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山海經:神話的故鄉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山海經》蘊含的宇宙觀、世界觀,既建立有秩序的宇宙模型,又在多元的宇宙中充滿了豐富的想像,成為保存古中國的古史、神話的重要寶庫。

出版的話

時報文化出版的《中國歷代經典寶庫》已經陪大家走過三十多個年頭。無論是早期的紅底燙金精裝「典藏版」,還是50開大的「袖珍版」口袋書,或是25開的平裝「普及版」,都深得各層級讀者的喜愛,多年來不斷再版、複印、流傳。寶庫裡的典籍,也在時代的巨變洪流之中,擎著明燈,屹立不搖,引領莘莘學子走進經典殿堂。

這套經典寶庫能夠誕生,必須感謝許多幕後英雄。尤其是推手之一的高信疆先生,他秉持為中華文化傳承,為古代經典賦予新時代精神的使命,邀請五、六十位專家學者共同完成這套鉅作。二○○九年,高先生不幸辭世,今日重讀他的論述,仍讓人深深感受到他對中華文化的熱愛,以及他殷殷切切,不殫編務繁瑣而規劃的宏偉藍圖。他特別強調:

中國文化的基調,是傾向於人間的;是關心人生,參與人生,反映人生的。我們的聖賢才智,歷代著述,大多圍繞著一個主題:治亂興廢與世道人心。無論是春秋戰國的諸子哲學,漢魏各家的傳經事業,韓柳歐蘇的道德文章,程朱陸王的心性義理;無論是貴族屈原的憂患獨歎,樵夫惠能的頓悟眾生;無論是先民傳唱的詩歌、戲曲,村里講談的平話、小說……等等種種,隨時都洋溢著那樣強烈的平民性格、?土芬芳,以及它那無所不備的人倫大愛;一種對平凡事物的尊敬,對社會家國的情懷,對蒼生萬有的期待,激盪交融,相互輝耀,繽紛燦爛的造成了中國。平易近人、博大久遠的中國。

可是,生為這一個文化傳承者的現代中國人,對於這樣一個親民愛人、胸懷天下的文明,這樣一個塑造了我們、呵護了我們幾千年的文化母體,可有多少認識?多少理解?又有多少接觸的機會,把握的可能呢?

參與這套書的編撰者多達五、六十位專家學者,大家當年都是滿懷理想與抱負的有志之士,他們努力將經典活潑化、趣味化、生活化、平民化,為的就是讓更多的青年能夠了解繽紛燦爛的中國文化。過去三十多年的歲月裡,大多數的參與者都還在文化界或學術領域發光發熱,許多學者更是當今獨當一面的俊彥。

三十年後,《中國歷代經典寶庫》也進入數位化的時代。我們重新掃描原著,針對時代需求與讀者喜好進行大幅度修訂與編排。在張水金先生的協助之下,我們就原來的六十多冊書種,精挑出最具代表性的四十種,並增編《大學中庸》和《易經》,使寶庫的體系更加完整。這四十二種經典涵蓋經史子集,並以文學與經史兩大類別和朝代為經緯編綴而成,進一步貫穿我國歷史文化發展的脈絡。在出版順序上,首先推出文學類的典籍,依序有詩詞、奇幻、小說、傳奇、戲曲等。這類文學作品相對簡單,有趣易讀,適合做為一般讀者(特別是青少年)的入門書;接著推出四書五經、諸子百家、史書、佛學等等,引導讀者進入經典殿堂。

在體例上也力求統整,尤其針對詩詞類做全新的整編。古詩詞裡有許多古代用語,需用現代語言翻譯,我們特別將原詩詞和語譯排列成上下欄,便於迅速掌握全詩的意旨;並在生難字詞旁邊加上國語注音,讓讀者在朗讀中體會古詩詞之美。目前全世界風行華語學習,為了讓經典寶庫躍上國際舞台,我們更在國語注音下面加入漢語拼音,希望有華語處,就有經典寶庫的蹤影。

  《中國歷代經典寶庫》從一個構想開始,已然開花、結果。在傳承的同時,我們也順應時代潮流做了修訂與創新,讓現代與傳統永遠相互輝映。

時報出版編輯部

李豐楙

學歷:師範大學中國文學系學士,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博士。

現任:政治大學文學院講座教授暨宗教研究所教授、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合聘研究員、中國古典文學學會理事及臺灣宗教學會理事。

