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小暮推理事件簿之一:秋日的死靈巴士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為什麼每個節日只要碰到妳就會發生命案!妳該不會是死神啊啊啊!」
「我才倒楣吧?我只不過是出來取材╱參加動漫展╱出cosplay團而已!你們倆才是瘟神吧!」

小暮:性別,女。年齡,謎。本名,祕密。職業,女僕咖啡店服務生 / 同人漫畫家。興趣,cosplay。偶像,日本著名聲優森川智之。

任劍持:性別,男。年齡,30出頭。綽號,任劍暉,阿劍,警部,劍持警部。職業,刑事組警探。興趣,??特徵,聲音近似森川智之。

關仲永:性別,男。年齡,20多歲。綽號,阿wing。職業,刑事警探,任劍持的學弟與拍檔。特色,有款有型的小帥哥一枚。

一樁離奇的公寓大樓密室殺人案,就這樣開啟了腐女同人漫畫家小暮的第二天賦:推理探案技能!誰也沒想到,轉變小暮命運的關鍵,竟然是查案警探的——聲音~聲音~音~音 (回音效果)。當然,當小暮得知任警探的本名,那又是動漫迷的另一個神祕開關了……
但是,在來查案的任警探眼裡:眼前這位年若二十歲的女生,正穿著青藍色衣領的白色水手服校,但裙子實在短到叫人不敢多看一眼。及肩短髮上用黃色絲帶綁著兩個蝴蝶結,袖子上還別著一個紅色的臂章。這……這是什麼奇怪裝扮?他怎麼也沒料到,這名老是喜歡作古怪打扮,行事神祕詭異的女生,將成為他日後探案生涯的一大關鍵人物!
從此,每個月都將發生重大案件,將小暮和「劍持警部」二人組的人生搞得一團亂!
(謎之音:糾~竟是小暮把人家平靜的生活搞得一團亂,還是警部二人組命帶衰運?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本書特色:
1. 以「每月一案」的模式展開推理故事,每個案件都跟當月節日有關聯,十分具有巧思,也在搞笑中扣住社會議題。
2. 同人女漫畫家x正港硬漢警探的辦案過程,充分結合動漫梗、同人梗,絕對令讀者耳目一新!

夜透紫

從久遠的青春歲月參加同人誌社團開始,就深受ACG文化吸引。於是跑去寫過電腦程式,也去讀過一點跨文化研究,甚至還做過幾年電視遊戲設計。
作品曾獲第九屆倪匡科幻獎佳作、第三屆台灣角川輕小說大賞銅賞,這些事現在想來也像做夢一樣。
於是現在成為賣夢的人,不管是科幻、奇幻、恐怖還是惡搞的夢。
附帶一提,當我每晚敲鍵盤的時候真正負責安睡做夢的是我家的貓。

已出版作品:《第一次變魔王就上手》、《字之魂》(1~3未完)等。

繪者
Yaya
繪製作品:《第一次變魔王就上手》等。

中秋公寓殺人事件

當門鈴響起的時候,小暮幾乎沒能聽到。等她終於聽到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響多久了。
那是一個很平凡而悶熱的星期三下午,大約四點左右。九月了,香港天氣還熱到不開冷氣不行。獨居的她一向都沒甚麼意外訪客,而且她正全神貫注跟繪圖軟件奮鬥,罩耳式耳機全力播放雪露女王的《Welcome To My Fan Club's Night!》,門鈴聲就那麼被隔絕在二次元空間之外。

門鈴按得很急,她實在想不出誰會在這時間來找她。獨居的女生免不了有點危機意識,她有點不耐煩地暫停音樂脫下耳機,走出大廳從大門的防盜眼望出去,卻看到一個穿著便服的高大男人,後面還有兩名警察。她慌忙打開了大門。

高大的便服男人一看見她,便如她所料的露出了有點錯愕的神色,但仍然鎮定地揚出證件:「警察。妳是住在這裡的住戶嗎?」
小暮聽見對方的聲音,也現出了錯愕的表情。半晌,才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她隔著鋼門上的柵欄望出去,瞥見隔壁的住所中門大開。像她所住的這類大廈,住戶幾乎全都會在木門外再安裝上鐵拉門或鋼門,但隔壁現在可是兩道門都打開了,還有數位穿著藍襯衣黑褲黑帽制服的警察出入。緊張交談的聲音和警察身上那些無線電通訊器的雜聲,形成很有發生了甚麼事的電影感。
「發生了甚麼事嗎?」她連忙問。

