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萌后,請卸妝(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4.8元
定  價:NT$149元
優惠價: 87130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萌幽默之後,冷自嘲來襲
身為一個太后,不僅要母儀天下,還要有過人的智慧和膽識,非常榮幸的是,我都十分巧妙地避開了這些特點。
拉低太后平均年齡的“高端逗比”vs拉高親王平均美貌的“胡楂美男”

花火工作室爆笑打造最年輕太后的突圍之路
“我只是裝太后,不要妝太厚!”

身為太后糟心的事情有三:
野心勃勃的娘家老爹,深不可測的皇帝小爺,滿臉胡楂的虐心初戀。
世上最虐心的事情也有三:
閨女的胳膊肘往外拐,一開始就失敗的造反,一杯毒酒證實的真愛。
但是攝政王以為,這上面都不算什麼,最虐的是——
我站在你面前,深情地快要冒粉紅泡泡,而你卻嫌棄我是個滿臉鬍子的糙漢子……

 

江靜九,上海姑娘,擅長無厘頭的吐槽和歡脫幽默的敘事方式,最大的願望是成為一個技術宅。

第一章:當太后很不容易
第二章:不要攔我讓我死
第三章:薑還是老的辣啊
第四章:祭天把自己祭了
第五章:你腦袋進水了吧
第六章:裝太后真的不易
第七章:到底是誰下的毒
第八章:就是你給下的毒
第九章:哀家為何要面首
第十章:什麼都沒發生過
第十一章:膽大包天爬龍床
第十二章:腥風血雨該刮起
第十三章:思之如狂夜探訪
第十四章:公主相親看打虎
第十五章:歲月如梭已入秋
第十六章:山雨欲來風滿樓
第十七章:螳螂捕蟬龍在後
第十八章:真相是如此殘酷
第十九章:道是無晴卻有晴

 

