續往前走呢?像這樣在風雪中漫無目的地跋涉,有什麼意義呢?時候已經到了,她只要動動手指就能終結所有的痛苦折磨。她把手伸進口袋裡,隔著手套,摸著父親那把舊左輪手槍光滑的金屬表面。

不,還不到時候。她繼續往前走。她將再也見不到那幢小木屋以及和小木屋有關的一切了。她將永遠不會知道戰爭的結果,也看不到納粹垮臺,或那個狂人為他的罪行接受審判。她想起漢斯,想起他那俊朗的面容、真誠的眼神以及令人難以想象的勇氣。她甚至沒有機會再一次擁抱他,告訴他,是他讓她相信,這個荒誕的世界裡仍然有愛存在。他們砍下他的頭,丟到他尸體旁邊的小箱子裡。他就這樣躺在他妹妹和他最要好的朋友身邊。

雪下個不停,但她還是繼續往前走。爬上小山,茂密的森林就在她左手邊。她的眼睛適應了黑暗,卻突然瞥見前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就在大約兩百碼外的雪地上,是一個人。他像團破布似的,蜷縮在潔凈無瑕的白雪上,周圍沒有腳印。那人一動也不動,但綁在身上的降落傘迎風瑟瑟鼓飛,像一只饑餓的動物在舔著雪。盡管在這附近已經好幾天沒見過半個活人了,她還是本能地轉頭張望。她小心翼翼地向前靠去,心中根深蒂固的偏執妄想讓她把每個影子、每一陣風都當成致命的威脅。但這裡什麼都沒有,當然更沒有人。

雪覆蓋在他動也不動的身體上。他躺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整個人幾乎已經隱而無形了。他眼睛閉著,臉上被雪遮蓋。她拂開他臉上的雪,試圖尋找生命的跡象。透過頸部的皮膚,她摸到他的脈搏在跳動。他雙唇之間呼出團團冰雪似的白色氣息,但眼睛仍然沒有睜開。她抽身後退,四下張望,迫切想找人幫忙。但她看來看去,這裡依然只有她自己和這個陌生人。這裡沒有其他人,最近的一幢房子是她家—— 爸爸留給她的那棟小木屋。那兒距此足足兩英裡遠。而最近的村子在五英裡之外,或許更遠——這麼遠的距離,就算他意識清醒,以他現在的狀況也絕對到不了。她拂開他胸口上的雪,露出掛著上尉軍銜的德國空軍軍裝。他當然是他們中的一員——那群禽獸毀了這個國家, 殺害了她曾經愛過的每一個人。她要是把他丟在這裡等死,又有誰會知道呢?她完全可以就這樣拋下他不管。他們兩個人很快就都會死。雪地裡的兩具尸體,不過是在多得驚人的死亡人口統計數字裡增加了微不足道的數字而已。她走了幾步,又停下來。她還沒搞清楚自己到底要怎麼做,但身體已經再次俯身靠近他。

她拍拍他的臉頰,試著叫他,但沒有響應。她翻開他的眼皮, 但他除了輕輕地呻吟一聲之外,還是沒有任何反應。這位德國空軍上尉身體枕在背後的背包上,頭往後仰,雙手攤開在身體兩側。他個子很高,起碼有六英尺,體重說不定有她的兩倍重。要把他扛回她家根本就不可能。她不禁擔憂起來。完全沒辦法啊。然而她還是努力想抬起他,不過,才抬起幾英寸,她就腳下一滑摔倒在地上,那人再次滑落在雪地上。他的背包至少有五十磅重,降落傘大約十磅。降落傘暫時留著無妨,但背包必須得取下來。經過幾次不斷嘗試和修正之後, 她解開了背包的背帶,將背包從他身上取下。他的身體失去支撐, “噗”的一聲輕輕摔在雪地上。

她丟開背包,抬頭看了看天空。雪下得更大了,但應該不會下太久。她再次去摸他的脈搏。脈搏的跳動還是很強,可他還能撐多久?她心裡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衝動。她把手伸進他的外套口袋,掏出了他的身份證明。他叫韋納·葛拉夫,柏林人。皮夾裡有張照片, 上面有一個女人和兩個小女孩。她猜照片裡的女人應該是他的妻子。兩個小女孩四五歲的樣子,笑瞇瞇的。他二十九歲——比自己大三歲。她盯著韋納·葛拉夫,重重呼了一口氣。她所受的訓練、所做的工作,都是要隨時幫助別人。她過去是這樣的人,現在也可以再成為這樣的人——就算只有幾小時的時間。她把身份證明放回他口袋裡, 再次繞到他後面,把手臂伸到他腋下,使盡全身的力氣。他上身移動了,雙腿卻還陷在積雪裡。當她把他的腿拖出來時,他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叫,但眼睛仍然沒睜開。她放下他,走到他身體正面查看他的腿。他的長褲已經被撕破了,能摸到折斷的骨頭貼在皮膚下面。她不禁心裡一驚。他兩條腿從膝蓋以下都骨折了。他受傷的地方很可能是腓骨,但肯定也連帶影響了脛骨。如果處理得當,骨折的部位假以時日就能愈合,但走路暫時是不可能了。

