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410元
優惠價: 85349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評

本冊是魏國的文臣武將以及宗室傳,著重突出了他們在各方面的卓越成績。如卷十七張遼、樂進、于禁、張郃、徐晃傳,突顯了在漢末軍閥割據的大背景下,作為武人,他們追隨曹操,並不是像士大夫那樣,出於某種政治理想的追求而主動投附。樂進由曹操早期身邊的保衛人員,成長為將軍;于禁是經由陶謙推薦給曹操,張遼先後跟隨過丁原、何進、呂布,在曹操擊敗呂布後,才又投附曹操,張郃應募從軍,後為袁紹將軍,在戰場上與曹操敵對,只因戰事失利,又不被信任,出於保命的原因,轉而投奔曹操。相對來說,徐晃較為特別,他是在與楊奉等奉漢獻帝到達洛陽後,因主事者矛盾重重而選擇了曹操。總的來說,他們只是一批誰使用自己,就為誰拼命的勇士,漢末動亂給他們提供了機會,曹操軍事上的成功,使他們得以垂名青史。
當群雄並起,爭相逐鹿之時,政治軍事人才擇主而事,甚至臨敵倒戈,往往會成為佳話。但當大勢已定,戰敗降敵,則前功盡棄。張郃棄袁紹來奔,曹操大加表彰,「最號毅重」的于禁於襄陽投降關羽,盡管可能有千般理由,但終瑕疵掩瑜,一代名將落得「須髮皓白,形容憔悴」,其內心痛苦可見。魏文帝曹丕先以古人敗而興國的典故加以慰勉,復又刻意侮辱,也足見其肚量有限。
從卷二十可以看出,曹魏時期的薄葬之風,首先與當時社會政治環境有關。從東漢末黃巾之起到曹操統一,北方地區經歷了長期的社會動亂,動盪不安的社會政治環境,長期的戎馬倥傯的征戰生涯,使曹魏統治者既不可能精心營造墓穴,也更要考慮死後陵墓安全問題。葬厚墳高,發掘必速,這是魏晉以前不斷發生的歷史事實。正是這種事實的教訓,使統治者主張在葬事上除厚務薄。
經濟發展的狀況是影響曹魏時期葬風的又一個因素。東漢末年的社會大動亂,造成土地荒蕪,生產凋敝。南朝梁任昉《述異記》中描寫東漢末年北方經濟凋敝的情景說:「袁紹在冀州時,滿市黃金而無斗粟,餓者相食,人為之語曰:『虎豹之口,不茹飢人』。」「漢末大饑,江淮間童謠云:『太嶽如市,人死如林,持金易粟,貴於黃金。』」「洛中童謠曰:『雖有千黃金,無如我斗粟。斗粟自可飽,千金何所直』」。曹魏政權正是在這種社會經濟背景下建立起來的。在這種情況下,厚葬既為社會經濟水準所限制,也會使本來惡化的經濟雪上加霜,導致社會的進一步動盪不安。作為政治家的曹操,自然要努力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史書上所說「魏武帝以天下凋敝,下令不得厚葬」,正說明經濟對曹魏喪葬的影響。
透過深入淺出、精闢入裡的研析,讓您看懂史事,了解史實。

梁滿倉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歷史所畢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研究員
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吳樹平
北京大學中文系古典文獻專業畢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研究員

導 讀
一、陳壽的生平與《三國志》的結構
《三國志》作者陳壽,字承祚,巴西郡安漢縣(今四川南充)人。生於蜀漢建興十一年(西元二三三年),卒於晉惠帝元康七年(西元二九七年)。
 

陳壽早年受學於同郡著名的史學家譙周,攻習《尚書》、《春秋》三傳,精讀《史記》、《漢書》,聰敏機警,屬文富豔。在蜀漢時,曾為衛將軍主簿、東觀祕書郎、散騎黃門侍郎。他為人正直,宦官黃皓專權,朝中大臣曲意阿附,陳壽卻不去逢迎,因此一再受到譴黜。他居父喪時,患有疾病,讓侍婢調治藥丸。按照當時的封建禮教規範,是不允許的,由此引起了鄉黨的貶議。蜀漢滅亡以後,陳壽多年被排斥在仕途之外。


魏元帝景元三年(西元二六二年),蜀漢滅亡,過了兩年,司馬炎奪取了曹魏政權,建立了晉朝,陳壽時年三十三歲。司空張華是個愛才的人,十分賞識陳壽,認為他雖然不能遠避嫌疑,但揆以情理,不應受到貶廢的懲罰。於是陳壽被舉為孝廉,領本郡中正,官佐著作郎、著作郎,又出補平陽侯相。晉武帝泰始十年(西元二七四年)以後,他又回到京師,在中央機構擔任著作郎。


陳壽撰成《三國志》一書後,更加受到張華的賞識,準備推薦為中書郎。權臣荀勗忌恨張華,自然對陳壽不滿,再加上《三國志‧魏書》不符合荀勗的意願。所以,荀勗極力排斥陳壽,授意吏部把陳壽調任長廣太守。長廣郡郡治在不其(今山東即墨西南),其地遠離京師。他以母親年老為藉口,辭官不就。鎮南大將軍杜預即將離開京師赴任時,上表薦舉陳壽,說他知識通博,可任散騎侍郎。正巧皇帝剛剛任命壽良擔任這一職務,便改任陳壽為治書御史,成為皇帝左右的侍從官員。這是陳壽一生中擔任的最重要的職務。後來他在母親去世時,辭掉了這一官職。陳壽母親臨終前留下遺囑,要把她埋葬在京師洛陽。陳壽遵照遺囑辦理,遭到世人的非難,認為不把母親歸葬故土蜀中有違禮教,由此又蒙受了貶議。過了幾年,起用為太子中庶子,沒有就職就病逝了。


