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瓦歷斯微小說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分為文學、生物、江湖、物件、社會事件簿、原住民、愛情、夢等八個主題。每個主題內含二十餘篇不等的篇章,各篇皆為獨立、完整的故事,圍繞著主題反映出作者對於社會、歷史與生活閃現的片段靈光與思索。八個主題也可做整體的閱讀,從各個篇章延伸、互讀,更可完整窺見瓦歷斯‧諾幹對社會文化的觀察與反思。

本書特色
詩人瓦歷斯‧諾幹首部微型小說集。

微型小說亦稱微小說或極短篇,專指1500~2000字以內,具備情節、佈局等完整結構的小說篇章,具有微(篇幅微小)、新(立意新穎)、密(結構嚴密)、奇(結局新奇巧妙)等特色。
本書為瓦歷斯‧諾幹近年來嘗試創作、發表的微型小說結集,讓讀者一窺瓦歷斯‧諾幹在詩與散文之外,全然不同的創作風貌。

浦忠成、黃錦樹、張輝誠、許榮哲、洪淑苓、駱以軍、魏貽君、愛亞、董恕明口碑推薦

本書分為文學、生物、江湖、物件、社會事件簿、原住民、愛情、夢等八個主題。每個主題內含十至二十餘篇不等的篇章,各篇皆為獨立、完整的故事,圍繞著主題反映出作者對於社會、歷史與生活閃現的片段靈光與思索。八個主題也可做整體的閱讀,從各個篇章延伸、互讀,更可完整窺見瓦歷斯‧諾幹對社會文化的觀察與反思。

瓦歷斯‧諾幹

泰雅族北勢群人,一九六一年生於臺中和平鄉雙崎部落。曾任教於花蓮縣富里國小、臺中縣梧南國小、臺中市自由國小、靜宜大學、國立成功大學臺文所、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
一九八五年開始發表原住民族議題相關之散文與論述,一九九四年返回雙崎部落定居,著力書寫原住民族在近代臺灣歷史的記憶與傷痕。作品以詩、散文為主,著有散文集《永遠的部落》、《番刀出鞘》、《想念族人》、《迷霧之旅:紀錄部落故事的泰雅田野書》;詩集《泰雅孩子.臺灣心》、《山是一座學校》、《伊能再踏查:記憶部落族群的泰雅詩篇》、《當世界留下二行詩》;短篇小說《城市殘酷》等。

以短小精闢取勝  文/浦忠成

印象中所謂小說,該是連篇累牘、千言萬語,加上深具個人風格、脾性的角色,逐一沉陷於複雜糾結的敘事結構,即所謂的情節;男男女女莫不要經歷一段人間行旅或生命淬鍊的過渡,當長短敘事終於完結,人物回首,或是功成名就、有情人終成眷屬,從而欣喜歡慰;或是仕途蒙塵、摯愛離散、家產耗盡,最後悵然失落;或是憂喜參半,繼續在人間過著不富不貴卻也無災無難的生活,甚或是如逝水東流、嶺上停雲,俗情不羈,優游自在,千山一任孤行。讀一篇小說就是讀盡一個人、一個家族、一個族群社會的生命歷史,起碼是一段生命內容。精簡可乎?一翻開紅樓夢,讀者就要承受、體味箇中人物的悲喜;施耐庵筆下個性、身手各異的一百零八位人物,更讓人得要翻滾在人性人情的糾纏顛覆之中,方能真正品味其酣暢淋漓的人間歷險。

微小說的體類早已出現,但是在臺灣卻不算是被重視的文學表現形式。近年來文壇注意的多屬所謂大河小說,如今微電影風行,而平面媒體與公部門的文學獎卻也仍未將微小說列入獎勵項目。古今中外的理論都強調,文學本就是反映環境的現實層面,文學的思潮與技巧更不能自外於其依附的風土人情。拜資訊科技與數位方法的快速發展,讓臺灣比許多國家或社會更早就進入全然資訊與數位的生活型態,部落格、臉書、LINE等溝通形式讓人際間的互動更加快速、便捷,大眾運輸工具如高鐵、火車、捷運、公車上,多數人都在低頭滑動手機、輸入或檢索資訊。在如此便利的環境下,自然產出許多短小、靈犀、巧慧的各類靈感產物。典型的例子就是年度的綜合感覺評價居然可以用單詞亂、假、變等予以概括。這種一言以蔽之的概括是否準確,自然各有說法,惟確已改變了傳統原有行文運辭的格局,宣示短小、精闢、巧思、靈現的文學創作形式必將佔據一席位子。

