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才女曹誠英(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2元
定  價:NT$192元
優惠價: 79152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精選了胡適、蔡元培、魯迅、李大釗、周作人、梁啟超、林語堂、鬱達夫、葉聖陶、茅盾、瞿秋白、鄭振鐸、巴金、錢鍾書、朱自清、梁實秋等眾多名家的散文作品,選目精當,照顧了各種風格、各個流派、各類題材。每篇散文導讀式的評析,力求提綱挈領,不僅讓讀者深入了解具體作品,同時了解作家創作的全貌,並通過這些作品的閱讀與品析進一步了解當時的中國社會和文化風貌,有助讀者充分領略文學世界的美妙,提升人文素質和精神修養,有助於廣大讀者對現代散文的歷史發展及其藝術成就的了解,並對今後散文的繁榮和發展提供一些借鑒。
《才女曹誠英》作者查輔成用春秋筆法生動地再現了一代才女曹誠英跌宕起伏的一生:曹誠英,安徽績溪人,九三學社會員,中國農學界第一位女教授。她1920年就讀于杭州女子師范學校,1925年進入南京公學(中央大學的前身)農藝系讀書,1931年畢業于中央大學農學院,1934年赴美國康乃爾大學農學院主修遺傳育種,獲碩士學位。回國后她先后在安徽農學院、四川大學農學院、復旦大學農學院任教。她在杭州讀書時,參與汪靜之、馮雪峰、魏金枝、柔石組織的詩社——晨光社,得到胡適的支持和幫助。她一生寫了大量的詩詞,一些作品描述了她與胡適的那段戀情。其晚年作品曾在《沈陽農學院院刊》上發表。她1969年回故鄉績溪,1973年因肺癌逝世于上海。
走近才女曹誠英
方靜
在我寫《魅力績溪》時,我的歷史老師汪光澤先生曾特意囑咐我,要關注嶺北旺川的曹誠英女士,并希望我將他為紀念曹誠英逝世30周年而寫的一副挽聯錄在書中:“學貫中西,詞追兩宋,有幸青山埋女杰;名馳南北,澤被三江,多情夜月伴孤魂。”那時,我并沒有真正理解老師的用意,更沒有意識到曹誠英的“歷史分量”。但從此,我記住了曹誠英這個名字,記住了旺川村頭路邊的那座矮墓。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旺川曹健先生家里看到了查輔成先生撰寫的《才女曹誠英》。書中充滿激情的文字,主人公曲折多難的人生、溫文爾雅的女性形象和崇高的思想境界迅速感染了我,讓我油然而生敬重和崇拜之情。這本方格紙寫就的書稿,讓我與查先生成了朋友。成了曹誠英研究的知音。由于查先生不懂電腦,我欣然接受了《才女曹誠英》書稿的潤色和后期整理工作。通過曹誠英這個媒介,我又認識了曹誠英的學生——農業部劉艷副司長、沈陽農業大學王琦教授、寓住海外的陳其本教授及一大批關注曹誠英的人,后來便有了與劉艷、王琦合編《中國農學界第一位女教授——曹誠英》一書,查先生書稿精華部分也被收進該書。由于績溪碩彥曹健等人在史料挖掘上的不懈努力,在績溪縣胡適研究會的建議下,旺川人開始整修“曹誠英故居”,提出了在曹墓后山建立開放式紀念性公園“梅園”和曹誠英資料陳列館的大膽設想,并于2012年12月成功舉辦了“紀念曹誠英誕辰110周年活動”。
