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絕版無法訂購
妖瞳05:妖獵之翼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登上蘋果日報、金石堂暢銷排行榜之奇幻名家 圈羊人
【妖瞳】系列  迎接最終回以前、最魔幻驚奇之旅
跟著妖瞳--狩獵那心中不祥之邪!

一旦決定守護,就是一輩子的事
就算化成醜陋的妖怪
心,也不會改變

唉呀唉呀!
真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他真的不是戀童癖啊!
只是,可愛的夜漓不像人類,她所擁有的神祕力量,倒像是──
「貓。」

你確信已下定決心,想成為妖化型降魔師?
「你要殺了牠。」
「還有,生吃了牠。」
賭上人類的性命,只為妖化成翼魔。
那黑,是令眾妖異絕望如死神斗篷般的黑;
那翼,是充滿死亡威嚇如死神鐮刀般的利刃。
即使,看穿他的內心,化身成他最思念的人,也無法阻止他執行使命──
「殺光島上所有妖異。」

他渴望擁有力量,擁有可以降妖伏魔的力量。
為此,踏上化妖之途,絕.不.後.悔。

圈羊人

我是一名綁架文字的罪人,犯下重罪的我,
唯有用文字寫下一篇又一篇的精采故事來償還我的罪行。

楔子
第一章 征戰
第二章 妖獵之島
第三章 狩獵行動
第四章 化妖悲歌
第五章 墨晴的吻
第六章 愛的誓言
第七章 守護
第八章 迎向終曲

第一章征戰

景氣在經過幾年時間的蕭條後反轉直上。一夕之間,各行各業的工作機會像蝗蟲般湧現,新聞媒體、報章雜誌、路邊發放或者貼在電線桿上的傳單,到處都是缺工的消息。

慘淡了很久的房地產終於等到機會,圈地養地多時的大小建商開始積極的推案,房仲業的據點也如雨後春筍般四處林立。
精美的樣品屋旁,未來將興建大樓的基地被鐵皮圍了起來,目前整地工作已經完成,只要預售數字越過門檻,很快便會動土開始挖地基。

工地進去左邊的鐵皮前,三隻小貓害怕的縮在一起,神色驚恐的望著門護在牠們面前的母貓,以及和母貓對峙的兩隻野狗,顏色一白一黃,體型比起母貓都至少大了兩倍以上。
「汪汪!」白狗露出尖牙,對著母貓吠叫兩聲後發出嗚嗚的低吼。
黃狗往左邊移了兩步,虎視眈眈的盯著母貓以及牠身後的一窩小貓,低吼聲沒有停過。

這兩隻狗乾瘦如材,顯然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好好進食,面對眼前的饗宴,豈可能輕易放過。
母貓露出尖牙,發出威嚇的聲音,前腳往前虛空一抓,做出警告的動作……但顯然對餓壞的狗兒們發揮不了半點作用。

白狗往前踏了一步,母貓立刻將注意力放到白狗身上,跟著黃狗往前踏了一步,母貓又將視線拉回到黃狗身上。
一般來說,不管是力量還是體型,狗都遠勝於貓,雙方若是打了起來,貓可以說幾乎沒有獲勝的機會。
但誰規定貓遇上狗一定要打,逃不行嗎?論敏捷,貓兒要逃,狗兒可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光是面對爬樹和翻牆,狗兒就只能落入在底下吠叫的窘境。

擁有優勢又如何,母貓並沒有因此脫險,牠不是不跑,而是不能跑,牠若逃了,牠身後的小貓怎麼辦,眼前齜牙裂嘴的黃狗和白狗絕對會當場將毫無還擊之力的小貓撕成碎片,以祭久未進奉的五臟廟。
母貓的背弓得更低了,銳利的雙眼豎成一直線,為了保護牠身後的小貓們,已經做好以死拚搏的準備。

黃狗伸出右前腳試探母貓,母貓兇猛的揮舞爪子回應黃狗的挑釁舉動,白狗趁其不備,猛地撲向母貓身後的小貓。
「喵——」母貓一個轉身全力撲向白狗,整個身體掛在白狗身上,一陣瘋狂亂抓。
受傷的白狗發出痛苦的哀號,接著張嘴往後一咬。母貓的頸子被白狗的大嘴鉗住,發出一聲淒慘的叫聲後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白狗狼狽的舔拭自己身上的傷口,然後用斜眼瞥著倒在地上的母貓。母貓辛苦的想要從地上站起來,鮮血滴得地上都是,雙方的體型差距太大了,牠的攻擊雖然能讓對手受傷,但對手的攻擊卻能置牠於死地。
母貓一站來卻又立刻被撲倒,這次的對手換成了黃狗,黃狗的體型比白狗還要大,攻擊也比白狗暴虐,短短十秒鐘的纏鬥,母貓敗下陣來,全身是血的被黃狗踩在腳底下,而黃狗幾乎毫髮無傷。

看完一場好戲的白狗緩步來到黃狗身邊,兩隻狗互瞄一眼後不約而同的盯向縮在牆邊的三隻小貓。唾液瘋狂的分泌。
母貓虛弱的朝小貓們喵喵叫,眼神示意小貓們趕緊逃跑,但小貓們早已被嚇壞了,只能用驚恐的眼神回望母貓。
黃狗移開踩在母貓身上的腳,跨過母貓和白狗來到小貓們面前,口水從嘴裡滿到外面,滴得地上都是。

