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5
定  價:NT$490元
優惠價: 85417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結網編》是由十二位國內外史學工作者撰寫的「逯耀東教授退休紀念史學論文集」。本書作者都是逯教授的受業學生,目前或在研究機構或大學任職,或在博士班進修。他們有感於逯教授春風化雨的辛勞,特以逯教授所常引用古訓「臨淵羡魚,不如退而結網」為題,集結研究成果編成本書。

本書所收論文,涵蓋上古秦漢、魏晉唐宋,以至現代,或論傳統中國的史學及學術思想變遷,或考史實兼及國家、社會與文化等重要課題,內容豐富,論證精審。

 黃清連

1947年生,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學博士,現任玄奘大學歷史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台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兼任研究員。主要研究領域為隋唐及遼金元制度與社會史,著有專書《元代戶計制度研究》、《酒與中國文化》等,論文《唐代的雇佣勞動》、《唐代散官試論》、《唐末五代的驚卒》等三十余篇。

 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代序    黃清連

曾經偶然闖入歷史研究的蹊徑,探索陽關以西、長城以北草原與農耕文化的激盪,追尋秦漢與隋唐之間、五四與六四之際史學思潮遞嬗的軌跡,調和秋風與醇酒而融「飲和食德」於文化的大、小傳統。也曾經在「初來的時候」漫步椰林大道,把酒瓶擲向青天;伏案望月小樓,「勒馬長城」而想望「城裡城外」;佇足香江海濱「且做神州袖手人」、寄居文山市井,終能隱於「糊塗齋」而自逐於紛紜之外。這就是「那漢子」,那曾在史學領域「拾荒」、在散文苗圃耕耘都長達三十餘年的漢子。
 
這個漢子走過這樣漫長的蹊徑,自會留下一些足跡。
 
這個漢子走過這樣不平坦的蹊徑,自需披荊斬棘,開闢一條自己的路。
 
但是,那些本屬於這個漢子自己的路和足跡,卻成了引導別人前進方向的指標。
 
這個漢子就是逯耀東老師。
 
過去三十餘年來,逯師在各個不同時期引導這本集子的每一位作者,走向他們自己的目的地。為了感念他春風化雨、呵護照顧的辛勞,為了祝福他從講壇引退走進「糊塗齋」後能再闢新路,這本《結網編》的十二位受業者,從各自的研究領域提出一篇論文,作為「逯耀東教授退休紀念史學論文集」。
 
這本論集取名《結網編》,出於紀念逯師對學生的期望和鼓勵。他常引用古人的話對學生說:「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是的,史學淵海浩瀚,空言稱羨無益,退而不斷結網,才可能有所收獲。
 
結網是為了收獲,結網同時也在結緣。《結網編》的作者,都和逯師在三個階段的教學生涯中,分別結下不同的緣:
 
逯師教學生涯的第一個階段自1966年至1977年,分別在臺大和輔大歷史系開課。在這個階段中,《結網編》的作者鄧淑蘋、周樑楷、邵台新和我,與逯師結下超過四分之一世紀的緣。
 
現任故宮博物院器物處研究員的鄧淑蘋,是1966年逯師首次在臺大開課時,《結網編》作者中第一個選修的學生。她當時是大一生,讀農經系,逯師「中國近代史」的上課的內容現在雖已印象模楜,但深具啟發性的教學及引發對歷史的興趣,至今仍記憶猶新。升大二時轉歷史系,當初帶她到文學院的就是逯師。淑蘋回憶32年來,雖因工作關係,少有機會與逯師暢談,總覺得與逯師和師母都很投緣。
 
現任中興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的周樑楷,1967年在輔大歷史系讀大三時選修逯師的「魏晉南北朝史」,成為《結網編》作者中第二個選修逯師課程的學生。逯師當時正在撰寫有關魏晉史學的博士論文,課上常講述最新的史學史觀念和心得,這對醉心於史學史和史學思想的樑楷來說,真有無上的啟發。樑楷後來雖轉做西方史學史,且多年遊學國外,現又住於臺中,與逯師暢談機會不多,但每次見面,總會向逯師請教史學史方面的問題。近年來,逯師又鼓勵樑楷多注意中國近代史學史,樑楷因而撰作有關傅斯年的研究,本集所收的這篇論文,也是在逯師關心之下完成的。
 
