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人民幣定價:55元
定  價:NT$330元
優惠價: 8728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你的前世,不曾有我;你的今生,我必拼死守護。
前方的路,不管多難,我會陪你一直走下去……
騰訊人氣作家蘇小暖精心打造年度最好看奇幻小說,第3部《戰天下》精彩繼續!


蘇落和南宮流雲因誤會吵架分開,途中遭煙霞仙子追殺。
蘇落身受重傷生死徘徊之際,南宮流雲及時趕來,殺了煙霞仙子。蘇落的傷需要赤血玄參來治,彼時南宮流雲內心充滿了懊悔,深情表白……
赤血玄參在木仙府九重殿。九重殿一共九關,一關更比一關難,南宮流雲帶著蘇落一起艱難闖關,經歷九死一生的險境,最終幫蘇落拿到解藥,且因禍得福,蘇落的血液有了起死回生之功效。
未央宮墨家見此眼紅,強行將蘇落等人請去做客,想用她製作藥人。蘇落在南宮流雲的幫助下,將整個未央宮攪得人仰馬翻。之後,南宮流雲施計帶蘇落幾個趁亂逃走。
墨家老祖千里追殺蘇落,屢次即將得手之時,都被南宮流雲出手阻止。最後南宮流雲激發身體潛能,用重傷換來蘇落生機……最終,墨老祖靈魂死去,身體卻被化為傀儡,成為關鍵時刻蘇落最大的救命底牌。
此時,十年一度的游龍榜大賽展開序幕。蘇落運氣逆天,頻頻抽中輪空簽,加之有墨老祖這個底牌在,最終打入十強決賽,和南宮流雲攜手站到最巔峰……
蘇小暖,騰訊原創億萬人氣作家。其文筆流暢,構思精巧,擅長寫大框架作品。能在故事中啟示人生,傳遞正能量,讓讀者認識人性的真、善、美。
代表作:《一世傾城》(原名:《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傾世神女,拔劍而起,挑戰宿命;
邪魅王爺,一往情深,霸道相隨。
險象環生,狂戰天下,他們是否能攜手站到最巔峰?

 

上冊
第一卷 狂戰天下
第一章 巔峰對決
第二章 生死一線
第三章 真情告白
第四章 最後一程
第五章 傾世容顏
第六章 暗中搗鬼
第七章 自相殘殺
第八章 入木仙府
第九章 九重殿門
第十章 出師不利
第十一章 過關斬將
第十二章 收集任務
第十三章 靈魂血祭
第十四章 迷幻陣影
第十五章 神秘公子
第十六章 魔族小孩
第十七章 最後一關
第十八章 心如死灰
第十九章 同生共死
第二十章 因禍得福

下冊
第二卷 禁地之門
第二十一章 精靈古怪
第二十二章 得罪不起
第二十三章 自討苦吃
第二十四章 禁地之門
第二十五章 洗劫一空
第二十六章 分贓行動
第二十七章 千里追捕
第二十八章 北漠皇宮
第二十九章 收為己用
第三十章 隔牆有耳
第三十一章 墨祖發狂
第三十二章 險象環生
第三十三章 情深義重
第三十四章 生死之際
第三十五章 天才弟子
第三十六章 不如歸去
第三十七章 悔不當初
第三十八章 偷襲黑幕
第三十九章 爭游龍榜
第四十章  運氣逆天

 

第一章 巔峰對決

南宮流雲在最後一刻趕至!他站在半空,完美的淡粉色薄唇淡漠地扯起,目光冷傲地環視下方。在看到他家寶貝被人圍攻時,他那雙素來倨傲的漆黑眼眸,瞬間凝聚出狂風暴雨般的怒火!他的寶貝,他都不敢加以一指之力,現在卻被人圍攻追殺!
“敢對本王的女人動手,膽子真肥!”南宮流雲的身形已經降至半空。
“你是誰?!”為首的黑衣人感受到南宮流雲身上散發出來的強者威嚴,心底閃過一絲駭意!