綜觀陳壽的一生,仕途並非一帆風順,前後兩次出現坎坷,沉滯累年。凡是官場人物的升降進退,總是與政治氣候息息相關。西晉政權與曹魏政權有著直接的承襲關係,陳壽是蜀漢文士,到京師做官,等於是外來戶,總會受到有意或無意的排擠。西晉朝政紊亂,派系林立,權貴恣肆。陳壽的從政道路受到了這股政治洪流的衝擊和阻斷。


中國古代的歷史學家創造了多種史書編撰體例,主要有編年體、紀事本末體和紀傳體三種。紀傳體創始於西漢司馬遷撰寫的《史記》。這種史書體例以本紀和列傳為主體,本紀按年月次序記載帝王的言行政績,兼述當時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外交等重大事件,排列在全書之前。列傳主要是各類代表人物的傳記,在全書中篇幅最多。陳壽撰寫《三國志》就是採用了紀傳體。


《三國志》共六十五卷。包括〈魏書〉三十卷、〈蜀書〉十五卷、〈吳書〉二十卷。〈魏書〉由「紀」、「傳」兩部分組成,紀包括〈武帝紀〉〈文帝紀〉〈明帝紀〉〈三少帝紀〉四篇,傳以〈后妃傳〉居首。〈蜀書〉和〈吳書〉只有傳而無紀,傳在順序排列上,猶如一部獨立的紀傳體史作,居首的是兩國君主的傳記,以及與蜀、吳有承襲關係的人物傳記。〈蜀書〉把劉焉、劉璋傳放在最前面,其後便是〈先主傳〉〈後主傳〉,再接以〈二主妃子傳〉。〈吳書〉以孫堅、孫策二人傳記居前,後面便是〈吳主傳〉〈三嗣主傳〉。與〈魏書〉〈蜀書〉不同的是,〈吳書〉於諸君傳記之後,沒有以后妃傳相接,而是排列了一篇一般人物的傳記,然後才是〈妃嬪傳〉。就一般的紀傳體史書通例,妃嬪傳大多數安排在帝王專篇之後。有志、表的,排除志、表,也與帝王專篇銜接。這是封建時代等級制度和倫理綱常的真實反映。〈吳書〉中〈妃嬪傳〉的這種編排方法是特殊的一例。

二、三國鼎立的形成與時代格局
東漢末年,黃巾起事失敗後,中央朝廷已無法維持對全國的統治。在京師,外戚和宦官的鬥爭熾熱化。少帝劉辯繼位,握有實權的大將軍何進聯絡袁紹,起用名士,處死統領西園八校尉軍的宦官蹇碩。又讓并州牧董卓進京,協助他掃除宦官餘孽。宦官乘機殺死何進,袁紹又把宦官一網打盡。董卓旋即統兵進入京城洛陽。


董卓專權施暴,本來就盤據一方的州郡牧守,紛紛以討伐董卓為名,各樹一幟,擁兵割據。獻帝初平元年(西元一九○年),以袁紹為盟主的關東同盟軍進屯洛陽周圍,董卓挾持獻帝西遷長安。洛陽一帶飽受戰爭災難,變為廢墟。初平三年(西元一九二年),王允、呂布殺死董卓,討伐董卓的關東同盟軍解體,開始了爭奪地盤的長期混戰。經過多年的混戰,全國形成了大大小小的許多割據勢力,袁紹占據冀州(今河北中部和南部)等地,曹操占據兗、豫二州(今山東西南和河南東部),公孫瓚占據幽州(今河北東部和北部),公孫度占據遼東(今遼寧),劉備、呂布在陶謙之後占據徐州(今江蘇北部),馬騰、韓遂占據涼州(今甘肅),袁術占據揚州的淮南部分(今淮河下游一帶),劉表占據荊州(今湖北、湖南一帶),劉焉占據益州(今四川),孫策占據江東(今長江下游以南)。
 

建安五年(西元二○○元),袁紹與曹操在官渡北面的陽武(今河南原陽東南)展開大規模的決戰,曹操擊潰袁紹的軍隊,奠定了統一北方的基礎。建安十二年(西元二○七年),曹操率軍北征與袁氏勢力相勾結的烏桓,取得了勝利,消滅了袁氏殘餘勢力,使北方大部分地區歸於統一。建安十三年(西元二○八年),曹操把兵鋒指向南方,企圖統一全國。當年七月進攻荊州,荊州牧劉琮不戰而降,依託於荊州的劉備屢屢退卻。當時,統治東南的孫權極為震驚。劉備、孫權為了自身的存亡,攜手抗曹。在赤壁(今湖北嘉魚東北),孫劉聯軍大敗曹軍,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赤壁之戰。戰後,曹操北歸,孫權在東南擴張,劉備則向西南發展,基本形成了三國鼎立的格局。延康元年(西元二二○年)十月,曹操之子曹丕即帝位,建都洛陽,國號魏。次年,劉備稱帝,建都成都,國號漢,後人稱作蜀漢。孫權接受了曹丕的封號,稱吳王。魏明帝太和三年(西元二二九年),孫權稱帝,建都建業(今江蘇南京),國號吳。


