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張曉風精選集(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9元
定  價:NT$174元
優惠價: 87151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張曉風精選集》分散文、小說戲劇兩篇,收錄文章70余篇。散文占了主要篇幅。曉風散文意蘊豐厚,世事洞明人情練達,市井瑣事中自有骨氣奇高,不使感性淪為軟性;她的散文敘述自然,沖淡寧靜,文辭如水,一筆如舟,引領我們一步步走入一條條美麗水域。曉風散文中,人物林林總總,職業、地位、年齡都迥然不通,既有可以相與出塵的名士大儒,也有只有居家過日子的柴米夫妻。曉風在他們的身上捕捉的是我們民族文化撒播的靈光與風采,傳遞的是民族文化再生的信念。在現居臺灣的 中國經典作家中,曉風只能算是中生代,以她的潛能,我們相信還會有新的傑作新的境界,兩岸的中國人在期待,全球的華人在期待,歷史在期待!《張曉風精選集》收入作者的重要作品包括散文62篇(《我喜歡》、《地毯的那一端》等),小說、戲劇8篇,作者的作品在臺灣多次獲獎。
張曉風,江蘇銅山人,1941年生於浙江金華。隨父輾轉于重慶、南京、柳州、臺中、臺北、畢業于臺灣東吳大學中文系,教授國學及中文創作40年。為享譽華人世界的古典文學學者、散文家、戲劇家和評論家。出版有小說,散文及戲劇著作有三、四十種,并曾一版再版,并譯成各種文字。六十年代中期即以散文成名,她的散文集暢銷更常銷,并已入選兩岸學生國文課本,與古典散文相映生輝,堪稱現代中文經典。1977年其作品被列入《臺灣十大散文家選集》,編者管管稱“她的作品是中國的,懷鄉的,不忘情于古典而縱身現代的,她又是極人道的。”他的小說《潘渡娜》曾被收入“85年年度小說選”,是當代華文世界最早的現代科幻小說,至今在大陸依然擁有許多讀者;她的戲劇,在臺灣被列為經典,在大陸香港的劇場上演,滿座感泣;她的雜文,早在《野火》之前就對權威于簡陋作不羈挑戰。
現代中文經典徐學
散文編
 我喜歡
 種種可愛
 關於擁抱
 別人的同學會
 一碟辣醬
 包子
 那人在看畫
 一只玉羊
 仗美執言
 一句好話目錄目錄
 平視,也有美景
 我在
 生命,以什麼單位計量
 搖動過,但依然是我的土地
肉體有千萬種受難的形態
 陳年老茶
 聞歌
 情懷
 炎涼
 我仿佛看見
 我會念咒
 我的藥呢?
 生活賦
地毯的那一端
 母親的羽衣
 愛情篇
 一個女人的愛情觀
 許士林的獨白
 矛盾篇(之—)
 矛盾篇(之二)
 矛盾篇(之三)
 步下紅毯之后
有些人
 不識
 再跟我們講個笑話吧
 未絕
 溯洄
 天門
 半局
地篇
 詩課
 卓文君和她的一文銅錢
 替古人擔憂
 初心(節選)
 色識
 六橋
 玉想
 錯誤
 人日
 請問,你是洞庭紅的后代嗎?
只被允許的二夜情
 “風”比“德”好
開卷和掩卷
 三個人里面聰明的那一個
 只因為年輕啊
 不朽的失眠
 高處何所有
 我恨我不能如此抱怨
 都是竹子害的
 咱們小人物要多多說話
 關於爸爸這種行業的考核制度
可叵語錄
 小說戲劇編
 潘渡娜
 最后的麒麟
 人環
 和氏璧
 一塊玉的故事
 《西廂記》改寫
 王寶釧
 曉風素描
我也喜歡夢,喜歡夢裡奇異的享受。我總是夢見自己能飛,能躍過山丘和小河。我總是夢見奇異的色彩和悅人的形象。我夢見棕色的駿馬,發亮的鬣毛在風中飛揚。我夢見成群的野雁,在河灘的叢草中歇宿。我夢見荷花海,完全沒有邊際,遠遠在炫耀著模糊的香紅——這些,都是我平日不曾見過的。最不能忘記那次夢見在一座紫色的山巒前看日出——它原來必定不是紫色的,只是翠嵐映著初升的紅日,遂在夢中幻出那樣奇特的山景。我當然同樣在現實生活裡喜歡山,我辦公室的長窗便是面山而開的。每次當窗而坐,總沉得滿幾盡綠,一種說不出的柔如。較遠的地方,教堂尖頂的白色十字架在透明的陽光裡巍立著,把藍天撐得高高的。我還喜歡花,不管是哪一種。我喜歡清瘦的秋菊,濃郁的玫瑰,孤潔的百合,以及幽閒的素馨。我也喜歡開在深山裡不知名的小野花。十字形的、斛形的、星形的、球形的。我十分相信上帝在造萬花的時候,賦給它們同樣的尊榮。我喜歡另一種花兒,是綻開在人們笑頰上的。當寒冷早晨我在巷子裡,對門那位清臒的太太笑著說:“早!”我就忽然覺得世界是這樣的親切,我縮在皮手套裡的指頭不再感覺發僵,空氣裡充滿了和善。