我目前為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是《結網編》作者中第三個選修逯師課程的學生。1968年,我在輔大歷史系讀大三,選修逯師當時深受學生歡迎的「魏晉南北朝史」。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逯師因抽煙而認識我,我也竟因此而受他「薰陶」迄今30年。逯師和師母對我的照顧,無微不至。尤其在臺大讀研究所三年,因為宿舍距他們長興街的住處很近,經常探訪他們,他們也從日常瑣事關心到我的學業和未來。在工作上,逯師為我費心安排:在學時,幫我找兼差,解決生活問題;畢業後,又推薦我到輔大及史語所任職。在學術上,他常把構思中的一些觀念告訴我,使我受益不淺。他為人豪邁,不拘細節,但為學則細膩深邃,這是1978年幫他整理出版《從平城到洛陽》一書時,頗為深刻的體會。他在學生面前並不擺架子,有接受「諍言」的雅量。最令我難忘的事是,1983年我從普林斯頓返臺寫論文,轉達在美與周一良先生「月旦」臺灣魏晉史學界人物時,周先生對老師的評語與期許:「逯先生才氣縱橫,他人莫及,可惜近來魏晉著作較少。」逯師聽罷,久久不語。但自此他的魏晉論著明顯增加,並與周先生即多所往來。
 
現任輔仁大學歷史系教授的邵台新,是《結網編》作者中第四個選修逯師課程的學生。台新和逯師也因在輔大選課而認識,算來也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了。他受到逯師和師母的照顧很多,最令他感念的是,當年他在臺大寫博士論文時,選擇《漢代河西四郡的拓展》做為博士論文的題目,其實是受到逯師很多啟發的。當時逯師在香港教書,每回到機場接機回臺北的路上,一定是逯師對他的論文做階段性驗收的時候。逯師往往從材料、方法、概念到論文架構,一一垂詢,也一一批評和建議。
 
逯師教學生涯的第二個階段是1977年至1991年,在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任教。在這個階段中,《結網編》的作者陳榮開、黎明釗、李廣健、胡志偉和范家偉,分別和逯師結下自二十年至十年不等的緣。
 
現任香港科技大學助教授的陳榮開,1977年進入中大歷史系,選過逯師的通識課程。大三時負責編寫部分系內師資簡介,榮開因為對逯師的學問和性情最感興趣,就讀遍逯師的學術著作和散文作品,撰文介紹逯師,並得到逯師的讚賞。此文後來因故失落,但榮開卻依然記得文中所述逯師講求學術人品和知識分子的尊嚴,並成為他在國外求學時最大的精神支柱。大學畢業後,至日本留學,曾寫信向系上師長請安,竟得到逯師回信,信中充滿關懷與鼓勵,使榮開興奮萬分。後來榮開又回中大讀研究院,成為逯師第一位在中大指導的研究生。與逯師相隨兩年,是榮開有生以來讀書最為用功和忙碌的時刻,並因而奠下學術根基。離開中大,再度到國外遊學,逯師也常書電問候,榮開說:「逯師像慈父般的關懷,始終不輟。」
 
現任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的黎明釗,回憶八○年代初期在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本科就讀時,由於同學口耳相傳逯老師才華橫溢,使他不敢高攀,竟未選修逯師的「中國史學史」。直到唸研究所時才選修「中國近三百年學術思想史」,對逯師的為學、治史和做人才有真正的認識。明釗說他當時「對晚漢儒學衰退、魏晉玄學抬頭興趣甚濃。老師的《勒馬長城》收了幾篇魏晉玄學、史學及人物評論的文章,成了必讀的參考資料。逯師又指點我可從穎川荀氏家族入手,用以探索一代學術風氣的轉變。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老師常說他從不收學生,都是培養學生,再交由別人訓練。就是這樣,他把我送到北美唸博士學位。兩地雖然相隔萬里,但他一點也不放鬆對我在做人和治學方面的批評和鍼砭。因此,老師自言糊塗,其實不然。」
 