在三國對峙時期,不論是經濟上的實力,還是軍事上的實力,曹魏都強於蜀漢和吳國。但是,這三個國家,不論實力強弱,都想不斷擴充地盤,兼併他國。軍事上的較量,政治上的對抗,經濟上的衝突,乃至思想文化上的對立,可以說是三國時代的主調。

三、《三國志》的內容特色與編纂方法
歷史學是現實的反映,無法割斷與現實的聯繫。在我們了解了三國時代的社會情況之後,再來討論《三國志》的內容特色和編纂方法,也就容易理解了。


我們閱讀《三國志》,會發現有關戰爭的內容比比皆是。魏、蜀、吳三國上至皇帝,下至州郡牧守,所考慮的多是軍事力量的積累,戰爭時機的選擇,戰略和戰役的勝負。即使所記載的各國採取的農業生產政策和措施,各國選官用人標準,各國縱橫變化的外交策略,乃至各國上層統治者的婚姻關係,都與戰爭有著直接或間接的聯繫。因此,全書中設立的軍事將領的傳記特別多,在許多地方大吏的傳記中,也特別重視武功的記載。《三國志》內容上的這一特徵,倒不是陳壽心存尚武之意,而是三國時代的實際狀況使然。


《三國志》是斷代為史的,三國的時間斷限,嚴格的說,應起自東漢獻帝建安二十五年(西元二二○年)曹丕稱帝,建立魏政權,終於晉武帝太康元年(西元二八○年)吳國滅亡,其間歷時六十年。陳壽如果拘泥於斷代為史的原則,只記載三國六十年的史事,那麼,就會割斷三國的醞釀期,使人們對三國歷史的認識缺乏完整性和系統性。三國的奠基人曹操父子、劉備和孫權兄弟,都起於東漢末年。奠定曹操發展基礎的曹、袁官渡之戰,導致三國鼎立的關鍵戰役赤壁之戰,都發生在東漢末年。假使固守三國的上下時間斷限,勢必造成曹、劉、孫三氏許多重大史事失載。陳壽撰《三國志》,實事求是,從實際出發,把《三國志》的記事上限提前到東漢末年,大體起自東漢靈帝晚季,他不但記述曹、劉、孫三氏在東漢末年的活動,而且一些與三氏史事相關連或言行無涉的重要人物,也網羅到了書中。這樣,從曹丕稱帝算起,《三國志》記事向前追溯了三十多年。


陳壽不拘泥時代斷限的記事方法,曾遭到非議。唐朝史學家劉知幾《史通‧斷限》就對追述曹操與之有關的東漢末年人物進行批評,認為不該記載與曹操沒有直接關係的人物,如董卓、臧洪、陶謙、劉虞、公孫瓚。筆者認為,這些人都曾風雲一時,東漢末年的社會動盪與他們的所作所為密不可分。為他們立傳,才能展示東漢末年的社會大氣氛。在這一社會大氣氛下活動的曹操,更具有廣泛的社會色彩,讓人們更加容易觸摸到他的社會脈搏,把握他的軍事、政治生涯的起落規律和作為。立足曹操一人的小氛圍,可以說董卓等人與曹操沒有緊要關係;但著眼於社會大氛圍,就不能得出這一結論了。所以,劉知幾對陳壽《三國志》斷限上的批評,並不可取。
在陳壽撰寫《三國志》之前,用紀傳體編寫的史書出現了三部代表作,即西漢司馬遷的《史記》,東漢班固的《漢書》和劉珍等人的《東觀漢記》,前者是跨越數千年的通史,後兩部史書是斷代為史,與《三國志》相同。由於西漢、東漢是劉氏的一統天下,所以《漢書》和《東觀漢記》記載的都是一個國家政權的專史。三國時代,魏、蜀、吳鼎立,採用《漢書》和《東觀漢記》那種編纂方法,顯然無法記述三國的歷史,不可能恰當的反映歷史的實際狀況。陳壽在採用前人開創的紀傳體的同時,以魏、蜀、吳三國各自成史,自成體系,合則為一歷史時期的紀傳體斷代史,分則為紀傳體國別史。這種修史的方法,在中國史學發展史上尚屬首創。


在中國封建社會,幾個政權並立時,總是有正閏之爭,也就是哪一個政權是「正統」,哪一個政權是「閏偽」。每個修史者都有自己鮮明的政治態度和思想傾向,在撰寫歷史時,無法超脫正閏的觀念,總是把他所擁護的政權置於「正統」地位。陳壽《三國志》也表現出明顯的「正統」觀念。對魏、蜀、吳三國,他奉魏為「正統」。這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曹丕、劉備、孫權均自封為皇帝,獨自立國,本沒有主次之別。巴蜀是陳壽的故鄉,他生於斯,長於斯,仕於斯,對巴蜀的情愫是不言自明的。另外,劉備是漢景帝子中山靖王劉勝的後裔,蜀漢君臣都把自己的政權與兩漢看作有直接的承襲關係,劉備即帝位前太傅許靖、軍師將軍諸葛亮等人勸進表文即稱劉備「出自孝景皇帝中山靖王之胄」,強調了與漢高祖劉邦的關係。劉備祭告天地踐帝位之文,申明劉氏「祖業不可以久替」。劉備以中興漢室為號召,在輿論上居於有利的地位。但是,陳壽並沒有因為以上各種因素而把〈蜀書〉置於首位。他有意識的把〈魏書〉排列在前,突出曹魏,以示「正統」。