“殺你們的人。”南宮流雲明明在笑,瞳眸卻冷漠得沒有一點溫度。
“她是煙霞仙子指明要殺之人,難道你想違抗我家主人的命令?”為首的黑衣人強忍著心頭的恐懼感,堅持著把話說完。但是能夠很明顯地看出,他的身子在發抖,牙關在打戰。
“煙霞老巫婆?”南宮流雲笑起來有一絲懶洋洋的味道。
“大膽!竟敢如此稱呼我家主人!”為首的黑衣人又驚又怕地瞪著南宮流雲。
南宮流雲的眼睛宛若黑夜中的鷹隼,陰鷙而肅殺,“這話,就當你的遺言了。”
無聲無息中,他抬手結印。很快,虛空中就出現一道裂縫,無數道風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出現在半空。
“撤!快撤!”為首的那名黑衣人大聲嘶吼。
跟其餘的黑衣人比起來,他的見識顯然要廣得多。一看那風刃的大小厚度,他就估測到了其威力的恐怖程度。他想跑,可南宮流雲擺明瞭要殺他,他怎麼可能跑得掉?懸浮在空中的十二道風刃,每一道都有匕首那麼長,閃著晶瑩之光,森冷寒芒。
撲哧!南宮流雲隨意一揮手,一道風刃如流星般射去,瞬間割裂為首那黑衣人的脖頸。
啪嗒!這位之前還囂張無比的首領,永遠也無法囂張了。他的腦袋和身體斷成兩截,腦袋被切開後直接掉落在地面,在地上滾了滾,最後滾下懸崖……很好地詮釋了什麼叫身首異處。
誰也沒想到,南宮流雲出手會這麼狠,這麼毒,這麼乾脆俐落。黑衣人們面面相覷,只覺得心臟撲通撲通跳動得厲害。他們的首領,強大的八階,竟然就這樣,一招就被滅了?這人……究竟強到何等地步?
南宮流雲看著眼前這些明顯驚恐的黑衣人,嘴角微微勾起,那張妖嬈神秘的臉上更顯陰柔邪魅,“下一個,到誰了?”
南宮流雲要殺人,對方還得排隊送上脖子等著被切割。黑衣人不禁互相對視。他們想逃,往四面八方瘋狂地湧去,能逃出一個是一個,但是他們卻悲哀地發現,此時的他們已經處在一個風刃組成的密閉空間裡,怎麼都跑不出去。
“既然沒人出頭,那就隨便挑一個。”南宮流雲一眼瞧中了之前圍攻蘇落的那名七階強者。
總共三名七階,之前已被蘇落殺了一名,現在還剩兩名。南宮流雲慵懶地隨意一揮手,光滑如絲綢的墨色青絲隨風舞動。瞬間,清晰的風刃入肉聲傳來。
“啊!”黑衣人痛得慘叫連連。
南宮流雲並沒有直接殺掉他,而是操控著那道風刃,先是切下了他握武器的那只手,又切下一隻腳,接著……一道風刃來來回回地盤旋著,黑衣人如陀螺般順時針轉著,那道風刃則不斷地削著他身上的肉。
“嘔——”看到被淩遲的黑衣人,其餘的黑衣人全都不忍直視,有的甚至嘔吐出來。殘忍,實在是太殘暴血腥了!
此時,剩餘的黑衣人已經醒悟過來了。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等死,眼前這強大無比的男人擺明瞭要將他們一網打盡。
“殺!不然我們全部都會死!”
此時,剩下的黑衣人中級別最高的就是那唯一的七階黑衣人了,因為黑衣人首領和另外的兩名七階全都已經死了。
反正他也看出來了,眼前這個強大的男人,下一個要斬殺的目標就是自己。於是,他揮舞著長劍朝南宮流雲猛衝過去——
南宮流雲站在原地,靜靜地看著他,忽然,他那優美的粉色薄唇揚起一抹清冷的淺笑。
就在這名黑衣人沖到他面前三丈遠時,南宮流雲眼眸一閃,釋放出一道強者威壓!
撲哧——這名七階黑衣人的身體頓時如被炸彈炸裂開來,鮮血猶如噴泉般朝四面八方噴濺。
南宮流雲一怒,黑衣人首領和兩名七階全部身亡,現如今剩下的黑衣人人數雖多,實力卻不夠看了,黑衣人們自知打不過南宮流雲,他們一起將視線轉向雲起。
“少主!”一行人全都朝雲起跪下,眼底滿是希冀和期盼——求生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
原本隱藏在陰影中的雲起,現在被直接暴露出來。此刻的他眉頭微蹙,神色複雜地看著南宮流雲,聲音平淡,緩緩吐出兩個字,“住手。”
南宮流雲慵懶地斜睨他一眼,眼眸如濃重的墨一樣深黑,邪魅地挑眉,“你,是誰?”
雲起眼眉微蹙,對南宮流雲那上位者般強勢的態度表示不悅。但隨即便溫雅地笑了,“在下歐陽雲起,不知閣下……”
歐陽雲起的名字南宮流雲是聽過的。歐陽雲起是西陵百年不世出的人才,很多人都將他們相提並論,有“東有流雲,西有雲起”之說。
南宮流雲這是第一次見歐陽雲起,但是……他卻本能地對歐陽雲起產生了一種微妙的排斥感。即使這個時候,南宮流雲還不知道,歐陽雲起就是他最大的情敵。
就在這時,紫妍噔噔噔地跑了過來,見縫插針地湊到南宮流雲耳邊低語:“三師兄,他就是男小三!”說完悄悄話,便退回到蘇落身旁。
南宮流雲的神色一瞬間冷凝,烏黑的眼眸射出黑曜石般的冷芒,冷冷落到歐陽雲起身上。
“剛才你說,不要殺他們?”南宮流雲俊美無比的臉上透出傲然絕世的光芒,那雙倨傲深邃的漂亮眼眸,居高臨下地斜睨著歐陽雲起。
歐陽雲起眼神微凝,淡淡地說道:“閣下修為強大,這些人絕非你的對手,恃強淩弱有何意思?”
