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 海客述奇:中國人眼中的維多利亞科學

  • 叢書:文明叢書
  • ISBN13:9789571436883
  • 出版社:三民書局
  • 作者:吳以義
  • 裝訂/頁數:平裝/192頁
  • 版次:初
  • 出版日:2002/11/01
  • 中國圖書分類:英國文化史
定  價:NT$140元
優惠價: 85119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評

        兩次鴉片戰爭以後,中國和西洋算是有了正式的接觸。又十年,有幾個讀書人靜因為種種機緣,或出使或遊歷,或避禍或考察,飄洋過海,而在國外逗留了頗長的時間,對西洋作了較為近切的觀察。他們的見聞,或者可以說是中國了解西洋的第一步。他們所留下記述這些經驗的文字,因為各人的教育背景、生活經歷不同,常見參差;但其中的種種讚嘆種種困惑,卻是一致地反映出中西文化最初接觸時的複雜情形。
        這本小說即利用這些登陸瀛洲的海客的日記,看看他們對維多利亞科學觀念和技術成就的反應,看看科學技術從一個文化到另一個文化認知結構完全不同的文化的傳播過程。主要是描述,間有感慨;雖是談一百二十年前的事,但對今時今地亦有深切的意義。

吳以義,1948年生,華東師範大學碩士、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學博士、賓夕法尼亞大學博士後研究。先後於華東師範大學和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書,並在紐約市教育局工作。著有《庫恩》和《牛頓》;另有論文若干篇,散見於Chinese ScienceGest Library Journal、《華東師範大學學報》、《自然雜誌》、《科學》、《大陸雜誌》和《新史學》。

自 序

 

鴉片戰爭以來,西學成了中國歷史發展的一個新的,但卻至關重要的因素,曾國藩稱千年未有的變局。以後的洋務自強、禦辱圖存、變法、革命、五四至於今日數十萬人遊學海外,無一不與西學密切關聯。百多年來西學在中國傳播擴散,影響深入到了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各個層面。

 

這本小說講述的是一個偉大過程的一個片段、一個方面。時間選在同治光緒年間,即1865 1880年,屆時國人接觸西學之初;地點選在英國,是為當時西洋發達的首善之地;主人翁是七、八位中國的讀書人;而主題卻是這些人對科學觀念及其技術應用的反應。

 

近代科學是西歐基督教文明的產物。和任何一種思想體系一樣,科學觀念和西洋文化有著深刻的不可須臾或分的聯繫。科學又是近代技術發展的基礎,而技術作為物化了的觀念,又以物質力量向外傳播擴散,逼使所有人,不論文化背景、社會地位、性情喜惡,必須面對這一擴張。這和當年佛教傳入中國的情形不太一樣。同光年間中國是人所遭遇的,就是這種物化了的外來文化,願與不願,識與不識,必須與之周旋;而他們賴以或者對抗拒絕或者消化吸收這種外來文化的,則是行了數千年的傳統和聖賢的教導。中國士人對科學技術的反應因此成了這兩種迥然不同的文化最初接觸、相互搏擊的一個特別令人注目的關節。

 

這本小說就是想透過這些人的眼睛,看看維多利亞英國得以傲視同儕稱霸全球的科學以及與之相聯繫的觀念,看看這些科學觀念從一個文化進入另一個認知結構完全不同的文化時最初的情形。材料全部取自他們的日記,而且常直錄原文,文字並不艱深,讀者可以透過自己的咀嚼,嚐到原味。本書作者不敢妄稱研究,但似乎由此可以躲過「束書不觀,遊談無根」的惡名,可以對嚴師畏友交代了。

 

本書寫作出於林富士兄的推動,內子也時時有所幫助,特此致謝。本書出版,正逢家母八八華誕,謹以為壽。先前曾以關於庫恩的規範理論研究和牛頓的學術傳記祝碬,均以過於枯燥而未博慈顏一粲,而這次力矯前衍,並頌吾母更登期頤。