曹誠英1973年逝世于上海,迄今已40多年。但無論從空間和時間上看,曹誠英離我們都“很近”。我每次去旺川,都會在昆溪水里聞到她的氣息,都會在中渡橋邊找到她兒時和年少時的文化記憶痕跡,從街巷老人嘴中聽到有關“娟姑的故事”。與曹誠英經常通信的侄孫曹定國以及幫助曹誠英回鄉后安頓生活的熱心后人曹福墉都還健在。與曹誠英生前多有聯系,每每提及感喟不已。現任旺川村總支書記曹根生,還記得曾給住在縣城西門川(中正坊)邊的曹誠英送過豆腐乳。
除了旺川,不遠的宅坦村也是曹誠英生活過的地方。雖出生在一個殷實的徽商之家,曹誠英出生三天后就被抱給宅坦胡杏奎夫妻撫養。胡蜜蜜老人在她的《風雨人生路》一書中回憶,曹誠英是宅坦胡品教的奶奶養大的。她的整個童年也是在那里度過的。7歲正式回旺川讀書,然命運作祟,16歲由母親做主嫁給了宅坦的富家子弟胡冠英,曹再次回到了宅坦,過起了為人妻的柴米油鹽生活。因為渴求知識,在哥哥曹誠克的幫助下,倔強的曹誠英最終沖出封建枷鎖到杭州讀書,從此走上了自立更生的自由之路。
從績溪大會山中走出去的曹誠英,一個纖弱女子,本來只想做個小學老師,后來卻改學農科,正如她所說,“仰面求人,不如低頭拜土”,并為之堅持一生,這在當時來講確是奇跡。1937年7月,獲康奈爾大學遺傳育種碩士學位。回國后,她在安徽大學第一次有了教授的頭銜,成為我國最早的農作物遺傳育種女教授。新中國成立后,她本可以留在上海,卻懷抱報效國家的愿望隨復旦師生一道北上沈陽。從1952年至1968年,曹誠英在沈陽農學院工作了17年,這也正是她施展才智的17年。在教學同時,她仍在困境中堅持不懈地開展馬鈴薯品種改良研究。1954年,曹誠英主持了當時農學系的十項科研項目之一——“馬鈴薯正方叢播”試驗研究取得了成功。“400平方公尺產量達到2596市斤”,而當時馬鈴薯平均畝產僅為605公斤。《沈陽農學院1956年科學研究計劃》中,還有編號為“農20:馬鈴薯品種觀察”和“農21:馬鈴薯種薯不同收獲期的產量比較試驗”兩個項目,主持人均為農學系教授曹誠英。在遺傳學李森科一米丘林學派和孟德爾一摩爾根學派思想交鋒的緊要關頭,曹誠英總會站出來說出自己的獨立見解,堅持科學真理。后來的事實表明,這位旺川才女,不愧是一位敬業、愛國、愛家鄉的教授。
曹誠英是一個一生都在與自己的情感和疾病作抗爭的女人。她生活在傳統的封建社會,卻又深受五四運動的影響,內心各種思想縱橫交錯,注定了一生情感豐富又命運艱難。曹誠英又生活在動蕩和多事之秋,“窮和病像兩只豺狼一樣,向我張開貪婪的血口”。她把一生獻給了中國農業遺傳事業。她多側面、多角度、多色彩的傳奇人生,活出了“自我”和“自在”,堪稱“平凡而偉大的才女”!她對事業的追求,對愛情的渴望,對親情的依戀,對友情的珍惜,給同事、老師、朋友、鄉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可否認,胡適在她的一生中影響最大,而曹敢愛敢恨,并向自己的封建婚姻挑戰,以無畏、堅貞與癡情,得到了世人的普遍同情,也讓其度過了孤凄的一生。她純樸、善良、柔情、美麗,在績溪的土地上發酵燃燒了半個多世紀,至今仍得到許多鄉鄰敬重和思念,其影響也越來越大。
前不久,沈陽農大的王琦教授告訴我,她剛剛收到了來自美國康奈爾大學圖書館找到的“曹誠英先生登記表”。這是一個遲來70年的重要發現。而績溪人也陸續發現了曹誠英生前的一些遺物,包括皮箱、信件、衣服和書籍等。2013年清明節前,曹的學生、81歲的陳其本老人,不遠萬里從加拿大輾轉來到績溪,為的正是那份經久不滅的師生情。她撲在墳頭嗚咽,用紙巾輕輕擦去墓碑照片上的灰塵,嘴中喃喃地說著“我來遲了”。她告訴我,是曹誠英教會了她做“徽州餅”,在美國、加拿大的日子,每當思念曹老師時,她們全家就會做這種“徽州餅”,如今她的整個家族都會做這種餅,并稱之為“曹誠英餅”。舉一反三,這些真實質樸的故事,訴說著的正是曹誠英人格的偉大魅力。