第二,根據紀傳體史書的常例,魏、蜀、吳三國的君主均應設立帝紀。但是,陳壽僅把魏國幾代君主納入帝紀,而把蜀、吳諸帝編次於傳中。從編纂體例上降低了蜀、吳諸帝的地位,等同於王侯。這是以魏為「正統」的重要標誌。


第三,在《三國志》的行文中,不少地方也表現了陳壽以魏為「正統」。在〈魏書〉中,對文帝曹丕、明帝曹叡和三少帝曹芳、曹髦、曹奐皆稱「帝」;而〈蜀書〉中,對蜀漢君主劉備、劉禪稱「先主」、「後主」;〈吳書〉中,對吳國君主孫權稱「吳主」,或直書其名。古人對死的用辭頗為嚴格,最能體現尊卑等級。按規定,皇帝、皇太后、皇后死曰「崩」,諸侯王和身分地位與之相埒的人死曰「薨」。陳壽撰《三國志》,記載魏國君主和皇太后之死皆曰「崩」,對吳國君主則稱「薨」,而記劉備之死則稱「殂」。「殂」者,亡也。既不同於「崩」,也不同於「薨」,在禮制等級上沒有嚴格的定義。選用一個「殂」字,既與奉魏為正統不相扞格,又沒有明顯的把劉備視作侯王。陳壽在政治現實和懷念蜀漢的思想矛盾中找到了一個平衡點。
 

陳壽以魏為「正統」,是容易理解的。司馬氏的西晉政權直接從曹魏手中奪取過來。魏明帝死後,養子曹芳繼承帝位,年僅八歲,大將軍曹爽、太尉司馬懿輔政,正始十年(西元二四九年),司馬懿發動政變,殺死曹爽,控制了曹魏的軍政大權。嘉平三年(西元二五一年),司馬懿去世,其子司馬師專擅朝政。曹髦正元二年(西元二五五年),司馬師去世,其弟司馬昭把持國柄。司馬氏利用手中握有的軍政實權,經過十幾年的酷烈鬥爭,終於摧毀了親曹魏的勢力。曹奐咸熙二年(西元二六五年),司馬昭去世,其子司馬炎繼昭為丞相、晉王,很快廢掉了曹奐,自立為帝,建立晉朝。陳壽著手撰寫《三國志》,時值晉武帝年間。他立身於晉,維護晉政權也是不言而喻的。既然晉政權脫胎於曹魏,那麼,陳壽撰修三國史,必定要尊魏為「正統」。因為只有魏是「正統」,與它國運相承的晉才是「正統」。這裏所反映的正是史學與現實的底蘊。


我們指出陳壽《三國志》以魏為「正統」,與此同時,也應該看到,陳壽並沒有把蜀漢和吳國當作僭偽政權,而是從客觀的政治環境和他自身的史學膽識出發,考慮了歷史的實際狀況,賦予蜀漢和吳國一定的歷史地位。他把〈蜀書〉〈吳書〉單獨成帙,與〈魏書〉並列。紀傳體史書中一般人物傳記的撰寫方法是摘取傳主一生典型事跡進行編次,內容通常不超出傳主的活動範圍。〈蜀書〉〈吳書〉中的諸帝傳記,沒有採用這種敘事方法,而是按年月記事,所載內容既有諸君的重要言行,更多的則是有關蜀漢和吳國的軍事、政治、經濟、文化以及皇室的重要活動和變化,這與紀傳體史書中帝紀的編纂體例和方法是完全相同的。所以劉知幾在《史通‧列傳》中說:「陳壽《國志》載孫、劉二帝,其實紀也,而呼之傳。」蜀漢和吳國的妃嬪,陳壽在〈蜀書〉〈吳書〉中闢有專篇,繫於諸君傳記之後,這也表明陳壽正視了蜀漢和孫吳二國的獨立性。


古人修史,通常都有一些現成的材料可供採摘和參考。陳壽撰寫《三國志》,在材料上也有所依傍。

魏文帝黃初年間和魏明帝太和時期,曾命衛覬、繆襲用紀傳體編修魏史,歷時多年,沒有完成。又命韋誕、應璩、王沈、阮籍、孫該、傅玄等繼續撰修。後來只有王沈完成了修史工作,勒成《魏書》,這是官方控制下撰成的第一部曹魏專史。王沈《魏書》卷帙頗多,《史通‧古今正史》和《舊唐書‧經籍志》記為四十四卷,《隋書‧經籍志》著錄為四十八卷,《新唐書‧藝文志》載為四十七卷。大體在同一個時期,京兆人魚豢以私人的身分撰成《魏略》,記事止於魏明帝。同王沈《魏書》一樣,此書亦是紀傳體裁,它是私家撰修的第一部曹魏專史。


孫吳也曾下令組織人力撰寫本國當代史。孫權在位後期,即命丁孚、項峻編寫《吳書》。他們缺乏史學才能,不能勝任史職,結果失敗了。到孫亮時,又下令讓韋曜、周昭、薛瑩等人訪求往事,共同著述,使《吳書》粗具規模。後來經過韋曜的不懈努力,終於撰成《吳書》五十五卷,篇幅超過了王沈《魏書》和魚豢《魏略》。


