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幻想、現實、歷史

李潼膾炙人口的「噶瑪蘭第二部曲」《望天丘》
外星人送來一百三十年前的清朝少年,
娓娓道來漢人開蘭歷史的愛恨情仇。

宜蘭羅東運動公園的中心是一個火山造型的山丘,那是全公園的最高處,叫「望天丘」。

林梅堅信望天丘的真正用途絕對是給幽浮降落的,而當初設計這座公園的人,一定也和外星人脫不了關係。因為,她曾親眼目睹一切……

一架發光的幽浮緩緩降落在望天丘頂,帶走了林梅的同班同學方向,卻送來一位自稱陳穎川的少年。陳穎川身穿復古唐裝,蓄著麻花長辮,原是清代時期叭哩沙槍櫃城人氏,在一百三十年前被飛碟帶走,如今重返地球,恰巧被正在找尋方向的林梅發現,之後林梅便將陳穎川安置在家中。陳穎川住在林家的這段時間,每天講古,做「古早味,第一讚」的菜,具有相當大的親和力,他所接近的人都會深受影響,就連林梅離婚的父母也意外和好,而安靜的小鎮也因此熱鬧了起來。好景不長,陳穎川最後還是選擇搭乘幽浮離去,留下無窮餘韻,他還會回來嗎?而另一個順著飛碟光束緩緩下降的人,又是誰呢?

《望天丘》是李潼最受矚目的長篇小說,結合了幻想、現實與歷史。從幻想的視角,李潼設計了天罡星水晶人,增加故事的趣味性。從現實的角度,由林梅一家的主線探討到現代婚姻的難題、外籍幫傭、僵化的教育制度等。從歷史的角度,陳穎川參與過北管福祿派與西皮派樂工械鬥、加入過陳輝在蘇澳擊退法軍的戰役、聽說過林李陳三姓因為婚事和賭債引起的械鬥,也參加羅東大年夜大雪卻遭火劫的搶救行動。從陳穎川的述說中,漢人開蘭歷史的愛恨情仇歷歷在目,企圖帶出族群融合的重要性。精采的故事遊走多次元空間,感受歷史的情境與氛圍,是一本可以多重角度閱讀的好作品。

李潼(1953—2004)

少年小說作家。原名賴西安。出生花蓮,定居宜蘭縣羅東鎮。年輕時在校園民歌時代勤於歌詞創作,以〈廟會〉、〈月琴〉、〈散場電影〉最為膾炙人口。同時開始從事兒童文學創作,以《天鷹翱翔》、《順風耳的新香爐》、《再見天人菊》三部作品,連續獲得洪建全兒童文學創作獎少年小說首獎。1990年以《博士、布都與我》獲得第十五屆國家文藝獎。

李潼致力為少年小說創作,也嘗試各種文體的寫作,重要作品尚有:《少年噶瑪蘭》、《蔚藍的太平洋日記》、《瑞穗的靜夜》、《夏日鷺鷥林》、《望天丘》、《藍天燈塔》等。評論有《少年小說創作坊——李潼答客問》。作品的質與量為台灣兒童文學作家中罕見。

好書大家讀」推薦的話:蕭蕭(作家、文學評論家)

這是李潼「噶瑪蘭第二部曲」的小說,結合了幻想、現實與歷史,時而雜糅,時而分道,具有相當大的懷鄉情與企圖心。《望天丘》以今之古人陳穎川搭乘飛碟回返地球,訴說過去北管福祿派與西皮派樂工械鬥的緣由為主線,企圖帶出族群融合的重要性。以一個一百三十年前的人物回來說有頭有尾的故事,做「古早味,第一讚」的菜,具有相當大的親和力、說服力,因而造成他所接近的人物都會深受影響。如何讓這樣的古人迴返人間,李潼設計了天罡星水晶人,增加故事的趣味性,不過,也可能削弱了認同感(他所最為在意的懷鄉情);同時,李潼又讓水晶人以「腹語心音」的方式發聲,顯示李潼懷鄉情的急切心,以水晶人為面具的說教用意,昭然若揭。就小說而言,應該讓「腹語心音」與梅有所互動,成為小說的一部份,而不是「旁白」的作用。最後,陳穎川搭乘幽浮離去,留下餘韻無窮,這樣的老成少年人何時又會回來,再觸動宜蘭人的心弦?引發讀者想像,興味無窮的少年小說。

兒童文學作家傅林統校長推薦

自由如意的穿梭於「時光隧道」,也具備「神眼通」,能看見過往的歷史情境,目睹現今的一切景色--這已不是神仙或巫婆家族的專利,而是每個喜愛想像、懂得思考的大人、小孩都可以享受的樂趣。《望天丘》正是引導你走上「時光隧道」,以神通慧眼一窺奇妙的史蹟和地球人生態的最佳指引書。

前臺東兒文所所長張子樟教授推薦

李潼的歷史小說,可以一本一本去細讀,也可以串連式的精讀,不管寫實或幻想,都有其可讀之處,其中的樂趣全由讀者去尋找、去領悟。這是一本依據幻想結合現實的敘述模式寫成的好作品,是一本可以多重角度閱讀的作品。

