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虎躍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羅伯的父親擔心六年級的羅伯整日思念死去的母親,便搬遷到理斯特,希望一切得以重新開始。羅伯在「家」(也就是汽車旅館)面對感情不輕易外露的父親,在學校又常被同學欺侮,校長也以他滿腿的疹子為由,要他休學。他過著異常憂鬱沉悶的日子。直到無意間看到了森林裡一隻被囚的老虎,遇到了一個父母離異的女同學,以及旅館清潔員威力美,這個滿腹悲傷的男孩才終於學會怎麼釋放他的悲傷……
凱特‧狄卡密歐(Kate DiCamillo)
 凱特‧狄卡密歐(Kate Dicamillo)出生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五歲時因慢性肺炎移民氣候溫和的佛羅里達州。 她居住的地方是個小鎮,生活步調慢,腔調也跟北方不同,大家互相認識,待人真誠,使她立刻喜歡上這裡,而佛羅里達州也成為她前兩本書的主要場景。大學時代她主修英美文學,並從事成人短篇小說的創作,曾經獲得一九九八年邁克奈特基金會的作家獎助金。《傻狗溫迪客》是她的兒童小說處女作,出版後即獲得紐伯瑞獎,並躋身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她說在接到得獎通知時,她又驚又喜,不敢置信的沿著牆邊走來走去。沒想到隔年她的第二本兒童小說《虎躍》(The Tiger Rising)又獲美國國家圖書青少年文學銀牌獎。
 原先,凱特並沒有想到要為兒童寫作,直到她開始在一家書店的童書部上班,看到許多非常好的兒童書籍,深受感動,才決心朝這個方向努力。 由於白天在舊書店工作,因此凱特只能在早上花一點點時間寫作,一天最多只能寫兩頁,然而她強迫自己每天不間斷。一本書從開始寫到全部修改完成,大約要一年的工夫。
 凱特筆下的人物顯得十分真實。她說,她並沒有塑造這些人物,而是專心聆聽這些人對她說什麼,然後把他們想說的東西轉述出來。她不喜歡刻意介入或扭轉故事的發展,也不特意挑選故事的題材或背景,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
 以《夏綠蒂的網》一書聞名於兒童文學界的E.B.懷特曾說:「所有我想要在書裡表達的,甚至,所有我這輩子所想要表達的,就是:我真的喜歡我們的世界。」凱特認為這句話也正是她寫作的心情。

張子樟
澎湖人。最喜歡翻閱中外經典小說。希望自己成為「五書」(讀書、教書、編書、寫書、譯書)的實踐者。曾涉獵過關於語文教學、社會學、政治學、傳播學等相關書籍。不大喜歡旅行,卻先後在澎湖、高雄、臺中、臺北、花蓮和臺東教過書。現為海峽兩岸兒童文學研究會理事長。有多項現代文學、兒童文學學術創作及譯作,譯作有《虎躍》、《天堂之星》、《閃亮閃亮》……等。

作者介紹 
賞析與導讀 
第一    章 等 車 
第二    章 在校車上 
第三    章 小禮拜堂 
第四    章 新同學 
第五    章 校長的主意 
第六    章 伸出援手 
第七    章 請傳染給我 
第八    章 晚 餐 
第九    章 小工人 
第十    章 威力美 
第十一  章 分享祕密 
第十二  章 雕刻家 
第十三  章 西斯汀的故事 
第十四  章 快 樂 
第十五  章 打開手提箱 
第十六  章 說謊的人 
第十七  章 一隻鳥 
第十八  章 博向波 
第十九  章 鑰 匙 
第二十  章 安 慰 
第二十一章 女先知 
第二十二章 復活的「蟋蟀」 
第二十三章 威力美的驚喜 
第二十四章 求 教 
第二十五章 爭 執 
第二十六章 決 定 
第二十七章 放走老虎 
第二十八章 老虎死了 
第二十九章 葬 禮 
第三十  章 雨過天青 
第一章 等車
