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絕版無法訂購
我的戰隊有偽娘與充氣娃娃02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每個戰隊都有難念的經,我們隊長超級雷——
別再送頭了吐司!你是千送伊嗎!

輕小說超金戰士 柚臻 搞笑DOTA再展開!

吃掉野怪就可以拉高等級,於是我們來到了朱雀區——一頭巨大的火鳥盤旋在半空,我差點看傻了——然後牠開始噴出火焰,追著我狂打……
「媽啦,幹嘛針對我?」被追得灰頭土臉的我大聲抗議。
「因為你雷呀。」朱雀說道。

我雷到連NPC都發現了嗎!

遊戲「這個傳說」現實化,被遊戲變成偽娘的我只好成立大美美戰隊參戰。然而,支持讓世界恢復原狀的藍營被打到只剩下我們這隊——

系統更新之後,幫我們度過難關的隱藏角色被系統回收了,我們只好招募新隊員。但是來報名的都是些奇怪的人:七十二歲的阿公、八十六歲的阿婆、六歲的小屁孩……最後有個至少年紀比較正常的人,我們決定面試他。
「那個……照慣例問問,請問你為什麼想要加入大美美戰隊?」
來應徵的人皺起眉頭:「你相信嗎,其實我是轉世來到這裡的!今天的一切災難,早就在我夢中預演過無數次。國之將亡、必有妖孽,我就是為了斬妖除魔才出生的!」

我的雞……不,這個世界前途堪慮啊啊啊啊啊!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進入第二集了,不少讀者問我是不是有玩英雄聯盟,其實是有滴,但積分爬不上去,連續兩場敗積,已哭。
  這部作品預計三集結束,目前已經在進行大完結,一直在想要怎麼的結局才能讓大家滿意又驚喜,最後終於想到了!但目前不能爆雷,請讓我暫時保密吧。
  啾咪。

第一章 招募新血
第二章 龍之戰
第三章 小櫻
第四章 電腦保衛戰
第五章 意外的告白
第六章 老人軍團
第七章 十倍奉還
第一章 招募新血

  那一天,全台大停電,不知為何,網路遊戲「這個傳說」忽然成真,導致當時正在線上的玩家全部變成真人版角色。
  因為我當時選擇的角色是女的,所以我的雞雞也在那一天消失了。
  台灣就此分裂成兩派,紅營──支持網遊生活;藍營──想要恢復正常人生。
  為了找回我的雞雞,我加入了藍營。
  紅營和藍營的支持者都很多,而台灣是個民主的社會,所以兩營最後決定,公平決鬥!
  贏的一方可以決定台灣的未來。
  我滿懷希望,可是——
  藍營被收買的收買,連我的戰友都跳槽了;輸的輸,最後竟然只剩下我們這一隊。
  我們是淘汰賽中藍營僅存的碩果。
  我替自己的戰隊取了一個華麗無雙的名字「大美美戰隊」,目前成員有:
  銀騎士/培根吐司加蛋/性感女僕;
  金甲戰士/法克晴空/神祕武術家;
  金甲戰士/WULA樂/啾咪小護士;
  打鐵工人/日向向/魔術師;
  打鐵工人/落葉/先知召喚者;
  銀騎士/八腳獸/獵頭人。
  培根吐司加蛋就是我本人,那是我的遊戲ID,我同時也是大美美戰隊的隊長。
  其中,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祕密,落葉其實是隱藏版NPC;八腳獸是一個充氣娃娃;法克晴空則是「這個傳說」的遊戲設計者。
  除了落葉和八腳獸之外,因為有了法克加入,也讓我充滿信心,覺得我們的勝利之路仍有希望。

