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11:00-PM0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清風華影(第二版)(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106元
定  價:NT$636元
優惠價: 87553
可得紅利積點:1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梅貽琦、朱自清、聞一多、周培源、吳晗、費孝通、錢三強、華羅庚、吳有訓、趙九章、湯佩松……他們是清華人的師輩或師兼友,是人民治學為人的榜樣。 這本《清風華影》,收錄了40位清華校友,以圖文並茂的方式講述了清華大學的名人事跡,映射出了清華大學的百年成長史! 《清風華影》由郭樑主編。
清華立校,定下“自強不息,厚德載物”校訓,這兩句來自《周易》乾、坤二卦的象辭,成為一代又一代清華人的座右銘,規范著一代又一代清華人為人治學的行為,塑造出一代又一代的國家精英。
清華百年校慶之際,將百年學府的文史巨匠、科學泰斗匯聚于《清風華影》之中,為后繼者奉送一份珍貴的歷史的鮮活形象。將有益于讓所有清華人都銘記先驅的功績,讓所有清華人都銘記“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校訓。
本書由郭樑主編。
清華立校,定下“自強不息,厚德載物”校訓,這兩句來自《周易》乾、坤二卦的象辭,成為一代又一代清華人的座右銘,規范著一代又一代清華人為人治學的行為,塑造出一代又一代的國家精英。
我雖為清華學子,但與始建清華的老一代清華人相比,自慚形穢。在40位收載于本書的清華校友中,我比較熟知的有梅貽琦、朱自清、聞一多、周培源、吳晗、費孝通、錢三強、華羅庚、吳有訓、趙九章、湯佩松等,他們是我的師輩或師兼友,是我治學為人的榜樣。
梅貽琦校長在西南聯大時,集成北大、清華、南開的教授們,在昆明這個并非平靜的抗戰后方,辦起一流的大學,育學子千百。后多成國家棟梁,在中國教育史上是一件堪稱豐碑的大事。抗戰時期,教師、學生驅寇保家的熱情,毋庸置疑;抗戰勝利后,渴望和平,反對內戰的學運更是如火如荼。梅校長對待學運如蔡元培校長一樣兼容并包,視學子如兒女,贏得教授們、員工們和學生們的理解、支持,也是梅校長處世待人高尚風格的體現。
朱自清先生出生于海州,長大于揚州,1946年他寫了一篇《我是揚州人》的散文,我和朱先生還是同鄉呢!朱先生揚州八中畢業,揚州八中就是揚州中學的前身,這樣我們還是揚州中學先后入學的校友。1933年,我赴滬上考清華,意學生物,那年的國文考試有一篇寫游記的試題,我根據自己在揚州、鎮江、無錫、蘇州等地郊游旅行的感悟,仿照王維《山中與裴秀才迪書》的意境和格調,寫了一篇短游記交卷,誰知判卷的竟是朱自清先生。或許我寫下的這篇短游記正好中了他當時正在寫《歐游雜記》的“房師”的意想,朱老師給了我一個較高的分數,助我如愿考上清華大學。抗戰勝利,復員北平,在“反內戰、反饑餓”的學潮中,他參加簽名,聲援學運,熱情洋溢。朱先生傾心編纂《聞一多全集》完稿后,心力交瘁,極度衰弱,這位“寧可餓死,也不領美國救濟糧”的錚錚鐵漢,因胃穿孔不治與世長辭。朱先生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大師巨匠。永遠是后繼者的楷模。
我早識聞一多先生,但最為難忘的有二:一是和聞一多先生一道在南遷的“湘黔滇旅行團”度過的三個月。1937年,我清華生物系畢業留校任助教,北大、清華、南開在長沙成立臨時大學,而長沙已面臨焦土抗戰,風雨飄搖,朝不保夕。學校決定分三路遷往昆明,能步行的組成“湘黔滇旅行團”前往昆明。那年,我剛滿21歲,也算輔導團的一員,與聞一多、李繼侗等師輩朝夕相處,聞師“長髯飄灑”,一路用畫筆記日記。我們曾在荊棘蔓草叢生的公路邊圍坐小憩,討論時局;既曾共嘗過一葉扁舟渡過盤江的艱辛,也曾在昆明大板橋溶洞口石上閑話,還共在昆明大觀樓唐繼堯銅像下憶舊閑適。二是抗戰勝利后,在昆明“一二·一”運動中,聞先生在風雨如磐的歲月里“拍案而起”,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面對面的斗爭。繼李公樸先生遇害后,聞師也慘遭迫害,被槍殺于家門口。各界群情激奮,時年47歲的聞師倒下了,千百萬師生站起,讓我激情寫下“暗夜風雷訊,前軍落大星。輕生憑赤膽。赴死見年青。大法無綱紀,元兇孰典刑?”的悼句。聞師“前腳跨出門,后腳就不準備跨進大門”以身殉職的偉大精神。永遠鼓舞著我前進。
