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蟲圖騰(4):險境蟲重(簡體書)
  • 蟲圖騰(4):險境蟲重(簡體書)

  • ISBN13:9787510827921
  •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 作者:閆志洋
  • 裝訂/頁數:平裝/247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出版日:2014/05/01
人民幣定價:32.8元
定  價:NT$197元
優惠價: 87171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驅蟲秘術」式懸疑小說史詩之作!《蟲圖騰》系列第四季!輾轉了大半個中國,潘俊一行人趕到新疆歐陽家宅,不料深入陷阱,性命堪憂。與此同時,遙遠的北平城中,時淼淼、管修和子午三人為了追查北平秘牢背後的陰謀而想盡辦法。在重重疑雲面前,眾人歷經磨難。最後發現,潘俊的身世中,竟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而故事的最後,武田終於見到了北平秘牢中的神秘人。這神秘人是誰?人草師到底又是誰?潘俊的身世之謎背後究竟又有著怎樣的秘密?那個在北平、安陽、新疆都出現的黑衣人又是何方神聖?一切的一切,盡在《蟲圖騰》系列第四季! 閆志洋,筆名狼七,80後。曾出版暢銷書《人皮手札》系列等。大學畢業後本有一份待遇優厚的工作,卻突然辭職,銷聲匿跡。因一張神秘照片,他行走於山野之間,搜集民間「蟲」事,一年後著成《蟲圖騰》一書,引起轟動。現為專職作家。
閆志洋,筆名狼七,80后。曾出版暢銷書《人皮手札》系列等。大學畢業后本有一份待遇優厚的工作,卻突然辭職,銷聲匿跡。因一張神秘照片,他行走于山野之間,搜集民間“蟲”事,一年后著成《蟲圖騰》一書,引起轟動。現為專職作家。
閆志洋編著的《蟲圖騰(4險境蟲重)》是一部關于驅蟲師這一民間傳奇職業的通俗小說。主人公潘沐洋的爺爺潘俊是一位歷經亂世的老人,機緣巧合下,老人向沐洋講述了自己的故事,亂世之中,五系世家傳人各自選擇了不同的人生道路。《蟲圖騰(4險境蟲重)》情節設置精巧,語言精彩好讀,人物刻畫生動形象。
引子
一 秘鑰現,奇陣驚現世
二 火焰山,牢獄碧眼人
三 入離卦,只身陷火海
四 拆機密,伏羲八卦陣
五 闖龍潭,龍青殉大義
六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
七 定海針,命懸坎卦陣
八 遇故知,禍起蕭墻內
九 天水亂,尋蹤人草師
十 地勢坤,厚德以載物
十一 受天懲,卻是故人來
十二 攻心計,面和人心離
十三 窮途困,顛倒震卦陣
十四 再回首,縱是百年身 引子 一 秘鑰現,奇陣驚現世 二 火焰山,牢獄碧眼人 三 入離卦,只身陷火海 四 拆機密,伏羲八卦陣 五 闖龍潭,龍青殉大義 六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 七 定海針,命懸坎卦陣 八 遇故知,禍起蕭墻內 九 天水亂,尋蹤人草師 十 地勢坤,厚德以載物 十一 受天懲,卻是故人來 十二 攻心計,面和人心離 十三 窮途困,顛倒震卦陣 十四 再回首,縱是百年身 十五 明詭路,生死道頭村 后記
一 秘鑰現,奇陣驚現世
窗外北風呼嘯,鵝毛般的大雪已經連續下了三天三夜,此刻依舊沒有任何停歇的跡象。馮萬春披著一件翻毛貂皮大衣,敞著懷,神色凝重地用鐵筷子在火盆中夾起一塊紅彤彤的炭火停在半空,雙目如炬盯著眼前的炭火,然后長出一口氣將叼在口中的煙點燃。
他吸了一口煙,白色的煙霧從鼻孔噴出。放下手中的鐵筷子,馮萬春在大衣內側翻了翻,掏出一張字條。雙肘按在雙膝上,靠近火盆輕輕地展開字條,上升的煙霧鉆進眼睛,馮萬春微微瞇了一下眼睛,目光卻始終盯著字條,幾個觸目驚心的鮮紅大字:天命秘鑰。四個大字下面寫著一行細密的地址。
