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靈界首部曲: 來自靈界的孩子
  • 靈界首部曲: 來自靈界的孩子

  • ISBN13:9789865890131
  • 出版社:白象文化
  • 作者:萬莉瑩;曾智郎
  • 裝訂/頁數:平裝/132頁
  • 規格:21cm*14.8cm (高/寬)
  • 出版日:2012/11/01
  • 中國圖書分類:通靈;觀靈
定  價:NT$170元
優惠價: 9153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妳須執行聖事。」
有著靈媒體質的萬莉瑩,從小到大被不斷產生似真似幻的靈界夢境所困擾,直到有一天她到台中市南屯最有名的萬和宮媽祖廟去請示神尊,赫然發現廟裡的神尊即是出現在她夢境的聖像;她得到了一個明確的指示──妳須執行聖事。經過一段拉鋸與掙扎,她終於臣服,成為聖母的代言人。

這是一本探討靈媒的故事,靈媒其實是來自神靈界的孩子,本書從靈的解釋帶入到真實個案,驗證人間的因果天命。再以靈媒萬莉瑩的人生境遇,進入到靈界的故事。帶讀者一窺靈媒如何修煉而成?靈界發生的故事跟靈媒有何關係? 掀開靈媒神祕面紗……

本書特色
 
◎專業的現役靈媒現身說法,分享她在成為通靈者前、後的所見所聞。
◎收錄數則作者以靈媒身分處理之靈異個案始末。
◎從靈界的故事追溯靈媒前世,帶你一探靈界的奧祕。

萬莉瑩 (筆名)

媽祖靈媒 /通靈師
和萬有限公司負責人
南華大學哲學與生命教育系(在學中)

曾智郎

曾家蓮藕粉負責人
南華大學兼任講師
南華大學資訊管理碩士

自序一/萬莉瑩

靈媒體質的人,他的靈體介於陰陽之間。自古以來在台灣從不被重視,也不被瞭解。往往被歸類於異類,都是靈媒自己去尋求解答,如遇上有心人士,加以陷害,則會讓他在執行「聖事」之時,更為坎坷難行。因個人的異類,容易遭不同的眼光,某方面的突出,也會遭較劣者的忌妒攻擊。

具有靈媒體質者,大部份都想過個一般凡人的生活,但因自己的因果、業障及所謂的天命、天職,他們須勇於面對,接受事實。其實多數的靈媒都很認命,不像外界所言,那麼沒有慧根或思想偏差,成天幻想,不務正事。只是內心所受的折磨,不被外界所能了解。於此我以過來人的經驗,不論你是靈媒或乩身都不要忌諱、厭惡這種身分。甚至於怨天尤人,大可勇敢去面對,了解知道你的主神是誰?然後跟「祂」說:你今生今世願意接受祂的安排,也接受過去世所做所為的錯事。

自然你的主神也會被你的真誠、真意所感動。那麼你前面的路就會光輝燦爛。但不是你許下此誓言這一刻起,你的人生便開始一帆風順。因為你的主神會一路考你,考題由淺而深,考得你啼笑皆非,考得你忿忿不平,咬牙切齒。考得你心裡問號重重,是否繼續!或者收山打道回府。但奉勸諸位還是往前走,別灰心、別氣餒。

自序二/曾智郎

這是一本探討靈媒的故事,靈媒其實是來自神靈界的孩子,因此本書從靈的解釋帶入到個案的驗證。再以靈媒萬莉瑩的人生境遇,進入到靈界的故事。
本書介紹靈媒,但究其源頭,既然是來自靈界的孩子,便得再推溯到靈界的故事,因此本書主名為靈界首部曲,便是此因由。

靈界對一般凡人而言陌生虛幻,對於神職人員雖也朗朗上口,但真正能認識靈界的人恐怕未知。曾聽老一輩的靈媒說起,曾遊歷過地府,經由土地公帶入。看過刀山油鍋,見過牛頭馬面,但也僅此一說,其它的印象有點模糊。
今由萬莉瑩現身說法,親身描述靈界之事,再藉凡筆刻文而成,以遂萬莉瑩想為其原生神靈元呈瑩的遭遇,發不平之鳴的心願。

