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記憶冰封的島嶼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9270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槍聲響起的那一刻開始,我的世界就停止了。

少年羅伊答應跟父親一起到阿拉斯加海岸一座無人小島上生活一年。但是,他很快就發現,看似可靠的父親,面對樣樣都缺的小島生活,竟然沒有一點計畫;帶到島上的生活基本所需物資,卻被小屋的不速之客一掃而空。眼看寒冬即將到來,唯一會來小島的飛機也將停飛,他們必須靠自己的力量,想辦法撐過寒冬。夜裡,父親隱隱的啜泣,讓羅伊更感不安,白日裡,羅伊還是能隱約感受到父親的沮喪。在他們探險小島的一趟旅程中,羅伊甚至覺得父親是故意失足跌落山崖……他有一種預感,他們似乎再也離不開這座小島了……
記憶的光線,折射出六個故事。生命中已然發生的事情,不可能改變。作者以小說叩問了生命的另一種可能,也找到了與自己和解的方法。阿拉斯加的冰冷酷寒與荒野,以及侵噬人心的傷痛,在文字冰層下微微發光,美麗、殘酷,卻又散發出一種奇異的溫暖。

大衛‧范恩(David Vann)

大衛‧范恩出生在美國阿拉斯加州,在科奇坎度過童年時光。他完成第一本小說《記憶冰封的島嶼》之後,有十二年的時間,沒有出版社願意出版,於是,他開始海上生活,成為船長,並從事造船工作。現任舊金山大學英語教授,也是《衛報》、《觀察家日報》、《週日泰唔士報》等多家媒體與雜誌的撰稿作家。他曾獲《紐約時報》最有潛力新人獎、獲周日泰唔士報短篇故事獎等數十項歐美澳地區的文學獎。除了《記憶冰封的島嶼》,他陸續出版了其他暢銷作品:《驚險一海里》(A Mile Down: The True Story of a Disastrous Career at Sea)、《卡里布島》(Caribou Island),以及描寫南伊利諾高中校園槍殺事件的《最後一日》(Last Day On Earth: A Portrait of the NIU School Shooter),並以此書獲得AWP Nonfiction Prize。他也參與過多部紀錄片工作,包括 BBC、NOVA、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CNN、 E! Entertainment等拍攝的紀錄片。

★媒體推薦:
「在《記憶冰封的島嶼》的開篇幾頁,作者低調地對讀者展現一些野外求生的工具──繩索、螺絲釘、電池……但走到小說結尾時,這些繩索成為套住讀者的利器、螺絲釘像被釘進讀者的指甲裡,而那些電池則帶給讀者不可言語的痛苦。這就是作者一手創作的傳奇,讓讀者身臨其境之悲傷。」——《紐約時報》

「作者與眾不同之處在於:他創造了一部最真實的回憶錄,及一部最純粹的小說。你一方面明白他對於逼真現實的再創力,另一方面又會驚訝於他對儲存在腦海裡部分事實的忽略。過去從沒有任一位作家可以如此成功地創作。」──《衛報》

「《記憶冰封的島嶼》是對家庭功能失調現象的一種宣示,充滿了理性的智慧和動人的情感。小說所產生的巨大共鳴,讓它值得被喻是『2008年最棒的小說』。」──《獨立報》

「范恩窺入了美國靈魂黑暗且孤立的心。這是趟令人心驚的旅程……無法釋卷也同樣令人難忘。」--《舊金山記事報》

「近來最令人震撼的小說處女作之一……美國文學的重要新聲。」--羅伯特.歐冷.巴特勒

「這些故事……接近了一個私密的神話,再度造訪、再度調查、再度創造一個家庭破碎的過去。它們也帶我們進入阿拉斯加海岸與美國靈魂中的荒野、陌生之地。」--史都華.歐南

「與鋸齒狀的阿留申海岸同等黑暗、狂暴、美麗。」--《國家地理冒險雜誌》

「為人子並不容易;身為藝術家亦如是。大衛.范恩以其作《記憶冰封的島嶼》,證明自己是兩者的完美典範。」--《紐約時報書評》

「一部美國經典。」--《週日泰晤士報》

「他的故事既是最真實的回憶錄,也是最純粹的小說……從未有人寫過如同此書的題材。」--亞歷山大.林克雷特,《觀察者報》(倫敦)

「才華洋溢之作……范恩的散文體承襲了戈馬克.麥卡錫與海明威的精髓,卻又有其巧妙之處。」--《泰晤士報》(倫敦)

