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1
食色天下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7918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宴喜堂廚藝大賽意外獲勝之后,蘇樂和好友高大寬一同前往錢塘,參加舉世矚目的中法美食交流活動。在精武武校力挫群雄,在鬧市街頭怒砸豪車,一路上經歷了不少驚心動魄的戰斗。不承想,交流活動竟然事故頻發,各方人物暗中出牌,攪得錢塘天翻地覆,更牽引出一位神秘的江湖大佬——蘇東來!
  隨著蘇東來浮出水面,蘇樂的身世之謎終于揭開。然而,剛剛相認不久的父親病逝了,除了留下巨額財富,還留給蘇樂諸多江湖恩怨和一份沉甸甸的責任。經過思量,蘇樂決定回到家族接管父親的千機門,扛起應有的重擔。此時,江湖各門派蠢蠢欲動,千機門內部則各有心機,可謂內憂外患,箭在弦上。面對層出不窮的陷阱和刁難,初次掌舵的蘇樂如出籠之虎豹,漸漸顯露出自己的驚人天賦……
  石章魚 原名葉勇,起點超人氣作家,著有暢銷書《國醫高手》系列
  1、本書在網絡上口碑奇好,穩居起點小說總榜點擊量前五,都市榜點擊量第二(超越打眼),全網實際點擊量過億。
  2、混跡江湖,靠理想、熱血、膽量、身手是不夠的,還需要智慧和手段。
  3、隨著故事的展開,蘇樂接觸的人物和層次越來越高,斗爭的方式也越來越具有借鑒性,到此,多方勢力借著蘇樂和他背后的龐大關系網,紛紛云動,都想在新老交替的江湖中分一杯羹。平靜已久的江湖陷入了新的紛爭。
01 離別是為了更好地相見
02 拔刀有時,收刀有時
03 舌尖上的玄機
04 異域女郎,迷人風情
05 瓦片何曾怕瓷器
06 出籠之虎
07 暗蘊鋒芒
08 是托付也是挑戰
09 與虎謀皮
10 另一個世界
11 生前身后名
12 人走茶涼
  01離別是為了更好地相見


  白臉常以左腿金雞獨立的姿勢站在天橋上,他的右腿向上抬高,展示了一個標準的一字馬,然后緩緩回收,輕輕彈了彈褲腳,目光中充滿了不屑。江湖中多數人都知道他白臉常手上功夫了得,可他投入巨大精力的卻是下盤。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想要少挨刀,就得做到出其不意,什么都被別人掌握了,老子還怎么混?


