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最好看的埃及神話故事
  • 最好看的埃及神話故事

  • 系列名:TALE
  • ISBN13:9789866030109
  • 出版社:知青頻道
  • 作者:鍾怡陽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3cm*17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1/11/01
  • 中國圖書分類:非洲神話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9270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探索偉大文明與歷史的足跡
走入令人驚奇又有趣的故事
深入了解古國埃及民俗風情

遠超越基督神話1500年之久的埃及神話故事,有趣又充滿奇思,歡迎一起來探尋這文明古國,到底藏著多少神奇的故事?邀請您和我們一起走進這繽紛燦爛的華麗世界。

埃及人擁有四千多年的古埃及文明歷史,而本書基於埃及歷史,整理編輯古埃及神話共六十六篇,分為上下兩部——神界和人界。神界又分為四章,人界也分為四章。

在「世界是這樣形成的」一章中,你將看到古埃及人最信任的萬能的眾神之首是如何誕生以及統治世界的。

第二章帶您和完美女神艾西斯一起,體驗她的愛情、她的婚姻、她在人生裡不得不面對的困境,還有她製造出來的埃及最早的木乃伊。

第三章「天生王族」裡,你可以看到完美女神艾西斯的孩子的故事。

在第四章「神界散人」中,您能看到貓兒在詭祕微笑,你能看到傾城美女服侍河神,當然,你還能看到最美的愛情。

鍾怡陽

中國文學系畢業。對於中國古典文學有深入且透徹的研究,曾發表多篇引人注目的論文。
在專業之餘,對於中國、日本、阿拉伯等各地的神話故事充滿興趣,經多年研究整理,儼然成為神話故事專家。
編著有《流傳千年的日本神話故事》、《流傳千年的印度神話故事》、《流傳千年的北歐神話故事》等。