1960年。周培源師與師母及其女兒一道來昆,訪問昆明植物所,在辦公室接待周師一家,昆明面晤,十分親切。我們談及抗戰期間在昆明遭受日本飛機轟炸一起逃難的往事,回憶周師與陳岱孫、李繼侗二師在昆明西山倒石頭下小村合住一個農家小院的舊事。周師任北大校長前,我曾奉教育部之命到燕南園家中勸駕赴任。
我和吳晗相識于西南聯大,他和聞一多都是民盟的骨干。經聞一多、吳晗的介紹,先是參加“十一學會”,時常參與讀書討論。1945年,他們介紹我加入中國民主同盟。吳晗是我思想和行動加入革命行列的引路人。我在北京植物研究所任副所長時。吳晗任北京市副市長,為了植物園選址事。他親自陪同我們在北京各地選址,非常關心科學事業建設。后來歷經坎坷,吳晗含冤而故,他為之奮斗和建設的新中國,適逢改革開放的盛世,國家展現在世界之林,可告慰生死因緣、一門忠烈的吳晗一家。
費孝通先生和我屬同時代的清華人。早年他與夫人一道到廣西作社會考察,就嶄露頭角了。西南聯大時期,我和他的老師李景漢先生一道到滇西作過考察。在民盟里,我和費孝通經常在昆明唐家花園讀書會一起學習討論。“文革”之后,費孝通先生來到昆明,我們在昆明植物研究所會面。愉快交談。
中科院成立初期,我和華羅庚、趙九章都在科學院工作。1953年,我們一道參加科學院代表團赴蘇聯訪問,由西伯利亞大鐵路達莫斯科,訪問基輔、列寧格勒、新西伯利亞城、塔什干,接觸過眾多的蘇聯科學研究所。華羅庚、趙九章是名士派,所到各所,看在眼里,記在心里,我則是有聞必錄。考察回國后,我們又一起在長春作總結,歷時一月整。
吳有訓是科學院初期的副院長,他和竺可楨都是我敬重的老領導。吳副院長平易近人,到院里開會,時有機會見面或交談,印象深刻。
錢三強從法國留學歸來,時北平學運活躍,他投入學運之中,我們是在學運中相識。在中國科學院建院初期,他任院計劃局局長,我的好友王志華任副局長。到科學院辦事,免不了要向他們二位匯報植物研究所的情況,時有會面。三強的夫人何澤慧到昆明來,我們也常相聚。
湯佩松年長我13歲,是我的老師、領導和學長。湯師出自名校、名門、名師,是我國植物生理學的先驅之一。在植物的呼吸作用、光合作用和固氮作用三方面都有新創建。在北京的植物研究所,我們是同事。他體魄健壯,思維敏銳,是一位很稱職的所長,對植物所的建設和發展功不可沒。
我是出生在九江,長大在揚州,成人在北京,終身在昆明的典型的“三門”(家門、學校門、機關門)干部。信奉的格言是: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與清華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一脈相承。清華百年校慶之際,將百年學府的文史巨匠、科學泰斗匯聚于《清風華影》之中,為后繼者奉送一份珍貴的歷史的鮮活形象。將有益于讓所有清華人都銘記先驅的功績,讓所有清華人都銘記“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校訓。我年至九十有五,欣逢母校百年校慶,幸哉!愿與所有清華人一道,在校訓的指引下,隨時代步伐前進。
是為序。
中國科學院院士
2010年9月1日于昆明
梁啟超
王國維
馬約翰
周詒春
梅貽琦
陳寅恪
侯德榜
趙元任
熊慶來
吳宓
金岳霖
馮友蘭
李濟
吳有訓
葉企孫
朱自清
潘光旦
聞一多
陳岱孫
梁思成
楊廷寶
周培源
梁實秋
湯佩耘
梅汝璈
高士其
王淦昌
趙九章
吳晗
曹禺
費孝通
華罵庚
錢鐘鵪
季羨赫
陳省身
王鐵崖
蔣南翔
錢三強
彭檀武
鄧稼先
后記
早年因與康有為共倡變法維新,合稱“康梁”。他16歲(1889年)中舉,17歲開始接觸西學,拜康有為為師,以其卓越的才華,成為“萬木草堂”弟子中杰出的一個。1894年,他旅游京師,耳聞目睹中國在甲午戰爭中失敗的種種狀況,“惋憤時局,時有所吐露”。翌年,他晉京參加會試,又值中日議和,中國以甲午之敗而向日本割地賠款,激起愛國知識分子的義憤,他同康有為一起發動在京應試的1300多名舉子向光緒皇帝上萬言書(史稱“公車上書”),提出拒和、遷都、變法等主張。同年,他會同汪康年、黃遵憲等人在上海創辦《時務報》,擔任主筆,積極為變法維新作輿論準備,所著《變法通議》等文思想明快,議論暢達,開一代之文風。1897年任湖南時務學堂總教習,次年以六品銜辦譯書局。戊戌政變失敗后,他亡命日本,辦《清議報》,主張“斥后保皇”。其后又辦《新民叢報》,推崇改良主義,曾與孫中山的《民報》展開論戰,政治上逐步走向保守。辛亥革命后,1913年初他白海外歸國,出任共和黨黨魁,不久又組織進步黨,并任北洋政府的司法總長。1915年對袁世凱謀復辟帝制婉詞勸阻,進而策動蔡鍔組織“護國軍”反袁。袁去世后,他又曾參與討伐張勛復辟的活動。張勛失敗后,他曾出任段祺瑞內閣的財政總長。1917年底,他發表聲明退出政界,辭職回天津,深居簡出。
