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馭獸齋傳說(卷七)龍獸魔宮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一場時空風暴將依天捲進另一個遠古星球,在這個劍與魔法的世界,善良的精靈們正遭受惡魔信徒的迫害,依天毅然擔負起封印惡魔的重任。正義的人類、纖細的精靈、暴躁的矮人組成的封魔之隊,在他的帶領下,前往惡魔重生地──寒冷之源……

寒冷之源!

大雪紛飛,寒風呼嘯,溫暖如春的石洞中,異常妖豔的墮落精靈,正在一塊藍色水晶面前,緊緊的注視著大火和垂死掙扎的勇士們。當然還有那個另她心中十分不自在的神使。

神使的出現令她對惡魔的信奉產生了一絲動搖,令她原本堅硬如鐵的心有了軟化的傾向,但是那些整天圍繞在神使身邊的女精靈們令她深深地憤怒了,所以她吩咐手下最得力的僕人就解決那些礙眼的精靈們。看著即將被火蟻給吞噬得一乾二淨的精靈們,她打心底露出了歡欣的笑容。藍色水晶在火光下也顯得一片火紅,照在神使的臉上,她訝異男人竟也可以這麼迷人,不自覺伸出手來在神使臉上撫摩著,雖然摸到的是藍水晶,她卻仍感到很欣慰。彷彿纖嫩的玉手正在神使的臉上溫柔的摩挲著。

本書重點

如果你喜歡魔獸世界,那你更不能錯過馭獸齋傳說!

獨樹一格的火紅網路小說.魔獸世界寵物版
以自身能量培育幼獸,以精神力駕馭寵獸
忠心的黑狗、可愛的小龜、多嘴的鳳凰後代、嗜酒又能釀酒的酒蟲……

當牠們與命中注定的主人合體,將會發揮前所未有的能量!

歡迎來到寵獸世界,這是個功力與能力無上限的星際時空!

雨魔

真名張鎧。樂文善侃,喜好動物,其中以狗為最。腦海中永遠有無數的美妙奇麗幻想,自《馭獸齋傳說》開始,雨魔便以獨特的寵獸系列在奇幻小說陣營中獨樹一幟。

由於喜歡下雨天,不論是細如牛毛的小雨,還是狂風驟雨,都有不同心情。雨通馭,有駕馭心魔的意思,因此取名雨魔。

又由於喜愛小動物,從小家中養了各種各樣的貓、狗、兔,因此想寫一部關於動物的書,背景設定在三十世紀生物科技高度發達的年代,人們可以利用這些特殊的動物進行合體,從而擁有自己所不具有的本領。

當年蒲松齡寫聊齋的時候,曾在路邊蓋了一間小茅屋,免費提供茶水,供來往過路行人休息,代價是告訴他一個故事。而雨魔想寫一部人和動物之間的故事,所以起名叫馭獸齋。

「大家快退後!」我高聲喊道。

我攔著剩下那幾個二三十個不要命攔著我們的半人馬,白銀騎士和矮人戰士迅速向後退去,精靈族的姑娘們臉色發白地跟在我身邊。

放眼望去,整座林子好像都是火蟻的天下,這麼多的火蟻,我懷疑這裏哪有足夠的食物夠牠們填飽肚子的,時間不夠我想這些無聊的問題,我強迫使不願離開我的精靈們跟著矮人們向林子外退去。

成千上萬的火蟻好像瞬間就撲到了眼前,幾十個半人馬獸人轉眼間就被火蟻流給淹沒了,僅僅來得及發出在這個世界最後一聲慘叫。

擁有強大力量的七小顯然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如此眾多的火蟻,低吼著發出警告聲,徘徊在我身邊,火蟻如同潮水一樣在淹沒了那些半人馬獸人後接著向我席捲而來。

七小怒吼一聲,一對肉翅隨即展開,帶著我飛到了半空中。我看著牠們肋下薄如羽翼的翅膀,心中暗暗納悶,不知道這些傢伙何時長出這些翅膀的,我還記得以前牠們飛行都是不用翅膀的。

那些火蟻遲疑的望了飄浮在空中的一人七狼,隨即向前面撲過去。

我迅速取出神鐵木劍,全力催動體內雄渾的內息,將其轉化為純陽屬性,內氣生生不息的產生,源源不斷地灌注在神鐵木劍中,身邊的溫度急劇上升,神鐵木劍身上隱現火光,火苗不時的吞吐著。

