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190元
優惠價: 85162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本書是戰國時齊國稷下學宮道家黃老學派學者尹文子及其學派的語錄體著作,大抵是經過其弟子的整理而成編的。這部並不算長的古文獻,意豐 而文簡理富,聚百家而治之,合萬流而一之,折衷群說,兼攬眾長,實為一部 整齊博贍之書。

注譯者
徐忠良
曾任浙江古籍出版社社長
校閱者
黃俊郎
曾任政治大學中文系教授

壹、《尹文子》其書
一、總 論
《尹文子》,戰國時齊國稷下學宮道家黃老學派學者尹文及其學派的語錄體著作,大抵是經過其弟子的整理而成編的。《尹文子》此書,《七略》、《漢書‧藝文志》皆有著錄,作「名書一篇」,與今本作〈大道上〉、〈大道下〉二篇不合,而且,其所論與《莊子》、《荀子》、《韓非子》等書對尹文及其思想的評述相乖。自本世紀三十年代以來,因為學術界對齊國稷下學派研究的注重,尹文和《尹文子》也引起了許多學者的重視,有相當多數的學者指其書為偽作,但也有指其為真品的。至今,聚訟紛紜,沒有定論。我們在綜合考察了六十餘年來學術界的研究成果之後,認為今本《尹文子》大致上是偽作,但也有不少可信的材料,不可說是全偽。這部並不算長的古文獻,言嗇意豐,文簡理富,聚百家而治之,合萬流而一之,折衷群說,兼攬眾長,實為一部整齊博贍之書。劉勰《文心雕龍‧諸子》謂:「辭約而精,尹文得其要。」《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云:「讀其文者,取其博辨閎肆足矣。」均據今本立論。是一部探討研究稷下道家黃老學派及其學說的頗為重要的著作,應該把它從被全盤否定或幾乎全盤否定的地位上解救出來,重新認讀,重新研究,恢復它在先秦思想史上應占的一席之地。


二、《尹文子》的思想特色
今本《尹文子》一書,學者們指其為偽作的多,而系統地研究其思想內容的少。綜觀今本《尹文子》,雖然全書結構鬆散,章節與章節之間看上去往往不相銜接,而且還摻雜著儒、墨、名、法諸家學說,但系統地考察全書的思想內容,我們認為,今本《尹文子》的道法形名學說自成一個思想體系,即稷下道家黃老學說的思想體系。
我們純就今本《尹文子》一書,考察其思想內容,認為有以下三方面的特點:


(一)以稷下道家為立足點,來闡發《老子》的學說
《尹文子》的這一特點很鮮明。首先,《尹文子》強調「道治」,如謂:「以大道治者,則名、法、儒、墨自廢,以名、法、儒、墨治者,則不得離道。」顯然把「道治」置於名、法、儒、墨之上。又說:「道不足以治則用法,法不足以治則用術,術不足以治則用權,權不足以治則用勢。」即明顯地把「道」作為治國的根本方法,尊崇老子的「無為而治」為至治,為治理國家的最高境界,而以法、術、權、勢為具體手段以補「道治」的不足。其次,引用並闡發《老子》學說,今本《尹文子》一共引述《老子》原文三處,分別出自《老子》第六十二章、第五十七章、第七十四章,而且還作了「因道全法」的發揮。再次,記錄了宋鈃與稷下道家田駢、彭蒙等人討論人治和法治的政治言論:「田子讀書,曰:『堯時太平。』宋子曰:『聖人之治以致此乎?』彭蒙在側,越次答曰:『聖法之治以至此,非聖人之治也。』宋子曰:『聖人與聖法何以異?』彭蒙曰:『子之亂名甚矣!聖人者,自己出也;聖法者,自理出也。理出於己,己非理也;己能出理,理非己也。故聖人之治,獨治者也;聖法之治,則無不治矣。此萬世之利,唯聖人能該之。』」這段議論的關鍵之點在於聖人之治與聖法之治的區別,而作者顯然是贊成聖法之治的。但這裡的「法治」應當是從屬於「道治」這一根本的治國方法的,它只是一種補充手段,是以道治而全法治。


