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明天我就不追了!(2014作者訪台紀念版)
定  價:NT$330元
優惠價: 7926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原本只想來場轟轟烈烈的尋愛冒險,
卻讓早已在疲憊生活中失去自我的女孩,
重拾對這個世界的美好想像,走出全新的人生!
2013法國最賣座小說,狂銷70萬冊、熱售12國版權,電影籌拍中
作家即將訪台,2014台北書展與讀者相見歡!

老闆很討厭,前男友很蠢,
我以為我的人生亂七八糟,
沒想到最美好的冒險正要開始……遇見的還不只是愛情!
小資女孩茱莉最古靈精怪的尋愛冒險,即將展開──
「就讓我為愛幹一場轟轟烈烈的犯罪吧!」

「茱莉,妳這輩子幹過最傻的事是什麼?」
唔,說實話,我幹過的傻事還不少,隨便列列就有一長串:
有一回邊套毛衣邊下樓梯,結果下巴摔腫了一個月才消;
另一回修電器時用嘴啣住電線,卻忘了另一端的插頭還接在插座上……
成天聽豬頭老闆廢話,剛被沒腦男友甩掉,
我很想知道那個新搬來的神祕房客長什麼樣子,
所以決定去偷翻一下他的信箱,
好死不死手腕卡在信箱口動彈不得,
這時身後傳來「發生什麼事?」的親切呼喚……

和為了接近這位新鄰居而做出的瘋狂舉動相比,這一切都算不了什麼,茱莉現在一心只想挖掘這男子內心不為人知的祕密。在天馬行空的奇想驅使下,加上姊妹淘們大力助陣,茱莉對這個闖入她的人生卻又全然陌生的男子感到既懼怕又迷戀,於是決定要冒一次比一次更令人匪夷所思的險,直到找出這個一直縈繞心頭的問題的答案:我們究竟會為了誰而做出一生中最傻的事?

男人是愚蠢的,女人是瘋狂的,當他們遇見彼此,有時會做出一些很美的事。
一部洋溢歡笑、異想與感動的法式浪漫喜劇
獻給在煩悶生活中尋找真我的所有男男女女

吉爾.勒賈帝尼耶 Gilles Legardinier

「我從事這個行業是為了相遇。我希望提供消遣,提供驚喜,偶爾還能夠提供也許還夠建設性的觀點。……獻給正在閱讀的讀者:我寫下這則故事,希望能夠讓你心情愉快,這樣我就會開心。為了你,每天早晨,在雞鳴之前,在麵包師傅開工之前,我便開始工作。這對我來說,是個珍貴的約會,我怎樣都不會爽約。我希望我們可以結伴走一會兒。我的人生,就像這本書一樣,就在你的手中。」

1965年出生於法國巴黎,15歲起投身影視圈,擔任爆破技師學徒,之後轉向製作廣告片、預告片及若干大型製作的拍片花絮。如今主要為影視節目編劇,同時也撰寫出版若干青少年小說以及兩部驚悚成人小說。
2011年改變寫作路線,首次嘗試都會喜劇之作《明天我就不追了!》大獲成功,賣出12國版權,總銷量突破70萬冊,分別攻上各大書店排行榜冠軍,成為法國2013年最賣座的小說,並已展開電影拍攝計畫。

給台灣讀者──
我很高興能夠讓你們拿在雙掌之間。令我感興趣的是這種親近感。我書寫是為了轉移注意力,同時也是為了引起每個人最美麗部分的共鳴,我希望能夠做到這一點。能夠在你們的國度裡讓人閱讀,對我這一個小小法國作家而言,是個機運,也是個榮耀,對此我由衷感謝。我希望各位都能夠享受閱讀,並好好領略法國風情。
友誼長存
吉爾