研究領域:以中國文學、道教文學、道教文化、華人宗教、身體文化為主。

《山海經》可說是中國最早的人文誌,為古代田野調查集大成之作。今存最早的版本是經劉向、劉歆父子校刊而成。現代學者認為《山海經》成書非一時,作者亦非一人,時間大約是從戰國初年到漢代初年楚人所作。晉朝郭璞曾為《山海經》作注,考證注釋者還有明朝楊慎的《山海經補註》、清朝畢沅的《山海經新校正》和郝懿行《山海經箋疏》,民國以後以袁珂的《山海經校注》最流行,研究《山海經》者必讀袁書。超越時空的限制,神遊於古代世界,並與神話人物晤對、與靈禽異獸共遊;還可以經歷奇山異水,觀賞珍稀草木。

出版的話
《山海經》◆神話的故鄉                             目次
出版的話
【導讀】如何進入山海世界                            李豐楙

第一章  前言-認識《山海經》
第一節 《山海經》的編成
第二節 《山海經》的內容
第二章 山川寶藏之篇—五藏山經綜述
第一節 吾疆吾土,廣布五山
第二節 草木豐繁,服用醫療
第三節 山川礦產,富庶寶藏
第四節 飛潛走獸,品類庶繁第五節 類別善惡,民知神奸
第六節 江山神靈,祈祭求福
第三章  帝王世系之篇
第一節 伏羲與女媧神話(三皇傳說之一)
第二節 神農氏、炎帝神話(三皇傳說之二)
第三節 軒轅氏黃帝神話(五帝傳說之一)
第四節 窮桑氏少?神話(五帝傳說之二)?皞
第五節 高陽氏顓頊神話(五帝傳說之三)
第六節 帝俊、帝嚳神話(五帝傳說之四)
第七節 堯、舜神話
第八節 鯀、禹神話
第四章  遠方異國之篇
第一節 海內的遠方異國
第二節 海外南方的遠方異國
第三節 海外西方的遠方異國
第四節 海外北方的遠方異國
第五節 海外東方的遠方異國
第五章  神話信仰之篇
第一節 自然現象的神話
第二節 大地神話
第三節 山嶽信仰和樂園神話
第四節 動、植物變化神話
第五節 神尸變化神話
第六節 文化英雄神話

第二節 《山海經》的內容

五藏山經為一份中國古老的藏寶圖卷,分別記錄了中國境內及邊區的山川寶藏,每一卷各記一方,卷中因為資料多寡不同,按照需要分篇,其中主要的依據,是調查探勘者依據簡單的山脈的概念,各山與各山之間自相連屬,有首有尾,組成一群山彙、或一組山脈。其中敘述向某方幾里,部分是以河洛京畿為主的〈中山經〉作為調查、記錄方向的標準,譬如〈西山經〉是自東而西、〈北山經〉是自南而北等。因此,山經所記的不是一座座孤立的山,而是隱有關連的素樸的山脈系統。其中每座山的敘述,先標明山名、水源,屬於地理形勢的記載,為近代研究古代地理的中外學者極力推崇,認為保存了很古的地理情況,是最有價值的古地理書。其次敘述山川寶藏:包括草木等林產、金屬礦產以及動物生產,其中特別精彩的為奇特動、植物的紀錄。

中國版圖地大物博,南、西、北、東以及中原地區,兼蓄各色各樣的物產,紀錄下來可作為政府秘藏的檔案。林產方面著重一些較有實用價值的良材,和具有醫藥功能的草藥。前者為研究中國古代林業狀況的寶貴資料,後者為本草醫學的前驅;動物(包括禽鳥、獸類、魚類及昆蟲等)也是這樣,較為人熟知的都只是簡單記下名稱而已;至於較為奇特的,也就是具有醫療的科學性與神秘的巫術性的,不僅詳細描繪形狀特徵,還特別註明功效,其中還含有所謂的迷信成分,《山海經》被認為是史巫之書,這是最明顯的證據。不管是植物或是礦物、動物,依據巫術性思考方法,均能產生巫術性的醫療、養生作用。據傳萊則(Frazer)《金枝篇》(The Golden Bough)所說的交感原則,交感巫術有兩種基本形式,就是模擬巫術(imitative magic)和接觸巫術(contagious magic)。山經所述的奇形怪狀的動物,或者顏色鮮豔的礦石,以及香氣濃郁的植物,本身就在寶際醫藥成分外,具有濃厚的巫術色彩。而服用的方法,是經由模擬或接觸等律則發生神秘的關係:其一為服佩、服飾,屬於外服,像佩帶一雌多雄的鹿蜀的皮毛,可多產、宜子;懸佩?的怪羊的皮、角,可以惡治惡,嚇阻邪惡。其次為服食,屬於內服,可防禦火、兵、雷等災亂;又可治療各種內、外疑難雜症,尤其是精神官能症。另一為巫術性的預示徵兆的功用:吉凶、祥等均可得到象徵性預告:凡水災、旱災、風災、火災、蝗災,以及瘟疫、兵災等自然或人為之災均有徵兆,所以被認為是察祥的指南。