「充滿報復性卻又令人悲痛且具有移情作用,看似真實卻又如夢似幻,且極為引人入勝。」--克里斯多福.泰勒,《衛報》(倫敦)

「就如同書中所設定的故事場景--阿拉斯加荒野般原始、殘酷。」--布瑞特.安東尼.強斯頓,《男性期刊》

「大衛.范恩以非凡、新穎的變型小說體講述其父親之死,勢將成為美國經典。」--《泰晤士報文學副刊》(倫敦)

「小說界出現了一個強力新聲。」--《週日時報》(倫敦)

「一部殘酷、令人心碎的傑作,可對比戈馬克.麥卡錫的小說《長路》。」--《週末澳洲雜誌》

「真正偉大的作家。」--《愛爾蘭週日獨立報》

「單就其意象與字句,本書便堪稱珍寶。」--柯姆.托賓

「絕佳之作……令人聯想到托比亞士.沃爾芙,范恩的散文體純淨如阿拉斯加溪流中的一大口泉水。」--《經濟時報》

致中文版讀者
寫這些故事就像一趟旅程
我出生於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島,在凱契根─一個年降雨量達兩百三十吋的寒冷雨林─度過童年。在我的想像中,這地方依舊保持著神祕色彩。我四歲時曾跑過那片森林,感覺受到監視與獵捕,而那地方確實有狼隻與野熊出沒。樹林裡倒木與矮樹叢密布,我隨時有可能跌入並且消失在看來是森林地面之處。長在樹幹上的巨大蕈菇,抬頭可見其平滑的表面,上蠟般的豔麗花朵不知從何處探出身來,刺人的蕁麻自頭頂上方開展出寬闊葉面。
那兒的魚甚至更像出自神話。我捉到的第一條大王鮭,長度超過我的身高,牠將我拉進河中四十五分鐘,過程中我父親始終在我身後拉著我。而我祖父曾捉到一條重達兩百五十磅的翻車魚。牠龐大且強壯,一般說來無法以釣竿與捲軸釣起。我父親必須以指尖捉住釣竿底端,一吋一吋緩緩拉著釣線,如此翻車魚才不會知道線在移動。我當時年僅四歲,站在船邊觀看,等著目睹這條大魚,不斷有各種想像。太陽黑子與陰影。水的顏色與翻車魚上側魚身,都是深褐綠色。
最後我終於看到下方遠處翻車魚極小的身形,然後慢慢變大。牠不停往上升,愈來愈大,等到牠浮上水面,看來實在太不真實,是我從未料到會看到的怪物。我仍然認為寫作就像這樣,就像無意識的過程,在這過程裡我們試圖去發現並跟隨著某種東西,而當那東西浮至表面,它已經過變形與轉化,並且逐漸長大,變得極不真實,且通常非常嚇人。而我將荒野、森林與水等景物,視為是由無意識去填滿的空白頁。
在凱契根度過早期的童年生活後,因為我父母正在辦離婚手續之故,我們搬到加州。我父親則在阿拉斯加各地遷徙,所以我只有在假期時才會跟他在一起。之後我十三歲時,他要我跟他在阿拉斯加生活一年,但我拒絕了。我害怕那裡的孩子,擔心自己的人生將何去何從,也對他的絕望感到恐懼。
在我拒絕他之後沒多久,我父親便自殺了,而我極為自責。我覺得要是自己之前答應了,或許我父親到現在都還活著。因此,我想我寫了〈蘇寬島〉,即《記憶冰封的島嶼》中間的短篇小說,是為了要回到過去,跟父親說我願意跟他生活一年,因為故事講的正是一個男孩與他父親在阿拉斯加過自給自足的生活。當時在寫那個故事時,我並未意識到這點,但現在我似乎很清楚寫作擁有救贖的力量,能夠再賜予我們一次機會。
我並沒有真的去過蘇寬島。我將故事發生的地點移至離我長大的凱契根約五十哩遠處。我希望那個島嶼是我從未見過的島嶼,如此它的輪廓將是想像中的景色,將不會有偶然發生的事物,但我也想描繪出我童年時那片真實的雨林。我清楚那兒的森林與水會是何種模樣。凱契根亦是我父親首度對我母親不忠,以及我們家庭開始崩潰的地點。我父親正是在那兒踏出將他導向絕望與自殺的最初幾步,因此,我也是透過寫作,試圖回到過去與理解。
我父親自殺多年後,我依舊不是非常理解。在最初三年,我告訴所有人他死於癌症。因為我覺得他自殺是件羞恥與髒骯的事。他在與我繼母(他因為出軌而搞砸第二次婚姻)通話時殺了自己,告訴她「我愛你,但我不打算在沒有你的情況下活下去」,還因為她正在工作無法聽清楚而重複說了一次。這事發生在她失去雙親的十一個月後,她父母死於謀殺與自殺,所以父親這麼做可說是特別殘酷。幾天後,她在她生日當天收到父親送給她的花束。我覺得他的所作所為移轉到我身上,成為我的恥辱。
