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85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評

本冊的內容包括志一律曆上到志十二天文下。首先〈律曆上〉,記載了律準、候氣二部分,認為物體的長短、多少、輕重,與聲音的清濁,三光的運行,相互之間均應有協調的關係。但是,司馬彪對這種思想,依據《禮記‧禮運篇》所說「五聲、六律、十二管還相為宮」的說法,將五聲十二律擴大成六十律,而六十律的思想,是司馬彪對音律的進一步發展。其次〈律曆中〉,記載了東漢中曆法改革的過程,以及曆法改革中的爭議實況;還記載了有關的奏章、詔書和關鍵人物的廷議等,其中主要包括「賈逵論曆」、「熹平論曆」和「論月蝕」。而〈律曆下〉,記載了李梵、編訢於元和二年造《四分曆》三卷的內容。《四分曆》推月蝕法與《三統曆》相同,其推步五星始於合伏,為後世所宗;且其所載昏旦中星,晝夜漏刻,二至晷影長短之數,黃赤宿度進退之率,皆為其首創。 中國古代有「五禮」之說,祭祀之事為吉禮,冠婚之事為嘉禮,賓客之事為賓禮,軍旅之事為軍禮,喪葬之事為凶禮。實際上禮儀可分為政治與生活兩大部類。政治類包括祭天、祭地、宗廟之祭,祭先師先聖、尊師鄉飲酒禮、相見禮、軍禮等。而生活類有如天子榮養三老、五更的「養老」以及「冠」禮和「祓禊」禮等。這些禮儀反映出漢代對孝道的推崇和對教化的重視。 祭祀是中國歷代都要講行的國家重大典禮。古人所謂「國之大事,惟祀與戎」,也正是這個意思。綜觀中國古代歷史,正如《文獻通考‧郊社考七》所言:「祀天地於郊丘,祀上帝於明堂,祫祖宗於太廟,此三者萬世不易之禮。」但從秦至宋,在泰山舉行的封禪之禮,也是這一時期的國家大典之一。而〈祭祀志〉所記述的內容主要就是這四項重點。 《後漢書‧天文志》是正史〈天文志〉中較特殊的一篇。它大約受到《史記‧天官書》的影響,用主要篇幅記載、論述天文星占與政治的關係。例如彗星的出現日期和移動軌跡,五星凌犯恆星的方位和接近程度等。研究接近程度,對於研究太陽系組成運行的穩定狀態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如果說《漢書》的〈天文志〉與〈五行志〉,記載異常天象的分工,還不夠明確的話,則《後漢書》的〈天文志〉與〈五行志〉的分工就很明確了。五星凌犯,彗星、孛星的出現,流星、隕石的出現,載在〈天文志〉,交蝕和有關日月之事,載在〈五行志〉。〈天文志〉的內容比較單一,只載五星凌犯、彗孛、流隕、客星的出沒,並不涉及人們對天的認識及星座、天文活動和天文儀器等。但是,在二十四史〈天文志〉中,只有《後漢書‧天文志》在述及異常天象與人間政治應變的關係時最為詳細和具體,是中國上古星占較為集中的文獻之一。

魏連科

北京大學中文系古典文獻專業畢
河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導 讀

主要為范曄所撰的《後漢書》,是繼《史記》、《漢書》之後,另一部歷史名著。全書共一百二十卷,包括范曄所作的「本紀」十卷,「列傳」八十卷,以及後人所補的「志」三十卷(司馬彪撰)。它與《史記》、《漢書》、《三國志》合稱「前四史」,是廿四史之一。《後漢書》 系統地記述了東漢一百九十四年的歷史,是我們研究東漢史事的主要資料來源。

一、范曄的生平

《後漢書》作者范曄,字蔚宗,南朝宋順陽郡順陽縣(今河南淅川縣,一說為內鄉縣)人。生於晉安帝隆安二年(西元三九八年),至宋文帝元嘉二年(西元四四五年)以圖謀推翻文帝劉義隆擁立劉義康為帝而被殺,時年四十八歲。

