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絕版無法訂購
霍鬼傳05:永劫回歸(完)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霍鬼傳】的結局,也是孽的結局
誰是救世主之最終回

如果孽擊敗了李將軍、吃掉地球上最後一隻霍鬼,那也意味著他身上的恐怖疫病將彌漫全世界……
人類,別管霍鬼了,你知道瘟神嗎?


如何解開空氣人春響的復活之謎?
如何抵擋最強霍鬼代理人李將軍的天降閃電?
紫玫瑰跟孽眾人嘗試多種戰術,仍慘敗而回

此刻,彌日向忽然離開戰場,去尋找神秘的盟友,
而他們居然是……



為了阻止龍族與魔族聯軍,彌日向等人來到了漠北的龍巢──

忽地,金龍伸出鐮刀般的爪子輕觸彌日向的頭顱,他感覺到頭皮發麻,一股清冽的泉水從頭頂灌入體內。接著,許多咒文竄過腦海裡,咒音也如同水波般不停在耳邊迴繞,彌日向就像水面的葉子,除了隨波逐流之外,完全無法反抗水波的擺佈……
 
「現在,你已經習得封印四級冥府大門的秘術了。」金龍一番話如雷貫耳,頓時將彌日向的思緒拉回到現實。
  
「啊,好突然。」沒有料到金龍會將秘術傳給自己,彌日向深感詫異。
  
金龍的嘴角彎出上揚的曲線,饒富深意地道:「這法術是我傳給你的,沒有我的同意,你不能傳給別人。另外,四級的冥府大門不是說封印就能封印的,想要封印大門,施術者必須付出代價。」
  
彌日向喉間咕嚕一聲,不安地道:「請問是什麼代價?」
  
「想要封閉四級的冥府大門,施術者必須以靈魂被禁錮為代價,承受被空間壓縮之苦,出離無期。」

彌日向的勇者之路,會從此止步嗎……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第一話 另一場浩劫
第二話 家鄉
第三話 人類進化之路
第四話 封印
第五話 空氣人的真面目
第六話 穿破雷雲
第七話 永劫回歸
後記
第一話 另一場浩劫