再者盼能藉由此書,稍解有緣人之迷惑,究竟有難解困惑之人者,無從了解,只能聽從一般神職人員之言,但其素質參差不齊受騙情形屢見不鮮,其原因可詳見本文的靈媒能力差別之說。常見有假藉通靈者憑三寸不爛之舌,吹噓誇大能力而銷售起神力之物,藉此斂財者屢見不鮮,或故弄玄虛因而使計得逞者。今望透過本書使人對於靈媒,稍解迷惑。

本人亦曾為敏感體質而困惑,每當預知親人將逝或將發生重大事故,便百般迷惑。而無法解救於先得知結果,更感痛苦。他人可能不解,本人的夢境之幻,究竟何者為真何者為假,常為之迷惑。夢境之中亦常扮演神靈為人處理問事。亦曾夢見坐於神龕之上之第二層中間位置,供人朝拜。也曾於夢境中坐轎遊行繞境,解救大水災難於眾人。小時候更是常可見到夢境之事,出現於現實生活之中的預知能力,而感到不舒服,種種迷惑至今無解。今有緣整編此書,理解到一切因由都來自靈界的故事。

自序一
自序二
第一篇 靈界的孩子:靈媒
一、靈界
二、靈媒
三、靈媒的靈體
四、靈媒的修練
第二篇 人間的因果天命:真實案例
一、帶有天職天命的黃小姐
二、因果業障的干擾:林太太的兒子來解因果
三、下符咒與陰符的案例:萬莉瑩的因果
四、萬莉瑩無緣的案例:已找到媽祖仍救不了命的因果業障
五、受前世母親干擾的案例:張太太的兒子
六、張先生及李小姐消業障
七、多重因果:前世同鸞姊妹干擾、李家祖墳
八、償還前世債的黃玉子
後記:聖母收伏的靈者到那裡去?
第三篇 媽祖的靈媒
一、台中南屯萬和宮的媽祖廟
二、萬和宮的媽祖從何而來
三、媽祖的先天靈
四、媽祖的靈媒萬莉瑩
五、廟後街上的「靈轉運站」
後記:犁頭
第四篇 媽祖的傳奇
一、媽祖的身世
二、默娘收兵馬
第五篇 靈媒萬莉瑩的奇遇
一、萬莉瑩的父親
二、靈媒萬莉瑩
三、萬莉瑩的奇遇
四、和萬靈子
第六篇 靈界首部曲
一、媽祖靈子元呈瑩
二、引發靈界大騷動的天界姻緣
三、奇妙幻境的靈界逃亡
四、自作亂 去徬徨
五、靈幻大變身
後記

第一篇 靈界的孩子:靈媒
無形的靈界,到底存在嗎?為何有的人能感應到無形的東西?靈媒是真的嗎?常有人會問靈怎麼來?這無形的世界確實充滿疑惑,本文將嘗試整理解答關於此方面的疑問。

一、靈界
靈界是一個總稱,內有神界、陰界兩界互不管轄。即人世間的天、地,天指的是神界,地指的是陰界。兩者沒有上司下屬關係也無指揮控制的情形。即神界不可直通陰界,陰界也不可直達神界,神、鬼不直接相通往來的。

靈界會傳達一些訊息給人世間,有靈媒體質的人能夠感應接收到,稱為媒介靈媒,往返於神、陰兩界,替人、鬼、神之間傳遞訊息,唯隨著靈媒所帶天命天職的不同,而有各自不同的接收訊息與層次。

在不同的年代,靈界需要多少數量的靈媒扮演神鬼間的溝通,靈界會將其要求與指令,傳達給神界各神尊。各神尊便依循靈界的指示,放下靈體到陽間投胎成為靈媒,他們就是來自靈界的孩子。

