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520元
優惠價: 85442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評

本冊包括卷二十二朱景王杜馬劉傅堅馬列傳到卷三十三。全冊涉及東漢初年的史事,有光武帝劉秀得天下的成功經驗,以及其治理天下的用人政策,與讖緯迷信在東漢初年的政治舞臺上所發揮的作用。
卷首記述東漢開國光武帝劉秀取得天下,推心置腹任用綠林軍,是其最為關鍵的策略。馬武原本為綠林軍之將,在其歸順光武之後,深得重用,明帝時列名雲臺二十八將之一。劉秀將本只可能為一個亭長的人,塑造成了威風八面的將軍。由此略見,作者用意在於闡明光武帝不以功臣任職的歷史原因。劉秀用人政策,史學家素來多有爭議。劉秀為緩解皇上與功臣之間可能出現的矛盾,沒有考慮到功臣在經濟、軍事上發達後對東漢政權的威脅。因此,可以說歷史上的豪強地主的形成,與劉秀的用人政策不無關係。東漢後期,豪強地主的背叛,最終成為東漢政權瓦解的重要原因,這是光武帝在其精心安排的用人政策時所始料未及的地方。
東漢政治的特點之一是外戚、宦官交替掌權,除了前期政治尚算清明外,大部分時間裡都極為黑暗、腐敗。東漢外戚問題,或從光武帝的母舅樊宏、妻舅陰識起始。樊、陰兩家之家世、官爵、嗣緒,可如同兩家的家譜。作者讚揚了外戚樊氏、陰氏的謙恭謹慎,自奉儉約,知止知足,實為對那些官爵唯恐不高,財富唯恐不多,驕橫跋扈,奢侈無度的外戚的批判。竇融,以率河西之地歸漢,幫助光武帝消滅隗囂而顯名後世。整個東漢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幾乎都可以找到竇氏的身影。馬援,戎馬一生,素懷大將軍戰死沙場、馬革裹屍而還的壯志,為光武帝平定天下立下赫赫戰功,其教姪子的名言名句,無不給後人諸多的借鑑與啟示;然而其疏於教子,致使其後代子孫多所驕橫,也給後人留下許多警戒!
至於讖緯思想的產生,最早可以追溯到西漢。其開始對中國政治產生重大影響,則是從東漢初年開始。光武帝得天下,主要借助於以讖緯為輿論工具而成功。劉秀任用官員常常根據讖緯之說,然而當情況不利於他任命官吏時,他卻也不按照讖緯之說行事。這說明讖緯只不過是政治上的幌子,皇帝也不過是利用它來擴大對政壇的影響罷了。

魏連科

北京大學中文系古典文獻專業畢
河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導 讀

主要為范曄所撰的《後漢書》,是繼《史記》、《漢書》之後,另一部歷史名著。全書共一百二十卷,包括范曄所作的「本紀」十卷,「列傳」八十卷,以及後人所補的「志」三十卷(司馬彪撰)。它與《史記》、《漢書》、《三國志》合稱「前四史」,是廿四史之一。《後漢書》 系統地記述了東漢一百九十四年的歷史,是我們研究東漢史事的主要資料來源。

一、范曄的生平

《後漢書》作者范曄,字蔚宗,南朝宋順陽郡順陽縣(今河南淅川縣,一說為內鄉縣)人。生於晉安帝隆安二年(西元三九八年),至宋文帝元嘉二年(西元四四五年)以圖謀推翻文帝劉義隆擁立劉義康為帝而被殺,時年四十八歲。

范曄是在其母親如廁時所生,生下來額頭被磚所傷,故小名為磚頭。范曄的家庭是當時典型的世宦書香世家。他的高祖范晷,仕晉為雍州刺史,加左將軍;曾祖范汪,仕晉為安北將軍、徐兗二州刺史,進爵武興縣侯;祖父范寧,仕晉為豫章太守;父范泰,初為太學博士,仕至度支尚書,遷大司馬左長史,右衛將軍,官至三公。劉裕建宋,因范泰幫劉裕篡晉有功,為劉宋金紫光祿大夫,加散騎常侍。范曄受家庭的薰陶,自然以讀書入仕為事。范曄少年聰明,「少好學,博涉經史,善為文章,能隸書,曉音律」(《宋書‧范曄傳》),而多才多藝。

范曄曾三度在彭城王劉義康手下任事,頗受劉義康器重,故被提拔為尚書吏部郎。但在劉義康之母去世,舉喪期間,范曄在王府酣飲,且聽哀樂曲為樂。劉義康大怒,將范曄貶為宣城太守。范曄遭貶,在仕途上是一挫折,但在成就他一生的事業上卻起了催化作用。仕途不得志,於是范曄「廣集學徒,窮覽舊籍,刪煩補略」(劉知幾《史通‧古今正史》),以成一家之作。後來,范曄又任始興王劉浚的後軍長史,領下邳太守,元嘉二十一年(西元四四四年),范曄又任太子詹事,次年即被殺。