“哼!”南宮流雲冷嗤一聲,灼灼發光的鳳眸眯起,眼神淡漠得沒有一絲溫度。他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淡淡地看著歐陽雲起,骨節分明的手微微揚起。
撲哧!一道輕微聲響起,隨之就有一名黑衣人抽搐不止。
歐陽雲起的神色一瞬間變得很難看,下巴的線條倨傲冰冷,“閣下執意要動手?”這些黑衣人他留著還有用,現在死了對他一點好處都沒有。
然而,南宮流雲卻傲慢地笑著,“你能如何?”
你能如何?一句話,流露出渾然天成的王者霸氣。
隨後,南宮流雲又是一揮手。撲哧!隨之又是一名黑衣人倒地身亡。
歐陽雲起怒了,漆黑的眼眸中閃動著點點怒火,如火苗般亂竄。他正欲飛身而上,卻見南宮流雲嘴角揚起一抹淡漠的冷笑。
“你打不過我。”南宮流雲宛若黑夜中的鷹隼,滿臉肅殺之氣。說話間,他一揮手,剩下的風刃分別沒入黑衣人的要害,撲哧撲哧聲響不絕。
等眾人再看時,原地已經沒有站立的黑衣人了。所有的黑衣人都躺在地上,身體僵硬,雙眼圓瞪,死不瞑目。
此時的南宮流雲負手而立,寬大的墨色長袍在山風中獵獵作響。他周身散發出冷傲肅殺的氣場,盛氣淩人,有一種傲視天地的強勢。與他相比,雲起在氣場上就要弱了幾分。
雲起沉穩地站在原地,目光冰冷清淺。他側眸望著蘇落,而蘇落此時的注意力卻全部集中在南宮流雲身上。那眼底,有著發自內心的欣喜和自信。
曾幾何時,她眼眸中的注意力全都是給他的……雲起那墨色的眼眸如寒潭般幽冷,臉上線條緊繃,薄唇抿成一條直線。難道……落落之前所言是真,而不僅僅是騙他?
她說她早已有了意中人,難道就是眼前這個神秘莫測、強勢霸氣的男人?雲起衣袖中的手,緊握成拳。
就在雲起深情凝視蘇落的那一刻——
南宮流雲墨發飛舞,俊顏張狂陰戾,神秘妖冶,他雙掌凝聚出一道風刃,寒芒如劍般朝雲起身上射去,殺氣刺骨。
雲起閃身避過風刃。然而此時,南宮流雲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雲起身前一丈之遠。
蘇落的眼瞳瞬間緊縮。如果換成是她,絕對難以逃過南宮的這記殺招。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雲起緊握的拳頭忽然迸射出金色光芒,金色的拳頭狠狠砸向南宮流雲的掌風!
強強對擊!
南宮流雲身形不動,但是雲起的身形卻微微晃了晃。
雲起若是後退幾步,倒是可以卸去幾分力道,但是此時的他卻硬生生地挨下這一掌。
南宮流雲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愚蠢。”這是他對雲起的評價。
雲起溫潤的目光中透著一絲涼薄,他淡漠地笑了,“你不會明白的。”
南宮流雲微眯的眼眸冷冽、銳利,如草原上的鷹隼般灼灼逼人,“在你覬覦落落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走上絕路。”
雲起的心猛地一沉。果然!眼前這個男人喜歡落落,他是為了落落而來!
而落落……雲起不敢看蘇落的眼睛,卻還是用餘光看去——此時的蘇落,那雙美麗得不像話的眼睛,正關切地望著對面的男人,她吝嗇得連一點點餘光都不捨得給自己!雲起的臉色瞬間沉下,胸腔中有一股說不出的痛意。
南宮流雲順著雲起的目光看去,朱唇邪魅輕勾,“落落是我的,永遠!”
雲起心底浮起一抹煩躁和惱怒,眼中透著陰冷的鋒芒,忽然,他冷冷一笑,“我認識落落比你早多了,你信不信?”
南宮流雲的冷眸直直盯著他,冷冷地笑著。他這表情擺明瞭就是不信。
見南宮流雲這樣的表情,歐陽雲起嘴角的嘲諷越發明顯,“可這是事實!”明明他認識落落要早,明明他和落落在一起要早,現在,憑什麼要他退出?
