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7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85230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本書頗不同於當今所見同類型的文學論述,後者多半只停在為「已經過去的人」服務階段,看不出在現實情境中具有什麼意義或能起什麼作用,更別說還能引導未來文學研究的走向。

本書中各文,大體上都在開發一條由過去到現在且通往未來的研究途徑,不論所發掘的課題或所研究的結果、甚至所採行的研究方案,多少都可供當下或未來相關的研究參考,合而構成一張有關文學或文學研究的圖繪。

 周慶華

臺灣省宜蘭縣人。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博士,目前任教於淡江大學中文系、基督書院和空中大學。著有《詩話摘句批評研究》、《秩序的探索──當代文學論述的省察》、《臺灣光復以來文學理論探究》及〈仙真信仰在臺灣當代的式微及其問題〉、〈論畫意──一個影響繪畫創作與欣賞的重要變數〉、〈風險與禍害遞減率──觀音思想給予現代管理的啟示〉、〈後設宗教的當代性格及其問題〉等論文。

 (序一)文學學的活動是語意的化約──周慶華教授《文學圖繪》代序    陳界華

文學學的活動是語意的化約。
 
「文學」這個詞,在創作上可以理解,在學術理論上,也是個合法可用的語詞。從創作上講,文學包含了人作為創作者的人,這是說,人干與或者參與了自然的世界,所以,作為人的創作品的文學,便是人詮釋自然的世界的形式與成品,而人與自然的世界的關係,便是一種包含與掌控的關係,這種包含或掌控的關係,在我們談論文學的時候,是文學的。
 
所以,我們說,作為人的創作品的文學,指的是創作的成品,也指成品的形式。
 
在學術理論上講,「文學」就是「文學學」,是研究文學的科學。這種科學讓人左腳踩在「人─自然的世界」的關係上,右腳則與「文學I自然的世界」的關係相聯結,讓人永遠能夠、而且也必須站在文學的頭上講話,同時在人自己的背後謀求一個位置,以便能夠研究他的對象──文學;但是,人在這時候,卻也不得不研究他自己,描述他的對象,同時也檢察他自己的位置,而且只能用他自己聽得懂的語言。這就是文學研究,是批評的語言,加人的科學。
 
研究文學的人,在謀求發言的位置的時候,就是在創作文學上的人與自然的世界的關係,就是在創作人的科學的向度,在創作人的──研究自己的──符號系統,好讓自己能得理解自然的世界,理解他的研究對象。所以,研究文學的人,會假設一種自以為具有描述能力的語言,來描述、來包含或掌控他的對象,他會稱他自己的假設是一種策略,其實,他真正是在假設一個詮釋的社群,讓自己的情性有個駐所,讓自己的情性得以安身。研究者永遠是順著自己的情性走的,永遠是任性的,在這種屬於自己的情性上玩索的,祇有在這裡,他才覺得快樂,對自己底層的人的慾望,才有交代。我們說,研究者的論述是完密的,因為他滿足於自己的情性,在那裡,他謀求了一個完全任性的位置,創作了一種語言;研究者把他的對象──文學──的世界給化約了,化約成他自己的語言,讓他的對象講他自己能懂的話。
 
這就是文學學的活動,是語意的化約。
 
詮釋、策略、完密論說──這些是類詞,它們的「情性」是一個樣的,這個樣就是周慶華教授的新作《文學圖繪》的樣,它們都表顯作者的情性的書寫,那就是:化約文學學的向度,讓文學的意義在創作上,以及在學術理論上,能夠允許研究者、書寫者或陳述者的語言的提示,去假設一種讀者群,並且限令他們依從「詮釋」、「策咯」以及「完密論說」去理解文學,去理解人─I自然的關係。
 
詮釋、策略、完密論說──這三個類詞,是不同的情性的時刻,是三個語言,它們都化約自同一個泛詞,這個泛詞就是理解。我的意思是說,「理解」這個描述文學研究的詞,經過語意的化約以後,就會有「詮釋」、「策略」、「完密論說」的稱謂,它們是三種研究者實際在用的語言,是研究者在自己的情性上玩索的結果,或者說,是研究者的情性在不同的時刻的顯示。
 
所以,從「理解」這個泛詞上講,周教授這部書,是一般的文學的著作,書中的〈晚清文體論的洞見與不見〉一文,就是討論「洞見與不見」的專題論文,而不是任何的西洋當代文論在研究「晚清文體論」上的「應用」,〈孔子項託相問書〉及相關文獻的考察,也可以脫離倫理的或道德的正負值的命令式,重新歸宿到「誤讀」或「影響焦慮」的理論/理解,更不必是敦煌寫卷的文獻的摘述,而《紅樓夢》的研究,則是「創作論」或「詮釋學」;其它論及〈文選序〉、沈約、孔子、巴特……的地方,自然不必因為這些對象的籍貫,而發生國別的問題。這一點也為我們研究「影響」的人,提供一個觀點、一個研究的向度:「影響」是一般性的,是學術理論的泛詞,它的含意是受文學的理解的符號系統所保證的。當我們把「巴特」拿來研究《浮生六記》,並且聲稱《浮生六記》是沈復的自傳的時候,我們實除上就在聲稱:《浮生六記》是沈復與巴特的自傳、是合傳。在這裡,「巴特」與「自傳」是互訓、互相詮釋的,「巴特」與「自傳」,都可以接受語意的化約,而獲得《浮生六記》、沈復……這些類詞──這些類詞,不論是書名,是人名,都是「文學的」稱謂,都共同構成文學的理解的符號系統。如果研究者從這裡出發──這是反向語意化約的活動──從沈復、《浮生六記》開始,迴過頭走向自傳、巴特……他就會遇到「影響」,好像「西洋的巴特的什麼」影響了「中國的《浮生六記》研究」,或者,沈復〔中國的?〕與巴特〔西洋的?〕,真的有什麼「事實」的連接。所以,當我們在證明──找到了「證據」來證明──臺灣的現代文論即是西洋文論的翻版的時候,我們也在「證明」:「臺灣」與「西洋」,都是文論的對象,是互訓的,兩者同屬於一個籍貫,同屬於「文論的對象」的籍貫。在這個意義上講,英文的「巴特」與中文的「巴特」是平行的,都是學術理論的泛詞,所以也是同義的,自然都可以入籍為一般文學的「巴特研究」,而臺灣論述之為一般文學的學術理論,自然可以包含「巴特研究」,同時不必排斥任何研究向度的西洋文論。
 
這種「包含」,是文學學的活動的形式,是人與自然的關係的辨認,是語意化約加反向語意化約的結果。
 
文學學的活動,是語意的化約。
 
略為周慶華教授新作《文學圖繪》代序。
 
一九九五年冬寫於松山
(序一)文學學的活動是語意的化約──周慶華教授《文學圖繪》代序/陳界華
(序二)在後現代情境中迂迴前進/孫中曾
再現/改寫/添補?──文學的詮釋問題
論文體論
晚清文體論的洞見與不見
當代西方文學思潮在臺灣
文學創作中的情性問題
文本、寫作與閱讀/批評
古今一夢盡荒唐──從曹雪芹的歸屬談《紅樓夢》的詮釋
佛教因緣觀在《紅樓夢》中的運作及其意義
影響與反影響──〈孔子項託相問書〉及相關文獻析論
從變易中尋找「變易」──中國古典小說研究的危機與轉機
■附錄
環繞〈文選序〉「事出於沈思,義歸乎翰藻」諸問題
敦煌文學在研究上運用的問題
後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