當我到了車站開始等車的時候,我喜歡看見短髮齊耳的中學生,那樣精神奕奕的,像小雀兒一樣快活的中學生。我喜歡她們美好寬闊而又明淨的額頭,以及活潑清澈的眼神。每次看著她們老讓我想起自己,總覺得似乎我仍是她們中間的一個。仍然單純地充滿了幻想,仍然那樣容易受感動。當我坐下來,在辦公室的寫字臺前,我喜歡有人為我送來當天的信件。我喜歡讀朋友們的信,沒有信的日子是不可想像的。我喜歡讀弟弟妹妹的信,那些幼稚純樸的句子,總是使我在淚光中重新看見南方那座燃遍鳳凰花的小城。最不能忘記那年夏天,德從最高的山上為我寄來一片蕨類植物的葉子。在那樣酷暑的氣候中,我忽然感到甜蜜而又沁人的清涼。我特別喜愛讀者的信件,雖然我不一定有時間回復。每次捧讀這些信件,總讓我覺得一種特殊的激動。在這世上,也許有人已透過我看見一些東西。這不就夠了嗎?我不需要永遠存在,我希望我所認定的真理永遠存在。我把信件分放在許多小盒子裡,那些關切和懷誼都被妥善地保存著。除了信,我還喜歡看一點書,特別是在夜晚,在一燈煢煢之下。我不是一個十分用功的人,我只喜歡看詞曲方面的書。有時候也涉及一些古拙的散文,偶然我也勉強自己看一些淺近的英文書,我喜歡他們文字變化的活潑。夜讀之餘,我喜歡拉開窗簾看看天空,看看燦如滿園春花的繁星。我更喜歡看遠處山坳裡微微搖晃的燈光。那樣模糊,那樣幽柔,是不是那裡面也有一個夜讀的人呢?在書籍裡面我不能自抑地要喜愛那些泛黃的線裝書,握著它就覺得握著一脈優美的傳統,那澀黯的紙面蘊含著一種古典的美。我很自然地想到,有幾個人執過它,有幾個人讀過它。他們也許都過去了。歷史的興亡、人物的迭代本是這樣虛幻,唯有書中的智慧永遠長存。我喜歡坐在汪教授家中的客廳裡,在落地燈的柔輝中捧一本線裝的昆曲譜子。當他把舊發亮的褐色笛管舉到唇邊的時候,我就開始輕輕地按著板眼唱起來,那柔美幽咽的水磨調在室中低回著,寂寞而空蕩,像江南一池微涼的春水。我的心遂在那古老的音樂中體味到一種無可奈何的輕愁。我就是這樣喜歡著許多舊東西,那塊小毛巾,是小學四年級參加兒童週刊父親節徵文比賽得來的。那一角花崗石,是小學畢業時和小曼敲破了各執一半的。那具布娃娃是我兒時最忠實的伴侶。那本毛筆日記,是七歲時被老師逼著寫成的。那兩隻蠟燭,是我過二十歲生日的時候,同學們為我插在蛋糕上的……我喜歡這些財富,以致每每整個晚上都在癡坐著,沉浸在許多快樂的回憶裡。我喜歡翻舊相片,喜歡看那個大眼睛長辮子的小女孩。我特別喜歡坐在搖籃裡的那張,那麼甜美無憂的時代!我常常想起母親對我說:“不管你們將來遭遇什麼,總是回憶起來,人們還有一段快活的日子。”是的,我驕傲,我有一段快活的日子——不只是一段,我相信那是一生悠長的歲月。我喜歡把舊作品一檢視,如果我看出已往作品的缺點,我就高興得不能自抑——我在進步!我不是在停頓!這是我最快樂的事了,我喜歡進步!我喜歡美麗的小裝飾品,像耳環、項鍊和胸針。那樣晶晶閃閃的、細細微微的、奇奇巧巧的。它們都躺在一個漂亮的小盆子裡,炫耀著不同的美麗,我喜歡不時看看它們,把它們佩在我的身上。我就是喜歡這麼鬆散而閒適的生活,我不喜歡精密的分配的時間,不喜歡緊張的安排節目。我喜歡許多不實用的東西,我喜歡充足的沉思時問。我喜歡晴朗的禮拜天清晨,當低沉的聖樂衝擊著教堂的四壁,我就忽然升入另一個境界,沒有紛擾,沒有戰爭,沒有嫉恨與惱怒。人類的前途有了新光芒,那種確切的信仰把我帶入更高的人生境界。我喜歡在黃昏時來到小溪旁。四顧沒有人,我便伸足入水——那被夕陽照得極豔麗的溪水,細沙從我趾間流過,某種白花的瓣兒隨波飄去,一會兒就幻滅了——這才發現那實在不是什麼白花瓣兒,只是一些被石塊激起來的浪花罷了。坐著,坐著,好像天地間流動著和暖的細流。低頭沉吟,滿溪紅霞照得人眼花,一時簡直覺得雙足是浸在一缽花汁裡呢!我更喜歡沒有水的河灘,長滿了高及人肩的蔓草。日落時一眼望去,白石不盡,有著蒼莽淒涼的意味。石塊壘壘,把人心裡慷慨的意緒也堆疊起來了。我喜歡那種情懷,好像在峽谷裡聽人喊秦腔,蒼涼的餘韻回轉不絕。我喜歡別人不注意的東西,像草坪上那株沒有人理會的扁柏,那株瑟縮在高大龍柏之下的扁柏。每次我走過它的時候總要停下來,嗅一嗅那股兒清香,看一看它謙遜的神氣。有時候我又懷疑它是不是謙遜,因為也許它根本不覺得龍柏的存在。又或許它雖知道有龍柏存在,也不認為偉大與平凡有什麼兩樣——事實上偉大與平凡的確也沒有什麼兩樣。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