范曄多才多藝,又撰著一代史書,是其歷史貢獻,值得充分肯定。但他的人品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可以說是不忠不孝、行同禽獸。他臣事文帝劉義隆,卻助劉義康謀逆,當然是不忠。至於其不孝之行,這裡引《南史‧范泰傳》之范曄附傳二則史料,即可見一斑:「樂器服玩並皆珍麗,妓妾亦盛飾。母住止單陋,唯有二廚盛樵薪。弟子冬無被,叔父單布衣。」「兄暠為宜都太守,嫡母隨暠在官亡,報之以疾,曄不時奔赴。及行,又攜妓妾自隨。」擁妓妾而自享,不管生母的死活。更有甚者,范曄淫亂成性,且有亂倫的獸行,「曄素有閨庭議論,朝野所知,故門胄雖華,而國家不與姻」,「人作犬豕相遇」。故而對於范曄的被處死,難怪獄官會說:「亦何足惜。」人品如此卑劣,在中國歷代史學家中,恐怕是獨一無二的。這種現象,值得深入研究思考。

二、《後漢書》之編纂取材

范曄生活的年代距後漢之亡已二百餘年,其間出現了眾多關於後漢的史著,為范曄修纂《後漢書》,提供了豐富的史料。據王先謙《後漢書集解述略》所述,約有十八家:
班固、盧植等《東觀漢記》一百四十三卷。
謝承《後漢書》一百三十卷。
薛瑩《後漢書》一百卷。
司馬彪《續漢書》八十三卷。
華嶠《後漢書》(一稱《漢後書》)九十七卷。
謝沈《後漢書》一百二十二卷。
張瑩《後漢南記》五十八卷。
袁山松《後漢書》一百零一卷。
袁宏《後漢紀》三十卷。
張璠《後漢紀》三十卷。
袁曄《獻帝春秋》十卷。
劉芳《漢靈獻二帝記》六卷。
樂資《山陽公載記》十卷。
王粲《漢末英雄記》十卷。
侯瑾《漢皇德記》三十卷、《漢獻帝起居注》五卷。
劉義慶《後漢書》五十八卷。
孔衍《後漢尚書》六卷、《後漢春秋》六卷。
張溫《後漢尚書》十四卷。

若「史不足徵」,難以成書,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若史料過多,多有重複,且其中不免互相矛盾、詳略不一,這也是對史家的嚴峻考驗。范曄以其敏銳的史鑑和深厚的修史功力,以班固、盧植的《東觀漢記》和華嶠的《後漢書》為藍本,對眾書所載史料,選擇考辨,去粗取精、去偽存真、取長補短,以成一家之書。唐代劉知幾評道:「范曄博采眾書,裁成漢典,觀其所取,頗有奇工。」(《史通‧書事》)還說:「范曄之刪後漢也,簡而且周,疏而不漏,蓋云備矣。」(《史通‧補注》)正因為如此,范書淘汰了之前的眾家後漢史著,范書之後的蕭子顯《後漢書》一百卷、王韶《後漢林》二百卷,亦皆不傳。流傳下來的只有范書和袁宏的《後漢紀》。而《後漢紀》是編年體史書,內容較簡略,所以我們研究東漢一代的歷史,范曄的《後漢書》是主要依據。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范曄修撰《後漢書》時也繼承了《史記》、《漢書》以來的做法,在人物傳記中收錄傳主的短篇論著。如〈崔寔傳〉中收錄其〈政論〉一篇,〈桓譚傳〉收錄其〈陳時政〉一疏,〈馮衍傳〉收錄其《說廉丹》一書和《說鮑宣》一書,〈王符傳〉收錄其《潛夫論》五篇,〈仲長統傳〉收錄其〈樂志論〉及《昌言》中二篇,〈張衡傳〉收錄其〈客問〉一篇、〈上疏陳事〉一篇、〈請禁圖讖〉一篇,〈蔡邕傳〉收錄其〈釋海〉一篇、〈條陳所宜行者七事〉一疏。這些論著都是研究東漢歷史的重要資料,若無《後漢書》中加以收錄,這些文章恐怕就失傳了。

三、《後漢書》之編纂特色

范曄撰著《後漢書》,也繼司馬遷的《史記》和班固的《漢書》,採用紀傳體,計劃撰寫十紀、十志、八十列傳。范曄本人完成了十紀、八十列傳,十志則請謝儼撰寫。謝儼尚未完成,范曄即被殺,謝儼亦受牽連被殺,所撰十志的文稿亦散佚。

