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缺貨無法訂購
美夢成真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9270

缺貨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遇到最真實的美好
想要美夢成真,就得賭上自己的一生……

帕可.布朗把四人組從小一起玩的「模擬婚禮」遊戲,變成了夢想中的工作。她是「誓約」婚禮顧問公司的企劃總監──負責滿足每一位新娘的要求;把艾瑪的浪漫花卉布置、蘿瑞的美味蛋糕甜點,以及小麥震懾人心的攝影照片,打造成令人無法抗拒的套裝方案。

名校畢業的帕可個性務實、頭腦清楚、做事乾淨俐落,黑莓機不離手,女強人的最佳代名詞,也是康乃狄克州名聲顯赫的布朗家族千金。她非常了解如何實現新娘的夢想,卻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將會邁向哪個新方向……

麥肯.柯瓦納則完全屬於另一個世界。他是汽車修理廠的技工兼老闆,個性狂放不羈,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麥肯很喜歡了解東西的運作原理,當然也包括帕可和她的修長美腿在內。

已經很久沒有人能讓帕可心動,但是騎摩托車、一頭亂髮的麥肯似乎很有一套。他熾熱的吻總讓帕可措手不及,她對麥肯與日俱增的感覺,也出乎她意料之外。帕可在工作上非常勇於嘗試冒險,也總是表現出色,但這次,她若要跟隨自己內心的想法,就得賭上自己的一生……他們倆能克服彼此客觀背景條件等殊異,把握住幸福的機會嗎?

諾拉.羅伯特 Nora Roberts

羅伯特是多產的暢銷作家,出版逾一百九十本書。從1999年開始,她的每本小說都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至今有超過一百六十五本《紐約時報》暢銷書。她的書在全球三十五個國家發行,印刷量超過四億本。多本小說曾被改拍成電視電影。她也是未來懸疑系列小說暢銷作家,筆名為J.D. Robb。
羅伯特的筆觸洗鍊而優雅,擅長刻劃書中人物與羅曼蒂克場景,不管主角或配角皆富有特色,畫面躍於紙上、栩栩如生。「新娘四部曲」之首部曲《白色約定》,甫推出就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冠軍,蟠踞榜上長達十一週。
2007年,時代雜誌將羅伯特列為前一百名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說她「檢視、剖析、拆解、探究、解釋並讚揚人類內心的熱情」;羅伯特是被列入百大最有影響力人物的兩名作家之一。

羅伯特參加許多作家團體,贏過多種寫作與出版獎項,為美國羅曼史小說作家協會(Romance Writers of America, RWA)的創始會員,更是獲頒「美國羅曼史作家名人堂」的第一人。最近,《紐約客》(The New Yorker)稱呼她為「美國人最喜歡的小說家」。羅伯特毫無疑問的是現今最著名、最受歡迎的女性小說家。

譯者
許育菁

英國新堡大學中英口筆譯研究所畢業。曾於外交部、國際同濟會擔任專職譯者;閒暇時以看電影、電視影集兼做字幕翻譯為樂。目前定居芝加哥,為自由譯者。

「羅伯特愈來愈精湛……她的多產量絲毫未減少功力。當羅伯特把手指放在浪漫小說的脈搏上時,大批書迷即可感覺到心跳。」──《出版人週刊》
「羅伯特是文字藝術家,以活力和生命力畫出她要說的故事和人物角色。」──《洛杉磯日報》
「羅伯特的故事為兩千五百萬的讀者注入夢想。」──《娛樂週刊》