「有些事想問問你,可否讓我進來?」那名穿著普通裇衫西褲的高大探員這樣說。
於是小暮急忙打開鋼門讓他進來,招呼他在凌亂的客廳勉強找到個空位坐下。因為她根本沒預計會有熟人以外的人來,而且居然是男人,平時懶得收拾的後果就是順手用完的雜物隨處亂放。當她意識到還有數件洗完的內衣就那麼丟在雜誌堆上面,她尷尬地衝過去一把抓起扔進睡房關上睡房門。
探員稍稍打量了一下細小而且放滿奇怪道具的「客廳」以及這位住戶。他的表情有點怪,嘴角線條微微扭曲,彷彿在勉強維持若無其事和嚴肅的樣子。

沒辦法,誰叫他眼前這位年若二十歲的女生,正穿著青藍色衣領的白色水手服校,但裙子實在短到叫人不敢多看一眼。及肩短髮上用黃色絲帶綁著兩個蝴蝶結,袖子上還別著一個紅色的臂章。
這怎麼看都不會是正常學校的校服,該不會是情趣服飾吧?制服誘惑甚麼的。
還有亂放在客廳裡那些奇怪的不知名道具……難道他剛好撞破了提供特殊服務的「鳳姐」 嗎?還是碰上很開放的女生正在等同居男友回來?
他乾咳了一聲,板起臉孔說:「我是新界北重案組探員,我姓任。妳旁邊的住戶發生了案件,想請妳協助調查。小姐怎樣稱呼?」
重案組?刑事案嗎?

向來奉公守法的小暮還是第一次直接跟便衣探員接觸,馬上不客氣地打量對方:三十來歲,長得蠻高大,體格不錯,可是容貌太普通了,甚至沒有她想像中幹探的銳利眼神、老練氣質或布斯韋利士(Bruce Willis)的粗礦,真的就很普通的一個男人。

但如果把這張平凡到不行的臉修改一下,眼睛拉長一點,鼻子再高一點,顴骨再削一點,嗯,也許亦會不錯吧。而且這聲音……這聲音實在太、太、太……
太像了!
「哦,叫我小暮就好。」小暮如夢初醒地回答。
「妳父母呢?這裡還有誰在住?」
「我獨居的。家人住在別處。」
探員在心裡感慨地嘆了口氣。獨居……不會真的是暗中在經營黃色事業的小姐吧?看來還這麼年輕又相貌娟好,太可惜了。

算了,這些暫時看來跟本案無關。
「妳認識隔壁15B的雷先生嗎?」他拿出筆和記事本,想專心在案件上。
「就只是出入偶然碰到過一兩次,我甚至不知道他姓雷。」小暮如實回答。「他怎麼了?」
「妳最後一次見到他是甚麼時候?」
小暮皺眉辛苦地回想,最後不怎麼確定的說:「記不很清楚,也許兩三個月前吧。」
「這麼久?」探員有點驚訝。
「平常我很少出門,就算外出,也多半是其他人已經上班的時間。所以根本很少會碰到鄰居,啊,那些退休的公公婆婆除外,我還蠻容易碰到他們。」
足不出戶,果然是做那個的吧。探員暗嘆。
「也就是說,妳對鄰居的事都不清楚?」
小暮點了點頭:「一般來說都是這樣的吧。」
確實如此,現在人們和鄰居都很疏離,也為他們的調查增加了難度。探員本來就沒太大期待,卻還是死心不息地追問:「這幾天有沒有陌生人來過這一層,或者有誰去過他的家?」
小暮不用多想就搖了搖頭。

探員嘆了口氣,說:「好的,謝謝你。麻煩你出示一下身分證讓我記錄……」
小暮皺起了眉頭,忽然現出了明顯的厭惡表情。
「一定要這樣做嗎?」
「如果有需要還得請妳去警署寫口供。」
「請妳先告訴我發生了甚麼事!」小暮萬分不願意交出證件。
探員似乎有點為難,但還是說了:「隔壁發現了雷先生的屍體。」
小暮發出了誇張的「咦!」的聲音跳了起來,出乎意料地,突然就想衝向虛掩的大門。探員嚇了一跳,不得不伸手抓住她的手臂阻止她。