我大喝一聲,向下狠狠的劈去,很多火蟻發出「吱吱」的聲音被神鐵木劍上的烈火化為灰燼。更多被燒焦冒煙的火蟻仍生命力旺盛的向前面的勇士們撲過去。

我馬上醒悟自己忽略了一件事,這些大個頭的螞蟻既然被稱為火蟻,當然和火有一定的關係,現在看來,應該是具有相當的抗火能力。

我吐了一口氣,望著下面的林子,心中產生了一個驚人的念頭,我加倍地將內息灌注入神鐵木劍中,這一次連神鐵木劍彷彿也要燃燒起來一樣,整把劍不停地向外釋放著火光。

我驀地發力,一道由純火焰形成的劍在神鐵木劍的劍尖向前延伸開,滾滾熱浪推擠著四周的寒風,我一聲大叫,手中的神鐵木劍幾乎就化作了火劍,瞬間工夫,眼前的幾棵大樹迅速燃燒起來,接著就是在牠們附近的大樹,很快一片林子都燒了起來,滔天的火浪,極為嚇人。

還沒有從林中出來的火蟻紛紛葬身於火海,即便牠們有再強的抗火性,像這種可以毀滅一切的火焰,牠們也是無可奈何的。

我四處將僥倖逃脫的火蟻給消滅掉。風助火勢,林中的火越燒越大,向更遠的方向傳播,我想這些火蟻的巢穴恐怕也會受到這種可怕大火的波及,就此滅種了吧。

火浪幾乎將整片天都給映得火紅一片,我在心中為這些樹木祈禱著,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愧疚,這場大火不知道要毀滅多少生物。不過我知道大火過後,這些樹木還會再活過來的。

突然我隱約在閃躍的火光中看到巨大的圓球在滾動,而且是在向林外滾動。我駭然地看著直徑幾米之巨的燃燒著的火球滾出了林子,又滾出去十幾米,忽然,圓球發出「嚓嚓」的怪聲。

圓球轟然從中間裂開,我汗毛直豎地看著數以萬計的火蟻紛紛地從圓球中爬出來,甩動著腦袋,活動著那對寒森森的大牙。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團結力這麼旺盛的生物,所有的火蟻抱在一起,形成一個圓球,結果大火只燒死了在周邊的火蟻,而保全了裏面的眾多火蟻,活動了幾下後,火蟻確認一下目標繼續向正在拚命退後的勇士們追去。

「他媽的,竟然還有這種事!」我眼睜睜地望著無數的火蟻逃離了大火,繼續追趕過去,精靈族的神箭手們根本對牠們沒有任何威脅,羽箭幾乎連牠們硬殼的一半都不能穿透,而且如此多的火蟻,精靈射手們即便再怎麼快,也無法做到一下把牠們全幹掉。

我心中驚歎半人馬獸人實在太強悍了,為了殺死我們,竟然寧願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引出這些兇狠絕倫的生物。

為了勇士們的生命,我唯有使出全力揮起神鐵木劍,在後面追趕著消滅這些火蟻,可惜效果實在有限。要是有時間的話,我可以在神鐵木劍中封一些三昧真火,對付這些火蟻將會容易許多。

火蟻群實在太多,殺不勝殺,眼看火蟻就要逼近勇士們,我不禁泛起一股無力感。

熊熊大火後面正有一雙陰險的眼睛注視著這一切,看著眼前即將被火蟻給吞噬的所謂封魔勇士們,他嘿嘿的冷笑了幾聲,心中想著那個讓他感到厭惡也令他深深感到驚懼的墮落精靈,這下她該滿意了吧,殺死了所有封魔勇士,只留下那個好像有點實力的神使。

寒冷之源!

大雪紛飛,寒風呼嘯,溫暖如春的石洞中,異常妖豔的墮落精靈,正在一塊藍色水晶面前,緊緊的注視著大火和垂死掙扎的勇士們。當然還有那個另她心中十分不自在的神使。

神使的出現令她對惡魔的信奉產生了一絲動搖,令她原本堅硬如鐵的心有了軟化的傾向,但是那些整天圍繞在神使身邊的女精靈們令她深深地憤怒了,所以她吩咐手下最得力的僕人就解決那些礙眼的精靈們。看著即將被火蟻給吞噬得一乾二淨的精靈們,她打心底露出了歡欣的笑容。

藍色水晶在火光下也顯得一片火紅,照在神使的臉上,她訝異男人竟然也可以這麼迷人,不自覺的伸出手來在神使臉上撫摩著,雖然摸到的是藍水晶,她卻仍感到很欣慰。彷彿纖嫩的玉手正在神使的臉上溫柔的摩挲著。