I
  「他醒了!醫生快來──」當彌日向一睜開眼睛,孽立刻起身叫喚軍醫。
  不一會兒白袍軍醫過來了,確認彌日向的狀態之後,便向孽交代了一些事項,隨後離開了軍帳。
  「如何?」飄浮在空中的人頭問道。
  「他脫離險境了。」孽說。
  「我好餓。」這是彌日向醒來的第一句話。
  「想吃什麼?」孽問。
  「鵝肝菲力牛排佐松露紅酒沙司。」
  「沒那種東西。」孽淡然道。
  「那給我來一份炭烤龍蝦佐蘆筍老酒醋醬汁。」
  「沙漠哪來的龍蝦?」
  「迷迭香爐烤春雞,這個總該有了吧?」
  孽轉過身子,對著安比懷說道:「彌日向還在昏迷,你去叫軍醫過來給他打個十針八針,看他的意識會不會清楚一點?」
  「白開水和吐司,謝謝。」彌日向總算學乖了。
  「想吃吐司喔,早說嘛。」說罷,孽轉身幫彌日向準備食物。
  彌日向伸了個懶腰,一連打了三、四個哈欠,精神總算稍微回復了一些,「話說,我怎麼會昏倒了,醫生怎麼說?」
  「你中毒了,軍醫推測可能是在日輪國中了門諾軍的毒氣。因為你是精靈,體質和人類不同,所以才逃過了一劫。」孽解釋道,並把吐司和水遞給了彌日向。
  「搞了半天,原來是被自己人暗算,呿。」彌日向喝了一口水,又道:「我昏迷多久了?」
  「三天.」
  「這三天有發生什麼事嗎?」彌日向嗑了一口吐司。
  「紫玫瑰派兵攻打波麗維亞軍。」
  「輸了,對吧?」彌日向吐了舌頭,「噁,好乾,我實在吃不下這種平民食物啊——」
  孽猛然瞪大雙眼,「咦,你怎麼知道打輸了?」
  「之前安卓西亞軍打敗仗,就是因為破解不了春響的無限復活之謎。在謎題還未破解的情況下,聯軍再打一次也只是重複過去失敗的經驗而已。」
  彌日向說得自在,孽卻黯然不語。
  三天前,紫玫瑰策動奇襲,在莎城和門諾聯軍的掩護下,闇影樓的精英殺入敵陣,成功狙殺了春響。就在聯軍歡呼之際,春響果然如傳聞般復活,以蠻橫的霍鬼之力將魁鬥連同闇影樓的精英全部捲成麻花辮……。
  對反霍鬼聯盟而言,重複過去失敗的經驗,這個代價太大了……。
  「損失多少?」彌日向試探地問。
  「魁鬥陣亡、闇影樓幾乎全滅,聯軍大概折損了一萬兵力。」孽如實回道。
  「真是虧本的生意。」彌日向事不關己,淡然地喝了一口白開水。
  忽然之間,幾個人掀開軍帳大門,紫玫瑰、賽恩斯和索科沃夫全都入帳了。
  「身體好些了嗎?」紫玫瑰問。
  「還行。」
  索科沃夫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開門見山地道:「那麼,我就有話直說了。那一天,你說有人可以解開春響無限復活的祕密,究竟是誰?」
  「就龍族啊。」彌日向說得理所當然。
  聞言,眾人不禁為之一震。
  龍族和其他妖怪一樣,長年受到人類的壓迫,所以才會成為霍鬼勢力的盟友。更有甚者,托爾普還派魔法師到漠北龍巢,開啟了冥府大門,無數惡魔穿過大門殺入龍巢,造成幼龍大量死傷。龍族花了許多時間戰鬥,終於平定魔族之亂,而且人類萬萬沒想到擁有遠古智慧的龍族並沒有關閉冥府大門,牠們很清楚地知道人類才是真正的仇人,於是和魔族簽訂契約共同消滅人類,反過來將了人類一軍。
  根據探子回報,這次的魔族之亂來得太急,龍族完全來不及防範,逾九成幼龍死於魔族之手,嚴重造成龍族的世代斷層。
  紫玫瑰長吁了一口氣,面對這樣的血海深仇,他實在不敢奢望龍族會對人類伸出援手。而且,龍族和惡魔一樣重視契約,實在難以妄想龍族會為了人類而背叛與惡魔的盟約……。
  彌日向彷彿沒見到眾人凝重的臉色,自顧自地說道:「龍族具有遠古智慧,具有不可思議的大威力,據說,世上沒有龍無法解答的問題。我想,只要誠心向龍族請益,應該就能知道春響的祕密吧。」
  「不可能。」賽恩斯回得斬釘截鐵,「人類對龍族做了那麼多過份的事,龍族不會幫我們的,光是從牠們和惡魔結契要消滅人類就可以看出端倪了。」
  「別傻了,人類拿什麼和龍族談判?」紫玫瑰搖搖頭。
  「龍族是智慧生物,不會做出幫助人類的蠢事。」索科沃夫附和道。
  面對眾人的質疑,彌日向冷笑了一聲,「我說,正因為龍族是智慧生物,所以才有可能會幫助人類。」
  龍族,會幫助人類?
  彌日向的說詞似乎太深奧,眾人面面相覷,不懂其中的巧妙。
  安比懷杵了一下,愣道:「別說精靈語,你還是說人話吧。」
  見到眾人的視線聚焦在自己身上,彌日向滿意地點點頭,「好吧,其實我想說的是──不管龍族告不告訴我們春響無限復活的謎底,我們都得去找龍族一趟。」