一、

我在一九七○年代參與台灣校園民歌創作,結識一位才華洋溢的詞、曲創作及演唱皆出色的夥伴蘇來。在我們合作〈月琴〉這首迄今仍傳唱的歌曲之前,我對他創作的〈浮雲遊子〉以及譜自鄭愁予詩作的〈偈〉,早已耳目開啟,深感動聽和動心。

浮雲的遊子情懷,貫串到〈偈〉的「不再流浪了,我不願做空間的歌者,寧願是時間的石人,然而,我又是宇宙的遊子……」,在高曠音域的唱誦中對生命寄旅的古往今來,對時間長河的遠年當下,也漸次唱出了發想,逐層念出了感悟。

果是這般:人的身軀,人的心靈,總是移動遊蕩;從這裡到那邊,自此堤到彼岸,穿過這境地登臨那界域,我們以時光歲月為無形載具,真教世間遊子人人是。

二、

《望天丘》是噶瑪蘭三部曲的第二部,也就是以漢人移民為主軸的愛恨情仇。

第一部則是平埔族噶瑪蘭人悲歡離合的《少年噶瑪蘭》。它們的題旨底蘊,其實都是遊子二字;它們所訴說的情懷,無非是時空遊走中的當下把握及遺憾種種。

我以《少年噶瑪蘭》迎接自己的四十歲;當時早已構思成第二部的《望天丘》及第三部以百年泰雅族滄桑歌謠的《南澳公主》雛形。沒想到仍以《望天丘》讓自己站上半百年歲的山頭;足足已過十年。

啊,仍以遊子情懷為題旨底蘊的《南澳公主》,難道也得在我六十歲問世嗎?

三、

我理解的遊子情懷,並沒太多浪漫,反倒隨伴歲月增長(或消逝),遊子的認知更明晰,情懷中更多的是疼惜、不捨、寬諒與當下的把握。

年輕時曾隨海軍艦艇服役澎湖測天島。那裡的碼頭,因低矮稀疏的木麻黃叢和四時不歇的疾風,不免荒寂平凡。可因誰人為它取了測天的島名,它的境界從此不凡;只要稍具想像、薄具生命美感的人,都會從測天兩字,讓荒寂讀出遼廣無際,將涼漠釋出獨在無拘,讓自己在海天之間,演繹出節奏分明的生命步履。

讀過一首名為〈天問〉的詩作,作者姓名已佚失,出處亦遺忘,詩句也早模糊。卻隱約仍記得它以文字朗誦的腔調和詩文情調:一種坦然磊落和勤懇多情的風格,對蒼穹的仰天大問。

四、

二○○○年整年心思,多半放在《望天丘》的長篇寫作。撰稿期間,聽得最多的曲樂,是風潮楊錦聰創作的〈遇見天空〉。

有著進行曲曲式的〈遇見天空〉,展示了乍見一方天光的驚喜,在不見已久的茫然,又重新發現的一抹靈光,展望了寬敞無垠的可讀、可感和可以暢快對話。

在〈遇見天空〉悠揚陪伴,《望天丘》的遊子情懷亦舒展得順利。篇幅一再擴增,超過十四萬字仍可再寫下去,連載發表的國語日報少年版都換過兩位主編,《望天丘》卻仍望之不盡。

一如噶瑪蘭三部曲的《少年噶瑪蘭》附錄未完的尾聲記事,《望天丘》仍可無限伸展的結局,我同樣以「餘音——望天丘迴旋曲」摘要條列。

餘音拾遺完成後,我信手在紙上寫了一句話:蒼穹無字,所以忘天以浮雲為頁,翻看不盡。扶助天下遊子當下把握,身心皆輕安。

遊子(自序)

第一章 來自雲天深處的召換

第二章 流落故鄉的今古人

第三章 南方澳海灣一艘擱淺黃金船

第四章 現實問題難過腦筋急轉彎

第五章 入鄉問俗入港隨灣才能安身心

第六章 《二十世紀最後的夏天》開麥拉

第七章 風雨海天間的茫茫大問

第八章 誰家來的超時空宇宙游子

第九章 二八少年萬物皆獻媚

第十章 大年雪夜火燒羅東城

第十一章 人若不同心遠如天外星辰

第十二章 東西方交響樂以戰火煙硝襯底

第十三章 魂魄往來無去也無回

第十四章 浮光掠影為有情感能定格

餘音—望天丘迴旋曲

到望天丘迎送陳穎川 ⊙傅林統

「故」事「新」編——讀《望天丘》的一個角度⊙張子樟

第二章 流落故鄉的今古人

那是兩個月前,二○○○年六月廿七日,也是細雨紛飛的羅東夜,十點二十三分。

梅在羅東運動公園,親眼看見一架銅鑼小幽浮就要降落,那樣圓團團覆蓋在望天丘頂。

另一群來路不明的飛行物,停在園外西北方萬長春水壩半空;超級大幽浮居中,三架中幽浮在後守衛,兩架小幽浮在前,排成很有威力又好看的箭頭陣勢。

它們監視著小幽浮降落望天丘,像一組七件擦拭得晶亮的鍋蓋、瓷碟或銅鑼,在天星閃爍的夜幕櫥窗展示。

微雨還在飄落,那些天星怎麼出現的?不明飛行物停住的半空,雲層向八方翻滾湧動,在夜空掀開了一扇圓形天窗。

它們嘶嘶嘶地低鳴,比夏蟬鳴唱聲弱,比電線桿頂的變壓器響亮,聲響綿密不斷,又像吸塵器。梅全身寒毛豎起,脖頸和兩頰的雞皮疙瘩繃得發癢,再聽見公園內五、六頭流浪狗奔竄狂吠,成群逃得老遠,她兩臂的雞皮疙瘩「唰」地也起來了。