關於范曄計劃所撰之十志,他在〈獄中與諸甥姪書〉中說:「欲遍作諸志,前書所有者,悉令備。」明確表示,《前漢書》所有的志,他的《後漢書》中都會設置。班固《漢書》中的十志為:律曆、禮樂、刑法、食貨、郊祀、天文、五行、溝洫、藝文,而范曄在《後漢書》的紀傳中曾提及自己的志書撰寫情況,如〈后妃紀〉稱:「僚品秩事,在〈百官志〉。」〈東平王蒼傳〉云:「(蒼)乃與公卿共議定南北郊冠冕車服制度,及光武廟登歌八佾舞數,語在〈禮樂〉、〈輿服〉志。」〈蔡邕傳〉云:「使中常侍曹節、王甫就問災異及消改變故所宜施行。邕悉心以對,事在〈五行〉、〈天文〉志。」以上三處涉及〈百官志〉、〈禮樂志〉、〈輿服志〉、〈五行志〉、〈天文志〉。這表明,以上五志似乎已經脫稿。對照班固《漢書》各志,應該還有〈律曆〉、〈刑法〉、〈食貨〉、〈地理〉、〈溝洫〉、〈藝文〉等五志,但具體志目就不得而知了。

現行《後漢書》中的八志三十卷,是晉人司馬彪《續漢書》中之志,南朝梁劉昭注《後漢書》時取來補作范書之志。

范曄對自己的《後漢書》的質量相當自負,他在〈獄中與諸甥姪書〉中說:既造《後漢》,轉得統緒。詳觀古今著述及評論,殆少可意者。班氏最有高名,既任情無例,不可甲乙辨。「後贊」於理近無所得,唯「志」可推耳。博贍不可及之,整理未必愧也。吾雜傳論,皆有精意深旨,既有裁味,故約其詞句。至於〈循吏〉以下及〈六夷〉諸序論,筆勢縱放,實天下之奇作。其中合者,往往不減〈過秦〉篇。嘗共比方班氏所作,非但不愧之而已。……又欲因事就卷內發論,以正一代得失,意復未果。「贊」自是吾文之傑思,殆無一字空設,奇變不窮,同含異體,乃自不知所以稱之。此書行,故應有賞音者。紀、傳例為舉其大略耳,諸細意甚多。自古體大而思精,未有此也。
這段文字,可以看作是《後漢書》的自序。關於這段文字,有數事可以討論。

第一,關於志,因范書之志已散佚,不可深論。上文只是推測其志目的大概。

第二,紀傳體史書體例的創新。如「本紀」部分,本來是記述皇帝事跡的,范曄卻將后妃也列入本紀。當然,《史記》和《漢書》也將呂后列為本紀,但只是呂后一人而已,是實事求是的。呂后在惠帝死後,太子年幼而臨朝稱制,實是一代帝王,《史記》、《漢書》將其列入本紀,是合適的。《後漢書》將后妃列入本紀,亦有其道理。皇后與外戚專權,是東漢政局突出的特點,因皇帝多短命,皇后專權就自然而然,不可避免。正如清人何焯所說:「東京皇后,竇、鄧、閻、梁、竇、何,臨朝者六,其間殤帝、北鄉侯、帝、質帝皆未嘗親政,鄧后既立安帝,復臨朝者十六年,遂終身稱制。作〈皇后紀〉為得其實,雖後人所不必效,然范氏自合史家之變,未可議也。」(《義門讀書記‧後漢書》)除后妃外,外家的其他人物,則列入〈外戚傳〉。這樣安排,眉目更清楚。

范曄還在《後漢書》裡創立了七個新的類傳:黨錮、宦者、文苑、獨行、逸民、方術、列女。范曄之所以創立這些類傳,並非故意標新立異,而是根據東漢社會的現實需要。東漢宦官為禍之烈,是空前的。宦官專權,引起正直知識分子反對,宦官則以「黨人」之罪,兩次大規模迫害「黨人」,形成歷史上著名的「黨錮」之禍。所以設立黨錮、宦者兩個類傳,從正反兩方面反映這種歷史現象。在正史中為婦女立傳,是范曄的首創,在封建禮教盛行的社會,婦女沒有社會地位,范曄首倡〈列女傳〉,是有積極意義的。可惜的是,後世有的史書改「列女」為「烈女」,半字之差,便成為專門歌頌「誓死不嫁二夫」的貞節烈女了。比之范曄,無疑是開歷史的倒車。自西漢武帝實行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以來,世上重經術而輕詞章,傳儒林而文苑缺如。實際上兩漢時期文學已經有相當的發展,范曄立文苑傳,正是看到了這種發展趨勢。漢、魏文學的繁榮,即是最好的印證。關於為方術立傳,劉知幾說它:「言唯迂誕,事多詭越,可謂美玉之瑕,白珪之玷,惜哉。」(《史通‧書事》)
對這種批評,我們還需要具體分析。東漢統治者迷信讖緯,因而各種術數發展起來,禨祥、巫祝、神仙之說,也應之而盛,歪門邪道甚是風行。范曄立〈方術傳〉,也是反映了這樣的現實,無可厚非。范曄是主張無鬼論的,但在傳中記述了許多荒誕不經之事,且描寫得活靈活現,像真有其事,這就與他絕無佛鬼的主張相矛盾。從這裡可以看出,范曄的無鬼論是模糊的、不徹底的。