我因為不想在學校掉淚也撒了謊。我過了兩週才返校上課,但在那之後兩個月,只要有人對我說些安慰的話,我就會哭,或是突然想起他,並且開始流淚。我害怕自己會像這樣失控,而我想這正是我失眠了十五年的原因。我直到二十二歲才喝下第一瓶酒精飲料,我相信那也是我怕失控的關係。他所做的事讓我受到驚嚇,讓我無法入睡或飲酒,也不想去談他,或說出事實。相反的,我在夜裡拿著他的槍在街上晃蕩,射壞街燈。我過著兩種生活。白天時,我是資優生,學會、運動、樂團等活動都見得到我的身影,但入夜後,我帶著點三百麥格農來福槍在我們狹小的鄰區漫遊(正因為如此,我現在不太相信任何十三歲的男孩會沒有任何壞念頭─我知道,這麼說不公平)。這段期間,我也失去了所有朋友。
這種雙重人生正是書中第三個故事〈好男人傳說〉的背景,而此短篇是書中最具自傳性質的部分。篇名取自六百年前喬叟所著的《賢婦傳說》,而「傳說」一詞意為「聖徒集」或系列故事,來自聖徒傳統(聖徒的人生故事)。那正是原書名「傳說」二字所要表達的,也是融合我父親自殺、他的絕望,與我所歷經的喪親之痛的集結。此書亦採用喬叟《坎特伯里故事》的寫作形式,因為它是本收錄的各篇故事在風格與內容上相互碰撞的短篇集。這些故事匯集起來,有了完整的意義,呈現出故事的全貌。
書中另一個極具自傳性質的故事,是第一篇〈魚類學〉。四歲時,我父母爭吵不休並且打算離婚時,我確實曾恣意破壞鄰居家中冰箱內的物品。我父親也確實有艘商用漁船。但結尾發生的事件則是虛構,〈好男人傳說〉中的許多事件也並從未發生。當然,本書中心的短篇小說〈蘇寬島〉全是虛構,因為我從未與父親一同度過那一年。
就我的經驗而言,小說能比個人確實活過的人生更加真實。在〈蘇寬島〉中諸多時刻,要比任何我記憶所及、真實發生過的時刻,更加能夠呈現我如何體驗父親的感受。且小說擁有能夠凌駕有意識的心靈的力量。此故事中間有個驚人轉折,而我也為其震撼。在寫完那句子之前,我並未意識到這個轉折即將到來。但一旦寫下,我便明白那結局無法避免,而我始終在未意識到的情況下,朝那個方向前進。我在翌日重讀了所有頁面,像是首次閱讀似的。寫下那些頁面的人是我,但我竟然不清楚內容。這真的令我大為震撼。這是我首次理解無意識寫作所具的威力。因此,這就是我寫作的原因,一部作品在如同那樣的時刻裡有了生命,自行說出故事,形成超乎我想像的格局。
我耗費十年心力,從十九歲至二十九歲完成此書,並且在滿三十歲後不久做了修訂。接著這本書因沒有代理商願意將它推薦給出版社而冰封了十二年,於是我最後將稿子送去參賽,還贏得了比賽。我在寫作此書的過程中,險些失敗了。在最初三、四年時,我總是寫了就丟,因為開頭第一頁的內容總是過於情緒性。比如,我會寫到我們發現他死的那一天,還有每個人哭著跑來跑去,這些內容全都不值得一讀。但之後我在瑪麗蓮.羅賓遜的小說《管家》與伊莉莎白.畢肖普的詩作中,聽到某種更加慷慨、可愛的聲音,於是很快在一天內寫出了〈魚類學〉。我從過去所有失敗的嘗試中,理解了我所處理的題材,而我需要的僅是一個正確的聲音,一個較為疏遠的聲音。在剩餘的創作時間裡,我刪除了曾費力書寫的所有細節,但快速成形的段落卻留存下來。例如,我在搭船從加州聖地牙哥前往夏威夷的十七天旅途中,在海浪起伏、雙腿受制筆電的情況下,寫出了大部分的短篇故事。這些短篇在我正在閱讀戈馬克.麥卡錫與威廉.福克納的六本小說時,一個勁地湧入我腦中。當時麥卡錫尚未出版《長路》,但他另一部更棒的小說《血色子午線》卻是影響我最深的作品。
〈凱契根〉是這本小說集的完結篇。接續的短篇〈飛上青天〉則是尾聲,與〈魚類學〉說的是同一個故事,但卻是以不同文體,即寓言的文體來敘述。然而〈凱契根〉卻測試了我能將以下兩件事做到何種程度:理解崩壞的源頭,或重建父親的形象。在伊莉莎白.畢肖普的〈在漁舍〉,以及馬奎斯的〈幽靈船的最後航行〉兩篇詩作的影響下,這個短篇也讓我在我所能駕馭的範圍內,將景色書寫與寫作風格推至極致。
因此,寫這些故事就像一趟旅程,而儘管它們只是虛構,也算是我所能說出最真實的話語。我非常感激這本書能被譯成全球十八種語言。對於此書能在台灣出版,我極為興奮,也很期待來此造訪。各地所給予的慷慨著實令我感動,這段時間是我人生中最棒的時光。生命中最晦澀的一段過往,竟能轉化為最絢爛的果實,著實令我驚詫。

