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4
你來了,就很好(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6元
定  價:NT$276元
優惠價: 75207
2022/08/12-2022/08/31
盛夏書日|滿$888再享92折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章兮兮、夏漱石、薛一笙、居南川、陸展信幾個風華正茂的少年,在肆意張揚的青春裡一起長大。成長的旅途中,有甜蜜懵懂的感情、相知相伴的溫暖,也有無論怎麼努力,終究不可得的遺憾。作者通過兩條時間線的交錯,講述同一群人的命運,作品中有一群可愛的年輕人,還有那些不太可愛的長輩們,他們在不同的時刻和地方出現,像是永遠無法猜測的命運的音符,奏出奇妙的聲音。青梅竹馬的戀人、以朋友名義默默守護的人,那些錯過的人,還能回來嗎?十幾年後,在申城特大臺風之日,冒著狂風暴雨衝進書店的人是誰?開放式的結局,千人千解。然而,不管是誰,你來了,就很好,代表著幸福來了,經歷了所有跌宕起伏後的那種幸福。


連三月:一邊在文字的世界裡尋找存在的意義,一邊嘗試用有限的生命尋找一點生活的詩意,企圖用寫作拓展一點人生的邊界。


在那場肆意的青春裡,我們一起長大,到如今,你又在誰的身邊老去?


貓 膩

三月是我認識很多年的朋友,當年相識也是因為她給《慶余年》寫書評,那時候慶余年還沒有連載完呢,一眨眼的確很多年了。我們之間最多的相處模式就是她看我寫書,催我寫書,稱讚我書寫得好,偶爾我也會說起來,她這些年停筆了很久,該再寫寫東西了,沒想到她居然真的寫了,而且女主角是一個被別人催著寫書的可憐角色,十分有代入感,那麼,現在我的稱讚必須登場了。這讓我產生極強的親切感和幸福感。

最開始的時候我問過這個故事的看點是什麼,她說是通過兩條時間線的交錯,講述同一群人的命運。我倒吸一口冷氣,畢竟《大道朝天》完本以來這麼久,我也構思過一些有的沒的想法,其中一個便是這樣的故事。她大笑拍手,說我們果然都是英雄。待她把這個故事給我看完後,我才發現她說的時間線就真的是時間線,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以及準備寫的在兩條時間線之間來回穿梭的玄幻品類——好吧,直男與直女本就有各自的頻道,中間隔著十萬八千裡。

這個故事裡的年輕人格外可愛,兮兮與小夏、小何、薛一笙以及等等等等,還有那些不太可愛的長輩,他們在不同的時刻和地方出現,像是永遠無法猜測的命運的音符,奏出奇妙的聲音。每一個章節裡,寫著時空的響應,放鬆下來,隨著情節的流淌去感受時間的本質。這讓我想起很多年前在網上看到過的那句話——且把時光燉了。至於燉成一鍋雞湯還是一鍋酥油茶並不重要,那些所謂命運磋磨之下的基調是暖的就好。任何故事都可以說是回憶的某種變形的發散狀的投影,時間線便是想象與現實的映照以及界線,真正能打動人的還是時間線的收斂,我稱之為死亡。書中有分離,也有死亡,或者被分離、死亡的考驗,感情顯得飽滿且濃烈,跌宕起伏的過程裡有著無盡的享受。但真實的生活裡,能夠不經歷這種考驗才是真的幸福。

結尾處,冒著雨衝進來的那個人並不重要,我認為的那個人與三月寫的具體的某一個“人”並不同,就像我們所說的時間線的意思完全不同——但他來了,就代表著幸福來了,經歷了所有跌宕起伏後的那種幸福。

最後,感謝您拿起這本書,翻開這個故事,看看她寫下的這些關於體驗幸福的文字。


一周過後,章兮兮坐火車從都靈前往佛羅倫薩,鳴笛中的火車一寸一寸地將她與都靈分離。此時再留戀夏漱石,只剩下不禮貌了,她唯一能做的,是繼續踏上這段告別夏漱石,也告別自己過去的旅程。

車廂對面的位置上,坐著的是在給女兒講故事的父親,女兒指著童書上的圖案問了很多不著邊際的問題,父親滿腮的胡子,卻一臉寵溺地溫柔答復,偶爾抬頭對章兮兮露出歉意的笑容,章兮兮微笑地搖搖頭表示不介意。爸爸似乎仍舊有些抱歉,將手邊的一束百合花遞給了章兮兮,道:“抱歉打擾到你,希望百合花能讓你開心。”