曹魏和孫吳兩國史學家撰修的本國當代史,卷帙龐大,內容豐富,這就為陳壽撰寫《三國志》中的魏、吳二志,提供了大量的材料,供他篩選。《三國志》裴松之注文中屢引魚豢《魏略》,只要拿《魏略》遺存的文字與陳壽的史文相互對比,就不難發現陳壽對《魏略》既有大量材料的淘汰,又有大量材料的吸取。


蜀漢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史官,《三國志‧蜀書‧後主傳》評語中說:「國不置史,注記無官,是以行事多遺,災異靡書。」這就使蜀漢沒有產生當代人撰寫的蜀漢專史,陳壽修〈蜀書〉,無可憑藉。但是,陳壽畢竟是蜀地人,又做過蜀漢官吏,有條件耳聞目睹當時的重大歷史事件,了解上層統治者的經歷,熟悉當世的典章制度。加上他又編輯整理過《諸葛亮集》,對諸葛亮自然有深入系統的了解,抓住了撰寫蜀漢專史的一條重要脈絡。另外,陳壽在仕途中,先後擔任過史官之職,如蜀漢時做過東觀祕書郎,晉朝初年做過佐著作郎、著作郎,這些職務使他有機會看到國家收藏的圖書檔案。陳壽能夠在沒有前人蜀漢專史可資借鑑的情況下完成《三國志》中的〈蜀書〉,與他個人具有的這些有利因素密不可分。

四、陳壽的史學才能與成就
對一個修史者來說,在掌握了大量的材料之後,能不能產生成功的史作,這就要看個人的史學才能了。在三國和晉朝初年的史壇上,陳壽稱得上是佼佼者。《晉書‧陳壽傳》評論說:「丘明既沒,班、馬迭興,奮鴻筆於西京,騁直詞於東觀。自斯以降,分明競爽,可以繼明先典者,陳壽得之乎!江漢英靈,信有之矣。」把陳壽看作繼左丘明、司馬遷、班固之後出現的可以與他們相提並論的史學大家。


陳壽的史學才能是多方面的,但突出表現在「善敘事」方面。所謂「善敘事」,首先應該包括修史的求實態度。裴松之〈上三國志表〉中說《三國志》「事多審正」,這是對陳壽求實態度最妥貼的概括。秉筆修史者能不能不溢美,不隱惡,如實記載筆下的人物和事件,直接關係到一部史作的成敗。王沈修《魏書》,是當代人修當代史,顧忌較多,不能秉筆直書,為當權者曲為回護,隱惡溢美,因而遭到後人的批評。陳壽撰寫《三國志》,是後代人修前代史,顧忌較少。再加上他對待不同的史料,能夠審慎的進行對比,分析研究,捨棄不可信據的記載。


其次,所謂「善敘事」,還包括對史事編次得體。裴松之〈上三國志表〉認為「壽書銓敘可觀」,說的就是編次得體之意。撰修任何史書,對所選取的史事編次得如何,關係到史書的可讀性。特別是撰寫曹魏、蜀漢、孫吳三國並列的史作,如果不善於編次和銓敘,就會出現不同史之間的重複和矛盾。陳壽依靠自身的史學才能,與其他三國史的作者相比,較為成功的解決了這一問題。三個國家交錯的同一個歷史事件,〈魏書〉中詳細記載了的,〈蜀書〉〈吳書〉的記載則從略,反之亦然。著名的赤壁之戰,詳載於〈吳書‧周瑜傳〉,〈魏書〉〈蜀書〉就敘述得較為簡略。由於有詳有略,史文避免了重複、煩冗的弊端。每一個歷史事件都帶有群體性,究竟記載在哪一個人物傳記中,也需要一定的敘事技巧。清人趙翼在《廿二史劄記》中討論《三國志》時,曾推許陳壽善於把所記史事安排到合適的傳記中。他說:「董卓之亂,曹操尚未輔政,故〈魏紀〉內不能詳述,而其事又不可不記,則於〈董傳〉內詳之,此敘事善於位置也。」在一個人的傳記中,敘事也應該有主次之分,取捨得當,不能不分輕重,隨意臚列,造成傳文枝蔓無邊。陳壽擅長剪裁,一傳之中,棄其所當棄,取其所當取,沒有鋪陳堆砌之嫌。漢獻帝與曹丕禪代之際,先後有李伏、劉廙、許芝等人勸進表十一道,曹丕下令辭讓,亦十餘道,陳壽全部刪去不錄,僅於《魏書‧文帝紀》載錄〈禪位策〉一通而已。那些勸進表,盡是阿諛逢迎之辭,沒有內在的價值。而〈禪位策〉是禪代之際重要的歷史文獻,如實記錄下來是必要的。棄取之間,表現了陳壽的鑑別能力和剪裁功力。


另外,所謂「善敘事」,還應包括文筆的簡練。陳壽有較高的文學修養,又勤於著述,因而把文字鍛鍊得質直而簡潔。例如〈蜀書‧諸葛亮傳〉關於劉備去世前與諸葛亮的對話,便是一段典型文字。文云:「章武三年春,先主於永安病篤,召亮於成都,屬以後事。謂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先主又為詔敕後主曰:『汝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短短的一段文字,僅僅數語的對話,把君明臣忠、肝膽相照的情景表達得有聲有色,催人淚下。


由於陳壽不論在客觀方面,或是主觀方面,都具備了良好的修史條件,所以,他筆下的《三國志》,成為中國史學發展史上的一部傑作,既超越了早出的魏、蜀、吳專史,也高出於晚出的有關三國的史著。史學著作的存帙有一條規律,即劣者汰,優者存。隨著時間的推移,諸家有關三國的專史均先後亡佚,唯獨陳壽《三國志》一直流傳至今,成為「二十四史」中的一史,千古不替,這是人們對《三國志》最公允的評價。

