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一念起,萬水千山:志願者在路上(簡體書)
  • 一念起,萬水千山:志願者在路上(簡體書)

  • ISBN13:9787040331387
  • 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
  • 作者:李冰
  • 裝訂:平裝
  • 出版日:2011/06/01
人民幣定價:45元
定  價:NT$270元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由李冰編著的《一念起萬水千山——志愿者在路上》內容介紹:窗外春光凈好,昨夜的一場雨似乎染綠了柳條。不用走出去看,我都可以想象,一定有不少志愿者正在有組織地從事著志愿服務。中國青年志愿者協會成立于1994年,多年來在扶貧開發、助老扶幼、社區建設、環境保護、大型活動、搶險救災、海外服務等多個領域積極組織開展志愿服務工作。中國需要這樣的政府引導下的志愿服務。心理學老師講過:一種習慣的養成需要28天的堅持,而一種性格的養成,需要3個月的培訓。《一念起萬水千山——志愿者在路上》讓志愿服務理念成為習慣,從習慣到優秀的品質與人口素質,引導的作用不可低估。
李冰:生于1970年,資深傳媒人士,專欄作。著有圖書《贏家》、《瞧,這群文化動物》、《感動中國的作家》,發表中篇小說《項鏈之癢》及大量散文隨筆。現供職于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作協會員。
《一念起萬水千山——志愿者在路上》的作者李冰希望,中國在經濟騰飛的同時,能在更多的場合展示志愿者的力量,能給志愿者提供更寬松更人性化的環境,能讓志愿服務成為提高人文素質的重要通道。這樣,中國的志愿者數量將會上億,志愿者也將成為許多人的終生“職業”。
誰在靠近天堂
中年是下午茶。這是董橋的話。盡管鏡子里的臉還沒有過多滄桑,可心境,真的已不是不識愁滋味的少年了,我發現——凡事,我都開始喜歡細說從頭了!
翻看每本書的自序或後記,似乎有話要說時,都逃不脫這樣的一個開始。
這部作品亦然。
“有一個創作主題,不知你是否感興趣,是關于志愿者的寫作……”老作家陳建功厚實有力的聲音似乎還響在耳畔,一晃已經一年過去了。
那是2009年的冬天,陳建功打來電話,仍是開門見山,不多口羅唆一句,問我是否有時間和興趣寫些關于志愿者的文字,我當即道:“沒問題!我喜歡!”
雖然以前沒有真正走近過志愿者,我卻模糊知道那是一群不計名利為他人做事情的奉獻者。我一直認為,人活在世上,真的不能讓眼睛只看向自己,而是應該對同類、對身處的環境,哪怕是一棵生在路邊的樹,都有所關切。那樣的人,無論從事什么職業,無論有著如何的面目與性格,在我看來,都是可愛的。
于是,半個月後,準確地說是2叭O年1月5日,踏著北京最暴烈的那場雪,打了一輛黑“面的”,我直奔機場飛赴深圳,開始我在異地的第一場和志愿者面對面的采訪。
之後,是廣州,之後是青海、四川、云南、河北,其間又穿插著北京。于是,他們似上天埋藏好的珍珠,一顆顆在適當的時候,準確無誤地出現在我面前,沒有一個讓我失望。
那些日子回望起來是如此有趣,一串串地鑲嵌錯落,構成了我201O年的主體記憶。
我曾膽戰心驚地坐在剛上路三天的張雪的車上,在深圳的夜色中穿行。她除了壓實線就是別公交車,甚至為躲其他根本與她無關的并行車輛而剮蹭到護欄上。新車傷痕累累,讓我這坐在副駕駛上原本心慌不已的人,看著都心疼。我真想讓她下來,我去開,可惜沒帶駕照。她仍是嘻嘻地笑著,絲毫不把我的慌亂放在眼里。她前些天給我打電話說,她的車技好多了,和幾個義工朋友合開的公司也有進展,很高興我能和她保持聯系。