第三,范曄提出了「正一代得失」的光輝論點,他所以要編寫《後漢書》,是為了總結歷史的經驗教訓,供當世以及後世所借鑑。他的這一主 張比之司馬遷的「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班固的「窮人理,該萬方」的思想更向前發展了一步,這是應該充分肯定的。而體現這一主張,主要是傳中的序、論、贊來論述的。比如卷二十二的後論中說:議者多非光武不以功臣任職,至使英姿茂績,委而勿用。然原夫深圖遠筭,固將有以焉爾。……降自秦、漢,世資戰力,至於翼扶王運,皆武人屈起。亦有鬻繒屠狗輕猾之徒,或崇以連城之賞,或任以阿衡之地,故勢疑則隙生,力侔則亂起。蕭、樊且猶縲紲,信、越終見葅戮,不其然乎!……故光武鑒前事之違,存矯枉之志,雖寇、鄧之高勳,耿、賈之鴻烈,分土不過大縣數四,所加特進、朝請而已。觀其治平臨政,課職責咎,將所謂「導之以政,齊之以刑」者乎!若格之功臣,其傷已甚。何者?直繩則虧喪恩舊,橈情則違廢禁典,選德則功不必厚,舉勞則人或未賢,參任則群心難塞,並列則其敝未遠。不得不校其勝否,即以事相權。故高秩厚禮,允荅元功,峻文深憲,責成吏職。建武之世,侯者百餘,若夫數公者,則與參國議,分均休咎,其餘並優以寬科,完其封祿,莫不終以功名延慶于後。

西漢初年,劉邦誅殺功臣之事,引起光武帝的深思,皇權與當政功臣的矛盾,即使是蕭何、樊噲、韓信、彭越這樣的功臣,也成為皇權的犧牲品。光武帝採取寵以厚爵,不使任實職的辦法,既加強皇權,又可保全功臣。至於朝廷事務,則以非功臣之吏員充任,皇帝可對任事之臣課職責咎,導之以政,齊之以刑。這樣,可避免功臣遭誅殺的悲劇,又不會大權旁落。范曄看到光武帝這種用人之術,並從理論上加以總結,是眼光獨具的。這就是「一代得失」之得。以後宋代開國皇帝趙匡胤「杯酒釋兵權」即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君權與功臣之間的矛盾,在封建專制制度下,是無法從根本上解決的,所以也就不斷上演功臣被誅的慘劇。

東漢宦官為禍之烈,是空前的,鑑於此,范曄特設〈宦者傳〉。此傳的前敘,可視為一篇宦官小史,後論則是對形成宦官專權的教訓總結。自周至東漢,范曄追蹤宦官權力發展的歷史,宦官從單純在內庭服務,逐漸干預朝政,到東漢時,已是「手握王爵,口含天憲,非復掖廷永巷之職,閨牖房闥之任也」。作威作福,肆無忌憚,「舉動回山海,呼吸變霜露,阿旨曲求,則光寵三族;直情忤意,則參夷五宗」,「凡稱善士,莫不離被災毒」,使「忠賢所以智屈,社稷故其為墟」。

宦官為何能逐漸干政專權呢?范曄認為,君主利用宦官,「推情未鑒其敝,即事易以取信,加漸染朝事,頗識典物,故少主憑謹舊之庸,女君資出內之命,顧訪無猜憚之心,恩狎有可悅之色」,加之「或敏才給對,飾巧亂實」,「故能回惑昏幼,迷瞀視聽」。宦官日夜在君主之側,服侍唯謹,加之巧言令色,以偽亂實;比之外廷正直之臣讜言直諫,更易迷惑人主,宦官干政專權就自然而然的了。這正是范曄「正一代得失」之「失」。

總的來看,范曄的史論,筆勢縱放,議論風生,時時閃耀進步思想的火花,且文詞典雅,妙筆生花。范曄的議論,「貴德義,抑勢力,進處士,黜奸雄,論儒學則深美康成,哀黨錮則推崇李杜,宰相多無述,而特表逸民;公卿不見采,而推尊獨行。」(王鳴盛《十七史商榷‧范蔚宗以謀反伏誅》)這一評價是中肯的。