白狗張口準備要享用大餐,黃狗見狀立刻吠了一聲,嚇得白狗趕緊閉上嘴巴往後退了半步。即便是同伴,仍有尊卑強弱之分。
這次換黃狗張大了嘴,看準其中一隻小貓咬了過去,然而就在黃狗即將咬上小貓的一瞬間,不曉得哪裡飛來的石頭,不偏不倚的砸中黃狗的眼睛,力道之大竟讓石頭整顆塞進黃狗的眼窩裡,擠爆了應該奪眶而出的眼珠。

黃狗在地上來回打滾,鮮血濺得到處都是,表情看起來非常痛苦。白狗警戒的望著來人,眼神兇惡的恨不得將打擾牠們進食的兇手當場大卸八塊。
黃狗的哀號越來越小,最後停下,起身後強忍瞎眼的痛楚來到白狗身邊,和白狗一起朝著來人發出低吼。

「畜生就是畜生,這麼不受教。」魅依彎腰從地上撿起石塊。
以宸瞄了魅依一眼,從某個方面來看,狐狸不也是畜生?
當然,這話在心裡想想可以,說出來可是會鬧出人命的。
魅依拋接了幾次後驀地將石頭握進手心,一做出準備拋擲的動作時,黃狗和白狗立刻嚇得挾著尾巴逃跑,一溜煙的就不見了蹤影。

小貓們圍在受傷的母貓身邊,不斷的舔拭母貓身上的傷口,一見以宸走來,嚇得立刻紛紛走避。
以宸來到受傷的母貓身邊蹲下,準備要將牠抱起來時,魅依開口說話了:「你想做什麼?」

「那還用說,牠傷得這麼重,當然是帶牠到附近的動物醫院。」
貓可沒你想像中那麼脆弱,尤其是黑貓,這點小傷死不了的,更何況……」
以宸低頭望向母貓,瞧見剛剛走避的小貓們回到了母貓身邊,個個弓起身體,對著他發出威嚇的聲音。

他想了想,如果他真把母貓帶到醫院,那這些失去母貓的小貓又該怎麼辦?
「叫我不要多管閒事,自己剛剛還不是……啊——」
魅依一巴掌用力拍向以宸的腦袋,瞪了他一眼後別過頭去:「你不但多管閒事,還很多嘴。」

「……」以宸乖乖的閉上嘴巴。
魅依仰頭望著天空,剛剛她拯救的黑貓讓她想起了一個人——貌璃,那隻整天只會搔首弄姿,賴活了上百年的臭貓妖。

已經過好幾個月了,不曉得以晞找到她和聿玄沒有。
在她擔心貌璃和聿玄的同時,不免也為自己嘆了口氣,她也出來很久了,關於那傢伙的下落,至今仍無半點消息。

「真會躲呢!」魅依喃喃自語。
「什麼真會躲?」
「關你屁事。」魅依馬上回應。

※※※

「我說小漓,時間已經很晚,晚餐我們就出去外面吃,妳就不用麻煩了。」鐵鋒跟在夜漓身後,隨著她在廚房裡走來走去。

夜漓蹲在冰箱前,從冰箱裡翻出一根玉米,關上冰箱門後起身回到料理檯前,踩上鐵鋒特地為她找來的矮凳,好讓她方便在料理檯上處理食材,以及做菜。
每個禮拜做一次菜,這是鐵鋒和夜漓約好的,而今晚正是約定的時間,因此不管鐵鋒怎麼勸阻,夜漓都不肯妥協,因為她不曉得從哪裡知道了一句話:「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當然,她並不了解這句話的真正用意在哪,她只知道鐵鋒是男人,而且她不希望鐵鋒討厭她,所以她要抓住鐵鋒的胃,這一個禮拜做一次菜的要求還是她盧了鐵鋒很久鐵鋒才答應的,一個禮拜一次的機會,她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真的不用這麼辛苦,我們就……」

夜漓將玉米往砧板一放,握住菜刀往旁邊一掃。
「妳……妳加油。」鐵鋒額頭冒著冷汗,用手指輕輕在停在他鼻頭前的刀尖拿開,給了夜漓一個燦笑後趕緊溜出廚房。

這個撿來的妹妹話雖不多,但做事挺有效率的,一個動作就讓他乖乖的閉上嘴巴。
「哈啾!」鐵鋒坐在客廳沙發上打了個噴嚏,由於日夜溫差大,過敏的老毛病又犯了,鼻塞的感覺令他非常難受。

他瞄了廚房的方向一眼,夜漓今晚的心情似乎特別糟,而他就是造成夜漓心情不好的主要原因,因為他明天一早有任務要出。

聽白先生說這次任務的目的地是座島嶼,去的話最快也要四、五天才能回來。夜漓現在非常依賴他,偏偏此行他又不能將她帶在身邊,能說的他都說了,但夜漓就是不肯買帳。

雖然夜漓身上好像藏有一股神祕的力量,貌似可以保護她自己,但她終究是個小女孩,因此,不管夜漓怎麼盧他,他最後還是沒有答應。
廚房裡。夜漓正在煮玉米濃湯,水滾了之後立刻將玉米放進湯鍋裡、然後打蛋,最後加入太白粉。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