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福爾摩沙冒險小說】系列

以歷史的筆跡,冒險的基調,挖掘這一座美麗小島的神祕故事;
不管是日本統治時期下的九份神祕少年故事,
還是西班牙統治下的淡水奇航,
或是國共對峙砲火不斷的金門故事……
讓我們跟著書本的主角,一起跌入冒險的歷史故事,
藉此記住每一個值得珍藏的土地故事。

單親家庭的志良,母親生病過世,爸爸長年在外工作,從小與阿公、阿嬤相依為命。
十二歲生日這天,志良發現了一張可疑照片,意外發現媽媽的死因並不單純,真正死亡原因竟然和玉山有關!
為了解開謎團,他決心登玉山一探究竟,但最疼愛志良的阿公一聽到玉山,發瘋似的說什麼也要制止志良登上玉山。

玉山頂峰究竟藏著什麼樣的祕密?和媽媽的死亡又有什麼關係?阿公為什麼不惜斷絕子孫情也要阻止志良?這一切的謎團恐怕只有等志良通過玉山給他的重重考驗,才能真正體悟。
陳景聰
1966年生於南投,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現任台中縣大里國小教師,曾任國語教科書撰寫委員。主要創作童話和小說,作品曾獲台灣省兒童文學獎、文建會兒童文學獎、文建會兒歌一百優選、中國大陸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玉山文學獎、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獎、蘭陽文學獎等獎項。著作有《神仙也瘋狂—小廟公生活週記》、《學不會魔法的小女巫》、《春風少年八家將》、《冒牌爸爸》、《招風耳巫婆》、《故事樹》等二十餘冊。
走向玉山,看見新天地
陳景聰
前陣子儀婷來電邀我撰寫地域性的少年冒險小說,我一聽見「玉山」名列其中,驀地想起自己是南投人,從小學就朗朗唱著「玉山高,濁水長……」的南投縣歌。一時鄉情湧動,毫不考慮便選擇玉山為撰寫題材。
等我蒐羅到足夠的資料,開始構思故事時,才發覺從前對於玉山的認知只是粗淺的概念。玉山是東北亞第一高峰,除了代表臺灣的精神座標之外,更蘊藏著彌足珍貴的歷史足跡與森林生態。
早期台灣原住民布農族尊崇玉山為「聖山」,在周邊耕獵繁衍。日本割據台灣之後,因為玉山比日本第一高峰富士山還高,於是將玉山更名為「新高山」,由此掀起一股攀登玉山的熱潮。雖然聖山被踩在腳下,布農族人卻不願屈服,發動頑強的抗日行動,成為台灣原住民當中最後歸順日本的一族。當時日本為了弭平布農族的反抗行動,不得不重修清朝時期的八通關古道以便運送武器。現今玉山國家公園內的「日據時期八通關越道」,見證了這一段英勇的布農族史蹟。
玉山是台灣的百岳之首,周邊高山林立,使得玉山國家公園的海拔落差達到三千六百公尺,具備各種氣候帶,因此孕育出極為豐富的森林生態和四季美景。凡是攀登過玉山的人,莫不對著山上型態萬千、樣貌獨特的景象發出陣陣驚嘆。
玉山上一花一草都美,樹也美,雲也美,夜晚的星空更美。我因為要撰寫這一本小說,懷著朝聖的心情走進玉山,這才重新認識了這一塊台灣的森林瑰寶,也領悟到登山者該具備的謙卑胸懷。
感謝我的好友吳吉峰!他幫我蒐集到許多關於玉山的珍貴資料。他在玉山國家公園警察隊服務,一待就是二十幾個寒暑。雖然他從年輕就說他喜歡「山中的感覺」,我卻老是疑惑他怎能適應高山上單調無趣的日子。自從真正領略到玉山獨特的自然風光之後,我終於稍稍體會出他所謂的「山中的感覺」。懷抱著恬淡的心,生活在時時有美景,處處有驚奇的玉山,該是一種十分難得的幸福吧?
完成這本小說之後,我隱隱有一種破繭而出的感覺。創作歷程有痛苦有喜悅,點點滴滴都成為我創作生涯中的寶貴經驗。因此我要特別感謝儀婷耐心的指正與督促,除了協助我順利完成這部作品,也為我的小說創作開啟了新的窗口。
玉山上,當海拔超過三千五百公尺的森林線時,其他植物都無法生存了,原本長得高大挺拔的玉山圓柏卻用匍匐生長的灌木型態,展現低姿態來適應高山的風霜雪雨,因此能超越森林線,成為臺灣海拔最高的喬木。所以爬得越高,越接近峰頂,姿態要越低。植物如此,人更要如此。
感謝您閱讀這部小說,請和我一起來學習玉山圓柏的精神吧!
推薦文 召喚的聲音 陳列
推薦文 玉山之神也曾召喚我 歐陽台生