《後漢書》中的傳序、傳論,不少篇寫得相當精彩,但每卷皆有論,則容易平庸。而且論後又加贊,顯得疊床架屋。劉知幾批評它:「夫每卷立論,其煩已多,而嗣以贊,為黷彌甚。亦猶如文士製碑,序終而續以『銘曰』;釋氏演法,義盡而宣以『偈言』。苟撰史若斯,難以議夫簡要者矣。」(《史通‧論贊》)雖然范曄對自己的贊非常自負,稱之為「傑思」、「無一字空設」,但大多贊語是「論」的重複或概括,且文詞簡得近乎空洞,故不為讀史者所重。

四、《後漢書》之流傳版本

《後漢書》是未完稿,「志」的成稿也已散失,雖然劉昭將司馬彪《續漢書》中的「志」移補過來,但司馬彪的「志」只有〈律曆〉、〈禮儀〉、〈祭祀〉、〈天文〉、〈五行〉、〈郡國〉、〈百官〉、〈輿服〉等八「志」,對比班固的《漢書》,顯然缺少反映一代社會經濟發展情況的〈食貨志〉,這實在是一大缺憾。又無〈藝文志〉,遂使東漢一代的著述難見全豹。
《後漢書》行世之後,不斷有人為范書作注。最早的是南朝梁劉昭為其作注(包括司馬彪《續漢書》的八志)。到了唐代,章懷太子李賢集中多名文人學士為《後漢書》作較詳細的注釋。由於李注全面詳細,糾正前人的錯誤,彌補缺漏,因而成為最好的注本,一直流傳至今。清代學者惠棟作《後漢書補注》,貢獻較大。王先謙繼之作《後漢書集解》,是集古今對《後漢書》注解的大成,最有參考價值。由於司馬彪的志不夠全面,清代的錢大昕作《補後漢書藝文志》,侯康作《補後漢書藝文志》。宋代熊方作《補後漢書年表》,其他如清人褚以敦、錢大昭、萬斯同等,都有補表之作。
這次對《後漢書》作注譯,採用的底本是南宋紹興年間刻本。如有疑義,則以明汲古閣本和清武英殿本以及清王先謙《後漢書集解》、近人研究成果來校定。

五、本書注譯過程

本書的整理,我們做了以下五個方面的工作:
一、題解。在每卷之首。以簡略的文字,概括介紹該卷的主要內容,以使讀者在閱讀前有一個總體把握。
二、章旨。鑒於史文較長,依文義酌分為幾個大段落,各大段落後用「章旨」概括其內容,以使讀者掌握段落大意。
三、研析。在每卷之後,對該卷中所記述的主要史實、人物、精彩的議論,逐一進行分析,以啟發讀者對歷史事實作深入的思考,達到讀史知世的目的。
四、注釋。這是本書最為用力的部分。準確的注釋,是幫助讀者正確讀懂史文的關鍵。譯文準確與否,也以注釋為基礎。注釋的項目,約有以下六個方面:
1.人名。本書有傳的人物,簡略敘其事跡,並指明詳見本書某卷:本書無傳的後漢人物,則參考他書記載予以簡介,以助讀者知人論世;史文所涉及的前代人物,簡介其事跡,並指明詳見某書某卷某傳。
2.地名。古代地名其及轄區不斷變化,古地名與今地名雖然名同,但具體位置、治所、轄區,各代不同,故對後漢的地名,註明今在某省某縣,資料較詳者,可注出在今某鄉某鎮。政區名則指出其治所今地,或指明其轄區的大致範圍。
3.官名。一代有一代的官制,官名相同,不同時代,其職掌和職權不盡相同。故對後漢時的官名,注明其品級職掌,以及前後期的變化。對於前代的官名,則按前代的制度注明其職守。
4.名物。隨著社會的發展,古代的一些事物,不斷被淘汰,致使後世人不知其為何事何物,有什麼功用。對此,我們參考眾書,對這些事物加以注明,以幫助讀者深入理解史文。
5.制度。一代有一代的典章制度,如職官制度、禮儀制度、政治制度、軍事制度等,不明制度,就不可能準確地理解史文,故對涉及後漢及前代的各種制度,則簡明扼要地予以介紹。
6.疏通難解的語句,解釋冷僻的字。史文中所用典故,注明其出處、意義。
五、今譯。按照信、達、雅的標準要求譯文,首先要做到「信」、「達」,我們要求注譯者以規範的現代漢語忠實、準確、順暢地譯出原文。
在此基礎上,努力使譯文雅訓一些。原則上採用直譯的方法,但有些篇章和段落,實在難以直譯,只好採用意譯的方法,盡量完整準確地表達出原文之義。

注譯古籍,繁難瑣碎,要求作者具備堅實的文史功底。由於種種原因,古籍整理成果往往不被重視,甚至認為它不是科研成果,故而使這項工作成為壯夫不為而弱者又不能為的工作,因而處於尷尬的境地。實際上,整理好一部古籍,並非輕而易舉之事,它要求整理者既要有深厚的學養,又具備較高的語言表達能力,而且能淡泊名利、甘於坐冷板凳。在這人心浮躁、物欲橫流的時代,能甘心於此,實在難得。

二○○三年春,好友吳樹平先生引薦我為三民書局主編注譯《後漢書》,我鑑於以上所說的情況,加之自己的學力有限,猶豫再三,最後還是答應了。誰知這一腳陷進去,竟然花費了十年工夫。人邁入老年,能有幾個十年!