第一章:當太后很不容易

齊朝康惠帝二十三年五月二十八日,冊立丞相莊沛之長女莊宜珺為後,入住中宮。莊宜珺時年二十。
只可惜莊皇后還沒來得及在中宮捂熱那張鳳椅,前殿就傳來消息,皇上駕崩了,太子重曄大悲,哭暈在陛下榻邊。
莊皇后一夜之間又升一級,成為莊太后。宮人遂趕緊收拾細軟又火急火燎地挪去了慈安宮。
哀家就是在那天挪窩的時候閃了老腰。
我扶著腰順手牽下一個屏風:“哀家只是裝太后!”
婢女大珠小珠連忙叩首:“是是是,您就是莊太后!”
第二日新帝登基,太子重曄黃袍加身,是為景誠帝,時年十六,奉莊氏為太后。莊太后垂簾聽政,由武英侯蕭湛輔政,是為攝政王。
攝政王征戰在外,正在全速趕回。
登基儀式上,我頂著哭腫的雙眼接受百官朝拜。
唯一值得可歌可泣的一件事是,我可能拉低了歷代太后的平均年齡。
我的老爹丞相莊沛之老淚縱橫:“太后要保重身體,莫要太過悲傷。”
我當即傷心更甚。
我下朝後請了莊丞相往偏殿一坐,氣沉丹田地哀號:“爹啊,有你這麼坑女兒的嗎?”
莊相遂跪下大拜:“太后息怒!陛下還需要您來垂簾聽政啊!”
我頓時有點胸悶氣短一口氣提不上來,兩腿一蹬不省人事。
旁邊的大珠小珠驚恐道:“來人呐,宣太醫!太后娘娘氣絕暈倒啦!”
慈安宮裡,太醫、宮人裡三層外三層地把整個宮門堵得水泄不通,我渾渾噩噩地睜開雙眼,老實說,我並不是很想醒過來。
齊朝天下是個人就知道丞相莊沛之把持朝政多年,意圖不軌,與攝政王蕭湛並稱我朝兩大毒瘤。
如今大概要加一個哀家了。
曾幾何時,我莊宜珺也是一個如花似玉、碧玉年華的姑娘家,有過自己的心上人,有過自己的感情,經老爹的反對、兄弟姐妹的反對,我終於成功地熬成了一個大齡待嫁老剩女,愣是沒有在好年華嫁出去,最後一道封後聖旨砸到我臉上,活生生把我那可歌可泣的少女情懷一悶棍砸死在搖籃裡。
哀家眼角噙著淚回憶那段血淚史,想當年,放在我書桌上的不是《女戒》《女訓》,而是《孟子》《左傳》,我那有野心的老爹有什麼用意可以想到,他日日鞭策我要做個女政治家,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宜珺,作為長女,為父認為你應當同你長兄一樣樹立一個好榜樣。”
什麼好榜樣?怎樣機智地翹課的好榜樣嗎?
只可惜我學藝不精,到頭來也沒能將爹他老人家要我背的書倒背如流,最後書頁都微微泛著黃被老鼠偷偷啃了頁腳。這就導致了我既學問不高,又連女兒家該學會的女紅、做飯到捏肩、捶腿一樣都不會。
甚悲。
甚悲的哀家人中一痛,大概是被哪個太醫紮了一針。
“太后如何?”
“回皇上,太后娘娘氣血不調,大約是悲傷過度造成的,等臣開幾服藥服用,好好調養一下就行了。”
再糊塗的人都聽得出這是皇上那小子在和太醫說話。
說實話,我挺可憐這個小皇帝的,他要是長到我這個歲數再繼位,一定不用飽受哀家垂簾聽政抑或丞相亂政之苦。從前一直聽說太子重曄聰明好學,就是性格稍稍娘氣了點,好好教導教導還是能成大器的,現在看來,這大器只能埋沒在心底了。
就如同他剛剛那一聲“太后”,我不是他親娘,算起來也只比他大四歲,這聲“太后”喚得簡直又親近又疏遠,深明大義。
甚妙。
我眯著眼側過頭去看他,那天封後大典,我僵著頂了不知多重的鳳冠的脖子,瞅著堂下跪拜著的他,之後,我就深刻地明白了什麼叫深藏不露。
他現在裝的這副懦弱樣子就是在掩人耳目,從前只能在朝堂上掩掩我爹,現在哀家這個眼線直接戳到他身邊去了,剛剛重曄沒著急上火地讓太醫一針紮得我再也醒不過來那是他涵養好。
剛剛太醫那一句大約是傷心過度,簡直就是在扯淡,我悲傷的真不是先帝駕崩這件事,我悲傷的是我逝去的青春以及即將到來的可能長達幾十年的養老日子。雖然我該慶倖老皇帝正好駕崩了,我也用不著忍受一個能當我爹的人做我丈夫,但是我一嫁人老皇帝就駕崩了是意圖說我克夫嗎?
我頭暈眼花無力地癱在鳳榻上,看著重曄自然地坐到我身邊。
嘖嘖,還是個稚氣未脫的娃兒啊,教哀家如何下得去手啊。
我看著重曄那張強扯出關心樣子來的臉於心不忍,他是下了多大的決心才能笑看我這個憑空飛來的娘喲。
我大義凜然地扯著他的袖子:“皇上,你去處理政事吧,哀家沒事。”
重曄眯著眼看我,神情有些複雜,語氣有些鄙夷:“太后當真沒事?”
我瞅著這個橫空飛來的便宜兒子回答:“沒事,有宮人伺候就行了,太醫也在。”
重曄重新站起,對我道:“那太后好好休息,朕先走了。”又對太醫道,“太后的身子就交給你了。”
