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古文觀止新編(上)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95361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8折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古文觀止》是一本廣為流傳、家喻戶曉的古典散文選文,自清末吳楚材選編至今,已流傳三百多年,是無數青少年進入古典文學殿堂的啟蒙書。《新編》保持其原有二百二十二篇規模,並將原《古文觀止》所闕漏金元清三朝富有逸趣的小品文章,予以補齊,選錄作家則由六十家增為一一七家,上起三代,下迄清宋,涵括各朝各代,縱貫歷史脈絡。故此燦然齊備,蔚為大觀。
吳楚材,名乘權,字子輿,號楚材,浙江清山陰州山(今紹興)人。幼年在家受教,勤奮好學,族伯吳興祚時任福建巡撫,24歲投奔門下,頗受器重,除公事書記外,也為吳興祚孩子伴讀。康熙十七年(1695),與侄吳調侯共同編成《古文觀止》一書。

吳調侯,清朝康熙年間人,籍貫屬紹興府山陰縣。與其叔吳楚材二人均飽覽詩書,因不宜仕途而於民間設館授學,長期從事私塾教學,因合編《古文觀止》而留名後世。
【先秦】

  曹劌論戰

  宮之奇諫假道

  子魚論戰

  燭之武退秦師

  句踐滅吳

  邵工諫厲王弭謗

  趙宣子論比與黨

  吳子使札來聘

  虞師晉師滅夏陽

  晉獻文子室成

  苛政猛於虎

  蘇秦以連横說秦

  範雎說秦王

  鄒忌諷齊王納諫

  馮諼客孟嚐君

  觸龍說趙太后

  樂毅報燕王書
  
  卜居

  逍遙游 

  庖丁解牛 

  秋水節選

  勸學節選

  諫逐客書

  會稽刻石

  【兩漢時期】

  獄中上梁王書

  過秦論上

  治安策節選

  論貴粟疏

  上書諫獵

  項羽本紀節選

  周亞夫軍細柳

  廉頗藺相如列傳

  屈原列傳

  滑稽列傳節選

  太史公自序節選

  報任安書

  答蘇武書[西漢]

  報孫會宗書[西漢]

  蘇武傳[東漢]

  霍光傳節選[東漢]

  論盛孝章書[東漢]

  登樓賦[東漢]

  【魏晉南北朝】

  讓縣自明本志令[三國•魏]

  前出師表[三國•蜀]

  後出師表[三國•蜀]

  洛神賦[三國•魏]

  與山巨源絕交書[三國•魏]

  陳情表[西晉]

  蘭亭集序[東晉]

  歸去來兮辭[東晉]

  桃花源記[東晉]

  五柳先生傳[東晉]

  班超傳節選[南朝•宋]

  獄中與諸甥侄書[南朝•宋]

  蕪城賦[南朝•宋]

  登大雷岸與妹書[南朝•宋]

  别賦[南朝•梁]

  北山移文[南朝•梁]

  答謝中書書[南朝•梁]

  與陳伯之書[南朝•梁]

  與朱元思書[南朝•梁]

  三峽[北朝•魏]

  哀江南賦序[北朝•周]

  【唐代時期】

  諫太宗十思疏[唐]

  代李敬業傳檄天下文唐]

  滕王閣序[唐]

  與韓荆州書[唐]

  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唐]

  弔古戰場文[唐]

  右溪記[唐]

  原道[唐]

  原毁[唐]

  雜說四[唐]

  師說[唐]

  進學解[唐]

  諱辯[唐]

  送孟東野序[唐]

  送李願歸盤穀序[唐]

  送董邵南序[唐]

  張中丞傳後叙[唐]

  藍田縣丞廳壁記[唐]

  祭十二郎文[唐]

  祭鱷魚文[唐]

  柳子厚墓志銘[唐]

  陋室銘[唐]

  駁複仇議[唐]

  桐葉封弟辨[唐]

  段太尉逸事狀[唐]

  捕蛇者說[唐]

  種樹郭橐駝傳[唐]

  憎王孫文[唐]

  三戒並序[唐]

  愚溪詩序[唐]

  鈷鉧潭西小丘記[唐]

  至小丘西小石潭記[唐]

  小石城山記[唐]

  阿房宮賦[唐]

  書褒城驛壁[唐]

  英雄之言[唐]
◎本書附導讀、注音、注識、白話翻譯

《曹劌論戰》

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 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乃入見。問:“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對曰:“小 惠未徧,民弗從也。”公曰:“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對曰:“忠之屬也。 可以一戰。戰則請從。”

公與之乘。戰於長勺。公將鼓之。劌曰:“未可。”齊人三鼓。劌曰:“可矣。”齊師敗績。公將馳之。劌曰:“未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

