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11:00-PM0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庫存:1
海校學生口述歷史 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2元
定  價:NT$192元
優惠價: 75144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口述歷史資料,其重要性不亞於文獻檔案。民國以還,內亂外患交相迭乘,史料損失,不可勝計。對歷史真相的瞭解,需要參證當事人口述之處甚多,這些筆錄,對中國現代史的研究將有莫大的幫助。在張力、吳守成和曾金蘭訪問、紀錄的這本《海校學生口述歷史(2)》中,海校學生口述了國民黨海軍十七年來反攻大陸的“八六作戰”失敗原因詳情,反潛作戰計劃風波以及與總長郝柏村的數次衝突。
《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口述歷史系列:海校學生口述歷史2》中海校學生口述了國民黨海軍十七年來反攻大陸的“八六作戰”失敗原因詳情,反潛作戰計劃風波以及與總長郝柏村的數次沖突。
一九九七、一九九八年間,吳守成教授、曾金蘭小姐和我本人在全臺各地,口述訪問曾在海軍服務過的多位前輩,其中九篇訪問稿刊于《海軍人物訪問紀錄》第一輯中,于一九九八年九月由本所出版。本輯所收陳在和、徐學海、馬順義三位先生的訪問稿,訪談與整稿也在這兩年間,但過去三年我借調至花蓮“國立”東華大學歷史學系服務,平日忙于教學與行政工作,無暇顧及訪問稿之出版工作,致使第二輯遲至今日才付梓。
本輯收錄之三篇訪問稿,內容涵括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的海軍發展。陳在和先生于廿三年考入馬尾海軍學校航海班第八期,抗戰期間在貴州桐梓繼續課業,三十年底畢業。徐學海先生于卅二年考入馬尾海校航海班第十三期,在桐梓入學,抗戰勝利后該期學生納入新制海軍軍官學校,為三十八年班。馬順義先生則于卅六年考入新制海軍官校,為四十年班畢業生。三人不同時期就讀海校經歷,恰能呈現海軍軍官基礎教育的轉型。
徐學海與馬順義先生服務海軍時間均長,曾擔任多項艦艇與岸上職務,對其經歷均有巨細靡遺的敘述。舉凡國共之間的重要海戰,海軍在臺的建軍備戰作為,中外海軍之合作,均因受訪者的親身參與,而有第一手史料的價值。
本所陳三井、呂芳上、陳永發等前后三任所長,大力支持訪問計劃之進行,吳守成教授協助安排訪談,曾金蘭小姐擔負整稿重任,口述歷史小組沈懷玉小姐安排稿件送審及編排事宜,以及段佑泰先生惠借《海軍軍官學校三十九年班畢業同學錄》(封面封底照片來源),均使本輯訪問紀錄得以順利出版。謹表由衷的謝意。
弁言
序言
陳在和先生訪問紀錄
海軍世家
海校生涯
赴美接艦
返國後的職務調動
永順艦長
踏入航運界
徐學海先生訪問紀錄
家世與早年教育
投考海校
從桐梓到重慶
復員到南京
上“中權”艦訓
親歷二二八
青島的學生總隊
廈門時期
海軍白色恐怖
在太平艦的歲月
第一艦隊司令部參謀
再任艦職
兩次赴美進修
回任岸職
一項嚴重的錯誤決策
一樁荒謬的決定
反攻大陸作戰的試探
擔任泰山艦艦長
三軍大學戰爭學院受訓
一次吃力不討好的任務
巡二艦隊副艦隊長
艦令部參謀長
驅逐艦隊副艦隊長
巡一艦隊艦隊長
海軍飛彈化
作風剛直的劉廣凱
獨樹一格的陳慶壟
仕途多舛
得罪總長郝柏村
對海軍史的興趣
大陸親人
結語
馬順義先生訪問紀錄
家世概述
報考大學
海軍官校招生
太平艦遇襲
艦指部通信官
記過與進階
基層幹部階段
出長武陵艦
赴美接武勝艦
太原艦長
海軍官校學生總隊長
富陽艦長
艦長任內的檢討
登陸艦隊艦隊長
高雄港務局副局長
大陸親人
敬愛的師長
海軍史政資料
結語


我被總部派到特戰司令部任海軍總部的聯絡參謀,司令為易謹(黃埔十期)。我在那里看過整個特種作戰的構想。我將這份計劃帶回總部,向上級報告。那時我們也很注意中共的雷情,他們已能掌握我們很多船的動態。我們若是貿然派船過去突襲,中共一定立刻有所反應。我們自然不會迷迷糊糊打仗。我和李沅驥策劃時,對敵情亦有所顧忌。我也和“國防部”撰擬反攻大陸計劃的國光作業室的負責人到馬祖,了解由馬祖如何支援特種作戰。我也到金門去了解,如何自金門支援,所以那段時間工作十分繁重。特種作戰對海軍絕對是個巨大的負擔,既然要反攻大陸,就需要靠特種作戰來點火。