「屍體呢?還沒搬走吧?死因有可疑?凶殺案嗎?凶器是甚麼?」小暮連珠炮發地追問,難掩目光中的興奮。
「小姐,有人死了!這不是鬧著玩的!」探員生氣了,現在的女孩子到底都在想甚麼?他剛才幾乎還以為這女孩是無證居留的非法入境著,想趁機逃走。
「我當然知道這不是玩!但是我還沒見過真正的屍體,請讓我去看看!那位雷先生的死我很遺憾,十分遺憾,萬分遺憾!但既然人都死了,給我看一眼又不會再有損失!我不會破壞現場的!讓我看一眼就好!」小暮回頭抓住探員的衣袖,非常認真地一鼓作氣說出口,望著探員的眼神充滿執念和異常的狂熱。
很好,聽聞案件發生而走來八卦的三姑六婆,這位姓任的探員已經應付得夠多了。但這小妮子的反應有過之而無不及,簡直就像那些拼命想拍到現場照片的記者。

「妳到底想幹甚麼?屍體有甚麼好看的!」
「我不是說了嘛,我只是想看看真的屍體和凶案現場!」
「死人沒甚麼好看!想八卦妳明天買報紙看吧!」探員幾乎想罵人了,但還是沉住氣,追問:「請給我身分證!」
「不給!讓我看完現場才給你!」小暮奇怪地堅持起來。
「小姐,妳這樣是逼我控告妳阻──」
「阻差辦公 嗎?你再拉住我手臂我告你非禮哦!」
男人急忙放開手,小暮真的趁機跑了出去。但是想當然鄰家門外已經拉起了膠帶封條,還有警員把守,小暮一出去就被攔住了。

但是她仍然無視警察的口頭警告和驅趕,拼命探頭探腦朝鄰居家望進去。
客廳地板上,有一個用奇怪姿勢躺著不動的男人。屍體的額頭和膝蓋頂著地,背和屁股微微弓起,像在膜拜甚麼,相當奇怪。從小暮的角度看去剛好看不到小腿,可是沒看到血花四濺,也沒看到明顯的損傷。由於臉朝下,小暮只能隱約看見屍體的嘴有白色的泡沫,鼻孔滲血。
有些鑑證人員正在裡面拍照和收集指紋。
「好了,這樣妳能死心了嗎?」趕忙跟在小暮後面追出來的探員,聲線隱含怒氣:「身分證!小姐!」
不看臉,光聽這帶點怒氣的聲音真是魄力滿滿。小暮這樣想著,又貪婪地朝門內望了幾眼,才返回自己的住處。當她把身分證從皮包掏出來交給探員時,撇了一下嘴巴,怨恨地瞪了男人一眼,還故意反轉卡片背面朝上的遞過去。

探員反過來一看,姓名:林欣欣。沒半個「暮」字。然後不小心掃過出生日期,他頓時眨了眨眼,確定自己沒看錯。
在這年代猜測女性年紀是很危險的事,但工作需要他還是會估量初次見面的對象年齡,只是……這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這時候如果還抬頭望向對方就太明顯了,他只能裝作沒注意到而抄寫號碼,可是他剛剛那細微的眨眼動作已經被小暮捕捉到了,小暮咬了咬唇。
「嗯……小暮只是化名嗎?對警察請妳還是報上真實姓名。」他幾乎一不小心就說出「藝名」這個除了演員還有某些服務業也會用的說法。

「那是筆名。」小暮不悅地回答,「平常我就用這名字。我叫暮紛緋,朝朝暮暮的暮,繽紛的紛,紅粉緋緋的緋!」
「妳是作家?」探員感到意外。
「我是漫畫家!」小暮更加不悅地回答。
探員恍然大悟地低聲發出了「喔」的聲音。怪不得客廳內堆滿了大量漫畫書,原來香港還真有人在畫漫畫?都怪那些漫畫封面都是性感的角色,還有奇怪的名字,他起初瞥看還以為是色情刊物。現在看去,雜物架上的確放了不少繪畫用品。