南宮流雲漆黑如墨的眼眸中閃過一抹陰戾狂怒。竟敢跟他搶落落?簡直找死!不管他認識落落早不早,不管他想不想挖牆腳,人死了就什麼都結束了,南宮流雲非常堅信這一點。
南宮流雲手中陡然出現一柄長劍。劍光灼灼,寒光在半空閃耀。他飛身而起,黑袍如墨,濃烈而妖冶。
快,實在是太快了!南宮流雲的劍與人合二為一,劍尖直指雲起的咽喉要害處。以他的速度和力量,雲起絕對避無可避。
蘇落的眼眸微縮,拳頭下意識地捏起。雲起……就要這樣死了嗎?蘇落說不清心中到底是什麼想法,只覺得茫然不知所措,不知該如何反應。
雲起沒料到南宮流雲說出手就出手。就在南宮流雲的劍尖指向雲起的咽喉時,他才反應過來!這樣淩厲狠辣的殺招要如何躲避?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雲起的身形猛然間一矮,劍芒削落一縷髮絲,同時,雲起白皙如玉的面容上,出現了一道狹長血痕。雖然受了傷,但終究還是躲過了這一殺招!
紫妍遺憾地搖頭,“可惜了,太可惜了……”
蘇落神色複雜地看著兩個男人,眼眸深沉。
雲起的身形快速往後倒掠,冷冷一笑,“看來晉王殿下也不過如此。”
天外飛劍,這是南宮流雲的絕世殺招。
南宮流雲冷眸微挑,不怒反笑,“歐陽雲起,難道你以為天外飛劍,就只有這一招?”言罷,南宮流雲手中的劍忽然沖天而起,且一分為二!一黑一白兩道劍芒分別朝雲起飛射而去,速度簡直恐怖到極致!兩道劍芒一前一後,自成陣勢,絕世殺局!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
那一黑一白兩道劍芒在蘇落眼中掠過,閃過一道靈光,蘇落似有所悟,但因為速度實在太快,還未等蘇落有所反應,那劍芒就已經飛向雲起。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雲起這次必死無疑時,就在兩道劍芒幾乎沒入雲起的身體時——
唰!幾乎就在眨眼間,雲起的形體忽然模糊了,繼而消失了。
怎麼回事?蘇落眼底閃過一絲疑惑,雲起怎麼會突然消失?
紫妍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激動地揮舞著拳頭,“隱身術!歐陽雲起竟會大陸失傳已久的隱身術!”隱身術?竟然還有如此玄妙的東西?
蘇落的目光朝雲起失蹤的方位望去。那裡白茫茫一片,與天空同色,完全看不出來雲起躲在哪裡。
蘇落的視線轉向南宮流雲。被雲起逃脫,南宮流雲會怎麼做?
此時,南宮流雲嘴角緩緩扯起一抹妖嬈邪魅的笑,“隱身術?哼,看你能躲到什麼時候。”南宮流雲博聞強識,博覽群書,曾用三年時間閱遍整個帝都圖書館,所以大陸上鮮少有他不瞭解的東西。
隱身術對很多人來說很陌生,但南宮流雲卻是知道的。初級隱身術,隱身效果只有十秒。
忽然,南宮流雲眼底滑過一抹嘲諷的冷笑,因為他感覺一道陰冷身影正朝他背後靠近。雲起,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你有十秒鐘的時間可以逃,但是你卻放棄了,真是可惜。
南宮流雲周身的靈力陡然間凝聚全身,身上似披了一件厚重鎧甲,但是別人卻看不出來。
哢嚓!一記重拳砸向南宮流雲後頸,與此同時,雲起的身形也逐漸顯現。這是雲起所有力量彙聚而成的重擊!一時間空氣中發出劇烈的氣爆聲,驚天動地,氣勢恢宏。
蘇落離得遠,但也被這記重拳帶起的掌風影響,她只覺咽喉一甜,一口鮮血噴出。
紫妍比蘇落還要慘。她好不容易凝固結痂的傷口,受到掌風影響,全部重新崩裂,鮮血如泉湧。只是受到波及,蘇落和紫妍都已經這樣了,可見南宮流雲承受的力量有多強大。
雲起認為,出其不意地砸下這記重拳,南宮流雲至少也該是重傷。然而他太低估南宮流雲現在的實力了。
只見南宮流雲緩緩回過神,目光一如雲端的神祇,俯視著芸芸眾生,他嘲諷地看著雲起,“這就是你全部的實力?”此時的他面色如常,行動如常,分明沒受到一點傷害。
雲起的神色在這一刻僵住了,一時間無言以對。
南宮流雲的聲音冷漠如斯,“你,太弱了。”
雲起凝聚起所有實力,連南宮流雲的防禦都破不了,那又談什麼對決?這表明兩人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線上啊。
雲起身形瞬間僵硬,目光如冷冽寒冰,冰冷地盯著南宮流雲。就算再不想承認,他也不得不承認,南宮流雲比他強,而且不是一星半點。確實,他連人家的防禦都破不了,更談何殺他?一時間,雲起臉上忽明忽暗,晦澀不明。
南宮流雲目若寒星,語調平緩,“你,預備怎麼死?”