沉潛多時的瓦歷斯‧諾幹,繼前些日子出版解析華語文字的書籍,丟出讓文壇震撼的二行詩,現在又要率先亮出微小說作品。看得出作家一步步往前行走的蓄勢。泰雅族人竟然鑽研華語文字學到可以出版專著的地步,確實令人驚奇!也就是因為深刻認識並掌握華語文,所以瓦歷斯‧諾幹可以將這些文字差遣到出神入化的境地。微小說必須讓所有的詞彙發揮其最大的效能,才能讓極其有限的文字組合充分展現其集體形塑的情節內容,並且指涉一種作者處心積慮營造的意境。試看<下場>一文:

部落的馬瀨與平地盜木人一同在山林中被逮,巧的是,宣判也在同一場。盜木人判罰六個月得易科罰金,馬瀨判罰一年六個月。
盜木人盜伐珍貴樹種,馬瀨只是到祖先的森林撿拾腐木裡長出來的靈芝,靈芝拿到都市賣錢用來養瘦弱的家庭,而且靈芝也是給都市有錢人治病,盜伐樹木是趕盡殺絕,採靈芝卻是永續利用啊!
不解的馬瀨小聲的問法官,法官說:「法律就是這樣訂的,何況,誰叫你不請律師?」

敘事緊湊、語詞簡練,短短百五六十字文就鋪陳一則故事及其引申的寓意、諷刺。這種極度精簡的文學表現形式,在作者的處心積慮地營造與情節的精挑細選,其實讓全篇意蘊濃縮精煉,沒有足夠慧心,有時候會錯失作者刻意隱藏、卻很重要的啟示、暗示。微小說形體短小,卻一點都不好輕易閱讀。瓦歷斯‧諾幹原本就擅長黑色幽默,這樣的文體到他手中,又是可以充分發揮的武器。

【後記】

微小說(極短篇、掌中小說)並非是什麼了不起的發明,前人已經做出更多盡善盡美的成果,我不過自以為是地將小說的篇幅壓縮到三百五十個字以內,用來考驗文字的力量可以發揮到多大的效用,用以考掘類型文學的空間可以堅強到承受多少壓力,毋寧這是某種殘酷以極的自我鍛造與逼問──小說還能夠怎麼說話?

無法確知這樣的鍛造與逼問形成了什麼樣的美學效用,在嚴酷的創作過程裡,確確然還是創造了心愛的作品,〈遇見Borges〉、〈吹笛人〉、〈江湖有多大〉、〈郵筒〉、〈雕刻家〉、〈蜜蜂的光影〉、〈一輩子〉、〈變形記〉……等等,讓我嘗到小說創作的美滋美味,如果你願意花上比滑動手機的變幻多那麼一點時間,讓自己腦海的深層記憶做出某種攪動,你應該可以品味出三百五十個字之外的小說美味。

說來不無慚愧,這些彙集成冊的微小說卻是申請國藝會文學創作類的敗陣作品,據說微小篇幅是無以抗衡宏大敘述的大河小說,恰恰是有人,是二魚文化的焦桐兄願意將這些散置各報章雜誌的微小說收攏成書,讓這些作品重見天日,是我第一個要致謝的賞識者。張淑瑛教授與浦忠成考試委員願意撥冗爬梳細碎文本,讓本書增色不已,再有許榮哲、張輝誠、洪淑玲、駱以軍、黃錦樹、愛亞、董恕明、魏貽君等人千字小評的或讚賞或批評,儼然形成微小說的互文閱讀,實為讀者之福。

最後,二魚文化編輯群盡心盡力的編輯,如願地讓本書呈現在讀者面前,如果我還有什麼話是沒說盡的,那應該就是,感謝閱讀這本書的所有朋友,沒有閱讀者情感的澆灌,我的作品可能連一張白紙都不是。

推薦序 以短小精闢取勝/浦忠成

微型小說──文學
小小的試探/黃錦樹

微型小說──生物
自然之人/張輝誠

微型小說──江湖
小說和詩相遇在溫暖的荒徑上/許榮哲

微型小說──物件
「微」的詩眼與神思/洪淑苓

微型小說──社會事件簿
夜空下的敘事人/駱以軍

微型小說──原住民
「微小說」,敘寫「大歷史」/魏貽君

微型小說──情感
瓦歷斯微型小說──情感/愛亞

微型小說──夢
小菜一碟:致瓦歷斯微型小說──夢/董恕明

後記

微型小說──原住民

01  鬥智

有個泰雅族的老人家,吃膩了孩子從生鮮市場買來的大魚大肉,嘴巴和肚子已經發出現代人的餿味了,於是,上山設下陷阱捕到白面鼯鼠,走在林班道上卻給林務局巡山員捕獲。
「喔──歐──,老人家,你犯法囉!」年輕的巡山員告知白面鼯鼠屬保育類動物,不可捕捉。老人家斥道:「白面、紅面不都是Yabid(泰雅語:飛鼠),不然白面的叫什麼?」最後是由族老的孩子賠錢了事。
月亮還沒有變臉(盈虧,約五天),族老又上山尋找老祖宗留下的味道,陷阱偏偏又捕到白面鼯鼠,老人家還是很勇敢的將牠帶下山,走在林班道又被巡山員抓到,問是白面還是紅面鼯鼠,老人家慢慢從抖幹(Dokan,男性背簍)掏出獵物,得意的說:「不是白面也不是紅面,是黑面的啦!」眼見族老掏出的飛鼠是燒烤過、不辨毛色的黑物。

