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絕版無法訂購
新黃泉委託人01:死神印記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什麼是死神印記?」 

  「那是死神的一種記號。西方的死神跟東方的鬼差一樣,其實做的就是相同的工作。帶著往生者的鬼魂,到地府或地獄去接受審判。」馬可波羅看著任凡說。
   
  「人的死法,關係到他成為鬼魂後是哪種身分,這點不管東西方都一樣,差別只是前往的地方不同而已。」馬可波羅看著任凡說:「簡單來說,是枉死還是天命已至,這關係到死神會不會找上你,這些規則我想妳們兩個應該非常熟悉。」
   
  「然而被死神標記,卻是在這兩者之外。」馬可波羅一臉沉重地說:「簡單來說,被死神做了記號的人,等於直接被宣告死亡,不管你的天命還有多久。」
   
  兩人聽到馬可波羅這麼說,一起沉下了臉,互看了一眼。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馬可波羅搖搖頭說:「最慘的是由於這個死法,不屬於正常的輪迴程序,所以被死神標記到的人,死亡後,會成為死神永遠的奴隸,永世不得轉生。」
   
   ──即便死後,也必須永生永世成為死神的奴隸,不得超生。
   
  「還有更糟糕的,」馬可波羅緊閉著雙眼說:「對那些膽小怕事的鬼魂來說,死神印記這種東西就好像瘟疫一樣,雖然不會傳染,但是死神印記等於是一種宣告。任何鬼魂如果幫助了他,就等於跟死神過不去。」
   
  不管對活人還是遊蕩在人世間的鬼魂來說,死神帶來的只有死亡與絕望,不會有任何人跟鬼,會想要得罪死神。

龍雲

  興趣是電影、小說跟電動。
  養了一隻比自己還有人氣的貓。
  因為趕稿時間被它咬了一口,氣憤地將她寫進小說裡面的任性作者。
  (然後老是忘了她的存在……orz)

楔子    雪中奇景
第一章  死神印記
第二章  相遇
第三章  虎落平陽
第四章  起源與終末
第五章  決死計畫
第六章  絕望之後的曙光
第七章  被封印的兵器
第八章  傳奇的開始後記
後記
【新黃泉委託人01】死神印記

楔子 雪中奇景
法國巴黎的夜晚,天空飄下了白雪。
這場初雪來得有點快,距離冬天還有一小段時間,但是白雪卻提前來報到了。

街上往來的人潮零零落落,每個人都緊握著自己的領口,低著頭快步朝著各自的目的地前行。

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除了這場來得突然的早雪之外,一切如舊,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但是對於歐洲的黃泉界來說,一切都不一樣了。
大約在幾個月前發生的一件大事,徹底改變了包括這裡在內的全歐洲黃泉界。

此刻的黃泉界就好像鴨子划水那樣,水面上看起來平靜,水底下卻是激烈萬分。

當然,這一切對同屬於一個空間的人世間來說,沒有半點影響,除了最近可能有比較多的人見到鬼。

只不過,對世間的人類來說,在倫敦舉辦的奧運,各國的債務危機,未來可能面臨的金融風暴等等的話題,才是他們在意的事情。

至於黃泉界的一切,就像過去一樣,雙方都處於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
但是隨著一方的騷動,另一方被捲入,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在這初雪紛飛的夜裡,一個男子轉進這條熟悉的街道之中。

雖然才剛入夜,但是街上已經顯少人煙,所有人都被這場雪給趕回了屋內,所以整條街上就只有男子一個人。

男子不可能知道黃泉界的任何事情,在男子的人生之中,也不曾見過鬼魂。
但是在這條街上即將發生的事情,卻會讓男子永生難忘。

這條街道是男子這十多年來,每天通勤必經的道路,對男子而言再熟悉不過了。

正如往常一樣,男子在差不多的時間,走入這條街道,腦海裡面想的,只是快點回到家,換掉這身衣服。

就在男子走到街道中段時,一個聲音吸引了男子的注意。
嚓、嚓、嚓、嚓──
一個摩擦的聲音,傳入了男子的耳中。
這聲音雖然細微,但是感覺似乎非常接近,就好像在男子身後發出來的聲音。