我曾跟著每天只吃大蔥蘸醬的獻血皇後高敏走過天橋去吃兩點半的午餐,她一直微笑著坐在我對面不肯動一下筷子,說她要讓自己繼續習慣每天吃兩頓飯。打包的剩飯,她笑呵呵地送給天橋上跟她熟識的乞丐。至今,我電腦里仍存有我給她拍的抹眼淚的照片,那是說到遠在山東的兒子時的情景。
我曾和林道軒、趙廣軍兩位廣州“土著”一起賞夜景品小吃,我喜歡聽他們標.準的粵語,似在看港片,也喜歡聽趙廣軍廣東腔的有點夸張的普通話。東游西逛,等到22:00,我們沖進電臺主持午夜聊天節目,為迷途者化解心事與糾結,那本是一檔粵語節目,因為我的緣故,特意改為普通話。我忘不了首次做節目緊張地講出第一段話時,林道軒向我伸出的大拇指。道軒那么干凈帥氣,像電影演員孫淳。從見他第一眼,他的微笑就沒離開過。我難以想象作為醫生的他援助塞舌爾島國時,在當地連口罩都沒有的環境下,如何切開一個病人身體,任那膿血噴射到臉上身上。我跟著趙廣軍前往東莞為志愿者講課,見識了勞累過度的他在出租車上睡著後大腦袋滾來翻去的樣子。回程沒有人送,我們打車,三百塊錢車費沒人給他報銷,他的月工資是三千多塊,“我好羨慕那些在卷煙廠工作的朋友,收入高多了……”這個曾經混黑社會的蠱惑仔現身說法讓無數的邊緣少年走回正道,認了幾百個弟弟妹妹。他的真實讓我歡喜——中國年輕的志愿者們活在一個越發寬松的環境里了。
我曾繞過大街小巷尋找他——港商林其標,二個年近六旬的香港男人,長于香港,商于日本,40歲的時候,突然丟下一切,跑到番禺,與其說是開工廠,不如說是來做公益,老弱病殘全是他的上帝和親人。“當時的番禺,完全是個農村,到處是農田,夜里蛙鳴一片,空氣好得不得了……”他送我的絲瓜瓤我至今用作搓澡布。
我曾不斷重復著把兩個人的故事講給家人和一些新結識的朋友們聽,這兩人就是張大諾與何軍。
張大諾是我采訪到的第一個志愿者。
沒有人介紹,從網上我看到一家老人臨終關懷醫院,便試著打電話過去問是否有志愿者在服務,于是電話那端一個陌生的女人告訴我一個陌生的名字:張大諾。按她提供的手機號打過去,有了幾天後的見面約談。短發,無框眼鏡,溫暖淡定的眼神,“我是埃德加·斯諾的諾!”辭去工作,沒有任何收入去做志愿服務,尤其對于多數30多歲的年輕人來說,正是奔車子房子的年齡,有誰能做到,甚至有幾人能理解?大諾卻活生生站在這兒。至今我仍感謝那個陌生人,認識大諾是我的運氣,是他,讓我對“志愿者”這三個字有了更加準確的認識,也讓我一步步有興趣和信心去更多地走近他們的世界。
與何軍的相識更是歪打正著。2010年的秋天,青海已經下起了第一場雪,沿著冰雪覆蓋的光滑的路面,從西寧開車到那個有著著名塔爾寺的小縣湟中,六小時後,我們的飛機就要起飛了。幾位來自清華的支教大學生和我圍坐著聊天,不一會兒上課鈴響了,一直微笑少語的他禮貌地站起來說:要失陪了,他有課要上。那正是我希望體會的一幕,于是跟他去了教室。看他在臺上威儀與親和并重的授課,既在預料之中,我又不無吃驚,然而半堂課後我們只得離開。仍是沒有多聊。回到北京,兩千多公里外,何軍反而與我走近了。他寫來他的成長經歷,一個貴州大山里餓著肚子讀書的孩子,越發清晰。“何軍努力吧,我會為你驕傲!”這些信息,與其說是對他的鼓勵,不如說是對我自己的鞭策,我自愧沒有他的勤奮與堅強。
我去中山大學采訪,和幾位同樣是有支教經歷的學生聊天,我講到大諾,一位學生鏡片後的眼神凝重起來,他是位支教結束即將參加工作的優秀學生干部,他感嘆道:“李老師,您這部書一定要盡早出來,像大諾這樣的人對我們每個人都是很大的激勵,雖然還沒走上社會,可我們已經見識到了一些社會上不好的現象,有時真的很沮喪,但有大諾的存在,就讓我們看到了亮色和希望!人,其實完全可以選擇不那么世俗的另一種活法。”那天下著小雨,中山大學校園非常美麗的植物園一般的環境,一群有著理想與信念的年輕學生,讓我突然感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如此有價值!