范曄是在其母親如廁時所生,生下來額頭被磚所傷,故小名為磚頭。范曄的家庭是當時典型的世宦書香世家。他的高祖范晷,仕晉為雍州刺史,加左將軍;曾祖范汪,仕晉為安北將軍、徐兗二州刺史,進爵武興縣侯;祖父范寧,仕晉為豫章太守;父范泰,初為太學博士,仕至度支尚書,遷大司馬左長史,右衛將軍,官至三公。劉裕建宋,因范泰幫劉裕篡晉有功,為劉宋金紫光祿大夫,加散騎常侍。范曄受家庭的薰陶,自然以讀書入仕為事。范曄少年聰明,「少好學,博涉經史,善為文章,能隸書,曉音律」(《宋書‧范曄傳》),而多才多藝。

范曄曾三度在彭城王劉義康手下任事,頗受劉義康器重,故被提拔為尚書吏部郎。但在劉義康之母去世,舉喪期間,范曄在王府酣飲,且聽哀樂曲為樂。劉義康大怒,將范曄貶為宣城太守。范曄遭貶,在仕途上是一挫折,但在成就他一生的事業上卻起了催化作用。仕途不得志,於是范曄「廣集學徒,窮覽舊籍,刪煩補略」(劉知幾《史通‧古今正史》),以成一家之作。後來,范曄又任始興王劉浚的後軍長史,領下邳太守,元嘉二十一年(西元四四四年),范曄又任太子詹事,次年即被殺。

范曄多才多藝,又撰著一代史書,是其歷史貢獻,值得充分肯定。但他的人品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可以說是不忠不孝、行同禽獸。他臣事文帝劉義隆,卻助劉義康謀逆,當然是不忠。至於其不孝之行,這裡引《南史‧范泰傳》之范曄附傳二則史料,即可見一斑:「樂器服玩並皆珍麗,妓妾亦盛飾。母住止單陋,唯有二廚盛樵薪。弟子冬無被,叔父單布衣。」「兄暠為宜都太守,嫡母隨暠在官亡,報之以疾,曄不時奔赴。及行,又攜妓妾自隨。」擁妓妾而自享,不管生母的死活。更有甚者,范曄淫亂成性,且有亂倫的獸行,「曄素有閨庭議論,朝野所知,故門胄雖華,而國家不與姻」,「人作犬豕相遇」。故而對於范曄的被處死,難怪獄官會說:「亦何足惜。」人品如此卑劣,在中國歷代史學家中,恐怕是獨一無二的。這種現象,值得深入研究思考。

二、《後漢書》之編纂取材

范曄生活的年代距後漢之亡已二百餘年,其間出現了眾多關於後漢的史著,為范曄修纂《後漢書》,提供了豐富的史料。據王先謙《後漢書集解述略》所述,約有十八家:
班固、盧植等《東觀漢記》一百四十三卷。
謝承《後漢書》一百三十卷。
薛瑩《後漢書》一百卷。
司馬彪《續漢書》八十三卷。
華嶠《後漢書》(一稱《漢後書》)九十七卷。
謝沈《後漢書》一百二十二卷。
張瑩《後漢南記》五十八卷。
袁山松《後漢書》一百零一卷。
袁宏《後漢紀》三十卷。
張璠《後漢紀》三十卷。
袁曄《獻帝春秋》十卷。
劉芳《漢靈獻二帝記》六卷。
樂資《山陽公載記》十卷。
王粲《漢末英雄記》十卷。
侯瑾《漢皇德記》三十卷、《漢獻帝起居注》五卷。
劉義慶《後漢書》五十八卷。
孔衍《後漢尚書》六卷、《後漢春秋》六卷。
張溫《後漢尚書》十四卷。

