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庫存:2
紅寶石:時空戀人Ⅰ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誰都不能相信,包括自己。
誰都可以愛,除了你……

全系列暢銷突破100萬冊!蟬聯《明鏡週刊》小說排行榜超過90週!
改編拍成電影,預計2013年3月上映!

時光的那一邊,是陰謀,是未知數,是窮凶極惡的命運。
時光的這一邊,是你和我,是我們流轉好幾百年的愛情……

關德琳毫無選擇,就這樣踏入那個華麗又黑暗的世界。

幾百年來,家族的血液裡都帶著時空旅行的基因,每隔幾代就會出一個時空旅人,秘笈裡明確記載:十二個數字,十二名時空旅人,十二顆寶石。唯有將歷史上的十二人匯集成寶石圈,才能揭開秘密。秘密是什麼?還沒人知道,但這個秘密肯定帶有毀滅性的力量。

現在,他們證實她是「紅寶石」,是寶石圈的最後一人,他們要關德琳跟第十一名時空旅人「鑽石」一起穿梭時空,回到過去召集其他十人結合成寶石圈。關德琳一頭霧水,但當她看到「鑽石」的時候,她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是他

幾天以前,她曾經穿梭回到古老的英國,遇見正在打情罵俏的一男一女。關德琳為這個男子深深著迷,就在她想再多看他一眼的時候,卻發現那個女的擁有和她一模一樣的容貌……關德琳當時驚駭不已,沒想到如今眼前的夥伴,竟然就是當時一見傾心的男子。但此時的他卻冷漠地說:「我叫吉迪恩,放心,妳絕對不是我的菜。

然而當他們踏上這場時空之旅,眼前所見的「歷史」卻讓兩人陷入迷亂:他們似乎曾經相愛?他們早就背叛了寶石圈?所謂的過去,為什麼跟現在他們所想的、所要的背道而馳?也許最危險的,是關德琳和吉迪恩根本不知道在不遠的未來,他們將幹出什麼讓他們無法置信的事……

克絲汀.吉兒 Kerstin Gier

德國最炙手可熱的暢銷天后。
一九六六年生,教育學學士,但大學所學並沒能讓吉兒在職場一展長才,於是一九九五年起,她開始提筆創作。第一部作品《男人和其他災難》就讓她一舉成名,不僅廣受讀者歡迎,還被改編拍成電影。而後續推出的《十三封自殺告別信》、《異性相脫衣》等書也在暢銷排行榜上贏得亮眼的成績,二○○五年吉兒更榮獲德國愛情小說作家聯盟所頒發的「德國愛情小說獎」。

《紅寶石》是吉兒的第一部奇幻小說,別出心裁的故事設定、高潮迭起的劇情發展以及細膩生動的角色刻畫,完全擄獲了青少年和成人讀者的心,在德國掀起一陣時空戀人「穿越」熱潮!而在無數書迷的殷切期待下,吉兒又推出續集《藍寶石》和《綠寶石》,果然每一本都十分叫好又叫座!
目前她與先生、兒子和貓,居住在德國貝爾吉施格拉德巴赫附近。

譯者介紹
賴雅靜


政大中文研究所畢業,旅居德國十年,期間曾為《中國時報》撰文介紹德語區出版動態,並擔任兩家德國出版社中文版特約編輯。從事的工作種類不少,但多和書籍相關。現居新北市小鎮,專事翻譯,譯有《夢書之城》、《阿爾漢布拉宮》等青少年文學、成人書籍及童書上百冊。

一旦翻開這本精緻的書,你就再也捨不得將它闔上了!超級浪漫、俏皮,還有──謝天謝地,這只是動人的時空戀人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德文漫畫月刊《Daisuki》

如果有哪本小說跟巧克力瑪芬蛋糕同樣鬆軟、香甜,令人垂涎欲滴,那就非德國暢銷小說作家克絲汀.吉兒的新作《紅寶石》莫屬了……揉合懸疑驚悚、科幻與浪漫愛情小說等各種元素,烘焙成令人胃口大開的極品,即使十八歲以上的女性讀者也難以抗拒一口氣讀完的衝動!——奧格斯堡匯報

