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絕版無法訂購
貓語人:殺意樹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最具人氣的景點,到了晚上居然成為……
香港名家譚劍X古都台南
百年奇幻力作!

你不知道的安平樹屋
【貓語人】系列第一彈
冬陽‧寵物先生 聯合推薦

熟悉的土地,嶄新的傳說
讓貓語人以眾貓之眼,帶你見識古都的另一面。

「貓語人」巫真,一位能夠與貓交談的神祕偵探,與氣場和脾氣同樣「殺」的美少女,同闖台南最詭譎的觀光勝地!

「這不是謀殺,而是一種轉化;你不是死去,而是成為我的一部份……」
百年老樹的神祕面紗就此掀開……

譚劍

現居香港,自搬到著名的西營盤高街鬼屋一帶後,
即靈感不絕,
五年間寫下七部長篇小說,
在台灣和大陸地區共摘下五個重量級獎項。
現時在香港報章寫連載小說。

殺意樹【貓語人】是在下雨天往台南安平樹屋遊玩時,
承蒙一個穿牆而過的白衣高佻長髮半透明女生啟發的故事,
很遺憾沒有看到她的臉,也沒有看到她的腳。

繪者簡介

PAPARAYA

骷髏與符文的蒐集愛好者,並且大量裝飾在畫作之中,讓作品流洩出妖媚的詭異氣息,喜愛使用厚重質感融合水墨筆觸,創造出綺麗的夢幻感,將亞洲古典元素重新詮釋為嶄新的風貌。作品擅長使用大膽的筆觸與色調,呈現帶有幻想風格的作品,對中國古典題材極具興趣,喜好使用水墨風格,2009年在台灣以中國古代神明為主題舉辦個展「諸神亂」,並受日本ASIAGRAPH邀請,在東京台場展出,現為台灣多部小說封面繪者

楔子‧我是樹
1.黃子靈‧意外
2.彭小莉‧醫院和貓仙人
3.巫真‧規律
4.蕭大年‧第四天的跟蹤
5.巫真‧初探樹屋
6.巫真‧夜探樹屋
7.蕭大年‧白衣女同學
8.蕭大年‧醫院探望
9.巫真‧墓園
10.巫真‧幫手
11.方圓‧中學試探
12.蕭大年‧告白
13.巫真‧老夫婦
14.巫真‧猴老爸和猴老媽
15.方圓‧大師
16.蕭大年‧那些年做過的事
17.巫真‧樹屋
18.巫真‧醫院重逢
19.巫真‧尋找失物
20.尾聲‧不是樹枝的……
下集預告
1. 黃子靈‧意外

黃子靈一邊騎機車一邊哼歌,沒想到那群低飛的野鳥,拐了個彎後,竟然還會低飛,飛到和她平頭的不尋常高度,從正面向自己發動空襲,像那些3D電影裡衝著觀眾而來的轟炸機。
不過,這想法一閃即逝,她很快意識到這並不是電影。即使她發現附近沒有其他車,也不知道該怎樣閃避,也來不及煞車。

那群鳥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眼看快要中「鳥炮」時,她以為會有奇蹟出現:那群鳥會急速轉往上空直衝,會左右分飛讓她像摩西般分開紅海,甚至會憑空消失……
她以為——
沒有以為。她目睹一隻隻鳥向自己的安全帽撞個正著,一陣陣「拔拔拔」的撞擊聲在安全帽裡響個不停。

她的腦袋如中彈般猛烈撼動,身子很快失去平衡,從機車摔了下來,面朝天,背在下,身體在馬路上滑行。車子不知去了甚麼地方。
她看不到藍天,眼前只浮起心愛的男人的笑容。自己想做十月新娘的美夢,似乎要破碎。
他身上的那個詛咒:所有和他交往的女子都會遭遇不幸。她一直以為自己可以逃得了,沒想到一樣無法擺脫。
她最後不知撞到甚麼東西時,眼前已一黑。



兩年多前的二月,最後一個星期五。那個改變她一生的一天。
下午四時零五分,黃子靈拖著一身疲累回到教員室裡。
「子靈,有點事情要問你。」

小莉走過來,一臉嚴肅的表情裡藏了個精靈古怪的靈魂。她們都是去年才入職──拜少子化所賜──都是只簽了一年合約的代課老師,都是二十五歲,而且都是三步不出閨門的宅女,所以,在同事裡頭,兩人最是投契。有時她覺得自己和小莉只是混在一堆大人裡的小女生。
「你說。」子靈問,她的座位在窗邊,陽光猛烈的時候會很熱,不過,她就喜歡陽光氣息。