二、靈媒
(一)靈媒從何而來
人均有靈,只是因為靈體來源的不同,使人有不同的特性也有不同的人生運途。
對靈媒而言他們與生俱來便具有與神鬼溝通與預知的能力,但有層次的差別,並非每個靈媒都能有相同的能力。
一般人對靈媒無法了解,也隨著神祕性或被有心人士故意誤導,造成無所適從或排斥。

靈媒的形成是由他的主神決定的,不是後天可以修來的。就在靈體投胎之前,是否要賦予靈媒的資格,及其能力的多寡早已由他的主神定下。出生到陽間後的後天靈體,為便於日後的辨認,靈媒的主神會在他的天靈蓋上,標記出無形的八卦圖記。

(二)靈媒的區分
從靈格來分,靈有先天靈、後天靈、原生靈三大類。凡是從事與無形界鬼神溝通的人稱之為靈媒。靈媒大都賦有「天職」或「天命」。投胎成為靈媒,具有特殊體質,其在靈界的原靈就是先天靈。而投胎為一般人的原靈就是原生靈。凡人死後未回到靈界報到的靈稱為後天靈。

靈媒區分為領有通職證、通事證、以及兩者兼備等三類型。領有通職證可以執行處理個案,乩身通常屬於此類。領有通事證可通神界與陰界,通常為通靈者,有預知能力,但不可執行處理個案代為解決問題,否則要承受別人的業障與因果。領有兩者證件具有通靈與乩身雙重身份者,則可以執行靈界與人間的溝通協調事件。
靈媒能具領何種證件須主神決定,他的修行也會受主神嚴格規定與掌控。

現在俗稱的乩身,所領的天命屬於通職證,任務是讓神靈借身也稱身佈施,可方便溝通協調人與靈之間的問題,但本身無通靈與預知能力。一般而言神靈退駕後便無法溝通處理問題,也無法知道靈界訊息。他的修行方式由主神決定,與通靈並沒有階級高低之分。

(三)靈媒執事須經領旨
凡靈媒到時機成熟時,須再經過領旨的程序才能執行聖事。即領有通職證或領有通事證及通職證者,須於後天補辦手續稟告靈界。
程序為先遞香案再申請旨令,必須先獲得自己的主神告知才能進行。帶有天命的靈媒所領的旨,可分為懿旨與玉旨。懿旨指的是女性領的旨,男性則為玉旨。

靈界為了提升這類型人的層次與境界會給他一些「考試」與「課題」,是否能過關就要看個人的悟性與慧根。絕大多數的靈媒,他們的天賦都是與所被設定的任務執行有關,所負的職責也由他的主神決定。靈媒層次提升非常重要,如沒通過主神的考試將被廢職,他的主神這世也不會再找其他人來遞補,須等他百年之後回靈界重審。

(四)靈媒體質特性
一般大眾對靈媒的認知就是可以「感應」到一些東西的人,即靈媒就是可以看到神鬼與接收無形界訊息。其實這只是統稱但不能說明全部。而敏感體質的人也不代表就能擔任靈媒,其兩者之間還是有程度上的差別,靈媒與敏感體質是不同的。
靈媒所表現出的現象可分兩種:1、內在現象:感應、意通、耳通、眼通、夢境等能力。2、外在現象:靈動、訓體、寫天文、說天語等等。

1.靈媒與敏感體質的區分
有些具有對靈界感應能力的人,通常歸類為敏感體質。只有感應但無法清楚得知訊息,沒領有任何證件也無領旨,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來處理靈與人的問題。
敏感體質的人靜態現象為:也會感應到不同的磁場,容易被鬼神干擾。所以也常有身體的不適感,如頭暈、頭痛、頭脹等等,偶然可以看到一些影像從身旁晃過;偶而感覺到身邊有些東西存在;偶而聽到一些聲音。動態現象為不自覺得手舞足蹈或自我拍打,靜坐時會前後或左右晃動等。

法會與廟會活動祭拜過程中,會引來眾多的孤魂野鬼,體質敏感的人,若常跑廟寺或喪場也會給自己增加卡陰的機會。到廟寺活動或參加法會後,會覺得身體不適、頭痛、噁心、疲倦等等,這也是敏感體質的人會有的現象。