足可媲美《暮光之城》,但本書所提供的遠遠超過單純的愛情故事,320頁讓人忍不住一口氣看完!——威斯特法倫日報

吉兒筆下的浪漫故事給我們一個絕佳的機會去探索過去的時尚,這本引人入勝的著作會讓你超想學德文,因為這樣就不用等到下一集譯本出版了!──Channel One.com

《紅寶石》絕對會讓人上癮!這都要感謝關德琳這個智力平凡、相貌中等而又缺乏自信的女孩?不是不是——該感謝吉迪恩這個有著一頭黑色鬈髮,即使穿著牛仔褲也帥氣無比,而且劍術精湛的男孩?不是不是!這全都要感謝克絲汀.吉兒這位已經為成年女性撰寫過許多精采作品的暢銷書作家⋯⋯吉兒小姐,請快點寫出更多作品吧!——巴登新新聞

你會迫切想知道故事的後續發展。克絲汀.吉兒這本為青少年撰寫的小說以幽默的手法演繹一則巧妙又驚險的奇幻故事。當然,愛神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巴伐利亞信使報
「妳看起來真的完蛋了。」下課時,蕾絲莉在校園裡對我這麼說。
「我自己也覺得很慘。」

蕾絲莉輕輕拍著我的手臂:「不過妳的黑眼圈還挺適合妳的,」她努力想逗我開心:「在黑眼圈的襯托下,妳的眼珠顯得更藍了。」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蕾絲莉就是這麼貼心。我們坐在環繞著栗樹的長凳上低聲交談,因為辛西雅‧戴爾和她一個死黨就坐在我們後頭,旁邊則是戈登‧唐老鴨兼低音熊傑德曼和別班的兩個男生口沫橫飛地大談足球,我可不希望我們的談話內容被他們聽見,他們早就認為我是個怪胎了。

「啊,關,妳該跟妳媽談的。」
「這句話妳講了至少有五十遍了。」
「沒錯,因為本來就是這樣。我真搞不懂,妳怎麼還沒講?」
「因為我……欸,坦白說,我自己也不懂,也許因為我一直還抱著一絲希望,希望事情不會再發生。」

「光是昨晚的驚險遭遇——以後還不曉得會出什麼事呢!相信妳姨婆的預言吧,那個預言的意思,不過就是妳遇到大危險了。時鐘表示時光旅行,高高的塔表示危險,至於那隻鳥……啊,妳不該將牠喚醒的!也許之後真正的危險才開始。這些今天下午我都會徹底研究研究——烏鴉、藍寶石、塔、花椒——我在網路上找到了一個專門研究超自然現象的網頁,資訊超豐富的。另外我還找到了一大堆關於時光旅行的書外加影片,『回到外來』第一到第三集,也許這可以讓我們多知道點什麼……」

我無限懷念地想起,跟蕾絲莉窩在沙發上看DVD的時光。有時我們還會關掉聲音,自己替影片配音——用自己掰的對白。

「妳又暈眩了嗎?」
我搖搖頭。現在我終於能體會,可憐的夏綠蒂這幾個星期來的感受了。那些一再重複的問題真的會把人逼瘋,更可怕的是,這段時間我自己也不斷留意自己的身體反應,等待暈眩感再次出現。
「要是能知道什麼時候會再發生就好了,」蕾絲莉說:「我覺得很不公平,一直以來大家都在替夏綠蒂做準備,而妳卻得撲通跳進冰水裡。」

「我也不知道,換成是夏綠蒂昨天晚上被那個睡在內嵌櫃裡的男人追逐,她會怎麼做。」我說:「遇到這種情況,我不相信她的舞蹈課和劍術課幫得了忙;何況當時根本沒有馬可以讓她騎著逃開。」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因為我在想像夏綠蒂為了逃開火爆的沃爾特,從櫃子裡衝出來滿屋亂跑的狼狽相。也許她會從客廳牆上抽出一把劍,對那些僕人大開殺戒吧。

「啊,妳這笨蛋,她根本不會遇到這樣的事,因為她可以及時用時光儀轉移到一個平安無事、不會傷害到她的地方!妳自己呀,卻寧可賭上自己的性命,也不願意跟妳家人說,他們教錯人了。」
「說不定這一段時間裡夏綠蒂也經歷過時光跳躍,那那些人就能如願了。」