現任臺南師範學院副教授的李廣健,就讀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時認識逯師。但他在大學時只上過逯師「中國史學史」的課;真正與逯師有深入的接觸,是在考上碩士班之後。他本以魏晉南北朝為研究範圍,隨蘇慶彬先生習史。後來蘇先生屢次說,應多向逯師請益。從此,他和逯師的接觸漸多。從最初的報告、請示,逐漸轉變為向逯師問學。對他碩士及博士論文的選題與大綱的擬定,逯師都給了許多提示。那幾年,逯師每週總有兩三天到研究室,廣健也因此與逯師常常見面,時時閒聊。完成碩士論文之後,蘇先生與逯師決定聯合指導廣健寫博士論文。但這時逯師卻突然回臺任教,他當時感覺,和逯師的關係,似乎是「有緣無分」。但逯師離開前,卻把一些帶不走的、儲藏多年的書籍、雜誌、資料卡、影印資料等,留給廣健。他在完成博士論文的那一年,申請到「中國學人交流計劃」,至臺灣做三個月的交流訪問。這段時間,再次獲得和逯師暢談的機會。有好幾天住在逯師家中,師生乃復得深夜長談之樂。同年,臺南師院聘他任教,就在臺灣居下來了。來臺五年間,無論到臺北,或逯師至南部,或是在電話中,廣健和逯師,更從知識學問到柴米油鹽,無所不談。逯師和師母常提醒他為人處事該注意的事,使廣健深感從逯師身上所學的,已非學問所能限了。
 
目前在香港的中學任教,並擔任中文大學通識課程部兼任講師的胡志偉,本在中文大學哲學系就讀,後來轉入歷史系。碩士班隨逯師研究清代學術思想史,專研阮元,並擔任逯師「三百年學術思想史」一課的助教。逯師返臺後,志偉繼續在中大完成博士學位,論文的內容是劉師培的生平及其學術思想。
 
現任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助教授的范家偉,1988-1992年間,在中文大學歷史系大學本科就讀,選修過逯師「中國史學史」、「三國志」等課。隨後入同校研究所就讀,亦隨蘇慶彬先生研究魏晉南北朝史。因為蘇先生的關係,家偉也兼向逯師請益。雖然家偉進研究所時,逯師已返臺任教;但每回逯師重遊舊地,即使是短短數天,總會與家偉見面,詢問論文寫作的情形,並加以指點。蘇先生退休後,家偉在許倬雲先生指導下,寫成一篇以中古醫療史為題的論文。畢業後,因逯師及許先生之介,進入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任教。這幾年來,家偉雖然以醫療史為研究範圍,但他說:「當初我是在逯師啟蒙下開始讀《三國志》的,所以願以《三國志》為題撰一文,刊入《結網編》中,表達對逯師的感謝之意。」
 
逯師教學生涯的第三個階段是1991年以後至今,逯師自香江返臺,任教於臺大、政大。《結網編》的作者陳以愛、蔡瑄瑾和陳識仁,與逯師結緣。
 
現就讀政大歷史研究所博士班的陳以愛,與逯師的緣分跨越前述第二和第三階段。她1987年在香港中文大學就選修逯師「中國史學史」的課,對逯師上課縱論古今,十分心折;之後,舉凡逯師在中大開的課,像「史記」、「三國志」、「三百年學術思想史」,從不缺席。以愛回憶說:「那幾年,李廣健、謝振賢、范家偉等幾位學長、同學,都是老師的『忠實聽眾』。我們最愛聽老師談各種學林掌故;嚮往那些前輩學者為人治學的風範。逯師講課的一大特色,是極富啟發性,能言人所不能言。印像最深刻的,是一次聽老師講《史記》,精采的程度,使我得抑制內心的激動,才沒有站起來熱烈鼓掌。幾位同學常私下議論說,像「史學史」這種專題,本來相當枯燥,但逯師的講法,卻顯得十分生動有趣。我在逯師的啟發下,從此對學術史產生濃厚的興趣。不過,同學間傳言,逯師的門檻很高,且從不收女弟子。所以,雖然我大四畢業論文由逯師指導,但絕不敢自認為逯師的「入室弟子」。沒有想到,畢業三年後,外子廣健應聘到臺南教書,逯師瞭解我們兩地分隔的情形,有一次他到香港,鼓勵我到臺灣考研究所。同年,我考上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逯師也成了我的論文指導教授。從進政大至今四年,我由碩士而博士,因為宿舍與逯師居處距離不遠,常到老師家,逐漸對老師有比較深入的了解。在老師、師母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教導裏,我深深體會到,老師是以待自家子姪般來待他的弟子,這種帶徒弟的方式,如今大概只存於少數幾位有『古風』的學者之中了。」
 