五、《三國志》的不足之處
《三國志》同中國歷史上產生的其他史著一樣,不可避免的存在一些缺點。


在筆者看來,《三國志》比較嚴重的缺點是沒有志,紀傳體雖然以紀和傳為主體,但志在紀傳體史書中十分重要。舉凡經濟制度、錢幣制度、地理沿革、天文律曆、禮樂刑法等一代典制,都是志中記述的內容,它反映了一個歷史時期的重大社會內涵,成為後人了解和研究歷史不可缺少的材料。紀傳體史書的創始者司馬遷撰寫《史記》,即設立八書,其後班固撰《漢書》,改書為志,撰寫了十志。東漢時劉珍等幾代史學家相繼編寫《東觀漢記》,蔡邕為之作志。到陳壽修《三國志》,沒有寫志,實在是一大缺憾。


《三國志》內容失之簡略,也是一個重大的缺點。我們閱讀《三國志》,很容易發現陳壽修史時遇到了史料不足的困難,不少重要人物,如徐幹、陳琳、應瑒、丁儀、丁廙等都沒有專傳。某些有專傳的人,所載內容顯得不夠充實。〈魏書〉〈蜀書〉〈吳書〉相比,以〈蜀書〉內容最為簡略,關羽、張飛、馬超、黃忠、趙雲是劉備的大將,傳中記述的行跡略顯疏略。至於王連、向朗、張裔諸傳,幾乎類同簡單履歷。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原因在於陳壽掌握的蜀漢史料不夠豐富。


在行文方面,《三國志》質樸有餘,而文采不足。如果同《史記》對比,它要遜色得多。司馬遷修《史記》曾運用了高度的藝術語言和藝術手法,塑造了許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在中國文學發展史上堪稱傳記文學方面劃時代的作品。班固的《漢書》,文采已在《史記》之下。至於《三國志》,就更不如《史記》了。三國時代,?雄逐鹿,人才輩出,政治、軍事和外交上出現了許多有聲有色的場面。但陳壽卻沒有注意利用時代賦予的有利條件,把《三國志》提昇到更完美的高度。清朝李慈銘《越縵堂讀書記》評論《三國志》時就說:「承祚固稱良史,然其意務簡潔,故裁制有餘,文采不足。當時人物,不減秦、漢之際。乃子長作《史記》,聲色百倍,承祚此書,暗然無華。」


六、《三國志》的注釋與版本
東漢時期,為史書注音釋義的工作已受到重視。及至魏晉南北朝,詮釋前人史著,蔚然成風。據《隋書‧經籍志》著錄,這一時期,訓注《史記》《漢書》二史的多達十多家。《三國志》也成為史學家注釋的對象,南朝宋人裴松之第一個出來為《三國志》作了注釋。


裴松之注釋《三國志》,概括起來,不外四點,一為補闕,二為備異,三為矯枉,四為論辯。所謂補闕,就是在《三國志》之外,增加新的內容,彌補《三國志》的缺略。所謂備異,就是羅列各國異聞異說,供讀者參酌,判別虛實。所謂矯枉,就是指出陳壽《三國志》的錯誤。所謂論辯,大多是針對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進行的評論。
裴松之的《三國志》注,廣徵博引,搜羅宏富,注文字數超出正文三倍,曾經摘錄過的魏晉人著作有二百餘種。而徵引的文字多數比較完整,敘事細密,為治史者提供了大量史料。所以,我們可以把裴松之注看成是史外之史,不論是閱讀《三國志》,還是研究三國史,都離不開裴松之注。


歷代《三國志》刻本、抄本頗多,但流傳較廣、影響較大的有清武英殿刻本、百衲本、金陵書局刻本三種。武英殿刻本係據明北監本校刻,百衲本係據宋紹興、紹熙兩種刻本補配影印,金陵書局刻本係用毛氏汲古閣本為底本。金陵書局本刊刻時,對毛本多所校正。清人盧弼撰《三國志集解》,集校勘、注釋之大成,是一質量較好的版本。盧氏在《集解》中說:「是書雖依據毛本,然局本(即金陵書局刻本)校改之善者多從之,復以歷朝官私刊本及各家評校本參校,分注如下。」實際上,《集解》本是在毛本、局本的基礎上形成的新本,一九五七年古籍出版社出版了排印本。這次譯注《三國志》,便採用盧氏《集解》本作為底本。此本失當之處,均以別本、他書校正,並作簡明的交代。


本書注譯工作由多人完成,具體分工如下:卷一、二十一二十四,王樹林;卷二八、十四、十五、二十、二十八、三十一三十三、三十五四十六、五十,梁滿倉;卷五十一六十,何德章;卷六十一六十五,余鵬飛;卷九十二,魏連科;卷十三、十六、三十,王明信;卷十七、十八、二十九,楊天宇、梁錫鋒;卷十九,孟慶錫;卷二十五二十七,楊寄林;卷三十四、四十九,于濤;卷四十七,張文質;卷四十八,李解民。本人負責最後的審閱和定稿。限於學識,注譯錯誤和失當之處,實所難免,尚祈專家與讀者隨時指正。
                                                                                            吳 樹 平
 
 