(二)「正名」理論和「名為法用」
《尹文子》的最大特色是以稷下道家為立足點,有系統地闡發「正名」的形名學說和「名為法用」的政治思想。形名學說和「名為法用」的政治思想是稷下道家黃老學派所共有的,這在《管子》的〈心術上〉、〈白心〉、〈樞言〉諸篇中均可找到痕跡。但,相對而言,《尹文子》則更為集中和有系統。因此,班固把《尹文子》列為名家,也是有他的理由的。
《尹文子》開篇就提出了正名問題:「大道無形,稱器有名。名也者,正形者也。形正由名,則名不可差。故仲尼云:『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則言不順』也。」這裡的「名不正,則言不順」之言,其實質在於維護當時已大致確立了的封建等級制度的統治秩序,強調要糾正當時名形相背離的社會現象,因而又接著說道:「故亦有名以檢形,形以定名,名以定事,事以檢名。」又說:「今萬物具存,不以名正之則亂,萬名具列,不以形應之則乖。故形名者不可不正也。」注重名與形的相互對應和互相檢驗,名以檢形,形以定名,名以定事,事以檢名,就是這樣的意思。又進一步闡述「名」和「分」的區別,舉出「五色、五聲、五臭、五味」這四類自然之物為例,予以說明。它們自然生成,卻並非自願而且期待為人們所用,但「人必用之」,而且「終身各有好惡而不能辯其名分」。那麼,怎樣來辨別呢?「名宜屬彼,分宜屬我。我愛白而憎黑,韻商而舍徵,好膻而惡焦,嗜甘而逆苦」,「白、黑、商、徵、膻、焦、甘、苦,彼之名也,愛、憎、韻、舍、好、惡、嗜、逆,我之分也」。把白黑等自然屬性歸入「名」  客觀,而把愛憎等人的心理活動歸入「分」  主觀,是對正名理論進一步具體而微的闡述。
其次,《尹文子》的「正名」論,強調名為法用,具有鮮明的政治性質。如「正名分」,以法、術、權、勢相結合,加強封建君權。書中說道:「術者,人君之所密用,群下不可妄窺;勢者,制法之利器,群下不可妄為。人君有術,而使群下得窺,非術之奧者;有勢,使群下得為,非勢之重者。大要在乎先正名分,使不相侵雜。然後術可祕,勢可專。」這段話說得很明白,其關鍵在乎正名分,在於首先端正君臣上下的等級名分,然後才能使國家權力集中在至高無上的封建君主手中。可謂一言中矢,抓住了加強封建等級制度的根本問題。又如「名定分明」,使群下的貧富貴賤都操縱於君王之手,以維護封建等級制度。「名定,則物不競;分明,則私不行。物不競,非無心,由名定,故無所措其心;私不行,非無欲,由分明,故無所措其欲。然則心、欲人人有之,而得同於無心、無欲者,制之有道也」。一旦事物的名分和所有權得到確定,人們就不會去競爭、去搶奪。那麼,怎麼去「制」人們的爭競之心之欲呢?作者認為應當運用「道」和「法」:「道行於世,則貧賤者不怨,富貴者不驕,愚弱者不懾,智勇者不陵,定於分也。」「法行於世,則貧賤者不敢怨富貴,富貴者不敢陵貧賤,愚弱者不敢冀智勇,智勇者不敢鄙愚弱。此法之不及道也。」綜合作者「道不足以治則用法」的觀點,「法治」自然是作為「道治」的補充而提出的,「道治」的作用在「定於分」,而「法治」的作用則在於不敢不「定於分」,但從其所論富貴貧賤等社會身分而言,「道治」和「法治」都要求正名定分,維護封建等級制度的秩序。怎麼去定群下的富貴貧賤呢?作者強調:「貧富皆由於君。」要由君王來操縱群下的富貴貧賤,富貴者,感念所得富貴為君王所賜,感恩戴德,忠心相報;貧賤者,希冀君王有朝一日亦能賜富貴於己,盡職守能,忠心耿耿。
又如:提出「全治而無闕」的社會學說,重視社會分工,維護社會秩序。謂:「天下萬事不可備能,責其備能於一人,則賢聖其猶病諸。設一人能備天下之事,能左右前後之宜。遠近遲疾之間,必有不兼者焉。茍有不兼,於治闕矣。全治而無闕者,大小多少,各當其分,農、商、工、仕不易其業,老農、長商、習工、舊仕,莫不存焉。則處上者何事哉?」如果社會事務大小多少各當其分,人盡其才,人盡其能,這樣,人君就能無為而治了,「則處上者何事哉?」提倡「有益於治」的言論,「有益於事」的行為,即君子「所言者,不出於名、法、權、術;所為者,不出於農稼、軍陣」。反對「有理而無益於治者」、「有能而無益於事者」、「不貴其獨治,貴其能與眾共治」、「不貴其獨巧,貴其能與眾共巧」,從而做到社會上「賢愚不相棄,能鄙不相遺」,這種群策群力的社會思想,無疑是有進步意義的。


(三)以稷下道家為本位,在百家爭鳴中融合諸家學說,貫而通之,構成自己的思想體系
田齊都城臨淄的稷下學宮,是戰國時代一個極其重要的學術中心,是百家爭鳴的學術盛地。稷下道家「道、法、儒」融為一體的黃老學說,就是在這樣一種特定環境中的產物,而這種各家學說的交融,在《尹文子》中體現得更加鮮明。在尹文看來,仁、義、禮、樂、名、法、刑、賞,「凡此八者,五帝三王治世之術也」,「無隱於人而常存於世」,是公開的治世之法,但這八種治國方法的綜合運用還必須在「道治」的主宰之下,「用得其道,則天下治;用失其道,則天下亂」,意味著融合儒、法、名、墨諸家的學說,也必須置於「道治」的主宰之下。只要「用得其道」,就可以兼收並用。尹文也強調禮、樂的教化作用,「聖王知民情之易動,故作樂以和之,制禮以節之」,用以維護封建等級制度,而這一點與儒家注重禮樂的作用是一致的,表明了尹文吸收儒家學說,挪為己用的事實。像這樣的文獻例證,在《尹文子》中可以找出許多來,這裡僅舉二例予以說明。

大道上 一
大道下 一一九
佚文 一七九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