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11:00-PM0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庫存:1
大唐李白:少年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9元
定  價:NT$234元
優惠價: 65152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大唐,文治武功的極盛之世,一個以無比的自信和激昂風采擁抱世界的時代。原本最自由的詩,卻被賦予格律的法度,成為改變命運的手段。飄然不群的李白,心懷“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的理想,卻為何沒有科考資格,甚至隱瞞出身外出飄蕩,注定與整個繁華世道錯身而過?既然無從追隨時代的格律,寫詩恰是隨意的他,又如何作出無人匹敵的詩句以達天聽,成就“高力士脫靴,楊貴妃斟酒”的無上光榮?日后名滿天下的他,何以還是迷失了最初的自我,以至千載以下,人們居然多只記得他的名字而已?盛世背后、盛名之下,常常被忽略的,是自由的重負。后人所景仰、企羨、而追之不及的仙,不過是為俗世生涯所排擠在外的人;當現實的人生展開之際,詩句中的仙境,便也隨著時代的種種前提、限制,一點一滴地凋零了。李白,改變了唐詩,卻錯過了時代;而整個大唐,又怎么錯過了他?《大唐李白》系列是作家張大春現代小說技藝與古典文化素養之集大成作品,擬以百萬字篇幅再造詩仙李白的一生、大唐盛世的興衰。首部曲《少年游》透過梳理李白早年的萍蹤游歷,為讀者解開詩人的身世、師從之謎,勾勒出盛唐時代的斑斕世相。作者在小說和歷史之間捭闔出入,不僅以詩句推理出當時文人筆下心緒由來的內外世界,甚至大膽替李白“代筆”,對其詩作進行續補、改寫。虛實難辨,卻精彩叫絕,堪稱理性和知識的完美狎戲。
  張大春
  臺灣作家,1957年出生,祖籍山東。好故事,會說書,擅書法,愛賦詩。著作等身,曾獲多種華語文學獎項。
  2013年,出版《大唐李白》系列首部曲《少年游》, 融歷史、傳記、小說、詩論于一體,可謂其現代小說技藝與古典文化素養之集大成作品。
  《大唐李白》計劃共四部,一百萬字,后續三部分別為《鳳凰臺》《將進酒》《捉月歌》。

  一個身為星宿、發為仙音,卻只剩下名字的詩人;一個號稱盛世,卻以虛榮摧殘著詩的時代
  李白,改變了唐詩,卻錯過了時代;而整個大唐,又怎么錯過了他?
  作家張大春融歷史、傳記、小說、詩論于一體的浩瀚大作,2013年臺灣《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
  ★作家張大春融歷史、傳記、小說、詩論于一體的浩瀚大作:張大春,當代華語文學界絕對無法忽略的重量級作家,莫言評價為“臺灣最有天分、最不馴,好玩得不得了的一位作家”,梁文道稱之為小說家中“武器最齊備的俠客”。其不同時人的寫作路數,別有風骨的創作姿態,每每令評家為之驚艷、給讀者帶來無限驚喜。2013年,張大春完成了兩件大事:一是與周華健合作音樂專輯《江湖》,整張專輯張大春先作詞周華健后譜曲,古典詩詞和西洋音樂的結合令聽者無不稱奇嘆服。第二件大事,即是《大唐李白》首部曲《少年游》的出版。此書為張大春現代小說技藝與古典文化素養之集大成作品,出版后即廣受贊譽,被臺灣《中國時報?開卷》評為2013年十大好書之一。
  ★李白,一個身為星宿、發為仙音,卻只剩下名字的詩人:飄然不群、才華橫溢的李白為何獨鐘寫詩?心懷“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的理想,為何卻沒有科考資格、與光輝仕途無緣?又為何是李白,得以成就無人匹敵的詩句,成就“詩仙”的名號?在首部曲《少年游》中,張大春透過梳理李白早年的萍蹤游歷,為讀者解開詩人的身世、師從之謎,并嘗試發掘盛名之下、詩人實踐生命的真實自我。
  ★大唐,一個號稱盛世、卻以虛榮摧殘著詩的時代:大唐盛世,其真實面向究竟如何?李白改變了唐詩,為何卻錯過了時代?而整個大唐,又怎么錯過了他?以李白的身世為線索,張大春窮盡正史、傳奇、筆記乃至佛經、契券等種種文本,于典章制度、社會組織、物用行止等俱有精妙的闡釋,穿插藏閃,再現盛唐時代的斑斕世相。
  ★一部考據、一部詩論,還是一部新形式的、考驗讀者的小說:除了大量史實的考據鋪陳,作者在小說和歷史之間捭闔出入,不僅以詩句推理出當時文人筆下心緒由來的內外世界,甚至大膽替李白“代筆”,對其詩作進行續補、改寫。虛實難辨,卻精彩叫絕,堪稱理性和知識的完美狎戲。

代序 一首詩,能傳幾條街?