章兮兮沒有拒絕,她接過然後笑著道謝。比起很多內斂的鮮花,百合花的香氣四處飄溢,香得放肆香得痛快,像極了文藝復興時期的佛羅倫薩,滿眼都是勃勃的生機。或許在愛中長大的孩子,對愛的渴望反而不會那麼濃烈吧?她總是試圖在身邊的人身上找到安全感,薛一笙、夏漱石,還有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再想起來的爸爸。這一切都源於她曾經很長很長的時間裡,無法從內心深處找到自己,才會格外苛求在旁人那找到自己,可誰都知道這樣的方式只能解燃眉之急,無法一勞永逸。她在百合花的香氣裡,沉沉睡去。

那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晚上,空氣中仿佛也彌漫著花香,章兮兮下了晚自習,踩著自行車到了家門外的巷子口,罕見地看見了一向不愛參與對她教育和培養的爸爸,章爸爸總是很疏離,不像是嚴父,倒像是個非常懂得分寸的職業經理人。該給的支持都不曾少過,但想要多一點親近,那是從未有過的。因為生來便是如此,所以章兮兮從未覺得哪裡不對勁。如今爸爸突然出現在她放學的時間段,還在等著她,她驚喜極了,樂顛顛地過去,章爸爸看見她過來,衝她笑了笑。她記得那晚路燈發著氤氳的昏黃色,還有那追光的飛蛾圍著打轉。

章爸爸大概說了下自己臨時被派去出差,歸期未定,云云,章兮兮不疑有它,只問道:“爸爸,那我每個月兩百塊的圖書錢跟誰要啊?我前幾天看中了一本切利尼的傳記,我打算在這個月買呢。”章爸爸想了想,從錢包裡取出了一沓錢,抽出了一部分給到章兮兮,章兮兮心情大好,覺得天降巨款,塞到了書包裡,一邊對章爸爸說道:“我花完了怎麼辦?”

章爸爸將行李箱推到車的後備廂處,頓了頓,道:“那你省著點花。”

章兮兮架好自行車,蹦到車後備廂,一邊使出吃奶的力氣幫爸爸放行李,一邊回道:“哦,那你可別告訴我媽你給我錢了啊。”那一刻她只是被巨額零花錢衝昏頭腦的人,沒有發現任何異樣,更別說能意識到幫助即將離開她的父親搬行李這件事有多麼荒誕。

章爸爸愣了愣,欲言又止地點點頭,狠狠吸了一口煙,煙灰掉落在旅行包上,他也毫不在意,章兮兮掏出面紙給他撣了撣,章爸爸沒抬頭,仿佛是對著箱子說話,又說了一遍道:“你省著點花,再見了啊。”他連兮兮的名字也沒有叫。

章兮兮有些不耐煩道:“哎呀,我知道了、知道了,你早點回來不就行了。”說著用胳膊肘捅了捅爸爸的臂膀,做了個鬼臉,她覺得難得能和爸爸如此親暱。

章爸爸笑了笑,關上後備廂後揉了揉章兮兮的頭,道:“別給自己太大壓力,高考是很重要,但人生裡的很多事情,都很重要。”

章兮兮突然覺得哪裡不對勁,可又說不上來,敷衍地點了點頭,送爸爸坐上副駕駛的時候,看見司機是個和父親年齡相仿的女子,便熱情地打了招呼,主動問了聲阿姨好,對方愣了愣,露出禮貌又尷尬的笑容說再見。章兮兮退了幾步讓了道,衝著發動後遠離的汽車跳起來揮了揮手道別。她想著自己得了一筆巨款,明天可以成為書店最有錢的人,開心到飛起。

章兮兮哼著歌走在自家的居民樓裡,這裡的居民樓有些年頭了,人擠人,好在鄰裡關係還不錯。但隔音效果很差,常常自家人吃飯,還能聽見隔壁在聊天,有時候還能串上。這天晚上,一個普通不過的夏天悶熱的夜晚,章兮兮聽見了媽媽哭泣的聲音,她覺得有點奇怪,加快步伐衝進家門,媽媽轉過來的臉上,一瞬間充滿了驚喜和期待,看見是她之後,驚喜和期待轉瞬而逝,隨後轉身擦幹了眼淚。

“我在巷子口看見爸爸了,他去出差,要多久回來啊?”