讓他躺在這裡,靜靜地在雪地裡死去,說不定是更好的安排。她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打開他的背包,看見裡面有幾件換洗衣物以及很多文件。她拿出這些東西擺到一旁,然後在背包深處找到火柴、口糧、水、睡袋和兩把手槍。她不禁疑惑,兩把手槍?德國空軍軍官幹嗎帶這些東西?也許他本來應該空降到義大利的敵軍陣線後方,可是那裡距此有幾百英裡遠呢。時間緊迫,她耽誤的每一秒鐘都可能會要了韋納·葛拉夫的命。她想起他的妻子和女兒。他為納粹帝國效力雖然十惡不赦,但他的妻女是無辜的。

她身上什麼東西都沒帶,只有一把裝滿子彈的左輪手槍。她原本以為今天晚上只需要這把槍就夠了。

她想起少女時代冰雪封天的冬季,以及她在這片曠野上所度過的時光。幾百碼之外就是層層疊疊、無邊無際的森林,而這段短短的距離,就是韋納·葛拉夫生與死的交界。要是他掉在樹林裡,就算沒摔死,也永遠不會被她發現。她從他的背包裡拿出睡袋,打開來蓋在他身上,然後俯身靠近他的臉。

“你最好值得我救。”她輕聲說,“我是為了你太太和女兒才這麼做的。”

他們所在的這片曠野位於山頂,地形平坦,林木沿著山坡一路延伸到山谷谷底。針葉林裡白雪茫茫,積雪深達十英尺,甚至還不止。她花了一兩分鐘才走到樹林,然後蹲下來,在雪地裡挖洞。新下的雪粉粉的,很松軟,所以很容易挖。沒有其他人出現。這個雪洞將是他們能不能撐過今晚的關鍵。就算她要結束自己的生命,也可以等到救活他再說。

她回去查看他的情況。他還活著。她心中亮起一朵小小的火光,宛如黑暗洞穴裡遠遠亮起的一點燭光。她再度回到洞邊,暫時不去想怎麼把他拖過來,只專心挖洞,掏出的每一捧雪都堆得高高的。挖了二十分鐘,雪洞看上去夠大了。她爬進去,用身體把雪洞內側壓平,再拿從外面撿來的長樹枝在洞頂挖了通氣孔。

她回到韋納身邊,拿起背包和睡袋,帶到雪洞裡。這洞的長度正好適合他躺進去,高度足以讓他坐起來,應該是行得通的。她又走回他身邊。時間想必已過午夜,但離相對比較安全的黎明還遙不可及。在暴風雪停止之前,她沒辦法把他拖得太遠,頂多只能拖到雪洞。她抓住系在他肩上的降落傘尼龍繩,開始拖。他的身體剛一移動,臉就皺了起來,露出痛苦的表情。她再次抓住降落傘,鉚足全力拉。她舉步維艱,但還是把他往前拖了六英尺。這樣確實可行。她心中燃起希望,陷在雪地裡的身體也涌起腎上腺素。她再次用力拖動,一下又一下,花了整整二十分鐘。裹著厚重大衣和圍巾的她渾身冒汗,但他們終於到了雪洞邊上。她心中涌起一股近似勝利的感覺,仿佛已經一輩子沒有這樣過了。她上一次有類似的感覺,大概還是白玫瑰印出第一批傳單的時候,那時他們因自己為正義挺身而出激動不已,以為德國人民光明的未來就要在他們這一代人手中夢想成真了。韋納·葛拉夫還是昏迷不醒。什麼也喚不醒他,起碼今天晚上不行。她努力做了這麼多,就只是盼著能讓他再次睜開眼睛。他是誰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他是活生生的人,還在喘息的人。她休息了幾秒鐘,才把他推向洞口的斜坡,這是她一點一點親手挖出來的。他又呻吟了一聲。她用力把他推進洞裡,同時聽到他的腿骨發出可怕的咔咔聲。

暗黑的夜空不斷飄下雪花,狂風呼嘯,宛如貪婪的狼。她拿出他背包裡的火柴,劃亮一根,洞裡亮了起來。她之前並沒真正看清楚他的長相,在她眼裡,他只是一副受傷的軀體,不算是真正的人。現在她看見了,他長相英俊,胡子拉碴,一頭褐發剪得短短的。她熄滅火柴,把睡袋蓋在他身上。她躺在他身邊,聽見他淺淺的呼吸,以及胸膛裡隱約的心跳聲。他們必須靠彼此的體溫取暖才能熬過這一夜。她伸出手臂摟住他。自從十個月前漢斯去世之後,她就沒像這樣碰觸過其他男人。她在精疲力竭中很快就睡著了。

尖叫聲讓她從睡夢中驚醒。她花了好幾秒鐘才想起自己身在何處,以及發生了什麼事。雪洞裡的漆黑讓她感覺遲鈍,直到她仰頭看見頭頂上的那個小洞。現在月光清晰可見。他的頭撇向一邊,但身體還是暖的。他在做夢。她又躺回他身旁,頭枕在他的手臂上。但才剛閉上眼睛,就又聽見他的慘叫。

“不,拜托,不!拜托,住手!”

她全身的血液頓時凝結。因為他說的——絕對沒錯——是英語!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