森林大火仍在蔓延著,除非此時天降暴雨,否則誰也無法阻止它的勢頭。

我努力的揮舞著神鐵木劍砍殺著眾多的火蟻,奈何一人的力量始終有限,雖然我有信心可以把這些火蟻全部消滅,可是我卻沒有足夠的時間了,在這一刻,我是多麼的想念大地之熊,有牠在,我也不至於如此狼狽了。

可惜失去了宿體的大地之熊,現在只能苟延殘喘著,除非我能把「大地之厚實」給重新煉造一番,使其恢復往日的力量,不然,「大地之熊」永遠也無法發揮牠的力量!

最後一個白銀騎士已經被火蟻趕上,戰馬一聲哀鳴,被火蟻給圍住,白銀騎士條件反射的從馬背上跳起,暫時逃脫了火蟻的威脅,可是一身鎧甲又沒有戰馬的他,轉眼就會被火蟻追上。

火蟻從戰馬身上流過後,只有一副乾淨的骨架留在地上,沒留下任何一滴血一根毛,血肉被吞噬的乾乾淨淨。

我顧不得繼續追殺這些火蟻,迅速的向前掠去,我要趕在火蟻之前把那個沒了馬的白銀騎士給救下來。幸好我飛的快,一把抓住他,讓一匹小狼暫時馱著他。

火蟻毫不停留繼續向前掠去,所有人都岌岌可危,我無計可施,正打算能救一個是一個的時候,突然一道帶著巨大能量的火箭,好像穿破了空間,宛若一條火龍,瞬間出現在火蟻面前,正前面的幾十隻火蟻一轉眼失去了生命,火箭沒有停歇,繼續向前衝去,餘勢未歇將火蟻給劈成兩半。

接著又是兩支火箭呼嘯著破空而來,又有許多火蟻吱吱地叫著在火箭下丟了生命,不過三道威力巨大的火箭也只是暫時抑制了火蟻的勢頭,卻無法對牠們造成破壞性的傷害。

火蟻們無畏地向前衝去,看到了一絲曙光,我也配合地努力用神鐵木劍放出熊熊火焰燒殺這些火蟻。

然而火蟻太兇悍了,加上數量眾多,雖然在我和來人的雙重反擊下,仍然前赴後繼地追趕著幾族的勇士。突然,繼火箭之後,一支寒冷刺骨、冒著森森冷氣的冰箭倏地劃破虛空出現在火蟻們面前。

沒想到在熱浪滔天的火光中無所畏懼、悍不畏死的火蟻們,遇到帶著極大寒氣的冰箭頓時沒有了先前的膽量,上百隻火蟻一下子被凍死,剩下的火蟻也都紛紛避開那些被凍死的火蟻,向前爬去。

沒想到冰箭竟然對付火蟻有這種奇效果,接著又是兩支冰箭帶著尖嘯聲出現在火蟻面前,大批的火蟻紛紛被凍死。

我大喜,心中暗罵自己笨,火蟻既然不怕熱,自然是怕冷,而先前穿越森林時,這些火蟻一定是在洞穴中冬眠,後來因為受到半人馬獸人的騷擾,出於保護自己巢穴的本能,才紛紛從冬眠中醒來追殺入侵者。

火蟻的勢頭一下被抑制住了,我這才有空閒向來人望去,來人在很遠的地方,從我這裏望過去,普通人只能看到一個小黑點,我卻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身下騎著一頭黑豹。

手中是一張非常奇特的弓,上面鑲嵌著碩大的珍珠!我突然一愣,這不是美麗的女祭祀月夜嗎?她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而月夜此時好像氣力用盡,身體搖搖欲墜。

我迅疾地向月夜飛去,甚至來不及去想為什麼她會在這裏出現,她看起來十分憔悴,握著弓的手在微微地顫抖著。又是一支冰箭帶著奇異的嘯聲,奏出火蟻死亡之曲,受到極寒冷的冰箭的困擾,一部分火蟻有些恐懼的躊躇不前。

我趕在月夜從黑豹摔下去前,將她擁在懷中。身下的黑豹因為我突然出現不安地低吼著,月夜勉強拍了拍牠的腦袋,牠才安靜下來。

月夜安慰的看了一眼,隨即把眼睛合上,勉強使用「箭魚弓」,她已經把體內所有的力量都耗盡了,此時躺在我懷中,才安心地休息,高聳的胸部急促的起伏著。

我暫時沒有時間來欣賞如此誘人的情景,接過她手中的「箭魚弓」,頓時有種血脈相連的動人感覺,「箭魚弓」彷彿成了我身體的一部分,連接在一塊的珍珠彷彿是我身體中的經脈,我丹田中的內息自然、平順地在珍珠中行走著。