  暫別

  蘇樂對感情的認識多數都來源于自己的老媽,老媽常說永遠不要被感情左右你的行動,男人大丈夫首先想到的是事業,然后才是感情,如果你的眼里只剩下感情,那么這種男人在女人的眼里就失去了吸引力。喜歡一個女人,絕不可以一開始就靠得太近,距離產生美,離得太近,最后的結果不是她看厭了你,就是你看厭了她,總而言之多數都沒什么好下場。雖然蘇樂從未親眼見證過老媽的感情生活,可是在語言方面,老媽一直表現得就像是一位情感大師。
  雖然蘇樂心底很想見唐詩,也非常享受和唐詩在一起的時光,可這廝的生活絕不僅僅只有感情這一件事,他不可能像富家子高大寬那樣,錦衣玉食,滿腦子都是如何將心愛的女生追到手。蘇樂還得為自己的將來打算,他必須要為生活奔波。
  自從那晚唐詩被她父親帶走之后,她再也沒有和蘇樂聯絡過,蘇樂也沒有聯絡唐詩,不想在這個時候給她增加麻煩,給別人空間就是給自己空間。從未戀愛過的蘇樂對感情這東西的領悟就像個有千年修為的老妖,只是這點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前往錢塘之前的幾天,他幾乎每天都待在福利院食堂,抓緊一切時間幫助師父把工作理順。人要懂得感恩,在這一點上蘇樂一直都做得很好。
  朱老二對這個勤勞踏實的弟子非常滿意,這幾天他抽空又指點了蘇樂的刀法,將自己這些年在刀工上的心得體會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了他。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無論朱老二指點的方法如何精妙,真正想要練成還需要長久不懈的堅持和錘煉。
  臨行前一天,朱老二把蘇樂叫到自己的房間,他首先交給蘇樂一封信:“你這次去錢塘,幫我把這封信送過去。”
  蘇樂看了看那封信上的地址:“這信是打算給誰的?”
  朱老二道:“小嬌,你師姐。”
  蘇樂這才知道原來朱老二早就找到了朱小嬌,欣喜道:“真的?小嬌姐也在錢塘?師父,您為什么不把她接回來?”
  朱老二嘆了口氣道:“小嬌這孩子極愛面子,如果這次是我做錯了,她肯定一早就回來了,可她認為是自己做錯了事情,是自己被壞人欺騙,所以連累我失了面子,她不回來不是不肯原諒我,是不肯原諒她自己。”
  蘇樂點了點頭:“您上次去找她了?”
  朱老二搖了搖頭道:“我只是遠遠地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平安無事,沒打招呼就回來了,她不知道我已經知道了她的下落。”
  蘇樂道:“你讓我送信,還不如親自去跑一趟。”
  朱老二道:“都說時間能夠撫平一切傷口,我也希望真的是這樣,但愿她已經忘了那渾蛋帶給她的傷害。”他又嘆了口氣道:“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我們爺兒倆一見面三句不合就得吵起來,你小子口才這么好,幫我勸勸她。”
  蘇樂道:“師父,您放心吧,我一定幫您把她給勸回來。”
  朱老二道:“她回不回來無所謂,女兒大了,總得去外面闖一闖,只是電大馬上就開學了,我還是希望她能夠把學業進行完。”
  他又道:“錢塘的杭幫菜天下聞名,飲食文化相當深厚,你一定要珍惜這個機會,好好學習。”
  蘇樂道:“知道了,嘮嘮叨叨的,跟我媽似的。”
  朱老二不禁笑了起來:“我擔心你培訓之后翅膀硬了,就把我這個師父給忘了。”
  蘇樂笑道:“您老就別煽情了,只是一個月,轉眼間就過去了,我很快就回來給您幫忙,您這手出神入化的刀工我還沒學會呢,我不能白給您老磕頭您說是不是?”
  朱老二又道:“我雖然不知道你和莊老爺子是什么關系,可現在你是我徒弟,我就要交代你幾句。江湖中的事情,能不摻和就別跟著摻和,這里面的門道太復雜,也太兇險,有句老話曾經說過,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一入江湖門,你這輩子都別想脫開干系。”
  蘇樂點了點頭,小聲道:“師父,您過去是江湖中人吧?”他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宋軒在得知莊大方可能遇到危險的時候,首先想起給朱老二打電話。
  朱老二當然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事情,淡然笑道:“我欠莊老爺子一個人情,無論任何時候,他的孫子有事我都不會坐視不理。”
  蘇樂道:“你跟宋軒很熟?”
  朱老二搖了搖頭道:“莊老爺子一直很看好他,最近這些年,莊老爺子年事已高,早已生出退位讓賢的念頭,宋軒應該是呼聲最高的一個,只是沒想到會鬧出這種事情。這件事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小刀會在對付宋軒,可事實的真相如何就不得而知了。”說到這里,朱老二意識到自己可能說得太多了,他笑道:“不說了,總之你記住我交代你的事情,無論任何人問起你那天的事情,你都要推說不知道。根據我了解到的情況,這件事不可能會牽連到你,對你來說,安心學好廚藝才是根本,去錢塘之后,一定要珍惜這次來之不易的機會,千萬別給我丟人。”
  蘇樂笑道:“知道了,您可真啰唆。”
  福利院院長葛文清也聽說了蘇樂要去錢塘的消息,他專門把蘇樂叫到自己的辦公室里,送了一支筆和一個旅行包給他。老院長的這份垂青讓蘇樂有點受寵若驚,蘇樂道:“葛院長,您太客氣了,還送我這么貴重的禮物。”
  葛文清笑道:“這禮物可算不上貴重,年輕人就應該好好學習,我從第一次見到你就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將來必成大器。”
  蘇樂心說好嘛,這老院長說起話來怎么跟算命瞎子一個調調,難不成他也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蘇樂笑道:“葛院長,沖著您這句話,我去錢塘之后也一定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葛文清笑道:“年輕人就應該有這樣的志氣,我最欣賞的就是你這一點。蘇樂啊,你這次去錢塘,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蘇樂點了點頭道:“葛院長,您千萬別跟我客氣,只要我能夠幫得上忙,一定會盡力去做。”
  葛文清微笑道:“你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我老家在惠南?”
  蘇樂點了點頭,他當然記得,在第一次來福利院的時候,因為這件事還陪著老院長一起喝了不少酒。那次老院長就提過他們是老鄉,而且住得只隔著一條街道。
  葛文清道:“現在我老家已經沒什么人了,我還有個弟弟在錢塘工作,我母親在錢塘那邊跟他一起生活。平時我因為工作繁忙,也沒時間去那邊探望。蘇樂啊,我知道自己這個要求可能有些過分,不過我真的想讓你給我幫個忙。”
  蘇樂心中有些不太明白,難道是讓自己幫忙去探望他老母親?可自己就算去又有什么用,人家又不認識自己?老太太惦記的是兒子啊!
  葛文清道:“我媽在電話里經常跟我念叨,她想吃惠南的家鄉菜,錢塘的菜雖然好吃,總是不合她的口味。蘇樂,我想你如果能抽出時間,可不可以去我媽那里一趟,給她做些家鄉菜嘗嘗?”
  蘇樂本來還以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搞了半天原來葛文清拜托自己的是這種小事,他自然滿口答應下來。葛文清寫給蘇樂一個電話,告訴他,等有時間打這個電話,到時候自然會有人接他過去。
  真正到了該離開南武這座城市的時候,蘇樂的心中方才生出些許的惆悵。原來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不停地告別,暑期開始的時候他告別惠南來到南武,現在暑期結束他又要告別南武前往錢塘,眼前的城市他還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熟悉,可馬上又到了告別的時候。離開的時候,蘇樂忽然意識到,這座城市值得他留戀的東西還有許多。雖然在南武只是度過了兩個多月的時光,可是在這兩個月中,他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他的人生第一次擁有了如此明確的目標和方向,他要成為中國第一流的廚師,不,應該是世界第一流!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