若「史不足徵」,難以成書,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若史料過多,多有重複,且其中不免互相矛盾、詳略不一,這也是對史家的嚴峻考驗。范曄以其敏銳的史鑑和深厚的修史功力,以班固、盧植的《東觀漢記》和華嶠的《後漢書》為藍本,對眾書所載史料,選擇考辨,去粗取精、去偽存真、取長補短,以成一家之書。唐代劉知幾評道:「范曄博采眾書,裁成漢典,觀其所取,頗有奇工。」(《史通‧書事》)還說:「范曄之刪後漢也,簡而且周,疏而不漏,蓋云備矣。」(《史通‧補注》)正因為如此,范書淘汰了之前的眾家後漢史著,范書之後的蕭子顯《後漢書》一百卷、王韶《後漢林》二百卷,亦皆不傳。流傳下來的只有范書和袁宏的《後漢紀》。而《後漢紀》是編年體史書,內容較簡略,所以我們研究東漢一代的歷史,范曄的《後漢書》是主要依據。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范曄修撰《後漢書》時也繼承了《史記》、《漢書》以來的做法,在人物傳記中收錄傳主的短篇論著。如〈崔寔傳〉中收錄其〈政論〉一篇,〈桓譚傳〉收錄其〈陳時政〉一疏,〈馮衍傳〉收錄其《說廉丹》一書和《說鮑宣》一書,〈王符傳〉收錄其《潛夫論》五篇,〈仲長統傳〉收錄其〈樂志論〉及《昌言》中二篇,〈張衡傳〉收錄其〈客問〉一篇、〈上疏陳事〉一篇、〈請禁圖讖〉一篇,〈蔡邕傳〉收錄其〈釋海〉一篇、〈條陳所宜行者七事〉一疏。這些論著都是研究東漢歷史的重要資料,若無《後漢書》中加以收錄,這些文章恐怕就失傳了。

三、《後漢書》之編纂特色

范曄撰著《後漢書》,也繼司馬遷的《史記》和班固的《漢書》,採用紀傳體,計劃撰寫十紀、十志、八十列傳。范曄本人完成了十紀、八十列傳,十志則請謝儼撰寫。謝儼尚未完成,范曄即被殺,謝儼亦受牽連被殺,所撰十志的文稿亦散佚。

關於范曄計劃所撰之十志,他在〈獄中與諸甥姪書〉中說:「欲遍作諸志,前書所有者,悉令備。」明確表示,《前漢書》所有的志,他的《後漢書》中都會設置。班固《漢書》中的十志為:律曆、禮樂、刑法、食貨、郊祀、天文、五行、溝洫、藝文,而范曄在《後漢書》的紀傳中曾提及自己的志書撰寫情況,如〈后妃紀〉稱:「僚品秩事,在〈百官志〉。」〈東平王蒼傳〉云:「(蒼)乃與公卿共議定南北郊冠冕車服制度,及光武廟登歌八佾舞數,語在〈禮樂〉、〈輿服〉志。」〈蔡邕傳〉云:「使中常侍曹節、王甫就問災異及消改變故所宜施行。邕悉心以對,事在〈五行〉、〈天文〉志。」以上三處涉及〈百官志〉、〈禮樂志〉、〈輿服志〉、〈五行志〉、〈天文志〉。這表明,以上五志似乎已經脫稿。對照班固《漢書》各志,應該還有〈律曆〉、〈刑法〉、〈食貨〉、〈地理〉、〈溝洫〉、〈藝文〉等五志,但具體志目就不得而知了。

現行《後漢書》中的八志三十卷,是晉人司馬彪《續漢書》中之志,南朝梁劉昭注《後漢書》時取來補作范書之志。

范曄對自己的《後漢書》的質量相當自負,他在〈獄中與諸甥姪書〉中說:既造《後漢》,轉得統緒。詳觀古今著述及評論,殆少可意者。班氏最有高名,既任情無例,不可甲乙辨。「後贊」於理近無所得,唯「志」可推耳。博贍不可及之,整理未必愧也。吾雜傳論,皆有精意深旨,既有裁味,故約其詞句。至於〈循吏〉以下及〈六夷〉諸序論,筆勢縱放,實天下之奇作。其中合者,往往不減〈過秦〉篇。嘗共比方班氏所作,非但不愧之而已。……又欲因事就卷內發論,以正一代得失,意復未果。「贊」自是吾文之傑思,殆無一字空設,奇變不窮,同含異體,乃自不知所以稱之。此書行,故應有賞音者。紀、傳例為舉其大略耳,諸細意甚多。自古體大而思精,未有此也。
這段文字,可以看作是《後漢書》的自序。關於這段文字,有數事可以討論。