雲起面色微微僵硬,不過,他很快便冷笑出聲,“你不敢殺我。”雲起毫無懼色地看著南宮流雲,目光灼灼,十分篤定。
南宮流雲衣袖翻飛,似乎下一刻就要取他性命。但是,雲起卻勾了勾唇角,“如果你殺了我,落落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雲起一句話,卻將早已置身事外的蘇落扯了進去。這句話,猶如在平靜的湖面上投入一塊巨石,頓時掀起驚濤駭浪。
蘇落僵立在原地,難以置信地看著雲起。在他親手將她殺死之後,他怎麼還有臉理直氣壯地說這種話?
南宮流雲的視線投向蘇落。在看到蘇落的那一瞬,他的眼眸微微一沉。之前他因為紫妍信中說了落丫頭被糾纏的事而遷怒於她,所以到來之後,故意忙著戰鬥沒瞅她。但是現在,這……南宮流雲在看到蘇落的容貌之後,心中頓時大驚,他直接把雲起丟一邊兒去了。
他快步朝蘇落行來,最後停在蘇落面前三步距離,亮如星辰的眼眸怔怔地看著蘇落,半晌沒有言語。這姑娘肩膀上站著小神龍,絕對是落丫頭無疑。可……南宮流雲艱難地咽了下口水。這姑娘太漂亮了,美得讓他差點失神。
“你……”南宮流雲的目光略帶忐忑,有點惴惴地看著蘇落,試探性地喚了聲,“落落?”
蘇落簡直想翻白眼。這個男人居然不認識自己了?蘇落沒好氣地點點頭。
這表情,這眼神,絕對是他的落丫頭無疑!
“你這臉……怎麼……”南宮流雲神色不再平靜,漆黑如墨的雙眸,閃爍著星辰。
“你喜歡嗎?”蘇落不答反問。她半眯著眼,笑看著他。
南宮流雲忙不迭地點頭,“喜歡!當然喜歡了!”
“那幸好是變漂亮了,如果變醜你就不喜歡了。”蘇落故意將他一軍。
南宮流雲忙擺手否認,“怎麼會!落丫頭不管變成什麼樣,本王都喜歡!”此時的南宮流雲那一本正經的模樣簡直像個孩子,哪裡還有剛才那強勢王者的霸氣?
紫妍看得眼睛都直了……眼前這幼稚得如同愣頭青的少年,真就是她那生人勿近的三師兄?紫妍擦擦眼,再擦擦眼,終於確定眼前的場景不是幻像。
雲起的眉頭不自覺地皺起。那一高一矮的身影相視而立,男的俊美無雙,女的傾國傾城,繾綣縈繞。好一幅神仙眷侶圖。他目光陰戾地盯著那兩個人,一時間神情高深莫測……
此時,南宮流雲在最初的震驚之後,眼眸中現出一抹擔憂。他骨節分明的白皙手指撫上蘇落的面容,疼惜而擔憂地凝望著她,“其實,以前的落落就很漂亮的。”
蘇落笑看著他。南宮流雲組織了一下語言,用最委婉的方式說道:“本王從未嫌棄過你的容貌,你怎麼就這麼想不開呢?”
“嗯?”蘇落額角微抽,不明所以。
南宮流雲無比心疼地歎息,“臉上動刀子,很疼吧?這又何必呢?本王喜歡的是你這個人,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本王都喜歡的。”
蘇落終於聽明白南宮流雲委婉背後的真實意思。這廝竟然以為是自己對容貌自卑,然後做了整容?蘇落雙眼瞬間點燃兩簇火苗。
南宮流雲嚇了一跳,趕緊往後跑,卻被蘇落一把拎住衣服,冷哼道:“你說誰整容呢?哼哼!本姑娘以前的容貌不好看?”