序幕

    悲傷像海浪般沉重地湧上來,心情起伏、翻濤洶湧,心一直很疼痛。有時候,這股悲傷緩緩撲上來,彷彿快要把靈魂吞沒。
善良、關心的人說時間會治癒這一切,帕可希望他們說得對。夏末的陽光下,她站在臥房外的陽臺上,她父母意外死亡已經過了好幾個月,變化多端的潮浪還是不斷向她湧來。
她提醒自己,她曾經擁有過這麼多。她的哥哥——她不知道如果沒有德藍尼,她能不能度過這段悲傷的日子——他一直是震驚和悲傷的廣闊海洋中的大石,讓她攀附。她的朋友小麥、艾瑪、蘿瑞,從她小時候開始,就已經是她生命的一部分,是她的一部分。他們就像膠水,把她碎成片片的世界黏在一起,使它不至於散開。還有長期以來在家裡幫忙的葛太太,給她永不間斷、堅定不移的支持,葛太太是她的靠岸。
她有家。布朗家族地產的美麗和優雅似乎變得更深沉、更尖銳,因為她知道她再也不會看到她爸媽在花園裡散步。她跑下樓時,再也不會看到她媽媽和葛太太在廚房說笑,也不會聽到爸爸在家裡的辦公室裡談生意。
她沒有節哀順變,她覺得自己被捲入愈來愈深、愈來愈深的黑洞裡。
她下定決心,她必須花時間強迫自己前進。
她想著——也希望——自己能找到一個方式,不但能善用這段時間,也能善用她父母所賦予她的,把她的天賦和家人以及朋友結合起來。
空氣中初次散發秋天氣息。布朗家的人都很辛勤努力,他們會建造、生產,絶對不會在那裡坐享其成。
她的父母絶對不希望她比上一輩的人懶散。
她的朋友可能會認為她瘋了,不過她已經做過研究、計算過,也列出嚴謹的創業計畫、穩固的模式。加上德藍尼的幫忙,還有一份合理、公平的法律合約。