  「為什麼?」眾人異口同聲地問。
  倏地,紫玫瑰脫口說道:「因為,就算我們解答了春響的無限復活之謎,人類還是會滅亡。簡單地說,人類會不會滅亡的關鍵不在霍鬼,而是掌握在龍族的手中,至少現階段是這樣子。」
  彌日向摸著肥滋滋的下巴,微笑道:「看來,人類也是有聰明的傢伙嘛。」
  賽恩斯和索科沃夫瞪大雙眼,孽也是霧裡看花,不明白紫玫瑰和彌日向在說什麼謎語。
  索科沃夫走到紫玫瑰的身旁,輕輕拍了他的肩膀,「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紫玫瑰雙手負後,嘆道:「這事有點兒長。」
  「我有得是時間。」索科沃夫的語氣堅定。
  「大家都知道,拜托爾普的福所賜,龍族和魔族結契要消滅人類。撇開龍族威猛不說,魔族也不是好惹的傢伙,他們透過冥府大門來到人間,兵力源源不絕,只要龍族將大門開得更寬更大,地獄裡的妖魔將會傾巢而出,屆時人類便得對抗整個地獄的惡魔,根本沒有勝算可言——」
  「是勝算很低,還是真的毫無勝算?」賽恩斯不安地問。
  「人類死一個少一個,但是惡魔的數量近乎無限,不管死幾個,隨時都能從地獄補充。你告訴我,這場仗怎麼打?」紫玫瑰反問。
  「打地鼠啊,打什麼打。」索科沃夫回道。
  「沒得打。」賽恩斯也無力了。
  「所以,現在的局面是前狼後虎、進退維谷。就算滅了霍鬼這頭狼,背後還有龍魔聯軍這隻虎。」索科沃夫仰天嘆道。
  「就是這樣沒錯。」紫玫瑰簡潔回道。
  「聽起來,我們不但要應付霍鬼,還得對付龍魔聯軍。」至此,安比懷終於恍然大悟。
  霍鬼代理人的威力無窮,再加上聯合八方妖怪作戰,人類已是疲於奔命。如今,面對以一敵千的龍族,以及兵力無限的魔族聯軍,人類生存的希望似乎更渺茫了……。
  紫玫瑰雙手抱胸,問道:「關於這場危機,你的想法是什麼?」
  彌日向笑了一下,事不關己地反問:「那麼,你又有什麼想法?」
  紫玫瑰愣了一下,倒是沒想到彌日向會反過來問自己,他稍微整理了腦中的思緒,這才回道:「霍鬼得要應付,所以我們這裡作戰的腳步不能太慢,不然巴塞頓若被李將軍擊破,雪球效應之下,人類也玩完了。不過,魔族這個新的麻煩也要解決,不然人類還是玩完了。」
  「怎麼解決魔族?」索科沃夫納悶地問。
  紫玫瑰侃侃談道:「想封閉冥府大門,先別說我軍現在無法分兵到漠北龍巢,就算戰情能夠允許遠征,想要擊破龍族本陣談何容易?所以,正面擊倒龍魔聯軍,成功率幾乎等於零,硬的不行就只能來軟的。」
  「怎麼來軟的?」
  「我就是想不到,所以才會問嘛。」紫玫瑰話鋒一轉,又把話題扯到了彌日向,「別賣關子,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其實你說的沒錯,只能來軟的。」彌日向從病床上起身,分析道:「談判雖然艱困,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成功,因為機率再怎麼低,只要不是零就還有希望。」
  「談判,你想怎麼談判?」索科沃夫好奇地問。
  彌日向指著自己,說道:「人類和龍族的梁子結得太大,談判自然不可能成功。不過,如果是精靈和龍族談判呢?」
  「精靈,你是指──你?」紫玫瑰訝然道。
  「就是我,現場還有別的精靈嗎?」彌日向的嘴角上揚,得意道:「龍族只是討厭人類,並不討厭精靈呀。」
  索科沃夫鼻哼一聲,不以為然地道:「只憑你一句話,就要讓龍族放下對人類的仇恨,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彌日向摸著下巴,笑道:「要不要來打賭?」
  「賭什麼?」
  「賭我去和龍族談判,如果失敗了,讓你彈一下耳朵;我成功了,你讓我彈一百下耳朵。」
  「等等,這個賭局不公平,為什麼雙方籌碼不一樣?你輸了才被彈一下,我輸了卻得被彈一百下?」索科沃夫質疑道。
  彌日向斜著眼睛,睨道:「你不是不信我能成功,現在怎麼又斤斤計較了起來?」
  「這不是我信不信的問題,是賭局是否公平的問題。」
  「唉。」彌日向嘆了一口氣,「堂堂安卓西亞之王,居然會對一個小精靈計較起公平問題,這和菜市場買菜還要拗一把蔥的小氣老太婆有什麼不同,一點兒都不大氣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