“好看好看。”霸氣十足的南宮流雲在蘇落面前乖巧得像只大貓咪。
蘇落這才丟開他,哼道:“我怎麼可能會整容?簡直胡說八道!告訴你,現在這副容貌才是本姑娘的真容,以前那張臉不過是幻影罷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你中了移形換顏?”南宮流雲不愧是博覽群書,果然一點就通。
“嗯哼!”蘇落得意地挑眉。
“怎麼會?”南宮流雲不解地打量著蘇落那張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
蘇落女王般雙手環胸,瞟了他一眼,傲嬌地揚著下巴,淡淡地說:“可能是怕我長得太漂亮了不安全吧。”
這話雖然自戀得離譜,不過還真是離真相不遠了。就在蘇落揚揚自得之際,忽然覺得一道濃重的陰影襲來,下一刻——她已經被南宮流雲緊摟入懷中。
南宮流雲緊緊抱著她,力道大得驚人,幾乎要將蘇落肺裡的空氣全勒出來。
“輕點,輕點。”蘇落不介意大庭廣眾之下與他摟摟抱抱,但她介意自己的生命安全啊。
南宮流雲輕笑,強有力的臂膀微微鬆開,卻依舊霸道地環在她腰際,讓她掙脫無門。他將下巴擱在她肩窩裡,聞著她身上的淡淡幽香,情緒一點一點安寧下來。
時隔兩年,終於能真實地抱住她,而不是徘徊在夢境中,真好。
四周很靜,有一股靜謐而曖昧的味道在空氣中盤旋。看到此情此景,紫妍識趣地想要退下。但在此地,還有一個很不識趣的人,他的名字叫歐陽雲起。看著那緊緊相擁的身影,雲起眼眸眯起,眼神危險,雙手緊握成拳,發出一陣哢吧哢吧的清脆骨節聲。
“放開她。”雲起一步一步平穩地走到旁若無人相擁在一起的兩個人面前,漆黑的眼眸中閃著暴風雨來臨前的詭異平靜。
南宮流雲正沉浸在溫柔鄉中難以自拔,這會兒突然被打斷,頓時就不高興了。他緩緩放開蘇落,將她推到自己身後,吝嗇得不給歐陽雲起看上一眼。
“你可以再說一次。”南宮流雲輕笑地看著雲起,但笑意不達眼底,眼瞳冷似寒冰。這樣的南宮流雲,霸氣外露,臉上是不可一世的強勢。
雲起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冷意,但是,他非但沒有退縮,反而更進一步。
“我說,我認識落落比你早,落落和我在一起也比你早,該滾開的人是你!”雲起毫不示弱地冷笑地看著南宮流雲。
南宮流雲那俊美無比的容顏上,有一瞬間的僵硬。
嘭!南宮流雲回答雲起的,是一記重拳!
雲起早有防備,隱身術施展開來,但他速度不及南宮流雲,臉上還是被狠狠砸到。雲起整個人跌倒在地,嘴角一抹血跡汩汩流出,看起來非常狼狽。但是雲起也算一條硬漢,他非但不懼,反倒展眉而笑,挑眉望向蘇落,“落落,難怪你不原諒我,原來是有了新歡忘了舊愛啊。”
蘇落皺眉。雲起的作為越發讓她看不起了。
“歐陽雲起,你有臉說這句話嗎?”蘇落冷笑。雲起故意說這些話,不就是為了刺激她威脅她嗎?他都不怕說出穿越的事,她怕什麼?她有實力,又有南宮流雲罩著,還有美人師父護著,誰敢拿她當妖孽?反倒是雲起,他真的能置身事外?
雲起看看拳頭緊握的南宮流雲,又看看眉頭緊鎖的蘇落,輕笑起來,笑中又帶了一抹蒼涼,“落落,你心裡,真的沒有我了嗎?”
蘇落冷冷地說道:“雲起,你夠了。”
雲起搖頭,苦澀地笑了,面色蒼白,“我找遍了全世界才找到你,而你卻不要我了……”
蘇落心口一窒,下意識地按住胸口。
南宮流雲面色冷戾,神情如烏雲籠罩,黑得幾乎能滴出水來。兩人的對話,毫不留情地告訴他一個事實——這兩個人,真的有過曾經!他的落落,真的曾經……
南宮流雲目光陰狠地射向雲起,他大步踏去,直接掐住了雲起的脖子!這個人,必須死!
然而,雲起卻笑了,“你能殺我,卻抹殺不了曾經。南宮流雲,從一開始你就輸得一塌糊塗了,可惜你卻什麼都不知道!”
南宮流雲面色如黑雲蓋頂,強而有力的手掌猛然間收縮!
雲起卻依舊笑著,笑容如春花般絢爛,“可憐那個孩子,沒出生就已經……”
啪!蘇落沖上去狠狠一巴掌抽到了雲起臉上。那力道很重,抽得雲起白皙的臉上驟然間出現一道清晰的掌印!