山經中每篇篇末,詳載各山區的諸神及祭法,實在是各個群落單位的圖騰神物,和各祭儀單位的祭祀方法——與《周禮》多能相通。大概南方多為鳥、龍綜合的圖騰神物,西方多為人獸合形,北方多為人蛇等合形,東方也多獸形神,而〈中山經〉顯示一個鳥、獸、蛇龍諸圖騰神物混淆的地區,均能與各方地理環境、動物分布相符,可稱為中國最早的人文地理志。

海經、荒經部分就是《山海經》被正統知識分子認為荒誕不經之書的主因,但卻是保存了中國古代歷史、神話,以及紀錄了原始邊裔的地理誌。依據神話系統,應該先敘述自然神話,再敘述文化神話,至少屈原〈天問〉的次序就是這樣安排。但海經的編次,乃以地理方位的次序為主要,依照各方調查、搜集所得而紀錄,因此沒有自然神話先於文化神話的系統;有些學者認為我國著重於人的文化,與西洋著重物的文化的型態不同,這種看法有部分道理。中國古代神話的特色之一,就是歷史化的傾向,依據人類進化的歷史,又巧妙結合了五行運轉的歷史哲學,成就了古史傳說的系統。因此,許多自然現象就被統御於古史傳說之中,像日、月的神話,就目前的神話資料,是被當作帝俊的妻子所生產的;又如水、旱災,也出現於黃帝一統天下的大戰中。類似的情形,使得先安排比較有秩序的古帝王世系神話成為首要工作,當然,《山海經》的世系只是多種古史世系中的一種。帝王世系先粗略建立起來,再敘述邊裔民族,因為許多奇特的部族與古帝王有密切關係;最後才進入神話世界,了解中國人古老的夢境。

海經、荒經敘述的帝王世系神話,為長久時間保存在各族共同記憶之中,後來才紀錄於簡冊,成為各部族的「聖史」(Sacred  history),其中包括了種族的來源——始祖神的誕生、創業,以及英雄俊傑的豐功偉業等。當然,長久口傳的神話傳說,難免附上不同時期的社會文化環境的遺跡,但仍然保留了許多口傳文學的原型。帝王世系的神話就是所謂的三皇五帝,都具有些共同的性質;始祖神的奇特造型,常以人獸合形的形象出現在歷史的舞臺上,其實這是圖騰神物,人類社會在長期生活中,取一種與自己群落有神秘關係的動物作為象徵物,始祖神的感生神話,及其形象就是這樣:伏羲的誕生,為華胥女子「履」雷澤中的腳印而感生,履是在高禖求嗣,隨著神尸行履的舞蹈,然後與神尸坐息感生的儀式,雷澤神為龍身人頭,所以伏羲也是蛇身人面。炎帝、黃帝以及東方的帝俊等,都有屬於自己的圖騰,或以獸、以雲、以鳥,形成不同的群落。後來經過長久的融合、互相通婚、勢力消長,「龍鳳呈祥」象徵著中華民族的成長15;而黃帝、蚩尤的大戰,也表現出一種痛苦的血淚凝成的歷史。至於傳承的英雄系譜中,排難解紛的除害工作,像后羿射日除凶;創造發明的物質進步,像神農耕種生產;以及製作樂器、發明文字,都將蒙昧中的人類帶引著走向人類文明的黎明期,成為啟蒙英雄。