該是放手一試的時候,她告訴自己。
她不會任自己陷下去。
她走回臥房,拿起衣櫃上四份厚重的資料袋,開會時每人一份——不過她還沒跟她的朋友們說她們是來開會的。
她停了一下,花了幾分鐘把她亮麗的棕髮綁成馬尾,接著盯著自己的眼睛,內心深處亮了起來。
她可以辦得到。不,不對,她們可以辦得到。
只要她能先說服她們。
她到樓下,葛太太正在整理,餐點快準備好了。
這位身材結實的女士在爐灶邊轉過身,對她眨眨眼。「準備好了?」
「本來就準備好了。我好緊張,會緊張是不是很傻?她們是我在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
「妳要跨出的這一步是很大的一步,妳要邀她們做的是很大一步,如果妳不緊張,才真的傻。」葛太太走過來,雙手捧住帕可的臉。「我敢打賭妳做得到。去吧。我煮得有點多,待會兒在陽臺上,妳們會有前菜和葡萄酒。我的小女孩們都長大了。」
她也想長大,但是天啊,她心裡面有個小女孩,想要她的媽媽和爸爸,想要舒適、他們的愛和安全感。
走到戶外,她把資料袋放在桌上,然後從冰桶裡拿出酒,替自己倒了一杯。
然後她只是站著,拿著酒杯,往外看照射在花園裡的和煦光線,以及美麗的小池塘,楊柳的倒影映在水面上。
「天啊,我真想吃東西。」
蘿瑞跑出來,她陽光般的金髮剪得很短——她好後悔剪了這個新髮型。她還沒把在當地高級餐廳擔任糕點師傅的制服換下來。
她邊倒酒,明亮、湛藍的眼睛翻轉一下。「誰會料到我更換工作行事曆好配合我們的女生之夜時,卻臨時接到二十個人的午餐訂位?廚房裡整個下午都一團亂。葛太太的廚房現在……」她大嘆一聲,站了好幾個小時之後,她咻地坐下。「這裡簡直是寧靜的綠洲,味道聞起來像天堂。晚餐吃什麼?」
「我沒問。」
「沒關係。」蘿瑞揮揮手。「不過如果艾瑪和小麥遲到,我就要開動了,不等她們。」這時她看到了資料袋。「那是什麼?」
「等她們到齊才能宣布。蘿瑞,妳想回紐約嗎?」
蘿瑞的視線越過酒杯杯緣看著她。「妳要趕我出去?」
「我只是想知道妳想要什麼,想知道妳是不是滿意現況。那次意外之後,妳為了我搬回來,還有……」
「我現在是且戰且走,時間到了,我就會知道該怎麼辦。現在,我還沒找到適合自己的打算。好嗎?」
「嗯……」
小麥和艾瑪一起笑著走出來,她的話中斷。
艾瑪的大量鬈髮很隨性,風情萬種的深色眼睛,因為笑而閃閃發亮。小麥的紅頭髮呈波浪狀,綠眼珠露出調皮的眼神,纖細高挑的身材穿著牛仔褲和黑色襯衫。
「有什麼好笑的?」蘿瑞問。
「男人。」小麥把葛太太在她路過廚房時塞到她手中的布里乳酪酥和菠菜派拼盤放下。「有兩個人想比腕力搶艾瑪。」
「其實還蠻感人的。」艾瑪說。「他們是兄弟,到花店來買他們母親生日的花,結果變成這樣。」
「常有男人到工作室來,」小麥從桌上的碗裡拿了顆甜紅葡萄,放到嘴裡,「卻從沒有人為了跟我約會和另一個人比腕力。」
「有些事情永遠不會變。」蘿瑞說,向艾瑪舉起酒杯。
「有些事情會。」帕可開口說,她必須開始行動。「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妳們今天晚上都過來的原因。」
艾瑪正準備伸手拿布里乳酪酥,停了下來。「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我只是有事想跟妳們說。」帕可充滿決心,替小麥和艾瑪倒酒。「先坐下吧。」
「糟糕。」小麥警告大家。
「沒什麼糟糕的事。」帕可堅持。「我首先要說,我非常愛妳們,一直都是如此,以後也是。不管好的、不好的,我們一起經歷了這麼多。即使遇到最糟的情況,我知道妳們都會在我身邊。」
「我們當然會互相支持。」艾瑪靠過去,把手放在帕可手上。「朋友之間就是這樣。」
「對,沒錯。我希望妳們知道,妳們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也希望妳們了解,如果妳們不想嘗試我待會兒要提議的事,不管什麼原因,都不會改變我們之間的關係。」