敏感靈體的人常被誤認為靈媒,有時也會被法師歸類為乩身,其實這是錯誤的,運用不當是會為自己惹來更大麻煩的。這種敏感靈體的人必須要透過請示神尊,確認自己是否帶有天命,所領的證件類型是通職證或通事證或兩者兼有。如果沒有天命那是不能成為靈媒候補的人選。也無法透過訓練得來,否則可能會代替承受別人的業障與因果,因此並非有一些敏感體質就可由法師指定訓練,成為執行神事的人。

敏感體質與靈媒在本質上其命格是不同的,帶天命、天職的靈媒是有主神的輔導,敏感體質者卻沒有,而且他們也不是靈媒的後補生。因此有敏感體質者,不代表就能成為靈媒預備的人選,因為他們沒有主神賦予天命、天職,所以千萬不可去求,而誤入假靈媒、假乩身之路,這叫自討苦吃。

2.靈媒常有的肉體困擾
靈媒常會有失眠嗜睡、多夢現象,夢中有時也會回到靈界主神處。所以常常飽睡一頓後,起床仍然覺得疲憊不堪,甚至於頭痛頭暈胸悶煩躁等等的毛病,因人而異。有時靈媒的天靈蓋會痛,主要因為他的先天氣無法排出體外而引起,這些現象可靠著運動排除。

靈媒常因不知自己的體質與特質,而對幻聽幻像感到困擾與無所適從。當他們無法解讀這些原因又無法求證其真偽時,求助醫生的結果幾乎全被歸屬為精神衰弱症。此常發生在進入神職服務之前較為嚴重。另外靈媒因體質的特殊對別人拜過祖先的食物,應該避免食用。

3.靈媒為何容易卡陰
靈媒容易卡陰主要是他們的體質跨越在陰陽兩界的磁場之間,而在外游離的陰魂陰靈,都會紛紛聚集來,他們本身就像是個吸盤或磁鐵會吸引陰魂靠近,並非他們身上有任何標幟的關係。

容易卡陰是靈媒正常的現象,沒有自我保護與預防的方法,只能習慣就好。靈媒在成長的過程中常會表現出許多的與眾不同,一般父母如果對陰陽界沒有正確的認識,可能給靈媒帶來危機,所以一定要找出原由,作適當的處理。

第五篇 靈媒萬莉瑩的奇遇
在夢境中屢屢接獲媽祖的訊息,猶為抗拒不從與百般迷惑的萬莉瑩實乃迷惘,到底是真的,還是只是虛幻的夢,其實幻境之中「聖母」顯現的詩言早已拉開序言:

「吾在靈山數萬年,祢在苦塵數千年,
魂來魂去待何世,今世不為為那樁,
累世輪轉永不悔,萬里尋蹤覓何處?
百思不解妙其中,打開心門自然解。」
(農89.07.28)

一、萬莉瑩的父親
台灣光復初期的斗六是個鄉下村落,村中人家屋頂舖蓋著灰色的瓦,屋身砌著紅磚,周圍一畝一畝田園相連。青蛙爸爸、青蛙媽媽,每天都會帶隊演唱著,參差不齊的多部合音晚安曲,更令人欽佩叫了整晚也不「破音」。

萬員外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他總是會騎著當時最炫的「鐵馬」載著他最疼愛的女兒萬莉瑩,到處去拜訪朋友。人家是有子萬事足,而他卻是擁有女兒萬莉瑩,讓他春風得意樂笑開懷,常把萬莉瑩打扮成小公主,因她是萬員外心中最疼惜的小公主。

每當經過村落的廟宇時,萬員外總是站在外面雙手合十拜一下,就趕快離開,宮廟裡有乩身讓人問事,他絕不去看,他認為那是人在作怪,神、鬼還要靠人扶。參與廟會太沉迷的人,往往會放下農田上的活,把神明的事列為優先排序,但萬茂盛卻不這麼想。農田的莊稼的活最要緊,求神不如求己,努力工作掙存家產不要讓村人看不起。