第一,關於志,因范書之志已散佚,不可深論。上文只是推測其志目的大概。

第二,紀傳體史書體例的創新。如「本紀」部分,本來是記述皇帝事跡的,范曄卻將后妃也列入本紀。當然,《史記》和《漢書》也將呂后列為本紀,但只是呂后一人而已,是實事求是的。呂后在惠帝死後,太子年幼而臨朝稱制,實是一代帝王,《史記》、《漢書》將其列入本紀,是合適的。《後漢書》將后妃列入本紀,亦有其道理。皇后與外戚專權,是東漢政局突出的特點,因皇帝多短命,皇后專權就自然而然,不可避免。正如清人何焯所說:「東京皇后,竇、鄧、閻、梁、竇、何,臨朝者六,其間殤帝、北鄉侯、帝、質帝皆未嘗親政,鄧后既立安帝,復臨朝者十六年,遂終身稱制。作〈皇后紀〉為得其實,雖後人所不必效,然范氏自合史家之變,未可議也。」(《義門讀書記‧後漢書》)除后妃外,外家的其他人物,則列入〈外戚傳〉。這樣安排,眉目更清楚。

范曄還在《後漢書》裡創立了七個新的類傳:黨錮、宦者、文苑、獨行、逸民、方術、列女。范曄之所以創立這些類傳,並非故意標新立異,而是根據東漢社會的現實需要。東漢宦官為禍之烈,是空前的。宦官專權,引起正直知識分子反對,宦官則以「黨人」之罪,兩次大規模迫害「黨人」,形成歷史上著名的「黨錮」之禍。所以設立黨錮、宦者兩個類傳,從正反兩方面反映這種歷史現象。在正史中為婦女立傳,是范曄的首創,在封建禮教盛行的社會,婦女沒有社會地位,范曄首倡〈列女傳〉,是有積極意義的。可惜的是,後世有的史書改「列女」為「烈女」,半字之差,便成為專門歌頌「誓死不嫁二夫」的貞節烈女了。比之范曄,無疑是開歷史的倒車。自西漢武帝實行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以來,世上重經術而輕詞章,傳儒林而文苑缺如。實際上兩漢時期文學已經有相當的發展,范曄立文苑傳,正是看到了這種發展趨勢。漢、魏文學的繁榮,即是最好的印證。關於為方術立傳,劉知幾說它:「言唯迂誕,事多詭越,可謂美玉之瑕,白珪之玷,惜哉。」(《史通‧書事》)
對這種批評,我們還需要具體分析。東漢統治者迷信讖緯,因而各種術數發展起來,禨祥、巫祝、神仙之說,也應之而盛,歪門邪道甚是風行。范曄立〈方術傳〉,也是反映了這樣的現實,無可厚非。范曄是主張無鬼論的,但在傳中記述了許多荒誕不經之事,且描寫得活靈活現,像真有其事,這就與他絕無佛鬼的主張相矛盾。從這裡可以看出,范曄的無鬼論是模糊的、不徹底的。

第三,范曄提出了「正一代得失」的光輝論點,他所以要編寫《後漢書》,是為了總結歷史的經驗教訓,供當世以及後世所借鑑。他的這一主 張比之司馬遷的「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班固的「窮人理,該萬方」的思想更向前發展了一步,這是應該充分肯定的。而體現這一主張,主要是傳中的序、論、贊來論述的。比如卷二十二的後論中說:議者多非光武不以功臣任職,至使英姿茂績,委而勿用。然原夫深圖遠筭,固將有以焉爾。……降自秦、漢,世資戰力,至於翼扶王運,皆武人屈起。亦有鬻繒屠狗輕猾之徒,或崇以連城之賞,或任以阿衡之地,故勢疑則隙生,力侔則亂起。蕭、樊且猶縲紲,信、越終見葅戮,不其然乎!……故光武鑒前事之違,存矯枉之志,雖寇、鄧之高勳,耿、賈之鴻烈,分土不過大縣數四,所加特進、朝請而已。觀其治平臨政,課職責咎,將所謂「導之以政,齊之以刑」者乎!若格之功臣,其傷已甚。何者?直繩則虧喪恩舊,橈情則違廢禁典,選德則功不必厚,舉勞則人或未賢,參任則群心難塞,並列則其敝未遠。不得不校其勝否,即以事相權。故高秩厚禮,允荅元功,峻文深憲,責成吏職。建武之世,侯者百餘,若夫數公者,則與參國議,分均休咎,其餘並優以寬科,完其封祿,莫不終以功名延慶于後。