小莉把文件夾放在桌上,抽出一張粉紅色的紙。
「我在準備期末考的試卷。」
標題大刺刺寫著「六人晚宴在台南」,下面的幾行小字說:「你可以從交談的內容,和進食時的儀態,仔細瞭解對方。即使找不到心儀的對像,也可以擴闊你的生活圈。」

「要不要參加?」小莉壓低聲音道,突然發現有個年長的男教師看過來時,她馬上抬高音量改問:「你的樣子好累?」
「當然累,一連七堂,從早上八點起一直到下午四點,中間午休一小時不算,那只是吊頸時稍為透氣的片刻。」子靈也忙說。

「我還不是一樣,在這七個小時裡,我一直說個不停,不只要教書,還要指揮教室裡的秩序。這年頭,學生都頑皮得不得了。男女同學眉來眼去,用手機傳訊息,看電視……花招百出,層出不窮,簡直像馬戲團。有一回在黑板上寫字時,聽到有狗吠,正以為哪個學生學得這種神技時,沒想到回頭一看,教師桌上真的有一條米克斯狗,而且對自己咧嘴大笑。他們是怎樣把狗帶進學校裡的?」

小莉一路留意那個男教師,他在偷聽自己講笑話,而且也在忍笑。等他遠去時,她才壓低聲音追問:「要不要參加?」
「你這是甚麼一回事?為什麼不發email來問我?」子靈問。
「天知道學校email系統會不會被監視?」
「你可以發到我的私人email裡啊!」

「來不及了。我馬上就要答覆他們。你看,時間是今晚七點。」小莉指向上面的日期。
「你也太急了吧!像那些學生般總在最後一天才做寒假作業。」子靈用訓示學生的口吻道。
「我有個朋友臨時退縮,所以我才想到你啊!」
「你為什麼不是一開始就想到我?」
「你說你不急嘛!一切隨緣。」

「開玩笑而已,我不打算去。只有沒人要的男人,才會參加這種相親活動。」
「你這是甚麼時代的想法?你是從古代穿越到現代的嗎?難道你想像她們那樣?」
子靈抬頭看,瞄到幾個敗犬教師的目光向自己掃來,當下便把頭垂下去。
教師是公認難找對象的行業,除了生活圈子窄以外,還有很多人有著國文教師很古板的誤解。實情當然不是。她也有趕潮流的一面,愛打扮,和一般女生無異。

不過,中文系的學生往往覺得自己讀得古文多,沾了仙氣,女同學之間也會以仙女相稱。畢業離開學校,她們視為離開仙山下凡,因此眼角很高,即使有錢的男人,也未必看得上眼。
「想那麼久?到底你去不去?」小莉追問。
「去。」



子靈把摩托車停在民族路二段一條巷口後,不禁連自己也笑了起來。子靈覺得自己和放學後趕去趴踢的女學生其實沒有兩樣。
相親地點在「危樓」,是一家由老宅改建而成的西餐廳,要從巷口走進去十公尺才抵達門口。
她當初以為地點是在遠東大飯店那種高級地方,想不到其實是在老宅,不過,老宅也更有風味,更有台南特色,她喜歡。

一架計程車剛好停下。一個女人跳了出來,雖然看不清臉孔,但一身打扮很是亮麗,彷彿準備在小巨蛋登台的情歌天后,只差旁邊沒有舞者。
和這個一看就知道是來聯誼的女人相比,子靈覺得自己穿得很寒酸。
「小莉!天啊!原來是你,幾乎認不出來了!」子靈掩嘴用很誇張的語氣道。
「哈哈,是嗎?我可沒有你般天生麗質,略作打扮就可出場,我要進化到另一個境界,才不會被你比下去。」

「你也太誇張了吧!」
兩人笑著走進危樓裡,給帶到訂下來的桌子時,才發現其餘四人早就已經就座了。
子靈望望手錶,才六點四十五分,驚道:「我們不是約在七點的嗎?怎麼你們全都到了?」

「我怕遲到,反正來了,為什麼不進來坐?」坐在正中的男人笑道。他看來三十歲出頭,眉宇間有一種自信,搭配麻質布料的衣著,很是風流倜儻。要是他突然拔出長劍,挽了個劍花後,把蒼蠅釘在牆上,或者在蒼蠅背上微雕「我愛你」三個字,她一點也不意外。
子靈第一眼就對他有好感。

他叫蕭大年,在大學唸藝術博士,也是個畫家,開過幾次畫展。同桌的人聽時,眼睛都不禁放光。女的是欣賞,男的是忌妒。
「畫家能賺錢嗎?」有個男的問。
「當然能,而且很多,」蕭大年答:「不過,一般來說都在死了以後。」
大家一陣哄笑。

「為什麼不在台北唸?」有個女生問。
「難道台南的大學比不上台北的嗎?」蕭大年答。
聽到這句,子靈暗暗為他加分。
六人逐一介紹自己的背景。除了這個蕭大年,其他兩個男人的自我介紹子靈根本聽不下。