卷十一  魏書十一 袁張涼國田王邴管傳第十一 四九三

袁渙 四九三 張範 弟承 四九六 涼茂 四九七 國淵 四九八 田疇 五○七 王脩 五一一 邴原 五二一 管寧 五二二 王烈 五二二 張珔、胡昭 五三五

 卷十二  魏書十二 崔毛徐何邢鮑司馬傳第十二 五四三

崔琰 五四三 毛玠 五五二 徐奕 五六○ 何夔 五六二 邢顒 五六九 鮑勛 五七二 司馬芝 五七七 子岐 五八一

 卷十三  魏書十三 鍾繇華歆王朗傳第十三 五八九

鍾繇 五八九 子毓 六○一 華歆 六○五 王朗 六一三 子肅 六二八 孫叔然 六三三

 卷十四  魏書十四 程郭董劉蔣劉傳第十四 六四七

程昱 六四七 孫曉 六五七 郭嘉 六六二 董昭 六六八 劉曄 六八四 蔣濟 六九七 劉放 七○九 孫資 七一○

 卷十五  魏書十五 劉司馬梁張溫賈傳第十五 七一九

劉馥 七一九 司馬朗 七二五 梁習 七三二 張既 七三六 溫恢 七四六 賈逵 七四九

 卷十六  魏書十六 任蘇杜鄭倉傳第十六 七六一

任峻 七六一 蘇則 七六五 杜畿 七七○ 子恕 七七九 鄭渾 八○○ 倉慈 八○五

 卷十七  魏書十七 張樂于張徐傳第十七 八一三

張遼 八一三 樂進 八二五 于禁 八二九 張郃 八三六 徐晃 八四四 朱靈 八五二

 卷十八  魏書十八 二李臧文呂許典二龐閻傳第十八 八五七

李典 八五七 李通 八六三 臧霸 八六七 孫觀 八六七 文聘 八七四 呂虔 八七六 許褚 八七九 典韋 八八四 龐惪 八八八 龐淯 八九三 母娥 八九三 閻溫 八九五 張恭、恭子就 八九六

 卷十九  魏書十九 任城陳蕭王傳第十九 九○三

任城威王彰 九○四 陳思王植 九○九 蕭懷王熊 九四四

 卷二十  魏書二十 武文世王公傳第二十 九四九

豐愍王昂 九五一 相殤王鑠 九五二 鄧哀王沖 九五二 彭城王據 九五五 燕王宇 九五六 沛穆王林 九五七 中山恭王袞 九五八 濟陽懷王玹 九六三 陳留恭王峻 九六三 范陽閔王矩 九六三 趙王幹 九六四 臨邑殤公子上 九六七 楚王彪 九六七 剛殤公子勤 九六九 穀城殤公子乘 九六九 郿戴公子整 九六九 靈殤公子京 九七○ 樊安公均 九七○ 廣宗殤公子棘 九七○ 東平靈王徽 九七○ 樂陵王茂 九七○(以上武帝子)