梅沒逃,竟高舉雨傘。

眼前的景象,太龐大、太逼真也太科幻,就像史蒂芬史匹柏導演的科幻電影或電動恐龍現形,讓人在暗漆漆的戲院受到震撼,只能不斷告訴自己:「是假的!這是聰明人變出來的把戲,電源關閉,就會消失!」

梅使勁按壓雨傘彈簧扣,一按再按,彷彿這麼按壓,便能喀嚓按掉這群不明飛行物。她換將傘尖對準降落望天丘頂的銅鑼幽浮,按電視選台器那樣一按再按,讓它倏地消失不見。

她想到背包裡的錫杯和手電筒,想它們總該有些用處。平日背著它們到處走,很少派上用場,這時,還是不知怎麼用;沒事砸錫杯去試驗它們,或舉手電筒照射它們,恐怕都不合適吧?

梅在望天丘底的仙丹花叢蹲下,悄悄又完美地將黑雨傘撐成防衛幕。雨停了,西北方那朵亮白的濃雲不見,夜空格外澄淨,彎月和天星都出來了。

棒球場和田徑場那頭的燈光忽然熄滅,梅看了一眼手錶:十點二十三分。

幽浮降落羅東運動公園

不久前的春假,畢業班旅行,路過中正機場,在航空博物館看到的正是「幽浮特展」。當時閒閒看著奇形怪狀的幽浮,那些模糊照片裡的不明飛行物,有紡錘狀、回力鏢型、鋼筆型,也有現在這款兩只銅鑼合蓋起來的普及型。當時只有的沒的瞄著,瞄得半信半疑,想不出自己會親眼看見的可能,當然不會有這種和飛碟們約定似的期待。

即將降落的銅鑼幽浮,腹肚中心射出一道水銀光束,光束照在望天丘角另一頭,順延高陡木棧階梯移動上來。

這陣掃射過後,它從亮黃的圓邊又射出六道黃色光柱,在蘭陽泉、烏龜涼亭和大蚌水池左右交叉探照,地氈式搜索。

梅蹲在雨傘後瞄著,她深吸一口大氣,像吸取她在地球的最後一口氣,一口飽含青草香的空氣。中央軸道路燈和籃球場水銀燈也熄了,她想起幾年前看過的電影《侏羅紀公園》,那幾個被恐龍抓到的倒楣人,就因為沉不住氣地亂衝亂闖,才會被發現、被捕抓、被折磨得半死。

方向真有來望天丘騎腳踏車?

要是他真在丘頂的窪谷,怎沒即時衝出來?方向是很機警的人,《侏羅紀公園》兩人同去看的,他也會想到不能亂跑亂逃吧?他該不會笨得那款吧?

發光銅鑼小幽浮移到望天丘正中央,收回交叉搜尋的黃色探照燈。它肚臍那道水銀光,變成五樓高的圓筒光柱,直直抵住窪谷鐵柵圓蓋。它沉一下,浮上來,又快速沉下去。

梅看見窪谷翻湧出水霧,像乾冰的流煙溢過丘頂圓環步道,再伏貼草坡傾瀉下來。梅回看園外的客家城,三山國王廟廟頂的紅燈閃了一下,像總開關一般滅了,附近住家的燈也熄了。

不知溢出丘頂的水霧流煙是冷是熱。望天丘頂像個沸騰的大鍋,飄飄裊裊的水煙,直到銅鑼小幽浮像鍋蓋將它滿滿覆蓋住,水煙還從丘頂隙縫溢出。怪的是,嘶嘶嘶的低鳴裡,隱約還有人的笑聲,沒錯,是有人開懷的狂笑!

梅一頭迷糊地胡思亂想:

誰把這花叢取這麼怪的名字,仙丹?躲蹲在一大叢「仙丹」旁看幽浮,會不會有忽然成仙的下場?

羅東運動公園的設計,本來就很奇特,特殊得很怪異,特別是這座望天丘。原來,它真正的用途是要給幽浮降落;當初設計這座公園的那些人,一定和外星人脫不了關係。要是邀簡秀秀一齊來,憑她愛出主義又膽大的習慣,情況會好些?還是更糟?不管怎樣,兩人總可以壯膽吧!

方向想耍酷,常來望天丘窪谷騎車耍特技,摔得鼻青臉腫,一來再來,他幹麼又打電話通知。梅自己為什麼在雨夜趕來?

丘頂窪谷裡的陣陣狂笑,越聽越像方向的笑聲。

2003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