譯者簡介
武忠森


「接下這本書的翻譯,實在是個緣分。這本書我讀了三遍,笑了三遍。第一次閱讀是為推介版權,非常意外於書中的幽默逗趣。每每讀到茱莉出現的情節時,我的腦海裡便立刻浮現幾個女性好友的形象。讓我在車上憋笑,實在挺痛苦的。著手翻譯時,再次被茱莉的鮮明形象給深深吸引,並且歡笑不已。順稿時,因為揣摩書中情境,從頭到尾又歡笑了一次。很希望大家都能來分享這份歡樂。」

輔仁大學法文碩士,國立台北商業技術學院兼任講師及自由譯者。譯有《星期二的匿名信》、《當我們一起跳海》、《遇見野兔的那一年》、《背叛者之歌》、《初戀情人的祕密》、《那年夏天》、《明天我就不追了!》等書。喜歡讀書、譯書以及遊山玩水。

★ 看完《明天我就不追了!》,他們希望推薦這本精采的小說給──

我希望推薦給當人家男朋友的男生看。我真的很希望他們瞭解,他們做出一個舉動,女生的OS是這麼大一塊!我們就可以發展出一二三四五這麼多不一樣的情節,都是不一樣的設定,然後ending是怎麼樣,你到底要不要告訴我!男生真的可以看一下這本書,瞭解我們女生到底有多忐忑。 ──實力派歌手 同恩

推薦給所有女生!不管幾歲的女孩子,心中都有一個很可愛、很天真、很有衝動、對很多事情都很好奇的自己,只是說可能會因為我的生活,或已經結婚或是幹嘛,會為了安逸而不敢冒險。我想推薦她們來看茱莉的故事。 ──金曲獎最佳新人入圍、創作歌手 吳南穎

(如果能找台灣女星來飾演女主角茱莉)那我會想要看看……如果是陳意涵演的話會怎麼樣,她演運氣很衰的角色應該還滿可愛的。……我要推薦給宅女小紅看,因為她跟這本書的作者都擅長用文字去詮釋一些荒謬而可笑的事情嘛。 ──影評人、作家 膝關節

給台灣讀者──

我很高興能夠讓你們拿在雙掌之間。令我感興趣的是這種親近感。我書寫是為了轉移注意力,同時也是為了引起每個人最美麗部分的共鳴,我希望能夠做到這一點。能夠在你們的國度裡讓人閱讀,對我這一個小小法國作家而言,是個機運,也是個榮耀,對此我由衷感謝。我希望各位都能夠享受閱讀,並好好領略法國風情。

友誼長存
吉爾
我很喜歡我所居住的街道。這兒有真正的人生,適合生活的氛圍。一棟棟建築物都很古樸,大小也很人性化,家家戶戶的陽台上都充滿了小玩意兒,有植物,有自行車,有狗。商店部分,每個人都能獲得超棒的服務,這裡有各種商店,從小書店到洗衣店,應有盡有。這裡並非主要幹道,但是來這兒的每一個人總是有點什麼事情要辦。

西邊有個小斜坡,太陽西下的時候,總會讓人以為稍遠處,在更低窪的地方,會有一座港口,能夠看見地平線以及大海,即便最接近的海岸都還在好幾百公里之外。我就在這附近的社區長大。在我父母退休,搬到西南部去定居的時候,我決定留下。我認識這裡的每一個人,這裡才是我的家。我唯一一次想要離開這裡,正好就是迪迪耶剛離開我那時候。

有太多的回憶,好吧,應該說有太多關於他的糟糕回憶,但是很快地,美好的回憶一一重新浮現,遮蔽掉那些糟糕的回憶。我總是讚嘆那些會動身去探索世界的人,就是那些收拾行囊然後跑去智利生活一年,或是嫁到澳洲,或是買了機票飛到當地再做打算的人。

我沒辦法這樣。我得要有我的所有標記,我的天地,特別是住在我的天地裡的人。確實,我的依戀心很重。對我而言,人生,首先是和我們一起共築生活的人。我很愛我的家人,但我一年只探望他們兩次,而我的死黨們,我卻幾乎每天都要和他們碰面。