西漢初年,劉邦誅殺功臣之事,引起光武帝的深思,皇權與當政功臣的矛盾,即使是蕭何、樊噲、韓信、彭越這樣的功臣,也成為皇權的犧牲品。光武帝採取寵以厚爵,不使任實職的辦法,既加強皇權,又可保全功臣。至於朝廷事務,則以非功臣之吏員充任,皇帝可對任事之臣課職責咎,導之以政,齊之以刑。這樣,可避免功臣遭誅殺的悲劇,又不會大權旁落。范曄看到光武帝這種用人之術,並從理論上加以總結,是眼光獨具的。這就是「一代得失」之得。以後宋代開國皇帝趙匡胤「杯酒釋兵權」即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君權與功臣之間的矛盾,在封建專制制度下,是無法從根本上解決的,所以也就不斷上演功臣被誅的慘劇。

東漢宦官為禍之烈,是空前的,鑑於此,范曄特設〈宦者傳〉。此傳的前敘,可視為一篇宦官小史,後論則是對形成宦官專權的教訓總結。自周至東漢,范曄追蹤宦官權力發展的歷史,宦官從單純在內庭服務,逐漸干預朝政,到東漢時,已是「手握王爵,口含天憲,非復掖廷永巷之職,閨牖房闥之任也」。作威作福,肆無忌憚,「舉動回山海,呼吸變霜露,阿旨曲求,則光寵三族;直情忤意,則參夷五宗」,「凡稱善士,莫不離被災毒」,使「忠賢所以智屈,社稷故其為墟」。

宦官為何能逐漸干政專權呢?范曄認為,君主利用宦官,「推情未鑒其敝,即事易以取信,加漸染朝事,頗識典物,故少主憑謹舊之庸,女君資出內之命,顧訪無猜憚之心,恩狎有可悅之色」,加之「或敏才給對,飾巧亂實」,「故能回惑昏幼,迷瞀視聽」。宦官日夜在君主之側,服侍唯謹,加之巧言令色,以偽亂實;比之外廷正直之臣讜言直諫,更易迷惑人主,宦官干政專權就自然而然的了。這正是范曄「正一代得失」之「失」。

總的來看,范曄的史論,筆勢縱放,議論風生,時時閃耀進步思想的火花,且文詞典雅,妙筆生花。范曄的議論,「貴德義,抑勢力,進處士,黜奸雄,論儒學則深美康成,哀黨錮則推崇李杜,宰相多無述,而特表逸民;公卿不見采,而推尊獨行。」(王鳴盛《十七史商榷‧范蔚宗以謀反伏誅》)這一評價是中肯的。

《後漢書》中的傳序、傳論,不少篇寫得相當精彩,但每卷皆有論,則容易平庸。而且論後又加贊,顯得疊床架屋。劉知幾批評它:「夫每卷立論,其煩已多,而嗣以贊,為黷彌甚。亦猶如文士製碑,序終而續以『銘曰』;釋氏演法,義盡而宣以『偈言』。苟撰史若斯,難以議夫簡要者矣。」(《史通‧論贊》)雖然范曄對自己的贊非常自負,稱之為「傑思」、「無一字空設」,但大多贊語是「論」的重複或概括,且文詞簡得近乎空洞,故不為讀史者所重。