02  Pilin要上學

Pilin揹起書包,走到部落,往溪谷的方向前進。遇見的族人不懷好意的問:「去學校上課喔!」Pilin默不作答,腦袋浮現自己從都市挫敗回來、在山上失業、老婆跑了、孩子的學費……經過竹林,倒楣的竹子被Pilin修理成釣竿,書包裡裝有簡陋的釣魚具。來到祖父嘴裡「部落小冰箱」的大安溪畔,釣竿剛要一甩,兩個河保局巡查人員像火球墜落地球大喊著:「禁止釣魚──。」Pilin收起還沒沾溼的竹竿,對巡查人員說:「沒看到我揹書包嗎?我是來上課的!」
「好!」巡查人員一個長的像Triun(虎頭蜂)的長臉說:「第一課就是,禁止在此釣魚!」

03  解夢人

我爸爸是我們家族、甚至是我們部落最棒的解夢人。
爸爸說,如果夢見熊,家族中有人會被山靈拿走。夢見烏鴉,該把頭髮洗淨。夢見小米,好運將到。夢見蛇,小心懷孕。如果你夢見我,真抱歉,你真的是在作夢。

O4  千萬不要一個人去打獵

有個泰雅人要打飛鼠,可是雙腿短的像布農人,槍枝又不像阿美人那樣長,於是找來十呎鐵管當作獵槍槍管。
他賣力的拖動巨大的獵槍,將它豎直,對準飛鼠睡白日夢的樹洞,接著用套上雨鞋的腳尖踢幾下樹幹,受到驚動的飛鼠終於醒了,露出惺忪鼠頭,接著以不屑的口吻說:「人類,你用什麼扣板機啊?」
泰雅人果然是用兩手撐住槍枝,這把槍太沉太長了,不可能有多餘的手指扣板機。泰雅人放下槍枝,對聰明的飛鼠很有禮貌的說:「謝謝你的指點,我先回家用GOOGLE找資料,後會有期,886!」

05  太可怕

有個部落族人歪歪斜斜不知道走進了那裡,他打開很累的眼皮,發現天空像烏鴉一樣黑,前方的道路長滿蜘蛛網般的亂草讓人寸步難行,這時候,部落的鬼出現了。
幾年前因病過世時已經很老了,鬼的世界並沒有讓他更年輕,連鬼飄到族人身邊的動作像機械故障,鬼撞到了墓碑,發出悶哼聲,族人好像聽到Yagai──的呼痛聲,誰?鬼只好誠實以告:「我是鬼,你不要怕。」族人冷哼一聲:「我才不怕鬼,我是最醜的鬼──酒鬼。」老鬼一看酒鬼的長相,嚇出跌跌撞撞的飄姿,空氣中留下餘音──太可怕了。

微型小說──生物

01  吹笛人

我輕柔的吹出笛音,使一條兇猛奇毒的百步蛇張開耳朵,當我把夢送進牠腦下七寸之地,蛇終究是眠夢了。
一天過一天,我的夢愈來愈少,卻睡的愈來愈安穩。
看著眠夢中的百步蛇,我的嫉妒一日深重一日。

02  綁架日

寒的太久了,雲霧徘徊山頭,三月天還留著一月的冷。就這樣,大地蠢動,鳥雀在枝頭呼告,枝枒掙扎,小草揮翅,震動厚重的空氣。蛇蛻皮,貓頭鷹假寐,鼯鼠自樹洞探出鼠頭,卻驚見蒼鷹俯下,此時此刻,小蟲囓咬冬尾巴。
走出校園,臨靠大安溪的山崖,溪水潺潺鼓動聲響,我知道了,知道誰把春天綁架來。

03  排積木

地震Halus(哈陸斯)來的時候,驚醒了我。
Halus毀掉了部落、毀掉了山林。我想睡覺,但床已經分散為木頭。家倒了下來,躺在我四周,突出了我像個巨人一樣。沒有門,只有凌亂的路,我打算到河邊捕魚,河水卻遁入地底,一座大峽谷升起來。Halus還在喘氣,打算把我的世界揉碎。我很累,真想睡覺,心裡有受傷的蛇哭著。我的同伴有一億十億個,我不應該讓他們像我一樣心裡住著會哭的蛇。我找到Halus,給它吃巨無霸蛋糕,裡面藏著滾燙的火石。Halus的喉嚨沙啞,我假意安慰它趕快回到地底下喝水吧!我說我很忙,我要排積木了。