能夠和友人一起分享的日常生活,常常強過各類親屬關係,甚至是我經常光顧的麵包店的老闆娘貝哲侯太太,也可以算是我的奇妙家人。她會看我的臉色跟我聊天。從我很小的時候,她就認識我了,而且我知道有時候,儘管我長大了,她還是會想要在找零錢的同時,塞一顆糖果給我。她的店鋪就在莫哈梅的雜貨店旁邊,大家都叫這家雜貨店「莫哈梅的店」。雜貨店每天都開門營業,這是我所認識的第三個莫哈梅。我猜只有第一個莫哈梅是真的叫做莫哈梅,之後陸續接手商店的兩個只是為了不想換招牌,所以就讓人家繼續叫他們莫哈梅。

我越是在我居住的街道上前進,我的心情就變得越好。要是有一天,我喪失了時間感,要是發了瘋,我還是有絕對萬無一失的好辦法來知道今天星期幾。這個好方法就是看中國菜外帶餐館的玻璃櫥窗,店老闆是平先生。偶爾,我也會懷疑那是不是他的假名。整整五年,他的法文一點也沒有進步,但我幾乎可以確定,那就是他想要給人家的印象。要想知道今天是星期幾,只需要看他的櫥窗告示:週五,會有原味鮮蝦大特價。週六是鹽酥炒蝦。

週日五香蝦。週一糖醋蝦,真是酸得夠味。週二川式辣椒蝦。週三辣醬蝦。假使你來到附近,千萬別在週日之後買蝦。有一次,那時我剛搬來,在某個週三晚間買了蝦。結果我病得像條狗一樣,連續三天,我就在廁所裡度過。最後,我只剩下電話簿可以閱讀。

那個週一,我回到家的時候,天色還很亮,氣溫也很適中。我享受著這段回家的路。我經過娜塔莉家,幾扇窗子裡都還透著燈光。在接近我家的同時,我感受到一股彷彿某個人將自己一雙疲憊的腳,滑進自己最愛的夏朗德拖鞋。在卡洛家待了三天之後,我總算回到自己的地方,回到我的地盤。我猜,就算是迪迪耶那個爛人,也不會想要回到這個社區。莫哈梅正在用藝術家一般的姿態,堆放一顆顆杏桃。

「晚安,茱莉小姐。」
「晚安,莫哈梅。」

抵達我家公寓大樓的大門時,一切又恢復了秩序。我輸入密碼,推開大門,直接走向信箱區,打開我的信箱蓋,有兩張帳單以及一些廣告傳單。其中一個信封上頭,用大大的字體寫著,我可以為我的貓咪贏得一年份的飼料。我沒有養貓,也還沒有淪落到必須吃貓餅乾度日。之後,他們肯定要呼籲大家省紙救地球,但前提是得先停止對我們轟炸......

就在關上信箱蓋的同時,我注意到鄰居信箱上的名牌。我知道四樓那對夫婦搬走了,因為他們即將迎接第二個小孩,但我不知道新房客已經搬進來了。「黎卡多.巴達塔先生」。這是人名,沒搞錯吧!(巴達塔[Patatras]在法文裡也是一種碎裂聲的擬聲詞。)讓人不禁懷疑這附近是否有馬戲團駐紮,以及小丑先生是否決定住在這兒......正經一點,嘲笑人家是不太應該,但這還是很好笑。我待了好幾秒鐘,一再讀著新房客的名牌,臉上還帶著一股傻笑,是這個週末以來第一次出現的笑容。

我上樓回到家裡,撥了通電話給卡洛,告訴她我已經平安到家,並且跟她說,在火車上坐我對面那位高大的棕髮男子並沒有打算上我,也罷。我啟動了洗衣機,然後去沖澡,猜看看發生什麼事?我腦海裡一直想著那個名字。這位黎卡多.巴達塔會是多大年紀?長相如何?看到這樣一個名字,你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想像力也被激發了。倘若「方思瓦.居伯瓦」搬來住在你的樓上,你就會覺得自己好像知道他的一切。