贊哀王協 九七四 北海悼王蕤 九七四 東武陽懷王鑒 九七五 東海定王霖 九七五 元城哀王禮 九七五 邯鄲懷王邕 九七五 清河悼王貢 九七五 廣平哀王儼 九七五(以上文帝子)
發表人:彩虹
2014/02/25 08:48
雖然我很喜歡歷史故事,對三國也很有興趣,但想到古文總是讓人頭痛!最近因為報告需要而跟姊姊借了三民這冊新譯三國志,我發現它並沒有想像中難讀,而書中不論是注釋、語譯,還是題解、研析,都大大幫助了我的閱讀理解,讓我可以輕鬆地進入精彩的歷史中,也透過多位人物事跡,逐步了解那複雜的大時代的真實面貌。
發表人:水果茶
2014/02/17 12:53
因為受到三國遊戲和電視劇的影響,我對三國故事一直都很感興趣,像在本冊中除了有管寧、曹植等知名人物外,也收錄了魏國多位文臣武將的事跡,對我在了解當時代的背景上提供了許多幫助。這次三民出的這套新譯三國志注釋、語譯淺白順暢,卷後的研析讓我對這些歷史有了更全面的認識,是套值得細細閱讀、收藏的書!
發表人:牛軋糖
2014/02/07 11:37
這冊中有不少小時候和弟弟一起玩三國遊戲時出現的人物,像是典韋、徐晃等,透過書中的描述讓我對他們的印象不再只是停留在以前的遊戲畫面,除了對他們有更全面的認識外,亦能藉由這些人物事跡一探當時的大時代環境,而書中順暢的語譯更是讓我可以輕鬆地徜徉在這些精彩的歷史故事中,真的很值得推薦!
發表人:土司
2014/01/27 08:05
管寧與華歆割席分坐一事大家都耳熟能詳,透過本冊,我對這兩位人物有了更深的認識,管寧高潔的品格尤其令人欽佩,而且藉由書中其他多位文臣武將,我也進一步了解到在那個紛亂的大時代中,這些歷史人物所面對的複雜政治情勢,內容相當精彩,順暢的語譯也給了對古文一向很頭痛的我許多幫助,是套很值得推薦給大家的書!
發表人:喬巴
2014/01/15 16:22
在三國無雙這款遊戲中,合肥之戰是非常重要的關卡,也是歷史上非常著名的戰役,從這場戰役可以看到曹軍大將張遼的勇猛。從三國志一書中,我們可以更貼近史實去觀看張遼這一位英雄人物,他只用了八百壯士便破了孫權的十萬大軍,至後張遼成了孫權最忌憚的人物之一,看到這裡不禁聯想到淞滬會戰時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一樣以少博多,展現英勇的形象,令人佩服不已。
發表人:庸凡
2013/12/18 15:55
這本書裡面我最喜歡的是陳思王曹植傳。可能是因為從小就聽過許多曹植的奇聞軼事,因此會想要透過閱讀原典來深入了解他。除了原本就很喜歡他的文學作品之外,也讀了《世說新語》。但一直遲遲未讀《三國志》,直到有人推薦我這套三民的新譯四史系列書籍,才下定決心要來好好研讀一番!這套書在注釋和翻譯上都不會太難,且文句通暢優美,就算是像我這樣對文言文常常需要花費一番心力才能理解的人,也能毫無阻礙的沉浸在精采的歷史故事中!
發表人:布朗尼
2013/12/18 14:10
在我的印象中,曹植就是位大才子,但在本冊中,我看到了這位才高八斗的文學家所處的時代背景,了解到在政治的明爭暗鬥下,儘管曹植期望能為國立功,但始終壯志難酬的艱難處境,讓我對曹植有了另一層的認識。另外,透過書中對王朗、徐晃等多位文臣武將的描述,也讓我得以更深入與全面地一探曹魏時期的政治、社會環境,實值一讀!
發表人:辛巴
2013/12/06 17:45
以前練書法時便知道鍾繇這位偉大的書法大師,但除了他的書法上的成就,對於他的生平知道的並不多。這次在逛書局時,偶然之下拿起了這本三國志,隨手一翻下竟然看到了「鍾繇」,才知道原來他是三國時期曹魏的重臣,曾任相國之位,掌握大權,讓我看到鍾繇除了書法外不為人知的一面。其中更講到了死刑改判宮刑的問題,原來現今我們激烈的討論死行存廢的問題,遠在三國時期鍾繇也面臨到和我們相同的問題,令人莞爾一笑。
發表人:石頭蹦
2013/09/16 17:39
多年前,玩一款三國志的遊戲,組團時總是會配上典韋這個角色,因為他力氣過人,在戰役中可說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因此對他印象十分深刻。今天在三民書局翻書時,看到三國志想說會不會有典韋,因為他雖然是一名猛將,但卻不是世人知名的三國人物,出乎我意料之外,竟然有記載典韋的事蹟,馬上買回家細細研讀。果然,三國志記載的典韋是一名氣力十分過人,幾乎可以以一敵百,有趣的發現,他的食量也十分驚人,會左右手接連不斷進食,要好幾個人給他添加酒食才供應的上,這令我不禁連想到海賊王中的大胃王魯夫,十分的逗趣,這也顯現出典韋的豪壯之氣呀!
發表人:Chris
2013/08/22 08:38
颱風天閒閒無事做,把買了一陣子卻沒時間看的《新譯三國志》拿起來看,在風雨聲中品味這段歷史人物的生平事跡,總覺得格外有感觸。這一卷中,有許多人物是在劉義慶《世說新語》中也有出現的,譬如著名的〈管寧割席〉的華歆和管寧,在《三國志》中可以更清楚了解二人的作為,雖然並未提及二人真如《世說新語》中絕交過,但他們的行事風格確實大有不同。《新譯三國志》提供了一個更全面的觀點可以對照其它史傳、小說閱讀,也能讓人更開闊心胸去鑑定這些歷史人物,強烈推薦大家不妨也來讀,一起感受三國人物的魅力!
發表人:picachu
2013/08/08 14:32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三國相關題材的事物,無論是書或是acg,都在我的涉獵範圍之內。但世面上相關題材的衍生作品,其內容多半有脫離史實的疑慮,就連三國演義這部眾所周知的大作,裡面也?雜了作者的主觀意識及部分不合史實的內容。所以為了想要了解比較客觀且正確的歷史,我決定要來讀一下三國志這部正統的歷史,特別是其中提到魏國的部分,魏國因為三國演義的廣泛流傳,在世人心目中可能比較有負面的成份在,但真的是這樣嗎?這引起了我的疑惑,所以,我想如果拿三國志跟三國演義參照閱讀,應該可以得到更全面的認識吧。但是我又想,史書哪有那麼好讀懂的?正當我在四處找尋版本並因此而煩惱不已的時候,發現了這套新出版的新譯三國志,讀了一下,發現裡面的內容很完善易懂,章旨明確、注釋詳盡、語譯通順,對於想要自修的人來說,是非常實用、好用的,完全推翻了我先前對於「史書很難讀」的看法,而透過這本書,我也知道了比較客觀的關於魏國的各個文臣武將的事跡。誠摯地推薦給每一位想要既詳實了解歷史,又想要輕鬆自修的人噢!
發表人:pw
2013/08/07 11:38
于禁是曹營中的一員驍將,從曹操初起便跟著他東征西討,立下不少赫赫戰功。而曹操也對他恩賞有加,屢屢予以加官晉爵,官至左將軍。然而于禁在樊城一役兵敗卻變節投降,儘管為形勢所迫,還是於節有虧,真是晚節不保啊!相較於龐德不屈而死,其間的高下便立判了。人,不到最後關節,實在看不出來。文天祥說「時窮節乃現」,一點沒錯。 由此檢視歷史長流中的人物,再證諸現代社會,實在是一點都不假啊!歷史,使人得以借古鑑今;讀史,讓我們豐富經驗。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