本案計劃作為堪稱前所未有的慎重嚴謹,此因我們事先對敵情有相當的了解,尤其是對中共觀通系統的能力掌握了詳盡的數據,我們曾向“國防部”和友(陸)軍反映過本案的可行性甚低,而危害性極高,然而上級認定本案有其戰略(非戰術)含義,務必進行。以往本軍曾實施對大陸特種作戰多次,但從未派遣將級軍官擔任戰術指揮官,此次由胡嘉恒少將負責指揮,馮啟聰副總司令擔任作戰指導,親率作戰助理副參謀長許承功少將、作戰組組長楊西翰上校進駐左營艦指部戰情室,全程監督與必要時之指揮,我則和總部副參謀長牟秉釗少將留駐臺北總部戰情室掌握狀況,不斷報告給參謀長和劉總司令,并負責與空軍及六二部隊的協調與聯系。
當晚我守在總部戰情室中,牟副參謀長則回濤園宿舍。清晨四五點鐘我呼叫劍門,未獲回音。我不停呼叫,后來斷斷續續收到劍門無線電的答復,這時我懷疑是中共冒用劍門的頻道。于是我立刻請示牟副參謀長,并要他請劉總司令來此。同時拿筆迅速記下整個過程。我也向空軍申請派機支援,但空軍的JOC居然不知此一任務,那是因為此一作戰計劃是交給空軍總部擎天作業室,擎天作業室并未交給空軍作戰司令部。而我亦事前通告六二部隊作戰組長趙士驤,要他們準備采取行動,隨時下令派陽字號出去。劉總司令一到,我扼要向他報告情況,還未報告完,黎總長來電,要劉總司令立刻和他一同到陽明山見老“總統”。劉總司令遂立即趕至介壽館,隨黎總長赴陽明山。結果他和黎總長向老“總統”報告時,果然未能清楚掌握狀況,后來劉先生有一段時間對我很不諒了,認為我害了他,我未作任何辯解。當時我確實盡了本分。也有很多人找到我當代罪羔羊,指稱我未告訴六二部隊作戰已開始,也未告訴空軍,所以空軍不曉得。這種說法完全不符事實。我曾說過作戰部門有錯誤,那就是:1.明知不可為而為,未能報請總司令向上級強烈反映,如此或可避免海軍一劫;2.計劃作為時未深入考慮任務支隊可能遭遇最壞之戰術態勢,以及較詳細但有彈性之指導,果爾,胡少將失去章江艦之聯絡后,依戰場上之戰術態勢迅即脫離戰場,至少立即以無線電請示督導組長指示其后續行動,當可避免劍門艦遭中共艦艇圍剿,終致沉沒的命運。
“八六海戰”以后,海軍不僅對全盤作業逐一檢查,并深入檢討,以最具體的意見建議“國防部”。海戰中被俘的王韞山艦長是卅九年班第二名畢業,以他在各方面的優異表現來看,在海軍之中至少能升到副總司令。他的哥哥王雨山是青島五期畢業。
這次作戰中共能夠獲勝,主要關鍵是中共海軍取陸軍式的打法,先集中火力擊沉章江艦,并判斷劍門艦一定會投入戰場。我承認我們在擬定計劃時,未想到這一點。如果早想到,可以在章江出事后,要求劍門盡量救援,但情勢無法挽回時,劍門應迅速脫離戰場。但這也是“事后諸葛亮”的想法,當時又有誰敢提出脫離戰場的建議呢?
總部作戰組副組長任滿,本來要上二級艦任艦長,但許承功一直要我留下,這么一來,我的艦上經歷就耽誤了。許承功遂打了個報告給黎總司令,說明:“徐學海因業務需要,現在無法調離,如此將影響二級艦資歷,請準予直接派一級艦。”總司令批“可”。所以劉總司令接總司令后,順理成章地派我為太和艦長。當時“國防部”人事行政局局長不同意,說我仍是中校,而上校等著派一級艦艦長的還有多人;其次說我沒有指參教育學歷。但劉總司令執意派我。局長易勁秋遂親赴海軍總部找劉總司令協商。此時宋長志先生在旁緩頰,說暫時不派我上太和,等我海參院畢業后再派,雙方遂各有臺階可下。這樣我就先進了海參院,而畢業時我僥幸拿到第一名,就直接派一級艦艦長了。
胡嘉恒先生最倒霉,他原擔任黎玉璽總司令的勤務處處長,黎先生升任總長后,已內定調胡嘉恒為總務局局長(中將缺),結果卻在最后一次任務出了事。
“八六海戰”可算是反攻大陸計劃中的一個“點火”措施,但海戰失敗,也把老“總統”打醒了。當時陸軍總司令就極力反對,認為我們沒準備好。去年我到廈門,看到當地的地勢,感覺如果我們當年從廈門登陸,恐怕立刻就會被消滅,因為那是一個“請君入甕”的地形。所以當年未進行反攻,確實避免許多人的性命犧牲。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