蔡毅是四川人,在云南讀大學,畢業後去泰國做漢語教學志愿者。他特意從四川趕到北京來接受我的采訪,做了三年援外志愿者的他讓自己那么快地融入了泰國人群中。除了聽說,他還能用泰語寫文章并發表在校報上,光是泰國干媽就有三位。“不瞞您講,現在我在夢里都是講泰語。”他正糾結于自己的未來:通過了雅思考試,申請了赴澳留學,卻為高昂的學費和不可知的就業犯愁。蹬三輪的父親早逝,母親擺小攤為生,他實在不忍心為誰添加一點負擔,雖然在泰國從教時省吃儉用積攢了一點碎銀。當我給他講起同樣出身困苦卻自強不息的何軍時,蔡毅專注安定地望著我,“李姐,我真為何軍這樣的朋友自豪,我原來一直都不是單槍匹馬在打拼。”他建議書出版後,由我邀集大家聚一下,互相認識鼓勁。而此時的蔡毅,已經坐在澳大利亞的教室里學習了,“這里的消費太貴了,一個漢堡要七澳元!”我告訴他,一定要完成學業,如果打工有困難學費實在緊張,可告知我,“不會讓你輟學。”至今未收到他求助的信息,可想他的堅韌與自強。
韓紅,這位在中國家喻戶曉的歌星,是我采訪的第18位志愿者。當她素面朝天無聲地向我走來時,我能感覺到她由內而外的善與真,與她手上的佛珠一樣,那是不需要用語言注釋的大美與大愛。600萬元捐助,與其說這是她用一首首歌積成的功德,不如說是她用心一點一滴的修行,她的虔誠打動了上天嗎?前往災區送棉衣時,一場翻了兩個滾兒的車禍,讓她毫發未損,而幾分鐘前,她剛系上安全帶。
“李冰,你是志愿者的志愿者,因為你在傳播他們的精神與人生價值。”一位朋友評價我這一年的所作所為。我心中明白,恰恰是這些與眾不同的人,讓我們看到了人類的未來,他們,讓我感覺到這個世界的溫暖與力量。不從眾、不為他人的生活觀念所染而執著自己的利他博愛價值觀的人,才更高尚,更有奉獻精神。
這些人中的每一位,都似走在路上邂逅的朋友,讓我牽掛。12月5日,對他們來說是個共同的日子。1971年,聯合國志愿人員組織正式成立;1985年,聯合國大會確定從1986年起把每年的12月5日規定為國際志愿者日。我發信息給每個人,陸續收到他們簡短樸實的回復,唯有宋鵬飛,一直沒有動靜。我心中幾天都盤桓不去的是:鵬飛,你還好嗎?作為因醫療事故染上艾滋病的16歲男孩,12年來,他不僅有尊嚴地活著,還給予其他同樣的不幸者以心理疏導,可他在我面前出現時,分明脆弱得如一片秋風中的葉子,那敏感的眼神讓我心疼不已。我想象,如果他是我的親兄弟,我會怎么樣安慰他?如果我是他,我會怎么樣安慰自己?
今天,是3月5日。是中國志愿者們的紀念日。1963年3月5日,毛澤東號召“向雷鋒同志學習”,3月5日成為中國人傳統的學雷鋒活動日。2000年,共青團中央、中國青年志愿者協會共同決定把每年的3月5日作為“中國青年志愿者服務日”。至今,中國注冊的青年志愿者超過3124萬人,加上未注冊的志愿者,約有8000萬人,這一數字只占人口總數的6%,在美國,這一比例為30%~40%。
窗外春光凈好,昨夜的一場雨似乎染綠了柳條。不用走出去看,我都可以想象,一定有不少志愿者正在有組織地從事著志愿服務。中國青年志愿者協會成立于1994年,多年來在扶貧開發、助老扶幼、社區建設、環境保護、大型活動、搶險救災、海外服務等多個領域積極組織開展志愿服務工作。中國需要這樣的政府引導下的志愿服務。心理學老師講過:一種習慣的養成需要28天的堅持,而一種性格的養成,需要3個月的培訓。讓志愿服務理念成為習慣,從習慣到優秀的品質與人口素質,引導的作用不可低估。
我希望,中國在經濟騰飛的同時,能在更多的場合展示志愿者的力量,能給志愿者提供更寬松更人性化的環境,能讓志愿服務成為提高人文素質的重要通道。這樣,中國的志愿者數量將會上億,志愿者也將成為許多人的終生“職業”。
我希望志愿者朋友們,都少些困頓,多些前進的勇氣和能量!我亦希望,讓更多的人知道,在中國的大地上,有這樣一群人,在用他們的腳步去接近天堂。
特蕾莎修女,幾乎是世上所有善行者的楷模。2009年,諾貝爾基金會評選出三位“諾貝爾獎百余年歷史上最受尊敬的獲獎者”,特蕾莎和馬丁·路德·金、愛因斯坦并列其中。
“人們不講道理、思想謬誤、自我中心,不管怎樣,還是愛他們(Peop1e are unreasonab1e,i11ogica1 and se1f-centered.Love them anyway.)”
這是世界和人類走向永恒的唯一鑰匙!