那天早上,羅伯發現老虎後,還是跟往常一樣站在「肯塔基之星」汽車旅館的招牌下等候校車。黃色霓虹燈的「 肯塔基之星」招牌,在藍色肯塔基州形狀的霓虹燈上面上上下下閃爍著。羅伯喜歡這塊招牌。他始終懷著一種朦朧的想法:這塊招牌會給他帶來好運。 找到老虎是種好運,他知道。他一直在「肯塔基之星」汽車旅館後面的森林裡閒晃,倒不是真心想找什麼東西,只是希望或許會迷路,或被熊吃了,從此不用再上學。就在那個時候,他見到那座老舊的、釘滿木板、搖搖欲墜的博向波加油站旁邊有個籠子。不可思議的是,籠子裡竟然有隻老虎——一隻來回走動、活生生的大老虎。牠全身覆蓋橘色和金色的毛皮,非常鮮豔,就像披著陽光一般,氣騰騰的困在籠子裡。 那時是清晨,看起來可能會下雨。近兩個星期來差不多每天都下雨。天空灰灰的,空氣濃濁又凝滯。霧籠罩著大地。對羅伯來說,這隻老虎看起來像是從霧中升起的魔術。他太意外自己的發現了,驚愕得定定站著凝視。但只看了一分鐘他就轉身跑回森林,朝著「肯塔基之星」方向跑;他怕注視老虎的時間太長,老虎會就此消失。在回家的路上,他的腦海裡一直在質疑他所看到的,但怦怦作響的心卻告訴他,那是真的沒錯。老—虎,老—虎,老—虎。 在「肯塔基之星」招牌下等候巴士時,他盡想著那隻老虎,不去想兩條腿上的疹子,又紅又癢的水泡已經蔓延進他的鞋子裡。他父親說不去想它,它就比較不會亂癢。他也沒想媽媽。自從葬禮舉行的那個早上起,他就不再想她。那天早上,他無法克制的大哭,用力的抽噎使他的胸部和胃很難受。一直注意著他的父親站到他身邊,也哭了起來。那天,他們兩人都穿著禮服。他父親的衣服太小了,在他拍打羅伯要他不哭時,把外衣腋下扯開了一個洞。  「哭是沒用的。」他父親後來說:「哭也沒辦法讓她活過來。」 從那天算起,已經六個月了。他和父親由傑克遜維爾搬遷到里斯特也六個月了,羅伯從沒哭過,一次也沒有。 這天早上他不願去想的一件事,是上校車,他尤其不願去想諾頓和比利‧速利蒙哥像上了鏈條、挨餓的狗那樣,虎視眈眈的等著攻擊他。 羅伯有一種不去想事情的方法。他想像自己是只裝得太滿的手提箱,像葬禮後他們離開傑克遜維爾時,他打包的那只手提箱。他把所有感情放進箱裡,塞得緊緊的,然後坐在手提箱上,把它鎖起來。那是他不想事情的方法。有時候,要把手提箱關緊也相當困難。但是現在他有個東西放在箱上了。那隻老虎。 因此,羅伯在「肯塔基之星」招牌下等車,第一滴雨從陰沉的天空掉落時,他想像老虎在他手提箱上,雙眼閃爍著金光,神氣而威武的端踞著,不受箱裡那些不願想的事情奮力掙扎的影響。   第二章 在校車上
「喂!」羅伯一上校車,諾頓‧速利蒙哥就叫著。「那是肯塔基之星。當星星不曉得是什麼滋味?」諾頓站在通道中間,擋住羅伯。 羅伯聳聳肩。  「哦!他不懂。」諾頓叫他哥哥:「 嘿,比利,他不知道當星星是什麼滋味哩?」 羅伯避過諾頓直走到校車後面,坐在最後的座位上。  「嘿!」比利‧速利蒙哥說:「你又懂什麼?這兒不是肯塔基。這兒是佛羅里達。」 他跟著羅伯過來,就坐在羅伯身旁,把臉湊得很近,羅伯聞得到他呼吸的味道。氣味很不好,聞起來像金屬又像爛掉的東西。「你不是一顆肯塔基之星。」比利一雙眼睛在他的約翰‧狄爾帽沿下發亮。  「你也絕不是佛羅里達這裡的一顆星。你什麼地方也當不了星星。」  「好吧!」羅伯說。 比利用力推撞他,然後諾頓大搖大擺走到後面,靠在比利身上,一手抓住羅伯的頭髮,另一手用指關節在羅伯頭皮上擠壓著。 羅伯動也不動的忍受著。如果他回手,只會拖得更久。如果他沒回手,有時他們厭倦了,就會放開他。在校車進城前,他們是車上僅有的三個孩子。駕駛尼爾遜先生假裝什麼也不知道。他吹著荒腔走板的口哨,雙眼直瞪著前方開車。羅伯得靠他自己,他知道得靠自己。  「他全身都是癩病。」比利指著羅伯的腿。
「你看!」他對諾頓說:「那不是腫了嗎?」  「嗯哈!」諾頓哼著。諾頓正專心用指關節在羅伯頭皮上旋轉摩擦。很痛,但羅伯不哭。他從來不哭。他不贊成哭,是全世界最棒的不哭的人。這使得諾頓和比利氣炸了。今天,羅伯具有那隻老虎的神力,他只要想著牠就行。他知道沒有什麼法子可以叫他哭。沒有。 他們還在鄉間,進城的半路上。校車在公路上突然靠邊停下來。這是一件很不平常的事,因此諾頓不再用指關節擠壓羅伯的頭,比利也不再用拳打羅伯的背。  「嘿!尼爾遜先生。」諾頓吼叫著:「你要做什麼?」  「尼爾遜先生,這裡不是停靠站。」比利也幫著叫。 尼爾遜先生不理會他們,他一邊打開校車門,一邊繼續吹著沒曲沒調的歌。諾頓、比利和羅伯張開嘴巴,愣愣的注視著,一位黃頭髮、身穿淺粉紅色蕾絲邊衣裳的女孩步上階梯,走進校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