《後漢書》部頭大、涉及面廣,個人或少數幾個人很難完成,困難在於尋找合適的注譯者,我熟悉的朋友,不是身體不好就是有其他項目,難以承擔。有的為了老朋友的面子,少量承擔一些。所幸的是,在組織這一任務的過程中,結識了不少有能力、有水平,且甘心於此的學者,如張文質先生、王明信先生、趙芳遠先生,這三位先生都年近八十,另外還有年富力強的楊寄林先生、辛戰軍先生,還有我的同事孫繼民先生、楊倩描先生及其夫人徐立群女士、魏建震先生、馬春香女士、韋占彬先生、聶樹鋒先生等。他們既承擔了大量的注譯任務,又從各個方面給予熱心的幫助,在此均表感謝。

另外,史書中的天文、律曆等志,屬專門之學,是史家的短板。因此,三民書局編輯部特請古天文學家陳久金先生承擔本書天文、律曆志的注譯,在此衷心致謝。

由於本書成於眾手,注譯內容難免參差不齊,部分注譯稿經過反覆修改,才能達到出版要求。不容諱言,也有少數注譯稿不合要求,即使修改,也難有大的提升,為全書質量計,只好放棄,另請他人補作。

十年辛苦不尋常。本書各篇的注譯者,都付出認真努力,主編者也盡其能力加以修改潤飾,特別是三民書局編輯部的諸位先生,認真細緻地審讀注譯稿,不厭其煩地核對引書引文,提出不少寶貴意見,使本書質量有不小的提升。儘管如此,由於我們水平的局限,書中可能還存在這樣那樣的錯誤,敬祈專家和讀者不吝指正。

魏連科 謹識

第三冊





 