也許這是錯覺,但這也是事實,因為我又想了一下,我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就認識一位方思瓦.居伯瓦,而我最後一次聽見他的消息,是花店老闆在安慰方思瓦的母親,因為他涉及走私假橄欖油而被判兩年緩刑以及一筆鉅額罰鍰。所以說......但是,黎卡多.巴達塔,這不能混為一談。這名字聽起來很偉大,很強有力,就像某個阿根廷探險家的名字,一個維護猩猩利益的探險家,又像是發明高山爐的發明家的姓名,或像是一名偉大的西班牙魔術師的名字,意外讓女搭檔被劍刺穿而自我放逐,就此不再登台表演,因為他一直暗戀著女搭檔。這個簡單的名字可以生出這麼多故事,但沒有一個和這位平凡的公寓鄰居有關。

就這樣,在一瞬間,我找到了人生新目標:找出他到底長什麼模樣?我關掉水龍頭,抓起一條毛巾。就在此時,我聽見外頭樓梯間傳來的腳步聲。我急忙往外衝,想從防盜孔向外看是不是他正在上樓。倘若我喜歡發音簡單的字,我會大叫「巴達塔」,但我發出的聲響比較近似「乒乒乓乓」。我全裸倒在地板上,呈大字形,渾身是難以言喻的疼痛。該死!我連這傢伙長什麼樣都沒看過,但他已經令我幹下蠢事。這是第一回合,不是最後一回合,也不是最糟糕的一回合。

今天到家的時候,我先拿了我的信件,確認沒有別人下樓之後,我便踮起腳尖,看看巴達塔先生的信箱裡有沒有什麼東西。我注意到兩、三個信封。他還沒有拿走信件,因此可以推測他還沒有回來,所以我有機會在他經過我家門前時看見他。除非他只是忘了拿信,若是這樣我就白等了。

下定決心之後,我便上樓去。今晚的計畫已經完全擬定。我預計要做好多事。我拿了一份免費報,上頭刊滿本地的徵才啟事。在摩塔尼耍了這小把戲之後,我覺得該是時候到別處去開創我的人生了。我先讓自己舒舒服服地安頓下來,然後燒開水準備泡茶。

我的計畫是如此簡單,幾乎不可能會失敗。我在桌子前面坐下,這一次不放音樂,我一則一則啟事篩選著,只要一聽見樓梯間傳來腳步聲,就立刻衝向大門--我已經小心讓雙腳保持乾燥,並且再三確認不會有任何障礙物阻擋我奔向大門。我是有點誇張了,從我的小客廳到大門之間的距離,大概也就是二點七公尺......

我讀到「在家也能做證劵分析」的廣告時--聽我的話,星相預測看起來比較準--,我聽見了聲響。於是我躡腳來到門邊,將我的臉緊貼大門,以便能夠透過防盜孔向外觀看。有人開了走道的定時燈。我可以很清楚見到樓梯間,一切都是扭曲變形、圓滾滾的,就像魚眼一樣。我聽見上樓的腳步聲,還拖著某個重物。聲響很規律。我瞇著眼睛,試著看清楚來人是誰。希望是巴達塔先生!那個重物,肯定是他搬過來的東西。

要是他已經一大把年紀,或者看起來還算和善,我就會出去幫他一把。這是我欠他的,因為我已經想了他一整天。突然間,在二樓的轉角處,我瞥見一道陰影。根本不可能辨認出這身形。我聽見疲累的喘息聲,看見一隻手搭在老舊的扶手上面,然後是緩慢的腳步。突然間,一張臉孔出現了:是胡當太太,住在五樓的一位老太太。平常我總是很開心見到她,但這次不同。她拖著她那裝得滿滿的拖車--對一個獨居的老太太而言,還挺奇怪的。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注意到她和她那沉重的拖車。看看她的體型,應該吃不多才是,到底買這麼多食物要做什麼?