四、《後漢書》之流傳版本

《後漢書》是未完稿,「志」的成稿也已散失,雖然劉昭將司馬彪《續漢書》中的「志」移補過來,但司馬彪的「志」只有〈律曆〉、〈禮儀〉、〈祭祀〉、〈天文〉、〈五行〉、〈郡國〉、〈百官〉、〈輿服〉等八「志」,對比班固的《漢書》,顯然缺少反映一代社會經濟發展情況的〈食貨志〉,這實在是一大缺憾。又無〈藝文志〉,遂使東漢一代的著述難見全豹。
《後漢書》行世之後,不斷有人為范書作注。最早的是南朝梁劉昭為其作注(包括司馬彪《續漢書》的八志)。到了唐代,章懷太子李賢集中多名文人學士為《後漢書》作較詳細的注釋。由於李注全面詳細,糾正前人的錯誤,彌補缺漏,因而成為最好的注本,一直流傳至今。清代學者惠棟作《後漢書補注》,貢獻較大。王先謙繼之作《後漢書集解》,是集古今對《後漢書》注解的大成,最有參考價值。由於司馬彪的志不夠全面,清代的錢大昕作《補後漢書藝文志》,侯康作《補後漢書藝文志》。宋代熊方作《補後漢書年表》,其他如清人褚以敦、錢大昭、萬斯同等,都有補表之作。
這次對《後漢書》作注譯,採用的底本是南宋紹興年間刻本。如有疑義,則以明汲古閣本和清武英殿本以及清王先謙《後漢書集解》、近人研究成果來校定。

五、本書注譯過程

本書的整理,我們做了以下五個方面的工作:
一、題解。在每卷之首。以簡略的文字,概括介紹該卷的主要內容,以使讀者在閱讀前有一個總體把握。
二、章旨。鑒於史文較長,依文義酌分為幾個大段落,各大段落後用「章旨」概括其內容,以使讀者掌握段落大意。
三、研析。在每卷之後,對該卷中所記述的主要史實、人物、精彩的議論,逐一進行分析,以啟發讀者對歷史事實作深入的思考,達到讀史知世的目的。
四、注釋。這是本書最為用力的部分。準確的注釋,是幫助讀者正確讀懂史文的關鍵。譯文準確與否,也以注釋為基礎。注釋的項目,約有以下六個方面:
1.人名。本書有傳的人物,簡略敘其事跡,並指明詳見本書某卷:本書無傳的後漢人物,則參考他書記載予以簡介,以助讀者知人論世;史文所涉及的前代人物,簡介其事跡,並指明詳見某書某卷某傳。
2.地名。古代地名其及轄區不斷變化,古地名與今地名雖然名同,但具體位置、治所、轄區,各代不同,故對後漢的地名,註明今在某省某縣,資料較詳者,可注出在今某鄉某鎮。政區名則指出其治所今地,或指明其轄區的大致範圍。
3.官名。一代有一代的官制,官名相同,不同時代,其職掌和職權不盡相同。故對後漢時的官名,注明其品級職掌,以及前後期的變化。對於前代的官名,則按前代的制度注明其職守。
4.名物。隨著社會的發展,古代的一些事物,不斷被淘汰,致使後世人不知其為何事何物,有什麼功用。對此,我們參考眾書,對這些事物加以注明,以幫助讀者深入理解史文。
5.制度。一代有一代的典章制度,如職官制度、禮儀制度、政治制度、軍事制度等,不明制度,就不可能準確地理解史文,故對涉及後漢及前代的各種制度,則簡明扼要地予以介紹。
6.疏通難解的語句,解釋冷僻的字。史文中所用典故,注明其出處、意義。
五、今譯。按照信、達、雅的標準要求譯文,首先要做到「信」、「達」,我們要求注譯者以規範的現代漢語忠實、準確、順暢地譯出原文。
在此基礎上,努力使譯文雅訓一些。原則上採用直譯的方法,但有些篇章和段落,實在難以直譯,只好採用意譯的方法,盡量完整準確地表達出原文之義。