“你見到他了?他是在等你嗎?他是一個人嗎?他跟你說什麼了?”

章兮兮愣住了,她終於想起來哪裡不對了。她回想父親說的話和反常的小細節,她從前與爸爸雖然不那麼親近,但是今天卻有些格外的親近,爸爸還揉了自己的頭,這是她記憶中難有的互動。可是這種親近卻帶著某種怪異,但是怪異的點具體在哪,她當時並未意識到,可是現在回想,覺得無處不在。她突然想起開車的那個女人,控制不住地抖了抖,她似乎猜到了那個女人的身份。

章媽媽以為她被自己嚇到,趕緊上前安撫她:“我們一直沒有告訴你,但是我覺得你大概也猜到了,我不想再瞞你了,這些年,你爸爸其實對我們沒有什麼感情,現在他終於決定丟下我們了,今天剛辦完手續,我……我現在還是很亂,不知道該怎麼辦,媽媽沒有當好媽媽,媽媽想要用你把他留下,但是沒有用了,他也不會再次因為你留下了。”

章兮兮這才徹底被嚇蒙了,媽媽的解釋直接將答案擺在了她面前,她連“往好處想”的機會都沒有,就得面對這個赤裸裸的現實。其實她身邊早就有同學家長離婚,在他們的身上並沒有看出哪裡特別,所以離婚在她眼裡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看見媽媽的樣子,尤其聽見她說“沒有當好媽媽”的時候,她突然很惶恐,很怕這突如其來的溫柔。她生硬地拍了拍媽媽的肩膀,撒了一個謊道:“我碰見了爸爸,他讓我跟你好好的,他說他會回來的,他……他是一個人走的,我沒有見到別人。”

章媽媽抱著章兮兮哭了,章兮兮想她需要這個謊言,有時候謊言可以解決問題,哪怕是短暫的,雖然她知道這是個非常不聰明的解決辦法,但是她想要安撫她,此時此刻,她除了撒謊,也沒有別的辦法了。與此同時,她還很自責,因為媽媽說她無法將爸爸留下,一定是當女兒的不爭氣才會這樣,她想到自己成績普通長相普通甚至連愛好都普通,愧疚感更加重了,她好像無法成為一個讓父母自豪的孩子,她太普通了,普通得就像這個夜晚一樣,憑什麼索求愛呢?完全是個累贅。

章兮兮爸媽離婚的事情,很快就被周圍人知道,陸展信也好幾次小心翼翼問了章兮兮幾句,章兮兮也懶得搭理他。薛一笙幫她分析問題,認為反正平常章爸爸也只出現在她考試考不好的時候,扮演的角色是和媽媽一起訓她而已,如今少一個人訓她,也不是什麼壞事。章兮兮覺得薛一笙分析得對,將前一天夜裡的失落自責深深埋進了記憶深處,然後告訴了她父親留了一筆巨款給自己的事情,這下子就更驗證薛一笙分析的,她並沒有什麼損失,畢竟長輩們只是夫妻散場,父母這種身份,法律才不會讓他們擺脫呢。薛一笙夸贊章兮兮條理清楚有理有據,章兮兮又開心了起來。

中午時分她去了一趟書店,買下了那本切利尼的自傳《致命的百合花》,定價二十三塊八,店家就進了一本,還夸贊了一下章兮兮的眼光特別,其實心裡很懊悔怎麼就進了這本冷門書,何年何月能賣掉,還好有個愛書的狂熱分子。離開書店的時候,她在門口見著夏漱石和居南川正在停自行車,夏漱石同班的兩三個女生買完教輔資料出來,一擁而上與夏漱石打招呼:“真題集就剩下一本了,我給你也買了。”中間的那個女生,戴著墨綠色發帶,笑意盈盈地將真題集塞進了夏漱石的車簍裡,居南川吹了個口哨,女生的閨蜜們也跟著起哄,這讓章兮兮裝不了看不見。夏漱石剛要向章兮兮走來,同班的女生又搶先一步,誇道:“你的耐克鞋好帥,特別適合你。”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