在有人開口說話之前,她舉起手。「我這樣說好了。艾瑪,妳希望有一天能開間自己的花店,對不對?」
「這一直是我的夢想。現在在這間花店工作很開心,老闆給我很大的空間自由發揮,但我總希望有一天開間屬於自己的花店。不過……」
「先不要講不過。小麥,妳的才能和創意,每天用在拍護照照片和兒童沙龍照,太浪費了。」
「我的才能沒有界線。」小麥輕描淡寫地說。「不過人總要吃飯。」
「妳寧願開自己的攝影工作室。」
「我寧願賈斯汀和艾希頓.庫奇也為了我比腕力——但是這兩者都不太可能成真。」
「蘿瑞,妳到紐約和巴黎求學的目的是成為糕點師傅。」
「國際知名的糕點師傅。」
「結果妳選擇在『楊柳樹』餐廳工作。」
她吞下一口菠菜派。「嗯,喂……」
「妳會做這個決定的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們失去了爸媽。我研究過,怎麼成立自己的公司。」帕可繼續說。「我常在想如果有自己的公司,會是什麼樣子,但一直都只是個夢想。這個我從來沒跟妳們說過。不過過去幾個月來,我開始覺得愈來愈可行,可以去做。」
「我的天啊,帕可,到底是什麼?」蘿瑞問。
「我希望我們可以一起創業。我們四個,各自經營自己的部分。應該說,用我們各自的興趣和領域專長,把它們結合在一起。」
「一起創業?」艾瑪重複說。
「記不記得以前我們常玩『大喜之日』?輪流扮演角色、穿道具服裝、準備各種婚禮主題?」
「我最喜歡和哈洛結婚。」小麥想起早已離開布朗家的狗,面露微笑。「牠好帥,又忠心。」
「我們可以來真的,做婚禮生意。」
「提供服裝和杯子蛋糕,替小女生找非常有耐心的狗?」蘿瑞問。
「不是,我們提供非常獨特又別緻的地點——現有的這間屋子;精緻美味的蛋糕和甜點;令人屏息的花束和花朵;充滿創意的攝影照片。至於我的部分——就是負責監督每一處細節、把婚禮辦成的人。或者也可以是其他型態的重要活動,客戶生命中最完美的日子。」
她幾乎沒換氣地繼續說。「因為我爸媽的關係,我已經有各種人脈,外燴、酒商、禮車服務、美髮沙龍——應有盡有。沒有的,我會負責找。這是全方位的婚禮和活動企劃服務事業,我們四個是合夥人。」
「婚禮事業。」艾瑪的眼神變得夢幻。「聽起來好棒,但是我們要怎樣……」
「我有創業模型,有預算、圖表;如果妳們有法律上的問題,我也有答案,德藍尼幫我準備的。」
「他可以接受?」蘿瑞問。「德藍尼可以接受妳把這裡……你們的家……變成公司?」
「這件事,他完全支持我。他的朋友傑克願意幫忙把撞球間重新設計成攝影工作室,樓上打造成可以生活的地方;把客房設計成花店和公寓。我們可以把這裡的附屬廚房改造成妳的工作空間,蘿瑞。」
「我們要住在這裡?」
「這是選項之一。」帕可告訴小麥。「到時候工作很繁重,我們四個住在一起比較有效率。我會把預算、模型、預估圖表、工作內容都給妳們看。如果妳們其中一個不喜歡這個構想,說這些也沒有用。如果妳們喜歡,我會跟妳們討論。」帕可微笑補充。「但是如果妳們討厭這個想法,我就會放棄。」
「才怪。」蘿瑞的手刷過她的短髮。「這些妳準備多久了?」
「認真、積極地準備?大概三個月。我得先和德藍尼和葛太太談,因為沒有他們的支持,這件事永遠不可能成功。不過我想先把東西整理好,再來跟妳們提,這是事業。」帕可說。「這是我們的事業,所以必須有準備計畫。」
「我們的事業。」艾瑪重複。「婚禮。還有什麼比婚禮更快樂的?」
「或更瘋狂的。」蘿瑞說。
「我們四個可以接受瘋狂,不是嗎,帕可?」小麥的酒窩深陷,伸出手。「我加入。」
「妳還沒看過模型、預算之前,不能承諾。」
「可以,我可以。」小麥糾正她。「我要加入。」
「我也是。」艾瑪把手放在她們手上。
蘿瑞深呼吸、屏住氣,吐氣。「我想這樣一來算是一致通過。」她把手放在她們手上。「我們會在婚禮事業上大顯身手。」