注譯古籍,繁難瑣碎,要求作者具備堅實的文史功底。由於種種原因,古籍整理成果往往不被重視,甚至認為它不是科研成果,故而使這項工作成為壯夫不為而弱者又不能為的工作,因而處於尷尬的境地。實際上,整理好一部古籍,並非輕而易舉之事,它要求整理者既要有深厚的學養,又具備較高的語言表達能力,而且能淡泊名利、甘於坐冷板凳。在這人心浮躁、物欲橫流的時代,能甘心於此,實在難得。

二○○三年春,好友吳樹平先生引薦我為三民書局主編注譯《後漢書》,我鑑於以上所說的情況,加之自己的學力有限,猶豫再三,最後還是答應了。誰知這一腳陷進去,竟然花費了十年工夫。人邁入老年,能有幾個十年!

《後漢書》部頭大、涉及面廣,個人或少數幾個人很難完成,困難在於尋找合適的注譯者,我熟悉的朋友,不是身體不好就是有其他項目,難以承擔。有的為了老朋友的面子,少量承擔一些。所幸的是,在組織這一任務的過程中,結識了不少有能力、有水平,且甘心於此的學者,如張文質先生、王明信先生、趙芳遠先生,這三位先生都年近八十,另外還有年富力強的楊寄林先生、辛戰軍先生,還有我的同事孫繼民先生、楊倩描先生及其夫人徐立群女士、魏建震先生、馬春香女士、韋占彬先生、聶樹鋒先生等。他們既承擔了大量的注譯任務,又從各個方面給予熱心的幫助,在此均表感謝。

另外,史書中的天文、律曆等志,屬專門之學,是史家的短板。因此,三民書局編輯部特請古天文學家陳久金先生承擔本書天文、律曆志的注譯,在此衷心致謝。

由於本書成於眾手,注譯內容難免參差不齊,部分注譯稿經過反覆修改,才能達到出版要求。不容諱言,也有少數注譯稿不合要求,即使修改,也難有大的提升,為全書質量計,只好放棄,另請他人補作。

十年辛苦不尋常。本書各篇的注譯者,都付出認真努力,主編者也盡其能力加以修改潤飾,特別是三民書局編輯部的諸位先生,認真細緻地審讀注譯稿,不厭其煩地核對引書引文,提出不少寶貴意見,使本書質量有不小的提升。儘管如此,由於我們水平的局限,書中可能還存在這樣那樣的錯誤,敬祈專家和讀者不吝指正。

魏連科 謹識

第九冊





志第一 律曆上 五○六三
    律準  五○七○ 
    候氣  五○九一 
志第二 律曆中 五○九三
    賈逵論曆  五一○○ 
    永元論曆  五一○九 
    延光論曆  五一一三 
    漢安論曆  五一一七 
    熹平論曆  五一二一 
    論月食  五一二七 
志第三 律曆下 五一三七
    曆法  五一三七 
志第四 禮儀上 五一九九
    合朔  五二○○ 
    立春  五二○二 
    五供  五二○三 
    上陵  五二○三 
    冠  五二○六 
    夕牲  五二○七 
    耕  五二○八 
    高禖  五二○九 
    養老  五二○九 
    先蠶  五二一二 
    祓禊  五二一二 
志第五 禮儀中 五二一三
    立夏  五二一三 
    請雨  五二一四 
    拜皇太子  五二一五 
    拜王公  五二一五 
    桃印  五二一七 
    黃郊  五二一九 
    立秋  五二一九 
    貙劉  五二一九 
    案戶  五二二一 
    祠星  五二二一 
    立冬  五二二二 
    冬至  五二二二 
    臘  五二二七 
    大儺  五二二七 
    土牛  五二三○ 
    遣衛士  五二三○ 
    朝會  五二三一 
志第六 禮儀下 五二三三
    大喪  五二三四 
    諸侯王列侯始封貴人公主薨  五二五一 
志第七 祭祀上 五二五七
    光武即位告天  五二五九 
    郊  五二六○ 
    封禪  五二六五 
志第八 祭祀中 五二八一
    北郊  五二八一 
    明堂  五二八三 
    辟雍  五二八三 
    靈臺  五二八三 
    迎氣  五二八四 
    增祀  五二八七 
    六宗  五二八九 
    老子  五二九一 
志第九 祭祀下 五二九三
    宗廟  五二九三 
    社稷  五三○七 
    靈星  五三○九 
    先農  五三一一 
    迎春  五三一一 
志第十 天文上 五三一七
    王莽三  五三二一 
    光武十二  五三二五 
志第十一 天文中 五三三三
     明十二  五三三三 
     章五  五三三九 
     和三十三  五三四○ 
     殤一  五三四八 
     安四十六  五三四八 
     順二十三  五三五五 
     質三  五三六一 
志第十二 天文下 五三六三
     桓三十八  五三六三 
     靈二十  五三六九 
     獻九  五三七六 
     隕石  五三七八 