馮萬春盯著字條愣了一會兒,將字條丟進了火盆中。字條落在炭火上,慢慢卷曲,鮮紅的四個大字也隨著字條一點點地蜷縮消失在濃煙中,忽然字條從中間和四周燃燒了起來,幾個字完全淹沒在了火中,卻牢牢地印在了馮萬春的心頭。
驅蟲師家族分為金木水火土五系,每一系驅蟲師都有本系的獨門秘術。土系驅蟲師也不例外,除了分水斷金,深諳陰陽之術外,更有可以在地下開掘地道的神兵利器——神農,但這些秘術本系入門七八年的弟子都可以學到,唯獨這天命秘鑰,卻是只在土系驅蟲師的君子之間代代秘傳的。雖然馮萬春剛剛二十歲便已經當上了土系驅蟲師的君子,但讓他最感到遺憾的便是自己不曾學過這天命秘鑰的秘術。馮萬春的父親在他出生不久便失蹤了,這近三十年來馮萬春一直不斷地打聽父親的下落,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父親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因此當下午馮萬春收到徒弟送來的這張字條時,他震驚了,雖然父親在他的記憶里極其模糊,然而父親的字體他是認識的,字條上的幾個大字正是父親所寫。一瞬間那種積壓在胸口多年的情緒瞬間涌了上來,若不是字條上詳細寫明了見面的時間和地點的話,恐怕馮萬春早已經飛一般地直奔那地點而去了。
他抬起頭看了看掛在前面的西洋鐘,此刻已經接近午夜。馮萬春長出一口氣,拍了拍落在身上的煙灰,站起身來熄滅了屋子里的燈,系上扣子推開門走了出去。
大雪依舊撲簌簌地不停落著,整整三天,早已經過了腳踝。馮萬春不想驚動其他人,繞到后門離開了馮家大院,三轉兩轉便走到了大路上。街上鮮有人走動,馮萬春的腦海里始終記得那張紙條上的地址,腳下毫不猶豫地向前走著。
在轉過幾個巷口之后,馮萬春忽然放慢了腳步,他嘴角微微一撇,然后繞過眼前的大路向一旁的巷口快步走了過去,腳步飄忽不定,時快時慢。就在他走進小巷片刻后,忽然停住了腳步。
“朋友,跟了我這么久,也該現身了吧!”馮萬春說著已經將手緩緩地伸向腰間,摸到別在腰間的佩槍。 “呵呵,土系君子的八觀果然不同凡響啊!”身后那人的聲音雖然不大,卻中氣十足。馮萬春不禁愣了一下,他詫異地轉過頭,見身后站著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身著一襲黑裝,戴著一頂黑色的帽子。
“你究竟是什么人?”馮萬春聽到他竟然熟知土系驅蟲師的秘術,不禁警覺地問道。
“呵呵!馮師傅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那人并未直接回答馮萬春的話反問道。
馮萬春恍然大悟般地道:“難道那張字條是你……”
“嗯!”那人點了點頭說道,“跟我來吧!”說罷那人轉身向一旁的巷子走去,馮萬春快步跟在那個人身后,一連串的疑問在馮萬春的腦海中不斷閃現,眼前這個人究竟是誰?那張字條既然出自父親的手,那么眼前這個人必定與父親有聯系。
那人帶著馮萬春從城中轉了一圈,最后鉆進了一個四合院。中年男人推開門招手讓馮萬春進來,然后自己伸長脖子向外左右望了望,見左右無人這才關上門。然后引著馮萬春走進前面一間屋子中,剛一進屋一股濃重的中藥味便撲鼻而來,馮萬春微微掩住鼻子,心中的疑惑更勝。
中年男人帶著馮萬春走進一旁的一間屋子,點燃中間的蠟臺,才將一直戴在頭上的翻毛皮帽子摘掉,輕輕拍了拍身上的雪笑著道:“馮師傅,請坐!”
借著燭火馮萬春終于看清了眼前這人的面貌,此人相貌堂堂,目光炯炯有神,卻平靜如水,說話時臉上始終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
“您是……”馮萬春遲疑了一會兒,又向四周打量了一番,接著說道,“木系潘家的人?”
中年男人微微笑了笑,坐在桌子旁說道:“馮師傅果然好眼力!”接著他拱手道:“木系君子潘穎軒!”
“啊!”馮萬春連忙站起身弓身道,“原來是世叔!”