第一章 世界是這樣形成的
第二章 完美女神
第三章 天生王族
第四章 神界散人
第五章 覬覦神界
第六章 魔力無邊
第七章 神奇的「不死族」
第八章 騙子的法術

神界的愛恨情仇
伊西斯在逃亡塞特追捕的路上住進了南方國家的王宮裡,雖然這裡不缺喝,國王和王后對她也極好,但她卻日日生活在不安之中。
一天,王宮侍女回報,說是其他國家的一個人求見她。伊西斯猜想不出是誰,就請他進來了。
片刻之後出現在伊西斯面前的,是個陌生的面孔。來人一見到伊西斯就撲通跪倒說自己的老父親中了蠍毒,無人能解,他聽說在這個國家裡有個能駕馭蠍王的夫人,於是在第一時間帶著老父趕來求救。
伊西斯欣然答應了他的請求,為老人解毒之後,她心中的不安感卻隨著患者的連連感謝聲而愈加強烈。
送走客人,蠍王泰凡為她端上一杯茶,不解地問她:「女神,為什麼拯救了一個生命,您卻看起來一點都不開心呢?」
「這個人是從國外趕來的,這就說明了一個道理,我的名字已經傳出這個國家了。」伊西斯抿一口茶,思緒複雜地說:「這裡已經不安全了,我怕塞特會找到這裡,以防萬一,我們要盡快離開。」
泰凡點點頭,當天就幫著伊西斯準備好行李,向王后請辭後繼續旅行。這次他們的目的地是阿姆大地,雖然名為大地,實際上卻是一個四面環海的小島嶼。伊西斯的姐姐奈芙蒂斯就定居於此,她此次正是為投奔姐姐而來。
說來也好笑,伊西斯一路窘迫逃亡,目的是擺脫塞特的掌控,可是她現在要投靠的人——奈芙蒂斯,不僅僅是她的姐姐,同時也曾是塞特的妻子。
趕往阿姆大地的一路上,可算是有驚無險,途中也曾遇見塞特的爪牙,但都被機智的伊西斯化解了。年幼的荷魯斯也表現優異,一路上不哭不鬧,時而縮在母親懷裡,時而騎在泰凡背上,時而邁開還不穩當的步伐追隨大部隊。
阿姆大地的奈芙蒂斯提前占卜到伊西斯到達的時間,早早等在岸邊,看到有船駛來,伊西斯站在船頭向她招手,不禁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她和伊西斯已經很久沒見了。在很多很多年前的那次分別時,她曾經默默問過自己,假如此生還有再見到伊西斯的機會,她會不會恨她,當時的答案是肯定的「YES」,如今卻已經什麼都無所謂了,前塵往事,誰還能記住多少呢?時間,教會人淡漠一切。
還記得,那時他們都還是小孩子,經常在拉神的花園裡一起玩耍。那時的奈芙蒂斯是個文靜的小姑娘,每每看到哥哥奧賽里斯時,臉都會變得通紅。她喜歡儒雅的奧賽里斯,從小時候就喜歡,喜歡看他穿白袍的樣子,喜歡看他在陽光下苦練魔法的努力,喜歡他睡著後的長睫毛。可是,在奧賽里斯心裡,她只是妹妹,他的眼睛從來都不追隨著她,他一直戀戀地看著他們的妹妹伊西斯。
兒時的伊西斯頑皮得像個男孩子,她那時經常穿的像個小公主,可是她卻喜歡坐在樹杈上隨意地搖晃雙腿,於是她長長的裙襬就在風中飄飛,在陽光的映襯下,形成美好的畫面。那畫面映入奧賽里斯的眼睛裡,也映入另一個男孩的眼睛裡,那個男孩就是塞特。
再後來,他們長大了。在奧賽里斯迎娶伊西斯的那個晚上,奈芙蒂斯和塞特都醉到嚎啕大哭,塞特對奈芙蒂斯說了一句繞口令般的話:「妳愛他,他愛她,我愛她,她愛他,她愛妳。」
奈芙蒂斯咯咯笑起來,如花的面容竟把塞特看入迷了。塞特是個現實的人,既然得不到伊西斯,得到一個高級贗品也一樣。酒醒之後,塞特就向奈芙蒂斯求婚了。
奈芙蒂斯吃驚之餘自然是一口拒絕,直接告訴塞特,自己心裡只有奧賽里斯,除了他,誰都不想嫁。兩次輸給奧賽里斯,塞特惱羞成怒,當天晚上竟然派人把奈芙蒂斯強娶了去。洞房花燭夜,他警告她,如果敢對他有二心,他就把這些都報復給奧賽里斯。從那一晚起,奈芙蒂斯的一顆少女之心算是徹底黯淡了。
可想而知,婚後的奈芙蒂斯對塞特的態度自然是冷若冰霜。塞特冷靜下來,也有點後悔當初的搶婚,現在見奈芙蒂斯每天都是發呆的模樣,主動提出了離婚。
離婚後的奈芙蒂斯覺得自己殘破不堪,獨自遊走街頭,被哥哥奧賽里斯叫住了。她看著那張從小暗戀到大的臉,突然萌生出一個念頭來。