現任教於崇光女中的蔡瑄瑾,碩士論文由逯師指導。她回憶起和老師讀書的日子時,心中有著非常多的感謝:「每個星期一早上,老師上中國近代史學史,下午上研究實習。有一段時間,研究實習的課,往往是師徒相對。老師常沈默抽著煙,我也安靜想著沒有想通的觀念。對話總是斷斷續續。午後的文學院,老師在研究室抽煙的側影、窗外天井的大榕樹、稀疏的光影和麻雀的吵雜,成了研究所三年最深刻的記憶。畢業後,我到中學教書。有時以愛和廣健到老師那裡後再來找我,身上總還留有老師的煙味。在課堂上,與學生談到逯老師,我說:『每回一聞到這個味道,眼淚就想流下來。』也許只有當自己面對學生時,才能體會老師的寬容吧。」
 
現就讀臺大歷史研究所博士班的陳識仁,是逯師最近在臺大指導的學生,他回憶學藝的經過說:「對老師的第一次印象,停留在青澀高中生時期的『那漢子』。沒想到多年後,竟然成為他的學生。活像個傻呼呼的小徒弟,提把自以為俐落的劍,拜師學藝。學藝的日子中,有時天南地北地聊,有時隔桌而坐,各忙各的,半天說不上一句話。除了嚴肅的學術話題外,聽老師談掌故、說飲食,是一種別處得不到的享受。雖說『拜師學藝』,但不論學藝、文藝或『食藝』,卻一項也沒學著。特別是食藝,即使經常隨師東征西討,但胃口養大了、嘴也變刁了,還是得不到真傳。至於『學藝』,老師從不要求學生走那條路。他只建議我繼續朝碩士論文所做的歷史地理方向努力。或許這正是他常提到剛伯先生的那句話『量才適性』吧!」
 
結緣之後,退而結網,結網是為了收獲。在作者們努力恪遵逯師的教誨,初步結出十二個小小的網罟;也在師母撥冗精刻封面印章及整理本編書首所附逯師著作目錄之後,《結網編》終於集結成編。但是,在我編集的過程中,如果沒有逯師的指導、師母的關心、三民書局暨東大圖書公司董事長劉振強先生的慨然相助、廣健和識仁的同心協力,這個匯集的網是難以編成的。對於他們,我由衷感謝。
 
「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結網是為了收獲,結網同時也在結緣。《結網編》的作者在紀念與逯師結緣、紀念逯師自講壇退休,更祝賀逯師六十五歲誕辰的同時,其實也正在細細體會「羨魚」不如「退而結網」的道理,並鞭策自己:要努力編織屬於自己的網罟,要努力編織必須終身不斷編織的網罟。
 
1998年8月15日農曆戊寅年六月廿四日
黃清連寫於逯師六十五歲生日前二日
代 序
逯耀東教授簡傳
逯耀東教授著作目錄
「玉器時代」論辯平議/鄧淑蘋
漢代的養老制度──以《王杖十簡》與《王杖詔書令》冊為中心的討論/邵台新
東漢郡功曹及五官掾之職掌/黎明釗
三國正統論與陳壽對天文星占材料的處理──兼論壽書無〈志〉/范家偉
魏晉南北朝史注之發展──以《史通‧補注篇》為例/蔡瑄瑾
北魏修史略論/陳識仁
南北朝史學的發展與《隋書‧經籍志》的形成──以《隋書‧經籍志‧史部》為分析對象/李廣健
杜牧論藩鎮與軍事/黃清連
朱子《中庸》首章說試釋/陳榮開
〈劉師培與端方書〉的剖析/胡志偉
〈國學季刊發刊宣言〉:一分「新國學」的研究綱領/陳以愛
不古不今的時代:西方史學「中古史」的概念對近代中國史學的影響/周樑楷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