蕾絲莉嘆了一口氣,開始翻起她擱在大腿上的一堆紙張。她幫我整理出一堆檔案,裡頭有許多有用,或者也可能不太有用的資料,比如把各種古董車的照片列印出來,旁邊還寫上它們的製作時間。根據這份資料,我在第一次時光跳躍時看到的古董車,是一九○六年出產的。

「開膛手傑克是在東區作案的,時間是一八八八年,蠢的是一直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有嫌疑的人一大堆,什麼樣的人都有,但就是無法證明。所以,萬一妳不小心到了東區,要小心一八八八年每個男人都可能是危險人物。倫敦大火發生在一六六六年,瘟疫幾乎一直都有,不過在一三四八、一五二八和一六六四年最嚴重。

另外還有: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倫敦大轟炸,是從一九四○年開始的,整個倫敦成了一片廢墟,妳得確認,妳們家是不是安然無恙;如果是,那麼在那裡妳就沒有危險。萬一不行,聖保羅大教堂也不錯,因為那裡雖然也遭到轟炸,卻奇蹟似的沒有毀損,也許可以躲到那裡去。」
「聽起來好像都很危險。」我說。
「是呀,在我想像中本來應該非常浪漫的。妳知道嗎,我心想,夏綠蒂可以在那裡親身體驗她自己的歷史電影,在晚宴上跟達西先生共舞,和蘇格蘭高地的性感男人共譜戀曲,還有警告安‧博林千萬別跟亨利八世結婚等等之類的。」
「安‧博林,是被砍頭的那個嗎?」

蕾絲莉點點頭:「有一部娜塔莉‧波曼主演的片子很棒,我可以借DVD……關,答應我,今天一定要告訴妳媽。」
「我答應妳,今天晚上我一定會。」
「夏綠蒂在哪裡?」辛西雅‧戴爾從樹幹後方探頭出來:「我想抄她的莎士比亞作業。嗯,我是說,我想得到一點靈感。」
「夏綠蒂病了。」我說。
「她怎麼了?」
「欸……」
「拉肚子,」蕾絲莉馬上接口:「她拉肚子很嚴重,一直都坐在馬桶上。」

「哦,好噁,妳就別講得那麼詳細了。」辛西雅問:「我可以看看妳們的作業嗎?」
蕾絲莉說:「我們也還沒寫完,我們想先看過『莎翁情史』再寫。」
「妳可以看我的,」戈登‧傑德曼的男低音突然插嘴,頭也從樹幹另一側探了出來:「百分百抄自維基百科。」
「那我還不如自己上維基百科。」辛西雅說。
上課鐘響。

「兩小時的英文課,」戈登哀號:「這是對每個男人的懲罰,不過辛西雅只要想到她的迷人王子,就開始流口水了。」
「閉上你的狗嘴,戈登!」
 偏偏大家都知道,戈登的嘴永遠不會閉上。「我根本搞不懂,為什麼妳們女生都覺得懷特曼先生那麼棒,他根本就是同性戀嘛。」

「你胡說!」辛西雅氣得起身。
「還有,雖然他是同性戀……」戈登跟在辛西雅屁股後頭走向門口,八成要一路跟隨辛西雅到三樓,不斷糾纏她。他那個人可以連一口氣都不用停,嘩啦嘩啦地說話。
蕾絲莉翻了個白眼,說:「走!」她把手伸向我,把我從椅子上拉起來。「準備去見迷人的小松鼠王子吧!」

在三樓的樓梯上我們趕上了辛西雅和戈登,兩人還在為懷特曼老師爭執不休。
戈登說:「瞧他戴的可笑圖章戒指,只有同性戀才戴。」
「我外公也一直戴著圖章戒指。」雖然我不想蹚渾水,卻還是忍不住反駁。
「那妳外公也是同性戀。」戈登說。
辛西雅反擊:「你不過是嫉妒罷了。」
「我?嫉妒?嫉妒那個膽小鬼?」
「沒錯,嫉妒。因為懷特曼老師是世界上最帥、最man、最聰明的異性戀男人,而你呢?站在他身邊就像個弱雞笨小男孩。」