  「咦?」我看著空蕩蕩的病房,落葉不見了。
  「落葉呢?」小樂緊張道。
  法克嘆了口氣,「唉,他一定是回去了。」
  「回去哪裡?」我疑道。
  他不是隱藏版NPC嗎?
  「回去遊戲世界。」法克說道:「系統自動更新了,我猜系統把落葉清除了。」
  「所以他……不見了?」我有點落寞,雖然落葉是NPC,可是這段時間相處下來我們也有了革命情感,「系統更新完,落葉還會回來嗎?」
  「沒辦法了吧。」法克皺著眉頭說道:「我們一定要贏,而且要盡快,否則系統會不斷更新,我們贏的機會就更渺茫了,到時候——」
  「到時候會怎樣?」我感到一陣不安。
  「這個世界就換系統主宰了,你會永遠、拿、不、回、雞、雞。」他說道。
  我心靈大受打擊,立刻摀著褲襠:「不──誰也別想奪走我的雞!」就算我從來沒有正確使用過它,但它還是我的最愛呀。
  自從失去它的那天開始,我才發現自己不能沒有它。現在因為系統更新,所以世界暫時恢復正常,我才能短暫地和雞雞重逢。
  「而且,這世界會充滿偽娘。」法克挑著眉毛說道。
  「不──我不要偽娘!」這回換日向向崩潰大叫。
  「還有,」法克看向小樂:「妳沒辦法再買新衣,只能永遠、永遠穿著這套角色服。」
  「不──」小樂瞬間湧現淚水,哽咽道:「我要新衣衣。」
  這實在太恐怖了,我們一定要阻止系統,不能讓它為所欲為。
  只是——
  「現在落葉不見了,我們又少了一個人。」我咬著指甲,困擾道:「難不成又要帶八腳獸上場?」
  八腳獸是個充氣娃娃,但就算相處這麼久,我對它還是沒有愛。
  莫非是因為它太醜的關係?我看向一旁的八腳獸,指著它問:「小樂,妳幹嘛把它帶來?」
  小樂無辜道:「來看落葉嘛,八腳獸一定也很關心落葉,落葉說不定也很想念八腳獸。」
  我望著小樂,她一臉認真。好吧,我輸了,我有時候會和小樂出現嚴重的代溝。
  「小樂真是貼心。」日向向對她比了個讚。
  「是嗎?」小樂害羞地笑了笑。
  我無法融入他們。
  法克說道:「現在找新隊員也很冒險,難保不會有間諜混入。我是有個辦法——」
  「是什麼?」我連忙追問道。
  「既然系統自動更新,乾脆……」法克勾了勾手指,示意我們圍過去,接著低聲說道:「我也侵入系統,試著變更它的設定,如果可以成功的話,我們就贏定了。」
  這招太卑鄙了,我張大眼睛,「好邪惡。」
  「好強大。」日向向說道。
  「什麼?」小樂一臉疑惑。
  「去旁邊玩沙。」我跳過小樂,轉頭對法克說道:「交給你了。」
  「就交給我吧。」法克用力點頭。
  「那我負責玩沙嗎?」小樂認真問我。