這讓男子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
究竟是什麼東西發出這樣的聲音?
男子納悶地看著後面的街道。
整條街上除了自己以外,就沒有其他人了。

街道的地上附上了一層薄雪,還不至於影響行走,只是滑了點。
但是對長年生活在巴黎的男子來說,這點雪也算是司空見慣了。
街道大致來說還算是寧靜,只有遠處偶爾傳來的汽車喧鬧聲。
看了一會,沒看到什麼異狀,男子聳了聳肩,正準備回頭。
這時,就在男子的眼前,那聲音又傳了出來。

嚓、嚓、嚓、嚓──
男子就這樣看著聲音傳來的地方。
明明就在眼前,卻什麼也沒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氣溫似乎正驟降,男子皺著眉頭,將雙手放在嘴巴前吐了口氣,準備回頭繼 續踏上自己返家的路程時,那摩擦聲又傳入耳中。

這次除了那令人不解的摩擦聲之外,男子還聽到了好像是有人在說話的聲音。

「……買……火柴……嚓、嚓。」
為什麼會有這聲音?

恐怖的感覺浮上了男子的心頭,剎那間他了解那個摩擦聲到底是什麼了。
那應該就是火柴磨擦火石的聲音。

就在男子這麼想的同時,眼前又是嚓的一聲,男子清楚地看到就在眼前什麼 都沒有的空中,竟然冒出了一點火花。

火花之後,一團小小的火光就這樣凌空出現在面前。
火光之中,一張恐怖的臉孔浮現在男子的眼前。
「嗚啊!」
男子雙腿一軟,整個向後跌坐在雪地上。

那一丁點的燈火就好像鬼火般,漂浮在空中,映照出同樣飄浮在空中的一張臉。

那是一張滿臉鮮血的小女孩臉孔,臉上還掛著一個甜美的微笑。
「要不要買……」小女孩對男子笑著說:「我的火柴?」
男子苦著臉張大了嘴,一連向後爬了好幾步才勉強從雪地上撐起來。
猛一回頭,張大了嘴準備要尖叫的男子,一口氣到了喉頭竟然就這樣頓住了。

原來他身後的馬路,竟然有著一整隊整齊劃一,宛如軍隊的行列,朝著自己走來。

領頭的隊長穿著一身中古世紀的盔甲,頸子以上卻是完全空的,手上拿著頭盔,頭盔之中可以看到一張臉,張大嘴巴發號司令。

除了領頭的隊長之外,後面整齊劃一的隊員們也不遑多讓,不是缺了手,就是頭開了個洞。

男子這大半輩子,活到今天之前,從沒見過任何鬼魂,誰知道第一次遇上就見到那麼多。

男子再度坐倒在雪地上全身發軟,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大軍,朝自己而來。

不幸中的大幸是,由於人鬼殊途,讓男子免於被踐踏至死。
但是過度的恐懼,讓男子尿濕了褲子,極為狼狽。
大軍完全無視男子的存在,穿過了男子之後,在街道的另一頭消失得無影無蹤。

男子渾身顫抖,在雪地上呆坐了好一陣子之後,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
男子張大了嘴,大聲尖叫了出來。
「啊──」
驚叫聲劃破了這場初雪的夜空,甚至傳到了鄰街的窄巷內,打斷了一個流浪漢深沉的思緒。

「有、有鬼啊!」
回過神來的男子,立刻舞動著自己的雙手、雙腳,拼了老命地從滑溜的雪地上爬起來。

好不容易爬起來後,男子發出了意想不到非常尖銳的慘叫聲,連滾帶爬地逃出了街道。

身後空無一人的街道,在一團微弱的火光之中,可以隱約地看到一個身影,一個滿臉是血的小女孩身影。

男子這輩子不會再踏入這條街道,也永遠不會忘記今晚在這條街道上面所見到的一切。

只是男子不知道的是,他這一聲求救的呼喊,竟然會讓兩個靈魂的命運,因此緊緊地結合在一起。

第一章 死神印記
【1】
任凡死了。
那個名震天下的黃泉委託人謝任凡,竟然就這樣死了。
黃泉界的鬼魂們口耳相傳著,大約在兩個月前,黃泉委託人謝任凡與君臨黃泉界的帝王──蒼穹之瞳安東尼進行了一場大戰。