發表人:維新粉
2014/01/21 16:43
這學期我修了一門與天文相關的課,老師在講到彗星的歷史時,提到古人對彗星是十分忌諱的,認為會招致不幸、帶來災禍,讀到後漢書中的天文志時,果然也印證了這點,看來中西方對彗星的知識尚在一知半解時,多普遍認為這種天文現象是一種異變,甚至與政治上的變動密切相關,但現今看來,卻顯得有些欲加之罪了,彗星是何其無辜阿!所謂的歷史變動,恐怕還是和人為因素最有關係,讀著後漢歷史,我想我更確定了這點。
發表人:想太多
2014/01/21 08:14
以前對古代禮儀的印象,都只停留在冠禮、婚禮、喪禮這些基本禮儀,直到看了〈禮儀志〉之後,才知道古代禮儀這麼繁複,不但重要節慶要行祭禮,連農耕節氣也要舉行典禮。而且連皇帝該做什麼、各個官員該做什麼、穿什麼樣的衣服、準備什麼樣的器具,都有詳盡的規定,加上注釋和賞析中的補充說明,讓我還進一步知道典禮過程中的細節,以及背後的用意,並驚訝於漢人對「禮」的看重,以及如何透過「禮」的規範,使國家長治久安。
發表人:Guyo
2013/09/03 16:53
這次為了做報告,到三民書局找《新譯後漢書》一整套來參讀,其中「志」是我覺得最有趣的部分,裡面詳實記載了東漢一代曆法、禮儀和天文等制度和天象觀察,令人不禁佩服老祖宗對天地運行法則與日常禮儀規範真是充滿智慧啊!能夠讓後人了解「志」如此龐雜的內容,不得不歸功於注譯者,深入淺出的註解及鞭辟入裡的分析,還有一看就懂的圖表,讓我這個門外漢對東漢歷史有更進一步的認識,謝謝三民書局出版了這麼棒的書籍!
發表人:夾子
2013/08/14 10:38
《後漢書》的〈律曆志〉中記載漢明帝年間,楊岑發現已用了一百多年的「太初曆」所推定的月蝕日不符問題,楊岑和張盛、景防等人用不同方法重新推算,結果張盛等人用的「四分法」(後來成為「四分曆」)勝出。到後來,太初曆已與四分曆差一日之多,明帝認為「於氣已迕」,故改用「四分曆」。在此志中記載了當時曆書推算之法,展現東漢時對天文、數學的精研程度,不管是推算月蝕、五星運行的能力或製作觀測黃道儀的能力都很高明。另外,由於改曆事關天數,朝廷中對此也有多許爭執,舊的「太初曆」不準,但新的「四分曆」也不完全準,再加上有人以災異附會,更加吵嚷不休,但最後因反對者的證據不足,還是以「四分曆」為公定曆法。   沖方丁所著的《天地明察》,就是以江戶時期想要改曆的算學家澀川春海為主角。中國的曆法依據從中國一地觀測天象所得的結果,一旦運用到異地,往往與當地節候出現落差,書中對澀川春海如何校正錯誤、想通關竅,乃至與朝廷眾多守舊派對決的過程有精采描寫。這些數字和推算,也都記載在各朝史書的〈律曆志〉中,像春海這樣的算學家才能從中校正手上的曆法!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