    早上五點二十八分,發神經的新娘打了電話來。
「我做了個夢。」她說,帕可拿著黑莓機躺在黑暗中。
「作夢?」
「非常不可思議的夢,好真實、好急切,充滿顏色和生命力!我敢說這一定代表某種意義。我待會兒要打電話給我的算命師,可是我想先和妳談一談。」
「好。」帕可經驗老到地伸手打開床頭燈,轉到低亮度。「妳夢到什麼,莎賓娜?」她邊問邊拿起床頭燈旁邊的筆記本和筆。
「愛麗絲夢遊仙境。」
「妳夢到愛麗絲夢遊仙境?」
「特別是瘋狂帽客下午茶派對那一段。」
「迪士尼還是提姆.波頓?」
「什麼?」
「沒什麼。」帕可把頭髮甩到後方,記下關鍵字。「妳繼續說。」
「嗯,夢裡有音樂和整桌的食物。我是愛麗絲,不過身上穿著婚紗,穿著燕尾服的查斯看起來帥極了。噢,花很別緻。大家都在唱歌、跳舞,大家都好開心,向我們敬酒、拍手。安潔莉卡打扮成紅皇后在吹笛子。」
帕可在安潔莉卡的名字後寫下伴娘,然後繼續記下其他角色。伴郎是白兔,新郎母親是柴郡貓,新娘父親是三月兔。
她忍不住想,莎賓娜上床睡覺前,不知道吃、喝或是抽了什麼東西。
「是不是很不可思議,帕可?」
「沒錯。」這就和以茶葉形狀決定婚禮主色調、塔羅牌預測她的蜜月旅行地點、數字命理學點出她唯一可以舉行婚禮的日子一樣。
「我想也許潛意識和命運在告訴我,我的婚禮應該以愛麗絲為主題,要穿道具服。」
帕可閉上眼睛。她以前就應該說的——現在她還是會這麼說——瘋狂帽客的下午茶派對最適合莎賓娜。婚禮只剩下兩個星期不到,裝飾、花卉、蛋糕、甜點、菜單——一切的工作內容——都已經敲定。
「嗯。」帕可對自己說,給自己一點時間思考。「這主意非常有趣。」
「這個夢……」
「在我看來,」帕可插話,「妳現在選定的是非常喜慶、魔幻、童話故事般的氣氛,這表示妳做的決定一點也沒錯。」
「真的嗎?」
「真的。這個夢顯示出妳很興奮、快樂,迫不及待這一天的到來。記得嗎,瘋狂帽客每天都辦下午茶派對。這顯示出妳和查斯的生活,每天都像慶典一樣。」
「噢!當然!」
「還有,莎賓娜,婚禮那天,當妳站在新娘休息室的鏡子前,妳是透過愛麗絲年輕、愛冒險、快樂的心境在看妳自己。」
發神經的新娘嘆了口氣。帕可想,該死,我真厲害。
「妳說得對,妳說得對,一點也沒錯。我真慶幸打了電話給妳,我就知道妳會了解。」
「這就是我們存在的原因。婚禮一定會非常美麗,莎賓娜,妳的完美的一天。」
掛上電話後,帕可躺回床上一會兒,不過她一閉上眼睛,迪士尼版本的瘋狂帽客下午茶派對的影像,在她腦海裡不停打轉。
她決定不睡了,起身走向通往房間外露臺的落地窗,這間房間以前是她父母的臥房。她打開門,讓早晨的空氣流入,第一道陽光照射在地平線上時,她深呼吸一口氣,聞著草地的味道。
還看得到的星星靜止無聲地對這個世界眨眼——有如屏住呼吸一般。
出現發神經的新娘這類人的好處是,能讓她在晨曦前醒來,彷彿除了她之外,沒有任何東西或任何人受到干擾;沒有任何人或事物經歷夜晚將火炬傳遞給白天的這一刻,銀色的光漸漸轉成珍珠色,微微發亮——屏住的那口氣放鬆——接著轉成淡淡的金色光芒。
她讓門開著,走回臥房。從梳妝臺上的銀色盒子裡拿了條髮圈,把頭髮往後綁成馬尾。她換下睡衣,穿上瑜伽七分褲和背心,從有條不紊的衣櫃裡,在休閒服飾區挑了雙慢跑鞋。
她把黑莓機繫在腰間、戴上耳機,走出臥房,朝家庭健身房走去。
她把燈打開,平面電視轉到新聞頻道,邊做伸展邊不太專心地聽。
和平常一樣,她把滑步機調至三英里的設定。
跑過半英里時,她露出微笑。
天啊,她真愛她的工作,真愛那些發神經的新娘、多愁善感的新娘、吹毛求疵的新娘,甚至怪獸新娘。
她喜歡面對細節和要求、希望和夢想、她馬不停蹄地幫每對新人打造屬於他們的愛情與承諾見證。
她認為,沒有人做得比「誓約」更好。
她、小麥、艾瑪和蘿瑞那年暑假傍晚所接下的挑戰,現在已經超乎她們當初所想像。
她想著,笑容漸漸擴大。現在,她們在籌備小麥十二月、艾瑪四月、蘿瑞六月的婚禮。
她的朋友現在都是新娘了,她等不及更深入了解細節。
小麥和卡特——傳統配藝術靈感型。艾瑪和傑克——浪漫、浪漫、浪漫。蘿瑞和德藍尼(天啊,她哥哥和她最好的朋友要結婚了!)——優雅又不失俐落。