1. 破碎的玉山夢
2. 照片上的裂痕
3. 意外的真相
4. 魔鬼特訓
5. 三角難題
6. 重新出發
7. 布滿線索的陌生路
8. 紅豆杉木雕
9. 搬救兵
10. 用神像救人
11. 我們在同一條船上
12. 山老鼠的眼淚
13. 相同的遺願
14. 阿公的祕密
15. 阿公留下的線索
16. 危機四伏的密林
17. 是誰在森林中烤飛鼠
18. 營救阿公
19. 山神像的召喚
20. 狼煙SOS
21. 狼煙燒出來的機會
22. 獵捕山老鼠
23. 迷霧森林
24. 阿公與山神像
25. 搶救山老鼠
26. 玉山上的天籟

後記 走向玉山,看見新天地 陳景聰
九、搬救兵
「你們進去我的貨櫃屋裡面做什麼?」老人劈頭就粗聲質問。
我們登時被問傻了。他怎麼曉得我們進去貨櫃屋呢?
「是不是進去偷東西?」老人厲聲逼問。
我們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老人像押犯人一樣推上車。
「到我家去,把事情說清楚,我才讓你們離開。」
一上車,吉峰立刻摟著我,悄悄地對我說:「等一下我來引開他,你跟勤美趕快逃跑去報警。」我感覺得到他不停地拉著我背包的拉鍊,似乎感到很不安。
回到貨櫃屋前方,一名拄著拐杖的獨腳老人已經等在那兒,高聲嚷嚷:「就是他們闖進貨櫃屋。幸好你就在附近,不然接到電話也來不及回來攔住他們。」
原來我進入貨櫃屋之前聽到的說話聲,就是他在打電話通風報信。
白髮老人問了我們的住處和年紀,雙眼凶光暴射:「你們大老遠跑來我家,還闖進貨櫃屋,到底想做什麼?快說!」
我們三個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應對。眼前的突發狀況根本不在我們的計畫之中。就算對方不是凶神惡煞,我們也不知該從何說起。
萬一白髮老人真是盜伐紅豆杉的山老鼠,被我們拆穿之後,為了逃避刑責,會不會殺人滅口?想到這兒,我的心猛然一沉,腦袋霎時被恐懼抹成一片空白。
白髮老人見我們三個支支吾吾,眉頭深皺,表情凶惡地指著吉峰:「你說!別想騙我,否則休想離開!」
誰知吉峰聽他這樣說,反而拔腿就跑,一溜煙消失在平房後面。
「停下來!你逃不掉的!」白髮老人厲聲斥喝,大步追了上去。
我趕緊拉著勤美向貨櫃屋後面逃去。哪知獨腿老人卻像鬼魅一般趨向前,一把抓住勤美。
我踉蹌了一下,勤美的手隨即由我的手掌中滑落。
「志良快逃!」我頓住腳步,一聽到勤美的喊叫,立刻又拔腿狂奔。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曉得跑出多遠,彷彿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拉著我,下面那兩條腿似乎沒跟身體連結在一塊兒,明明跑得很喘,跑得很累,卻停不下來。
我一下子穿過竹林,一下子翻過草坡,一下子又接上產業道路,像支離弓而去的箭一般,沒射中箭靶之前,絕不會停下來。
「萬一碰到危險,可別丟下我,自己逃走喔!」
勤美稍早之前說過的話猛地滾落心坎,卡住我的雙腿。
「我一定要快點去搬救兵,救出勤美。」
我越想越心急,想要加快腳步,卻感覺喉嚨乾渴得像沙漠,血液猛往腦門衝,似乎就要暈厥過去,不得不停下來喝水。
打開背包,那一座玉山雕像赫然跳進我的眼中。
「這一定是吉峰要我帶勤美逃走時,偷偷塞進我背包,好讓我當作報警的證物。」我將玉山雕像捧在手心,心中立即產生一種強烈的感覺—我們三個人的命運,就如同雕像上頭那三道明顯的山稜,雖然彼此分開,最終還是沿著山脊緊緊相連。
「我一定要救出勤美!」我吶喊著,繼續往大條的路衝去。
遠遠地就看見路旁停著一輛警車,我喜出望外,要停下來報案,想不到雙腿竟然不聽使喚,依然快速向前衝。
我明知只要沿著大路,一定可以衝到街上找警察局報案。可是背後卻隱隱有一股力量在推動我,讓我不由自主地轉進狹小的產業道路。
我的雙腿有如被搶匪挾持的車子,失去了控制權。我看準路邊一棵龍眼樹,伸出右手將它緊緊勾住,然而雙腳卻帶著我繞龍眼樹跑一圈,繼續向前衝。
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股神奇的力量發自背包中的玉山雕像,不僅帶給我源源不絕的動力,也支配著我前進的方向。就如同愛搗蛋的小精靈,不讓我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當我發現雙腿開始朝偏僻的山上跑,不由得萬分惱怒,高聲嘶吼:「別鬧了!我現在要去救人,不是去爬山!」
然而我停不下來,也改變不了方向,只能悲哀地向前跑。
我的視線越來越模糊,如同進入夢境一般,又看見光頭男孩站在玉山主峰,在朝我招手。恍惚之中,我停不下腳步,迎面和他撞個正著,接著便跟他合為一體,騎著水鹿,在幽暗的森林中狂奔。周遭的峭壁和巨木晃眼即逝,只聽到山風在我耳畔呼嘯,呼嘯。
我不知道水鹿要帶我奔向何處,只能苦苦哀求牠:「拜託!拜託!趕快帶我去討救兵。」