遠方異國之篇,敘述邊裔的民族,《淮南子‧地形訓》有三十六國的記載就是根據海外四經的敘述,補充〈大荒經〉的資料以後,早期在中國邊區活動的部族就可勾勒出來。《山海經》對他們不稱氏,而稱為國或民,是表示其不同於中原或境內諸族;而對於四方諸國,幾乎全以人獸合形的形象作為代表,大概是由於圖騰神物的敘述,或者不同的服飾習慣,與體質特徵的誇張、誤傳的現象。其中有些是居於中國人的民族優越感,對於非我族類有些歧視心理或敵對意識,像對窮奇、饕餮諸西北草原地帶的凶悍民族,加以凶獸化,表現了又懼怕又輕視的複雜情緒;但也有些國度成為戰亂中中國百姓「適彼樂土」的一種理想與願望,像羽民、臷民諸邊區民族被樂園化;肥沃的沃野、飲食自有還加上和平自由的人獸關係,也表達了嚮往、企慕的心理。

總之,中國人對於邊裔所懷抱的,雖有以文化為評價標準的傾向,但大多能保持客觀、寬容的胸懷;有時還保持了相當關注的態度,因此能出之以趣味盎然的筆調。另外邊裔與中原部族的關係是密切相連的,四方部族中,有不少是帝王的後裔「降」居於較偏遠地區,繁衍了新的一代。例如南方有三身國、季釐國,屬於帝俊一系;季禺、伯服屬於?頊系。其中有些系譜分明,顯然不是自附於聖王、名族的造假。這種率土之濱,莫非王土、王民的記敘方式,顯示早期民族遷徙的歷史,複雜而有密切關係。因此,閱讀邊裔民族誌,啟發後世子孫不該盲目地仇視夷狄,而過度標榜華夏,都是曾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我族與他族的狹隘觀念不應存在。所以,除了臥遊之樂,博知遠方異聞,還可體會到老祖先要萬族共和、一齊自由自在地生活、和平安樂相處的偉大胸懷。

《山海經》公認為蘊藏豐富神話的寶庫,近代研究中國古代神話的學者大多從其中尋找材料。神話既是歷代傳承,經由敘述一件事情的始末,表達自然或人類文明的歷史,時間長久,自然顯得零星片段、不相統屬。《山海經》中的神話傳說尤其散見於各篇中,因此將它整理成一個體系確是必要。但在整理、分析時,常會發現一個神話有改變的情形,或增添或減少,但只要「母題」(motif)相類似,都可循線尋找出神話與神話之間的關係。

初民既然是以一種莊嚴的態度來敘述,視為真實,因此,他們在敘述神話所具有的特質就值得注意。神話具有解說性:企圖解釋或說明宇宙間的萬事、萬物的起因或性質,例如天有十日、十二月,與天文曆算中的旬日計曆法、十二月令有關。為了解釋其中的關係,就以帝俊的妻子羲和、常儀作為產生者。其次為人格化:?依據對人的想法,聯想萬物也同具生命、性格,萬物有靈,自然被人格化,像相信四方之風各有一神掌管,風神有屬於自己方位的性格,這些樸素的泛靈信仰(animism)16,後來在〈堯典〉中就被儒家合理化,解釋為百姓適應季節的不同動作。其次為野蠻要素或原始要素,其中以變化說為最能代表,現代人相信物類各有一己的範疇,古人的觀物方式卻認為生命是流動的、可變化的,萬物一樣平等,同稟於大自然中的生氣。因此,動物可變為植物,人可變成動、植物,而生命仍然賡續不絕,這是原始而樸素的觀物方式。

人類學大師克羅孔(Clyde Kluckohn)主張神話與儀式需要合觀,兩者都利用象徵方式表達人類心理或社會需要:儀式為行動象徵,藉戲劇化行動表達;而神話為語言象徵,藉語言符號以支持、肯定或合理化儀式所表達的同一需要,神話與儀式互為表裡,如能合而觀之,一定更能了解古人的意願。像浴日、浴月,郭璞說是「作日月之象而掌之,沐浴運轉之於甘水中,以效其出入暘谷虞淵」,就是一種模擬法術。至於祈雨時作應龍的形狀、驅魃時先開水道,然後唸咒語,都明顯為一種儀式性動作,配合神話的流傳,相信超自然力的靈威作用。