2013年5月于績溪縣城
(方靜,男,安徽績溪人,法學學士,安徽省徽學會理事,安徽師范大學歷史與社會學院兼職教授,黃山市徽州文化研究院研究員,績溪縣胡適研究會會長。近年業余從事徽學研究,主編《績溪徽學通訊》《績溪胡適研究》內部刊物。有《魅力績溪》《徽州民謠》《解讀徽州》《發現績溪》《中國農學界第一位女教授——曹誠英》(與人合編)等專著出版。)
序 走近才女曹誠英
第一章 山野里的蠟梅
第二章 少年心事已言愁
第三章 漢口前后
第四章 杭州煙霞洞
第五章 “莫誤君年少”
第六章 問世間,情為何物
第七章 赴美深造
第八章 杏壇執教
第九章 梅開二度喜迎春
第十章 晚年遭遇“文革”
第十一章 “兩情若是久長時”
第十二章 魂歸故里葉歸根
尾聲 曲終人未散
附錄一 曹誠英年表
后記
光陰荏再,日月嬗遞。
一轉眼,小誠英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前前后后,她在宅坦奶娘家中度過了無憂無慮、備受關愛的七年美好時光。到了1915年,曹誠英畢業于旺川有名的萃升小學,旋在家中自修,打下了比較厚實的文化底子。女大一天一個樣,其身體發育健康,有如莊稼地里俊秀高粱,又如抽穗揚花,拔節般茁壯成長。曹誠英高挑了,豐盈了,身子輕盈靈動,猶如一棵生命力旺盛的小樹,秀氣苗條,生氣勃勃。花季少女,玉樹臨風,舉手投足之間顯得文靜、優雅,帶有豆蔻年華的幾分嬌柔和嫵媚。但在內心深處,曹誠英由于受到胡杏奎夫婦一言一行的影響,加之讀書后視野開闊,崇拜英雄豪杰,因而胸懷坦蕩,富有同情心和正義感;又因性情耿直,心地開闊,形成她一生中不媚不俗、特立獨行的高狷品格,與之同時孕育出勇于同世俗挑戰的叛逆精神。風雨人生,破蛹化蝶,造就出一位可歌可泣、可圈可點的時代新女性。
從曹誠英早期履歷來看,她不僅“早熟”,并且“早慧”。如前所述,汪靜之情竇初開,曾給少年知心伙伴曹誠英寫過“求愛信”,但營誠英卻以“名分姑侄”予以婉拒,此謂“早熟”。在她14周歲那年,被大哥營繼發接回漢口,于師竹友梅館聽家教老師講課,授以各種功課,知識結構更加系統全面,使她的“早慧”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才女從來不是自封的,才女的形成無一不是因為她們都是知識殿堂的虔誠膜拜者,也是吸納各種知識集大成者。曹誠英在知識的海洋里自由遨游,知識面不斷拓寬。在這一點上,應該說曹繼發是有遠見的,曹氏詩書傳家,為營誠英目后成才奠定了基礎。
曹耆瑞過世后,曹繼發便順理成章地接掌家業,生意越做越大,事業如日中天。他有繼父之風,秉承徽人樂施好善、崇文重教的優良傳統。當年曹耆瑞在家鄉曾出資購置良田作為養校“書田”,其租息專作教育經費,并購置相當數量圖書供給萃升小學(旺川曹氏家族私塾性學校)使用,其中有線裝二十四史一部尤為珍貴。曹繼發對家鄉公益事業同樣熱心,一襲儒商風氣,熱心助人,賑災救孤,身體力行。出于對族中學子的關愛,曹繼發順應“西風東漸”時代潮流,決定在漢口家中延聘西席,教習子侄輩功課。又因乃父遺訓不分男女都可共同求學讀書,曹誠英受到眷顧,千里迢迢從家鄉旺川來到漢口聽課。