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4
  • 俄共中國革命祕檔(1920-1925)(精)

  • 叢書/系列名:滄海叢刊史地類
  • ISBN13:9789571918754
  • 出版社:東大
  • 作者:郭恒鈺
  • 裝訂:精裝
  • 出版日:1996/01/01
定  價:NT$200元
優惠價: 8517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俄共秘檔對於二十年代初期的「中國革命」提供了諸多迄今聞所未聞的珍貴史料﹐也透露了蘇共中央與共產國際內部在執行中國革命策略時兩條路線鬥爭的具體訊息。從祕檔中﹐我們初次得知:共產國際不是「世界革命的總指 揮部」;蘇共中央政治局是制定中國革命路線、決定有關指示、人事、軍援的最高決策機構。

 郭恆鈺

曾任德國柏林自由大學教授兼東亞研究所人類學研究所暨伊朗研究執行主任,現任《俄共中國革命祕檔》研究計畫德方(柏林自由大學)主持人。

 前記:關於俄共的中國革命祕檔

二十年代的國共兩黨關係,是中國現代史上一段具有重大意義和影響深遠的歷史。一九二七年四月,國民黨「清黨」。七月,「中國大革命」慘遭失敗。三十年代,國民黨「圍剿」「共匪」,中共死裏逃生。四十年代,國共內戰,國民政府「播遷」台灣。今天,海峽兩岸,一邊高喊「一國兩制」,統一中國,一邊強調「政治實體」,建設「大中原」。如果秋後算帳,溯本追源,所有這些都與蘇俄有密切關係。
 
二十年代的國共兩黨關係史,是一筆糊塗老帳。大陸與台灣雙方所發表的檔案與專著,對於探討諸多重大歷史事件的真相──如「孫越聯合宣言」的幕後交涉、孫中山的「西北計畫」、蔣介石及胡漢民訪問蘇俄等,並無多大補益。但是,所有這些又都與蘇俄有密切關係。
 
蘇聯解體後,一九九二年,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前蘇共中央檔案館(現已改稱:「俄羅斯現代史文獻保存及研究中心」)及柏林自由大學東亞研究所(中國研究)共同合作,進行整理、發表俄共(布)與中國革命有關的未刊祕密檔案。俄文版與德文版同時發行,內容相同。二十年代的《俄共(布)、共產國際與中國民族革命運動》共有兩卷:第一卷(一九二○~一九二五),第二卷(一九二六~一九二七)。這兩卷收入的文件,是以蘇俄在華推行民族革命運動過程中俄共與國共兩黨關係為主。其中包括:俄共中央政治局及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對其駐華代表及中共發出的指示文件、共產國際駐華代表、顧問自中國寄至莫斯科有關中國民族革命運動、政治軍事情勢發展的報告及電報以及他們與國共兩黨人物的來往函件、一九二三年蔣介石及一九二五~一九二六年胡漢民訪問蘇俄的文件等。
 
選入的文件是:(一)以迄今尚未發表的祕密檔案為主。(二)對某些歷史懸案提供新的史料,對某些理所當然的推論或誤解,推出新的證據。(三)有助於透視蘇俄對華政策的形成、背景以及如何在中國具體推展民族革命運動。
 
在第一、二卷選入的文件中,最重要的祕檔是俄共(布)及蘇共(布)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及其所屬的「中國委員會」的會議記錄。這些記錄證明,「共產國際與中國革命」這一「命題」是錯誤的,共產國際不過是一個執行決議、傳達指示的對外機構而已。因為一切有關革命運動的政策路線、具體指示、軍事援助、共黨經費、人事任命等,都要在政治局進行討論,做成決議後,交付執行。俄共中央政治局才是「世界革命的指揮總部」。
 
第一、二卷選入的大多數文件,是共產國際駐華代表及其他蘇俄駐華人員向莫斯科發出的報告、電報乃至私函。這些文件對於瞭解在執行莫斯科路線、指示時,共產國際內部及其駐華代表之間所發生的爭論與矛盾、成果與後果,具有高度史料價值。
 
理論上,中國的民族革命運動是由遠在莫斯科的俄共發號施令,統一指揮。但事實上,特別是在情勢急遽變化的時刻,共產國際駐華代表及中共一方面要忠實地執行莫斯科的指示、決議,另一方面又要對急轉直下的緊急情況採取相應措施。這些文件具體地反映了僵化教條與實際情況之間的矛盾和莫斯科的相應態度。
 
俄共布爾什維克的對外政策,內政亦然,是從實現社會主義的、無產階級的世界革命的意識形態出發。其手段是用(殖民地及半殖民地的)民族革命、解放運動來消滅或分化「帝國主義的後方」。因此,在世界革命的理論及實踐上,「東方」就佔有重要的地位。共產國第二次代表大會(一九二○年七月~八月)有關民族和殖民地問題的各項決議以及列寧提出的反帝統一戰線的構想,即其明例。在這個基礎上,共產國際第四次代表大會(一九二二年十一月~十二月)的「東方問題總提綱」提出了解決反帝統一戰線的策略。
 
共產國際雖然承認「東方」的特殊性與重要性,但對東方所知有限,對在東方推行民族革命、解放運動,既無理論可循,亦無實際經驗可供參攷,更談不上具體方案。共產國際二大與四大的決議,不切實際,空洞矛盾。因此,在推行民族解放運動方面,只有藉助於俄國的革命經驗,深信「放之四海而皆準」。在中國開展的工農運動就是明顯的例子。
 
俄共祕檔一再證明,莫斯科在空想與現實之間,讓僵化的意識形態牽著鼻子走,一步一步地走向失敗之路。「中國大革命」失敗之後,當時俄共之間以及共產國際與中共之間,還有中共自己直到今天還在爭論錯誤誰犯與誰負責任問題,也就沒有多大意義了。
 
著 者
一九九五年三月於柏林
前記:關於俄共的中國革命祕檔
蘇俄與國共兩黨關係(一九二○~一九二五)
第一章 建立共產組織
第二章 尋找革命盟友
第三章 莫斯科:孫吳合作
第四章 孫中山的「西北計畫」
第五章 莫斯科:棄吳聯孫
第六章 孫越聯合宣言
第七章 維廷斯基與「五月指示」
第八章 蔣介石訪問蘇俄
第九章 共產國際與新三民主義
第十章 鮑羅庭與國民黨改組
第十一章 「右派」:「好好的分家」
第十二章 孫中山繞道日本北上
第十三章 援瑪討奉、鞏固廣束
第十四章 莫斯科:路線不變
人名索引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