04  淚牛

現在已經沒人看過一頭老牛流淚的模樣了,也沒人知道老牛只流下右眼那一滴淚水。
從出生開始,牛的右眼就住著一個小孩,小孩手上握一顆不知從何而來的洋蔥,他隨著牛的勞動剝除洋蔥最外圈的皮,等到洋蔥心顯現辛辣的氣味,這頭牛也已經到了老邁不堪的境地,於是,你看著老牛的眼睛,牠努力瞪大垂老的眼睛卻總是表現出童稚的光芒,接著,滴下小孩被洋蔥心催辣的眼淚。
現在可好,現代化電動屠牛連牛隻右眼隱藏的洋蔥都絞碎了,當然也就視而不見那可愛的小小孩了。

05  猴子

幾年前,我曾經和部落的老靈人來到大城市探望他的孫子,我們好整以暇的坐上速度緩慢的火車,吃了兩盒鐵路便當才到終點站。筆直寬大的道路塞滿不喜歡移動的車子,騎樓的人群像一群焦慮的螞蟻,就像屁股後面有一支燙紅的秒針不斷的向前刺著。
回到部落後,巫者謹慎的對我做出總結:「如果你匆忙趕路,就表示事先的計畫不夠周詳。」
等到多年後我來到大城市讀書,走起路來就像在部落遊蕩一般,我的同學都說我走路像隻烏龜,每當這話說出,我就想起神話裡屁股塞根鋤柄的猴子,牠跳上樹枝總是露出紅色的屁股,想到這裡,我的笑就無法停止。

微型小說──社會事件簿

01  當國王穿上新衣

首都廣場上,隊伍排的老長老長。
有人抱怨這、抱怨那,隊伍卻依舊維持有秩序的規模。
「為什麼他好像什麼事都不做?」什麼人指向櫃檯黑洞口後方的官員說著。
「好像睡著了!」前頭的民眾回答。
有這麼一會兒,太陽摔到海裡,人龍裡有人回答:「是我們睡著了!」
「不,」應該是國小的孩童,也許頂替生病的父親來排隊,那孩子不無愉悅的說:「好像在作夢一樣咧!」

02  鱷魚站起來

我每天穿著鱷魚裝趴在騎樓走來走去的時薪是六十七元,老闆提醒我千萬不能嚇到小孩,否則沒有顧客上門就只好扒我的人皮製成手提袋賣給緬甸軍頭子。問題是一隻左右搖擺走在磨石子地板的綠皮鱷魚怎能不嚇到路人?苦思之後我想到了花樣。
有位牽著或抱著小孩的婦人走過來,我這隻鱷魚馬上站了起來,貼著牆壁遊走,就像一隻膽小的鱷魚。
結果老闆還是把我辭掉了,我滾出玻璃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我們是Lacoste代理商,又不是臺灣壁虎,幹!」

03  雕刻家

在臺灣深山某處有個民族以雕刻聞名,Sachima又是該族最富盛名的雕藝師。我遇見三十歲的Sachima時,他已經看透了每一棵樹未來的樣子,就像腦海裡裝滿了各式奇異的船帆。
他手指一棵樟樹說,四座家屋的門楣;指著地上一截枯木說,傷心的老人。他沒有我們俗稱的工作室,森林就是Sachima俯仰的工作臺。我有意給他一道難題,問著我的這副軀體可以被雕刻成什麼樣子?
Sachima的眼神像雕刻刀劃進了我的身體說:「小樹苗。」
我懷疑的看著他,Sachima繼續說:「有營養的泥土,因為誰也擋不住時光這個偉大的雕刻家!」

04  牙疼

這個城市有一個人牙疼得要命,由於祖厝被拆心急攻牙所致。
他來到隔壁的城市去看牙醫。
牙醫問他:「難道你住的城市沒有牙醫嗎?」
這人回答:「當然有。問題是,我們被規定多痛也不准開口啊!」

05  四月一日這一天

這一天下午,我在南方阿里部落後方的井步山採靈芝下山時被巡山員抓到。幾天之後,法官明快的將我判決一年六個月的牢獄之災,罰鍰二十萬元。我不願批評這過重的判決,倒是願意提醒法官一件事。
我記得二○○九年「八八風災」時總統與各大要員視察災區流下了悲憫的淚水,隔年的四月一日總統府發佈了重要的宣示,成立原住民教育體制、動用預備金興建災戶家屋、新內閣將任命至少一位原住民、推動與政府對等的原住民民族議會,更重要的是,傳統領域歸還原住民各族。
當我興致盎然的述說我的記憶時,法官不悅的打斷了我的話說:「夠了,你別作夢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