這是發生在早期典型的農村生活中,看天吃飯的農人,最是畏天地敬鬼神,在農忙之餘的生活上幾乎是神明廟會為中心。下田收工後的晚上,常常可以看到一群村民聚集在某家門口,利用手轎、神轎在問神解決疑難雜症。還有很多村民出門要拜拜,回家也要拜拜,做新衣服、搭屋做灶、動土、農田收成也都要看黃曆吉日,廟裡的神明指示幾乎是全村的談論焦點。但還是有一些勤奮工作的人,認為信得太迷不如靠自己努力比較實在,這是當時智者之語。

萬太太在傍晚晚餐時間,一邊準備飯菜一邊為家人口頭報告,在村中發生的最新消息:「今天有間宮廟的神尊,借用別間廟的乩身指示說已找到乩身。」
萬員外未等萬太太新聞轉播結束,吞下口中飯菜,然後抬起頭來瞪她一眼,說:「妳太閒了!家裡大大小小管好就好,別盡說這些無聊的事。」萬太太覺得苗頭有點不對,轉過臉使個眼神示意三個小孩靜靜吃飯就好,同時悄悄的向莉瑩嘟個嘴揚個眉角,很有默契的大家便各自分工。因為這個女兒是萬員外的心肝寶貝,有辦法讓火冒三丈中的萬員外熄火的就是她了。

渡過中年平順的每一天的萬茂盛,這天也跟平常一樣,晚餐後,在廳堂的椅子上半坐半躺的吸著煙。哦!「快樂似神仙。」接著會從口袋中取出一張紙,上面有他歪七扭八的字。這是萬員外的習慣,把明天要處理的事件一一記下,不會遺漏或忘掉。

當讀到最後一條時,「什麼!」當他更加聚睛會神觀看時,忽然整個人就像中邪似的跳了起來,口中唸著沒有人能聽得懂的語句,聲音越來越大。原來顯現的正是靈界天書的字,所唸出的聲音正是靈語。
房內的萬太太聽到聲響後問著孩子說:「那是什麼聲音?」同時快奔到廳堂看看,到底是什麼事情。

當她前腳踏入廳堂準備察看時,只見萬茂盛像粗暴的野馬往外直奔而去。只見著背後身影的萬太太察覺好像不對勁,趕緊跑去找緊臨的隔壁大伯萬茂田,緊張的說茂盛不知怎麼地跑的很快的往北方向跑出去了。於是萬茂田騎著他的鐵馬追了出去。遠遠看見弟弟茂盛,自己雖拚命的踩著腳踏車,卻還是追不上,眼看著弟弟如同飛毛腿般的快跑直奔,心裡直納悶著「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怎麼跑這麼狠,這麼會跑……」

追著間,萬茂盛已轉身飛奔到村中香火鼎盛的大廟門前,只見人杵在關著的大門口,敲打著廟門。此時內處廟公像是早已接到指示般的,準備齊全在廟內靜候佳音,只待信號一響便由廟內大喊說:「乩身到了。」彷彿是在通告廟內的各神尊。
萬茂盛這下可糗大了!老天爺好像跟他開個大玩笑,大家都已經知道他就是指定的「乩身」。

隔天早上茂田走到弟弟茂盛家,告知他,當「乩身」必須遵守的規矩,譬如:「須到廟裡靜坐四十九天、神靈降駕辦事前兩天須吃素,等等的規定。」茂盛用無主的目光瞪著哥哥說,真的有這回事嗎?

他繼續追問:「昨天晚上自己是不是著猴了?」茂田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說:「你心裡應該很清楚,別做無謂的抗拒。」萬茂盛六神無主呆呆的喃喃自語,重複的唸著「這是真的嗎?」一副頹然似的坐在椅子上,這會是他這輩子的惡夢嗎?