致中文版讀者
寫這些故事就像一趟旅程 7

魚類學   13
若妲    25
好男人傳說  39
蘇寬島第一部  51
蘇寬島第二部  149
凱契根   219
飛上青天  241

附錄一
父親的槍   257

附錄二
專訪大衛.范恩  267

我們在加州過著越漸狹隘的生活的幾年裡,父親逐步往阿拉斯加北部遷移,而他所做的一切似乎都不合邏輯。他從來沒喜歡過牙醫工作,現在覺得或許捕魚會是他比較感興趣的事。我相信他這麼想並沒有錯,而他確實也認真以對,但他並未將未來想得夠透澈。他賣掉診所,訂了一艘豪華昂貴、船身六十三呎的鋁製商用漁船,預計在翻車魚季前完工,並且說服了叔叔當船長。儘管他們過去的日子都是一起捕魚作為消遣,但彼此都沒有駕駛商用漁船的經驗,還是船上僅有的船員。要是父親先在別艘船上工作過或雇用另一名船長,他對成為獨來獨往的探險家的想像很快就會幻滅。
他將這艘船命名為「魚鷹號」。如果說「雪雁號」是隻在一兩天的業餘捕魚短途旅程中,以雪白翅膀飛越浪花的鳥兒,「魚鷹號」就是體型更龐大的生物了。魚鷹展翼時兩側翅膀加起來近六呎寬,據知牠們能夠飛越海面上方圓數英畝的距離,並且通常是獨自翱翔。
「魚鷹號」並未如期完工,因此父親與叔叔晚了一個半月才加入翻車魚季。在忙亂中,他們弄壞了自己設下的其中一條翻車魚線,因此用來將魚拉離水面的巨大液壓輪轉機,超過一週因卡住而無法運轉,所以漁獲量當然幾近於零。然而,當年光捕魚的損失就超過十萬美金的事實並未嚇著父親,因為他已進入他生命中最後幾次美麗、絕望、範圍廣闊的環行旅程。
叔叔提起有晚他們在船的駕駛台上玩撲克牌,父親在連輸第十七次時,並未看來悶悶不樂或咕噥著言不由衷的道賀,反而駝著背張開雙臂。在雷達與聲納投射出的藍白光束之中,他站到他的船長座上,仰頭伸出下巴,直到今日,叔叔仍記得那傾斜的角度,讓他的下巴看起來像極了彎彎的鳥嘴。接著父親粗聲喊道:「往右舷轉三度!」叔叔於是依照指示調整了自動駕駛模式,在早晨時設下成功讓魚上鉤的魚線,而在那次航程中他們只成功了三或四次。
父親的預測會實現的情形很罕見。他那年另外投資的五金店倒閉了,金價也同樣暴跌,國稅局對他藉由南美國家避稅失去耐性(他為了必須繳交社會保險感到憤怒,但夠諷刺的是,這筆保險卻在他過世後支持了我們的生活),他與原本是他診所接待員,後來變成他未婚妻的女子的關係也進入冰點。簡言之,那年真不是好年頭。我在一月中旬時跟他生活了整整四天。
那段假期的每個晚上,當我躺在旅館房間他床腳地板上的睡袋裡,聽見他夜深時仍輾轉反側,我就以孩子有時會有的精準直覺意識到,不消多久他將不再是我的父親。逐漸將他禁錮的重複動作,依循同樣的模式不斷上演。他會發狂似的踢著床單,呻吟聲中帶著沮喪、憤怒與絕望,直到那些呻吟如離岸風一般翻騰洶湧,接著全然認命且崩潰地把臉埋進枕頭裡啜泣。然後他又會開始另一次的循環。我一直都以為他以為我早已入睡,因為就我記憶所及,他從未在任何人面前哭泣。但有一晚他卻開口對我說話了。
「我真的不知道,」他大聲說道。「羅伊,你醒著嗎?」
「嗯。」
「老天,我真的不知道。」
那是我們最後的交談。我,也同樣不明白,只想再更縮進我的睡袋裡。他有著連止痛藥也無法抑制的劇烈頭痛,他的聲音裡傳達著只是變得更加空洞的微妙情感,他還有著我所不想看見或聽見的令他絕望的祕密。我知道他正朝向哪裡去,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所有人都知道。而我也不想知道原因。
隔年,我父親乘著魚鷹號愈行愈遠,為了追趕來自墨西哥的青花魚變速前進,接著是白令海峽的帝王蟹。他開始在又寬又高的船尾附近垂釣,結果有一天釣到了幾條大鮭魚,在當下就取出魚的內臟。當他返回港口,並且即將售出失敗的魚鷹號(在兩年嚴重虧損後,再也沒有銀行願意貸款給他),再加上國稅局追得他無處可躲,他也想不到有其他可走的航程的情況下,他從船艙取來他的點四四麥格農手槍,走回亮銀色的船尾獨自站在那兒,頭頂厚重灰白的天際與海鷗叫聲,靴上濺滿剛捉到的新鮮鮭魚的暗色血液。他或許曾停下來思考片刻,但我很懷疑。他的衝動是憑空而至,完全沒有現實基礎。他倒臥在那些鮭魚的內臟中,在叔叔走出引擎室發現他之前,他的遺體已遭海鷗啄食了數小時。

