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絕版無法訂購
汴京殘夢(簡體書)
  • 汴京殘夢(簡體書)

  • ISBN13:9787542644695
  • 出版社:上海三聯書店
  • 作者:(美)黃仁宇
  • 裝訂/頁數:平裝/199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出版日:2014/05/01
人民幣定價:35.00元
定  價:NT$210元
優惠價: 87183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本書是著名史學家黃仁宇所寫的歷史章回小說。 作者持亦莊亦諧之態度,認為“小說者,Fiction也;Fiction者,寓言也”,以繪聲繪色之筆墨,演繹一部話本面目的歷史小說。北宋宣和、靖康年間在中國歷史上,無疑是一個劇烈的震蕩關節,作者通過“徐承茵”這樣一個大變動中小人物的經歷,徐徐展開了一幅“清明上河圖”的時代卷軸——小說中,徐承茵正是跟隨張擇端描繪該畫卷的一個官職為“畫學諭”的低級官員。徐承茵因畫筆生動得到徽宗皇帝寵愛的女兒柔福帝姬青睞,更擦出一段電光火閃卻注定難成正果的情緣。靖康之難后全體皇室帝胄被金人擄往北國,徐承茵聞訊則一路追趕伊人未果,只能空回首追思一段殘夢。
黃仁宇(1918—2000),生于湖南長沙。美國密歇根大學歷史學博士。曾任紐約州立大學紐普茲分校教授、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研究員。主要著作有《十六世紀明代中國之財政與稅收》《萬歷十五年》《放寬歷史的視界》《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中國大歷史》等,另撰有回憶錄《黃河青山》。本書系其用筆名“李尉昂”所發表的歷史小說。
《汴京殘夢》由上海三聯書店出版。
——話說那大宋宣和年間,杭州府學子徐承茵、陸澹園、李功敏三人來到皇都汴京,參與禮部應舉,不料朝廷更換法度,廢科舉,興學校,今后取士概由學校升貢。那三人道:“小的熟讀詩書,也及于押韻黏貼之類,怎奈朝廷朝令夕改,于今倒只注重書畫醫算,與小的等十年窗下功夫本末相違。此莫非前功盡棄,直恁地了得?”
——慢一點,你寫的書是準備念給明朝的人聽,還是供現代讀者看?
——何來,——怎么的呢?
——你的話本要是念給嘉靖萬歷年間街坊上的人聽,倒也有它的風味。可是你要在新世紀來臨之前作暢銷書,卻免不得另有研究。其寫法務必融合于當代讀者心理。
——可是我所敘乃北宋末年事,難道不顧八九百年間的差距,用當時人不知其所以然的語句,作當時人無從了解之想法?
——你寫的是小說,還是歷史?
——歷史小說。
——這就是了,究竟還是小說。小說者fiction也。Fiction者寓言也。歷史只注重事實何以如是展開。歷史小說雖不離現實,但是要兼顧應否如是展開,是否另有門徑。因此務必迎合讀者心理,敘實時與讀者一同敘實,虛構時與讀者一體虛構。即縱有瞞謊之處,亦要吊通讀者彼此包瞞圓通,否則武松赤手空拳打死老虎,盧俊義壁上題反詩而不自知,宋江在李師師宅之陰暗處窺見徽宗等事,又如何站得住腳?難道全能禁得起合于邏輯之質詢?
——那么我這文稿,你以為是話本的,應如何處理?
——放棄它,一切重來。