任凡雖然打倒了安東尼,但是因為重傷之故,任凡最後也回天乏術。
然而,最讓鬼魂們動盪不安的是,在打敗了安東尼之後,任凡開啟了黃泉界最具盛名的「潘朵拉之門」。

這扇門在黃泉界中,與地獄齊名,也是西方黃泉界最富盛名的一扇門。
西方的鬼魂們就有句俗話說:「寧可入地獄,也不走入潘朵拉之門。」
相傳,在那扇潘多拉之門背後,有許許多多讓人難以想像的恐怖鬼魂。
而就在任凡打敗安東尼的那天,這扇禁忌之門被打了開來,整個黃泉界,頓時便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風暴之中。

萊茵河畔的懸崖邊,這裡有一座被人遺忘的城堡。
曾經,在過去的幾年中,這裡有過它最風光的時刻。
絡繹不絕的鬼魂與許多在這裡盤據定居的鬼魂,讓這座城堡熱鬧至極。
雖然這麼說或許很奇怪,但是這裡的確因為這些鬼魂而充滿了活力與生氣。

然而,在任凡死後,這裡再度回到了它過去應有的面貌。
不再有任何鬼魂造訪此地,而原本盤據的鬼魂,也隨著時間越來越少。
看著空蕩蕩的城堡,就連馬可波羅都不禁感嘆世態炎涼。
這裡曾經是如此的熱鬧,但是現在卻是如此的淒涼。
聚集在這裡的鬼魂們都知道,任凡是被誰害死的。
它們都知道,任凡明明就打贏了君臨黃泉界的霸主蒼穹之瞳安東尼。
跟黃泉界上盛傳的,任凡是跟安東尼同歸於盡不同。

但是,這也改變不了任凡死亡的事實。
或許對任凡來說,有這樣的句點也算是氣派了。
畢竟再怎麼說,與黃泉界的帝王交戰而亡,死在戰場之上,總比被一個女人拿著炸彈要脅,最後兩人一起墜落萊茵河同歸於盡要來得好吧?
對那些集中在這裡的鬼魂來說,既然任凡死了,聚集在這裡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結果就在任凡死後的短短幾天之內,原本熱鬧非凡,這座黃泉界最有名的城堡,就只剩下馬可波羅一個了。

這幾天,馬可波羅每天都會飄入萊茵河,他希望可以找到任凡的屍體或靈魂。

對馬可波羅來說,任凡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他不會跟那些鬼魂一樣,在這種時刻遺棄自己最好的朋友,就算任凡變成了鬼,他們的友誼還是可以繼續。

可是,每天搜尋的結果總是讓馬可波羅失望。
然而萊茵河是如此的大,支流繁雜,就算多給馬可波羅一百年的時間,恐怕都沒有辦法搜完。

今天,在經過了一整天的搜索之後,結果還是讓馬可波羅失望。
回到這座已經變成廢城的城堡,馬可波羅更顯得無力與心酸。
雖然早就知道,一旦任凡不在了,這座城堡自然會有這樣的一天,可是在短短不到幾天的時間,大家就鳥獸散光了,還是讓馬可波羅感覺到鬼情冷暖。

難道任凡對大家的意義,真的就只有黃泉的委託人嗎?
難道這世間真的沒有真感情了嗎?
人跟人,不,鬼跟人之間,就不會出現不離不棄的精神嗎?
對於這些鬼魂們的無情,馬可波羅雖然感到心寒,但是現實不就是如此嗎?

「唉──」馬可波羅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雖然鬼魂沒有實體不會疲累,但每當想到這裡再加上遍尋不著任凡,馬可波羅就感到心力交瘁。

正準備進入城堡之中,好好休息一晚之後,明天再繼續搜索的馬可波羅,突然感覺到不太對勁。

猛一回頭,身後遠遠的叢林之中,有種熟悉的感覺。
是誰?
一開始還以為是那些無情的鬼魂們,有一、兩個良心發現,所以跑回來了。
可是那熟悉的感覺卻是越來越濃烈,讓馬可波羅的頭越側越歪。

這感覺……
不是……
任凡嗎?