噢,她想到了個主意。
蘿瑞進來的時候,她跑滿兩英里。
「夢幻的燈光綿延好幾英里、廣達好幾畝的白色夢幻小燈布滿花園、楊柳樹、涼亭以及藤架上。」
蘿瑞眨眨眼,打了個呵欠。「什麼?」
「妳的婚禮。浪漫、優雅、豐富,但一點也不雜亂。」
「哈。」已經把金髮夾起來的蘿瑞,站上帕可旁邊的健身器材。「我才剛習慣訂婚這件事。」
「我知道妳喜歡什麼,我已經想到基本架構了。」
「當然、當然。」蘿瑞微笑。「妳跑多少了?」她歪過頭去看帕可機器上的螢幕數字。「該死!是誰打電話給妳?幾點打的?」
「發神經的新娘,不到五點半時打來的,因為她做了個夢。」
「如果妳告訴我她夢到新的蛋糕樣式,我就……」
「別擔心,我解決了。」
「我剛剛怎麼會懷疑妳的能力?」蘿瑞悠哉地做完暖身後,開始運動。「德藍尼想要把他的房子賣掉。」
「什麼?何時?」
「等他跟妳談過之後。不過因為我在這裡,妳也在這裡,所以我先告訴妳了。我們昨晚談過。順帶一提,他今晚會從芝加哥回來。所以……如果妳可以接受的話,他會搬回來住。」
「第一,這間房子也是他的。第二,妳要留下來。」她的眼睛有點刺痛,泛著淚光。「妳要留下來。」帕可重複說。「我不想勉強你們,而且我知道德藍尼的房子很棒,不過……噢,天啊,蘿瑞,我本來就不希望妳搬走。現在妳終於不會走了。」
「我很愛他,我可能會成為下一個發神經的新娘,不過我也不想搬出去。我住的那裡夠大,基本上那裡根本就是間房子。何況,他和妳、和我們一樣愛這個地方。」
「德藍尼要回家了。」帕可喃喃自語。
她想,她的家人,她所愛、珍惜的每個人很快就要聚在一起了。她知道,這樣一來,這裡就會是個家。
八點五十九分,帕可穿著量身訂做的深紫色套裝,外加帶點褶邊的純白色襯衫。她花了整整五十五分鐘回覆電子郵件、簡訊和電話,更新客戶檔案、和承包商聯絡並確認接下來活動的送貨日期等。
十點整,她從三樓辦公室走下樓,準備迎接今天的第一場會面。
她已經研究過這位潛在客戶。新娘蒂安.海格是當地藝術家,她的夢幻、唯美作品曾被印製在海報和賀卡上;新郎偉特.卡派柏是景觀設計師。兩個人都來自富裕家族——分別為銀行業和房地產——兩個人都是家裡年紀最小的孩子,雙方父母都離過兩次婚。
稍微查一下,她就知道這對剛訂婚的新人在綠色環保節相識、都喜歡藍草音樂、熱愛旅行。
她從網站、臉書、報章雜誌訪談以及他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那裡了解之後,已經決定他們初次參觀的綜合策略,到時候雙方母親也會來。
她很快地掃視一樓各個區域,非常滿意艾瑪擺設的浪漫花飾。
她走進家庭廚房,一如所料,葛太太已經準備咖啡、帕可要求的冰鎮日光浴茶、和蘿瑞的以手工超薄奶油餅乾為主角的水果拼盤。
「看起來很完美,葛太太。」
「妳需要的時候,隨時可以上。」
「先放在大接待室。如果他們打算直接開始參觀,我們就把它移到戶外。外面天氣很好。」
帕可走近幫忙,但葛太太揮手要她走開。「我來就可以了。我剛剛才發現我認識新娘的第一位繼母。」
「真的?」
「沒維持多久,對吧?」葛太太動作俐落地把盤子放到茶車上。「如果我沒記錯,他們沒撐到結婚二週年紀念日。很漂亮的女人,也很貼心。個性有點灰暗,但心腸很好。」葛太太的手指擦擦圍裙下擺。「她後來再婚——嫁給一個西班牙人——搬到巴塞隆納去了。」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明明可以找妳問,卻要花時間上網找。」
「如果妳問我,我會告訴妳小麥的媽媽和新娘的父親打情罵俏過,在第二任太太之後和第三任太太之前。」
「琳達?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我們都要慶幸那次她沒成功。我喜歡這個女生的照片。」她們把茶車推往接待室時,葛太太補充。
「妳看過他們?」
葛太太眨眨眼睛。「知道怎麼用網路的人,不是只有妳。門鈴響了,去吧,幫我們再搶個客戶回來。」