「多謝妳的誇獎。」懷特曼老師說。不知何時他已經來到我們背後,腋下夾著一疊紙,看起來就跟平常一樣帥得要命(雖然有一滴滴像小松鼠)。
辛西雅的臉紅得不能再紅,連我都開始同情她了。

戈登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
「至於你呢?親愛的戈登,你最好找時間好好研究一下圖章戒指和戴圖章戒指的人。」懷特曼老師說:「下週前我很期待可以看到你針對這個題目寫的小研究。」
這下連戈登的臉也脹紅了。但他不像辛西雅,他還說得出話來:「是為了英文課還是歷史課?」
「我希望你可以著重它的歷史觀點,不過你可以自由決定。嗯,這樣吧,最晚下星期一交,五頁?」懷特曼老師打開教室門,朝我們露出燦爛的笑容,說:「請進!」
戈登一邊往自己的座位走,一邊唸著:「我恨他。」
蕾絲莉拍拍他肩膀安慰他:「我想,這是雙方的事。」

「各位,請告訴我,剛才只是我在作夢。」辛西雅說。
「剛才只是妳在作夢。」我乖乖照辦,說:「妳說懷特曼老師是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這些話他連一個字都沒聽到。」

辛西雅哀嘆了一聲,一屁股坐到她的座位上:「地板呀地板,請裂開,把我吞下去吧!」
我也回到我在蕾絲莉旁邊的座位。「這個可憐蟲臉還是紅得像番茄。」
「嗯,而我猜呢,一直到畢業了她都會是個紅番茄。老天,剛才實在太尷尬了。」

「這下子,說不定懷特曼老師會給她比較高的分數?」
懷特曼老師瞧了瞧夏綠蒂的座位,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懷特曼老師,夏綠蒂病了。」我說:「不曉得我姨媽有沒有打電話通知秘書處……」
「她拉肚子了。」辛西雅細細的嗓音說。顯然她迫切想拉別人下水,免得自己一人出糗。

「夏綠蒂請假了,」懷特曼老師說:「她可能有幾天沒辦法來上課,要等到所有事情……正常化以後。」說完,他轉過身,用粉筆在黑板上寫下十四行詩四個字。
「有人知道,莎士比亞總共寫了多少首十四行詩嗎?」
「他說的正常化是什麼意思?」我低聲問蕾絲莉。
「總之,我不覺得他講的是夏綠蒂拉肚子。」蕾絲莉低聲回答。
我也不覺得。

「妳有沒有仔細看過他的圖章戒指?」蕾絲莉低聲問。
「沒有。妳呢?」
「他的戒指上有一顆星星,一顆十二芒星!」
「那又怎樣?」
「十二芒,就跟時鐘一樣。」
「時鐘哪裡有什麼芒不芒的?」

蕾絲莉對我翻了翻白眼:「妳腦筋不靈光啦?十二!時鐘!時間!時光旅行!我跟妳打賭……關?」
「糟糕!」我的胃又開始上上下下翻騰了。
蕾絲莉驚駭地望著我:「哦,不會吧?」
我也同樣驚駭,我最不想要的,就是在全班同學面前人間蒸發。我趕緊起身,手壓著胃部,搖搖晃晃地走向教室門口。

「我想,我快吐了。」我向懷特曼老師報告,但沒有等他回答,就逕自把門打開,衝到走廊上。
「也許有人跟她過去比較好,」我還聽到懷特曼老師說:「蕾絲莉,妳去好嗎?」
蕾絲莉快步趕過來,碰地將教室門關上。「好,快點!進去廁所,那裡不會有人看到我們。關?關妮?」

蕾絲莉的臉龐在我眼前變得模糊,她的聲音聽起來也像來自遠方,接著她整個人就消失不見,只剩我獨自一人站在貼著描金壁紙的華麗走廊上,腳下也不再是耐磨的石灰華板,而是擦得晶亮、漂亮的鑲木地板,表層還點綴著鑲嵌細工。此刻要不是夜晚就是傍晚了,但牆上燭架與燃燒的蠟燭光輝閃爍,繪著彩圖的天花板上垂吊著水晶燈,燈上同樣插著一支支明亮的蠟燭,整個環境都沐浴在柔和的金黃色光裡。