蘇落眼中的淚毫無徵兆地滾落。這件事她一直深深埋在心底,那是她不能碰觸的曾經。但是雲起,為了讓南宮流雲嫉妒,竟然不擇手段肆無忌憚地說了出來。
“雲起!我真的很後悔,很後悔怎麼認識你這麼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蘇落深吸一口氣,雙手緊握成拳。
雲起看著蘇落,目光平靜,“落落,跟我回去吧。”
南宮流雲的呼吸一瞬間停止,他難以置信地看著雲起,視線又移到蘇落身上。
雲起吸了口氣,又緩緩說道:“我知道回去的路,我們回去,好不好?”
南宮流雲的眉頭緊緊皺起。雖然心中怒火滔天,但南宮流雲還是沒有立刻掐死雲起。因為雲起說的話越來越玄乎,越來越……讓他害怕,讓他有一種即將失去落落的恐慌。
雲起目光灼灼地望著她,眼底飽含無限期待。
蘇落只是冷笑地看著雲起,目光冰冷,一言不發。她的眼底如荒蕪的沙漠,沒有一絲起伏。
四周一時間寂靜無比。
南宮流雲整個人愣住了,他往後退了幾步。在這一刻,他竟然覺得自己是多餘的了!仿佛他們兩人才是一國的,而他完全被排除在世界之外,這樣的認知讓南宮流雲心中充滿恐慌。
南宮流雲目光如鋒利的冰刀,毫不留情地落在蘇落身上,像是要將她撕成碎片。
蘇落心中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南宮……”蘇落拉住南宮流雲的手,試圖解釋。
可剛一張口,她卻欲言又止,不知該如何解釋……因為,那些事真的存在過,即使是上輩子。
南宮流雲冷冷地看著蘇落,他在等她的解釋。只要她說沒有,他絕對相信。他的神情表面平靜,內裡卻帶著幾分希冀和祈求。
蘇落的咽喉像是被人卡住,想說話,卻什麼都說不出口。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地對望著。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南宮流雲眼中的希冀和期盼漸漸被失望、絕望取代。
蘇落深吸一口氣,正要開口解釋,南宮流雲猛地拉起她的手,力道大得幾乎要將她手腕的骨頭捏碎。他拉起蘇落,大步轉身就走!他的速度很快,快得蘇落根本跟不上他的腳步,只能踉踉蹌蹌地被帶著往前跑。
紫妍默默地看著南宮流雲將蘇落拉走,歎了一口氣。算了,小倆口的事,她還是不要攙和的好,自己還是回煉獄城玩吧,外面的世界太不精彩了。紫妍轉身欲走,卻看到歐陽雲起晃晃悠悠地從地上站起來。紫妍厭惡地盯著他,恨恨地罵道:“男小三,就喜歡挖人家的牆腳!”
雲起嘴角微扯,不以為意地轉身離開。
“喂,歐陽雲起,我警告你,落落是三師兄的!你最好給我記住了!”紫妍雙手叉腰,沖著歐陽雲起離開的背影怒吼。
雲起的身形頓了頓,瀟灑地朝後方擺擺手,“只要鋤頭揮得好,沒有牆腳挖不倒。”
說完,他瀟灑離去,只留下一臉便秘樣的紫妍僵立在那裡。她雙手緊握,恨不得一拳頭將雲起砸死!這個不要臉的男小三!哼!
雲起在紫妍面前裝作很瀟灑,但轉過身之後,此時無人在看,他的臉色卻是一片落寞和悲愴。
看著南宮流雲和蘇落離去的背影,他心情複雜,有嫉妒憤怒,也有惆悵茫然。最後,所有的情緒彙聚成一個信念——落落,必須是我雲起的!南宮流雲,我等著你跪在我面前!
雲起知道,現在的他遠非南宮流雲的對手。今日南宮流雲沒殺他,只是被他爆出的資訊震暈了,等他回過神來,他就未必有這麼幸運了。他必須努力修煉了!
南宮流雲憤怒之下幾乎失去理智,他拎著蘇落快步往前走,至於要去往何方,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腳上似騰雲駕霧,速度快得離譜,沒多久便深入山中。
蘇落跑得幾乎喘不過氣,盛怒中的南宮流雲太可怕了。他臉上的表情兇神惡煞,猶如血獄戰場裡走出來的修羅,殺氣騰騰,所有的溫柔都在這一刻收起。這樣的他,把蘇落嚇出一身冷汗。
南宮流雲不顧蘇落的掙扎,徑直往前走著。蘇落被他扯得手腕幾乎碎裂,她弱弱地說:“南宮流雲,你輕點好不好?”
南宮流雲面如寒霜籠罩,周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聽到這話他的腳步非但沒有停下,反而走得更快!這樣的南宮流雲,她該如何安撫?蘇落覺得腦袋都大了。
不知走了多遠,南宮流雲終於在一處溪澗流淌、古樹參天的地方停下,他的背影散發著黑暗憤怒的氣息,以及生人勿近的殺氣。
蘇落沒有開口,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忽然,南宮流雲轉過身,直接將她壓在了一株十人合抱的參天古樹上。他惡狠狠地掐住蘇落的下巴,“蘇落,你就這麼耐不住寂寞?這才兩年,就忍不住勾三搭四?”