神話為集體潛意識的反映17,在原始共同體的社會,個人的存在與性格是安頓在團體的生命中的,族群的生存關繫著個體。因此,共同的理想與願望常藉著神話表達出來——正如同個人的夢一樣,都是一種象徵符號。《山海經》的神話,依據較有系統的分類和它本身所具有的材料,可分為自然現象神話、大地神話、山嶽信仰與樂園神話、動植物變化神話,以及神尸變化神話和文化英雄神話。這些神話都曾經是古老的夢境,表達了民族隱蔽在深處的理想與願望,同時,也在某種程度上滿足了這一理想與願望。生命趨於完結,迫促於死亡的危機,那麼經由變化,成為植物或動物,這就是經由神話的幻想與象徵,獲得部分的滿足。現實生活的艱困,天災交迫、國事困阨,那麼,一個昆侖樂園或遠方樂土,滿足了個人的長壽永生與社會和諧安樂的意願;個人處境受逼於環境;時間的匆迫、空間的狹隘,那麼,神話人物的叛逆、不屈、與永不妥協的神性,將使年輕的心靈、創痛的靈魂走向成長;給予掙扎的生命以振奮的力量。因此,神話中的人物將是「道德觀念的保護和加強者」,不但護衛了當時的人類,也將是後世木枝百世的後嗣據以生存下去、奮?下去的守護者、引導者,經歷無數的試煉,終於走向成長與成熟。因此,重溫舊夢,現代中國人需要,也將要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現代神話。

【註釋】
1王充《論衡‧別通篇》:「禹、益並治洪水,禹主治水,益主記異物。海外山表,無遠不至,以所聞見,作《山海經》。」乃根據劉秀立說。

又趙燁《吳越春秋》:「禹……巡行四瀆,與益、夔共謀。行到名山大澤,召其神而問之山川脈理、金玉所有、鳥獸昆蟲之類,及八方之民俗、殊國異域、土地里數,使益疏而記之,名曰《山海經》。」更涉及神怪。

2衛挺生《山經地理圖考》中有〈燕昭王之(大帝國)?燕考〉(民國六三年八月,華岡)及〈騶衍子今考〉(民國六三年三月,華岡)。

3蒙文通〈略論山海經的寫作時代及其產生地域〉(一九六二年,《中華文史論叢》第一輯)。

4史景成〈山海經新證〉(民國五七年十二月,書目季刊三卷一、二合期)。

5郝懿行〈山海經箋疏敘〉。

6張金吾《愛日精廬藏書續志》卷三所錄宋本《山海經》,尤袤跋曰:「繼得道藏本:〈南山經〉、〈東山經〉各自為一卷;〈西山〉、〈北山〉各分為上、下兩卷,〈中山〉為上、中、下三卷,別以〈中山東北〉為一卷。」可知道藏本山經分為十卷,是否即出自劉秀校本。

7小川琢治《山海經考》據「逸」字為說(江俠庵,《先秦經籍考》)。

8王夢鷗先生《騶衍遺說考》之七、大九洲說的原理(民國五五年三月,商務)。

9蘇雪林《屈原與九歌》自序(民國六二年,廣東)。

10陳槃〈論早期讖緯與鄒衍書的關係〉(民國三七年,中研院史語所集刊二十、上)。

11史景成,前引文就是為了證成這種觀點,以別於蒙文通的著成於巴蜀說。

12畢沅:「據〈藝文志〉,《山海經》在形法家,本劉向《七略》,以有圖故在形法家。」(《山海經校正》篇目序)。

13郭注中常提到「圖亦作牛形」、「亦在畏獸圖中」、「畫似仙人」、「畫似獼猴」等都是。

14朱熹說:「《山海經》記諸異物飛走之類,多云東向或云東首,疑本依圖畫而述之。」(王應麟《王會補傳》引)
又胡應麟:「經載叔均方耕、讙兜方捕魚、長臂人兩手各操一魚、豎亥右手把算、羿執弓矢、鑿齒執盾,此類皆與記事之詞大異……意為先有斯圖,撰者因而記之,故其文義應爾。」(《四部正?》)

15《禮記》說昏禮是結二姓之好,龍、鳳為圖騰神物,二族姓互通婚姻,文化交流,故「龍鳳呈祥」象徵二姓交好,族姓團結。

16泛靈信仰(animism),泰婁(Tylor)以為人類最初信仰的對象是「精靈」(spirits),精靈便是生氣或靈魂,萬物都有靈魂,自然界的各種奇異現象都是精靈所作成的。

17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榮格(Jung)認為吾人意識的一部分固由個人環境的形成,另一部分則由精神遺傳所形成。這種精神遺傳是自太古以來人類獲得的累積,在潛意識狀態下發生作用。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