簡體版序 于無可救藥之地,療人寂寞,是菩薩行
一  老對初芽意未凋
二  無人知所去
三  壯心惜暮年
四  少年游俠好經過
五  結客少年場
六  銹澀碎心人
七  青冥浩蕩不見底
八  回崖沓障凌蒼蒼
九  我獨不得出
一○  出門迷所適
一一  別欲論交一片心
一二  瓊草隱深谷
一三  一醫醫國任鷦鷯
一四  乃在淮南小山里
一五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
一六  樂哉弦管客
一七  亦是當時絕世人
一八  長吟到五更
一九  天馬來出月支窟
二○  放馬天山雪中草
二一  光輝歧路間
二二  焉能與群雞
二三  乍向草中耿介死
二四  裊裊香風生佩環
二五  五色神仙尉
二六  天以震雷鼓群動
二七  卜式未必窮一經
二八  人尚古衣冠
二九  百鳥鳴花枝
三○  胡為啄我葭下之紫鱗
三一  出則以平交王侯
三二  不憂社稷傾
三三  獨守西山餓
三四  手攜金策踏云梯
三五  賢人有素業
三六  豈是顧千金
三七  以此功德海
三八  匡山種杏田
三九  禪室無人開
四○  有巴猿兮相哀
四一  功成身不退
四二  孤飛如墜霜
四三  君失臣兮龍為魚
四四  罕遇真僧說空有
四五  儻逢騎羊子
四六  心亦不能為之哀
四七  相識如浮云
四八  何用還故鄉
四九  千里不留行
五○  日照錦城頭
五一  雕蟲喪天真
五二  無心濟天下
五三  傳得鳳凰聲
五四  了萬法于真空
五五  秋浦猿夜愁
五六  歸時還弄峨眉月
五七  歸來看取明鏡前
附錄 小說家不穿制服──張大春對談吳明益
  代序 一首詩,能傳幾條街?
  張大春
  被譽為“詩圣”的杜甫曾經有一句詩,說得相當自傲:“詩是吾家事。”
  這個“家”字,不只是強調杜甫知名的“家人”——他的祖父杜審言——也強調了身為一個“士族”的習業傳統;也就是士族階級的門第。門第的重建與動搖,大約就是大唐帝國初期極為重要的一個政治工程。
  從公元七○一年展開的半個世紀,是大唐帝國立國以來變動最為劇烈的一段時間。我們可以假想:有那么一條街,兩旁俱是居宅坊店,從街頭走到街尾,歲月跟著步步流動,行進之間,可以看見人們用盡各種手段,打造著自家的門第,以期高于他人。一直走到公元七六二年,李白也恰好走完他的一生。
  街頭,是個祖上被竄逐至西域、到他這一代又偷渡回中土的胡商。這胡商賺了很多錢,卻賺不到帝國最重視的門第和階級。于是他就仿效開朝以來的皇室,一點一點地為自己鑄造、打磨、擦亮那個以姓氏為基礎的身份。
  滿街的人都知道:皇家的李姓來自知名郡望——隴西成紀;這個姓氏可以上溯到漢朝的大將李廣。不過,街旁一位法號法琳的游僧會告訴你:不是這樣的。皇室的李家原本是隴西狄道人,幾代以來,他們身上所流的,多是鮮卑胡種的血液,然而他們畢竟在無數征戰中奪取了天下權柄,當然也可以重新書寫自己的身世,使這身份能融入先前六朝的門第規模。
  胡商這么辦了;他也姓李了。他的長子和三子繼承家業,分別在長江航道的上游和中游(也就是三峽和九江),建立起轉賣東西糧米、織品、什貨的交易,賺了更多的錢,也在各地累積了相當龐大的債權,以及信用。
  然而,生意人是沒有地位的,他們的孩子沒有參與科舉考試的資格,沒有機會改換身份、建立地位,自然也沒有機會進入朝廷。可是,這一條街上的人都明白:要取得出身,有很多手段。其中之一,就是牟取整個帝國以城市為中心的社會最重視的名聲。
  那是前些年相當著名的一個故事:街角來了個蜀地富豪之子,忽然花了可以買下十萬斗米的一千緡錢,買了一張胡人制造的琴,到市集上吆喝眾人觀看。這人非但不奏曲,還把琴摔了個粉碎,之后說:“彈胡琴,不就是雜技嗎?諸君何不讀讀我的詩呢?”
