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本公司於1月20日(一)舉辦尾牙聚餐,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9:00-17:00,歡迎至三民網路書店訂購。三民書局,感謝您的支持與愛護。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城南舊事(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18元
定  價:NT$108元
優惠價: 8794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城南舊事》透過英子童稚的雙眼來展現大人世界的喜怒哀樂和悲歡離合。淡淡哀愁中的濃濃詩意,感染了一代又一代讀者。“我是多么的想念童年住在北京城南的那些景色和人物啊!我對自己說,把它們寫下來吧,讓實際的童年過去,心靈的童年永存下來。”
本書具有極強的平民意識,滿含著懷舊的基調,它將其自身包含的多層次的情緒色彩,以一種自然的、不著痕跡的手段精細地表現出來。恰似一首淡雅而含蓄的詩。又近乎一幅簡約、素雅、的中國水墨;滿含人間煙火味,卻無半分名利心。
  林海音(1918-2001),原名林含英,原籍臺灣省苗栗縣。1918年3月18日生于日本大阪,不久即返臺,當時臺灣已被日本帝國主義侵占,其父不甘在日寇鐵蹄下生活,舉家遷居北京,林海音即在北京長大。曾先后就讀于北京城南廠甸小學、北京新聞專科學校,畢業后任《世界日報》記者。主持《聯合報》副刊10年。提出了“純文學”的概念,提攜了大量臺灣的文學青年。一生創作了多篇長篇小說和短篇小說集,其中小說《城南舊事》(1960年)最為著名。
  ◆世界華文“終身成就獎”作家林海音影響幾代人的童年敘事
  ◆京韻京味、童真童趣,向讀者展現了作者兒時“北京城南的那些景色和人物 ” 
  ◆入選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
小說
城南舊事
婚姻的故事
金鯉魚的百裥裙

瓊君
散文
竊讀記
虎坊橋
我的童玩
騎小驢兒上西山
家住書坊邊
北平漫筆
舊時三女子
黃昏對話
小說
城南舊事
婚姻的故事
金鯉魚的百裥裙

瓊君
散文
竊讀記
虎坊橋
我的童玩
騎小驢兒上西山
家住書坊邊
北平漫筆
舊時三女子
黃昏對話
故鄉一日
教子無方
愛與牽手
同情與愛
寂寞之友

  這時,我的辮子梳好了,追了宋媽去買菜,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著。她的那條惡心的大黑棉褲,那么厚,那么肥,褲腿綁著。別人告訴媽說,北京的老媽子很會偷東西,她們偷了米就一把一把順著褲腰裝進褲兜子,剛好落到綁著的褲腳管里,不會漏出來。我在想,宋媽的肥褲腳里,不知道有沒有我家的白米?
  經過惠安館,我向里面看了一下,黑門大開著,門道里有一個煤球爐子,那瘋子的媽媽和爸爸正在爐邊煮什么,大家都管瘋子的爸爸叫“長班老王”,長班就是給會館看門的,他們住在最臨街的一間屋子。宋媽雖然不許我看瘋子,但是我知道她自己也很愛看瘋子,打聽瘋子的事,只是不許我聽我看就是了。宋媽這時也向惠安館里看,正好瘋子的媽媽抬起頭來,她和宋媽兩人同時說“吃了嗎?您”!爸爸說北京人一天到晚閑著沒有事,不管什么時候見面都要問吃了沒有。
  出了胡同口往南走幾步,就是井窩子,這里滿地是水,有的地方結成薄薄的冰,獨輪水車來一輛去一輛,他們扭著屁股推車,車子吱吱扭扭地響,好刺耳,我要堵起耳朵啦!井窩子有兩個人正向深井里打水,水打上來倒在一個好大的水槽里,推水的人就在大水槽里接了水再送到各家去。井窩子旁住著一個我的朋友——和我一般高的妞兒。我這時停在井窩子旁邊不走了,對宋媽說:
  “宋媽,你去買菜,我等妞兒。”
  妞兒,我第一次是在油鹽店里看見她的。那天她兩只手端了兩個碗,拿了一大枚,又買醬,又買醋,又買蔥,伙計還逗著說:“妞兒,唱一段才許你走!”妞兒眼里含著淚,手搖晃著,醋都要灑了,我有說不出的氣惱,一下躥到妞兒身旁,叉著腰問他們:
  “憑什么?”
  就這樣,我認識了妞兒。
  妞兒只有一條辮子,又黃又短,像媽在土地廟給我買的小狗的尾巴。第二次看見妞兒,是我在井窩子旁邊看打水。她過來了,一聲不響地站在我身邊,我們倆相對著笑了笑,不知道說什么好。等一會兒,我就忍不住去摸她那條小黃辮子了,她又向我笑了笑,指著后面,低低的聲音說:
  “你就住在那條胡同里?”
  “嗯。”我說。
  “第幾個門?”
  我伸出手指頭來算了算:
  “一,二,三,四,第四個門。到我們家來玩兒。”
  她搖搖頭說:“你們胡同里有瘋子,媽不叫我去。”
  “怕什么?她又不吃人。”
  她仍然是笑笑地搖搖頭。
  妞兒一笑,眼底下鼻子兩邊的肉就會有兩個小旋渦,很好看,可是宋媽竟跟油鹽店的掌柜說:
  “這孩子長得俊倒是俊,就是有點薄,眼睛太透亮了,老像水汪著,你看,眼底下有兩個淚坑兒。”
  我心里可是有說不出的喜歡她,喜歡她那么溫和,不像我一急宋媽就罵我的:“又跳?又跳?小暴雷。”那天她跟我在井窩子邊站了一會兒,就小聲地說:“我要回去了,我爹等著我吊嗓子。趕明兒見!”
  我在井窩子旁跟妞兒見過幾次面了,只要看見紅棉襖褲從那邊閃過來,我就滿心的高興,可是今天,等了好久都不見她出來,很失望,我的絨褂子口袋里還藏著一小包八珍梅,要給妞兒吃的。我摸摸,發熱了,包的紙都破爛了,黏糊糊的,宋媽洗衣服時,我還得挨她一頓罵。
  我覺得很沒意思,往回家走,我本來想今天見著妞兒的話,就告訴她一個好主意,從橫胡同穿過到我家,就用不著經過惠安館,不用怕看見瘋子了。
  我低頭這么想著,走到惠安館門口了。
  “嘿!”
  嚇了我一跳!正是瘋子。咬著下嘴唇,笑著看我。她的眼睛里透亮,一笑眼底下——就像宋媽說的,怎么也有兩個淚坑兒呀!我想看清楚她,我是多么久以前就想看清楚她的。我不由得對著她的眼神走上了臺階。太陽照在她的臉上,常常是蒼白的顏色,今天透著亮光了。揣在短棉襖里的手伸出來拉住我的手,那么暖,那么軟。我這時看看胡同里,沒有一個人走過。真奇怪,我現在怕的不是瘋子,倒是怕人家看見我跟瘋子拉手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