她說自己心情不好,讓奧賽里斯陪她喝酒,奧賽里斯不疑有他,開懷暢飲,卻覺得越喝越熱,奈芙蒂斯在酒裡放了催情藥。
那天晚上,兩人順其自然地留宿在一起。第二天醒來時,又很有默契地誰也不再提起這件事。如果僅僅是這樣,倒也罷了。戲劇性的是,十個月之後,奈芙蒂斯生下了一個男孩,取名阿努比斯。赫里尤布里斯城裡的人都向塞特道喜,氣得他牙根癢癢,卻還得硬擠出笑容。塞特在心底把這份恥辱又算到了奧賽里斯的頭上。
隨後塞特以奈芙蒂斯需要養身為由,請求拉神把她送到阿姆大地,終生都不想再見到她。拉神明白事情的緣由,也就答應了。
奈芙蒂斯離開赫里尤布里斯城前,奧賽里斯和伊西斯都來送她,天作之合的甜蜜狀又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她恨自己的妹妹伊西斯,如果沒有她,站在奧賽里斯身邊的一定是自己;如果沒有她,自己又怎麼可能這麼被塞特蹧蹋!
馬車漸漸遠離赫里尤布里斯城,送行的人們漸漸變成模糊的小黑點然後消失不見。奈芙蒂斯在那時問自己,如果時間過去幾萬萬年,如果我再遇見伊西斯,我還會記得這些小事嗎?我還會不會像此刻這般恨她?……
「姐姐!」清脆的叫聲打斷了奈芙蒂斯對往事的追憶,伊西斯乘坐的小船已經駛到眼前,準備靠岸了。
奈芙蒂斯從伊西斯手中接過荷魯斯,孩子白白胖胖,眉目像極她唯一愛過的那個人。奈芙蒂斯在一剎那想起阿努比斯,這兩兄弟的五官像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不同的只是神態,荷魯斯比較活潑,阿努比斯則較為文靜。
伊西斯對姐姐和丈夫的往事一無所知,她見到奈芙蒂斯,像是陡然回到小時候,嘰嘰喳喳說個沒完,奈芙蒂斯只是聽著她說,不時報以嫺靜的微笑。
在阿姆大地住下後,伊西斯把兒子拜託給姐姐,自己則化妝成叫花子出去乞討,藉以打聽奧賽里斯的消息。她每天清晨出門,黃昏回來。每當黃昏降臨,她都能看到兒子荷魯斯在塵土飛揚的羊腸小徑上遠遠地飛奔向她,投入她的懷抱,問她有沒有知道更多關於父親的消息,大多數情況下,伊西斯都是搖頭的。
有一天的黃昏,伊西斯沒有看到兒子奔跑的身影,心下一驚,回到姐姐家,看見姐姐和蠍王泰凡站在兒子床頭前擦眼淚。
「發生什麼事情了?」
泰凡見她回來,跪著走到她面前,向她請罪:「都怪我,是我沒管好附近的蠍子,他們其中的一隻蠍子當了塞特的內應,以致於荷魯斯中毒了。」
「那你快點給他解毒啊!」
「對不起。」泰凡為難地開口,「中毒時間過久,我也束手無策。」
伊西斯眼前一黑,跌跌撞撞地走到床邊。伊西斯的小臉黑裡透紫,和那南方王國的小公主一模一樣。伊西斯緊緊抱住他,小身體已經停止了呼吸。她心一涼,難道是拉神在懲罰我嗎?我傷了別人的孩子,他就來傷我的?
伊西斯身體一軟,奈芙蒂斯扶住了她:「妳不能倒下,妳要更堅強,這孩子才有希望。」
伊西斯哭叫著:「不,我救活了別人家的孩子,卻救不了自己的孩子,我已經沒了心愛的丈夫,難道現在拉神要把我的孩子一起帶走嗎?」
「妳胡說什麼!」奈芙蒂斯握緊她的肩膀,搖晃她單薄的身體,想要把她搖得更清醒些,「妳知道塞特為什麼非要蠍子做內應嗎?因為他知道,孩子一旦出事,對妳打擊是最大的。妳要是也出事了,奧賽里斯就真的沒救了。妳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看不明白嗎?妳在這兒大哭大鬧有什麼用?」
伊西斯痛苦地搖頭:「我不知道。」
「來。」奈芙蒂斯牽起她的手,拉著她緩緩跪下,「讓我們一起向拉神祈禱,求他垂青這個可憐的孩子。」
奈芙蒂斯的冷靜多多少少給了伊西斯點信心,她閉上眼睛,虔誠向拉神禱告,不一會兒,智慧神圖特出現在她們面前,他笑著扶起兩位女神:「我來,是帶了旨意的。拉神命我復活荷魯斯。」說完,唸動咒語,荷魯斯的臉開始變得紅潤,嘴唇也漸漸染上血色。他虛弱地張開眼,對伊西斯說:「母親,我睡著了,原諒兒子今天沒去接妳。」伊西斯上前一步,抱緊兒子,淚水奪眶而出。