南宮流雲眼底的氣息是那麼危險、狠辣,不留情面。蘇落試圖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不堪……”
南宮流雲森冷地盯著蘇落,一字一頓地狠聲道:“不是我想的那樣,又是怎樣?你說,你是什麼時候跟歐陽雲起勾搭上的?說!”最後一個字,南宮流雲幾乎是咆哮怒吼出來的。
不遠處,一隻熊媽媽帶著兩隻小熊出門散步,被南宮流雲的聲音一震——三隻熊頓時仰天吐血,當場倒地身亡。
一股前所未有的驚懼感從蘇落心底升起,她頓了頓,平靜地看著他:“雲起他……”
“雲起,你竟然叫他雲起!”南宮流雲不等蘇落說完,便朝她咆哮著,“你叫他叫得這麼親昵,那我呢!”南宮流雲怒氣衝衝地握緊蘇落的纖細肩膀。
“嘶——痛!放手!”蘇落感覺她的手臂快要被齊根捏斷了,“南宮流雲,你給我放手!”
“你叫我南宮流雲,卻叫他雲起?”南宮流雲忽然慘澹一笑,一下子鬆開蘇落。他後退幾步,目光苦澀地看著蘇落,“蘇落,摸摸你的良心,你對得起我嗎?”
這樣的南宮流雲讓蘇落招架不住。她試圖解釋,“我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你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
“我無理取鬧?蘇落,你還真說得出口——”南宮流雲神情悲憤,手指指向蘇落。
蘇落頓時覺得整個頭都大了。她本來就不擅長處理感情方面的糾紛,現在南宮流雲氣成這樣,她要怎麼辦?蘇落覺得自己多說多錯,於是乾脆保持沉默,然而她的沉默卻徹底地惹惱了南宮流雲。
“你是默認了?”南宮流雲目光如鋒利的尖刀,狠狠刺向蘇落的心臟。
“默認什麼?”蘇落仰著巴掌大的小臉,眼中閃著倔強。
“說!你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跟他勾搭在一起的!”南宮忽然惡狠狠地掐著蘇落的下頜,眼中噴著憤怒的火焰,“說!”
在遇見她之後,他調查了她從小到大的全部資料,但是所有的資料裡都沒有歐陽雲起這個人。然而現在,那個歐陽雲起卻口口聲聲說與蘇落藕斷絲連,甚至還提到孩子……這讓一向鎮定的南宮流雲覺得整個世界都開始坍塌了。
“我沒有!”蘇落堅決予以否認。
“沒有?那他說那些事的時候,你怎麼不說沒有?現在你跟我說沒有?!”南宮流雲壓根不信!
“我……”蘇落只覺得一陣陣頭痛。她要怎麼說,他才不會生氣?雲起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她根本沒想過這輩子還會遇見他!穿越的事,他會信嗎?還有上輩子自己畢竟真的跟雲起在一起過,這也無法否認……
蘇落糾結得腦袋都大了,她不知道該從何處說起。南宮流雲森冷地盯著她,宛若夜空中的鷹隼。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在等她的解釋,而她卻無話可說。
“南宮流雲”四個字,代表著兇殘、血腥、狠辣。但是他從來沒用這一面來面對過她,從來,他都把她當成是最珍貴的寶貝,呵護備至。但是從認識到現在,南宮流雲最討厭的就是蘇落的不接招。不管他多麼熱情地靠近,還是刻意地逼迫,抑或是故意污蔑,她總是那麼無動於衷。沒人知道,面對這樣的她,南宮流雲多麼心灰意冷。他不是神仙,他也會累,會覺得辛苦。
蘇落思考了許久,終於,蘇落做好了心理建設。她深吸一口氣,準備將前世的事一點一點都說給南宮流雲知道。信不信在他,說不說在她。然而,還未等蘇落說出口,南宮流雲就猛地甩開了她,轉身大步離去,將她一個人留在了這片荒無人煙的叢林裡。
“南宮流雲!”看著他眨眼間就消失無蹤的背影,蘇落大聲呼喊。但是,不管她如何呼喊,他都沒有回來,他就那麼大踏步地離開了,堅定而決絕。
蘇落覺得委屈極了。不是說喜歡她,不是說對她不離不棄嗎?最後還不是甩下她直接走人?騙人的,什麼都是騙人的!她臉上大顆大顆的淚珠往下流淌,止都止不住。心臟的位置傳來一陣陣抽痛,痛得她幾乎崩潰。蘇落緩緩蹲下身,雙手將自己抱緊。
一時間,她淚如雨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