我很失望,而且感到很不自在。要是我出門去幫胡當太太,她一定會因為被人撞見而感到尷尬,而且也會以為我沒事就在偷窺其他住戶進出。若是不出門,我又會覺得良心不安,讓她獨自這樣負重登高。真的,胡當太太總是很客氣,從來不口出惡言。我從來沒聽她說過別人的壞話。我也有一點同情她,因為她孤伶伶的,孤單的人總是令我感到不捨。每當我心情沮喪,非常非常沮喪時,我會告訴自己,四十年後,我就會跟她一樣,努力餵飽自己以便生存,但是又沒有在等待什麼人。儘管我內心如此激動,仍然不覺得就這樣外出幫她忙是件好事。在我內心掙扎的同時,她早就可以來回十次了。我真沒用。

我再次埋首於小廣告之中。真是令人沮喪,還不如去庇里牛斯山牧羊。有了羊毛,可以製造被毯,剩下的部分,我知道還可以拿來製作香腸以及肉醬。比起販售消費性金融商品,這並不會比較糟。

我吃了一顆蘋果,同時又聽見屋外傳來聲響,於是我又回到我的觀測位子。這一次,腳步聲比較急促。除了住在五樓的小妞,我想不出來會是誰,我以為她已經度假去了。這聽起來很蠢,但我的心越跳越快。一道新的陰影出現了,是一隻男人的手。外型看起來相當高大。他上來到樓梯間轉角時,定時燈又滅了,一切都變得黑暗,而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但是他摔跤了,而且是摔了一大跤。從聲音聽起來,就像是有人朝樓梯下方扔了六、七頭小豬。

他罵了髒話。我沒聽懂他到底罵了什麼,從音量聽來,老天爺肯定被他臭罵了一頓,也許還帶一些鄉音。我簡直快瘋了。我多想開門、開燈,再迅速衝回家裡,以免讓他看見我,而我又可以躲在防盜孔後面觀察。他肯定是跌傷了,正在給自己按摩。我看不見他在哪兒,外頭還是一片漆黑。他又罵了兩聲,然後摸索著上樓。

我真應該立刻去把調整定時燈的傢伙的蟾蜍眼給挖出來,誰叫他把定時燈的時間調這麼短。黎卡多.巴達塔就在那兒,我感覺得到他在場,我聽見他的腳步聲,就在我家大門的另一邊。他按下位於我家門鈴旁邊的定時燈按鍵。又有燈光了,但是從這個角度看不見他。我使勁把自己的臉往門扉上擠壓,並且扭曲自己,完全沒有用。就算是柔軟的魚,也是有極限的。他繼續上樓。搞砸了。我內心突然空虛了起來。這個夜晚都毀了,這個人生也糟蹋了。總之,這個宇宙最後會爆炸。

這很不容易,但我保證會對你們誠實。所以,事情是這樣的:從那天晚上起,我就像隻畜生在度日,苦於病態的強迫症作祟,一直想要看見他。上班時就像行屍走肉,不知道自己跟誰說過話,對每個人都回答「好的」,甚至沒有忘了結清我所有的帳單......一整天都是如此渾渾噩噩。

第二天晚間,我跑著回家,也確認了他的信箱裡還躺著信件。我甚至改進了技巧,輕輕扳開信箱口的彈簧片,然後用小手電筒照亮內部,確認信箱裡頭的信件和昨天的不同。我真的是瘋了!倘若希區考克認識我,一定會把我的故事拍成他最重要的影片。我一直躲在我家大門後方,不吃不喝,也忍著不去上廁所。真的很煎熬,我甚至一度想要在防盜孔旁邊放個夜壺。向你們發誓,我沒有這樣做。