我抬手平舉,一支冰箭倏地從我手中脫離出去,衝破空間的障礙眨眼間就出現在火蟻群中,這支由我射出的冰箭比先前幾支冰箭不知道強了多少倍,旋轉破空而去,身後跟著一條長長的冰尾。

星星點點的寒氣彌留在空中,我抬手又射出一支冰箭,緊跟在前一支冰箭之後,幾乎瞬間的工夫,兩支箭不分先後地在火蟻群中炸開,強烈的寒冰之氣將大部分火蟻凍得手腳發軟,行動緩慢。我毫不遲疑的一支又一支地射出冰箭。

總共十支冰箭徹底令在森林中橫行無忌的火蟻喪失了所有勇氣,紛紛地轉頭向後退去,在牠們眼中熊熊大火遠比冰箭來得可愛。

很快,火蟻群又包裹成一團消失在大火中。

從火蟻群出現到現在消失在火海中,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刻鐘時間,卻令所有人嘗到了恐懼的滋味,那種令人幾乎感覺到死亡的膽寒實在不足為外人道。幸好牠們懼怕寒冷還會在冬天冬眠,否則這片領土將徹底為這種兇狠的生物所佔領。

看到火蟻群退去,我才放下一直提在心口的石頭,鬆了一口氣,我輕輕夾了一下身下的黑豹,黑豹知趣地馱著我和月夜向著聖琪那邊走去,我低頭向懷中的美麗的精靈女祭祀望去。正好發現她那雙秀氣的眼睛正脈脈地注視著我,與我視線相遇,羞澀地露出一抹嫣紅在耳邊。

本來我想訓斥她不顧危險偷偷地跑出來,但是一接觸到那深情的雙眸就再也說不出口。

我倆誰也沒有說話,都只是專注地看著對方,圍繞在我們倆之間的濃情蜜意令我為之沉醉。

藍薇的倩影在我心中盤桓不去,這一刻我更加思念藍薇,我心中很清楚,自己雖然喜歡懷中美麗可人的女祭祀,可也更加愛藍薇,那種愛是刻骨銘心的,誰也無法令這份愛變薄一分一毫。

如果真的要區分兩份愛的不同,那麼我對藍薇的愛是發自本心的,可以為她放棄一切的白頭偕老的熾熱愛情。而我對精靈女祭祀更多的是愛憐,由憐而生愛。因為我知道如果我拒絕她,她的希望會徹底破碎,而一個失去了精神寄託的人是不會再活在世上的。

回到隊伍中,每個人臉上都無法掩飾地露出驚懼的神色,火蟻給他們的驚嚇令他們對月夜的突然出現也提不起興趣。

匆匆向前又趕了一段路,確定安全後,就地駐紮休息,經歷了白天驚心動魄的一幕後,所有的人都心身俱疲,誰會想到世間還有如此恐怖的生物,竟然不顧自己的生命也要將入侵者撕得粉碎。

寒冷的天,晝短夜長,很快天就暗下來了,一輪清清的月光遍灑大地。隊伍安歇下來,我偕月夜漫步在月光下。月夜緊緊抱著我的手臂,在我耳邊喃喃地敘述著在我離開的這些天裏對我的思念之苦。

飽受思念煎熬的女祭祀,終於於一天晚上經受不了對我的刻骨想念,在夜幕的掩護下,悄悄出了人族城堡,騎著一頭從族內偷來的黑豹向我們追趕而來,經過十幾天日夜不停的趕路,終於在今天趕上了我。

我深刻的知道這一路走來是多麼艱辛,即便我們這麼多人互相扶持著,仍感到路途險惡,舉步維艱。

何況她一個女孩,單身上路,我不敢想像她是怎麼熬過來的,何況她一路還要擔心遇到獸人軍隊,即便任何一支獸人軍隊都能令她生不如死。心驚膽戰地經過這麼多天,難怪她看起來那麼憔悴。

想及此,我心中長長歎了一聲,緊了緊環在她腰部手臂,我又背負了一個好女孩的感情,如果我背叛她,我可以肯定她會立刻死在我面前。

天氣雖冷,月夜卻感到異常溫暖,幸福地依偎在我身邊,即便天塌下來,她也不會在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