我的第一個念頭是:太棒了,幸好我沒摔倒。第二個念頭則是:在我還沒被人發現之前,我可以躲到哪裡去?
因為我並不是一個人在這棟建築裡的,樓下傳來了音樂、小提琴聲還有嘈雜的人聲。
人聲鼎沸。

我所熟悉的聖倫諾克斯中學三樓的走廊已經快讓我認不出來了,我試著在腦海裡回想這裡的空間配置。在我後方的那扇門是通往我們教室的,對面考恩特老師正在上六年級的地理課,旁邊則是器材室。如果我躲到那裡,至少在我跳回現代時不會被人看見。

但話說回來,器材室往往鎖著,躲在那裡也許不是好辦法。萬一我跳回鎖起來的房間,那我就得想出穩當的說法,解釋我是怎麼進去的。

如果我躲到其他房間裡,在我跳回去時,就會在許多學生和一名教師眼前平空現形。到時想找到合理的說法,恐怕就更難上加難了。

也許我該留在這座走廊上,祈求這次跳躍不會維持太久。頭兩次時光跳躍時,我也不過都離開了幾分鐘而已。

我身體靠在織錦壁紙上,無限期待地等候暈眩的感覺出現。下頭嘈雜的人聲和笑聲開始往上走,我聽到玻璃杯叮噹響,接著小提琴聲再度響起;聽起來下頭似乎有好多人在作樂,說不定詹姆士也在場呢,畢竟他也曾住過這裡。我開始想像他活生生地,就在下頭某處,隨著小提琴的音樂起舞。

真可惜我遇不到他,但就算遇到了,聽到我告訴他,我們是怎麼相識的,他大概也……我是說,告訴他,未來在他死了很久很久以後,我們將會相識。

如果我知道他是怎麼死的,說不定就可以向他提出警告。嗨,詹姆士,七月十五日你會在公園巷被磚塊擊中頭部,那一天你最好待在家裡。遺憾的是,詹姆士並不知道自己的死因,他甚至連自己已經死了——欸,應該說是未來即將死亡?或者該說是將會已經死亡?都不知道。
時光旅行這種事,你想得越久,它就顯得越複雜。

樓梯上傳來了腳步聲,有人正在往上跑。哦,不只,是兩個人。糟糕,難道我就不能不受干擾地在這裡站上幾分鐘嗎?現在該躲去哪裡?我決定跑去在我的時代當作六年級教室的對面房間。門把卡卡地,花了幾秒鐘我才發現,把手必須往上扳,不是往下。

當我躲進這個房間裡時,腳步聲已經非常逼近了。這裡,燃燒的蠟燭也插在牆上的燭架上。聽任這些蠟燭在無人照管的情況下燃燒,實在太不小心了!在我們家,晚上我如果忘了把縫紉間替茶保溫的蠟燭吹熄,就會挨罵。

我想找個可以藏身的地方,偏偏這個房間家具很少,除了一把有著金色曲腳、沙發模樣的東西、一張書桌、幾把有坐墊的椅子之外,如果你體型比一隻老鼠還大,這裡就沒什麼可以讓你躲到後面的東西。看來我別無選擇,只好躲到長及地面的金色窗簾後方了。這不是什麼絕佳的藏身處,不過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人在搜查我。

外頭走廊上傳來了說話聲。
「妳要去哪裡?」一個男子的聲音問,聽起來似乎很生氣。
「哪裡都行,只要可以離開你!」另一個聲音說。那是個女孩子的聲音,說得清楚些,是哭泣的女子聲。另我大驚的是,女孩哪裡不去,偏偏衝進了我躲藏的房間,而男子也緊跟在後。透過窗簾,我可以看到她跳動閃爍的身影。

樓上有這麼多房間,他們為什麼偏偏選中我這一間。
「別管我。」女孩的聲音說。
「我不能不管妳,」男子說:「每次只要我留妳一個人,妳就會做些魯莽的事。」
「走開!」女孩說。
「不,我不會走開的。聽好,發生了那件事,我真的很抱歉,我實在不該讓那種事情發生的。」
「可是你已經這麼做了!因為你眼裡只有她!」
男子低聲笑了笑,說:「妳嫉妒了?」
「你很開心嗎?」