我從晚間六點十五分就定位,一直到十一點半,一步也沒有離開。這簡直是南北韓交界的警戒人生。我經歷了等待的試煉,因為定時燈亮起而雀躍,因為樓梯間的腳步聲而興奮。隨著每一個人的到來,希望油然而生,我的雙手便開始冒汗,腎上腺素開始分泌,眼睛也因為像條鱒魚那樣用力看世界而疲累。接著在一瞬間,人出現了,每一次都會引起我內心極度的興奮,那程度簡直可以和我六歲時的耶誕節相比,那時我一一拆著禮物包裝,同時懷著希望能夠收到會發聲叫「優比!」的娃娃。

我看見許多人經過。有霍夫曼先生,總是用口哨吹著同一首歌。胡當太太,以及總是不離身的拖車。住在五樓的健身教練,總是一副人間天神的模樣,哪怕整個樓梯間只有他一人也是如此。我沒法將臉從大門移開了,臉頰上已經烙下門板的印子。我可以詳細地向你們報告這棟公寓大樓裡每分鐘的進出實況。經歷這一切之後,我至少明白了一件事:霉運的確是存在的。不說你們不知道,在這漫長的等待裡,巴達塔先生進出過許多次,但每一次,老天爺都讓我付出了一些代價。

第一次,他是在黑暗中經過。這天晚上他上樓時,一個大紙箱遮去了他大半個人,我只瞧見他的一雙腿、一雙腳以及四根手指。他再次出現時,我媽來電了,我們只通話十秒鐘,但已經夠他消失無蹤了。真是個詛咒。

我不會再浪費你們的時間,我最後是見到他了,但只要一想起來,我還是好心痛。那是在第三天,一如往常,我會在早晨上班途中,順道去麵包店買個可頌麵包。

「早安,茱莉。妳今天走路的樣子好多了。」
「早安,貝哲侯太太。對,好多了。」

我不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總是這麼精力充沛,總是一樣的笑容,對所有顧客一樣的真誠。她是我所見過少數真正深愛著她老公的單身婦人。他負責做麵包,她負責賣麵包。但是在三年前,他很突然地過世了。心肌梗塞,五十五歲。那是我唯一看見她落淚的一次。葬禮的次日,她又開店了。沒有東西可賣,但是她開店了。就這樣持續了一週,顧客們來來去去。她一如往常守在收銀檯後方,卻手足無措。人家會跟她閒聊一、兩句,卻不敢注視空蕩蕩的陳列架。整整兩個禮拜,整個社區沒有人吃麵包。這也是我喜歡這個地方的原因。莫哈梅沒有趁機大賣乾糧或是在麵包店前卸貨。他悄悄透過櫥窗留意著她。是他幫忙登了徵才啟事,接著在一個月之後,她雇用了居利安,新的麵包師傅。他很年輕,做出來的麵包也更好吃,但不會有人告訴他這點。

今天早上,一如往常,店裡充滿了剛出爐花式麵包的熱騰騰香氣。女店員凡妮莎正在將可頌麵包一個個排進櫥窗。我一直深愛著這獨特的美味香氣。每一天,這芬芳的氣味都會飄散到大街上。我可以不計任何代價,只求住在麵包店上方,這樣一來,無論何時,只要開窗就能大口吸著這香氣。我和她交談了幾句話,貝哲侯太太幫我包好了可頌麵包。就在我要跟她說再見離開的時候,她留住了我:「等一下,我和妳一起出去。我有話跟莫哈梅說。他又把蔬菜堆放到我門口的人行道上了。」
「如果妳要的話,我可以幫妳跟他說。」
「不了,我正好可以運動一下。而且,我得試著讓他明白,占用別人的土地是不對的。」
「我想他會同意妳的觀點,貝哲侯太太......」
「那他為什麼還要用他的蔬菜遮住我的冰淇淋廣告?」

她跟著我來到外面,我以為她又要用她那長篇大論的經濟政治演說來轟炸可憐的莫哈梅,人家還會以為是兩個跨國企業在為千萬元的市場正面交鋒。
突然間,她完全轉換話題,對我說:「說實在的,你們那棟大樓新搬來的,長得挺俊。」
「誰?」
「就那個......巴答牙先生。」
我以為我要喘不過氣了。