那麼這女人剛才聽見有屍體的奇怪反應……
「原來如此,可是,就算想取材也不該像剛才那樣,妳會惹上麻煩的。」高大的探員苦口婆心地說。
小暮奪回他手上的身分證,瞄了一眼外面的記者,冷冷地道:「我只是發揮跟記者同等份量的專業精神而已。如果你都沒甚麼內幕可以跟我說,那麼就請走吧。我要關上門了,我可不想被記者看到我這身打扮亂做文章呢。」
「等等!如果妳想起了甚麼──」
探員還沒說完就被她趕出去擋在關上的大門外了。
漫畫家?

這女人實在奇怪得很也有夠可疑。探員搖了搖頭,悄悄在記事本上加上「需留意」的標記,便轉身去應付聞風而至的記者。
門內,小暮用力關上門,立即把身分證收好,才總算鬆一口氣。
小暮恨死了自己的本名。
這種菜市場名字根本就跟陳小明同一個級別!所以不管是網友還是長大後結識的朋友,她都一律以筆名「暮紛緋」自居。只是矯枉過正的筆名實在太難記拗口,結果朋友們全都自動簡化成「小暮」。
本名和年紀都是小暮嚴嚴封印的秘密,身邊沒幾個人知道,今天居然被逼向一個陌生的男人招認,小暮非常不甘心,暗暗詛咒對方最好降職調守城門水塘每天被猴子追打。
門外走廊一直擾擾嚷嚷到晚上,記者來了又走了。也有鄰居走來八卦圍觀,平常連招呼也很少說出口的鄰人們,這時候才紛紛交換傳聞和高見。最後,晚上警察都收隊離開了。小暮等到半夜靜悄悄的時候,才出去走廊打量那個死亡現場。

大門和鐵拉門似乎給強行破門而入,門鎖毀了,如今木門只能虛掩著,所以看不到裡面。外面貼著膠紙封條,想冒險進去參觀凶案現場是無望的了。小暮想到警察要叫消防員來破門而入,當時應該曾發出很大的聲響。如今回想起來,她應該有聽見過,可是她關緊了窗戶開冷氣,又聽著音樂,沒注意到。
大概,住在附近的人全都同樣給訓練出這種能耐了吧?
因為小暮雖然不認識死者,但左鄰右里都知道死者的嗜好。
那男人是個「裝修狂」。
他非常喜歡裝修自己的住所,只要他一有空在家,就一定會傳來裝修的聲音。鑽牆聲、鋸木聲、敲打聲……真的讓人很好奇他到底是怎樣弄都不滿意,還是患上了某種強迫症。
小暮相信是後者,因為實在太頻密了。小暮搬來這裡一年,每逢週六日幾乎沒間斷過,就算週間一至五也不時有工程聲音。

以小暮微薄的經濟能力,住的當然不是豪宅而是廉價的大廈。在香港連所謂豪宅的實用面積都小得可憐,更別說她現在住的居所有多狹小。在這麼狹小的地方內還有多少空間給隔壁那位雷先生發揮呢?該說不用多久牆壁就已經再沒有可以鑽孔的地方才對吧。
所以,偶然小暮會看見樓梯的垃圾堆有水泥筒和漆油罐。那時候小暮就想,那男人是否把千蒼百孔的牆壁修補好之後,又再重新來蹂躪……
也許這對那人來說就跟畫畫差不多,小暮沒權利批評別人的喜好。只是,畫筆不會有聲,電鑽的聲音卻驚天地泣鬼神。那種彷彿會把神經粉碎的高頻聲音,長久以來一直困擾附近的居民。
不過,基於香港對管制噪音的法律是限制在晚上十一點至翌日上午七點之間,其他時間就算有鄰居向警察投訴,也會不了了之。大家雖然生氣,也只好默默忍受。

這樣的一個「全民公敵」忽然在家裡死亡,當然會引來議論紛紛。
在這樣的深夜,鄰居全都猶有餘悸地關緊大門,所以並沒有人發現這個奇異的情景:一名打扮成動畫人物「涼宮春日」模樣的女生,雙手叉腰站在命案現場門外,一言不發地望著15B的門牌,認真得像要把木門看穿似的。

(待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