他們已在下山的坡道上,這是一座小山坡。繼續下坡,應離人煙之處不遠,或者前面即是真州。
陳進忠到哪里去了?這家伙……
不,他不當對自己的馬弁懷疑,他不過往前探視,打看有無村合,可否找到一個落腳的地方,也先替他找一杯開水喝。要不是他如此一介孤忠,他不可能隨著自己到這蠻荒絕境里來。為什么他連馬也帶走?他不得不如此。這里一片荒涼,連一株系馬的樹樁都沒有。
要是能撐到真州那就好了。先不管他金人是否駐在,討到一杯開水喝再講。況且“渡易水,歌燕市”,他別無他法,只有有進無退。
他一閉眼就想到自己母親,不知她老人家這時在杭州家鄉做什么?還在績麻?她曾不時替自己沏得一壺好綠茶,現在兒子連一杯茶都喝不到了。他老人家連壺嘴已咂破的茶壺都合不得丟。她開口就說:“他們都不叫他徐老爺和徐相公了。有些外頭衙門里來的人就提名道姓的叫他徐德才……”
他在杭州時真耐不住她噦嗦。為什么現在置身在河北的荒丘上,倒記得起這些話語?人窮則思父母,這話是說得不錯的。可是他并沒有聯想到自己的父親。他名叫徐德才,人家都以為他是徐得財。結果又無財可得,還被人視作“工商異類”。怪不得自己三代無名,無法與公卿將相的子弟較量……
不,他不應當如此輕蔑自己的父親。好子不厭家貧。他不是立志自己打開一條出路么?不是決定以軍功起家么?并且吟誦著“圣代即今多雨露,暫時分手莫躊躇”么?他仍是只有有進無退。
他強睜著眼睛想站起來,只是氣喘未已,站不起來。眼看那坐騎也和他自己一樣,在很費力地吐氣。要不立即站起來就會永遠站不起來了。他想來害怕,所以又再閉目思量。
閉上眼睛,他又見及祝,畫學正何敘,集賢院領院事的鄭正,和他一起去南薰門里油餅店吃茶論說的太學生,甚至和他一起搭船南歸私帶駱駝毛營利的白某。何以會牽扯想起這許多不相干的人?他想逃避當前現實。他想把躺著的荒丘和垂死的坐騎當著一場夢寐看待。他只能從遠處著想。他想著在清江口學畫船,在萬勝門練騎馬,在潭州或長沙買毛邊紙習大字,河陽,江州,荻港,姚溝,蔣埠……
可是忖來想去,他忘不了那張擇端帶稚氣的笑容。他也難忘記李伯紀大人穩扎緩進的策略,又不時仍想起五姐茂德的“汴京八景”。想及這些人,也逐漸將他自己帶回此時此日,重歸于此身此地。因著陸澹園而憶念著小妹蘇青,因此也聽見她所說的“哥哥好生照顧自己,娶個好嫂嫂,好生服侍雙親,那我也放心了”。
想及蘇青,也想及曾有床笫之緣,卻未親芳澤的樓華月。為什么把全不相干的女孩子混在一起?只見得紅顏薄命,上下皆然。即使蘇青今日成親,以陸澹園的習性而論,她的前途仍在未卜之數。想及五姐,必然也想到她那“淘氣的小妮子”之念妹。這時候引上心愛人,不禁心頭刺痛。
這兩年來的經驗:一觸及自己心愛人,欲即不得,欲見不能,兩年之內也難得通過四五道書信,總是隱伏著前途未可知之數,想來不免心慌,現在既已呼吸不靈,不能再犯上心慌。
難道綠窗新語,煙雨傳奇,你讀…見關’鶯語花底滑”,我讀“‘瞰關’鶯語花底滑”還不令人尋味?誰不知道“瞰”即是“見”,而且句中也帶著芳馥的氣味?他們之間還有“紫徑擷英”如此離奇之事端?又有“蘇堤對岸人畔柳”水中看去的倒裝法?再隨著“九嶷山里深處,洞庭湖岸近旁”的兩地相思,這不全是古今帶著流風遺韻的人物也難能遭遇的機緣嗎?
可是至此看出:“此情可待成追憶”,一切都已既往。今生無望已是大勢所趨了。他一生只見過她三次,這第三次,很可能為最后一次。他為什么要在道別時說出“天上人間會相見”的不吉祥語?可能此句已成讖語,他還害怕金人要將她派嫁番王。這時候救護不得,自己臥在荒郊,坐騎待斃……
為什么陳進忠還沒有回來?看來他永不會回來了。
不,他扭轉自己。不承認也否定今生無望。再過一會子,只要氣喘稍止,他仍要掙扎起來。縱使“頻年躑躅成夢幻,幾度馳驅付塵煙”,他仍舊可以卷土重來。要點在想寬想大想遠。
他還在候著陳進忠。馬弁回時,他要他將自己攙起,馬也扶起,這才是卷土重來。他一定要從高處深遠處和大處著眼。
他可以縱觀五年之前還沒有和心愛人邂逅時的情景。不要沉湎著現今是靖康二年,或者什么建炎元年。讓它倒推回去,只說于今又是宣和五年吧。

本週66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