請精確一點。他叫做巴達塔。請立即為我詳細描述這個人。妳沒有他的照片嗎?沒有其他人像我這樣如此期待這男人。我每天晚上在家裡長時間守候著他。為什麼我是唯一還沒有見過他的人?好傢伙,我會是最後一個見到他廬山真面目的人,枉費我肯定是第一個嘲笑他名字的人。
我裝出若無其事地問:「是嗎?他人怎麼樣?」
「我覺得他是有一點點迷人。他每天早上總在妳之後離開,你們一定很快就會碰到面的。」

這句話讓我一整個覺得自己很鳥。我會是滿足於「很快」這種說法的人嗎?於是我給自己下了最後通牒。今天晚上,不管用什麼方法,我一定要見到他。有必要的話,甚至會在樓梯間裝死,直到他回家看見我。我也可以爬到他住的那一層樓,假裝自己得了健忘症,或者更好的方法是,跑去按他家的門鈴,說是要推銷預售未來六個月的月曆,以便有經費多聘雇消防員或是清潔隊員。不管怎樣,我鄭重地發誓,絕對不再把眼睛貼在大門上守候一整晚。

我甚至沒有聽見莫哈梅和貝哲侯太太的日常爭吵。我宛如急奔前線般去上班了。下班時間一到,我立刻收拾辦公桌,然後火箭似地衝回家。慘劇就是在到家的時候發生的。

首先,我要探測他的信箱。我踮起腳尖,用手電筒照亮信箱內部,看見裡頭有三封信。就一個剛剛搬來沒幾天的人而言,他算是收到滿多信件的。我瞥見一個官方機構的信封,可能是警局或是哪個公家單位寄來的。

究竟是什麼信呢?要是能夠知道,也算是得到我應有的回報。因為每個人都在我之前見過他了,我要成為第一個知道他從事什麼工作的人,然後就可以輪到我用天真爛漫的語氣說:「哦?你不知道嗎?」
我試著要看得更清楚一點,但是壓在上頭的信封阻礙了我的視線。我的小手電筒剛好能夠滑進信箱口的細縫,應該可以利用它來撥開。我盡可能將手電筒朝裡頭伸去,仍然差了幾公分。我用指尖夾著手電筒,伸展到極限。

我幾乎就要辦到了,突然間,一陣哐啷聲響從巴達塔的信箱裡傳出!厄運再次敲門。我的手電筒掉落在他的信件上,還亮著。他的信箱頓時變成像是燈火通明的洋娃娃模型屋。那個角落將是客廳、這邊是廚房,優比娃娃要等到有了鑰匙才會搬進來。不,我在胡說些什麼!我又幹了蠢事。得拿回我的手電筒。於是我伸直了手指--說到底,手電筒也不是太遠,我應該拿得到,我的手很纖細。我一再用力。這個壞心的優比娃娃應該可以幫我。我覺得自己就像那些可憐的小猴子,卡在盜獵者的陷阱裡,只因為牠們的小手不願放開椰子殼裡頭的花生米。

我碰到了手電筒,食指指尖摸到了,但手電筒又滑開。優比娃娃,頂住它,不然我會拔掉妳的頭!沒得選擇,我只能把手再伸進去一點。我的手掌幾乎全部進去了,但手電筒就是一直不肯就範。機會往往不會有第二次,於是我使出全身的力氣伸手,顧不得會不會受傷。很好,我的手擠得好痛,但是手掌已經進到信箱裡。現在輪到手腕疼了,信箱口的金屬包邊繼擠壓我的手之後,又要來損傷我的皮膚。突然間,惡夢來了,我感到一陣恐懼。我聽見公寓大門的電動鎖發出的細微聲響。有人按了密碼,準備進來。