1918年赴歐洲游學。“五四”時期,追求資產階級新文化,贊同民主與科學。1920年,支持張東蓀與馬克思主義者論戰。
梁啟超最早接觸清華,是在1914年11月來校作講演。他的講題為《君子》。引《周易》中乾、坤二卦的象辭:“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以勉勵少年學子們樹立“完整人格”。他說:“乾象言君子自勵,猶天之運行不息,不得有一暴十寒之弊。……坤象言君子接物度量寬厚,猶大地之博,無所不載。……”他這次演說對清華優良學風和校風的形成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這以后,學校即把“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八字定為校訓(亦稱校箴)。同年秋,第一次1R界大戰爆發,梁啟超于11月30日來清華“假館著書”,住212字廳西客廳(現藤影荷聲之館),取名“還讀軒”,大約間斷住了10個月。1917年1月10日,梁啟超應邀再來清華講演,他這次講了三方面問題:為人、作事、修學之道。他說:為人之道,心不要為五官四肢之奴隸,“禽獸無心作主,專受五官四肢之支配,故為禽獸;人而不能反省,不能克己,則為自己五官四肢之奴隸矣。身奴于人,尚可拯救,惟自心作五官四肢之奴隸,則不可救藥矣”。從1920年12月2日起,梁啟超開始在清華系統講學,講題為“國學小史”。連續講50余次,他只“取講《墨子》之一部分,略刪定之,得六萬言,名日《墨子學案》印行成書”。
1922年2月,他被聘為清華學校的講師,_安排了系統教程,如“五千年史勢鳥瞰”(后輯成為《中國歷史研究法》之第二部),“中國韻文里頭所表現的感情”(共十四篇),“中國學術史”(后成《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一書)。并1t對校政開始有所指議。1922年3月,他應清華學生之請為《徹底翻騰的清華革命》(《清華周刊特刊》)寫了一篇序言,對校事提出五條建議:1.改組董事會:2.組織實務的校友會;3.經費完全獨立,由董事會管理,不必再經外交機關之手;4.縮減留美經費,騰出財力,辦成一完美之大學:5.希望積極地預籌資金,為18年(按即1939年)后賠款終了時維持學校生命之預備。1923年2月21日,他又應《清華周刊》記者之請,更詳盡地談了他對清華學校發展的各方面的展望和建議。
1925年秋,曹云祥敦請梁啟超任國學研究院研究教授(通稱“導師”)。9月8日,梁啟超到院就職,住清華北院。梁啟超在研究院所負責之普通講演課程有“中國文化史”、“讀書法及讀書示例”、“儒家哲學”、“歷史研究法”等;指導學科有“中國文學史”、“中國哲學史”、“宋元明學術史”、“清代學術史”、“中國史”、“史學研究法”、“儒家哲學”、“東西交通史”、“中國文學”等多門。
1925年9月,梁啟超在《清華周刊》第350期上發表《學問獨立與清華第二期事業》一文,再次系統地評說校是,著重談到清華之設立大學部和國學研究院與中國學術獨立之關系。他說:“一國之學問獨立,須全國各部分人共同努力,并不希望清華以獨占。但為事勢便利計,吾希望清華最少以下列三種學問之獨立自任:1.自然科學——尤注重者生物學與礦物學;2.工學;3.史學與考古學。”在這篇論文里,他還系統論述了治學法、避免洋八股等問題。
1925年9月23日,梁啟超開始講“治史方法”,之后又講“要籍解題及其讀法”,入冬又講中國文化史社會組織篇,次年春因病而未完成。后又講“儒家哲學”,編為《儒家哲學》一書。就在這年,他發腎病,在協和醫院動手術,割去一腎。一1926年春,開始講“讀書示例”,同時抱病繼續寫《中國文化史》。
1927年上半年,梁啟超在燕京大學講“古書真偽及其年代”。同年5月,他已病得無力撰稿,乃令學生速記并將所講編為講義,集為《中國歷史研究法補編》一卷。P002-003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