  這個人叫陳子昂,碎琴的故事伴隨了他一輩子,流傳則更久。即使如此,士人階級以下的黎民廣眾大約也只能空洞地仰慕著詩人,因為考試會彰顯他們的才華,聲妓會演唱他們的作品,而國家的政務也往往因為詩作所流露的美感與情感,而交付到這些人的手中。詩篇創作的美好,也許只能在詩人之間流傳、感染,可是詩篇成就的地位,卻成為絕大多數不能詩的人所艷羨的虛榮。
  在街旁幽深陰暗的巷弄里,或是通往林野的阡陌之間,你也會看到,大部分不屬于士族階級的人,在一個物資充裕、水運發達、驛遞暢通、人口繁盛的環境里,過著艱難的日子。絕大部分的糧米、布匹、器用、牲口都要供輸到京師,再由朝廷加以分配,供應各地軍(折沖府)、政(州縣)部門,以便啟動整個帝國的管理和運作。當大多數的人為了應付上繳的谷米、絲棉,付出勞力,應付種種名目的“公事”,而不能饘粥自足的時候,幾乎沿街的店鋪都從事借貸——人人都可能有債務,家家也都有機會在周轉通貨的過程之中博取一點蠅頭小利,勉強接濟生活。他們知道:詩,本來就距離他們相當遙遠;有如一觸即破的浮泡,有如不能收拾的幻夢。
  鄰近街頭的人還聽說:李姓胡商的次子是太白星下凡。他沒有跟著父兄作生意,只讀書、作詩、喝酒以及游歷。這孩子逐漸長大,仍然在街上晃蕩,離家之后,不但形跡漸行漸遠,也絕口不提自己的身世。人們諒解這一點,因為他們都能深切體會,如果不能將那個不成門面的商家遠遠拋擲身后,他將永遠不能打造自己的前途。
  一旦來到了長街較為深遠的地方,多數的人已經不在乎這浪跡而來的人究竟是個什么出身了。他總在稍事逗留之處,結交各式各樣的朋友。有僧,他看著是佛;有道,他看著是仙。動輒寫詩,將字句當作禮物,持贈每一個盡管和他只是萍水相逢的人。這在當時,還是十分罕見、且令人吃驚和感動的事——尤其是他的作品,也不尋常;似乎一點都不像朝廷里一向鼓吹、揄揚以及獎勵的那種切合聲律格調、齊整工穩之作。
  在他筆下,詩更接近街邊的謠曲。雖然也含蘊著許多經史掌故、神話異聞,顯示了作者并不缺乏古典教養。然而,他的詩還融合了庶民世界中質樸、簡白、流暢的語言;以夸張、以豪邁、以橫決奇突、荒怪恢詭的想象,勾人驚詫,引人噱嘆,讓人想起矯健百端的龍,蒼茫千變的云,洶涌萬狀的潮浪,以及高潔孤懸的明月。他讓奔流而出的詩句沖決著由科考所構筑起來的格律藩籬,就像他的前輩——那個因碎琴而成名的陳子昂一樣——讓整個時代的士子為之一震,并忽然想起了:詩,原本可以如此自由。
  在這條街上,自由也不是一個孤立的價值。街坊們若是聽見某詩人吟唱“一任喧闐繞四鄰,閑忙皆是自由身”的句子之時,只會明白:他現在沒有官職了。至于詩的自由,更不為人所知所貴,看來那只是一種不為經營現實功利而拘守聲律的意圖,這意圖竟然又開向更古老的風調,也就是回返數百年前,當歌詠只維持著最簡樸的音樂感性,而仍然動搖性情,引發感悟。
  至于生活,胡商之子在一篇上書之文中追憶:他曾經為了接濟那些落魄公子,在一年之內,散錢三十萬。這數字可以買三萬斗米,但也許并不夸張。因為他雖然不事生產,還能保持“自由之身”,恐怕得歸功于胡商到處持有的債權。他以隨手而得之、又隨手而散之的資本與詩篇,成為到處知名的詩家,縱使經由婚姻、干謁、投獻而終于成為宮廷中的文學侍從之臣,也還只能揮霍著令人激賞而不入實用的字句。
  這個揮霍的年輕人可能比大多數他的同代人有著更豐富的旅游經驗,然而,明明是即目的見聞,親身的閱歷,在他而言,都只是歷史的投影。也就是說,他所看到的街景,都只是原本沉埋在史籍之中,那些春秋、戰國、兩漢、魏晉時代的投影。在他的眼里,全然沒有現實。
身為星宿,發為仙音,客心無住,余響不發。街道上的人們知之越多,越覺得他陌生;就連他的妻子、兒女、知交,以及久聞其名而終于接納了他不到兩年的皇帝也不例外。他藉由詩篇,再一次地將人們淡忘的古風引進大唐,然而他卻在風中迷失了自己的身影,他對于成就一番“達則兼濟天下”的追求,也因之全然落空。千載以下,人們居然多只記得他的名字而已。

  這條街上也許還有詩人,如果他們都只剩下了名字,也就沒有人會知道:一個個號稱盛世的時代,實則往往只是以虛榮摧殘著詩。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