果然在馬可波羅這麼想的同時,叢林的出口緩緩地浮現了一個人影。
那人衣衫襤褸,手上還緊緊抓著一根木頭當拐杖,一拐一拐地朝城堡而來。

雖然外觀極為狼狽,但是馬可波羅非常確定,這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朋友。

──真的是任凡!
看見的瞬間,馬可波羅整個愣在原地。
想不到任凡不但真的回到了城堡,而且更重要的是,任凡還活著。
馬可波羅的淚水在眼眶裡面打轉,喃喃地說道:「還活著,他竟然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馬可波羅話才剛說完,只見任凡雙腳一軟,整個人就倒在地上。
「阿咧!」
想不到自己還在慶幸任凡還活著,他立刻就倒下了。

馬可波羅見狀,趕緊衝過去。
任凡一臉慘白,全身冒著汗,一臉痛苦萬分地躺在地上。
「任凡!」馬可波羅叫道:「任凡你沒事吧?發生什麼事情了?」
「水……」任凡緊閉雙眼痛苦地說:「給我水……」

聽到任凡這麼說,馬可波羅一懍。
印象中在跟安東尼交手之後,對黃泉界的鬼魂來說,任凡不只是瞎了,還聾了。

不管任何鬼魂跟他說話,他都聽不到,也因此斷了一切與黃泉界的連結。
「任凡你聽得到我講話了嗎?」馬可波羅激動地說:「你知道我是誰嗎?」

任凡在地上勉強地點了點頭說:「知道,廢話很多的馬可波羅。」
「對!對!」馬可波羅先是一臉興奮,然後才意識到任凡話中的諷刺,垮下了臉說:「是……關心你的馬可波羅。」
痛苦的任凡用手指著嘴巴,示意要馬可波羅幫他拿水。
馬可波羅看到了才想起來叫道:「對!拿水!你先在這邊躺一下,我去城堡裡面拿水。」

馬可波羅說完快速回到城堡,過了一會之後,果然用杯子裝來了滿滿一杯水。

任凡接過之後,一口將水飲盡,彷彿好多天沒有喝到水的模樣。
喝完水的任凡,頭一仰,整個人就暈了過去。
看著任凡身上穿的衣服,馬可波羅不解地想著怎麼會破爛成這樣呢?
從外觀看起來,身上的這件衣服的確是任凡墜落萊茵河時所穿的衣服。

馬可波羅擔心任凡身上有傷,必須趕快處理,於是將任凡的衣服掀開來,馬可波羅側著頭,看著任凡裸露的胸膛。

在任凡的胸膛中央,有一處彷彿是藍色胎記的汙漬。
先前任凡被紅龍之眼的傳人飛燕打傷的時候,馬可波羅有幫小憐、小碧一起處理傷口,當時也看過任凡的胸膛,不過他印象中並沒有看到這片有點像是胎記的汙漬。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馬可波羅總覺得自己在哪裡看過這樣的汙漬。
那顏色因為極為模糊,所以馬可波羅倒也不以為意。
順眼再往下,馬可波羅終於看到了重點。
在任凡的腹部,有個散發著黑氣的痕跡,直直的一小條,看起來倒有點像是手術的痕跡。

馬可波羅側著頭看了又看,皺了皺眉頭後,突然內心一懍。
………不會吧!
一個恐怖的推測浮現在馬可波羅的腦海裡。
為了證實這個推測,馬可波羅將任凡翻過身來,他將任凡後面的衣服也掀開來。

果然,在背後相對的位置上,也有同樣的一痕。
看到這一痕,馬可波羅嚇到整個人跳起來了。
這是……
為什麼?

原本沉浸在任凡還活著的喜悅心情,此刻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對馬可波羅來說,這比知道任凡死了還糟糕!
畢竟如果這東西真的是馬可波羅所知道的那個東西,那麼馬可波羅還寧可希望任凡就這樣死掉還比較好一點。

馬可波羅看著任凡,驚恐的表情全部都寫在臉上。
他完全無法想像與猜想,為什麼任凡的身上會有死神印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