卷二十二 朱景王杜馬劉傅堅馬列傳第十二 一二三九

     朱祐  一二三九

     景丹  一二四四

     王梁  一二四八

     杜茂  一二五一

     馬成  一二五五

     劉隆  一二五八

     傅俊  一二六二

     堅鐔  一二六四

     馬武  一二六六

卷二十三 竇融列傳第十三 一二八一

     竇融  一二八一

     弟子固  一三○六

     曾孫憲  一三一一

     玄孫章  一三二七

卷二十四 馬援列傳第十四 一三三一

     馬援  一三三一

     子廖  一三七一

     子防  一三七二

     兄子嚴  一三七四

     族孫棱  一三七七 

卷二十五 卓魯魏劉列傳第十五 一三九一

     卓茂  一三九一 

     魯恭  一三九八 

     弟丕  一四一三 

     魏霸  一四一八 

     劉寬  一四二○ 

卷二十六 伏侯宋蔡馮趙牟韋列傳第十六 一四二五

     伏湛  一四二五 

     子隆  一四三四 

     侯霸  一四三九 

     宋弘  一四四四 

     族孫漢  一四四六 

     蔡茂  一四五一 

     郭賀  一四五二 

     馮勤  一四五五 

     趙憙  一四五九 

     牟融  一四六七 

     韋彪  一四六九 

     族子義  一四七五 

卷二十七 宣張二王杜郭吳承鄭趙列傳第十七 一四八一

     宣秉  一四八一 

     張湛  一四八四 

     王丹  一四八七 

     王良  一四九二 

     杜林  一四九六 

     郭丹  一五○七 

     吳良  一五一三 

     承宮  一五一六 

     鄭均  一五一九 

     趙典  一五二二 

卷二十八上 桓譚馮衍列傳第十八上 一五三三

      桓譚  一五三四 

      馮衍  一五四七 

卷二十八下 馮衍傳第十八下 一五七三

      馮衍  一五七三 

      子豹  一五九七 

卷二十九 申屠剛鮑永郅惲列傳第十九 一六○三

     申屠剛  一六○三 

     鮑永  一六一四 

     子昱  一六二三 

     郅惲  一六二八 

     子壽  一六四三 

卷三十上 蘇竟楊厚列傳第二十上 一六五一

     蘇竟  一六五二 

     楊厚  一六六六 

卷三十下 郎顗襄楷列傳第二十下 一六七四

     郎顗  一六七四 

     襄楷  一七二七 

卷三十一 郭杜孔張廉王蘇羊賈陸列傳第二十一 一七四九

     郭伋  一七四九 

     杜詩  一七五五 

     孔奮  一七六二 

     張堪  一七六六 

     廉范  一七六九 

     王堂  一七七七 

     蘇章  一七八○ 

     族孫不韋  一七八二 

     羊續  一七八八 

     賈琮  一七九二 

     陸康  一七九四 

卷三十二 樊宏陰識列傳第二十二 一八○三

     樊宏  一八○三 

     子鯈  一八○九 

     族曾孫準  一八一五 

     陰識  一八二四 

     弟興  一八二七 

卷三十三 朱馮虞鄭周列傳第二十三 一八三五

     朱浮  一八三五 

     馮魴  一八五三 

     虞延  一八六○ 

     鄭弘  一八六七 

     周章  一八七一 

發表人:晨希
2014/02/27 14:42
一國的開朝國君通常能成功開闢朝代,大多得仰賴身旁的策士,西漢高祖劉邦是這樣,東漢光武帝劉秀亦是如此。打開後漢書翻閱,劉秀擅於任人,取得天下的原因,主要歸功於推心置腹的任用綠林軍,這些人幫助他將動亂的天下再回復「劉」姓,可說是功不可沒。如果要深切了解光武帝取得天下的原因,不可不細讀本書,此書注釋明晰,白話譯文流暢好讀,是值得收藏的好書,推薦給各位!
發表人:皮球
2014/02/19 17:17
今天隨手翻開這本的目錄,看到了個讓人好奇的複姓「申屠」,不禁翻了翻此人的傳記。雖然小說中常見以複姓來顯出角色的不凡,但「申屠」這姓也算少見的,就算出現,也常是性格殘忍、暴烈,又狡猾多智的反派人物(大概是受「屠」字的印象影響),但反觀傳中的申屠剛,倒是性格剛直,頗有才幹。但也就是太直了,歷仕王莽、隗囂、劉秀,都不為所喜,意見多不被採納。話說他還曾為了阻止劉秀外出遊獵,拿自己腦袋去擋皇帝的車輪,嘿!還真符合一般小說中對申屠氏性格暴烈的刻板印象。其實〈申屠剛傳〉看完,給我最大的心得是「偶像要慎選」。傳中一開始就說申屠剛「常慕史鰌、汲黯之為人」,正所謂性格決定命運,既然效仿前人剛直不屈的性格,自然也就只能步「諫不受納,終遭罷黜」的後塵了。
發表人:阿寶
2014/01/29 10:51
桓譚此人的生平在史書中著墨並不算多,但形象鮮明,是一位讓我頗具好感的歷史人物,早年以先見之明洞察勸戒傅晏,使傅家遠離殺身之禍,足見其智慧。王莽執政時,又能以儒家思想作為標的,安身立命直到光武帝即位。而漢朝流行讖緯之學是眾人皆知的事,就連可說是一代明君的劉秀也深信圖讖,並且想以圖讖斷決政事,而年紀一把的桓譚居然有勇氣在他面前說:「臣不讀讖。」其正直的性格雖然差點讓他送命,卻讓歷史替他記上不朽的一筆。
發表人:阿嘆