這下可好!一對吵架的小情侶,看來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我只能呆呆躲在窗簾後頭,直到我跳回自己的時代,突然現身在考恩特老師的課堂上,站在窗台前。也許我可以跟考恩特老師說,我參加了某個物理實驗;要不就說我其實一直在那裡,只是他們沒有人發現而已。
「伯爵會問,我們到底到哪裡去了。」男子聲說。

「你那個伯爵,他大可派他那個外凡西尼亞的知音來找呀。他哪裡是什麼伯爵,他的頭銜是假的,假得就跟那個臉頰緋紅的……她叫什麼來著?」說話時,女孩子氣得鼻子猛噴氣。

不曉得什麼讓我感到非常熟悉,萬分熟悉。我小心翼翼地從窗簾後頭探頭窺視,這兩人就站在門前,我可以看到他們的側臉。女孩果真是個女孩,身上穿著暗藍色絲緞做成的華麗衣裳,上頭繡有織錦;她的裙子很寬,穿著這種裙子,想通過一般的門可不容易呢。她的髮色雪白,頭髮在她頭頂上堆成了一座奇怪的山,再從那裡變成鬈髮墜落在她的肩頭上,這絕對是假髮。男子同樣一頭白髮,在後頸處用帶子束起來。雖然兩人都有著老人的髮色,外表卻都很年輕,而且還很漂亮,尤其是男子。其實他更像個青少年,大約十八、九歲,長得帥斃了。我不得不說,他的側面簡直是完美男子的典範,讓我百看不膩。我身體忍不住探得更遠,幅度已經大得超過安全界線了。

「我已經忘了她叫什麼名字了。」男子臉上依然帶著笑。
「你騙人!」
「喇科吉的行為不是伯爵的錯,」這次,男子神情嚴肅,說:「但他一定會處罰他的。妳不需要喜歡伯爵,妳只需要尊敬他。」

女孩又不屑地從鼻孔裡噴氣,這一次我又湧起了一股奇怪的熟悉感。「我什麼都不需要。」說完,她倏地轉身面向窗口;也就是說,她把身體轉向我。我正想躲回窗簾後頭,動作卻瞬間頓住了。
不可能!

這個女孩的相貌就是我的相貌,我望著我自己嚇了一跳的眼睛!
女孩似乎跟我同樣驚訝,但她很快就平復了,同時清楚比畫了一個手勢。
躲好!不要讓人看到妳!

我屏住氣,把頭又縮回窗簾後頭。她是誰?不可能有人跟我這麼像的,我一定得再看一遍。
「那是什麼?」我又聽到男子的聲音。
「沒什麼!」女孩說。那也是我的聲音嗎?
「窗口那裡。」
「那裡沒什麼!」
「說不定有人躲在窗簾後頭偷聽我們……」話還沒說完,男子就發出驚嘆,接著一片靜寂。現在到底又怎麼了?

我想也沒多想,就把窗簾拉開。那個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女孩正把自己的嘴唇壓到男孩嘴唇上。一開始,男孩的反應還相當被動,接著他就摟住她的腰,將她拉近。女孩閉上眼睛。
我腹部突然有蝴蝶翩翩起舞,望著自己在親吻,感覺實在太怪了,但我覺得自己吻得挺好的。我很清楚,女孩只是為了轉移男孩的注意力,免得我被他發現,才吻他的。她人真好,可是她為什麼這麼做呢?還有,我該怎麼辦才能不被察覺,偷偷經過他們身邊呢?

腹部裡的蝴蝶開始轉成振翅的鳥兒,眼前這對熱吻的情侶也變得模糊了。接下來,我忽然站在六年級的教室裡,精神都快崩潰了。
寂靜無聲。
我原以為,像我這樣突然冒出來,會聽到好多學生發出驚叫,還有某人——應該是考恩特老師吧——會嚇得昏過去。

但教室裡空盪盪的,我呼地鬆了一口氣,至少這一次我非常幸運。我一屁股坐到一把椅子上,把頭擱在課桌上。剛才發生的事遠遠超過了我的理解力:女孩、俊美的男孩、吻……

那個女孩不只長得像我。
那個女孩就是我。
肯定不會有錯,從女孩鬢邊半月形的胎記,那個葛蓮妲姨媽老說是「怪香蕉」的胎記,我認出了我自己。
世上不可能有這麼相像的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