二、靈媒萬莉瑩
(一)未出道前的萬莉瑩
萬莉瑩也有她的困擾,自從她懂事後,便常常做相同的夢,不知為何狂跑,最後跌倒或跌落山谷,然後驚醒過來。

也常在下午時刻,走到庭院的小山坡,坐在草皮上,望著低垂的夕陽。內心會跑出一個聲音──「來自何處?又要往何處?」
小時後曾望著天,藍藍的天空像開了一個洞,更像一道門。一直藏在心裡,不敢說出來,深怕被人誤解腦袋瓜有問題。自從有電視後,萬莉瑩就喜歡看偵探方面,神、鬼方面的節目。

夢中在隱僻山道奔跑,沿著溪邊趕路或停住腳步望著深谷和劍湖,直到漸漸模糊,不曉得該何去?何從?突然腳下踏了空,失足墜落崖邊而驚醒。這樣的夢,已經相同的連續的夢過千百回。自己常在心裡不由自主的發出嘆息聲,自言自語的「甩掉他們,甩掉他們!」有時更想找尋以了解為何會這樣?我在逃避什麼?最後只能笑笑,「又有誰能告訴我?」

有時睡得酣甜,醒來時已日落西山。萬莉瑩常有如此昏睡與臨死那種感覺。曾於夢中見有二位仙人使出一道光,牽引她到一間廟前告訴她,於三十九歲那年須做祂的靈子,說完之後便不見人影,只出現一個「萬」字,驚醒後才知又做夢了。
夢境的迷惑跟了她近十年,萬茂盛見女兒有所困惑,建議她「到廟裡請示神尊,打開心中的結。」

萬莉瑩於是提著水果籃,跑到南屯最有名的萬和宮媽祖廟去,請示神尊。當雙膝跪在拜氈上神像前,兩眼呆呆的張望時,猛然瞧見神尊的聖像,簡直就跟夢中見到的一模一樣。此時心中為之一震。再舉起「聖筊」請示,擲筊數十次答案都是肯定的──「妳須執行聖事。」此時的萬莉瑩頓然覺得全身疲累酸痛、心頭鬱悶,後腦勺沉重,內心告訴自己趕快離開這個地方。

當夜,寒風從木門的縫隙鑽進來,萬莉瑩細想,難道以前的夢會成真?想到此,心情非常很糟,心想如果以後都不要去見神,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煩惱此事。
當縮著身子躲在棉被裡,告訴自己暫時忘掉趕快睡覺,卻在夢境中又出現。只見聖母在天空垂下一面布簾,黑色墨跡寫的:「吾在靈山數萬年,祢在苦塵數千年,魂來魂去待何世‧今世不為為那樁‧累世輪轉永不悔‧萬里尋蹤覓何處。百思不解妙其中‧打開心門自然解。」

隔天早上,萬莉瑩踏出寢室,昨晚的字句仍清晰的烙印著,如影隨形地在她心裡打轉。有個聲音告訴她要將那些字句抄寫在紙上,果然寫好之後,那些字句的影像就不在腦海裡飄浮,突然全部消失。萬莉瑩不敢相信的,這條路該怎麼走,走向何方。

萬員外不敢相信,居然還有比自己當乩身的事還更糟。聽著莉瑩描述後,幾乎心臟快停了。他了解走這條路的心酸血淚,最後,只能勉強地伸手拍拍女兒的肩膀說:「別做無謂的抗拒。」萬莉瑩也不敢相信父女倆的命運是相同。

(二)萬莉瑩的矛頓與調整
萬莉瑩發現自己的故事,精采度沒有比「阿爸」好,困難度卻遙遙領先。她也覺得主神應該是跟她開玩笑,萬和宮裡根本就沒有採用乩身,幫信眾處理事情,所以那些夢是錯誤的。她這樣安慰自己。

許多南屯的朋友幫忙打聽,萬和宮對信眾問事處理這方面的事,三百年來從不觸及。所以自己所有的夢應該都是幻覺。莉瑩一方面安慰自己,一方面想讓聖母知難而退的,又跑回廟裡去,跟「聖母」提議,媽祖要採用乩身辦事,應該顯靈去跟財團的董事長或廟方的主管託夢表明。提議稟告完畢後求得一籤,籤詩上寫著:「言語雖多不可從,風雲靜處未行龍,暗中終得明消息,君爾何須問重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