  這幾天時間,法克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不洗澡、不刷牙,除了吃飯、尿尿之外,都沒有步出房門。
  我和日向向偷窺過他,法克很認真地埋首電腦前,試圖破解自己寫的程式,想從後門進去修改設定。
  只是計劃不太順利,因為系統已經進化人工AI,連後門的漏洞都自己補上了。
  法克說:「應該是紅營的人也派了工程師修補系統,現在有點棘手。」
  他的計劃還沒成功,紅營已經送來戰帖。
  我們彰化一戰在延長賽中取得勝利,下一次的對戰地點是雲林縣。
  我們只要一路過關斬將,直到拿下紅營在高雄的主堡,藍營就能宣告勝利了。只是高速公路四小時的車程,對我們而言卻是條漫長、艱辛的旅程。
  「地圖換了。」我看著西裝男送來的戰帖說道。
  西裝男是藍營這邊的負責人,幫忙處理我們的食宿問題,以及代表藍營的溝通窗口。
  用更簡單的方式來說,他現在的工作就像我們的經紀人。
  「喔,換成迷霧森林了。」日向向湊過來看,「那就是大地圖了。」
  「嗯,會變得很複雜。」我困擾道:「這樣就要好好想個戰略。」
  「這樣就不能帶八腳獸了。」日向向咬著下唇:「不然一定會有一路崩毀。」
  迷霧森林是個大地圖,主要道路就有三條,分別是上、中、下路,通常敵人會從三路分別進攻,所以每個峽口都很重要,一旦某一條路崩毀,我們防守和進攻的難度都會增加。
  「要快點找到新隊員。」我說道。
  這是老話了,可是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我們還是沒找到合適又可以信任的對象。
  「現在也不是挑三揀四的時候了,就用抽籤的吧,一切看天意。」日向向說道。
  「這麼隨便?」我詫異道。
  「這叫緣分。」日向向拿出一疊報名表。那是我們之前發出的徵人啟示,不少人將自己的遊戲履歷投過來,不過裡面什麼牛鬼蛇神都有,程度參差不齊。
  「好。」我深吸一口氣,搓了搓雙手,隨即從報名表中抽了一張,「就是你了!」
  我將報名表翻過來,是個十歲的小孩。
  「拷,毛還沒長齊欸。」我說。
  「嗯……」日向向看了一下,「重抽好了,剛才是測試。」
  「嗯,只是測試。」我不想承認自己抽到他,於是附和道:「那我再來囉。」
  「來吧。」日向向用力點頭,認真地看著我。
  我朝著手心呵了一口氣,「給我一點好運。」說罷,我又抽了一張。
  我將報名表往桌上一攤,日向向和小樂都緊張地看著。
  是個六十歲的阿婆。
  「拷,毛都掉光了。」我說。
  「也太極端了。」日向向摸著下巴:「莫非是命運?」
  「命個頭啦,再來一次。」我立刻否決,就怕日向向會妥協。
  「還來喔?」日向向說道:「這樣就不是緣分了。」
  「六十歲的阿嬤玩什麼傳說,重來、重來。」我堅持道。
  日向向再次把報名表遞給我,他將報名表攤成扇狀。
  我做了個暖身操,說道:「這次要認真了。」然後又做了個仰臥起坐,還特地去刷牙洗臉,才又回來。「來囉。」
  「來吧。」日向向說道。
  小樂在旁邊搖旗吶喊:「加油、加油、加油。」
  「好,就這一張!」我的手指夾住一張報名表,可是抽到一半就停住,「換這張好了,不不、這一張,還是這一張?」
  「到底哪一張?」日向向皺起眉頭,真是一個沒耐心的傢伙。
  「我必須認真一點,事關大美美戰隊的未來。」我說,「這張看起來不錯,但我的直覺告訴我應該是這一張。」
  「不,不要相信你的直覺。」日向向和小樂同時說道。
  連小樂都這樣傷害我,我看了她一眼。
  「啊,對不起。」小樂連忙摀住嘴巴,一副不小心說溜嘴的表情。
  「好,那就這張吧。」我終於做出決定。
  抽出一看,是個七歲小孩。
  「屁啦。」我罵道,「這些報名表一定有問題。」
  我又抽了一張,九十二歲的阿公——
  再抽一張,八十六歲的阿婆。
  再一張,六歲小屁孩。
  我無力地跪倒在地上,「一定不是我的問題。」
  「你的手氣很差欸。」日向向隨手抽了一張:「這個就不錯呀,十六歲,高中生,還是個超金戰士欸。」
  「騙人。」我拿過來看,條件真的不錯,最重要的是有附上照片。
  「那就他了嗎?」小樂問道。
  「看吧,我的手氣不錯喔。」日向向得意道。
  「哪裡不錯,爛爆了。」我隨手把報名表扔掉,「重來。」
  「咦?」日向向扁著嘴巴看我。
  「咦什麼,我是隊長欸!」我指著他說道:「給點尊重行不行?」
  「好吧,隊長大人請抽。」日向向將報名表拿給我。
  「好,我的人生、大美美戰隊的未來,就交給這一次了。」我使盡吃奶的力氣,奮力一抽!
  七十二歲的阿公。
  「好爛。」日向向抱怨道。
  小樂也皺起眉頭。
  「哪裡爛?這就是緣分。」我逞強說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呀。」
  「真的要他?」小樂問我。
  「就是他了。」我說:「我是隊長欸。」
  「任性。」日向向斜眼看我。
  「任性。」小樂說道。
  「任性。」法克說道。
  法克在這裡湊什麼熱鬧?我瞪著他:「你在這裡幹嘛?你應該在電腦前吧?」
  「尿尿路過。」法克說完,往廁所走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