「正有此打算。」
帕可的第一個想法是新娘長得像好萊塢版的華麗幻想藝術家,亮紅色的頭髮長及腰間和杏圓的綠色眼珠。第二個想法是可以把蒂安扮成漂亮的新娘,光是有這個想法,就讓她很希望可以接手這場婚禮。
「早安,歡迎光臨『誓約』,我是帕可。」
「布朗,對嗎?」偉特伸出手。「我只想說,我不知道是誰替妳們做庭園設計,但他們真是天才,我真希望這是我的作品。」
「非常謝謝你。請進。」
「這位是我媽媽派翠西亞.法洛,和蒂安的媽媽凱倫.布里斯。」
「很高興見到大家。」帕可迅速判斷情勢,現場偉特做主,不過其他三位女士也都樂意讓他這麼做。「我們可以在接待室坐坐,大家認識一下。」
不過蒂安已經閒逛到大廳,看著優雅的樓梯。「我以為會很擠,我以為會讓人覺得悶不通風。」她轉過身,美麗的夏日洋裝飄動。「我看過妳們的網站,一切看起來都好完美、好漂亮。我本來以為不可能,因為太過完美了。到現在我還是不敢相信這裡真的這麼完美,一點都不擁擠,一點也不會。」
「我女兒說的話,其實用更少的字數說就是,布朗小姐,妳家很漂亮。」
「請叫我帕可就可以了。」她說。「謝謝妳,布里斯太太。來點咖啡?」她作勢邀請。「還是來點冰鎮日光浴茶?」
「我們可以先四處看看嗎?」蒂安問她。「尤其是戶外,因為我和偉特想辦戶外婚禮。」
「我們可以從戶外開始,然後再繞回來看。你們希望舉辦婚禮的日期是明年九月。」帕可邊說邊走到通往屋子旁的露臺邊。
「還有一年。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現在來的原因,這樣可以看看這個時節的園藝景觀、花園、燈光等等。」
「我們有好幾個地方可以舉行戶外婚禮。以舉辦大型活動來說,最受歡迎的是西邊露臺和花架。不過……」
「不過?」偉特重複,大家繞著房子走。
「我一看到你們兩個,我的想法有點改變。有時候我們會辦這種形式的,就在池塘邊。」她說,大家走到屋子後方。「有楊柳、大片的草坪,我想像的是布滿花朵的涼亭和白色布幔像河流般地鋪在每排的椅子中間——椅子也是白色的,上面別滿花。這些都會映照在池塘的水面上。到處都是花卉布置——但是不能太正式,要自然一點,就像小屋花園裡的花朵,數量要非常多。我的合夥人兼花卉布置設計師艾瑪是藝術家。」
蒂安的眼睛發亮。「我好喜歡她網站上的作品。」
「如果你們決定在我們這裡舉行婚禮的話,妳可以直接跟她談;就算你們只是在考慮也可以跟她談。我還想到夢幻的燈光、燭光搖曳,一切都很自然,卻又很豪華、炫目。有如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裡的『仙后的涼亭』。妳身穿線條流暢的禮服,」她對蒂安說,「像仙女一般,頭髮放下來。不要頭紗,但頭髮上別花。」
「對。妳好厲害。」
「這是我們的工作。針對妳希望的、妳個人和你們兩個人的感覺,量身打造這一天。我想你們不會想要正式的感覺,一定要柔和、夢幻。不要現代感,也不要傳統,你們要顯現出你們的感覺,步入婚禮會場時,要有藍草音樂三重奏演奏。」
「〈愛永無止盡〉。」偉特咧嘴微笑說。「我們已經挑好了。妳的花藝設計師不只幫我們設計婚禮庭園景觀,也包括花束等等嗎?」
「婚禮中的每一步。一切都以你們為主,為你們創造出最完美的一天——甚至可以說太過完美。」她邊說邊對蒂安微笑。
「我好愛這池塘。」他們站在露臺上往外看,蒂安喃喃自語。「我喜歡妳剛剛描述留在我腦海裡的畫面。」
「因為那畫面是妳,寶貝。」凱倫.布里斯牽起她女兒的手。「根本就是妳。」
「在草坪上跳舞?」偉特的母親瞄了一眼。「我也看過妳們的網站,我知道妳們有間很棒的宴會廳。不過,也許他們可以在外面跳舞。」
「當然。在外面或裡面,或者兩邊都用,你們希望怎樣都行。如果你們有興趣,我們可以安排完整的諮詢時間,和我的合夥人一起討論更細部的部分。」
「我們看看其他地方,妳覺得怎麼樣?」偉特傾身吻一下蒂安的額頭。