2011年3月5日
01埃德加·斯諾的諾
02跟佛找樂兒
03獻血皇後
04嶺南春早
05蠱惑仔的救贖
06林道軒“出塞”
07標叔想再活三十年
08老劉綽號“奧組委”
09敢問路在何方
10唐山義士
11開花的洋芋
12飛蓬少年
13鐵肩擔道義
14心目影院
15擦去心靈裂痕的橡皮
16清華園里的苦孩子
17天使飛往泰國
18天路
這是八條僵黃的蠶,靜靜地被覆蓋以八張軟沓沓的桑葉,白色的桑葉,沒有水分,和那八張被歲月抽干了水分的臉一致。
這是一間方正的病房,分兩排,整齊排列著八張床。床上的八個老人中,兩個年逾九旬,六個八十多歲,最長的已經在這里躺了七年。
白被子底下是他們扭曲變形的身軀,尿屎都不自知,全靠護工料理。一個面相厚道的女護工,端著臉盆進來,沖我笑著打個招呼,麻利地掀開被子,戴上塑料手套,蹲在床邊,為一位老人摳大便。“這八個都歸我一人管,每個都得這樣。”她笑笑,像說今年天寒菜價樣樣都貴一樣。病房外面正是北風呼嘯,樓道里不時有醫護人員和探視家屬經過,這間病房里卻格外安靜。靠窗的那位仰面平躺,緊閉雙眼,嘴巴卻大張著,一動不動。他隔壁那位,頭側歪著,眼睛空洞地大睜著,猶如兩口枯井。
床上的所有人都不露手足,他們如同一條條斷了桑葉的蠶,鼻子里那根乳黃色的管子,是維系生命的唯一通道,比風中的蛛網還脆弱。
扭轉身,你被嚇了一跳,居然靠門口的那位在動,他筆直仰躺著,眼睛茫然地瞪向天花板,一只手卻從被子下慢慢伸出來,緩慢摸向床頭柜上一個小塑料盤,一個包子被他摸到手里,又極緩慢地送向嘴邊,他開始用沒牙的嘴咀嚼包子!
枕畔,是一個嬰兒用的奶瓶,里面有半瓶水。
另一間病室,只有三張床,一位老太太靠墻坐著,黑棉褲,灰上衣,罩著拉絨深灰馬夾。被子沒疊,散亂地堆在身邊,上面赫然放著一根黑漆拐棍。另兩個床空著,一個被推到樓下散步去了;另一個,沒了。
“這兒真冷啊,他們就是要凍死我。我心知肚明。”她說,口齒伶俐,眼神精明,說這些抱怨的話時底氣很足,卻并沒有一絲憤怒,反倒有些大人不記小人過,又見怪不怪似的。一摸她的手,很溫暖。我們早熱得脫了外套。
“我啊?來這兒半年了,九月來的,這不嘛,現在是十月。”床頭上貼著她的姓名、住址、病情、飲食狀況等信息,住院時間一格是2007年2月,已經快三年了。
大諾站在床頭,跟她嘮起了嗑兒,倆人都熟面熟臉的樣子,其實是頭一次見面。
“你們倆是什么關系?”臨了,她狡黠地歪著頭打量著我們。
“姐弟!”
“姐兒倆?是嘛?”顯然她并不信,眼里有了一抹笑意,隨後便望著我們沉默了,那隱忍,明顯釋放出不屑,是不想拆穿你的克制。她當自己年輕時的精明從不曾遠離。
另一張小床上半靠著墻納鞋墊的年輕女護工來自甘肅,“這老太太,可厲害了,我每天給她擦身洗澡。她的東西我不能動,一動就拿拐棍梆我,嘿,打得可疼了。他有一個兒子,醫院打電話,他都不肯來看她,除了通知說沒錢了,才給打過來。沒人來看她……”護工很憨厚地小聲嘟囔。
有的房間是空的,四張床靠墻放著,被褥都在,人已經沒了。床頭柜上,擺放若暖壺,床下是塑料桶,除了這些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小小的房間空蕩蕩的,荒涼而又寂靜。一幅觀音菩薩卷軸畫,述掛在窗旁的墻上,菩薩無聲地望著這塵世間一隅。
各屋門口,都貼著燙金的字,某某大學“愛心小屋”,最多的一個門口有八張這樣的金燦燦標簽,也許是因為“甲流”,加之天冷,除了個別護理人員,我幾乎沒碰到一張年輕的臉。
“需要安靜,心里明白不能交談,請你握一握老人的手,給他一個微笑,老人會感到溫暖……”另一張表格里,寫著老人們的名字。
雞皮鶴發,行動遲緩,表情呆癡。三層樓的各個房間,全是他們的世界。
這兒,就是讓張大諾找到談戀愛感覺的地方:北京東郊一所老年關懷醫院。“去時很興奮,回來時很高興,這不是談戀愛的感覺又是什么?”他微笑著告訴我。
大諾有句名言:這個時代有兩類人值得關注,先富起來的那些人,先快樂起來的那些人,志愿者,就是後者!
張大諾,是我面對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志愿者。P15-17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