“馮師傅不必多禮!”潘穎軒站起身,輕輕拍了拍馮萬春的肩膀說道,“雖然木系和土系多年鮮有來往,不過今天我從北京來到長春是想告訴你一個秘密!”
“秘密?”馮萬春的心頭始終掛念著天命秘鑰,口中機械地重復著潘穎軒的話。
“對!”潘穎軒早已看破了馮萬春的心思,于是微微點了點頭道,“這個秘密原本只有兩個人知道,那就是我和你父親!這件事關系到所有人的命運,至少是所有驅蟲師的命運。本來我想一直將這個秘密保守下去,可惜我命不久矣,所以我現在要將這個秘密告訴你。”
馮萬春不解地盯著潘穎軒,微微點了點頭。在接下來的一個時辰里馮萬春的嘴一直大張著,不可思議地搖著頭。
“原來……原來是這樣!”馮萬春下意識地從口袋中掏出一根煙放在嘴邊,輕輕地捻了幾下,直到煙絲從煙卷中散落下來也毫無意識。他沉思片刻接著說:“此前確實聽聞在這五系驅蟲師之外,傳說還有一系驅蟲師,叫作人草師。本以為只是傳言而已,沒想到卻是真的存在,而且人草師的后人竟然……”
潘穎軒微微點了點頭,站起身長出一口氣說道:“是啊!”
“世叔,那我們現在能做什么?”馮萬春終于從剛剛的震驚中幡然醒悟過來。
“我可以相信你嗎?”潘穎軒忽然目光如炬地盯著馮萬春,馮萬春愣了片刻,肯定地點了點頭,“嗯!”
“好,當務之急你要做兩件事!”潘穎軒低聲在馮萬春的耳邊說道。
馮萬春聞言不禁大驚失色道:“這……這第一件事我可以幫您做,可是第二件事……我……我怎么能殺你?”
“你必須這樣做,而且要在潘俊面前殺我!”潘穎軒用力地抓住馮萬春的肩膀堅定地說道,“一定要讓他恨你,等到適當的時候你再將實情告訴他。這世界上沒有什么比仇恨的力量更大了!”
“可是世叔,我還是不明白!”馮萬春激動地站起身來想要辯解什么。可是潘穎軒卻只是微笑著擺了擺手,長嘆了一口氣道:“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我也不會出此下策!”
馮萬春立在原地猶豫片刻,拳頭重重地砸在桌子上道:“好!”
潘穎軒感激地握住馮萬春的手,良久才說道:“那我們談談具體的事宜!”
“好!”馮萬春點了點頭,接著兩個人靠在桌子前低聲商量著什么。片刻之后,馮萬春忽然對潘穎軒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潘穎軒神色立刻嚴峻了起來,兩個人的視線同時轉向窗外。
“喵……”窗外傳來一聲凄厲的貓叫,接著“嘩啦”一聲,屋檐的瓦礫從頭頂上落了下來,馮萬春與潘穎軒兩人幾乎同時站起來,幾個箭步沖到門口,推開門,只見地面上散落著一些瓦礫的碎片和一些凌亂的貓爪印。馮萬春抬起頭只見一只左腿上帶點紅毛的花貓正搖著尾巴在屋檐上亂竄。馮萬春不禁拍了拍腦袋笑道:“看來我有點神經過敏了!”
潘穎軒微微點了點頭,有些不放心地向頭頂望了望,那只花貓早已經轉身離開,只看見一條尾巴。他走到那堆瓦礫前面微微弓下身子,注視了片刻站起身回到屋內。
兩個人回到屋內,繼續商談接下來行動的具體事宜。雖然長春地處東北,然而這樣罕見的大雪也是極為少見的。在這個風雪交加的夜晚,長春城北一處偏僻的細料庫中,一盞煤油燈將兩個人的影子映在白色的窗紙上,影子隨著煤油燈不停地晃動著。撲簌簌的大雪早已經掩蓋住了雪地上散落的瓦礫和凌亂的貓爪印,同時也掩蓋住了一串淺淺的腳印。
一直到三更時分,馮萬春才向潘穎軒拱了拱手離開。而潘穎軒站在門口望著馮萬春遠去的腳步,又低下頭看了看剛剛留下貓爪印的地方,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神情驟然緊張了起來,難道是他們來了?想到這里他連忙回到屋里熄滅了燈,然后便離開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