【神祇展示欄】
奈芙蒂斯:死者的守護神,同時也是生育之神。她常和伊西斯一起出現,張開臂膀保護死者。在埃及藝術作品中,奈芙蒂斯被描繪成頭頂籃子或小房子的女性,有時身後還會長出翅膀。在埃及,「奈芙蒂斯」也是對一個家庭中最年長婦女的稱呼。

靈魂的集中地——神秘島
這是一個風景不錯的小島,雲霧長年籠罩島嶼上方,似夢似幻的遠景給小島陡然添加了神秘色彩;這也是一個孤獨的小島,它四面環水,從島上出發穿越河面再到達最近的陸地需要一天一夜的時間,因此鮮少有人來往其間。
在埃及神話中,這個小島是不可隨意翻過的一頁,它見證了太多關於神靈的故事。但對人類而言,它卻是個不能輕易靠近的禁地。你可以叫它神秘島,也可以叫它「死人島」。
「死人島」是尼羅河邊的老船夫為它取的名字,他曾經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個陌生的外來客好奇而興奮地登上小島,然後,他們再也沒有回來過。再然後,這個名字就一傳十、十傳百地廣為人知了。
某天,老船夫正在自家船上歇腳,遠遠看見兩個身材高挑的女子,隱約牽著一個三歲左右的孩子朝他走過來。老船夫挺直身板,扶直船槳,準備吆喝生意了。
等兩名女子走近,老船夫忽然有種驚為天人的感覺。牽著孩子的那名女子稍年輕些,看面容不過三十歲的樣子,她牽著的小男娃也是粉粉嫩嫩,很惹人疼愛的模樣。而她身邊的女子應該是虛長兩三歲。兩人五官輪廓極為相似。
「老船夫,我們要去神秘島,請您送我們一程。」牽孩子手的女子開口說,笑意融融的。
「神秘島?」老船夫一聽這名字就嚇得差點腿軟,「夫人,那個地方去不得啊!更何況,妳還帶著孩子。」
「為什麼?」女子佯裝驚奇,「它在這附近不是很有名嗎?」
「夫人,有名不見得能碰觸,那個島是不祥地,老漢我在這兒擺渡幾十年,只見有人去,未見有人回啊。」
女子和女伴相視而笑,她的女伴問老船夫:「可是我們必須要去一趟,您能擺渡嗎?」
老船夫擺擺手:「您另謀高人吧!」說完就駕船離去了,有點落荒而逃的架勢,生怕兩女子強行讓他開船似的。 
年輕女子對著老船夫的背影大笑不只,她眨眨眼睛便恢復了本來容貌,原來她就是伊西斯女神,她側身對女伴說:「姐姐,看來神秘島是個值得信賴的去處。」
女伴此時也露出真實面貌,正是奈芙蒂斯女神,她對伊西斯的話表示贊同:「是,對神秘島不利的傳言越多,塞特越不容易找到這裡來,他不會想到妳會知道神秘島的秘密,更不會想到妳會把心愛的兒子放到窮兇惡極的地方。」
伊西斯點點頭,口中唸動咒語召喚島主女祭司哈托爾。就在伊西斯唸動咒語的同時,尼羅河河水翻騰不只,河水中央的神秘島竟像是艘巨輪,以極快的速度向他們行駛過來。被母親緊緊牽住小手的荷魯斯見此情形,興奮地大叫大跳。
神秘島在距離他們十公尺處停下了,一個白髮蒼蒼、面容慈祥的老婦人出現在水面上,她恭敬地對伊西斯和奈芙蒂斯行禮:「不知兩位女神召喚,有何吩咐?」
「哈托爾,此次召喚妳來,是有事想要麻煩妳。」伊西斯說著,把荷魯斯拉到自己身前,「這是我和奧賽里斯的兒子荷魯斯,奧賽里斯遭奸人所害,屍體被分為四十八塊丟棄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我此番正是為尋找丈夫的身體而出山,在此期間,希望祭司能幫我照料荷魯斯。」
哈托爾又是恭敬地一鞠躬:「能為女神服務,是我的榮幸,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荷魯斯,讓他成為像他父親一樣強大的神靈。」
伊西斯表示感謝,俯身親吻荷魯斯的額頭,把他的小手交到哈托爾手中,目送他們登上神秘島,而神秘島又以來時的速度重返回自己原本的位置。
尼羅河平靜得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此刻,伊西斯的心中充滿希望,她記得智慧神圖特曾經說過,奧賽里斯一定會再復活。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回丈夫的身體,從此和他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神祇展示欄】
哈托爾:埃及神話中的女祭司。祭司在埃及享有崇高的名望,權力幾乎可以和法老並駕齊驅。祭司們通常都遠離人群,他們的職責是為神服務,工作內容是每日清晨在神廟舉行儀式喚醒各位神靈,每晚夜幕降臨再服侍神靈安歇。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