2014/01/15 17:12
大陸有一本小說叫《秀麗江山》,劇情在講述新朝年間及東漢初期的故事,既演繹了主角劉秀、陰麗華等人之間的愛恨情仇,也重現了劉秀建立東漢的種種過程。劇情滿精采的,不過感覺其中也有一些虛構的部分,為了求證,就想說來翻一下史書,看看小說跟史實的差異到底在哪。對於像我這種不是專業的人來說,這套《新譯後漢書》在查閱的過程中,比較容易閱讀,編排及內容都滿平易近人的,講解得也滿詳細的。在翻過史書之後,覺得小說將陰麗華有些美化,而其他部分角色則有所貶抑了,只能說幻想與現實之間真的有落差呢。
發表人:卡布
2013/12/23 14:01
西漢末年在歷經王莽之亂後,由光武帝劉秀統一,開創東漢新局。這一冊書裡主要便是記載了劉秀開創歷史新局的過程及對人才的任用等史事,對於了解東漢初年的歷史頗有幫助。我覺得不僅適合歷史相關科系的學生、學者閱讀,這本書的編寫方式及內容,對於一般人來說也是相當容易讀懂的。了解歷史是現代人所需要的基本知識,透過歷史可以得到古人的經驗以及教訓,看看劉秀是如何在建國之初進行運作的,從中或許也可對社會現狀進行聯想及反思。
發表人:筱筱
2013/12/20 16:00
三民藍皮書古籍向來是我家書架上的最醒目的一套叢書,網羅中國各朝各代的著作,內容可說是超級豐富,我家幾個念文學院的孩子每每要查資料都可以從這些書中獲得,今年新出的四史也是一出版就馬上上網下購了,羅列成一排的四史擺在架上看起來特別有學問阿!前幾日在看大漢天子時,忍不住想回顧一下漢朝歷史,東漢的部分當然要拿起後漢書來瞧瞧了,三民版的古籍特色就是注釋詳細、語譯清楚好讀,就算不是作為學術用途,睡覺前拿起來翻一翻也是很不錯的,漢朝的歷史彷彿就如躍紙上了,看起電視劇也就入戲了哈哈!
發表人:莫名
2013/12/20 14:16
與自古成王敗寇、壯烈成仁的事蹟相比,儒者、狷介之士的生平故事雖沒那麼精彩,但實亦有可觀之處。這些讀書人心中各自存有一把區辨是非的尺,以此丈量主事者值不值得跟隨。主事者是否願意聽勸,有時一念之間就可能導致兩種全然不同的結果,廉丹和鮑永便是一對例子。個人對於馮衍勸二人切勿戀戰,應以網羅民心為上策(不愧是儒者)感到佩服,〈馮衍傳〉中更可見馮衍不僅有見識,更有璀璨的文采。而終尤未能立功當世揚名千載又令人不勝唏噓,研析裡用「機緣」二字,倒也十分貼切了。即使未能留下盛名,且空懷經世之志而不見長,甚至抱憾而終,但在整部中國歷史裡,他們誠屬一股沉鬱的力量。
發表人:生不逢時
2013/12/20 09:10
在歷朝歷代之中,並稱名將中集團最龐大的,應該是就屬東漢的「雲臺二十八將」了,只是他們雖然人數龐大,知名度上卻是不高。究其根本原因,或許和光武帝對待功臣的方法有關,從本卷的〈朱景王杜馬劉傅堅馬列傳〉可以看出,光武帝在開國之後,很少任用功臣為官吏(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啊),大多只讓他們領有軍銜、保有爵祿,緩解了功臣與皇帝之間的緊張關係,使得多數功臣得以善終,卻也使得這些人的後半生沒什麼重要事蹟得以記載。另外,在西漢末年起義的首領人物,少有英雄之輩,而更近於盜賊團夥(如赤眉與綠林,感覺上跟黃巾是同等級的東西),幾名先後稱帝者皆是劉氏宗親,而又志大才疏,甚至淪為傀儡,相較於東漢末年與隋唐之際的群雄並起,失色不少,連帶著後世的相關創作(《東西漢演義》)也聲名不顯,難怪雲臺二十八將的知名度,始終趕不上曹魏五子良將、蜀漢五虎上將、東吳十二虎臣、唐代凌煙閣二十四功臣等名將集團了。
發表人:小邕
2013/09/09 14:54
東漢歷史中,外戚和宦官輪流在政治的舞台上擔任要角,先是外戚以功坐大,譬如竇氏。受到威脅的皇帝於是聯合宦官剷除,然而沒想到換來的卻又是宦官的跋扈。如此再三上演,再加上東漢的皇帝多半短命,真正能掌權的時間不長,最終導致了東漢的覆亡。本卷雖然專提東漢初年的人物與史事,但閱讀時就能聯想到整個東漢歷史,甚至整部中國歷史。每每讀到幾位人物的生平與作者所下的評語,就能感受到歷史的重複性,對時代、對人來說,風水果然是輪流轉的,讀來格外感慨。
發表人:CT
2013/08/28 10:34
對馬援的認識,是從他的家教名篇〈誡兄子嚴敦書〉開始的,馬援嚴誡哥哥孩子的缺點,可看出其對哥哥的敬愛,和對後輩的關懷。文章中可以看出馬援的人品,甚至或可推論馬氏家族能在東漢興隆發展之原因,故此次延伸閱讀了《後漢書‧馬援列傳》,欲更加深入理解馬援的為人及事跡。馬援年輕時便有濟民之志,後來曾依附王莽、隗囂,但後來在仔細的考量後,投奔漢光武帝劉秀,進而開展了他的政治、軍旅生涯,年紀老大還有「馬革裹屍」之志,實在令人敬佩不已。馬援垂訓子孫的書信,深刻影響了後代子孫,其中雖仍有疏忽的部分(沒有提到力誡奢靡之風),但我想馬氏世族能在東漢政壇上活躍多年,馬援的家教是有深刻影響的。本篇列傳不論在段落章旨、語譯及研析都說明得很清楚,並能在白話的解說中凸顯文言文本身的文采,讀起來很流暢,令我收穫頗豐。
發表人:v2
2013/08/07 17:09
在找尋外戚干政的相關資料時買了此書,書中針對竇氏一門在東漢興亡中扮演的角色說明得很清楚。從竇融在王莽時崛起說起,因其出身高貴,而與高門結親,後來逐步在亂世中嶄露頭角,在漢光武帝建國時出了莫大力量,奠定其權位。文末的研析連繫竇氏一門的事蹟說明外戚和功臣對東漢政壇影響,尤其羅列數位皇帝短命而亡的現象,說明為何形成,推論十分精采。以世界史的觀點來補充說明,更讓人體會世事流轉巧妙。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