文明叢書序

自序

引言

離開父母之邦去事奉鬼佬的人們

毓阿羅奇格爾家定司(Zoological Gardens)萬獸園

羅亞爾阿伯色爾法多里(Royal Observatory)天文臺

羅亞爾蘇賽意地(Royal Society)皇家學會

鏗密斯脫利(Chemistry)化學

波斯阿非司―得利喀納福(Post Office-Telegraph)郵電局

播犁地士母席庵(British Museum)大英博物館

結語

致謝

 
發表人:王道還
2003/10/03 00:00
中國在19世紀正式加入國際社會,但是加入的經過極為坎坷。中國昧於世情,列強又得理不饒人,釀成悲劇,勢不可免。因此我們熟悉的19世紀中國史,無異一份以血淚經驗論證建立「新中國」的辯護書。  史家對於當年中國菁英階層面對「三千年未有之變局」的摸索歷程,早已建立了「三階段」論述架構。先是,震驚於西洋船堅砲利的器用之學;其次,覺悟傳統政治結構之腐朽不堪;最後,則是建設培養「新民」的教育文化基礎。菁英階層在這三個階段裡都遭遇了難以克服的障礙,中外史家著墨甚多。  不過,針對某些題材的研究成果已超越「三階段」架構,成為世界史學界的公共資產,例如英人李約瑟的《中國科學技術史》。李約瑟論證,傳統中國有獨步世界的科技成就,即使西方後來居上,亦有得力於中國老祖宗的發明之處。但是李約瑟的皇皇巨著也使學者覺悟,傳統中國其實並沒有多少可與西方科學史印證的東西。  《海客述奇》以19世紀後期幾位中國人在西方親歷的見聞為素材,具體討論了當時中國人面對西方科學的種種認知問題,以及那些問題的根源,不僅是一本別開生面的中國西學史序論,也是中國學界超越「李約瑟問題」(何以中國沒有發展出現代科學﹖)踏實的一步。  本書的核心人物是郭嵩燾。他道光二十七年(1847)會試二甲三十九名賜進士及第出身,是個不折不扣的傳統讀書人。郭嵩燾由於隨湘軍對抗太平軍,到過上海,大開眼界,從此留心洋務。雖然他不耐繁劇,個性又直拙偏拗,仕途不順,晚年卻因「洋務精透」而出任大清國首任駐英欽差大臣,時為光緒元年秋(1875)。  郭嵩燾在倫敦一住三年,除公務外,還到過動物園、天文台、皇家學會、科學家雅集、郵電局、大英博物館,或參觀、或訪問、或觀看科學演示,進入了新興的聲光電化世界。由於清廷要求駐外使節撰寫日記進呈,他與隨員都留下了見聞。他的身份特殊,當時又在維多利亞盛世遺緒,往來交接、耳目所及自是英倫科學界的菁英名流,以及最先進的科學知識。  作者吳以義是科學史博士,他以豐富的西洋科學史知識為讀者分析郭嵩燾的見聞、評論、感觸,反覆論證接受科學所提示的若干事實,採納個別的結論,和完整地理解科學,特別是科學精神,實在是兩回事。而所謂科學精神,是西洋哲學、宗教、人文、歷史的共同基礎。  例如,1878年郭嵩燾到倫敦外科學院博物館參觀,他在日記中記載:「取人手足指骨及諸鳥骨獸骨,下至魚蟲,以觀其用,其理皆同。蓋自腕骨歧分為五,亦各分五節,與鳥足無異……」郭嵩燾記載的展覽,與今日生物學教科書中用來說明「同源器官」的圖,是同一回事。但是郭嵩燾對當時極為熱門的演化論爭議「一概熟視無睹」。中國傳統學者對於生物世界的知識,只知道「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而西方的 "natural history",在郭嵩燾出使英倫之前150年內,意義從「自然誌」逐漸變成「自然史」,絕不只是知識累積的結果。  其實,中國引介西學的歷史,即使在進入20世紀之後,仍然充滿了郭嵩燾之類的人物。甚至高明如胡適,唐德剛都明白指出過他的「西學」造詣甚淺。時至今日,我們又何嘗克服了郭嵩燾當年的認知困難?【本文轉載自2003年7月號科學人雜誌】
發表人:程樹德(陽明大學微生物及免疫學研究所副教授)
2003/03/27 00:00
馬可孛羅在元朝鼎盛時,從威尼斯隨商隊跋涉萬里到了中國且遊歷各處,回去後寫了一本遊記,啟發了歐洲人對東方的嚮往,如果有幾個儒生在十有世紀也曾到過歐洲,也寫過遊記,但其影響居然不如馬可孛羅的大,這到底為何呢?  十九世紀中葉,英帝國在鴉片戰爭及英法聯軍二役中打敗中國,殖民勢力長驅直入,當時執政的恭親王趁任職海關總稅務司赫德(英國人)回國省親之便,派了第一批以正白旗漢軍斌椿為首的第一批考察團到歐洲去,這並非人人爭取的差事,當時人認為放著舒服的官不做,飄洋過海,事奉鬼佬,真是鋌而走險,而斌椿回國後所寫「乘槎筆記」,是中國讀書人第一次親歷親見歐洲文明,卻不曾引起轟動,可見當時人並不覺得向西方學習有何重要性。  其後清廷陸續派員出訪,著名的有志剛、崇厚及郭嵩燾,郭氏是進士出身,當過曾國藩的幕賓,又任過廣東巡撫,是真有學問底子及行政歷練的人,他出使英國的日記成了中國心靈觀察西方新學的第一個記錄,他也成了最了解西方的同治中興人物。  可惜的是,郭回國後依然沒有影響,他的見解反常成眾矢之的,而中國只得在錯誤及痛苦中來回擺盪。  作者吳以義是科學史名家,曾撰「牛頓」及「庫恩」二書,這本書取材新穎,見解獨到,發人深省。(好書大家讀入選評語)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