太醫擦著汗應下。
我有禮貌地朝重曄揮了揮手,目送他三步一回頭地離去。等他正式出了門,我才恍然發現我居然出了一身虛汗,渾身不舒服,屋裡烏壓壓站著一堆人,悶得我喘不過氣來,我皺著眉頭擺手:“你們都出去吧,哀家想休息一會兒。”
宮女們是都出去了,慈安宮總管李長德卻進來了,拜下道:“太后,貴太妃和賢太妃來請安了。”
我秉持著我剛剛上位做太后且歲數是她們幾個太妃的一半,不太好擺架子的原則,強撐著讓大珠小珠兩人扶我起來靠著軟榻,端出一派端莊,道:“請她們進來。”
貴賢兩位太妃素衣孝服紅著眼睛進來,看不出是真心還是假意,總之禮行得還過得去,抖著嗓子各叫了一聲太后,然後低著頭等我說話。
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她們到底是用一種什麼樣的心情來叫我這樣一個能當她們女兒的人一聲親切的“太后”的?
我讓她們平身,順便賜了坐,然後無話可說。
我覺得儘管我腆著老臉自稱一聲“哀家”,可還是沒能真正和她們有話說,我們之間一定有很大的代溝。
今日她們兩個人來是例行公事。
上座的貴太妃陳氏老來得子,生了先帝的二兒子豫王重衍,比生了個公主的賢太妃厲害,氣焰略囂張。
先帝這一脈子孫香火不是很旺盛,統共就三個皇子兩個公主,一想到將來這群猴崽子們都得管我叫母后我心裡就不太舒坦。
於是我現在看這倆太妃也不太舒坦。
難道我以後真的要跟這些太妃一起打打麻將曬曬太陽嘮嘮嗑過日子了嗎?那心態得有多滄桑喲。
賢太妃先開口:“臣妾聽說太后鳳體微恙,所以臣妾想,太后傷心歸傷心,但是身子最重要,太后要保重鳳體啊。”
她真是說了一通廢話。
貴太妃又開口:“太后對先帝果真情深意重,先前從未見過面,居然能傷心欲絕至此,果然伉儷情深。”
我朝她一笑,貴太妃這話真是說到我心坎兒裡去了,要不是忌憚著家和萬事興的原則,哀家早就賜她一丈紅了。
有這麼戳人痛楚的嗎!
我回答:“哀家聽說陛下傷心到哭暈在先帝榻側,貴太妃侍奉陛下最久,不知道貴太妃昨日哭暈在哪裡?”
賢太妃插嘴:“貴太妃身為後宮典範,哭暈倒不至於,要說真的對先帝情深意重的當屬榮太嬪,昨兒個還要死要活的要上吊殉葬呢。”
我唔了唔,問她:“那她成功殉葬了嗎?”
賢太妃搖頭:“沒有,嚷嚷得全後宮都聽見了,念完三首酸詩還不肯踢椅子,就被宮人救下了。”
我又唔了唔:“榮太嬪此情可昭日月,下回再有此事發生,大家就都別救了,也好成全她對先帝的一番情意。”
為了耳根子清靜,我謊稱自己的鳳體又微恙了,要睡覺,她二人悻悻離去,客套了幾句保重的話。
大珠過來同我耳語:“太后,您說這兩位今日的來意是……”
大珠這丫頭是我爹塞在我身邊的眼線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專門刺探我的想法然後回去打小報告,就是生怕哪天我動了別的心思,我爹就能第一時間知道,然後下一刻就送我去見先帝。
我丟給她四個字:“靜觀其變。”
我靜觀其變的辦法就是睡覺。
謊稱自己鳳體微恙有幾個好處:第一,可以多睡覺;第二,可以不用去垂簾聽政,雖然並不代表以後不用垂簾聽政,但是至少能讓我有個心理準備。
垂什麼簾聽什麼政啊!我能聽懂什麼啊!
還不如讓我跟幾個老太妃喝茶嘮嗑到死啊。
我暈頭轉向地在鳳榻上睡了一天,中途隱約感覺到小皇帝來過一回,看我沒事的樣子,似乎略失望地走了。
日近黃昏我被餓醒,剛喝著粥吃著蘿蔔乾,李長德又匆匆而來回稟道:“啟稟太后,攝政王回朝了。”
我一口清粥蘿蔔乾噴他臉上。
攝政王蕭湛,常年英勇征戰在外的武英侯,勞苦功高,雖然與我爹並稱齊朝兩大毒瘤,但其實他是我爹的門生,還是先皇后蕭氏的胞弟,身份高貴。
後來蕭湛入了仕途,平步青雲,文韜武略無所不能,深受先帝的重用,年紀輕輕就承了爵位。
只可惜與我爹政見不同,不同著不同著就翻了臉,我爹忙著密謀皇位,蕭湛忙著打仗平邊疆。朝堂上人都說我爹手上有權,蕭湛手上有兵,這二人往外一站就代表了我大齊半壁江山,天曉得哪天莊丞相就逼個宮,武英侯就攻個城,大齊分分鐘就能易主了。幸好這二人不和,說不定哪天狗咬狗一嘴毛。
不過更可惜的是,我這個不爭氣的丞相之女偏生就和同我爹政見不合的蕭湛情投意合。
想當年蕭湛還是我爹門生的時候,我有幸同他一起念學,結果眉目傳情互送秋波,我滿心歡喜地等著蕭湛出人頭地就能一轎子把我抬回家。