五道菜的西餐,說不上是特別美味可口,不過眾人也志不在此。要是參加聯誼的人比美食遜色,才叫人倒胃口。
眾人交換了聯絡方式後就分道揚鑣。她很有禮貌抄下三個男人的手機號碼和email,只有蕭大年的她檢查了兩次看有沒有抄錯。
不過,她的想法有點多餘。第二天,蕭大年已經主動來電約她下星期六到郊外玩。
週末約會持續了四個星期,他每次都開車載她到郊外,每次都很開心,每次都能增進瞭解。

在第四個星期六,她終於鼓起勇氣在餐廳裡問:
「像你這樣唸藝術的,到底能生活嗎?」
「我嗎?」他呷了口飲料,「賺到生活費就算了。我只想一直畫下去。」
「你也太瀟灑了。」
她眺望他背後一片沒有盡頭的樹林。他若換上古裝,就像是退隱江湖的大俠。闖蕩大江南北的大俠是古代的背包客,可是很少聽說他們因欠缺銀兩而要去打零工。
「你擔心我嗎?」他問。

「有一點。」
「擔心到不敢和我交往嗎?」他笑著試探。
「會啊!」
「真的嗎?」
「開玩笑的。」她趁機拉開話題,道:「你不是說要送我你的畫集嗎?書呢?」
「放心,我這次有帶來。」

他從背包裡取出一本像餐盤那樣大的精裝硬皮書,封面很奪目,是用水墨的方式畫出一棵像千手觀音的大樹。
她翻開書頁,裡面全以樹為主題,有的形態像人,有的挺拔茂盛,有的枯朽光秃,形態各異。唯一相同之處,就是他的生花妙筆叫她歎為觀止。
「你很喜歡畫樹嗎?」她問。

他點頭,「嚴格來說,我畫的不是大樹,而是老樹。」
「有分別嗎?」
「有呀!以前農林廳給老樹定下條件,胸高直徑一點五公尺以上,樹齡超過一百年,而且要是特殊或區域代表的樹種。」
「怎麼我沒聽過?」

「很可惜的是,由於精省作業,這個保護老樹計劃在八十七年時已告終。」
「連這個都知道,你真的很喜歡樹。」
「我喜歡老樹,遠超過動物。」
「可是沒有多少女生喜歡老樹,你不可能送一棵樹給人家!」
「誰說不可以?我教你就是了。」

他對她展現信心滿滿的笑容後買單,書讓他放回背包裡。兩人沿著餐廳門口的小碎石路走進樹林。
她已很久很久沒在樹林裡散步,在這裡聽不到一點車聲,也沒有人聲。她想起那些日本電視連續劇,女主角讓男主角帶進深山裡,看著鋪在地上的紅葉,以為等待自己的是浪漫的談情說愛,豈料卻是難以參透的殺意。
這個長相斯文卻喜歡畫樹,有點怪怪的男人,體內會否也窩藏一頭惡魔?

她一個人走著走著,發現他竟然不在身邊。回過頭來,才發現他神祕兮兮的從後追上,兩手收在後面,故意不讓她看到是甚麼。
「嘿!你這是甚麼?」她的腳步向後倒退,聽到運動鞋踏碎樹葉的沙沙碎聲。
「我有些東西想給你看。」他露出整齊得幾乎發亮的牙齒。
「我才不要!」她喊道。

「為什麼?」
「你手裡拿的是甚麼?」
「終於被你發現了。」他瞇起眼,笑臉變得有點奸詐,「是用來對付你的東西。」
她剛轉身準備逃跑時,他已一個箭步追了上來,擋住她的去路,而且還讓她看他手上的東西。

一片乾枯的落葉,上面已穿了幾個小孔,被他用食指和姆指夾著。
「你怕的就是這個?」他問。
她搖頭,也鬆了一口氣。

「拿來做書籤嗎?」
「你只想到書籤。為什麼不想遠一點的?」
「甚麼叫遠一點?」
「就像,嗯,和落葉相反的。」
「那是……」她覺得他的話有點高深莫測,「甚麼?」
「如果落葉是死,那反過來是甚麼?」他引導她去想。

「死的相反就是生,那是……」她心念一動,覺得自己應該猜中。「種樹嗎?」
「沒錯。我會和喜歡的女生一起去種樹,日後還可以看到那棵樹有多高,你說多有意思?」
一個喜歡樹的男人,很怪沒錯。懂不懂浪漫,還要拭目以待。不過,應該是個不錯的男人。

那天道別後,她開始評估這男人到底值不值得交往,他看來除了怪以外,沒有甚麼大毛病。怪不見得是缺點,她的教師生涯實在太平淡如水,來個怪咖也許可好好調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