1916年開春,曹誠英首次離開家鄉,感受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心情既興奮激動又忐忑不安:興奮的是學習機會難得,求知欲得到滿足;忐忑的是家人多為陌生面孔,心中忖思須處處留心在意。對于如何適應新環境,她不由頓生“林妹妹初入賈府”般惶恐。在漢口家中,營誠英謹言慎行、小心翼翼,即便面見生母譚氏也言語不多,問一句答一句,能避就避,能閃就閃。母女陌生的前因后果使譚氏心生愧疚,只好隱忍。此后近一年時間,曹誠英逐漸對家境實情有所了解,耳濡目染家業興旺發達,對此終究提不起多大興趣。反倒是,求學上進是曹誠英一生的終極目標,因此她對大哥曹繼發興學重教的善舉心存感激。大嫂胡惠嬌賢良淑德,對曹誠英十分憐愛,經常噓寒問暖,相處和諧。在漢口,與曹誠英相處最善的人,應是她的胞哥即二哥曹誠克。營誠克與曹誠英手足情深,斯時他在武漢文華學校寄宿就讀,每逢周末假日便匆匆趕回家中,為了與胞妹相聚。倆人在一起有著說不完的悄悄話。曹誠克時常問起妹妹在家鄉時的生活情景,聽到凄涼悲慘處,淚流滿面,唏噓不已。曹誠英通過曹誠克之口,也大致了解了一些譚氏和營繼發哥嫂近年來的情況,盡管家大業大,曹誠英并不留戀,心如止水,一切仍是聽得多說得少,從不輕易表態。總而言之,她還是感覺不習慣,感到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憋悶滋味。除了與二哥手足情深,除了對知識渴求令人向往,她的心頭依然苦澀。從小離家的不幸遭際,小小年紀的過重承載,使得曹誠英無法撫平心靈的傷口。有人說,少年時代是張白紙,任其書寫,一個人的少年遭遇最難忘卻,最為縈懷,曹誠英亦是如此。值得一提的是,在漢口師竹友梅館讀書期間,對曹誠英關愛有加且與曹誠英比較談得攏的還有一位長者,此人便是施敦厚。早年她從胡杏奎夫婦口中了解到施敦厚為人正直忠厚,又獲知自己的少年身世仰賴施叔安排過問,感慨良多。施敦厚不僅是曹誠英童年生活的見證人,同時也是曹誠英與奶娘汪氏一家和睦相處的牽線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在師竹友梅館家中,曹誠英親身感受到施敦厚以“長輩”身份給予她無微不至的關懷。明里暗里,小心呵護,使她倍感親切。一有空閑,施敦厚便主動找她談心,教她如何把握分寸接人待物,并以親身經歷言傳身教。每當曹誠英遭遇不快,他總是好言勸慰開導,盡可能地使她高興,從而使曹誠英在一定程度上感受到了“父愛”的回歸與溫暖。因此曹誠英格外摯愛他、敬重他。可嘆天不假年,在曹誠英婚后不久,施敦厚為營家收購茶葉,回武漢水路遭遇土匪搶劫,為了保護主人財產,觸怒這群土匪,結果被殘忍殺害,死不見尸。施敦厚當了營家一輩子忠實仆人,最后又為曹家的利益獻出了生命!據說,知恩圖報的曹誠英到杭州求學前夕,曾特意趕到施敦厚的衣冠冢前祭奠,追悼亡靈,追思其生前對自己的種種恩義,并探望了施敦厚艱于生計的妻子和后人。這是曹誠英的厚道和賢惠,亦見她的善良之心。
營誠英聰明好學,在漢口家中,她比較系統地學習了經、史、子、集以及算學、棋藝、音樂、書畫等功課,為日后多才多藝躋身才女行列創造了條件。曹誠英“天性近文學”,偏愛文學,尤愛詩詞、小說,仰慕信陵君、魯仲連等為人,這對她人格力量和深厚素養的形成均產生難以估量的影響。較早撰文緬懷曹誠英的安徽大學歷史系教授沈寂老師曾為她下一斷語:“既俠義奔放又海涵情長。”可謂知人之論。
P34-36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