既克,公問其故。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

譯文
魯莊公十年春天,齊國軍隊攻打魯國。 魯莊公准備應戰。曹劌請求拜見。他的同鄉說:“都是得高官厚祿的人,又爲什麼要參與呢?”曹劌說:“有權勢的人目光短淺,缺少見識,不能深謀遠慮。”於是 上朝去拜見魯莊公。曹劌問:“您憑什麼應戰呢?”莊公說 :“衣服、食品這些養生的東西,我不敢獨自專有,一定拿它來分給一些臣子。”曹劌回答說:“小恩小惠沒有遍及於老百姓,老百姓是不會聽從的。”莊公說: “用來祭祀的牛、羊、豬、玉器和絲織品,我不敢虛報,一定憑着一片至誠,告訴神。”曹劌回答說:“這點兒小誠意,不能被神信任,神不會賜福的。”莊公說: “輕重不同的案件,我既使不善於明察詳審,一定依據實情處理。”曹劌回答說:“這是盡了本職的一類事情。可以憑借這個條件打一仗。要打仗,請允許我跟隨着 去。”

莊公同他共坐一輛戰車。魯國齊國的軍隊在長勺作戰。莊公打算擊鼓命令進軍。曹劌說:“不行。”齊國軍隊敲了三次鼓。曹劌說:“可以進攻了。”齊國的軍隊大 敗。莊公准備驅車追去。曹劌說:“不行。”於是向下觀察齊軍車輪留下的痕蹟,又登上車前的横木了望齊軍,說:“可以了。”就追擊齊國軍隊。

戰勝了齊國軍 隊後,莊公問這樣做的原因。曹劌回答說:“作戰是靠勇氣的。第一次擊鼓振作了勇氣,第二次擊鼓勇氣低落,第三次擊鼓勇氣就消滅了。他們的勇氣消失了,我軍 的勇氣正旺盛,所以戰勝了他們。大國,是不容易估計的,怕有伏兵在哪里。我看見他們的車輪痕蹟混亂了,望見他們的旗幟倒下了,所以追擊齊軍。”

《燭之武退秦師》
原文

九月甲午,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於晉,且貳於楚也。晉軍函陵,秦軍氾南。佚之狐言於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 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爲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

  夜縋而出。見秦伯曰:“秦、晉圍鄭,鄭既知亡矣。若亡鄭而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越國以 鄙遠,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陪鄰?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鄭以爲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君亦無所害。且君嚐爲晉君賜矣;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 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封鄭、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闕秦,將焉取之?闕秦以利晉,唯君圖之。”秦伯說,與鄭人盟。使杞子、逢孫、楊孫戍之, 乃還。

  子犯請擊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與,不知;以亂易整不武。吾其還也。”亦去之。

譯文
(僖公三十年)九月十日,晉文公和秦穆公聯合圍攻鄭國,因爲鄭國曾對晉文公無禮,(晉文公落難時候,曾經過鄭國,不受禮待)並且從屬於晉國的同時又從屬於楚國。(鄭伯有晉盟在先,又不肯專一事晉,猶生結楚之心。)晉軍駐紮在函陵,秦軍駐紮在氾水的南面。

   鄭國大夫對鄭伯說:“鄭國處於危險之中,如果能派燭之武去見秦伯,一定能說服他們撤軍。”鄭伯同意了。燭之武推辭說:“我年輕時,尚且不如别人;現在老 了,不能幹什麼了。”鄭文公說:“我早先沒有重用您,現在危急之中求您,這是我的過錯。然而鄭國滅亡了,對您也不利啊!”燭之武就答應了。

   夜晚(有人)用繩子(將燭之武)從城上放下去,去見秦伯,燭之武說:“秦、晉兩國圍攻鄭國,鄭國已經知道要滅亡了。如果滅掉鄭國對您有好處,怎敢拿這件 事情來麻煩您。越過别的國家把遠地作爲(秦國的)邊邑,您知道這是困難的,(您)爲什麼要滅掉鄭國而給鄰國增加土地呢?鄰國的國力雄厚了,您的國力也就相 對削弱了。如果您放棄圍攻鄭國而把它當做東方道路上接待過客的主人,出使的人來來往往,(鄭國可以隨時)供給他們缺少的東西,對您也沒有什麼害處。而且您 曾經給予晉惠公恩惠,晉惠公曾經答應給您焦、瑕二座城池。然而,他早上渡過黄河回國,晚上就修築防禦工事,這是您知道的。晉國,何時才能滿足呢?(現在它)已經在東邊使鄭國成爲它的邊境,又想往西擴大邊界。如果不侵損秦國,將從哪里得到它所貪求的土地呢?削弱秦國對晉國有利,希望您考慮這件事!”秦伯很高興,就與鄭國簽訂了盟約。派杞子、逢孫、楊孫守衛鄭國,於是秦國就撤軍了。

  子犯請求襲擊秦軍。晉文公說:“不行!假如沒有那人的力量,我是不會到這個地步的。依靠别人的力量而又反過來損害他,這是不仁義的;失掉自己的同盟國,這是不明智的;用混亂相攻取代聯合一致,這是不勇武的。我們還是回去吧!”晉軍也就撤離了鄭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