蕭湛真的出人頭地了,允諾一定來娶我。
他準備來提親的前一天,和我爹在朝堂上吵得不可開交。再後來,我就沒能在最好的年華嫁給他,熬了三年,我被一轎子抬進了宮裡。
時過境遷,他已經在外打了兩年的仗,而我成了太后。
當年為了他,我痛苦到肝腸寸斷,卻也沒敢尋死覓活。就我爹那性子要是知道我準備上吊,他一定會派專人來給我抽椅子,所以我覺得,好死不如賴活著,看誰熬得過誰。更相信如果有緣,到了花甲還是有機會在一起的。
於是我就熬成了老姑娘。
我好像都不記得當年同他分手時說了些什麼了。
是好好保重”還是“早生貴子”來著?
但我深刻地記得他同說我了什麼,他說:“宜珺,若是有一日我能擊敗你爹,你會嫁我還是恨我?”
我沒聽明白他的意思。
我爹的權有多大,看他能在先帝駕崩前給我弄到皇后的位子就知道了,所以我沒敢在那時候一哭二鬧三上吊。
李長德見我失神,手往我眼前晃了晃。我問他:“那攝政王現在何處?”
李長德鄭重道:“奴才跟您說攝政王回來的時候,他大約剛剛進偏門,算上您走神的時間,現在應該在慈安宮門口了。”
我大驚:“這麼快!”
有宮人來報:“太后娘娘,攝政王求見。”
哀家突然有點頭疼。
說實話,真的不太想見他。
蕭湛面容略滄桑,略有一些胡楂,黑色朝服外配一件白色孝服,在邊關吹了兩年的風,他還是消瘦了許多。
看著他這麼走進來,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態面對他。
李長德提醒我:“太后,淡定。”
我記憶中的蕭湛一直是一個高高在上桀驁不馴不太肯屈服的人,如今卻要對著曾經的愛人下跪行禮,不知他的心境是否跟我一樣複雜。
為何哀家的眼裡飽含淚水?因為蕭湛規規矩矩地對我三跪九叩了。他行不起這個禮,哀家也受不起。
時至今日,我覺得對於我和蕭湛來說,最悲傷的事情,莫過於我愛你,你卻是我外甥的後媽。
屋裡只有我跟他兩個人,微一閉眼,收拾整頓了心情,我抬眼,笑看他:“攝政王一路回來辛苦了。”
三年未見,除了這句話,實在想不到別的開場白,我心中苦澀不已。蕭湛,我依然愛著你。
蕭湛不說話。
我鎮定道:“攝政王回朝先見過皇上了嗎?現在還在先帝喪期且政局尚不夠穩定,萬不可錯了規矩落人話柄,你位高權重身負輔政之責,天下多少雙眼睛盯著呢……”
他大膽地打斷我的話:“人人都稱你一聲‘太后’,所以這是把你的心態也叫老了?”
我驀地語塞。
他說得沒錯,自我進宮成了幾個跟我歲數差不多的娃子們的娘後,我的心態就滄桑了不止二十歲。
以前再荒唐,現實也是殘酷的,我是太后。只要我還有一天自稱一聲“哀家”,我就要有一個太后該有的樣子。
他突然笑了笑:“我突然有點不相信我只在邊關待了兩年,回來你竟成了太后。”
我笑回道:“是啊,這都是命運。”其實就是胡扯,我什麼時候信過命了?
我掐指一算,蕭湛今年已經二十五歲了,人都說二十五是個坎,會成長,心態會成熟,果然蕭湛就是如此。
還沒接著往下說,大珠就自說自話地進來了,道:“太后,晨昏定省,重歡長公主和重姝公主來給您請安了。”
大珠的存在就是為了監視我和蕭湛會不會舊情複燃然後背叛我爹,此時她進來,我不好發作,就說道:“告訴她們,先帝喪期內就不必來了,讓她們回去吧。”
大珠道:“這……”
我不耐煩道:“這什麼這?哀家已經鳳體違和了,你還要給哀家添堵嗎?”
結果小珠就來給我添堵了。
昨個兒沒掛成東南枝殉葬的榮太嬪今天又鬧騰上了。
我覺得我還沒調整好心態和蕭湛說話,所以這是個結束我和蕭湛之間這段不合時宜的重逢的好機會。
我一隻手搭上李長德的手,同蕭湛道:“讓攝政王見笑了,哀家現在要去處理一下後宮事務,天色不早了,攝政王先回吧。”
說完,我就端著架子倉皇離去,險些踩了裙擺摔出去。
疾走幾步到禦花園,一棵老槐樹下圍著很多宮人,中間一身孝服的榮太嬪一邊哭號著些什麼一邊脖子往白綾裡鑽,身下一個宮女抱著她的腿一起號:“娘娘您別想不開啊!小皇子還需要您照顧啊!”
聽說榮太嬪在先帝駕崩前一年剛誕下小皇子,先帝本允諾等小皇子滿歲的時候封她為妃。結果先帝沒撐到那一日,這事兒就黃了。
我私以為,大約是榮太嬪覺得太嬪的身份沒有太妃高,對小皇子的將來不太好,所以就想鬧一鬧,用她對先帝的赤誠之心來謀一個晉封的機會。
愚蠢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