母親與我倖存了下來。由於我們從未上到任何高點,自然無從跌下來。在叔叔來電告知父親死訊之後,我們喝了裡頭加了些許豆子的牛肉清湯,接著在傍晚天色轉藍再轉黑之際,我們坐在客廳裡,在魚缸螢光燈的照明下,靜靜看著。那條虎頭鯊現在已知道如何找到方向,也較少撞上玻璃。牠空空如也、尚未癒合的眼窩,原本還流著些許血絲,如今已被一層不透明的白色薄膜給覆蓋。那條黑白相間的噴水魚,頷部與尾鰭都缺了一角,總是以四十五度角朝水面游去,也總是能射出一道不小的水柱,牠強壯的下顎在水面處梭巡著,等待著,接著我在某個時間點(我不知道是何時,因為在一個生命消逝之後,時間便戛然而止,失去了動感),站起身去為牠取來蒼蠅罐。我將其中一隻蒼蠅趕進魚缸蓋與水面之間的空隙裡,用膠帶再次把洞口封起來,接著在母親身旁坐下來觀看這個熟悉的儀式,一個我們過去生活的殘片,但我知道自己早已對此失去興趣。那隻噴水魚緊張起來,以牠露出水面的彎彎的下顎為支點繞圈梭遊,安靜從容地追尋著那隻蒼蠅瘋狂的飛行路線,接著若無其事般如此敏捷卻又如此精簡地射出水柱,而那隻困陷水中的蒼蠅,卻不斷地拍打出數以百萬計、傳達牠的驚懼的微小波紋。

法國梅第西獎(Prix Médicis)最佳外文小說獎(2010)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Llibreter獎最佳外文小說獎(2011)
 榮獲葛蕾斯‧貝利獎的「短篇小說獎」(2007)
 榮獲加州圖書獎(2008)
 榮獲法國2010年快訊讀者獎(2010)
 紐約時報編輯選書、年度最佳好書(2008)
 在英國、愛爾蘭、澳洲、墨西哥獲選「年度最佳好書」(2009)
 入選舊金山紀事報五十本最佳小說與詩(2008)
 英國周日泰晤士報短篇小說獎決選 (2010)
 法國FNAC小說獎決選(2011)
 英國時代圖書俱樂部的五/六月選書(2009)
 英國《泰晤士報文學增刊》雜誌年度最佳書獎(2009)
 英國衛報年度最佳小說(2009)
 英國觀察家日報、電訊報年度最佳小說(2009)
 愛爾蘭周日商務郵報重點選書(2009)
 法國Le Point年度最佳二十本書(2010)
 比利時De Standaard年度最佳好書(2010)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