這個人肯定會發現我像顆蠢葫蘆一樣,吊掛在鄰居的信箱上。我現在知道,一隻被行進中的卡車撞到,貼在車頭大燈上的兔子是什麼感覺。老天爺,我求求祢,希望進來的是個視力不佳的老人!不然就讓我隱形吧!我是如此驚慌,以至於我認為自己大聲說出了這些請求。你們這下可知道老天爺大概都聽到些什麼樣的愚蠢祈禱了吧!要是祂不存在更好,少了一個見證我們種種愚蠢行為的證人。公寓大門開了。因為逆光以及我那被卡住而使得我無法轉身的手,我無法分辨到底來者何人。
「發生什麼事了?」

是個男人的聲音。是他,他回來了,我認得他的四根手指以及他的鞋子。我要暈了。我的身子還是只能掛著,因為我的手仍卡在他的信箱裡。我搖晃著,視線開始模糊。
「妳卡住了!撐著點,我來幫妳。」

老天爺,來場大爆炸吧!讓哪個人從樓梯上帶著瓦斯桶跌下來,轉移一下目標!但不要是胡當太太,她人太好了,那個低能健身教練倒不錯。命運之神仍是選擇與我作對。沒有任何爆炸。到底主管「卡」事務的是何方神聖?要等到什麼時候祂才要出面干預?
他靠了過來,體型算是高大。他握住我的手腕。他的手很溫熱,又不粗糙,另一隻手也是。他就在我身旁,然後說:「這是我的信箱耶!」

有沒有什麼能夠讓人比暈倒更嚴重,卻又不會要人命?我猜這就是即將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猜該爆炸的不僅僅是我的腦袋,我整個身子都該爆炸。這是我第一次和這個有著可笑名字的男孩相遇,而我卻像隻被捕鼠器箍住的老鼠。這下子,我終於明白那些處在這類狀況下的國王、騎士以及聖人們為何要發誓,一旦自己能夠脫身便要建造大教堂。問題來了,在我的儲蓄帳戶裡頭,我所有的錢也只夠蓋一個小木棚或是大一點的地洞。不過,我保證我會履行誓約。當下我無法舉手發誓,但我的心意天地可鑑。再者,他開始從上頭拉扯,我簡直痛不欲生,再一下子,我就可以升天名列仙班了。聖茱莉,信箱女神。回到現實,我不確定是否有一天能夠抽回我的手。現在就像魚鉤現象,進得出不得。我肯定要像戴著手環那樣,和他的信箱蓋共度下半生了。

你們可以想像耶穌受難像,就知道我未來只能穿鬆垮的洋裝時的表情!
「我要把妳抱起來,這樣妳比較不痛,也比較容易脫身。妳究竟是怎麼弄成這樣的?」
他的雙臂環抱著我,上半身緊貼我的背部。我感覺到他在我頸部呼出的氣息。說出來很難為情,但我完全不在乎手腕了,我感到很舒服。晚一點再來照顧我的手腕關節,我會套上護腕、纏上繃帶,並且不忘塗上有機藥膏。但此刻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像是飛上天了。
「妳的手真是完全卡住了。拜託,跟我說說話。妳不會暈倒了吧?」
我都已經打算好要這樣緊貼著他好幾個鐘頭,就這樣一隻手掛在郵局的捕狼陷阱裡。
「這樣沒辦法讓妳脫身,得找些工具。」

他小心翼翼地放下我,我的手臂再次伸直,感覺信箱好像要扯斷我的手臂。疼痛幫助我回到現實世界。我使出僅存的吃奶力氣,輕聲對他說:「在公寓旁邊,31號,有一個中庭。走到底,有一個車庫,你可以找到科薩維耶,他有工具......」
「妳不要我打電話叫消防隊來嗎?」
「不用,你去找科薩維耶,他會有辦法。」
「那妳撐著點,我速去速回。」
他放開雙手,從我的前臂滑過。他走遠了,我感到一陣涼。他跑著離開。他已經碰過我,在我耳邊跟我說過話,緊緊抱過我,但我還是沒有看見他的臉。
★ 獲法國在台協會《胡品清出版補助計畫》支持出版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