    四點半,帕可已經回到桌上重新調整試算表、圖表、行程。已經到了一整天會面的尾聲,她的套裝外套掛在椅背上,鞋子放在桌子底下。
她又做了一個小時的文書工作,慶幸今天的工作還算輕鬆。這個禮拜接下來的日子會超級忙碌,但幸運的話,她六點之前就可以換便服,給自己一杯酒,好好地坐下來吃一餐。
聽到門邊傳來敲門聲,她嗯了一聲。
「可以打擾一分鐘嗎?」小麥問。
「我剛好有好幾分鐘的時間,可以給妳一分鐘。」帕可坐在椅子裡轉過來,小麥拖進兩包購物袋。「今天早上我沒在健身房遇到妳,不過我看得出來妳有繼續做舉重訓練。」
小麥咧嘴微笑,收緊肌肉。「不錯吧?」
「肌肉線條很明顯,小麥。婚禮當天,妳肯定會有雙令人稱羨的手臂。」
小麥跌坐在椅子上。「我得讓妳幫我找的那件婚紗看起來很美。聽我說,我已經發誓不要變成發神經新娘或眼淚婆娑新娘,或是任何一種讓人討厭的新娘,但是隨著婚期愈來愈近,我只需要婚禮企劃女神給我一點保證。」
「一切都會很完美,不會有差錯。」
「我對第一首舞的想法又改了。」
「沒關係,一直到倒數之前妳都可以改。」
「但是這是一種症狀,帕可,我連一首該死的歌都拿不定主意。」
「這首歌很重要。」
「卡特有在上跳舞課嗎?」
帕可睜大眼睛。「妳為什麼問我?」
「我就知道!天啊,妳真貼心。妳讓卡特去上跳舞課,這樣他就不會在開舞時踩到我的腳。」
「卡特要我安排的——是個驚喜,所以妳別搞砸了。」
「這讓我覺得有點傷感。」她聳起肩膀,又快樂地嘆口氣放鬆下來。「也許我拿不定主意就是因為我一直在多愁善感。對了,今天下午我有一場戶外的訂婚照攝影。」
「進行得怎麼樣?」
「非常棒。這對新人非常可愛,讓我很想嫁給他們。後來我在回家的路上,做了件很蠢的事,我順路去了諾特斯桐百貨公司。」
「這點我已經從妳的購物袋推斷出來了。」
「我買了十雙鞋。大部分我都會退回去,不過……」
「為什麼?」
小麥瞇起她的綠眼睛。「不要鼓勵發神經的人。還是一樣,我拿不定主意。我不是已經買了婚禮當天要穿的鞋嗎?我們不是都一致認為那雙非常完美?」
「令人驚豔,而且非常完美。」
「沒錯,那我為什麼又買了四雙備用?」
「我以為妳剛剛說的是十雙。」
「另外六雙是蜜月時要穿的——嗯,是四雙,後來因為我真的很需要一雙新的工作鞋,那雙鞋好可愛,所以我買了一雙紅銅色和一雙亮綠色的。不過這不重要。」
「讓我看一下。」
「先看婚禮的鞋子,而且,等我把所有鞋子排好之前,什麼都別說。」小麥舉起雙手。「保持撲克臉,不要做任何表情、發出任何聲音。」
「我會轉過去繼續做試算表。」
「妳做比我做好。」小麥嘀咕,開始動作。
帕可對窸窸窣窣的聲音與嘆氣聲充耳不聞,直到小麥對她做出手勢。
帕可轉過身,視線掃過排列在工作檯上的鞋子。她站起來、走過去,再掃視一遍。她面無表情、一句話都不吭,一邊拿起鞋子、檢視、放回去,然後再拿下一雙鞋。
「妳簡直要了我的命。」小麥對她說。
「安靜。」她走開,拿出一個檔案夾,抽出小麥穿著婚紗的照片。她拿著照片走回一整排鞋子前,點點頭。
「對,很肯定。」她拿起一雙鞋,「妳要是不穿這雙才真的是瘋了。」
「真的!」小麥雙手擊掌。「真的?因為我想的就是這雙,就是這雙。不過我還在猶豫。噢,妳看,這鞋跟閃閃發亮,腳踝綁帶好性感——但不會太性感,對不對?」
「完美結合了亮眼、性感和成熟的感覺。我把其他的退回去。」
「可是……」
「我會把這些退回去,因為妳已經找到獨一無二的婚禮鞋,妳得保持堅定。其他的鞋子得遠離妳的視線,一直到婚禮結束前,妳都得和鞋子專櫃保持距離。」
「妳真聰明。」
帕可歪著頭。「我的確很聰明。還有,我認為這雙很適合艾瑪結婚時穿。我拿去換成她的尺寸,到時候再看看。」
「噢,又是非常明智的看法。」小麥拿起帕可指的那雙鞋。「這雙比較浪漫、有公主的感覺。真棒,我現在累極了。」
「把所有的婚禮鞋留給我。其他的拿走。還有,回家時記得看行事曆,我加了諮詢時間進去。」
「幾場?」
「今天我接的五場參觀裡,敲定了三場完整的諮詢,另一位得先跟爸爸討論——因為是他付錢,還有一位在四處比較。」
「五場接到三場?」小麥雙手握拳做出加油姿勢。「太棒了。」
「我想應該會接到四場,因為爸爸的寶貝女兒希望給我們辦,非常想。第五位?那新娘根本還沒準備做決定。她媽媽希望讓我們辦,但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場不好做。到時候就知道了。」
「嗯,我好興奮,三場諮詢,我的完美婚禮鞋也入袋了。我現在要回家給我的男人一個大大、濕潤的吻,而且他絕對不會知道那是因為他在上舞蹈課。謝了,帕可,待會兒見。」
帕可坐下來,研究工作檯上的鞋子。她想著小麥衝回家奔向卡特的樣子;想著德藍尼在芝加哥開了兩天的會議之後,蘿瑞歡迎他回家的畫面。還有艾瑪也許和傑克正坐在她小小的陽臺上品酒,想像自己的婚禮上的花飾。
她轉回去盯著電腦螢幕上的試算表,提醒自己,她還有工作,她熱愛的工作。那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帕可的黑莓機螢幕發亮,她瞄了一眼,來電顯示告訴她,另一位新娘需要找人談談。
「我永遠都有你。」她喃喃自語,接起電話。「嗨,布妮,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