十、用神像救人
「快!你一定要快點醒過來!」
我明知道那聲聲呼喚來自夢中,強迫自己睜開眼睛。醒過來,卻似乎還置身在夢境當中。
眼前那個光頭男孩神情憂傷,正默默地望著我。
「謝天謝地!你終於醒了。」
我發覺聲音來自背後,把臉轉了個方向,看見的卻是一位慈眉善目的光頭老人。
我驚愕地回頭再看,這才發現剛剛那個光頭男孩其實是一尊木頭雕像,而此刻,我卻是躺在床上。
「我怎麼會在這裡?」
「別怕!」老人和藹地說:「我剛才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開門一看,你已經倒在我家門口。」
我從床上一躍而起,嚷著:「我要趕快報警去救人,我的同伴被山老鼠抓走了!」
老人一聽到「山老鼠」,眼睛倏地睜得雪亮,打量我一眼,笑容可掬地說:「呵呵!這麼說,你就是山神要找的人囉!」
我起先一頭霧水,等老人將目光移向光頭男孩的雕像,我登時會意過來。
「原來祂就是山神!難怪我經常夢見祂,內心老是有一股要登上玉山的衝動。」
我端詳著山神像。沒錯!祂就是常在我夢中出現的光頭男孩,那大得出奇的五官我絕不會認錯。
「山神這陣子也常託夢給我,說祂必須跟一個男孩回去救人。」
回去救人?老人的話令我錯愕一下:「要回去哪裡?」
「我也不敢肯定。不過我相信冥冥中自有安排。」
「但我是要從山老鼠的手中救出同伴,他們都是凶惡的歹徒,一尊山神像能夠給我什麼幫助呢?」
「相信我!這尊山神像很有靈性。你不會無緣無故來我家,一定是山神的力量牽引你來的。」
老人的話吸引我再將山神像看個仔細,這才發現那一尊神像外圍呈現黃白色,越接近木心顏色越是暗紅。
我將背包中的玉山雕像拿出來給老人看,問他:「山老鼠藏了許多這種紅豆杉雕刻品。這尊山神像正是紅豆杉雕刻成的,難道也是他們雕刻出來的?所以山神才說要跟我回去救人。」
老人注視著玉山雕像,先是露出驚詫的表情,隨即微笑著從抽屜中取出一幅毛筆畫像。我一看畫像,頓時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畫像中的人分明是光頭男孩,頭上卻戴著跟玉山雕像一模一樣的帽子。
「雕刻山神像的師傅是我的好朋友,絕對不是你口中的山老鼠。」
老人瞇起眼睛回想片刻,緩緩說:「我姓林,三十年前我還是林務局的巡山員。有一天晚上下大雨,我夢見一個戴著奇怪尖帽的男孩來敲我的門,告訴我『山神下山了,要找地方住』。隔天我去巡視山林時,意外在山溝撿到一個磨損的布農族背簍,裡頭有一段樹頭部分的原木。我一看鋸痕和白標紅心的木質,就知道一定是山老鼠盜伐的紅豆杉,被昨夜的大雨沖下山來。我請人看過風水,都說那兒適合蓋山神廟,就畫了這張夢中男孩的圖像,請朋友刻一尊山神像,並且在山溝旁蓋了一座山神廟,將神像供奉起來。」
「為什麼雕刻師沒按照您畫的圖像雕刻出帽子呢?」
「他說刻這一尊山神像根本不用他花心思,因為那一段紅豆杉原木有靈性,產生一股力量操縱著他的雙手,讓他自然而然刻成這樣。」
「山神像不是供奉在廟裡嗎?為什麼會在這兒?」
「後來這尊山神像被人偷走,丟棄在山下的沙里仙溪。山神又託夢告訴我,我趕緊去溪裡將神像帶回家。想不到接下來就暴雨不斷,當我要把神像送回山神廟時,山神廟早就被土石流沖毀了。接著,祂就開始等待有緣人來接祂回老家,這一等就是十年。」
「山神像的老家?」
「就是祂被盜伐之前生長的地方。」
老人的話讓我對眼前這尊山神像的力量充滿期待,卻又滿心疑慮,不禁憂心忡忡地問:「山神像會顯靈救我們嗎?」
老人拍拍我的肩膀:「我想,山神像一定跟你口中的山老鼠有所關聯。放心吧!三十年了,山神從來沒有給過我錯誤的指示。」
「快上車!我載你回去救人。」老人一邊催促我,一邊從牆壁上取下破舊的布農族背簍,將神像裝進背簍,放到車上。
光憑一尊山神像,如何讓窮凶惡極的山老鼠乖乖聽話,放走我們呢?
當山老鼠的貨櫃屋出現在前方時,我感覺自己的心臟一下下猛力撞擊著胸膛。
停車之後,林老先生拍拍我的背:「去吧!不會有事的。」
我背起沉甸甸的山神像,忐忑不安地拉開貨櫃屋的門。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